【绿龙红凤】(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朱梓笑了笑,对胡乘风说道:「带张姑娘下去,请她到我们招待特殊客人的
地方。」
胡乘风:「是。」说着过来拉张凤梧。陈理说话了,:「把她带到我房间里
住,另外叫人好生伺候,只要不离开房间单独出去,张姑娘有何吩咐都要尽量满
足,明白了吗?」
朱梓也对二哥的举动有些茫然,自己曾给二哥送过许多女人,但他从来都是
碰都不碰一下,怎么今天如此反常?胡乘风听到门主突然发话有点没反应过来,
立刻回道:「嗯?哦,明白,明白,属下这就去办。」
议事厅内只剩了陈理和朱梓两个人,朱梓问道:「二哥,她是长的犹如仙女
下凡,可她已经对我们产生了威胁,二哥你不可心存妇人之仁,要收入房中就尽
快,不然……」朱梓说完做了个割喉动作。
陈理:「我心里有数,你无需多言,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什么东西
也不能影响我称霸武林,你的皇位也迟早会到手的。」朱梓:「二哥,既然你已
经决定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吧。」
这两兄弟虽然是同父,但相认不久,性格和想法全然不一样,朱梓从小被母
亲阎歆怡教育,心里就只有仇恨两字,在皇家不缺女人燕瘦环肥都有,又有和自
己十分相合王妃相伴,所以对于其他任何女子他都不在乎,除了报仇没有什么能
取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但是陈理不一样,他虽然也要报仇,可他是从小在江湖
长大,不像朱梓还有个母亲,他从懂事到开始有能力做事的时候所做的就是杀人,
能有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是很难的事情,不管她长得怎么样,关键是她所散发出
的那种摄人心魄的魅力,因此他做这样的决定也不应算是草率的。
胡乘风推开房间门站在一边说:「张姑娘,请吧,待会会有人送来洗澡水让
张姑娘沐浴更衣,之后便会端来饭菜请姑娘享用,。」张凤梧看了他一眼,走了
进去,随后胡乘风也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胡乘风一把抱住张凤梧在她耳后轻声道:「小白虎,来到王府这里想出去就
难了,不过嘛,服侍得本总管舒服开心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张凤梧开始给抱住有点想反抗,听下去后慢慢的放弃抵御,任那对魔抓在丰
满的双峰揉捏,心想这胡乘风虽说有点好色,但还是讲承诺的,毕竟还是放了玉
龙哥哥,自己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与他虚与委蛇一下也好为以后离开流下后路。
想着想着就想到刚才给他弄的高潮连连的舒爽感觉,鼻子里传来男子的汗臭味,
闻起来有异样的刺激,百日淫的药力又使得浑身很敏感,一经胡乘风的爱抚,双
峰上的凸起迅速膨胀,牝户不自然的瘙痒起来,花心更是春水连连。
就在这时门外侍卫敲了下门说有仆人拿东西过来了。
胡乘风依依不舍放开张凤梧,离开时狠狠的在那丰满抓了吧,想要捏爆似的,
弄得张凤梧嘤咛了下,白了胡乘风一眼。胡乘风给电了一下,差点受不了想把那
妖孽降服了,他也知道不急一时,出了房间吩咐王府侍卫:「看好了,不要让她
随意走动。」两名侍卫分离门口左右低头道:「是。」胡乘风安排好了这一切便
回去复命了。
张凤梧刚进到这间房间就被胡乘风一阵乱摸,还没怎么注意房间。现在才发
