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10-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是的,胡乘风平常那有可能肏到如此倾城美人,最多就是青楼头牌或春雨那
般货色,更是没见过这美人吹箫似的吸吮,此刻感觉是这般新奇、刺激,叫胡乘
风浑身酥麻,情不自禁发出兴奋呻吟:「啊哟……张、凤梧你好、好会含啊……
好、好舒服……」边享受着她的温柔,没多久,胡乘风的肉棒就再也受不了了,
也许,此刻都是彼此最需要的时候吧,「噢,胡大哥,来爱凤儿把,」说着,张
凤梧手扶假山,翘起香臀,这一刻胡乘风不再犹豫,对准幽谷口勐地插进去,滋
的一声直捣到底,顶住了花心深处。
也许是压抑已久,竟让胡乘风粗野起来,张凤梧的里面很暖很紧,嫩肉把握
的那里包得紧紧地很是舒服,是啊,凤梧昨天才被开的苞,这是正常阿,也许是
胡乘风的粗鲁让张凤梧有点吃不消,张凤梧紧抓着胡乘风的胳膊,娇喘呼呼望着
胡乘风,很可怜的,「你的这么长……也不管小妹受不受得了……就……唉……
小妹怕……你、你这小冤家……唉……」张凤梧如泣如诉、楚楚可人的样子,女
人偶尔的示弱能让男人的雄性自尊心得到满足。
「凤梧……我知道你昨天才开的苞,还那么紧小…我冲动了,很想…让你受
不了……对不起啊,」「嗯……现在慢慢插……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
…都是大哥的错……让小妹服下那百日淫……现在变得如此放浪起来……」张凤
梧嘴角泛着一丝满足与紧张,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胡乘风开始慢慢轻抽慢
插起来,而她彷佛很受用,也扭动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着。
「凤梧,这你就错怪大哥,那只是普通的催情药,泄了就没事了,小妹那么
淫荡那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大哥如此肏弄可以吧?」张凤梧完全享受于其中了,
没有搭理的话语,只是嗯嗯啊啊,「是不是还是不好啊,凤梧,要不我抽出来吧,」
胡乘风突然坏坏的想到,「不要,……不要抽出来……我要……」看张凤梧原本
正感受着胡乘风塞满花瓣中充实酥麻的感觉里,突然听到如此,好像很恐惧的忙
把香臀往后靠了靠,唯恐胡乘风真的抽出来。
「凤梧……叫、叫我一声亲夫君吧……」「不、不要……羞死人……我是你
小妹,我、我叫不出口……大哥」「叫嘛……我要您叫、叫我亲夫君……快叫嘛
……」胡乘风慢慢的抽插着,「你呀……你真折磨人……亲、亲夫君……唉……
真,羞……」感觉张凤梧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
「喔……好爽哟……亲、亲夫君……小妹的花瓣被插得好舒服哟……亲、亲夫君
……再插快点……」张凤梧春情荡漾的肉体随着胡乘风插的节奏起伏着,灵巧的
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呻吟着:「哎呀……夫君……你的大……大肉棒碰到
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哟……我又要丢给你了……喔……好舒服……」
胡乘风感觉一股热烫的水直冲而出,粗大的龟头被阴精一烫,舒服透顶,使
得,胡乘风从来未有的感觉在这刻爆发,原始的欲望暴涨起来,不再怜惜地勐插
狠抽起来,张凤梧的娇躯好似欲火焚身,配合着提臀吞棒,彷佛听到那抽插出入
时的水声噗噗不绝于耳,似夜籁寂寞星空下婉转流淌的小溪。
是的,这带给我们彼此无限的快感,舒服得彼此都要发狂,张凤梧大肥臀勐
扭勐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呻吟呢喃,「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啊
……死我了……哼……哼……妹妹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
又要泄了……」
此刻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在多想,不时地胡乘风全身一阵颤抖,是
