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记】(05-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楚氏嫣儿
窗外淅淅沥沥,路上已经了无人影,微风伴随细雨慢慢滋润着繁华的都市。
梦里储师姐一丝不挂,满面娇羞的躺在秦羽怀里,哀怨嗔怒的望着自己:坏
师弟,这么多年为何不明白师姐心意呢?
说罢便含起秦羽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秦羽望着端庄俏丽的师姐此刻春意盎然,只觉人世间那么多美好,何必牵扯
纷争?
一阵阵酸麻舒爽从胯间传来,肉棒被嘬的滋滋作响。
嗯……好大~ 好硬嗯……
秦羽恍然才从梦中醒来,只看见偌大的床上,自己一丝不挂的躺着,肉棒早
已经被嫣儿含得怒气冲天,而结晶的床单上此刻多出一朵桃红色的印记,正是柳
嫣儿的落红。秦羽只听大师兄说过处子落红是鲜血,此刻床单却不似想象中那么
鲜艳,淡淡的,似乎还飘荡着处子香味,让人陶醉。
公子……你醒了……嫣儿一边舔肉棒,一边娇媚的问候。
嫣儿周身赤裸,处子被夺后反而显得更加柔媚,举手投足都入春风一般和煦。
「公子是嫣儿的第一个男人,嫣儿要服侍公子」嫣儿娇小的红唇香舌吐露,
缠绕着秦羽硕大的肉棒,时而将肉棒吞入口中,时而将舌尖挑逗被冷落的睾丸。
嫣儿将肉棒吞入口中,试图全部吞下去,无奈才进去一般龟头已经戳到了深
厚,弄的嫣儿咳咽不止,口水顺着肉棒流出来。
「公子,都是嫣儿不好……公子的肉棒太大了,嫣儿不能全部吞进去」
秦羽慢慢挺深,配合着嫣儿的吞咽,龟头顶到喉咙,嫣儿满面通红气喘吁吁,
显然这是她极限了,只见秦羽轻抚着嫣儿脸颊,调整了一下颈部位置,肉棒又缓
缓塞入嫣儿的口中,直至六七寸长的阳物全部塞进去。
龟头穿过喉咙进入食道,嫣儿不受控制的吞咽也一次次的挤压着肉棒,感觉
甚是异样。肉棒把娇媚的嫣儿憋的满目通红,口水不受控制的从嘴里流出来,嫣
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
秦羽从嫣儿口中慢慢拔出肉棒
呜……公子好大……好长……嫣儿喘不……气……
肉棒满是嫣儿口中的津液,湿漉漉的滑腻无比
秦羽挺起肉棒伸向嫣儿下体,没有任何预兆的插入进去
噗呲噗呲
啊……公子好深……嫣儿好舒服可能是刚破处子之身,秦羽还能感觉阴道肉
壁上隐隐传来的压力肉棒被粉嫩的小穴仅仅的包裹着,不觉兴奋的阵阵跳动,引
的嫣儿不断娇喘公子……出了好多水……水公子,嫣儿要你插进来……
秦羽轻轻的动作起来,原本就湿漉漉的肉棒经过润滑插的嫣儿小穴噗嗤作响
公……子好厉……害嫣儿……被……公子……插的……好……好爽~ 啊……啊…
…嗯……啊嫣儿娇喘连连衬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声,好一派春宫活色的场面
嫣儿……受不……了……
嫣儿……好痒……好夫君……快……快……·干嫣儿吧……!!
秦羽一边由浅到深的抽插,一遍用舌头去舔舐嫣儿粉嫩的乳头,舌头每当接
触到乳头,秦羽就感觉阴道玉璧上相应的收缩,秦羽腾出一只手不断得在粉色的
乳晕上划着圈,另一只收在嫣儿光滑的小腹上揉捏,一会在纤细的腰肢上,一会
又跑到阴阜上稀疏的草丛上拨弄。
嗯……公子……弄的嫣儿……好舒服……!