觉这间房果然与众不同,首先进来的是宽敞的客厅,房内布置摆设古朴雅致,十
分干净,中间桌子上放了一顶香炉,一缕缕青烟散发开来,令人神清气爽,左边
是通往卧室的门口,中间隔着一扇别致的挂珠门帘,掀开后走进去面对的就是一
张大床,坐在上面既舒适又柔软,床头放着一床龙凤锦被,摸一下好舒服,材料
全都是上等的丝绸,只是由于这是为男人准备的房间,里面并没有梳妆台和镜子,
只是摆了一些小小的装饰物,如一些花瓶,盆景之类,与外面的客厅相比这里感
觉又是一番别样的滋味,张凤梧虽然遗传了母亲郡主的贵族气质,但自小跟父母
在海岛长大,并没有真正享受过这样奢华的生活,所以相对她母亲来说她就少了
些骄纵和任性。
胡乘风离开后,不一会进来四个仆人抬着一个大木桶放在了卧室里,之后这
几个人出去了,陆续有几个人提着水走进来把水倒在了桶里,都准备妥当之后,
又进来了四个丫鬟,一个手提着花篮往桶里放花瓣,一个端着毛巾,一个端着一
身洁白的内衣,还有一个端着一身红色的锦缎外衣,这些人从进来到准备好这些
一直都没说话,张凤梧也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只见那个放花瓣的丫鬟放完花瓣后
对着张凤梧一躬身说性吧首发道:「请姑娘沐浴更衣。」说完就过来准备伺候张
凤梧脱衣洗澡,张凤梧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她还没有这样被人伺候过,心里有
些天生的抗拒担又自然扭捏的接受了,她躺在舒适的温水中,闻着香气扑鼻的花
瓣,伺候的丫鬟把水浇在她的身上,微闭着双眼,感觉犹如坠入云端,连日来的
劳顿在这一刻都忘记了。
张凤梧闭着双眼享受着温水带来舒服,想着玉龙哥哥脱险没有,想着玉龙哥
哥为了自己不顾生死的爱慕,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葱葱玉指不自觉的抚摸起那洁
白无毛的阴阜,来回爱抚了几下,幽谷口变得泥泞起来,脸上春情勃发,两颊带
红,樱唇微张,耳边传来声音:「姑娘需要我们帮忙吗?」张凤梧一下惊醒满脸
羞红道:「没事,没事,不要了,不要了。」心里却想,张凤梧啊张凤梧啊现在
你怎么变得如此淫荡了,老是在想男人。那四个丫鬟是王妃调教出来服侍王爷的,
也知道张凤梧刚才的需要,所以才问了句,想不到姑娘脸薄,到也不在意。
张凤梧这么容易受挑逗诱惑,是因为她是极阴体,这种体质极为容易泄身,
一旦泄身方便对方采补吸功,奇就奇在这体质只要不是一下采补死了,过上十二
时辰又会恢复功力,所以这体质也是极品炉鼎,是宗师级以上高手的无上宝物。
而胡乘风给她吃下的丹药只是普通的催情药,泄了就没有了,张凤梧认为的是自
己变得那么容易发情是百日淫的效果。之所以张凤梧有这体质,那是张大教主出
了问题,张大教主主修九阳神功那是练到了出神入化,赵公主功力又镇压不住,
双修怀孕后,盛极而衰,阳极生阴,那就造就了极阴体。以前张凤梧不知双修之
事,所以没事,现在被胡乘风开了个口子,极阴体就出现本能反应,一发不可收
拾。
过了一会儿沐浴完毕,这四个丫鬟给她穿好衣服,薄似轻纱的洁白内衣穿在
身上十分舒适,红色的上衣裙摆再套在她的身上简直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光
彩照人,鲜艳夺目,天生丽质的外表再加如此漂亮的衣服装饰,真可谓惊为天人,
旁边伺候她的丫环都不免心生赞叹,透出羡慕的目光,心里觉得难怪王爷会如此
精心的安排照顾。
沐浴更衣后一切都好了,四个丫鬟出去叫人抬走了木桶,随后又进来一拨仆
人丫鬟端了饭菜放在桌子上就出去了,客厅内仍是刚才那四个丫鬟在伺候,张凤
