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回消息决断
烈日中天,骄阳似火。
花府某处角落里,两抹人影蹑手蹑脚,鬼鬼祟祟地行动着,看那身影当是两
个娇小玲珑的女孩。
近里一看。
一抹红衣,一抹白衣却是紫悦,蓝熏两位姑娘。
「蓝熏,城主让我两探视那傻小子的情况,可我两都盯个了半天,怎地还不
见那小子,你瞧人家的手臂都被晒黑了。」紫悦嘟着嘴儿,晃着白腻的手臂,那
滑实细腻的肌肤被晒出一圈细小的印痕。
蓝熏也是显得有些个不耐,烦躁道:「你问我,我怎地知道。人家这会儿整
个脊背都火辣辣的疼哩。」
紫悦连忙捂住了女孩的嘴儿,低声道:「蓝熏,我们这样子可是两个小贼哩,
你声音小些个啊。」
蓝熏被她捂得喘不气儿来,感受到手上的晃动,女孩也是显得无奈贼头巴脑
的打量着四周,看着四处无人后,这才放心下来,松开了小手。
蓝熏被放开后,当即挥起小拳头朝着女孩的小脑袋儿砸了下去。
「呜,蓝熏,你欺负我。」紫悦柳眉倒竖,气呼呼道。
蓝熏转过头去,没有理她。
炎热的天气下,两女孩都穿的比较清凉,皮肤不时爆嗮在烈阳下,自然是感
到不适。
随着说话,空气都似是干燥了起来,肺里呼出的均是热气,这让两性格欢快
热络的女孩怎么受了。
紫悦,着一身粉色连衣裙,衣裙设计的十分大胆,衣料极薄,脖颈系着丝绸
带,胸中央及小腹处没有衣料,两片薄料从两侧包裹着娇小的半乳,裸出整个白
腻的乳沟,玉兔状似娇梨,极其诱人,向下看去女孩小腹肌肤雪腻润红,平坦光
滑,肚脐圆润小巧,金丝边菱形饰物镶在腰前,薄料下的腿子曲线完美,隐隐浮
现,让人遐想连连。
女孩藕臂修长,白腻动人,右边的臂膀上绑着丝紫色绸带,随着她轻晃间,
更是分添了许诱惑。
蓝熏的穿着也不简单,亦是同样大胆。
只见她玲珑娇小的身躯上,像是仅仅裹着几片布料,女孩修长的颈子上挂着
银色项链,裸出一片滑腻雪肉,乳房饱满尖翘,浑圆诱人,两片布料包裹着乳球
下缘,右边乳球下连着衣料,衣料边缘花纹怪异,却十分好看,裸着平坦雪腻的
小腹,一丝近乎透明的纱料系在腰间,右侧腿子裸露出来,玉腿交迭挺立走动间
腿线完美动人,几欲吸去所有人的眼球。
从后面看去,两女孩的穿着更是要命,她两后背近乎都是全裸,裸露出的腰
身,堪可一握,雪腻圆润,只不过蓝熏姑娘的穿着更要大胆一些,衣料下雪臀时
隐时现,臀沟间的黑色衣料尽可看见,几让人喷血。
两女孩,裸露出的肌肤雪腻诱人,汗水湿淋淋地顺着肌质向下流去,薄料黏
在身上,近乎透明,胸前的凸起隐约可见。
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摊了摊手,紫悦开始抱怨道:「要不我们回去吧,不
找那小子了。」
「嗯嗯,不找了,我们去吃冰糕,我知道哪有一家冰糕做的好吃。」蓝熏也
是热的不行了,听到女孩抱怨,当即答应。
「好呀,好呀,快去吃吧。」紫悦俏脸通红,细润的梨涡小巧可爱,激动下
抱了抱身旁的女孩。
蓝熏吃痛,推开了女孩叫道:「唔,脏儿,也不嫌粘人。」
紫悦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女孩的身后。
待两女孩刚要转身,树梢之上传来一声娇喝:「两位姑娘,这是要去哪儿。」
女孩的声音清脆而又明亮,说不出的好听,此时却带着分玩味,她晃动着弹
性结实的小腿,腿肚浑圆细润,肌肉线条的曲张随着摇摆将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双淡黄绣鞋套在脚儿上,雪润的脚背晃得诱人。
「哎呀」
「咿呀。」
紫悦,蓝熏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声响下了一跳,战战兢兢的转过了身子。
两人眼前的女孩正是惜玉,此时她半眯着桃眸,正一脸玩味的看着她们。
