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儿性爱历险记】(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林晓彤坐在走廊的一张长排椅子上,和她同坐在一起的还有不少和她一样的
年轻女孩,她们坐得很拘谨,默默不作声,每个人都穿着正式的职业装,上面还
别了自己姓名的牌子。
这是澳洲航空公司在招聘空姐,这些女孩已经经过文化,形体和礼仪测试等
等关卡,现在面对的是最后一轮面试了。尽管经过了层层筛选,但仍然留下不少
美丽漂亮的女孩,每个人现在都心惊胆战,生怕最后一关会和近在眼前的机会失
之交臂。
林晓彤低着头,手心冒汗,她不敢看其她女孩,生怕自己会投出羡慕的眼光。
招聘空姐虽不是选美,但外表毕竟是女孩最直接的外在竞争力,尤其是选拔
空姐的时候。各位美女都害怕因为自己的气质和外表不够出众而遭到淘汰。
「林晓彤!」一个个冷面中年女人从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探出头来朝她们喊
了林晓彤的名字。林晓彤故作镇定的走进屋子,看了一眼,发现面试官们一字排
开坐在她面前,有些面带笑容,有些正襟危坐,有些却低头忙着写着什么。这是
林晓彤第一次面对这么多面试官。
冷面女人示意林晓彤坐在一张椅子上,林晓彤先是说了一声「谢谢」,然后
就坐下了。坐在中间的一个年纪较长的男人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看,说:「你先
自我介绍下吧。」
「各位老师,领导,你们好,很高兴能参加这次空姐招聘,我名字叫林晓彤,
双木林,春晓的晓,彤,彤……」林晓彤其实之前准备过这个开场白,但现在竟
然忘了台词。
「好了好了,这些我们都看得到,说说你简历上的工作经历。」刚才的男人
打断林晓彤说道,「你今年刚毕业?」男人接着问。
「嗯,我大学的专业是英语专业,大四选修了国际旅游,还参加了不少社会
实践实习,同事雇主给我很高的评价。」林晓彤开始绘声绘色的讲她在大学参加
的各个实践实习经历,这些当然也是准备好的。
面试官没有给出很大的反应,似乎这一直是面试官的特色,不管喜欢不喜欢,
都不表露出来,只是在那观察。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你的专业选择面很广,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做个空姐
呢?」坐在男人旁边的一个瘦脸男面带微笑的问道。
「因为我有一颗飞翔的心,我从小就喜欢在空中的感觉,也喜欢飞在城市上
空,俯瞰不同文化的城市,感觉自己像个上帝。」林晓彤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说了
出来。
「哦?可是空姐不是给你上飞机看风景的,空姐是服务行业,你应该关注的
是乘客,而不是窗外的景色,你只是喜欢坐飞机吧,你喜欢的这些空姐这个职业
没法给你。」坐在最边上的一个微胖女人冷冷反驳。
林晓彤一下子心里没了底,本以为面试官会被自己的梦想打动,谁知却是这
么现实。林晓彤一阵慌乱,不知怎么圆自己说的话。
面试官们似乎看出林晓彤的紧张,便提出了下一个问题:「说说你的职业规
划吧。」
「好,我希望我能从一个基层的员工开始做起,慢慢熟悉做一名空姐,然后
能成为空乘负责人,最后成长为机组组长,目前我就能想到这么多,再长远的事
情我没法回答。」林晓彤这回老练的回答道。
面试官们接着又不断的提问,林晓彤都一一做了回答。大约过了10分钟,刚
开始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中年男子左右望其他的面试官,示意面试要到此结束了。
「你今天为什么穿白色上衣红色裙子?」一个男声问道。林晓彤朝声音望过