梧看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也觉得有些饿了,心想反正现在也出不去,管他耍什么
花招,我得先养足精神吃饱之后再想办法对付他们,于是坐下吃了起来,折腾了
这么久早就饿了,再说行走江湖难免都是凑合,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可以什么都
不想只管享受,一下子桌上的菜吃了一大半,来了个酒足饭饱。
在旁伺候的丫鬟见她吃完了,说:「姑娘,还有什么需要吗?」张凤梧:
「没有了。」丫鬟:「以后就由我们四个来照顾姑娘的起居,姑娘有何吩咐尽管
对我们说,我们一定照办。」
张凤梧心想这王爷还不错嘛,居然这么款待自己,真像那个门主所说是上宾
之礼啊,还有丫鬟伺候,反正他们也不缺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小意思,所幸我
就都接受了,对那个丫鬟说:「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替我谢过你们的王爷和那
个戴面具的神性吧首发秘人。」
这些丫鬟并不认识张凤梧所说的那个神秘人,他们根本接触不到王府的机密,
虽不知张凤梧说的什么意思但也没有开口询问,在王府多年他们都懂的不该问的
不问,要谨言慎行,所以直接就回答了:「姑娘的意思我们一定会带到,我叫春
雨,她叫夏露,她叫秋霜,她叫冬雪。」
边说边指着身边的那三个丫鬟做了介绍,张凤梧点了点头,心想这四个丫鬟
的名字倒是有特色,春夏秋冬挺好记的,张凤梧:「好,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
吧。」春雨:「是,姑娘请休息,有事叫我们。」
深夜,张凤梧睡的迷迷糊糊隐约听到附近传来来娇淫声。
「快……哦……宝贝……夏露姐……你的宝贝太厉害了……插死小骚屄我了
……哦……快点插……好舒服……哦……」张凤梧听到这也清醒了大半,仔细听
了下知道在浪叫的是叫冬雪的小丫鬟,又疑惑那夏露怎么插冬雪?
张凤梧想到这就轻手轻脚的施展轻功来到隔壁丫鬟住的房间外,在窗外开了
个缝隙偷看起来。
冬雪双手扶着大床边缘,努力往后挺动自己雪白翘臀,迎接着后面夏露的宝
贝玉茎快速的抽插。
看见夏露平坦细腻的胸部,那长得清秀可人的脸蛋,绝对是个美人,可是在
胯下却是一根正在奋勇杀敌的粗大玉茎,只见玉茎在冬雪粉嫩的幽谷进进出出,
带出无数春水乱射。张凤梧仔细看了下,看到夏露还是有点不一样,因为夏露没
有卵蛋,张凤梧知道这是娈童,很多王宫大臣都有喜好畜养娈童,娈童普遍长得
极美比许多美女还要漂亮,收入房中又怕勾引自己的妻妾,所以采取半阉在经过
药物处理,使得娈童玉茎能力大涨金枪不倒不容易泄身,使得很多贵妇和王宫大
臣用娈童来提高性趣。
「春雨姐和秋霜去服侍王爷了,嘿嘿……我厉害吧……哦……比王爷厉害吧
……」一阵狂妄的笑声也从夜色朦胧的房间里面传出来:「小荡妇,这个时候王
爷是不是给王妃折磨的欲仙欲死呢!哈哈,谁知道王妃的贴身丫头居然如此的骚
浪呢?肏起来真他妈的舒服……肏死你个小骚屄……」
这个时候是深夜子时,下人们都已经回归房间休息了,张凤梧在窗外听着一
对野鸳鸯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欢叫着,听声音似乎还是一段刺激的王府秘史故事。
芊芊玉手不自觉的摸向两腿间的幽谷处,一手揉捏起饱满的嫩滑的酥胸。
「啊……夏露姐……你真厉害……肏死妹妹了……快……再快点……妹妹最
喜欢你的大肉棒了……啊……」冬雪回头媚眼迷离的看着后面比女人还漂亮三分
