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12-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怎么母妃他们谈事情很严重?朱梓很紧张,生怕惹恼他们,但是好奇心又让
朱梓向卧室走去。
随着朱梓走向卧室,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哦……还要……快点……要……」,
阎歆怡的声音让朱梓心惊胆战!
走到门边,原来卧室门没有锁,朱梓心跳加速地凑到门缝朝里看——天哪!
母妃全身赤裸地仰躺在豪华的软榻上,而一个太监也同样一丝不挂地,对是
太监那是母妃的贴身太监陈公公。更让人吃惊的是陈公公压在母妃身上,做着上
下起伏的动作!
母妃似乎很着急,原本紧紧地缠在陈公公的腰上两条小腿此时不停地来回用
脚后跟推着陈公公的屁股,两只光滑粉嫩的玉手紧紧搂住陈公公的脖子,嘴里叫
着「啊……快……快点……我要来了……」朱梓惊在原地,真的想哭了。母妃这
是怎么了?
为什么要不穿衣服啊,陈公公是不是在欺负母妃啊?但是,过度紧张让朱梓
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宝贝!说句好听的,否则哼哼……」陈公公突然停住,望着阎歆怡嬉皮笑
脸的说。
「要死啊!这个时候你停了?信不信本宫叫人砍了你这狗奴才」阎歆怡又急
又气的道。「求求你!动一动啊!本宫爱死你这狗奴才了!」「不行!叫皇上、
亲亲皇上朕才插,」「太坏了你这狗奴才敢称朕!本宫有皇上了!」「那算了!
那叫贵妃的皇上来干吧!」陈公公说着说着似乎要起身离开阎歆怡。
阎歆怡急坏了,马上八爪鱼似地紧紧缠住陈公公,下身也挺了起来,紧紧地
贴住陈公公生怕他起身离开。嘴里发出令所有男人都销魂的呻吟道:「皇上!好
好插插臣妾嘛!臣妾要啊!」一边说一边扭动下身,一边用脚后跟轻踢陈公公的
屁股。
「来喽!」陈公公心满意足的大叫一声。随即开始大开大合地一上一下。
「啊……啊……哦……太棒了……皇上……你太棒了……臣妾要死了……」
没几下,阎歆怡突然全身僵硬,抱着陈公公的指甲都快嵌入背部了。
「啊……来了……来了」紧接着阎歆怡一声大叫。
「爱妃……你太棒了……朕也要射了」陈公公的动作明显加快,双手抱着阎
歆怡的香臀狠劲地动着。
「哦……哦……哦……」阎歆怡和陈公公同时大声狂叫起来,紧接着,两个
人似乎散架了一样,软软地瘫在床上。
阎歆怡他们保持着最后的姿势没有动,只听见两个人急剧的喘气声,可见刚
才动作的激烈。沉默了一会儿,只见阎歆怡原本紧搂着陈公公脖子的手开始上下
抚摸起他的脊背,原本紧缠在腰上的小腿也滑到了他的小腿上,来回摩挲着。
「狗奴才!你太棒了!本宫都被你快弄瘫了!」阎歆怡媚眼如丝,嘴里发出
让人酥到骨子里的醉语。
「那还不是娘娘你太迷人了!是奴才的小骚货!」陈公公一边说,一边把一
只手从阎歆怡的香臀上移到那白皙嫩滑的酥胸上,轻轻地拨弄着。这时朱梓才发
现,母妃的乳房真的好大啊!真好看。
阎歆怡听了似乎很高兴,又好像很害羞,「狗东西你真坏!」嘴里笑骂着,
随后主动凑上脸去,吐出丁香小舌,和陈公公热吻起来。
看过刚才的激烈场景,朱梓惊在原地不敢动弹。待看到他们很亲密地吻在一
起,阎歆怡似乎又有点激动了,嘴里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在
陈公公身下又开始轻微地扭动起来。朱梓突然感觉母妃是不是不舒服,刚才陈公
公这么用力的压在母妃身上,一定很难受,所以大叫了起来,这下又开始叫了,
会不会陈公公又要欺负母妃了?朱梓突然很害怕,一紧张,叫了出来!