去,是个很年轻的男子,林晓彤对他的第一感觉是——帅!这个男子,从林晓彤
进门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声,以至于林晓彤忽略了他的存在,甚至觉得他并不是
面试官之一。
「因为我觉得白色看上去比较干净,也是天空的颜色,适合空姐这个职业色
彩,红色裙子和白色衬托,显得端庄些。」林晓彤回答道,其实,这套衣服只是
她在淘宝上挑的最便宜一套职业装而已。
「嗯,我没问题了。」年轻男子对中年男子说道。
「好吧,那今天就到这吧,林晓彤小姐,感谢你的参加,你回去等通知吧,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告诉你的。」中年男子对林晓彤说。
「谢谢各位面试官,再见!」林晓彤说着就起身离开了。
面试就这么结束了,林晓彤没有回学校,而是来到一家宾馆的房间,累得趴
在她大学男友飞扬的怀里。两人躺在床上说起今天的面试。
「很累吗?今天还顺利吧?等着你做空姐哦,以后我要玩空姐剧情,我做乘
客,然后把你拉进飞机厕所里面一顿狂操!或者我扮演飞行员,我一边开飞机你
一边帮我打飞机!」飞扬抱着林晓彤,一边抚摸着林晓彤的后背,还不停的展开
各种性幻想。
「累死了,面试官都好高冷,感觉自己像个实验品一样被观察。」林晓彤抱
怨道。
「最累的还没开始呢!」说着飞扬起身压住林晓彤,林晓彤则两手爱抚飞扬
的脸,两人对视了一下,便深深的拥吻起来。两人的舌头不停地在打架,似乎总
想把对方的舌头含在嘴里,随着舌尖的刺激,林晓彤呼吸变得急促,而飞扬的下
体早已立起。
飞扬挣脱林晓彤的深吻,直起身,拉下裤子,露出他那跟鸡巴,而林晓彤很
配合的也起身,一把抓住飞扬的鸡巴,然后对准自己的嘴巴直接插了进去。两人
这几年的交往,做爱方面早已有很默契的配合。
此时的林晓彤早已没了上午面试时的端庄秀丽,而是像极一只母狼在疯狂的
舔食飞扬的鸡巴,和面试时的她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你怎么这么喜欢我的鸡巴?」飞扬淫荡的说道。
「你鸡巴大,你鸡巴是最男人的地方!」林晓彤一边用舌头舔飞扬的龟头,
一边用崇拜的眼光看着飞扬的脸。
「吃进去!」飞扬说着用手按住林晓彤的后脑勺,然后下身往前一顶,林晓
彤原本还在用舌尖品尝飞扬的龟头,现在却只能张大嘴巴含入整根飞扬的鸡巴了。
飞扬的鸡巴顶着林晓彤的喉咙,觉得自己要是能现在射精就好了,因为这时
候射精,林晓彤只能吞咽下他射出的所有精液。男人喜欢往女人身上射精,其实
是动物的本能,就跟狗喜欢往它的领地上小便以宣示对这块地的所有权一样,往
女人身上射精,当然就是宣示对这个女人的所有权。
但飞扬的鸡巴受到的刺激不足,只能维持硬度,还射不出。于是飞扬的鸡巴
开始一进一出的插林晓彤的嘴巴。林晓彤此时由于头被飞扬死死按住,只能被动
的接受飞扬鸡巴的进进出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吸住飞扬的鸡巴,让鸡
巴感到更多的刺激,好射出精液,满足她的男人。
就这么抽插了一会,飞扬觉得不过瘾,于是直接抽出鸡巴,松开抓林晓彤的
头的手,示意林晓彤转身。林晓彤完全明白飞扬的意思,他们谈了几年的恋爱,
做爱已经是常事,所以,林晓彤很会意的转过身,翘起她的屁股。
飞扬粗鲁的掀开林晓彤的裙子,再拔下她的白色内裤,林晓彤的逼穴和屁眼
瞬间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了飞扬面前。
「好香的逼,好漂亮屁眼!」飞扬淫荡的说,同时把自己的脸埋进林晓彤下
体的缝隙中,用舌头品尝林晓彤缝隙中那最诱惑男人的味道。而林晓彤只能顺从
的把屁股翘得高高的,以迎合飞扬对自己最私密的地方的探索。
「啊……你好坏,那里不好啦!」林晓彤感到飞扬用舌头在她的屁眼处画圈
圈,然后用嘴巴吸她的屁眼,自己忍不住收缩了一下自己的屁眼。
「我爱你的一切,彤儿,一切我都爱,任何地方都不放过,我都爱!」说着
