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都尼斯的漩涡】(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先生、服从者、俱乐部
「所以——」
年轻高大的男生戏谑地盯着在他跟前的女人,他的目光是那么肆无忌惮,就
像打量物品一样观察着自己的老师,这个打扮朴素却难掩成熟艳丽的女人。
罗晨对自己的学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拘束地坐在沙发上,并拢穿着长裤的
双腿,胳膊紧紧夹着前胸,然而让毛衣下的乳房更加巨大诱人。她并没有意识到
自己刻意强调年龄和身份的打扮更加激起了序礼的征服欲,在她的学生眼里,她
的性感无处可藏,她内心的渴望也是那么明显。
「所以,先生您已经是我的服从者了?」
服从者——
一个让罗晨颜色骤变的词汇。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主观上她绝不想和这个词
汇扯上关系,但理智告诉她,她的确是乐序礼的服从者了。
「是……是……是的。」
罗晨低着头,土气的眼睛都快滑落鼻梁,一米七的挺拔身形已经快缩成一团,
她作为法学学士,对服从者的意义自然一清二楚。
这是新罗马联合自古以来的制度,现在称呼这个群体为【服从者】,更古老
的时候的叫法则更为直观——奴隶。
自始皇帝驾崩之后,在宫宰廷臣的怂恿之下,皇朝掀起了旷日持久的庶孽之
乱,三世扶苏和二世胡亥各自自立,期间更有六国余党叛乱,在扶苏再次评定天
下之时,天下中央的始帝国已经千疮百孔,然天不绝秦,扶苏接见罗马迷途之师,
闻罗马之法,变法改制,终于稳定局面,从此更加系统的家奴、奴隶制度得到确
定,之后十三世远征蛮族与罗马建立联合帝国更是促成了《普遍奴隶法》的颁布;
而后不管是【秦】灭【次】建、怀王迁都、中始共和,奴隶制从没在欧亚大陆消
失,越发根深蒂固,生于中始生于新罗马的罗晨哪里能不清楚她刚才给序礼的那
一纸文书的意义。
「临时服从者——」
「求你,别读。」
罗晨曾经英气勃发略显沙哑的声音变得细声细气,她从昨天序礼提出要求后,
她就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但她还是不想揭开这仅有的遮羞布。
「嘿——!」
男孩笑了笑,穿着开身睡衣的他其实也算衣冠不整,更是不顾礼节的把决定
自己老师命运的合同扔到了一边,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女教师罗晨旁边。
他笑嘻嘻地全身扫描着罗晨,从脚裸到翘臀,从蛮腰到额头,更故意地大力
吸了一口气,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男生的性暗示让罗晨感到燥热和羞愧,她该斥
责对方的无礼,她是他的老师,可现在也是他的奴隶,更别提她感到自己花蕊的
湿润。
「这事你老公知道吗?」
罗晨的肩旁一抖,沉默了半响,抬起湿润的眼睛,鼓起勇气直视这个曾经自
己认为的好学生,「不知道。」
「哦~ ——」男孩拖长了嗓音,语气里有着不明的意味,「和你丈夫的关系
不好?是的,当然不好了,毕竟是为了钱才结婚的。」
「……」
罗晨没有办法反驳,她自觉得生完孩子之后就对夫家尽了义务,在学业有成
之后更是比夫家有地位,虽然和丈夫女儿搬来蓟城,却不知道多长时间没见过丈
夫了。
「怎么了?」
「哼,只是没想到自己又要把出卖自己一次。」
男孩张大了嘴,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让这沉稳严肃的女教师自暴自弃露出了
破绽。
「嘛,那些我也不关心……我只是想知道,你多久没性交过了。」
「……什么?!你说什么?」
第一个什么罗晨几乎是叫出来的,但随后她的脸色开始变红,第二个什么也
就轻声了许多。