这一下阎歆怡他们才发现朱梓就站在门口,于是赶紧跳了起来,母妃随手捡
了地上的睡袍披着跑了过来,陈公公赶紧找他自己的衣服穿上。
阎歆怡一把搂住朱梓,紧张的问:「梓儿,怎么了怎么了?」朱梓叫喊着:
「陈公公欺负母妃……陈公公欺负母妃……我要叫人砍他脑袋,」阎歆怡似笑非
笑,又好像有点害羞地眼角斜了一下陈公公,把朱梓抱了起来,说道:「陈公公
没有欺负母妃的,陈公公怎么会欺负母妃的呢?」停了一会,声音很轻的说:「
母妃身上痒,要陈公公帮母妃止痒啊!」说完又朝陈公公似怨似笑地瞪了一眼,
陈公公在一旁穿着衣服「呵呵呵」地笑了一下。
「那为什么要脱衣服呢?母妃为什么很难受的样子,还要叫呢?」朱梓不解
地继续问道。
「那是因为母妃身体里面痒啊!不脱衣服陈公公够不着啊。梓儿要是痒,母
妃帮梓儿挠挠,梓儿舒服的话不是也会叫吗?」阎歆怡解释着,声音越来越轻,
脸也越来越红。
「哦。那母妃是很舒服的在叫啊!」朱梓懂了。
阎歆怡的脸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红过:「是啊!陈公公弄得母妃很舒服呢!」
虽然是对朱梓说,可是阎歆怡却望着陈公公。
陈公公「哈哈」地笑了起来。这时他衣服穿好了,走了过来,阎歆怡吩咐他
道:「你先下去吧,本宫还有事和梓儿说。」陈公公听后退出房间还关上了门。
阎歆怡对朱梓道:「梓儿,这事谁都不能说,说了你父皇就要杀了母妃,你
不愿意看到吧?」「嗯,孩儿知道了,孩儿谁都不说,是娘亲与孩儿的秘密,不
过母妃下次需要陈公公止痒的时候孩儿要在边上看。」阎歆怡听了有点哭笑不得
疼爱道:「好,下次需要陈公公止痒时,就叫梓儿在边上看。」
阎歆怡跟着朱元璋做了十年的贵妃,开始头几年是相当宠爱的,时间久了加
上操劳国事,虽说现在也很宠爱,一月才临幸一次两次,朱元璋样貌丑陋猥琐矮
小如何满足阎歆怡。阎歆怡养个贴心的半阉娈童满足一下无可口非,想推倒朱氏
江山也要一个信得过了人来外出办事,毕竟贵妃没有什么事情很难出宫的,锦衣
卫也不是吃干饭的。
就这样过去了几年,朱梓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成了少年,知道什么是肉
棒什么是花心,怎样玩弄女人,却没有找女人,他有个小心思想把他第一次给母
妃阎歆怡。经过几年前那事,阎歆怡每次偷情都会找朱梓在边上偷看,被儿子看
着自己的淫荡样子,刺激了她异样的快感,陈公公是不知道的。朱梓渐渐喜欢上
偷窥的感觉,看着自己娘亲高潮时的情形,加上喷射的快感,朱梓沉沦在欲望的
海洋里。
今年朱梓十五岁了,要成年了,成年就要去自己的封地了,不能再住在皇宫
的皇子府邸了,以后见一下母妃没那么容易了,从母妃口中知道自己是陈友谅的
儿子叫陈靖仇,为了反朱大业没有封地很多事情是做不到的,今日朱梓来向母妃
阎歆怡请安。
朱梓轻车熟路来到阎歆怡为自己特意准备偷香台偷看,「讨厌,」阎歆怡娇
嗔道,边说边整个人倒在了陈公公的怀里。
陈公公顺势搂住了阎歆怡,低头吻上了已经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
阎歆怡「嗯」的一声,双手勾上了陈公公的脖子,仰头配合着热吻。不一会
儿,阎歆怡突然挣脱陈公公的怀抱,望了一眼偷香台,害羞地说道:「咱们还是
去另一个房间吧……本宫总感觉有人在看……」阎歆怡是二流高手,知道朱梓的
到来,这样说就有点怪朱梓没有常来看她。