「那个,我两只是随便转转。」紫悦胡乱摆着小手,连忙说道。
「嗯,嗯,紫悦还不快走。」蓝熏瞥眼瞅了树梢上的女孩一眼,给旁边人儿
一个眼色,两人转身就欲逃走。
惜玉怎可放过两人,只见风儿拂过树梢,晃眼间女孩便挡在在两人身前。
「你,你要做什么。」紫悦心中噗噗直跳,却强撑着脸儿,捏着粉润的小拳
头,防备着盯着女孩。
蓝熏也是一脸凝重,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孩,一时间不知如何应付,她暗
中思忖道:「好一个身手鬼魅的女子,我居然一点儿声响也不曾察觉。」
她示意紫悦不要轻易妄动,站出身来轻声道:「敢问姑娘,为何挡我姐妹去
路。」
惜玉闻言桃眸微转,似是听到了极其可笑的事儿,她低垂螓首,指腹轻轻滑
过酥胸,轻轻地笑了出来。
女孩雪靥微红,酥胸随着笑声微微的震颤着,声音愈来愈大。
紫悦被笑声扰得心里发毛,她杏眼怒睁,柳眉倒竖,轻喝道:「你笑什么。」
蓝熏怕引来外援,到时恐怕更是不好脱身,她此刻肚子里都悔青了。
惜玉停下了笑声,眼角的余光看着两人,自顾自的道:「小贼来别人府上偷
东西,人家难道不该抓吗。」
紫悦听后心中一急大嚷道:「我们才不是什么小贼呢。」
惜玉闻言捂着嘴儿故作惊讶道:「哦,不是小贼你两人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说到这里,女孩环视着两人,菱口一绽慢悠悠继道:「不会是看上我府哪个小哥
哥了吧。」
紫悦被她一激心里更是藏不住事儿怒道:「你胡说,我两是来找。」
女孩刚说到这里,一旁的蓝熏连忙道:「住嘴,紫悦。」
「唔,哼。」紫悦也知差点漏了口风,心中暗叫侥幸,更是防备起了眼前的
女孩。
惜玉看着防备的两人,心知套不出话来,不由的多看了蓝熏一眼,暗忖道:
「这姐姐倒是比妹妹多个心眼。算了,不玩了。」
三人就这样对视着,数秒后,蓝熏轻道:「姑娘堵我姐妹两不会是为了说这
些无聊的话吧,有什么话姑娘但说无妨。」
惜玉闻言,心中思道:「咦,终究是沉不住气了。」
她踮起足尖,背着手儿给两人一个背影,乌发及腰过臀,走了几步后女孩转
过上身,娇嫩的玉靥上逐渐汇聚了浓浓的煞意,只见她朱唇轻绽,轻言道:「你
两人若是要找那个叫李凡的小子,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
两人闻言心中一凛,均默不作声。
「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蓝熏心道。
眼前的女孩玲珑娇小,突然她周身气势变得猛烈起来,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
在两人心头。
紫悦平时顽皮,练武时稍不注意便经常偷懒,没少挨师傅的责骂,此刻面对
着威压腿肚子不受控制的打起颤儿来。
另一边,蓝熏也不好受,她挡在紫悦身前替她承受着大量的威压,女孩心念
电转但没有办法。
就在两人身心都欲承受不住时,那如山般的压力消失的一干干净,好像刚才
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压力消失,两女孩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儿,薄料的衣物已被汗
水浸透,露出整片白腻的肌肉。
两人转过头去,先前的女孩早就不见了踪影,未待她们松气,远处传来淡淡
的声音:「淫贼李凡,色胆包天,调戏本派上仙,已被我打成重伤,现关押在地
牢之中。」
良久,紫悦对着身旁的人儿道:「呜呜,蓝熏,那魔女走了吗。」
蓝熏缓缓地点了点头,神色显得有些个诧异。
紫悦粉嫩玉靥染起两抹淡淡的红霞,杏眸颤动间挤出两滴泪珠,打湿了浓睫,