「性交,交媾,性爱——」
「乐序礼同学!」
「现在我是你的主人。」
主人——
罗晨刚积蓄起的勇气马上被一扫而空,她知道自己逃不掉的,她是到男生的
宿舍来的,这个远比她想象得要华丽舒适的宿舍让她感到无助,这里只有罗晨和
乐序礼,她逃不掉,也不能逃。
「请不要这样——」
「很简单的问题,回答我。」
罗晨的两只手攥着裤子,声音好像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很久没有了。」
「多久?」
「这重要吗?」
「当然,」男孩起身坐到了女教师的旁边,像昨天一样把罗晨楼到了怀里,
轻轻托其她的手,嗅着她有些碎乱的短发,「你是我的了。」,男孩强硬地说,
「我当然要知道我的女奴身体是什么样的。」
「我是服从者——」
「先生,老师,你比我更加清楚服从者实质的意思吧,我对你做什么,真的
有限制吗?」
说着,男生就亲了她一口,那并不是蜻蜓点水般羞涩的吻,而是大胆的舔舐,
罗晨的脸颊都被男孩的唾液弄湿了,她推搡着抗拒着,却让身体与男孩的摩擦着,
让两人的欲火更加旺盛。
「很多年了,从生出女儿就没有过几次了……求你,不要这样。」
男孩听从了她的建议,放开了她,「嗯,很乖。那么先把毛衣脱掉吧。」
突兀的话语让刚放下心的罗晨大吃一惊,「什么?!」
「上衣,脱掉,检查你的身体,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
「又不是公共场所,这就是以后你要服侍我的地方了。」
罗晨看着这个豪华的西式客厅,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让棕色色调的屋子显
得暖洋洋的,布艺的沙发,精致的茶几,远处的书柜唱片机,散乱的报纸杂志,
还有玻璃柜中的茶具,都多么有生活气息,这就像爱情小说里的插画一般,而她
却不得不做出淫乱得像妓女一样的事情。
「用我帮你吗?」
男孩的声音显得不耐烦起来,冰冰冷冷,罗晨心里没来由的畏惧起来,这其
实很奇怪,她是经过军事训练的准军官,虽然没有继续服役,但从身体素质和技
巧来说,她反抗的话,男孩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这个三十出头的女教师兴不起
一点抵触的念头,小心翼翼地脱掉了上身的高领毛衣。
「真大——」
序礼惊讶道,罗晨脸色一红,她的那里的确很大,即使有裹胸,白嫩的肌肤
荡漾的脂肪还是暴露无遗。
男孩急切地扯开了缠在罗晨胸上的白布,「以后不要用这个了,我给你买胸
罩。」
「不……比起那个,别摸我啊!」
但是男孩才不会被自己的女奴命令,他的大嘴一下就咬上了丰腴圆球上的红
点,大小正好的乳晕细微的颗粒让他心旷神怡,他湿润的舌头挑逗着正在变硬的
乳头。
「哦~ ——」
【我怎么能这样?!】罗晨的脚趾蹦了起来,她扶着趴在胸前的男孩,素颜
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不要——这不是检查!」
「唔……真好吃,老师的香味,这种又骚又香的味道。」
男孩的话语让罗晨的双腿摩擦搅动,更有一种抱住男孩的冲动,而这个时候
男孩却起了坏心眼,推开了张着嘴,露出湿润口腔的老师,站了起来,把自己的
睡裤扯了下去。
「什么——」
罗晨本来翻着的白眼和颤抖的上身一下没了依靠,正在寻找自己的主人时却
发现眼前被脱下的睡裤还有睡裤后面浓密的毛发和一根巨大的肉龙。
「好——」
好大,罗晨这么想的,但是根本说不出口,这是她作为教师的自尊。
男孩抚摸着成熟教师滚烫的脸庞,他发现罗晨的皮肤比想象的好很多,是那
么柔韧有弹性,而且几乎没有毛孔和多余的毛发,脸颊的肉也不显得臃肿,高高
的颧骨让她显得不那么柔和却多了女强人的英美。男孩扶住了教师的下巴,另一
只手的手指坚决地捅进了那红唇后湿润的口腔。罗晨的唇很美,没有任何口红唇
膏,却湿润丰厚,这让男孩的手指感到了一种几乎与强奸的快感,而且这三十岁