「这不更好?有人偷看!看阎贵妃怎么偷人怎么调情,岂不是很刺激!」陈
公公不肯松手,继续抱着阎歆怡。「让奴才给他好好上一课……」陈公公在阎歆
怡耳边暧昧地说道。
「讨厌!」阎歆怡撒娇起来,也觉得是很刺激,重新软了下来,埋进了陈公
公的胸膛。
只见陈公公搂着阎歆怡的手慢慢地移到阎歆怡高耸柔软的酥胸,在柔软挺拔
的乳房上揉搓起来。
「嗯……哦……嗯……」阎歆怡开始感受着来自胸前的刺激,压低声音呻吟
起来。
不一会儿,陈公公的手伸了衣服里面。阎歆怡「哦」的一声,媚眼如丝地看
着陈公公。
「真大……真有弹性啊……」陈公公赞叹着。「娘娘今天怎么没穿贴身裹衣
啊?」「给你这狗奴才不一样的感觉嘛!而且,脱起来也方便啊……」阎歆怡后
来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得到了。
「哈哈!娘娘真是个小荡妇!」陈公公一声大笑,熟练地解掉了阎歆怡的全
副武装,动作有点粗暴使得胸前的两团软肉像两只小白兔一样上蹿下跳的。
「嗯……你个狗奴才……敢脱本宫衣服……来人把他推下去杖毙……」阎歆
怡惊呼道,但却是满脸含春。
「哦……娘娘……你这样太美了……」阎歆怡感叹着眼前的美神。突然蹲了
下去,一口含住了阎歆怡左边的香乳,另一只手把玩着右边的山峰。
「哦……天哪……哦……亲爱的……嗯……太舒服了……」阎歆怡淫荡地呻
吟起来,手捧着陈公公的头,狠狠地压向自己的坚挺的大奶上,阎歆怡的呻吟声、
陈公公的吮吸声,构成了一曲奇妙而又淫荡的乐曲。
突然,陈公公让阎歆怡转过身子,翘起香臀,自己跪在了地上,看着黑色的
阴毛又长又密地盖住了中间的幽径,显得那么又神秘又性感。
「哦!娘娘!你实在太迷人了!」陈公公看着眼前的绝美风景,发出由衷的
感叹。把持不住了,双手猛地一下,捧着肥大的香臀,凑到那神秘的花瓣中,奋
力地用舌头吮舔起来。
「哦……天啊……哦……狗奴才……不要这样……哦……太美了……哦……」
阎歆怡舒服地开始浪叫起来,由于儿子在旁边,声音比较压抑着没有那么放的开,
但是那样更显得的性感。
陈公公的手也移到了流着春水的花瓣上的花蕾处,开始轻轻地拨弄。
「哦……哦……哦……不要碰那里……哦……狗奴才痒死了……弄到本宫…
…哦……哦……好舒服……」为了让快感来得更强烈些,阎歆怡的手用力的压住
陈公公的头,香臀一前一后的拱着。
突然,陈公公抱起了阎歆怡,猛地扔到床上,只是双腿悬挂在床边,只见他
跪在床边,用力地分开那浑圆修长的双腿,再次探下嘴去。
「哦……狗奴才……哦……太爽了……哦……还要……哦……再深一点……
哦……本宫要了……狗东西快来插啊……」不一会儿,见阎歆怡已经湿得一塌糊
涂了,于是站了起来,用胜利者的姿态说:「小骚货!想要干了吗?」「要……
要……」阎歆怡一脸的乞求,「那在下还没完全翘起来呢,娘娘说怎么办?」陈
公公笑着说。
阎歆怡这时坐了起来,走到床边,再轻轻地跪了下去,只见她用玉手撸了撸
那半翘着了的肉棒,风情万种地抛了个媚眼,毫不犹豫地含住了鸭蛋似得龟头。
「哦……呼……嗯……」陈公公的大肉棒在阎歆怡的嘴里吞进屯出,很享受
舒服地哼出了声音。阎歆怡极具魅惑地一边向上看着陈公公,一边双手捧着大肉
棒在嘴里进进出出,大肉棒带出来的口水顺着妈嘴角流到了赤裸的翘乳上,真是
淫荡极了。
慢慢地,陈公公的肉棒硬的发紫了,嘴吐龙涎,阎歆怡勾人的眼睛看了一眼