嫣儿……以后……要天天……被公子干……
嗯……啊……
啊……好舒服……嫣儿的……小穴……想要……公子……啊……
嫣儿此时已经香汗淋漓娇喘不止了,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挺进花蕊,力道波及
到嫣儿全身抖动,双乳在秦羽的关怀下也由粉嫩变得殷红。
要……泄了……要泄……身了~ 啊……嗯,公子……嫣儿要……丢……了…

嫣儿……小穴……要泄……泄了……
秦羽没有理会嫣儿娇喘,继续用力冲击着粉嫩的花蕊,不断的抽插带出阵阵
淫水留到床单上,此刻已经一片狼藉。
啊……公子……快……插我……
来……了……要丢……了……快插……插死……我吧……丢……了
就在秦羽下身剧烈的晃动下,果然,一股骚烫的淫水喷涌而出,直接打在秦
羽的肉棒上,嫣儿粉嫩的阴唇也不断的哆嗦着达到高潮了!
好……公……子……你……插~ 的……人家……好……舒服……呢嫣……儿
~ 的……小~ 穴……都……快……被你……插穿了
秦羽调换了一下姿势,侧躺在嫣儿身后,肉棒从屁股后面插入小穴,齐根没

啊……公子……插……死……嫣儿……了……呜……
啊……好……深……
这个姿势反而更容易插进花心,秦羽一次次的撞击带来的快感,真让嫣儿美
到了心田深处。
秦羽又来回抽动几十下,嫣儿又泄了一次,此刻已经几近瘫软在秦羽怀里,
嘴里只剩下快乐的呻吟啊……啊……公子……好……厉害……嫣儿的小穴已经被
你……插烂了嗯……啊……啊……又一股强烈的刺激,让眼前的娇喘的姑娘舒服
的将要昏死过去。
秦羽拍了嫣儿的美臀一把,没有理会太多,抬起嫣儿修长的玉腿,沿着她的
大腿肉棒狠狠的压下去,没根而入,又连续插了几百下,胯下的美娇人传来阵阵
满足的呻吟。
公子……饶……了……嫣儿……吧嫣儿……已……经……泄身……三次了…

嫣儿……的~ 小……穴……都要……被……公~ 子……插~ 烂……了
啪啪啪的声音继续响起,秦羽粗壮的熊腰像马达一般,每次都高抬深压,龟
头每次都狠狠的撞击到粉嫩的花心中,每一次撞击,嫣儿的螓首、玉乳、秀发都
随之翻腾涌动。
秦羽此刻继续埋首在颖儿的美胸上,手口并用,揉搓弹拨、舔吸咬含,尽情
蹂躏着两团香软滑腻的肉团,嫣儿此刻也频频挺胸耸摆配合着骑在自己身上的男
人,剧烈晃动中不停娇喘呻吟:
公子……小穴……好……热……要……舒~ 服……·……死了
嫣儿玉臀高悬在半空中,被秦羽的肉棒在臀心狂猛的抽插了几百下之后,秦
羽老从嫣儿胸前抬起了身子。看此刻秦羽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样子,他也到了
发射边缘。
啊……公子……来吧……射进来……全部射到颖儿的花心里面来,颖儿喜欢
哥哥热热的精液……啊……肉棒好硬……好像又变长了……顶死人家的花心了…
…啊……花心被肉棒顶穿了啊!……射吧……射吧……好公子……全部射给嫣儿
……
全部射到嫣儿的骚穴里……啊……嫣儿也要来了……嫣儿也要喷了……「被
秦羽狂猛的冲刺弄的直接高潮的嫣儿,小嘴里淫词浪语不断。两人的胯间,汗水、
蜜汁混合着在高速的冲撞下,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
随着秦羽的发射,嫣儿也迎来了自己的子宫高潮,幼嫩的花心开始猛烈抽搐
痉挛,蜜穴内的真空环境随着美人儿的抽搐产生了巨大的吸力,让秦羽在猛烈发
射了十几发之后,花心依然紧紧嘬着龟头猛吸不止,让火老的鸡巴也剧烈的痉挛
抽搐着。