被张凤梧嫩肉痉挛的刺激,感觉得到那来自线面的不断吮吻的力量,像被三明治
夹着的香肠,无限的美妙。
看张凤梧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呻吟着「喔、喔……
不行啦……快把妹妹的……啊……受不了啦……妹妹的要被你插、插破了啦……
亲夫君……亲大哥……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看张凤梧欲仙欲死、
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身子下香汗和春水弄湿了一地「凤梧……啊,
不,凤儿,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
「嗯,我也要,要……要达到高潮了」,张凤梧香臀开始拼命上挺扭动迎合
着胡乘风,迎接这最后的冲刺,一吸一放的吸吮,一抽一插的挺进,「心肝……
亲夫君……要命的混蛋大哥啊,……妹妹要丢了……」「啊……亲妹……肉婊子
……我、我也要泄了……啊、啊……」胡乘风突然感觉彼此勐地一阵痉挛,紧紧
的抱着肥大的香臀,热烫的阳精一泄如注,感到酥麻无比,胡乘风终于忍不住急
射而出来,射入那深处的花园。
张凤梧被那热烫的阳精烫的得大叫「唉唷……亲夫君……亲大哥……美死我
了……」俩人同时到达了性的高潮,相互炼化起对方的元精,胡乘风所不知道的
是张凤梧有极阴体,采补起来速度要快很多,现在要吸干胡乘风没有问题,就算
杀了个胡乘风,还有个天地门门主。过了一会胡乘风抽了出来,双手柔情的轻轻
抚摸张凤梧那丰满性感的胴体,亲吻的拥吻起来,满足又疲乏地相拥着。
两人完事后收拾了下,胡乘风说要带张凤梧去见王爷王妃。
也不知拐了几个弯,走了几段路,胡乘风带着张凤梧穿过一个走廊,过了一
个圆形门洞,眼前豁然开朗,他们来到了花园内,只见这花园以彩石铺路,古朴
别致,路边各色花种竞相开放,花香浓郁扑鼻,其间蝴蝶飞舞,蜜蜂忙碌,沿路
观赏,妙趣无穷;不远处是一个人工湖,湖广树茂,景色自然,临水布置了形体
不一、高低错落的像凉亭类的建筑,主次分明,湖中荷花遍布,含苞待放,湖水
十分清澈,水还能流动,随水流看去这湖居然通向外面的护城河;另外园中奇石
罗布,佳木葱茏,其古柏藤萝,皆像数百年的产物,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园
内又放置各色山石盆景,千奇百怪,俨然这就是一处世外桃源感觉,皇宫御花园
也不过如此吧,直看得张凤梧眼花缭乱。
走到这胡乘风就让张凤梧自己进去了,张凤梧正走在花园路上,沉浸在这美
景中,感叹这潭王不但是心怀不轨,还奢华之极,将来他要是真做了皇帝,那还
了得,一抬头看见湖边高处的凉亭中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潭王朱梓,另
一男一女却没见过,张凤梧便想走近瞧瞧。
张凤梧接近凉亭时却相当惊讶,只见朱锌全身赤裸跪在那里舔着那女子的脚
趾,挺立的玉茎,在那一晃一晃的。见她换取了昨晚的夜行衣,穿上这么一套红
妆与这花园内的景色倒颇相配,不过显得她到似是这众多景中最动人的了,朱梓
站了起来道:「张姑娘,你来了,我为你介绍一下」
说着指着刚才被舔脚的女子说道:「这是我的王妃,姓于,名唤敏柔。」王
妃站了起来轻轻施了一礼,说道:「绿奴这里那里有你说话的地方,让张姑娘见
笑了,昨晚听说王府来了位贵客,没想到是位如此国色天香的美人。」
张凤梧仔细看这王妃,头上戴着金丝八宝珍珠髻,绾着朝阳五凤紫玉钗;项
上带着赤金盘螭玛瑙链;裙边系着豆绿碧玉玫瑰佩;身上穿着百蝶穿花大红缎,
外罩五彩刻丝石青衫,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雍容华贵,比之张凤梧多了几分媚
气,鹅蛋脸,大眼睛,柳叶细眉,薄嘴唇,虽不如张凤梧那般恍若仙子,但却比
张凤梧多了女人的韵味,若说张凤梧是春天,那于敏柔就是成熟的秋天,虽看不
出她的年纪,但她的确少了张凤梧少女的清纯朝气。
说话声音极为柔软,温柔的就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听的人特别受用。张凤
梧也还了一礼,说道:「王妃过奖。」
张凤梧看着他们,心想这王妃这么漂亮,声音又那么温柔,看来王爷应该很