飞扬的舌头又往下探去,滑到了林晓彤的阴道口,然后嘴巴开始一点一点的把林
晓彤阴道口含在嘴里。
飞扬的手指当然没有闲着,而是在林晓彤的阴蒂处揉捏着。随着飞扬手指的
刺激和舌头的吸舔,林晓彤的阴道产生越来越多的紧缩感,似乎在储备能量。最
后林晓彤慢慢控制不住自己的阴道,「啊——!」的叫了一声,阴道流出一股淫
水,飞扬见状马上把流出来的淫水舔进自己的嘴巴里。
「啊……太舒服了,你太坏了!」林晓彤一边埋怨飞扬太坏太下流,一边却
又享受着阴道带来的快感。
「谁叫你这么漂亮,第一次遇到你我鸡巴就硬了!」飞扬得意的说,接着他
起身脱衣服,然后除去林晓彤的内裤和裙子,林晓彤也配合的脱去上衣,飞扬没
等林晓彤摘下奶罩,两只手就去抓奶罩下面的奶子,同时把林晓彤仰面按在床上。
「要我操你吗?」飞扬淫荡的问。
「啊……要,要大鸡巴操我!」林晓彤央求道,此时此刻,她阴道的淫水已
经泛滥得浸湿了床单,面试时端庄自信的林晓彤早已换了个人,取而代之的,是
个淫荡风骚的她。
飞扬扯掉林晓彤的奶罩,两只手更加疯狂的抓林晓彤的奶子,似乎想抓烂她
的奶子。同时,飞扬的鸡巴靠近晓彤的阴道口,上下前后摩擦着,做好进攻的准
备。
「彤儿,彤儿,我爱你,你好美,我爱你,我要操你!」飞扬双手揉捏林晓
彤的奶子,鸡巴慢慢的顶到林晓彤的阴道口,两人调整姿势,好让鸡巴顺利插入
阴道口,完成最亲密的接触。
「要我,要我,飞扬,大鸡巴,要我!」彤儿开始央求飞扬插入,毕竟她的
阴道早已淫水绵绵,再不插入,恐怕彤儿不但是个淫荡的骚货,甚至是一个疯狂
的骚母狼了。
「啊!彤儿,彤儿,好爽的逼,爽逼!彤儿你的逼」飞扬的鸡巴慢慢的被他
用手按进林晓彤的阴道口内。飞扬只觉得林晓彤的逼肉包裹住了自己的鸡巴,难
以言表的快感从龟头下的刺激点散发到全身,鸡巴变得更硬了。最后,飞扬的鸡
巴整跟没入林晓彤的阴道中,两人终于结合在了一起。
随着两人性器官的亲密融合,两人完全失去了理智,死死的拥抱着对方,下
体有规律的碰撞着,碰撞频率慢慢加快,似乎简单的碰撞已经无法在满足双方结
合在一起的欲望。
「彤儿,彤儿,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飞扬其实并不想这么快
射精,但强烈的结合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的加快了抽送频率,而林晓彤早已被飞
扬的鸡巴捅得淫叫连连,并不停地扭动身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哦~~!舒服,舒服,舒服!」飞扬
满足的呻吟出来,很明显他射了。他停下抽送,保持自己的鸡巴在林晓彤的阴道
内,快感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劳累感和鸡巴软弱无力的空虚感。飞扬爬了下
来,抱住林晓彤,然后吻了下她的额头,问:「你还好吗?」
林晓彤大声喘着气,闭着眼睛,仍然沉浸在刚才阴道紧缩带来的高潮当中,
小声的呢喃道:「爽死了,爽死了!」飞扬慢慢拔出鸡巴,然后看了看林晓彤的
下面,发现阴道似乎被鸡巴喂得饱饱的,流出了点乳白色的精液,而其余的精液
则完全内射进去了。
这是两人再平常不过的开房,两人相拥而睡,第二天早上,飞扬照例又给林
晓彤的阴道满满打了一炮精液,然后因为赶着论文答辩,早一步离开了宾馆。留
下林晓彤在床上玩手机。林晓彤经过一夜的二人大战,把昨天空姐面试的忐忑忘
了一干二净,在那刷微博。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原来是收到一封邮件,林晓彤打开一看,心情迅速
跌落到了谷底。那邮件写着「亲爱的林晓彤小姐,非常感谢您参加了澳洲国际航
空公司的面试,您的经历和经验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但可惜的是,您并不适合我