女人的口腔是那么温柔多水,他的手指打着粘稠的津液,剐蹭着女人两边的肉壁。
罗晨的眼睛迷离了,土气的黑框眼镜滑落下鼻梁,那一瞬,女教师的脸让男
孩感到了心潮澎湃,不长不短的碎发被汗水黏在了脸上,如母猴版吞咽着手指的
俏脸离开了眼镜的装饰,失去了知性,却更显得成熟,两只迷离的美目凤眼更加
有神,透着闷骚的感觉,而罗晨的双手也扶在了男孩的胯部,越发膨胀的肉棒顶
在了潮热柔软的女人下巴上,龟头渗出的液体让女教师呻吟出声。
「唔……哦……不要……快……」
「快?」
感觉到无穷力量的男孩强压住心里的欲望问道,「快什么?离开,还是把这
玩意放进去。」
「唔……不知道。」
男孩喘着粗气,一把把女教师推到了沙发靠背上,自己也跪到了柔软的沙发
上,双腿挎在女教师身体两侧,他感受着腿毛和皮肤与女人滚烫身体的接触,抽
出了女人含着的手指,把巨大的肉棒放在了罗晨的嘴巴前,「吃它。」
男还是那么命令的,罗晨犹豫了,是的,她本该拒绝的,可是她的身体感到
了似乎没有尽头的瘙痒,她想被蹂躏,想被欺负,她的嘴唇慢慢张开,终归是吞
了进去,虽然是第一次吃,却无师自通,吃的津津有味,刺鼻的气息是那么让女
教师感到痛快,巨大坚硬又炽热的肉棒让她满足,她的胸部上能感觉到睾丸的热
气,暴露在空气的奶头崩直翘起,男孩粗糙的大手更是揉搓着她的臂膀,手指插
进她的腋下,还抚弄着她不多的腋毛,她感到羞愧难当又畅快无比。
「啊——」
男孩的肉棒被温暖湿润的口腔和如同小蛇一般灵活的舌头伺候着,却没有一
点要忍不住的意思,反而更加膨胀,他开始把持女人的头颅,两手的大拇指按住
罗晨张张合合的鼻翼,另外四指压住她的耳朵发际,摩擦着,拖动着,把她的口
腔当做了生殖器官,不停耸动抽送,偶尔漏出的空气让肉棒和嘴唇发出了「波波」
的响声,那根粗壮的阳具也被体液包裹得水润剔透。
「真tmd舒服。」
男孩放开了女人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头颅,此时的罗晨已经放弃了抵抗,
口水和汗液沾满了俏脸,最让人心动的是,她的头发很短,完全遮不住脸庞,那
种淫乱的气息完全暴露给了男孩。
男孩没有释放,阳具还翘着,他用力把自己的女奴兼老师推到在沙发上。
「不要……可以了吧。」罗晨有气无力地说道,声音中还带着娇媚的口气,
「我用嘴就好了吧。」
男孩噗嗤一笑,夹住了她崩直的乳头,「啊~ 」
「都翘成这样了。」
说真的,男孩从没见过那么美丽又淫乱的乳房,大大的乳晕,却又不至于很
大,而且健康饱满,其上的乳头更是长度粗度惊人,好似一个圆柱形的奶糖,想
象到奶糖,他又俯下身嘬了几口,让本就敏感的罗晨又弓起了身子。可男孩并没
有继续进攻她的乳房,而是脱掉了她的一双鞋子。
「呼——果然,真的太棒了。」
罗晨他碰着的一只脚,隔着短丝袜使劲地吸着,足弓脚趾脚跟脚裸,一个地
方都没放过,这一下让罗晨的内裤出现了大面积的洪水,「你,你在干嘛?」
「老师的脚,先生的足,简直太棒了。」
男孩一一探寻着罗晨的秘密,现在轮到了美脚,这是他一直意淫的部位,那
在长裤之下仅仅露出的脚裸就让他瞎想,而事实就和他想的一样,这散发着酸甜
气味与热气的肉脚是那么完美,在高跟鞋下闷出的肉香,不肥腻也不显瘦,足弓
很高,肉很匀称,什么都刚刚好,拿在手里触感让他本来有些萎靡的阳具重回巅
峰。
「啊呜——」
他一口咬在老师的脚趾跟上,舌头挑逗着不安分的细长脚趾,挨个数落他们
的罪过,唾液隔着短袜摸遍了脚趾,然后他有吧鼻子顶到了美脚的足弓下,使劲
地闻着吸着。罗晨看着像小狗一样的男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无能为力,她想起
来,可是身体的力量好像都被男孩和男孩的肉棒抽走了,只能轻微地抗拒着他对
自己脚底的侵犯,可刚要抽走就被男孩的手一下禁锢住了小腿,男孩的大手很用
力,让她的小腿很疼,但罗晨却感到了安心。
男孩变得变本加厉,一下把两只美脚的短丝袜全部脱掉,对着裸足满足口腹