喜欢她,我若是能拿她做要挟,想必能逼他们就范,放了我。
王妃于敏柔转过来介绍旁边那位男子,只见这位男子三十岁左右,脸部皮肤
白皙,没一点表情,两眼炯炯有神,射出两道寒光,似乎能瞬间将湖水凝结成冰
一般,最让张凤梧难忘的是那刚才还被撸着的紫色巨屌,心中知道就是天地门门
主,这男人得到自己的第一次,刚才熄灭的欲火又有点死灰复燃的迹象。再看嘴
上一缕小胡子修得整齐如刀,看起来成熟干练,身着一身紫袍,腰间挂着一串珍
珠挂坠,一块盘龙玉佩,整个人看起来像似饱经世事,一番成熟稳重之态,于敏
柔介绍道:「这位是我真正夫君,乃京城有名的富商,与我交情甚好,常来王府
做客,姓陈名理。」
陈理喜欢张凤梧对她十分好感,清楚知道张凤梧心里只有殷玉龙,也不会傻
到和她谈心,既然得不到心,那就得到人吧。笑道:「敏柔啊,凤梧已经是我的
人了,想到那白虎花瓣真是回味无穷啊!」张凤梧听后杏眼瞪了下陈理,没反驳
怪他当别人说出来。这时于敏柔接着说道:「张姑娘,原来是这样啊,我看我年
长你几岁,我斗胆叫你声妹妹,是不是很喜欢我夫君的紫色大肉棒啊,今日见到
了你过来就和我还有夫君玩下游戏吧!」
张凤梧要找机会挟持于敏柔,就脸红耳赤的看她们玩游戏了。????
于敏柔来到朱梓和陈理间道:「夫君们,我要你们俩脱光然后站在一起,我
想看你们的肉棒。」朱梓本来脱光了,只挺了挺玉茎,陈理很快地脱光衣服,只
见于敏柔双手抓住朱梓和陈理硬挺的肉棒揉搓起来。张凤梧看了看朱梓的大肉棒
足足有六七寸长!而且龟头大如蘑菇,整根肉棒看上来粗长如婴孩般的手臂,真
的是一根好凶器啊!可是陈理的肉棒通体紫色,大如鸭蛋的龟头上还长有凸起的
小肉疙瘩,棒身布满凹凸不平的蚯蚓血管,无论是粗大长度都要比朱梓的强上许
多,难怪于敏柔会爱上他,自己看见都有点春心荡漾。
于敏柔看着朱梓和陈理的肉棒,一边揉搓着,一边似笑非笑地对朱梓道:
「王爷,现在你应该知道你的短处在哪里啦!嘻嘻……」朱梓一下子兴奋起来,
呼吸急促地说道:「爱妃……我真的是没用……我……我……不配你……你去爱
二哥吧!二哥才是你梦想的夫君。」
于敏柔加快撸着朱梓的肉棒,娇笑着道:「臣妾也是爱王爷的,但是臣妾更
爱二哥,因为二哥让臣妾感到满足和幸福。王爷真的愿意让臣妾去爱二哥吗?王
爷真的那么想臣妾爱二哥?」朱梓闭着眼睛,兴奋地呻吟着道:「是……只要你
快乐就行。」于敏柔笑吟吟地望了一望陈理,然后看着朱梓道:「那是王爷说的
哦!臣妾就去爱二哥啦!从现在开始,王爷不能再和臣妾爱爱,臣妾只想给陈理
来爱哦!如果王爷要的话,可以去自渎,但是王爷不能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哦!明
白吗?」朱梓一边气喘吁吁地呻吟着,一边兴奋得快要崩垮的道:「啊……我明
白。」陈理一直都听着朱梓和于敏柔的对话,他也是感到非常的兴奋,因为我望
到他的大鸡巴已高高的挺硬着在于敏柔的玉手里,而且他的大龟头也兴奋地膨胀
比刚才更大了,张凤梧看到这想那紫色巨屌插进来会是怎样的感觉,想着想着裹
裤开始湿润了。
这时于敏柔的玉手停止了揉搓朱梓和陈理的肉棒,涎着脸对陈理道:「宝贝
夫君,小妹想要二哥了,二哥快来爱小妹吧!」陈理一边脱着于敏柔的衣服一边
捏着她小巧的奶头道:「那你那个夫君呢?三弟呆在这里好像怪怪的,我们当着
三弟面亲热会不好意思啊!」于敏柔吃吃的笑道:「二哥不需要理会我那个没用
的夫君,就让他留在这里,好让他跟二哥你学学怎样去给女人性福。夫君啊……
你就留在这里好了,臣妾要王爷你看二哥怎样让臣妾怀上个可爱的小孩。」朱梓
点点头,然后于敏柔就一边握着陈理铁一样硬的玉茎,一边亲热地开始和他舌吻。
陈理一把将于敏柔扑倒在竹榻上,嘴里继续和她舌吻着。只见于敏柔双眼闭
着,眼睛眯眯的很陶醉,他们俩的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朱梓也只有乖
乖地坐在床沿,看着于敏柔和她的新夫君恩恩爱爱。这时朱梓的肉棒很硬,很想
痛痛快快地来一次大喷射。
只见于敏柔的衣服被陈理一件一件地给脱下,丢在地上。于敏柔终于赤裸裸
地躺在他的身下,这时的她是多么的诱惑、多么的秀色可餐,这让人神魂颠倒的
香肌玉体,朱梓却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碰。
于敏柔害羞地钻陈理得怀里,斜眼看着朱梓道:「王爷,你的肉棒好涨哦!