公司当前对空乘人员的要求,您的档案已经存入我公司人才库中,如果有合适的
机会,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您。祝您好运!」然后后面是一段同样意思的英
文。
静静的看了一会这段冰冷的文字,林晓彤掉落谷底的心情慢慢又恢复正常。
「算了,万事开头难,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这只是一个小失败而已。」林
晓彤安慰自己,她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男友,因为她想把这件事情当作
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来处理,不值得一提。林晓彤起身穿衣服,准备退房回学校,
正在穿衣服的时候,手机响起收到微信加好友的声音。林晓彤又拿起手机,看了
看,心里寻思:「怎么会有人知道我的手机号呢?难道是我认识的人?」
微信验证信息上写着:我是澳洲航空公司的面试官,Jack,很高兴认识你,
能和你聊聊吗?
林晓彤看了一眼这个人的头像,居然是昨天面试最后才问问题的那个帅哥。
「原来是那个面试官,他手上有我的简历,难怪能加我的微信号。」林晓彤
这才明白。
林晓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通过,把这位叫Jack的男子加为了好友。
接着,林晓彤一边收拾屋内的东西准备退房,一边和Jack在微信聊天。
「很遗憾,你没有通过最后的面试。」Jack主动的和林晓彤搭腔。
「没事,我只是积累面试经验。」林晓彤回道。
「你知道原因吗?」Jack问。
「我年轻,没经验,有些问题也没回答好。」林晓彤把自己觉得的缺点说了
出来。
「呵呵,我告诉你,他们都觉得你挺不错的,但我极力反对。」Jack说出了
真相。
「啊?你为什么这么做?」林晓彤看了Jack说出的那段话,气得把手中的活
停下来,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手机,想知道Jack会说些什么原因。
「这样不方便说话,能约你吃个饭吗?地点你选,你也可以带朋友来。」Jack
神秘的说道。
「可以,带我男朋友一起来。」林晓彤很直接的说出来自己有男友。
「没问题,随便你,你说在哪吃饭好呢?你说出来,我订好。」Jack爽快的
答应了林晓彤的要求。林晓彤本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谁知居然这么大方,心里
很想知道Jack到底想干什么,于是她便说出了一家她常去的饭馆,看看这个叫Jack
的男子耍什么花招。
林晓彤当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男朋友飞扬,她怕引起误会,但和一个
陌生男子吃饭,还是有点顾忌的,于是她找来了她的好姐妹小颖一同和她去。这
个小颖,是和林晓彤一起长大的女孩,长得也是非常标志,而且,她的父亲是警
察大队长,到时候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也有个关系照应,林晓彤理所当然找了这
个好伙伴陪她前去。
他们约在下午见面,林晓彤和小颖走进饭馆,报了Jack的名字,服务员便把
她们领到了Jack订好的包间。
「你们好!」Jack乐呵呵的迎接两位美女,「这位是……?」Jack迷惑的看
了看林晓彤,似乎在对她说:「你不是要叫你男友来吗?怎么来了位女伴?」
「我闺蜜。」林晓彤简单的介绍道。
「哦,欢迎,请坐。」Jack说着请两位美女坐下,接着说道:「点菜,想吃
什么随便点,千万别客气!」
「你别这么多套路,快说,你想说什么,我很想听听。」林晓彤没理会Jack
的招呼,硬生生的问道。
「嗨,你这么紧张,好好好,我直说,但你别扫兴,吃完这顿饭再走,可以