之欲,这让罗晨这个女教师变得不好意思,「不要,脏——」
「脏什么,这么骚的小脚……呜呜,你快说,有没有用过这个别人弄——」
「没有!」
罗晨心说怎么可能有,今天之前她才不会觉得什么人对自己的脚感兴趣,其
实严格说罗晨甚至觉得没人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丈夫很多年前的索求也只不过
是欲望的发泄。
男孩对捂着脸不敢看自己的老师感到十分满意,把两只肉脚在脸上磨蹭一番
之后,就用她们夹起了本就涨得不行的几把,教师的裸足本就灼热,可肉棒更加
滚烫,蜷缩的小脚褶皱,触碰到肉棒的那一刻,再次让罗晨一惊一乍地叫了出来。
「叫什么,骚货。」
「你说什么!」
罗晨马上反驳道,可是她是不是真的想反驳,她也不清楚,因为她现在就顺
着男孩的意,用两只脚的足弓脚趾撸动着他的棒子,脚跟更是被男孩的大拇指反
复按压。
然而最终男孩还是没有射出来。
「你……你是怎么了?为什么还不出来?」
本来羞涩抗拒的女教师却问出了这么淫荡的话语,让男孩愣了一下,随后他
生气的站起身,一把把光着上身的女教师抱了起来,几步就扔到了自己还没收拾
的床上。
「啊——啊啊啊」
罗晨一下扑进了满是男孩身体气味的被褥里,被折腾到欲望边缘的身体突然
颤抖起来,她泄了出去。
散乱的被子让她不能完全陷进柔软的床垫,而还没等她转过身,她就被压制
住了,随后就感到长裤的腰带被抽走,她赶快拉住自己的裤头,不让男孩继续进
攻。
「你干嘛——!这就可以了!我帮你读书,帮你打扫房间也可以帮你弄出来,
但是别再下去了,我们差那么多——」
但是她的嘴被伏在她矫健裸背上的男孩吻上了,两个发情灼热的个体碰撞在
一起,完全爆发,两人的舌头交缠着,嘴唇碰撞着,鼻孔吸着对方的气息,完全
是一对发情的野兽。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成熟的人妻。」
男孩离开了自己老师的脸庞,用力地把罗晨按在床上,然后一巴掌拍在了罗
晨撅起来的大屁股上。
那是多么饱满的臀部,经过锻炼的成熟女郎的身体,腰椎有着完美的曲率,
甚至在腰后裤头的边缘还漏出来了一对漂亮的臀窝,宽大的盆骨丰厚的臀肉,摩
擦的双腿,随着那清脆的「啪」——的一声,一切都到了爆发的边缘。
「给我下来!」
男孩继续着刚才的工作,把裤子拉到了人妻女教师的膝盖上,「想着老师还
是别人的老婆我就兴奋。」
母狗般撅起大屁股的女教师弓着腰娇喘着,内裤包裹着臀肉,却也被夹到了
臀缝里,两瓣白嫩丰满的臀瓣收缩着肌肉,让臀肉层面时不时形成凹陷的小窝,
这让男孩知道,罗晨已经完全发情了。
「啪——」
然而他没有着急享用这个女人,而是开始用手掌惩罚她的屁股,一次两次三
次,白嫩的臀肉被打得绯红,清脆又带着沉闷的响声,让女人健美的长腿蜷缩脚
掌相叠。
「真是骚屁股。」
「……你——你就这么喜欢我的屁股吗?」
把头捂在男孩被子里的罗晨颤抖地说道。
「当然,上课的时候你在讲台上,就觉得你这大屁股独一无二,现在真的打
了上去,果然弹性韧性都这么牛逼,而且又大又厚。」
「我就知道——」
「什么?」
「我就知道,你这色狼一直想要老师,昨天看着我的屁股,鼻子里的热气都
打到我屁股上了!」
被子里传出的声音闷声闷气,却丝毫没有影响罗晨兴奋的语气和颤抖的音调,
这简直是一种赤裸的邀请,男孩脱掉了睡袍,一把把附在阴阜上的内裤拨到一边,
大肉棒毫不犹豫地就插进了黑森林中的桃花源。
「唔——」
「啊——!」
男孩和罗晨一起叫了起来,她的美背颤抖着,双手从攥着被子,脸庞也从被
子下漏了出来,大量的口水浸透了男孩的床单,而男孩则过了刚开始的惊艳,开
始辛勤的劳作。
「老师……没想到咱们这么合适!」
男孩的肉棒和成熟人妻的阴道完全吻合,抽插四溅带出来四溅的淫水说明了
阴道的狭小却扩展性十足,还是粉红色的阴唇被男孩粗大的东西乱撞着,勃起的
阴蒂就像女人的乳头一样活泼,然而男孩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和罗晨的相性完美,