臣妾要王爷用臣妾地上的白色真丝裹裤来手淫,但是王爷不许那么快喷射出来哦!
乖啦!夫君……」朱梓只点点头,然后立刻拿着她的裹裤包着龟头来慢慢地搓动
着。
这时陈理专注地搓揉着于敏柔的乳房,嘴巴也在她白皙脖子上蹭来蹭去,不
到一下子她就软了般的躺在了陈理怀里,任由他的摆布。一开始于敏柔还紧紧地
闭着她的双腿,到后来竟然主动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双腿慢慢地张开来引他的
手按在花瓣上搓摸着。
于敏柔一边呼吸沉重,粉嫩的脸颊上晕红诱人,一边握着陈理的大肉棒,呻
吟着对他道:「啊……宝贝夫君……小妹好痒啊……好想要二……二哥的大肉棒
……哦……啊……」
「敏柔啊,你的花瓣很湿啊!流得好多哦!你要我的还是你那个夫君的?」
他用力地搓揉着于敏柔的花瓣道。
第十一章
「二哥不要再逗小妹了……小妹不要王爷的,小妹只要二哥的大肉棒哦!王
爷的跟二哥没有得比啊!」于敏柔紧紧地握着陈理的肉棒,她的头死命向后仰,
原本酥软的身体挺得像一张弓一样,挺胸摆臀地发情着。
这时候,陈理把于敏柔仰躺着竹榻上,于敏柔很自然地把修长的双腿张开,
她的花瓣上沾满了她的春水,直流到她的肥美的香臀上,而且她清纯又性感的花
瓣已经张开,露出了充满春水的腔道。
当陈理挺着他巨大的紫屌正要进入那桃源圣地的时候,于敏柔斜眼望着朱梓
在飞快地撸着,欲火焚身似的对朱梓道:「王爷夫君,臣妾要给二哥了,夫……
夫君可以帮臣妾个忙吗?臣妾要王爷握着二哥的大肉棒,然后帮二哥插入臣妾花
心里。臣妾想要王爷全心全意地祝福我们、成全我们。王爷就彻彻底底地把臣妾
让给二哥吧!」朱梓吞了一下口水,红着眼睛,喘着粗气道:「爱妃……你真的
要我这样做?我怕我做不来……」
「傻瓜,王爷夫君可以的。臣妾知道王爷很爱臣妾的,好啦!夫君……爱我
把!」于敏柔半骗半哄着朱梓。而陈理就笑嘻嘻地挺着他的巨大肉棒在于敏柔的
花瓣前,等待着朱梓上前而去。
朱梓战战兢兢地走到于敏柔和陈理的身边,眼看着陈理的大肉棒就在自己爱
妃的娇嫩的花瓣前一点点而已。朱梓忍不住了,一手就握着陈理的肉棒,不知觉
地把他的肉棒撸动起来。
陈理和于敏柔也给朱梓这个动作吓到,只见陈理兴奋地呻吟着,而于敏柔就
抿着嘴笑道:「王爷,你好离谱哦!谁让王爷给二哥撸啊?王爷知不知羞啊?快
点给我插进来吧!臣妾不能等了。啊……」朱梓边说:「弄硬了,才容易插进去
啊!」边一手握住陈理的大肉棒,另一只手同时分开了于敏柔的娇嫩的小花瓣,
把陈理的大肉棒慢慢地插入自己心爱女人的花瓣里。张凤梧双眼定定地望着这个
过程,于敏柔张得开开的花瓣慢慢地含住了整个龟头,一直到她将陈理的大肉棒
给完全吞没掉,恨不得给进去的是自己,极阴体使得张凤梧春水泛滥,湿润的裹
裤,更何况看着现场活春宫,使得葱葱玉指移向胸前山峰和那神秘幽谷。
而这时朱梓看到自己爱妃将她的屁股给抬高,修长双腿张开得不能再张了,
阴阜高高的挺起来,她舒服得双手一直摸着陈理的背后和臀部。爱妃双眼紧闭上,
忍不住淫荡地叫了一下:「啊……宝贝夫君……插得好深哦……二哥你好厉害哦
……二哥的大肉棒顶到小妹的花心了。」朱梓兴奋地开始撸起来,陈理很得意地
笑着、望着朱梓,投入地摆动着他的屁股,一抽一插地上下起伏,在于敏柔的花
瓣中抽插着。