陈公公,恋恋不舍地把肉棒退了出来,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地分开双腿。陈公公始终笑嘻嘻地看着阎歆怡表演,直到这时,还是一动不动。
阎歆怡受不了了,用脚蹭了一下陈公公的屁股:「皇上……来啊……臣妾的
小骚屄要了……嗯哼……快点来啊……」陈公公哪里受得了这种勾引,马上提枪
上马。
只见陈公公站在床边,一手握住自己的大肉棒,一手分开浑圆修长的玉腿。
看着那精心修整过的倒三角,与那湿漉漉裸露的花瓣,共同形成了一幅及其性感
而又迷人的淫靡画面,顿时血往上涌,没有任何前奏,对准那流着春水的花瓣,
猛地插了进去。
「哦」阎歆怡一声惊呼,随即满足地「嗯……嗯……嗯……」呻吟了起来。
「骚屄……怎么样……爽吗……」陈公公双手把玩着白皙柔软的巨乳,大肉棒狠
狠地一进一出。「哦……哦……哦……狗奴才……太舒服了……哦……已经好几
天没插了……本宫都快憋坏了……哦……狗东西你太强了……」阎歆怡半起身勾
着陈公公的脖子,压低声音浪叫起来。
朱梓看着阎歆怡的媚态,听着母妃的淫声浪语,肉棒早就硬的疼痛无比了,
他还是没有撸起肉棒,像平时都可能射了,现在他就像野兽看着猎物,随时杀死
猎物,他想要得到母妃,属于自己的母妃。
阎歆怡在陈公公的身下快要沸腾了,双腿拼命的张开,双手死死地搂住陈公
公,像是生怕会走开似的,「哦……干死本宫……了……本宫要死了……」阎歆
怡低吟着。「好紧的骚屄啊……几天没插变这么紧了……真是太完美了……娘娘
……」陈公公赞叹着。
突然,陈公公抽离了肉棒,阎歆怡一惊,深入心脾的快感瞬间的离去让感觉
被掏空了。这一刻,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只要大肉棒,狠狠地插进下面湿的一
塌糊涂的花瓣。
第十三章
陈公公促狭地躺着,指指自己依旧巨大的肉棒,朝阎歆怡笑笑。阎歆怡此时
什么也顾不上了,只见她迅速地跨在陈公公的身上,浑圆修长的美腿分在身旁两
侧,火急火燎地握住坏的不能再坏的肉棒,迫不及待地对着自己的湿乎乎的花瓣,
猛地一下狠狠地坐了下去。
「哦……」阎歆怡一声满足的呻吟,随即开始了快速地套弄,陈公公此时也
抱着阎歆怡肥大的香臀,狠命地往上顶了顶,阎歆怡那里还受得了,只知道她要
被插、要被干、要大肉棒狠狠地干。
「哦……哦……哦……舒服……狗奴才……你太坏了……还要顶……哦……
太爽了……本宫快要被你这……狗屌干死了……太舒服了……哦……天哪……」
阎歆怡开始肆无忌惮地大叫起来。
陈公公也受到了鼓舞,捧着阎歆怡白皙硕大的香臀,用尽全力向上狂顶……
仿佛要把那娇嫩的花瓣插穿似的。
「还不是你这狗奴才坏!看本宫怎么收拾你?」阎歆怡迅速地套弄了。
「哦……哦……哦……舒服……狗东西你真棒……哦……太爽了……害本宫
在儿子面前和你偷情……哦……太爽了……本宫快要被你这坏蛋干死了……太舒
服了……哦……天哪……」阎歆怡又开始语无伦次了。
「哦……说谁是你的皇上……骚货……」陈公公叫道,拼命地向上抽插。
「哦……臣妾时皇上的……皇上是臣妾的大肉棒夫君……臣妾最喜欢的夫君
……小花瓣最喜欢的肉棒……花心只给你一个人插……哦……本宫要来了……」
阎歆怡在狂乱中泄身了。
「干死你……干死你……你个骚货……你个偷人的骚货……哦……哦……哦
……我也来了……」陈公公在癫狂中也在阎歆怡的花心里射出了大量的阳精。
「哦……哦……哦……好烫……好舒服……」阎歆怡高潮后感受着阳精在花
心内流淌。「说你爱我!」陈公公射精后抚摸着阎歆怡的后背。「我爱你!狗奴