不?」Jack笑眯眯的说道。
「可以,你说吧。」林晓彤说。
「我是澳洲航空公司CEO 的儿子,全权负责本公司招聘和公关业务,我想录
用你做我的秘书,你意下如何?」Jack说着给眼前的两位美女倒啤酒。
「啊?就为这事?」林晓彤有点意外。
「嗯,你的简历,还有面试情况我通通看过了,我觉得你很合适,你同意,
明天我就安排签合同,你拿到毕业证书后就来我们公司报道。」Jack一边说一边
点菜。
「你为什么要选晓彤呢?我告诉你,你别耍花招,晓彤想做一名空姐,不是
什么秘书。」小颖在一旁帮晓彤说道。
「呵呵,你们当然可以拒绝我,这没关系,算了,你们不愿意,那我们换话
题吧,吃完这顿饭就行了。」Jack举起酒杯要干杯。两位美女却没有和他碰杯的
意思,只觉得这男子一定另有目的,但出于礼节,她们浅浅的喝了一口啤酒。
Jack于是开始东拉西扯,两位美女只是附和着,饭不知不觉的吃完了。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要走了,还是谢谢你请的这顿饭,我要继续
寻找我的空姐梦,你呢,继续可以在空姐的简历中找你的秘书。」林晓彤说着要
告别Jack.
突然,林晓彤觉得头一晕,没等反应过来,就失去了知觉。
等林晓彤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所在的房间像医院一样的病房,林晓
彤下意识的看了下自己的身体,衣服裤子都完好,林晓彤放下心来,然后她起身
下床,发现鞋子也整齐的放在床下。但她突然发现身上的物品都被拿走了,于是
她飞快的走到门口,试图打开门,结果发现房间的门死死的锁着,林晓彤只好到
处观察这间房间。
只见房间放有床铺,还有一盏像手术室用的灯,墙壁上还有一个通风口,接
着,林晓彤抬头还发现门口正上方有一台显示器,显示器显示着另一间房间,而
房间的床上就躺着她的好闺蜜小颖!
小颖仍然睡着,林晓彤害怕到极点,她想在房间寻找一些能自卫的武器,但
房间除了刚才看到的东西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林晓彤害怕得全身发抖,
对着显示器大喊:「小颖,小颖,快醒醒!」
但似乎并没有办法把小颖叫醒。
就在林晓彤感到绝望的时候,不知道在哪传来了Jack的声音:「你们好!欢
迎来到人类性爱历史研究实验中心,我很高兴的告诉你们,你们被选中了,啊哈,
你们是幸运的,因为做完这次实验,你们每个人都会获得一千万美元的奖励!」
林晓彤惊恐的看着四周,希望自己是在做梦,她只觉得她几小时前还和男友
做爱,现在,却呆在一个恐怖的地方!她很想报警,很想男友,很想爸爸妈妈,
但此时,她却孤立无援,什么都做不了。
「放心,实验结束,你们都会回到原来的生活,还会多出一千万美元。」Jack
的声音似乎在安慰林晓彤,以免她惊吓过度。
「那么就让我来介绍下实验的背景,过程和目的。」Jack继续说道,「人类
的性爱史很长,我从小就有一个疑惑,就是为什么男女性交的时候要那样做?不
止人类,动物,这种低等形态的生命体,为什么也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用自己的
阴茎插入对方的阴道。」
「很神奇,不是吗?」Jack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是不是有上帝或
者某种力量在悄无声息的指引着我们,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肩负了什么任
务,让我们有性爱的欲望,繁衍生息。」
「我现在就是要做这样的一个研究,哦,你们好像是我第六批实验对象了,
我感觉我的实验就要成功了。现在我介绍下实验的过程。」Jack的声音那边传来
敲击键盘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输入了什么命令。
