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记】(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安王令牌
有刺客~ !快抓人门外突然响起密集的脚步声「秦大哥,不好,是王府禁卫!」
小霜脸上浮起阵阵慌乱,眼巴巴望着秦羽「王府禁卫?是不是很厉害?」
「王府禁卫是由每年皇宫内卫府淘汰下来的大内高手,虽说是由大内高手淘
汰而来,也个个都是身怀绝技,在江湖上也少有敌手。」
「哦!你别动,我扫平正门后一起冲出去」说罢秦羽甩了甩袖子,露出一柄
闪着寒光的黑色兵刃,古朴无华,却寒光凛冽!「这正式入师门时师父让自己这
么多年修习的兵器,名曰:莫邪!
秦羽不由分说一人横在门前,门外黑压压一片身着劲装的兵士鱼贯而入。
出手,迅如闪电砰~ 砰两声,人群最前面两人长剑应声而断只见前面两人胸
前二尺长的伤痕,鲜血喷涌而出。
「杀无赦!」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禁卫从呆滞中才反应过来,原来支是须臾间他们两
名弟兄已经见阎王去了。但不愧是禁卫,余下的人毫无惧意继续向门口涌入。
只见秦羽不断的挥舞着莫邪剑在人群中飞速的闪转腾挪,总是堪堪避过禁卫
军的刺杀,而恰恰又漫不经心的一招取人性命,看起来如此随意。
身后的禁卫不禁暗自冒冷汗,这人到底什么来路?竟然如此狠辣,他手中的
兵刃忒也锋利,简直削铁如泥,由此后面的兵士不禁前进的速度慢下来了。
而此时,门口已经躺下了七八具禁卫尸体,而秦羽却不伤毫发!禁卫队长也
暗自发虚,禁卫队身手他最清楚,都是从人尖里拔出来的高手,在这家伙面前竟
然一个照面的机会就死好几个。这王府禁卫总共也就那么三五十个人,按这功夫
下去,今晚卫队就可以报销了,不由的心里阵阵发寒。
屋内的小霜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在一群王府禁卫中竟然毫
发无伤,而且那杀人手段竟然那么随意,看来此人背后一定不简单~ 「还不快走?!」
秦羽大喊小霜才惊愕中被秦羽拉这手拽出门,来到院子禁卫军已经将他们团
团围住,却都没有上前动手!
「我们并未伤及你们家主性命,放我们一条生路如何?」秦羽言语中没有一
丝慌乱。
只见一个中年人模样的禁卫,一挥手,两个兵士夺门进入屋内,不一会功夫
走出来朝着中年点了下头。
兵士慢慢腾出一个狭窄的通道,依旧拿着兵刃如临大敌。
秦羽揽起小霜的腰肢,纵身越过高墙,不见了踪影。
「队长,刚才为何不拼个你死我活?」一个青年热血沸腾的问到。
「你懂什么,刚才这人手段我活这么大年纪竟然没看出套路,看出手阴狠无
匹却也不像是魔焰教与合欢宗的路数,更不是几大门派的弟子。看年纪也就十七
八岁,有如此的功夫,你当他就没有靠山?说不定是哪个老家伙的关门弟子,你
真给人宰了,这些老家伙倒是不能把王府怎么样,但你觉得咱们能有几个好活的?
再说了,公子只要没事,我们何必要你死我活。倒是那个蒙面的丫头,我看
着几分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哪里见过……「院内,中年人脸上的肌肉猛的抽动,
许久才黯然的叹了一口气。今天这亏吃的有点窝囊啊!