「啊……不行了……快点啊……宝贝夫君……好深哦……顶到了……二哥顶
到小妹的花心了……妹妹好舒服哦……我爱你啊……一直都爱着二哥……」于敏
柔的双手紧紧地抱着陈理的臀部,好让他的大肉棒再插深点。朱梓这时一面看着
他们交媾,一面更飞快地用爱妃的真丝裹裤来手淫着。
陈理一口气抽插了几十下,他们俩的肉体交合处已经泛出大量的白色春水,
而且于敏柔的呻吟变得越来越大声,陈理也抽插得越来越狠。
「小妹要来了……肏快点……我要泄了……」于敏柔以粗口在大声的激动淫
叫着,双手紧紧抱着陈理的臀部,两腿抬起绕到他身上了。
陈理抽插得越来越快速,他很激动兴奋而又情意绵绵地亲着于敏柔道:「敏
柔……我也忍不住了……就要泄了……我要射在里面……我要你怀野种……要让
你王八夫君替我养野种……」于敏柔情意深深地望着陈理,发出类似咆哮的呻吟:
「啊……快来……我们一起泄……你就是我唯一的夫君……尽情射进来吧……我
要为二哥怀上野种……啊……妹妹死了……啊……哦……啊……」只见陈理他一
下深插,「喔」一声叫着:「接着我的阳精啊……」
「啊……啊……喔……哦……二哥射得好深……妹妹好爽哦……好多阳精啊
……夫君……我爱你……」朱梓这方面也一同跟他们俩一起喷射了出来,不过是
在爱妃的真丝裹裤里。
张凤梧看着三人达到最高境界后,随着气氛变化,也小泄了一把,把裹裤湿
润的更厉害了,好似小孩尿裤一样。她知道陈理没进全力,肏弄自己时是那么狂
野粗暴,不过想想就明白了,朱梓和于敏柔都是普通人,没有练过什么武功,如
果全力以赴可能会肏死王妃。
陈理于敏柔的高潮隔了不久后,朱梓三个人都累累地躺在床上,只是于敏柔
给陈理压在身下,朱梓看着二哥射精后的大肉棒仍然深深地插在爱妃的花瓣里,
二哥把整根粗大紫屌一点都不客气地给浸泡在爱妃湿透了的花瓣里,而二哥就在
爱妃的身上趴下来透透气。
在此同时,于敏柔也将她的四肢将陈理抱到紧紧,好像恐怕会失去了二哥这
样子。于敏柔的全身还在颤抖着,好像刚才的泄身和陈理的阳精洒上了她花瓣最
深处的地方,强烈地刺激到她全身的神经线般,一抖一抖的颤抖着,而她的眼神
就迷迷乱乱似地盯着头上的八角凉亭,依然沉浸在性高潮的余欢中。
这时间,朱梓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而且他的自虐感又发作了。他感到自己
爱妃很幸福,因为爱妃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她去爱、而且又配得上她的男人。自
己这个不应该是她的夫君、又没用的男人也应该要退位让贤了。
朱梓越想越兴奋起来,他那犯贱的肉棒也慢慢地有反应起来。
「喔……宝贝夫君……二哥很厉害啊!小妹好像可以感觉到二哥的阳精在妹
妹的花心中游来游去……小妹真的会给二哥怀上野种……」于敏柔粉脸嫣红、媚
眼欲醉地望着陈理说。
陈理很满意地微笑着,俯下头去,轻轻的亲吻着于敏柔的脸,接着是白皙脖
子和挺拔的酥胸,全身紧紧地抱着于敏柔。二哥的大肉棒好像不会萎缩似的,还
是深深地插在爱妃的娇嫩的花瓣里,只有一丝白色的液体从性器交接处憋出来,
未知是爱妃的春水还是二哥的阳精。
于敏柔红唇一噘,伸指戳着陈理的额头道:「宝贝夫君,二哥好像不舍得我
的妹妹这样子,还不想拔出来啊?二哥是不是想确定你的阳精深深地藏在小妹的