看着湿透的裙底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呜,蓝熏,人家尿了啊。」
蓝熏听后,转过头去,女孩裙底湿哒哒的,衣料贴在私处,裸露的腿子上一
滴滴地液体顺着曲线往下流着,浸湿罗袜,一只可爱的粉色绣鞋一侧挂着湿迹,
地面上汇聚着一片淡黄色的水泽。
紫悦委屈着看着女孩,摇晃着脑袋看下四周,见到蓝熏一脸儿嫌弃,泪珠更
是顺着眸子不要钱的往下掉落,夹着小腿慢慢地坐在了地上。
蓝熏捂着脸颊无奈地摇了摇头,朝着女孩的方向走了过去,轻喝道:「还不
快快起来。」
紫悦抬起玉靥,可怜巴巴的望着女孩,打着颤儿缓缓站了起来。
蓝熏轻柔地环住女孩腰身,在她的惊呼下将其抱了起来,语气温柔道:「小
声一点,人家真是要被你害死哩,平时叫你多练点儿武艺,就知道偷懒,这下子
知道自己没用了吧。」
紫悦听后,悄悄地将头埋进了女孩的胸前,心里呢喃道:「蓝熏姐姐对人家
最好了。」
看着在怀里如猫般安静的女孩,蓝熏踮起脚尖,从花府内小心翼翼地溜走了。
此时,另一边。
烈日熏蒸,如流金铄石。
醉龙阁八楼,一处私房内。
四角方形的紫檀桌上,摆放着一副棋盘,只见两对儿素手飞快地在棋盘之上
游动着,砰砰下落的声音不绝于耳,彼此间似棋逢对手,如火如荼,互不相让。
如此往复许久,一只雪腻修长的指儿夹着白棋干净利落的点在了棋盘一角。
而另一只细润纤嫩的小手捻着棋子迟迟不见落下,似乎是沉不住气儿,终于
将黑棋落在了棋盘之上。
还不见反应,那只雪腻的指儿又捻着白棋飞快地点了下来,一快,一慢,不
出几招,纤嫩的手儿垂了下去。
「城主,是属下输了。」青璇佩服道。
城主闻言轻语道:「是青璇你太过急进了,不过以新人的水准讲,你很不错
了。」
青璇垂首道:「是城主的棋力太厉害了。」
城主看着女孩意味深长的言道:「青璇,你是不是太过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
了呢。」
青璇心念急转言道:「还请城主明示。」
城主道:「博弈,讲究纵横,攻其心也,眼观大局,不得在于小利小失,贪
小失大」
似是看到女孩思考,城主继道:「像人生一样,懂的取舍。你就不会像现在
这样被动了。」
青璇思考着其中的道理,虽然自己其实还是一知半解。
一个时辰后。
城主看着亭台外的景色,一只素手摇着羽扇,菱口一绽轻道:「看时辰,紫
悦她两也该回来了,莫非又去哪儿偷玩去了。」
女孩扬起螓首,雪靥泛起两抹嫣红,额间渗出细密的珠子顺着菱形丹红缓缓
滴落,流过酥腮,滑淌在了玉颈之上,最后流在美人凸前,蒸发不见了。
她的体质怕热,易出汗,此时裸露出的肌肤湿哒哒地,一身白儒衫纱绸,布
料紧紧贴在身上,纱质柔顺细滑,像是透明的一般,内里浅藕色肚兜清晰可见,
乳兔肥硕圆润,静静地伏在胸前,挤出一道儿深壑。
也许是知道城主怕热,青璇始终遮挡着部分热量。
当然她也穿的清凉舒爽,女孩一身青色连衣裙,裙遮玉臀,裸着两只曼妙修
长的玲珑玉腿,足上套着两只白底青花鞋。
青璇衣衫是对襟式,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红底紫锻绸紧紧的缠住腰身,更显
腰儿纤细,酥胸坚挺饱满。
乌发过腰及臀,两缕秀丝零碎的披在胸前,底下肌肤凝如玉脂,雪润晶莹,
玉靥右侧发丝嵌着一枝朱兰,衬得女孩一丝娇艳。
两人都在静静等待,只是青璇看起来神色有些个着急,似是一副欲耐不住,
马上就去寻找两女孩的样子。
又是半个时辰,只听见「咔嚓」一声,门被推了开来。
「城主,我回来啦。」是个女孩的声音大大咧咧的传了进来。
城主,青璇两人闻言顿时转过身来,前者面带微笑,后者却是一脸儿的不满。
蓝熏蹦蹦跳跳地朝着两人跑了过去,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放慢了脚步,