「正如我们的实验目的说的那样,为了揭示人类最原始性爱欲望是由什么控
制的,我要你们去做爱,很爽是不是?当然,不能在这种实验室做爱,一点情趣
都没有,这样子机械的性交也不能真正模拟平常人类的性爱。为此,我特地带领
我的开发团队开发出性爱控制机,你们现在所处在的房间就是机器的一部分。很
科幻是不是?我觉得这机器超越了当今人类科技水平。」Jack说出了这个惊人的
实验。
「你们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躺在床上睡觉,就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你
们可以理解为梦境,在梦境中,你们会扮演不同的角色,然后用自己喜欢的方式
去扮演那个角色,用那个角色去享受性爱,直到——」Jack又停顿了一下,似乎
这是个很好的关子,「直到我找到人类性爱欲望的根源,或者——嘿嘿!」Jack
冷笑,「或者你们在梦境中男的精尽而亡,女的在高潮的巅峰中死去。因为你们
会一次又一次的进入不同的梦境,为了接近答案,你们经历的性爱程度会越来越
夸张,如果你们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就必须尽情的做爱,让我快点找到答案,而
不是一直拖下去,直到你们体力耗尽而死亡。」
「你神经病!变态狂!」林晓彤听了这些,大骂道,但一点没用,Jack继续
通过音响设备说道:「现在,我打开门,你们可以出来活动活动,也可以相互认
识一下。现在是晚上9 点50分,晚上10点你们必须准时回到房间睡觉,否则,啊,
我真不想说出来,你们也别这么尝试,好吗?求你们了,嘿嘿。至于今晚是初体
验,我暂时不做实验,你们今晚可以体验一下这个性爱控制机是怎么样的。」
说完,哐当一声,似乎某个机关被打开了,林晓彤立即拉开了房门,跑了出
去。之间几个男男女女和她一样跑了出来,这他们才发现,他们仍然被关在一个
密室里,房间中间放着一些点心,应该是为他们准备的,但他们没心思去品尝,
而是都围拢过来,面面相觑。
林晓彤看到一间屋子门没有打开,于是冲了过去,拉开门,果然发现她的闺
蜜仍然躺在那,林晓彤哭了,喊道:「小颖,小颖,你起来,快起来!」
外面的人闻声也都走了过来,其中一人走近小颖,按了下脉搏,试探了下她
的呼吸,说道:「她应该没事,也许迷药太重,过一会会醒的。」
林晓彤看了看这个人,是个男人,30岁左右,方形脸,穿着T 恤和短裤,很
像个运动员。「我是医生,放心她没事。」这个男人安慰林晓彤说道。
「既然没事,我们还是商量下对策吧,这究竟怎么回事?」一个戴眼镜的女
人严肃的说道。
「很神秘的事情,我昨晚上加了一晚上的班,回到家里洗澡后倒头就睡,结
果醒来就在这了,太恐怖了!」一个还穿着睡衣的男人说道。
「我在公园跑步,和往常一样跑到小树林里,结果突然就不省人事,醒来就
在这了。」刚才自称医生的男人说道。
「我是下班回家坐公交车,后来竟然睡在公交车上,然后……」戴眼镜的女
人没往下说,大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还有你们几个呢?」男医生问道。
「我在自习室复习功课,然后也是和你们一样,突然不省人事。」一个看上
去学生模样的男孩说。
「我在执勤,正拦下一辆轿车,我正要和车主说话的时候,也和你们一样,
失去了自觉来到了这里。」说这话的,是一位穿着警服的女警,她很镇定,接着
说道:「放心,我正在执勤,我的同事一定会找我的,我觉得他们不久就能查到
线索。」
「这样就太好了,我们就这样在一起等。」睡衣男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你呢?这个躺着的是你的朋友吗?」男医生问林晓彤。
「是的,我们……我们和一个叫Jack的男人吃饭,吃完后正要离开就晕过去
了,醒来已经在这个地方了。这个叫Jack的男人的声音,正是刚才广播里的声音!