花心里哦?哈哈……」陈理听到于敏柔讲得有道理,又想了一会道:「今天我真
的很高兴,因为我的梦想终于事成了。娶了个娇夫人,现在这个夫人又要为我怀
上野种,真的太好了……如果可以怀上龙凤胎那就最好啦!一男一女,那我俩的
梦想就会达成了。哈哈……」
于敏柔抿嘴一笑,羞答答的道:「二哥好坏哦……不许二哥乱想。男或女也
是一样的,也是我们俩的心血结晶,我们的孩子。」陈理高兴地抱起于敏柔,在
她脸上疯狂地亲着:「夫人,我爱你一辈子!我知道我很自私,我……我要你只
爱我一个。我怕会再失去你。」
于敏柔很感动地亲吻着陈理道:「宝贝夫君,我也很爱很爱你,最爱就是二
哥你了。我不敢想像如果没有了二哥,我会变成怎么样。但是我不能辜负我的王
爷夫君啊!二哥不要忘记是王爷夫君让二哥再出现在小妹的心里的。我们……我
们不能啊!」
这时朱梓一边听他们的谈话,一边搓摸着自己的肉棒,颤声道:「爱妃,事
到如今,我想向你说明……我是很爱你的,你的快乐也是我的快乐。所以你……
你就全心全意地去爱二哥吧!我会和你一同分享。」当朱梓向他们俩讲完之后,
肉棒就赤裸裸地挺硬在他们面前,朱梓的心跳兴奋到好像要蹦出来的样子,全身
颤抖。
于敏柔裸背袒胸地搂抱着陈理,目不转睛地看着朱梓说话,一下眼瞄着那硬
得在那跳动的肉棒,脸上渐渐浮出笑容,道:「谢谢王爷的宽容和大方割爱,臣
妾嫁给王爷是臣妾一辈子的幸福。那臣妾就和二哥生野种,将来继承你的王位,
要让王爷养野种一辈子。还有,臣妾不会让王爷插了,更不能让王爷射进花心里,
虽然臣妾不可以爱王爷了,但是王爷可以依然爱护臣妾、给臣妾温柔,虽然王爷
不可以插臣妾了,但王爷也不能在外面肏弄其他的女人!或许王爷可以求下二哥,
让二哥肏弄臣妾时,让王爷在边上手淫,知道吗?」
「知道……我朱梓答应王妃于敏柔的一切一切。」朱梓猛点着头,肉棒也一
跳一跳地弹动着。张凤梧看着朱梓的贱样,对男人的了解又上升了一点。
这时陈理把他的大肉棒慢慢地拔出来,于敏柔也呻吟的叫着,只见陈理巨大
紫屌还是硬硬的挺起着,从根部到龟头顶都湿漉漉的沾满了阳精于敏柔的春水。
于敏柔在她的香臀下放了个枕头,把她的香臀挺得高高的,好让陈理的阳精
一滴都不会流出来,朱梓想这次一定会让二哥给播上了一个种。一直以来朱梓不
知道什么原因和爱妃几年来都无法怀上,无后在皇家是大忌,所以朱梓找上陈理
借种,一起久了就有眼前的一幕。
之后,朱梓注意到爱妃湿透了的花瓣给陈理肏到花瓣开开的,花瓣里仿佛充
满了二哥的阳精。于敏柔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腿,把双腿往她丰满的乳房上贴着,
以此姿势躺在床上,她的身体泛起阵阵娇颤,粉脸含着春意。
这时候朱梓真的很惭愧、很羞耻,因为爱妃真的很想怀上个野种,这个动作
就是为了把她的臀部挺高起来,不让陈理和爱妃的结晶流出来,爱妃一直以来跟
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现出这样的渴望和兴奋。
就在这时候,于敏柔双眼无神地看着朱梓,充满挑逗地道:「王爷过一过来,
你可以给我温柔吗?臣妾要王爷好好地吻臣妾的花瓣,它好痛哦!」朱梓默默地
走道于敏柔身前,肉棒硬到快要崩溃了。