嫣儿被秦羽火热的精液,烫得花心酥软,浑身颤抖着,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单
调的嗯嗯啊啊的呻吟声,香舌伸出口外,香涎都顺着粉腮流到脖子上,这样的高
潮持续了五六分钟,两人才抱在一起缓缓的平复下来。
「公子喜欢嫣儿吗?」此刻娇美人躺在秦羽温暖的臂弯里,满目温柔,她多
么希望眼前这位出售阔绰的公子能带自己离开这里。
秦羽一遍轻轻挑逗着嫣儿粉嫩的乳头一遍打趣道:「嫣儿,我喜欢你,你怎
么会流落到这栖凤楼呢?」
嫣儿短嘘长叹了一阵,似乎有些犹豫眼前的秦羽是否值得托付,眼边竟湿润
起来。
秦羽默不作言,瞟了一眼窗外的细雨,他知道每个悲惨的姑娘,背后都有一
个凄惨的故事,而这些都是大师兄告诉他的,就是那个号称浪子的大师兄。
「公子,嫣儿其实不姓柳,嫣儿姓楚……」
第六章小楼风雨
原来嫣儿原名唤作楚红嫣,她父亲更是十年前王朝重臣楚江南,就在楚红嫣
六岁时,父亲告知一家老小要去乡下避难,自己要去朝中冒死劝鉴。
楚红嫣年幼只记得父亲走后自己和母亲姨娘和大哥被安排回江淮老家避难,
在家中战战兢兢等了月余终于在一天夜里,家里来了一帮黑衣人,将自己母亲姨
娘还有哥哥一家二十八人的人头全部砍掉,装到袋子里。楚红嫣因为年幼被黑衣
人送至天府栖凤楼中,直至今日楚红嫣只记得那群黑衣人领头手腕上有一个三趾
龙爪的印痕,自己就这么被送进了妓院,几年下来自己每日都在想着埋在心中的
仇恨。她不知道父亲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始嫣儿总是偷偷的逃跑,每次偷跑总会有栖凤楼里的打手抓回来,然后扔
进寒池毒打。虽然遍体鳞伤,但是嫣儿从来没有打消过出去的念头。她不知道父
亲是不是还健在,也不知道杀害自己母亲和姨娘的黑衣人到底是谁。
后来嫣儿想明白了,这个片地方都是栖凤楼的势力地盘,除非自己有一天有
能力正大光明的走出去,被大人物赎身或者被富家公子娶走,否则只能一辈子待
在这嫣红柳绿的地方任人陪欢卖笑。
于是嫣儿每日都格外努力的向传授技艺的「凤头」学习,虽然不知道怎么样
才能逃出去,但是努力总会多一点希望。于是歌唱舞蹈、吟诗作对、嗔怀床笫、
闻香品酒无不精通。奈何这么快就迎来了自己破头香的时间。
嫣儿无数次幻想自己第一次会给什么样的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富商,或者
谁家吊儿郎当的公子,又或者酒色财气的赌徒。因为嫣儿在这栖凤楼中见识最多
的就是这些人,偶尔有个落魄的才子,也仅仅是花个几两银子找个残花败柳喝花
酒解解性欲罢了。
嫣儿自幼从「凤头」口中得知,第一次很重要!如果第一次给了自己不情愿
的人,那么多半以后行男女之事也会带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反之第一次如果给了
自己喜欢的人,则自己以后床第表现会更好!虽然不知道这是前人实践还是迷信
传说,反正在妓女之间很流行这个说法不知道是上天眷顾还是老天可怜,当秦羽
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印入嫣儿眼帘的是一个眉清目秀,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少年
举手投足间都显示着一种贵气,而这贵气中又夹杂着放荡不羁,嫣儿感觉自己是
如此的幸运。长期在「凤头」言传身教下,对男人床第事的了解让嫣儿知道,这
个少年也是初开世事的男子。