的「女人」,第一次被这个混蛋给破了之后,冬雪似乎喜欢上了偷情的变态快感,
每次有机会都在外面欢爱两三次才觉得满足。在王爷府上下人是不能私自找娈童
欢爱的,像春雨夏露秋霜冬雪是王妃的贴身丫鬟,就是王爷的同房丫头王爷的女
人,给王爷带帽子肯定找死,娈童属于太监的一种心理阴暗变态,绝少活过三十
的,年龄大了就失宠了,又不可以像丫鬟可以嫁人生子,娈童二十以后一般都很
凄惨。
夏露做点对不起王爷的是很正常,「厉害吧……小骚货……王爷那个笨蛋怎
么会想到她的侍女会被我这样肏着呢……你可真是个小荡妇……秋霜今晚可以肏
到王妃……真是……」夏露扬让自己的大肉棒在美少女的幽谷里面狠狠的插着,
一说到王妃的名字,夏露更是硬了三分,树林里面的男女做的更换叫欢快。
然后就是一阵激烈的「啪啪」声响和男女欢呼的声音。张凤梧听着里面的淫
声浪语,想着玉龙哥哥对自己爱抚,越发用力揉捏酥胸,两腿间的幽谷深处更是
麻痒非常,引得春水汹涌澎湃的涌出,湿润了真丝贴身裹裤。张凤梧觉得完全湿
透了的裹裤贴着挺翘的肥臀不是很舒服,便脱到膝盖处,好方便自己更好的探入
花心,好抠弄那麻痒深处。
就在张凤梧享受着自渎带来的快感时,一个黑影飞快的飞身过来并点了张凤
梧哑穴与定身穴,使得张凤梧没来的及反应就给制住了。一看这黑影不死别人,
正是陈理,话说陈理很喜欢张凤梧,一见钟情啊,和朱梓商量好事情后就来到张
凤梧处,刚开始看着张凤梧那倾国倾城的美貌睡姿,陈理不忍侵犯心中的圣女,
当看到美人在下人房间外看活春宫时,美人更是自渎起来,陈理看到这决定帮下
张凤梧,施展起宗师级轻功飞性吧首发身过去。
陈理便伸手去撤掉裹在坚挺双峰的贴身内衣,因为张凤梧只是去隔壁的房间
看看,外穿的是宽大睡裙,内里只是件贴身裹衣裹裤,刚才自渎的时候更是脱了
裹裤。陈理从后面环抱着张凤梧,拿着她那抚摸着酥胸的芊芊玉手,伸出两指放
入她微张的樱桃小嘴中,让她自己吸吮舔食。
张凤梧长的十分漂亮,尤其象她的母亲年轻的时候,瓜子脸,长长的眼睫毛,
一头披肩的长发,皮肤更是好,看上又白又嫩,似乎一吹就能破似的。刚才被点
了穴的瞬间,幽谷花心处在紧张时刻,居然小泄了下,使得牝户泥泞无比,想到
自己自渎和美妙的身躯给陌生人看见了,更是闭上双眼,无脸见人,但脸上却是
娇羞无比,引人假想。
张凤梧穿的是白色的真丝睡裙,虽说宽大但相当的薄和滑,这样就把那玲珑
完美曲线凸显出来。陈理硬直的玉茎贴在拥有惊人弹性的肥臀上来回摩擦,双手
一手一个抓住上下跳动的玉兔把玩,时而揉捏,时而扯拉轻夹山峰顶的凸起,伸
出舌头舔弄着埋在长发上那白皙的脖颈,陈理在心里想到即将得到如此美人,欲
火兴奋起来,玉茎更是坚硬的三分。
张凤梧的双峰大而坚挺,一只手完全握住刚刚好,用力一抓嫩肉便从指缝溢
出来。陈理双手来回的在饱满尖挺的双峰上慢慢玩弄着,并用手指轻轻的挑拨着
双峰上的乳峰,那葡萄般的凸起在挑逗下更是坚挺起来,但是光隔着睡裙摸并不
过瘾,于是陈理把张凤梧宽大睡裙轻轻往下拉,那白嫩无暇完美无缺的玲珑曲线
暴漏在空旷的院子里。
张凤梧那饱满坚挺的双峰,不堪一握的水蛇腰,肥美挺翘的香臀,还有那流
着春水的无毛幽谷。「啊……冬雪婊子……我要泄了……」啪啪啪声作响,使得
性器的撞击更为猛烈「夏露姐……我也要来……了……啊……用力……啊……来
了……好舒服……泄了……啊……」听到这看向房间里的两人正在做高潮前的最
后冲刺,听着那淫声浪语,嘴上吸吮着自己的芊芊玉指,闻着后面男人发出的雄
性气息,酥胸传来阵阵快感,感受着臀后的坚硬摩擦,压在花蕾上的小手更是压
倒天平的稻草,微微撩拨下,浑身就不自然的颤动「啊……泄了……好舒服啊…
…」。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