那一圈圈的肌肉,刚好能触到自己的敏感点,而反过来,自己的阴茎就像为她做
的一样,越在里面抽插,就越膨胀,越膨胀,就越紧密。
「啊啊——混蛋,居然艹了老师我,还叫我先生,混蛋——」
「老师才是!」
男孩又一次撞击着女教师的大屁股,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也给双方都带来了
巨大的快感,「老师说什么为了女儿!其实一直都想被我艹吧,这么多年没被男
人玩过,怎么可能不想,平时你都怎么办?」
「唔……别摸我的脚了!」
罗晨的小脚抠着床单发泄身体的快感,还要挣脱男孩的抚弄,着实不易,
「什么怎么办?我又不想你们这些男学生!」
「是不是平时就想着被男生们干,是不是,想着被我们的大jb,一根根的
大jb弄得发不出声音,全身都被弄上精液!」
说着,男孩的双手还从女人的腋下穿过,把罗晨的上半身拉了起来,并加快
了抽查的速度,他咬着罗晨的脖子肩旁,手握着她的乳房,按压着她的乳头,两
个炽热的肉体仿佛合并成了一个火团。
「才不是——就是被你看得,我才会用那些东西弄!」
「什么?什么?」
男孩更加兴奋了,舌头舔上了罗晨的耳朵,肉棒把肥厚的臀部都带了起来。
「啊~ 啊……就是那些玩具啦,真是的——」
「没想到,你这种身材和运动员一样,表情这么严肃的女人——不愧是人妻
吗?被自己的学生干得怎么样?」
「……呼——才不怎么样~ 」
「是吗?」
男孩显然被不诚实的人妻激到了,放开了女人的上身,照着摇摆的白皙丰臀
来了几下,然后给自己的老师翻了个身,用正面对着自己,扛起了那两条要人老
命的健美长腿。
而罗晨则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羞涩掩饰着自己的肚子。
「放开,别挡着,我喜欢!」
男孩一把拉开了老师的手,另一只手则在那并没什么赘肉的肚子上抓挠着。
「啊——!啊,别闹了!」
「这不是还有马甲线吗?挡什么?」
罗晨被折叠的身子摆动着,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不想小姑娘那样苗条了,
别寒蝉老师了。」
男孩却咧着嘴凑到了老师的脸旁,「先生这种丰满健美的才能让我硬起来。」
「啊……什么,别瞎说——」
男孩一边继续抽插,一边摸着那双经过锻炼得大腿,「这才是我喜欢的,老
师这种女人,第一次看就知道又美又骚。」说着,手掌划过罗晨大腿下摆的肌肉,
手指在大腿根和臀肉的接缝刮着,「要不然我干嘛要你当我的女奴!」
「唔……别说了……别——」
「就说了,操你妈,你这个骚货,昨天故意摇屁股以为我不知道!阴道缩得
跟皮套一样!」
男孩抱着女教师把床上弄得杂乱无章,两只肉虫不知道做了多久,女人的屁
股红了,小脚环着男人的腰,乳房摇摆着,乳晕上下都是牙印,乳头一颤一颤,
小嘴张开,舌头伸出来被男人咬着,口水流淌在男人和自己的脸上。
「啊啊——要射了!」
「别——唔,别进来!」
可是男孩才没那么好心,而是不停拱着屁股一下一下撞击着女人媚熟健美的
躯体,「那你倒是放开我啊!还有我这个华族艹你这个骚货不是很对的吗?你居
然和平民生孩子,啊?你这个骚货!」
「啊啊啊啊——射进来了!」
男孩感到女人的腿紧紧夹着自己,双臂环着自己的脖子,身体弓了起来,小
腹也在不停地贴着男孩,被弄得一塌糊涂的阴道突然恢复了最初的力量,使劲夹
住肉棒,最里面的肉漩开了个小洞,有热烈的淫水喷了出来,而男孩也终于忍耐
不住,迅速且大力地抽插了两次之后,用白灼的液体灌满了小洞满足了女人。
「啊……啊~ 」
男孩和女人分开了,女人趴在床上脸庞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
「没……不,咱们这样是不对的——啊!」
啪——
男孩习惯性地打了自己女奴的大屁股一巴掌,然后把整张脸都贴到了女人的
丰臀上,咬着臀肉,吸着骚气,一根手指慢慢靠近湿润臀缝里的菊花——「不要!