看到青璇面容挂着怒意,讪笑几下。
「蓝熏,怎么只见你一人回来,紫悦呢。」城主见到女孩一人回来疑惑道。
原来蓝熏,紫悦两人几乎从未分开过,都是一起吃饭,睡觉,一起做任务,
此时只见蓝熏,不见紫悦,女孩心中自然疑惑。
蓝熏先前在路上便想好了怎么回答,此时不慌不忙随口瞎扯道:「那个,紫
悦还在路上呢,她步伐慢,被我落在了后面。」
紫悦平时就爱拖拉,两人也没有怀疑什么。
「 蓝熏,辛苦一天了,桌上有水果。 」看到女孩身上流下的汗水,城主
道。
蓝熏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在桌前小口吃了起来。
她的举动落在了青璇眼里,女孩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数秒后,门又「嘎吱」一声。
只见一个小脑袋伸了进来,左右晃了几眼,看到屋内的数人后,夹着腿儿别
别扭扭的走了进来。
女孩可不就是紫悦,她小脸儿红扑扑的,让人想要在上面咬上一口。
「紫悦,你今日个和往常有些不一样啊。」城主疑惑道。
青璇也是有些奇怪的看着女孩。
像平常,女孩可都是大呼小叫的跑进来的,今天的举止有些儿出奇的乖巧。
「那个,你们这样看着人家,怪不好意思的。」紫悦心中有些儿发虚,生怕
被人发现什么。
似是没有发现什么,数人照往常一样,坐了下来。
……
……
「你两是说,李凡那小子,调戏紫灵上仙被关押了起来。」城主柳眉倒竖,
凤目圆睁,檀口颤启惊讶道。
「嗯,我和蓝熏亲口听那恶婆娘说的。」紫悦道。
「嗯嗯,紫悦说的没错。」蓝熏附和道。
城主闻言,半躺在了软貂椅上,一手撑着把手,一只手儿抚上眉心揉捻了起
来。
两女孩见城主心情不好,也识趣的不再搭话,互相望着对方,怔怔发呆。
「你两先下去吧。」城主淡淡道,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数秒后,城主对着青璇言道:「我的眼光是不是出错了呢。」
青璇无言,并未回答,其内心不知想的什么。
此刻就在楼下,一间精致奢华的屋子内。
屋内摆放着各种毛绒绒的布偶,粉色的绵毯铺在地板上,放眼瞧去,空间很
大,分布的十分整齐,处处流转着属于女孩儿家的温婉可人。
淡淡的香味弥漫在屋内每个角落,一张宽大的绣榻上,两只晶莹水嫩的腿子
曲直的搭在榻上,线条完美,足儿宛若两块儿雕琢的美玉,玉趾纤细柔嫩,粉中
透着润白,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两只赤裸的脚儿轻轻的摇晃着,玉趾涂着凤汁,无比的吸引眼球。
而时刻的美景没有人敢欣赏,绣榻前蹲伏着两名男子,两人单膝战战兢兢的
跪在地上。
原来脚儿的主人正是苏盼儿,只见女孩半趟榻上,指抚眉间,眸盼隐含怒火,
她扬着螓首,斜眸冷视着两人。
屋内的气氛很冷,从女孩紧紧捏着的小拳头,咬着发青的粉唇,可以看出她
极其的生气。
苏盼儿眉心紧蹙,一语不发,雪靥因生气而显得有些儿潮红。
两男子此时心头苦不堪言,生怕眼前的女魔头暴走迁怒他两,倒了大霉。
天气本就很热,加上两人胆战心惊,汗水顺着两人的额头琳琳滑落,每一秒
对他两来说都如四季一样漫长。
不知多久,女孩终于发话了,只见她丽蓉一寒,冰冷的眸子向下撇去,淡淡
道:「阿福,阿贵,你两说的可是真话。」
男子两人听后背上更觉一凉,连忙磕头急道:「小姐,小人哪敢骗你,消息
是从花府里传出来的,千真万确。」
苏盼儿闻言,气的似咬碎一口银牙,恶狠狠道:「这该死的色胚子,当真是
色胆包天。」
看着底下颤颤发抖的两人,她心中的怒火更是不打一处来,冷冷道:「你两
还不下去。」
两人听后如得圣旨,心里激动不已,飞速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