秦羽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哭的像泪人一般的嫣儿,刚才两人还在床上翻云覆
雨,现在却不觉感叹眼前的小姑娘身世竟然如此凄惨。
秦羽不禁想起自己,自己自幼没有父母,听大师兄说自己五岁的时候就被送
上山,六岁拜入师门,师门的师姐们像是照顾孩子一般的照顾自己,秦羽常常跑
到大师兄的房间请教山下的趣事,常被大师兄逗的哈哈大笑。文曲峰中只有秦羽
和大师兄与卢师兄三个男子,其余都是女弟子,秦羽不禁又想起了师姐储惠香,
师姐自幼就特别照顾自己,常常拿起自己洁白的手绢擦拭秦羽脏兮兮的鼻涕,秦
羽上山玩野时也第一个焦急的寻找,师父责罚秦羽不准吃饭的时候,储师姐也偷
偷给秦羽送最喜欢的油酥糕。哦!还有严厉的师父,如果秦羽犯错就会被罚砍柴
或者关黑屋子;自己虽然从小没见过父母,但童年竟然过得那么快乐。以至于秦
羽从没有想过父母在哪里,自己为什么会被送上山,十余年时光,秦羽已然把整
个文曲峰甚至南宫派当做了自己的家人。大师兄就像大哥一样,储师姐又像母亲
又像姐姐,而师父,不就是严厉的父亲么?其他五岭的师伯也都像叔叔伯伯一样
关爱秦羽,其他分支的师兄弟姐妹们也都没人欺负这个小不点。
而此时听闻嫣儿的命运,却有些犹豫起来。自己下山见世面却没成想第一次
逛青楼竟然遇见了那么凄惨的故事,如果为嫣儿赎身,那么嫣儿走出这里又能去
哪呢?她背负深仇大恨,说不定还未得报就已经被仇家杀害了。如果带回南宫山,
说不定师父就得气的提起棍子揍秦羽了。哎!如果大师兄在就好了,他见多识广,
又在人世间处处留情,人称浪子,他一定知道如何解决这样的事。
突然一个名字闪过秦羽的脑海——赵凌霜!就是昨夜在瑞王府偶遇的那女子,
她是秦羽在江湖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了,说不定她有什么好办法罢!她临走时给
秦羽的令牌上写着安王府令,说不定这赵姑娘也是个女官亲贵什么的,收容一个
小女子应该没有问题。
嫣儿看出了秦羽的为难,心中不由暗自感伤,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期待能走
出这烟花之地,后半生不用陪欢卖笑。
「嫣儿,我有一个朋友,她有些权势,我可暂时将你赎出后托付与她」
「公子不必逗嫣儿开心,嫣儿知道公子难处」嫣儿语气有些失落。「
秦羽揽过嫣儿香肩,将娇小的女人抱在怀中:「嫣儿,相信我!」
嫣儿莞尔一笑,将红唇贴在秦羽腮边,感受着眼前清秀而英俊的笑容!
这一宿,嫣儿为秦羽纵情欢歌,将自己所学竭尽展示,秦羽也第一次在这青
楼之中举杯畅饮,是夜,精力旺盛的男女又泄了几次身才相拥入眠。
正是小楼一夜听风雨,细润无声入屠苏。
也许是一夜欢爱累了,秦羽醒来已是接近正午时分,这一夜秦羽睡的极好,
梦境中回到自己小时候,储师姐还有钟师姐拿着衣服,追逐全身精光赤裸的小秦
羽,秦羽像泥鳅一样总是堪堪从师姐们的追逐中逃走,气的储师姐直咬牙跺脚。
那时秦羽扭动着胯下的小泥鳅,逗得大师兄哈哈大笑,只有储师姐嗔怒道:「小
师弟,你再光身子乱跑,我去告诉师傅了!」秦羽听到「师父」二字便乖乖的停
止嬉闹,师父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罚自己不准吃饭,还要面壁思过,抄写千遍
《南宫素心经》。储师姐娇嗔的抓住秦羽,给他穿上衣服,扬起手,看似凶狠的
朝秦羽屁股上抽一巴掌,秦羽也故作疼痛的哀嚎几下,大师兄嘻皮笑脸的喊道:
「我说五妹啊,我看你干脆等秦师弟长大了嫁给他罢了,师弟以后起居生活还需
要你照顾再三啊!」储惠香被大师兄逗的满目娇羞,脸颊红到了耳根怒嗔大师兄:
「大师兄,你再取笑我我可要去找玉衡峰白姐姐帮我喽!」一听到「白姐姐」三
个字大师兄面容顿时没了光彩:「好妹妹,师兄胡说你别见怪,别见怪!」看到
大师兄的窘迫钟师姐偏偏逗趣道:「我昨日还遇到了白姐姐,她问我大师兄是否
下山了,我说没有啊,那白姐姐正要寻师兄切磋武艺呢!」钟师姐故意把「切磋」
说得语气很沉重。大师兄脸色此时难堪至极:「钟师妹,你要害死为兄啊!」说
罢便不再理会打闹的几人,灰溜溜的跑了。然后二位师姐相视大笑!秦羽知道玉
衡峰大师姐白倩音在上一次五峰弟子一辈比试中输给大师兄后便不依不饶,常要
寻大师兄决个高低出来,反而是日久生情对大师兄洒脱不羁的性情心生爱慕,每
天都要以比武方式缠着大师兄,闹的大师兄经常听见白师姐的名号就早早溜之大
吉……一时间也是南宫派热议的话题。
一缕阳光洒在床边,微风拂动着窗纱飘来飘去。
秦羽睁开眼睛,嫣儿伏在秦羽怀中,小腹随着轻轻的呼气隆起,胸部两个白
嫩的肉团也随呼吸上下浮动,少女长长的秀发传来阵阵幽香,床单上斑驳着昨夜
纵情留下的痕迹,秦羽轻抚嫣儿的秀发,望着恬静娇精致的面容,自己人生中第
一个女人,秦羽不禁有些感慨。
「公子,你醒了!」嫣儿依旧有些睡眼惺忪的倦意,昨天确实累了,他们在
床上连续一个多时辰,让嫣儿下身传来丝丝胀痛,秦羽的体力太过好了,秦羽没
射一次,都会让嫣儿泄身两三次,确实有些吃不消。
「嫣儿,我去帮你寻找落脚之地,你在此地等我可好?」
「公子,你多久可以回来?」嫣儿灵活的大眼睛扑闪着。
「少则一日,多则三天吧!」秦羽瞬间觉得自己连说话方式都有点像大师兄
了。
「嗯,那嫣儿在此地等候公子!」嫣儿柔情的望着秦羽,眼神中充满了无比
的期待,眼前的俊俏公子就好像是上天递给自己的救命稻草。
两人在床上又亲昵了一阵,秦羽才从房间里出来。
走下楼间,嬷嬷满面笑容的迎上来:「公子感觉如何?我们栖凤楼培养出来
的丫头是不是满意?」
「恩,满意。就是不知道为这姑娘赎身需要多少银钱?」秦羽故意漫不经心
的问道,免得对方漫天要价。
「公子莫非对嫣儿有意?哎呀,那真是这妮子天大的福气啊,不知道是她哪
辈子祖坟上冒青烟啊,能追随公子这样才俊有多金的主!」嬷嬷开始嘘嘘叨叨。
秦羽对这些繁琐的话没有做声,看起来似乎无关紧要。
「公子你也知道,我这里大小把姑娘养大,又要请人教琴棋书画,这屁大点
地方也要养活那么多人,公子有意,老妪也得卖公子个面子,三千两不能少,要
不我养这么大个姑娘,反倒赔钱呢!」嬷嬷装作极不情愿的样子。
「三千两!你直接去抢好了!三千两银子能买百亩良田了!」秦羽还是被嬷
嬷的数字吓到了,虽然他对钱没有概念,但是他至少知道嬷嬷这是漫天要价。因
为,普通人家娶个媳妇也用不下一百两。况且自己兜里的一千五百两银子开始用
了一百八十两,又点了两桌饭菜,三十余两。此间还差五六百两银子。
后来两人你来我往的磨价,最终谈到了一千八百两,秦羽也自嘲自己在做这
人肉生意,还带讨价还价的。
秦羽先付了一千两银子,等待三天内将余下的银子再交齐准备为嫣儿赎身。
嬷嬷此刻满面红光的夸赞秦羽有心人,全然忘记了刚才因为砍价而挣的面红耳赤。
俗话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
等办完了票据,秦羽信步走出栖凤楼。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