「来,王爷就用嘴来爱抚,好吗?」于敏柔还挑逗着朱梓道。
这时候,朱梓心里的自虐感又作动了,战战竞竞的对于敏柔道:「爱妃……
对不起……敏柔……等下你可不可以说些东西来羞耻我?我是值得给羞耻的。」
「哈哈……不可以叫臣妾爱妃哦!等下臣妾新夫君不喜欢的哦!你啊!王爷
真的是活王八……不知道怎样形容王爷了啦!快点啦!」于敏柔用双手把朱梓的
头慢慢地往她的花瓣按去。突然间,于敏柔发出一声淫叫,因为她将朱梓的嘴、
整个脸按到了她湿答答的花瓣上。
于敏柔双手抱着朱梓的头,大力地拽着他的头发,将整张脸狠狠按在她的花
瓣上下摆动。这时候,于敏柔大声呻吟着:「啊……啊……王爷的舌头好会转哦
……就这样……对……大力一点啊笨蛋……没吃饭啊?你……死笨蛋……臭笨蛋
……天生就是要舔臣妾的阴水……吃奸夫的阳精……啊……你喜欢听我羞耻你吗?
还要听吗?」朱梓只是可以轻轻的嘟囔起来,点着头,于敏柔双腿脚跟大力地按
着朱梓的后脑,双手更用力地摆动着朱梓的头,使得朱梓差一点就不能呼吸了。
「王爷啊……死笨蛋……废物……嫁了给王爷三年……臣妾就没了三年的青
春……臣妾根本就不爱王爷你……王爷不能满足臣妾……王爷是个王八……肉棒
又短又小……三寸丁……啊……绿帽王爷你的头动快点啊……哦……现在臣妾有
二哥得来爱我……二哥一定会比你这王八强很多的……臣妾和二哥在一起真的很
开心……很满足哦……乌龟王爷不能羡慕吧……王八是没资格来羡慕……因为你
不是个男人……你是乌龟啊……还是一个肉棒又短又小的王八……死废物……啊
……哦……臣妾要丢了……快泄啦……死……笨……蛋……死笨蛋……你去死啦
……来啦……啊……」这时候,于敏柔不停地骂朱梓、羞辱朱梓,朱梓犯贱的肉
棒自己也一股一股地忍不住喷射到地上,这是朱梓第一次不用搓摸着龟头也可以
自己射出来。
这时朱梓全身无力地躺在竹榻上,只听陈理跟于敏柔温柔地说:「敏柔啊…
…你也太过淫荡了吧……叫得那么大声,你就不可怜可怜你的王爷吗?」于敏柔
向陈理妩媚的一笑,扭过身去把陈理抱住:「宝贝二哥,王八是不值得可怜的。
王八让小妹浪费了三年的青春,小妹一点幸福快乐也没有。但是当小妹和二哥你
重遇上以后,我的人生就充满了希望和色彩。我现在完全知道你就是我要的人,
我只爱你一个,一直到我死的那一天也要和你在一起。」
「我真的没有爱错你,我知道你会永远爱我的。我也要爱你,和你做爱一辈
子。哈哈……」陈理向于敏柔眨眨眼,嘲笑着她。
于敏柔双手粉拳打向陈理的胸上,害羞的道:「坏二哥,那小妹也和二哥做
爱一辈子,把二哥的阳精给吸光。哈哈……」朱梓在竹榻上躺着,听得血脉贲张、
头晕目眩,神往不已。
朱梓有绿帽情结,是从小培养出来,话说十年前,当年朱梓还没封王也就十
岁上下的样子,还住在皇宫皇子寝宫中。
一天朱梓去母妃阎歆怡那请安,小孩子贪玩,想给母妃阎歆怡一个惊喜,偷
偷来到后宫贵妃住处,下人太监知道是皇子朱梓到来,哪里敢多事,就任朱梓一
个人进去阎歆怡贵妃的院子。
朱梓奇怪!怎么没有下人,大厅也没有人!要么是在里面谈事情?于是朱梓
轻手轻脚地走向卧室卧室传来「嗯……嗯……哼……哦……」的声音!好像是母
妃传出来的,很难受又似乎很畅快!咦?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