我们其实并不认识,只是……「林晓彤擦干眼泪,慢慢恢复镇定。
「哦,这么说,你见过这个变态?」眼镜女问。
「是的,他是我的面试官,我面试失败,他说本来是面试成功的,但他给否
了,然后要请我吃饭解释原因,我就带上我的闺蜜一起来看他耍什么花样,谁知
道是这样。」林晓彤说着说着又哭起来。
「这么多人里面,就你们和这个叫Jack的人接触最多了,你还有什么信息没
说出来吗?」女警察问。
「他说他是澳洲国际航空公司CEO 的儿子,我就知道这么多了。」林晓彤擦
去眼泪,想恢复镇定。
「澳洲国际航空公司?」女警察嘀咕着这个名字,「我虽然不常坐飞机,但
似乎没有这家航空公司吧。」
「肯定没有,我满世界到处跑,伊拉克的飞机我都坐过,从来没听说过这家
公司,呵呵,你被骗了,小姐。」睡衣男很肯定的说。
「啊!」林晓彤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被人骗了!
「你再说多点你面试的事情,这些都是线索。」女警察要求林晓彤回忆。
林晓彤于是把自己如何在招聘网站上看到的公司信息,面试过程等等都细细
说了一遍,大家都没听出什么重大的问题。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刚才那变态说10点后若是不回房间的床上躺着,就会
发生他连自己都不想提及的事情,这可怎么办,该不会拿枪把我们杀了吧。」男
学生紧张的说道。
女警察沉思了一下,走出小颖的房间,观察了一下这间屋子。只见这屋子没
有任何窗户,只有通风口,但已经用铁丝钉死。房间大厅是圆形的,均匀分布着
七间屋子在周围,天花板则装着日光灯,但没看到有开关控制。总之,这是一间
密室,找不到出去和进来的门,只有房间和中间的大厅。
而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些点心。女警察想找武器,但放点
心的盘子都是纸做的,根本找不到像样的自卫武器。女警察只好回到小颖的房间,
说:「今晚我们都不回去,就呆在大厅,我就想知道这个Jack到底想怎么样?」
「啊!对方看起来比黑社会还狠,连你一个在执勤的警察都能抓来,我真怕
他会直接杀了我们!」男学生害怕的说道。
「我不怕!我们不能像恐怖小说里面的人那样受变态狂魔的控制,一步一步
的死去,这不是恐怖小说,这是现实!今晚就得来个了断,待会我就把大厅那张
桌子拆了,用桌脚当武器。」男医生愤恨的说。
「你们呢,你们什么意见?」女警察问林晓彤和眼镜女。眼镜女犹豫不决,
看了看林晓彤,林晓彤心里也没底,不知道怎么办。
「你们要是怕,可以先回自己的房间躲起来,如果我们得救,就来找你们。」
女警看出两人的犹豫,也觉得带上两个女人冒险也太危险,于是建议道。
「嗯!」林晓彤答应,眼镜女也点点头。
「我……我也想回自己的房间,」睡衣男也不敢面对未知的敌人,他吞吐的
说,「要是可以应付,我出来帮你们!」
「好没问题!」男医生说着,走出小颖的房间,要去拆那张摆在大厅中央的
桌子,「这些点心,就不吃了吧,说不定有毒!」男医生说着把桌子掀翻,然后
用脚踩横在空中的桌脚,踩了几脚,噼啪一声,桌脚就断了。
女警察也上前帮忙,两人于是都有了两根木棍,这下终于有了防身武器。
「我说,我说……那个Jack不会现在就在监视我们吧?」睡衣男战战兢兢的
走过来,和男医生说。
「不管了,至少我们现在有武器了。」男医生自信的说道。
「嗨!大家好,你们准备好了吗,已经9 点58分了,回到房间睡觉吧,性爱
愉快!」Jack的声音又不知道从哪儿传来。
「这变态没发现我们拆了他的桌子?」男医生疑惑的问。
「变态的想法一般和正常人都不太一样。」女警察左右观察,没发现异样,
接着对其他人说:「你们都会自己的房间,注意安全!说不定今晚我们就可以出
去了!」