屋内的气温都似降了下来,苏盼儿阴沉着脸儿,心中思忖道:「 这件事儿
可不能让新瑶知道,该怎样瞒下来呢。」
良久,空气中传出一声长叹,听不出味儿来,似是夹杂着丝懊恼:「哼,倒
是便宜这贼小子呢。」
「哎呦呀……」似乎是拳头砸到了什么东西,女孩发出了怨声。
……
……
万点繁星,灿烂炳焕。
皎洁的月光洒落人间,温柔滋润着每一片土地。它如一缕清凉的风儿;如一
双儿温柔的小手;如天使身上的面纱。没有了尘世的喧嚷,世俗的烦恼。只剩下
那么一份宁静。
一幢风格古朴醇厚的房子内,内里装饰十分讲究,每一丝角落内都显得典雅
格致,一架三丈宽长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书籍。
檀木做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套茶具,只见一气质儒雅的男子,坐在桌旁,整
理着一天的文案。
许久,门「嘎吱」的一声,柳唐放下了墨笔,抬起头来轻道:「你这丫头,
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随意进入爹的书房。」
「爹爹,人家今天高兴吗。」女孩小声扭捏道。语气里充满了欢乐。
柳唐目光看向了女孩,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的站了起来,手打着
哆嗦,一句话儿不上不下,杵在了那儿。
「爹,人家漂亮吗。」柳新瑶提着裙摆转了个圈儿,睫毛微闪,回眸笑道。
女孩今天当真千娇百媚,楚楚动人。
只见她一身淡黄色纱衣,外披着白色轻纱,微风拂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
感觉。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腰间,蛮腰羸弱,肩若削成,更显楚楚动人。
裸露的肌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梨涡边两
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小脸儿不施粉黛,依然难掩绝色容颜,颈上的水晶链儿,手腕的玉镯,更是
衬得女孩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当可谓是新月如佳人,潋潋初弄月。
柳新瑶依然在门口静静的站着,她低垂螓首,眉眼皆笑,柔桡轻曼间指儿捻
着发丝微微拨弄着,睨见自己爹爹的神情,心尖儿更是得意,随后女孩跺了跺脚
儿,一脸不满地看着男子。
许久,柳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叹道:「我的丫头,当真皎若秋月,灿如春
华。」
也不怪柳唐失态,原来自己的丫头打小时便未穿过一件女装,无论他怎样哄
劝,都没有法子。
如今他终于是见到了女儿穿女装的样子,心里自是满满的欣慰。
柳新瑶闻言,眸儿一眯,足儿轻点间,蹦跳到了柳唐的怀里。
也只有此时,女儿在自己怀中撒娇时,作为父亲的才会感到她是个女孩。
柳唐上下打量着她的装扮,喜得是眉开眼笑,连喝三声「好」。
柳新瑶闻言也是欢喜,父女俩交谈了起来。
屋内,不时得传来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不久,小屋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是两个下人,他两人似是有什么急事,
但看到老爷和小姐在谈心后,一时间楞在门外,不知如何是好。
柳唐两人也是瞧到了门外两人,只是两人的神情均不一样,柳唐眉角微皱,