那里不行!今天不行了!」
「啪——!」
「让你说不行。」
「真的不行了。」
男孩再次让你女人摆出了母狗的姿势,可这时候独栋宿舍的门铃突然响了。
铃铃铃——
「啧。」
「别摸了,快去吧。」
「不要。」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肉棒,想要继续,可被女人阻拦了,「快去吧,
现在还是白天,万一有事呢。」
「不要——」
「回来再来就好了。」
罗晨理所当然地说出了这个观点,却让男孩为之一震,随后就是狂喜,然后
穿着衣服就跑去开门了。
罗晨看着喜悦的学生,不禁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还真是单纯。」
————————————————————————
「谁啊——谁啊——别按了,催命啊。」
我不情愿地走到了小跑了出去,有时候房子太大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可能
太小,我和罗先生的声音就瞒不住了。
我打开了门,出现的是一个较小的女生,比我可能要矮一头,还梳着奇怪的
公主头,和大多数中始人不一样,当然,更和罗先生不经常打理的短发不一样,
她的长发和齐整的头帘一丝不苟。
「仓木学姐?」
「怎么,不高兴?」
「绝对不是。」
当然不高兴了,谁会在这时候被打扰能高兴得了。
然而这个东瀛的留学生依然很臭屁地摆出前辈长者的姿态,「你看看你,没
个正行,周末就这个样子,衣服都不好好穿。」
「是是是,您到底有何贵干。」
「当然有贵干了,你以为我没事会找你来啊,跟你告白吗?」
「谁会愿意被你告白——」
「你说什么?!」
仓木学姐本来还算可爱清秀的小脸瞬间变黑露出了恶鬼的气息。
「不不不,没什么,所以说您到底有啥事?!」
「来,跟我去社团,帮忙找东西。」
「哈,不去,找别人——」
「不怕我给你期末评价写上不积极参加社团活动?」
「不,霍利斯教授在一天,你就一天得了不势!绝不向恶势力低头!」
「你——!」
本要气急上来教训我的学姐被身后的一只手按住了,一个瘦高个子的男生从
旁边出现了,「你还是这种低血压起床气吗,本来认为让个妹子叫你你更能接受
——」
「欧阳前辈啊。」
欧阳是理工科的眼镜男,一副智慧大局在握的样子和霍利斯教授有一拼了。
「教授叫你去的,好像有什么活动,别抱怨了,快换上衣服跟着来吧。」
「教授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想到了那个开导我的智慧学者,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对了,刚才看到你信箱里有封信,帮你拿来了。」
说着,欧阳抵给了我一个质感高级的白色信封,甚至还有封口用的精美封泥。
「这是什么?」
「别看了,」仓木学姐对我显然没了耐心,你去换衣服吧,我们先走了,【
鬼屋】你不会不记得吧。」
「哦哦。」
糊弄过了学姐,关上了门,想着屋里那名性感的女郎,那温暖的被窝,还真
是不舍得。想着怎么我成熟的人妻女奴道别,还有之后的安排,我用玄关置物柜
上的开信到切开了封泥。
这是什么?
和信封同样华贵的唐草装饰的信纸上,文字并不太多,但内容着实让人摸不
到头脑:【乐序礼同学,鉴于您在侍读计划中选择的资助对象,特此告知您,您
已经获得进入《阿都尼斯俱乐部》的权限,请您在一周内到俱乐部活动地社团活
动乙区十三号院报道,届时俱乐部其他成员会向你介绍详细情况。如果您对此有
任何疑虑,请不要进行调查咨询,一周后俱乐部名额自动作废,我俱乐部也不会
对您造成任何困扰。
ps。俱乐部前辈先贤向新人的你表示祝贺,不过运动要适度,伴侣需温柔
对待。】什么跟什么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