才!本宫太爱你了!本宫只爱狗奴才你一个人!」阎歆怡感受这花瓣里流淌着的
情人的阳精,动情地说道,随即两人热吻到了一起。
大量混合着阎歆怡的春水和陈公公的阳精的白色粘稠的液体从花瓣里缓缓流
出,顺着仍然插在花瓣的大肉棒慢慢地流到了床上……整个卧室的场景实在是太
淫靡了!就在这时朱梓冲了过来,迅速提起还在亲吻的陈公公头颅,用匕首在那
脖子上轻轻一划,红色的血水汹涌而出,陈公公捂着脖子瞪大眼珠看着朱梓,不
甘的离去。
朱梓一脚撩开陈公公尸体,迅速的脱光衣服,挺着那骇人的凶器,道:「母
妃只能爱我一个,你个狗奴才什么东西,」说着便扑向了有点呆住阎歆怡。
阎歆怡有点愣住不是陈公公的死,那狗奴才只是满足欲望的人形工具,那么
多年知道不少秘密,迟早都要死,惊讶的是儿子梓儿亲自动的手,做皇子的那个
不是要心狠手辣的,在这年龄杀人见血,证明儿子长大了,阎歆怡有点担心的是
儿子的癖好,几年里看了自己偷情无数次,但没有一次找宫女或自己泄火,要找
个媳妇了,或许会有点改变。
朱梓杀陈公公是不想出现意外,在母妃那收到消息,年后就会有自己封地,
要封王了,不想在这紧张时刻出问题,那老东西也知道秘密有点多,母妃虽没说
什么,但朱梓也很聪明知道死人才可以守秘密,而且成年了进入后宫不容易了,
现在鼓足勇气把心愿都完成了。
朱梓看着阎歆怡满脸的血水,胸口的乳房不断地起伏,就像一只赤裸的小肥
羊等待朱梓去吃一样,趴在母妃身上用手扶着硬的快爆炸的强大肉棒,将她浑圆
两腿分开,感觉母妃花瓣的入口,鸡蛋般光滑的龟头感觉到母妃的花瓣非常多的
春水,或许还有那奴才的体液,突然感觉到对着有一股向下凹的力,朱梓知道对
了地方,用力一顶龟头陷了进去。
「母妃,孩儿这样做对吗?」「对,很好,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这样干」阎
歆怡意有所指道。
只觉得龟头被一团软肉包围着,朱梓慢慢地插进去,渐渐地插进阎歆怡的湿
哒哒的花瓣中。半天,终于进去了半个肉棒,毕竟朱梓还是处男,不管你看了多
少爱情动作片,撸了多少管,没有进去过就不知道什么感觉,那种意境只能意会
不能言传。不料阎歆怡的香臀神奇的一扭,肉棒一下子全部插进了滑溜溜的花瓣
中,母妃的喉咙突然哽了一下,像是一口痰卡在里面一样,天啦!这真的吗?我
的阳物真的和母妃的花瓣连在一起了吗?
朱梓觉得这一切好像太不真实,但是肉棒被母妃的花瓣包裹却是不争的事实,
朱梓趴在阎歆怡身上,没动。只是感觉这神奇的气氛,阎歆怡粗重的喘息声,胸
口传来的她乳房的温度,花瓣中那火热的感觉。
朱梓注视着阎歆怡的眼睛。时间停了一会。阎歆怡终于耐不住地扭动一下。
朱梓会意地用双手抱住那丰满的香臀舔吸着母妃的满脸血迹,下身开始挺动起来,
朱梓是那么用力,恨不得把阎歆怡的蜜穴戳穿,阎歆怡随着朱梓的抽插的快慢也
开始或大或小声地叫起来,身子配合地扭动着,小腹撞击着小腹,阴毛磨擦着阴
毛,肉棒根部根部能清楚感觉到那湿润花瓣的收缩,床在不断地响着。
阎歆怡的花瓣不断地加深湿润度,抽起来竟然有轻微的水响声。向下插时朱
梓抱住阎歆怡的香臀不断向下身靠,让那离家十多年的肉棒尽量深入地进入了母
妃花瓣的最深处,阎歆怡非常配合地自动挺腰让朱梓插。朱梓突然抽出肉棒,阎
歆怡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这是朱梓见过母妃最迷人的样子了,那种眼中无限的风
情从来没有见过的。