脸色有些个不满,柳新瑶却是怕耽误了什么事儿。
「爹爹,让他两人进来吧。」柳新瑶看了眼屋外的两人,对着柳唐缓缓道。
柳唐闻言,这才放两人进来。
「你两如此慌张,竟为何事?」语气十分不满,显然是怪罪他两人没有眼色,
打扰了他和女儿谈心。
听到老爷没有好气的声儿,两人心中也是有些儿委屈,同时不免感到一些紧
张。
只见两人当中的瘦子缓缓上前,眼角睨了女孩一眼,俯身在柳唐耳边细声低
语一阵。
「你两人退下吧。」柳唐缓缓道,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只是藏在袖口下的拳
头已是捏的发白。
柳新瑶觉得父亲的神色有些不对,两人之间的对话显然都是刻意避开她的,
虽然父亲要紧的事儿一向都是避开她的,可是这次似是和她有关。
为什么如此确定,只是一种女孩的直觉。
柳新瑶心中的好奇被勾了起来。
「丫头,你别出去,就在这儿等我,爹爹处理些事情,最近的事儿可是忙坏
爹爹了。」柳唐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走了出去。
在此等候了许时,柳新瑶未见柳唐回来,女孩点着脚尖走了出去。
门外,两个下人偷偷摸摸的商量着什么,当看到柳新瑶走出时,马上安静了
下来。
想要快步逃离的两人被女孩叫停了下来。
「阿旺,阿财,你们在商量什么。」柳新瑶眼神透着狐疑问道。
两人听后,心知不好,当即摇头低语道:「小姐,没什么。老爷那边有事,
小人们还得赶过去呢。」
说罢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
柳新瑶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越是觉得有事,再加上之前爹爹的神态,一定
有着什么事儿瞒着自己。
「你两人站住。」柳新瑶娇喝道。
两下人此时,杵在了那儿,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心里大叫不好,随即转过
身子,眼里充满了郁闷。
「小姐,你还有什么事儿。」阿旺上前一步,低语道。
看着眼前两人垂头苦脸,柳新瑶心里更是确定。
女孩桃眸圆睁,檀口微颤,指着两人道:「你两人就没有什么要向本小姐交
代的。」
「小姐是说什么,阿旺不知啊。」男子眼珠子滴溜乱转,不时偷看着女孩的
反应。
「你两人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柳新瑶心里小火上冒,没
好气道。
「没有,绝对没有,小人们哪敢瞒你。」两人齐声道。
「哼,你两在不老实交代,我找盼儿收拾你两,她的手段你两人可是见过的
呦。」柳新瑶眼角撇着两人,一字字缓缓说道。
两人闻言似是想到了什么,跪地大喝道:「小姐,小人们交代,你可千万别
找苏小姐啊。」
柳新瑶嘴角上翘,水眸眯如月牙,心道:「这招还真管用呢。」
「还不快说。」柳新瑶催促道。
随后两人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事儿通通告诉了女孩。
「阿旺,阿财,你两下去吧。」柳新瑶垂头低声说着,听不出喜怒。
两人看着情绪低落的女孩,更是不敢惹怒眉头,当下速度逃离。
柳新瑶靠在了门边,缓缓蹲了下来,泪水不知是何时,早已悄悄滑落。
一个时辰后,柳唐大步走了进来,待看到柳新瑶没事后,心下这才放心了起
来。
「丫头,爹爹可真是忙坏了。」柳唐语气里充满着无奈。
柳新瑶抬起脸眸,小脸儿红红的,依稀可以看出泪痕,她站起身儿,缓缓走
进了柳唐的怀中。
柳唐拍着女孩的后背,心中是五味俱全,怒火却是在此时悄悄种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