林晓彤和其他人便匆匆回到原来的房间,林晓彤刚想回头看一下站在大厅中
央的男医生和女警察,门突然自动关上了,她试了试打开,发现已经锁死,这个
时候她没办法看到外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抬头看了一下门口上面的显示器,
仍然是小颖躺在那里的情景。林晓彤只好把耳朵贴在房门上,想听外面的动静,
但却没有任何声响。
这时,Jack又说话了:「请躺在床上吧!」林晓彤别无选择,她很怕万一不
照做会丢了性命,于是她只好躺了上去。她刚躺下,眼前就一黑,灯突然都灭了,
林晓彤现在尽管睁大眼睛,但眼前却是乌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她想「若是门
外发生什么动静,这里应该也可以听见的。」
她不知道怎么睡着,脑子一片空白,这地方太诡异了,但现在她只能静静的
躺着。
不知不觉,似乎她已经睡着,又或许是床在下降,因为太黑也太累,林晓彤
没法判断,只觉得身子失重了,然后一种窒息感涌了上来,林晓彤想挣扎,但她
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存在了,然后……
林晓彤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很明显,这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她学校的
寝室,是一间普通的房间,她定睛看了看周围,有她的衣服挂在衣柜,墙上还有
她的照片,照片一些是她和她父母的照片,还有一些是她和男友的亲密合照。
「等等!男友!男友!」林晓彤惊恐的流下冷汗,照片上的「男友」不是飞
扬!但林晓彤却知道这个男孩的名字,也默默的觉得这是她的男友。但实际林晓
彤本来就不认识这个所谓的男友。「我在梦境中,是的,我在梦境中,这不是真
的,原来性爱控制机是这样的。它可以让自己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新的生活,然
后在这里体验性爱吗?」林晓彤心里想,「可是,怎么回去呢?Jack并没有说怎
么醒来。我要回到现实生活!」想着想着,瞬间林晓彤觉得天旋地转,觉得自己
会不会要困在这个梦境中一辈子,再也见不到飞扬,那个她真正爱的男人了?还
有,男医生和女警察现在怎么样了?这些问题涌上心头,林晓彤紧张的发抖。
砰砰,敲门声打断了林晓彤纷乱的思绪,外面传来她妈妈的声音:「晓彤,
起来了,今天你结婚,还睡懒觉!」
「要不,我现在把我的经历都说出来,这里虽然是梦境,但一样有警察,有
我的父母,一定可以帮我!」林晓彤想到这,起身打开门,对着她妈妈喊道:
「妈,妈!救命!听我说,这里是梦境,梦境,我是被人绑架来的,救我!」
林晓彤的妈妈听了一却对这些话没有反应,而是笑着说:「瞧你高兴的样子,
妈今天心疼啊,要把你嫁出去了!」
「什么?我高兴?我明明一脸的惊恐,妈居然说我高兴!」林晓彤大吃一惊
的想!
「妈,救救我!我被人绑架了,你听到没有!」林晓彤又说道。
「好好好,今晚一定给你们一个大红包!」林晓彤的妈妈说着转身去准备别
的东西了。这时,林晓彤才知道,不管如何说,梦境中的人都是没办法交流的,
于是她假装说道:「妈,你觉得亚男怎么样?」
「你到现在了还问这问题,怎么,不想嫁了?」林晓彤的妈一边回答一边收
拾房间。
「看来亚男这个人是我在这个梦境的男朋友,今天我们要结婚。」林晓彤心
里终于明白,只有说符合这个梦境的话,才能让对方听到,「可是,怎么离开梦
境呢?」林晓彤想尽快离开梦境,回到现实。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