阎歆怡有点吃惊朱梓突然拔出了肉棒,朱梓无暇解释,只是抱住母妃的香臀
一下把她翻了过来,又扶住她的腰让她跪起来,朱梓要用最淫荡的姿势奸淫她,
阎歆怡也明白过来儿子想干什么,配合地挺起了屁股。
「哦……梓儿……哦……太爽了……都插到底了……哦……太舒服了……」
阎歆怡承受不了朱梓的抽插,淫浪地叫了起来。
「母妃是个骚货……哦……真是太紧了……真爽……可惜没有早点干你……」
朱梓感受着阎歆怡成熟的身体,不由得感叹。
「嗯……嗯……好儿子……你太厉害了……哦……在后宫被你这样干真爽…
…哦……还要……」阎歆怡有些语无伦次了,撑在床上的腿开始有些发抖。
阎歆怡在不停地呻吟着,母妃成为了我胯下的女人。朱梓想到这一点就不停
地奸淫着母妃,故意想提醒自己已经成功地控制住了母妃,刻意地时快时慢地干
着。阎歆怡非常配合:儿子快,母妃就叫得大声;儿子慢,母妃就叫得小声。
「哦……你个骚屄……儿子都要诱惑了……就想着怎么被儿子干……啊……
是不是……」朱梓越来越兴奋,原本把住阎歆怡丰满香臀的手伸向了花瓣上的花
蕾,开始揉捏起来。
「哦……哦……哦……天哪……这样本宫受得了啊……儿子……哦……太爽
了……再用点劲……哦……」阎歆怡放肆地浪叫起来,胸前的一对吊钟肥乳随着
也放肆跳动起来。
「说娘亲喜欢被孩儿干!」朱梓继续刺激阎歆怡的蜜穴和花蕾。
「嗯……本宫就爱被儿子干……本宫今天给儿子干……好让姓朱的满头绿色
……哦……还要……怀野种让姓朱的带……」阎歆怡顺从着朱梓,换了个姿势,
与儿子面对面,修长的左腿开始紧紧缠上朱梓的腰。
「哦……真骚啊……母妃今天特别浪……是不是……儿子在干你……?」朱
梓边干便问阎歆怡。
「嗯……哦……本宫……早就想给儿子干了……」阎歆怡感受着花瓣传来的
阵阵酥人的快感,娇羞地回答道。
「哈哈哈,母妃真是骚到家了,就想着被孩儿干了……要是给朱元璋知道…
…自己满头绿色不知道什么表情……」朱梓的手又攀上了阎歆怡的柔软乳房,肆
意的把玩着。
「现在虽说不能……推倒朱氏江山……但是给朱老狗戴点帽子是必须的……」
阎歆怡拍了朱梓一下,娇嗔道。
只见朱梓听了阎歆怡的话,似乎更加兴奋,对着眼前性感迷人的母妃,越来
越喜欢她,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唯有加快肉棒的速度才能表达自己对阎歆
怡的爱意了。
阎歆怡感受到了朱梓的激动,开始放浪地叫了起来。「哦……梓儿……哦…
…太爽了……要被你插穿了……哦……要……要……要……」阎歆怡快要癫狂了,
两条腿全部缠上了朱梓的熊腰,双手也绕上了儿子的脖子,肥大的香臀也离开了
床,此时的阎歆怡完完全全贴在了朱梓的身上。
朱梓感受到了母妃的激动,也调整姿势,双手捧着肥大的香臀开始托着母妃
一上一下,肉棒也奋力地往阎歆怡的蜜穴深处插去。
「哦……天哪……受不了了……梓儿……娘亲快要死了……哦……哦……哦
……给本宫……小骚屄要……」阎歆怡语无伦次了,头开始狂乱的摇摆,香臀开
始用力的向下面的大肉棒压去,只想得到更多的快感。
朱梓也快到了极乐的巅峰,捧着阎歆怡香臀变成了用力扣着母妃的香臀,肉
棒极力的向花瓣插去,似乎要刺穿阎歆怡的蜜穴。
「哦……梓儿你太棒了……哦……小骚屄受不了了……娘来了……来了……
哦……」阎歆怡抵挡不了朱梓的冲刺,终于在儿子的抽插下高潮了,这是阎歆怡
首次乱伦偷情,背德禁忌的快感使得高潮更是凶猛无比。
「哦……哦……哦……孩儿也来了……小骚货……娘亲是在太骚了……哦…