房顶上,秦羽单手抱着女人娇小的身躯纵身而过,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小
霜傲立的双峰上下跳动中拍打着秦羽臂弯。
此刻小霜羞得将头索性埋进秦羽的怀中,那晃动中乳尖传来的酥麻不断的羞
红了小霜的面颊。只觉得一阵阵又痒又痳的感觉不断刺激着神经,自己处子阴户
处竟然流出了一股股暖流,小霜强忍住呻吟只好闭着眼睛求秦羽别注意到自己。
而此时不只是否天公有意,自己紧傅的黑衣却由于颠簸而松动了,乳头上下
颠簸磨蹭着布衣,乳尖的快感来的更强烈了。小穴更是不断的火热跳动,似乎花
蜜泛滥要喷涌出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着小霜的神经,途径绯红的面颊阵
阵流向泛滥成灾的阴户,摩挲着阴蒂,瞬间就像囤满了洪水快感,在那一刻开闸
崩溃,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阴户牵连着全身抖动……
秦羽只顾奔跑未觉怀中没人异样,一口气穿过七八条深巷才停下来,当放下
怀中女孩只见小霜双面绯红,之前紧固的黑衣此刻已经裸露大半,蒙在脸上的纱
巾也没有了去向,微微隆起的胸前已经一览无余。秦羽顿时呆滞语塞,绞尽脑汁
想打破眼前的尴尬,下半身的肉棒却不争气的挺立起来……
「不许偷看……」小霜嗔怒道,声音却像蚊子一般,此刻的脸色已经像是晚
霞红遍了。
秦羽尴尬的转过身去,恨自己不争气的「老二」在姑娘面前出丑。此刻项间
的冰魄却给大脑传来一阵清爽的凉意,大脑慢慢恢复了清明,肉棒也此刻好像被
主人授意下低下了头。
这冰魄原来还可以受主人意志!秦羽不仅暗暗称奇,果然是宝物啊,此刻又
不禁想起了五师姐储惠香。不知道她此刻到江南没,经历又怎么样。
此时小霜已经收拾妥当,只是眉目下脸颊的娇羞却久久无法褪去。夜色辉映
下,竟然那么美丽动人。
「秦~ 秦大哥为什么跑那么远?」小霜轻咳了一下,率先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连禁卫军都好怕你呢」
「傻丫头,禁卫军真的拼起来不那么好对付的,你没看我一直都留意着那中
年人吗,他的功夫才叫深不可测。我在他面前托大,故意全力施展自己的本事,
却看起来漫不经心,实际上内劲堪忧了,所以我才说未伤害他家公子,装出一副
不愿多伤无辜的样子,没想到真把他们唬住了」
「啊?那我们刚才岂不是很危险」
「是很危险,如果秦某一人,那脱身自然不是问题,奈何我们两人,只能这
样诈他们一下了!」秦羽憨笑。
「秦大哥你方才用的什么兵刃啊,那么犀利,连连斩断了他们好几柄剑,能
不能给我看看啊?」小霜娇嗔的晃动秦羽的胳膊。
秦羽有些无奈,其实他和小霜认识才不到一个时辰,却经历了惊险一刹,刚
刚脱险这丫头就撒起娇来,看着这丫头恬静的面容,忽闪的大眼睛,让人有种难
以拒绝的情愫,秦羽暗自叹息,这姑娘看来从小到达被家人宠坏了,练点三脚猫
的功夫就敢闯瑞王府,要么是胆大包天,要么就是家室深厚……
「也罢,给你看看也没什么」秦羽挽手伸出一个墨色的短剑,将剑柄递给小
霜只见短剑通体墨色,古朴无华,剑身铭刻着繁杂深奥的剑纹,却不像是铸上去
的,更像是长出来的,好像天生这剑就应该有这些花纹。而剑刃处闪着沁人心肺
的寒光,让人看来不禁有些发寒,不知这古剑沾了多少性命,才能发出这边让人
心悸的寒光,剑柄上用上古字镌刻着——莫邪。
「秦大哥,这莫不是春秋时期剑神欧冶子铸下神兵号称。三长两短的其中短
刃莫邪剑?」
「名字是不假,但此剑来历我却不知,是我习剑术时师父赐予的。此剑名头
很大吗?」秦羽有些惊叹眼前这个小姑娘的阅历了。
「名头当然大了,相传春秋时期,欧冶子大师得天之精华,铸湛卢、纯钩、
巨阙、莫邪、鱼肠五把神兵利刃,其中湛卢、纯钩、巨阙为长剑,鱼肠、莫邪为
短剑,故称为三长两短,常人若遇见这三长两短,性命多半要交代了,才有后来
三长两短的俗语。」
秦羽一边点头一边嘀咕:这小姑娘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我知道的所有的事都
是从大师兄那里听来的,每回像大师兄讨教,讲起江湖的事情,秦羽都觉得像看
戏一样过瘾,而今天才知道眼前这小姑娘,竟然也知道的如此多。秦羽不禁对小
霜刮目相看,眼前的美人也似乎更加美丽了。
「小霜,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秦羽有些期待地望着小霜「秦大哥,我姓
赵,名字叫做凌霜,我的叔伯家人都叫我小霜。如果你以后想找我,就那着这个
去找吧!」说罢拿起一个令牌状的东西塞到秦羽手里。
秦羽呆呆的望着小霜,突然觉得这一夜就好像大师兄嘴里闯荡江湖的故事,
不由涌起了万丈豪情。
「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了,你会来找我吗?」说罢小霜拥住秦羽,小嘴唇在
秦羽面颊上轻轻啄了一下,小霜才褪下不久的绯红又漫布脸颊。
秦羽有些错愕的望着小霜,点点头。这一夜发生的事情让秦羽有些思考不及。
望着小霜渐远的背影,秦羽仔细打量着手中的令牌,上面用古朴的篆字镌刻
着——安王府令!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