…哦……」朱梓终究也没能抵挡住阎歆怡的淫声浪语和下面蜜穴的吮吸,抵死最
后抽插了几下,终于在阎歆怡的蜜穴里射出了自己的阳精。
两人在高潮的余韵中相互激吻起来,脸上的血色腥味,更是成为两人打破禁
忌的色彩。第二年,朱梓被封地长沙封为潭王。
「喂!躺着那边的闲人,麻烦王爷回去收拾下布置下房间。晚上,臣妾和二
哥过新婚夜。还有,王爷可以拿那件白色真丝裹裤回去,用完了要洗干净哦!乖
……去吧!晚上还要你在边上助阵,知道吗?」朱梓点点头,手上拿着那裹裤,
依依不舍地向于敏柔告别。
「三弟,我会代你把她家法伺候的。哈哈哈……」
「宝贝夫君,二哥你好坏哦!小妹只要你的大肉棒,谁的都不要。二哥你来
啊……」当朱梓离开湖边的凉亭,立刻就拿着那裹裤嗅起来,肉棒也开始蠢蠢欲
动。
朱梓离开后,凉亭里只有陈理于敏柔和张凤梧了,张凤梧看了那么久的春宫
直播,听着于敏柔那淫声浪语,朱梓的低贱,陈理的强大,气势和肉棒一样,使
得张凤梧心神荡漾,迫切的需要那紫屌的贯穿,两腿间湿滑无比,花心更是酥麻
难耐奇痒无比。
陈理武功达到超宗师级别,距离传说中的先天境界就两步了,中间还有一层
准先天高手,修炼的是成昆留下来的无名神功,数之极是九,共有九层,陈理能
再三十左右练到第七层,算是天资聪慧,练武奇才,昨天更是破了张凤梧红丸,
使得无名神功达到了第八层,世上已没什么人是对手了,基本已是天下无敌级别。
这无名神功拥有阴阳两种内力,相辅相成,阴阳互补,生生不灭,使得修炼
的人不容易伤身,及时受伤也能很快恢复,内力是源源不绝,用之不歇。
张凤梧老爹是张无忌,修的内功肯定是九阳神功,一般女人修九阳神功最高
只能到第八层,先天问题不多解释,有个别特殊点的例外,张凤梧在爹娘逼迫下
勉强到了第五层境界,勉强是个二流高手,张无忌才放她出来走江湖的,在昨晚
破身令特殊的极阴体完美了,九阳内力遇到先天极阴,阴阳调和下突破的第六层,
武功大进,勉强到了一流高手,一流高手也分三六九等的,张凤梧这样刚突破的,
算初等一流高手,相当高明的内功心法配合其先天体质,以后的修炼起码是普通
天才的两倍,加上点其余就更恐怖了。
陈理昨日采补了张凤梧一半的功力,没想到竟然又恢复了,料想她是罕见的
先天体质,陈理想的很简单吸干张凤梧功力,让他成为普通人,安心做自己女人,
以现在的功力,就算她老子来,就算打不过,逃是没问题的。在陈理心中千秋霸
业过来才是女人,想到这几天还有大事要办,先采补了在想其他。
陈理说做就做,站起身子,成熟的脸庞,棱角分明的躯干,挺着一根巨无霸
的凶器,正对着张凤梧挑衅。于敏柔只是普通人,陈理在她身上发泄一下火,满
足一下三弟的癖好而已,要说尽兴还是一流高手带劲。
陈理对于敏柔勾了勾手指,用那巨大的紫屌打了个招呼,于敏柔会意了,爬
着过去,用那玉指紧握哪铁棒似的工具,看着那长满肉疙瘩的恐怖龟头,在龟头
间的裂缝处,一下会喷射液体出来像毒蛇喷射毒液似得,看着相当狰狞。
于敏柔用双手并握的巨棒撸动起来,没想到还有一截没握到,相当长玉手又
太纤细,没办法,只能把脸凑过去用那樱桃小嘴,含那巨兽,先是伸出丁香小舌
舔食马眼上的龙涎,一股腥臭气息从舌尖传到大脑,使得喉咙一阵干呕,随着吞
噬龙涎多了,那腥臭味使得于敏柔欲望大增,把那小嘴张到最大,一点一点的吃
进去,一手揉捏着蛋蛋,一手紧握棒身撸得越来越快。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