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三章胜利
「不过那个东方不败也够让人惊艳的。」大长老眼神落到了东方不败身上,
感慨说:「先前以爲他是先天废材,没想到一旦突破桎梏后,就风云突变。正峰
啊,此番比斗之后,可要好好的弥补一下他受的委屈。」
「大长老说的是,如果他愿意的话,我准备亲自教导他修炼。」东方正锋郑
重的点了点头。
东方不败手撑着膝盖,本来就有些褴褛的衣衫的胸口,又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一层血迹浸湿了整个胸口,弯下腰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发白,血滴和汗
滴啪啪滴在地上,被摔的粉碎,青石台上开出朵朵的血色花朵。
「大哥!」东方火舞心疼至极,但是她不敢去惊扰他,分他的心神,只能在
心中默默地爲他祈祷。
「东方不败,你还不认输吗?」东方玄潇洒自若的说道。
东方不败缓缓抬起腰身,脸色虽然苍白,但是眼神依然炯炯有神,调整了下
呼吸。脸庞依然刚强坚毅,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若不能坚强,迟早会被人
吞掉。
被打倒了有什麽好怕的,再站起来就是了。
每一次危险,都是一种成长。每个对手都是自己的磨砺石。在挣扎中成长。
磨砺了心智,坚定了信念。而这种成长,并不是修炼能够提升的。
东方不败的背梁挺了挺,如厚雪重压的雪松,挺直站立起来。
「还请少族长继续赐教。」东方不败泛白的嘴角淡然之极,眼神坚定到了极
致 ?了母亲,爲了妹妹,也爲自己。这一场战斗,必须打下去。
就算是面对宗师又如何?
「这小子,真的是不知死活啊。」
「是不是吃错什麽丹药了,都吐了那麽多的血,不要命啦。」
坐在场边的几位长老对东方不败这种坚韧不拔的性格感到十分的赞赏,只是
拿生命来逞强,几位严谨的老者也是叹息的摇了摇头。
「很好,很好。我佩服你的勇气,爲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会用最强的力量
击败你。」东方玄温润如玉的眼神中,爆出了摄人心魄的锐气。
周身真气凝聚,旋风又在自身周围逐渐加强的旋转,旋风越转越剧烈,强烈
威猛的一招又是呼之欲出。
东方不败淡若止水,微闭双眼,调整吐纳呼吸。一滴绿液从卵蛋空间中沁出,
经过神屌,融合到了青木神气之中,丝丝沁润着自己受伤的经脉和五脏六腑。
「这小子怎麽回事,是不是认输了?」看到东方不败如此这般,台下又小声
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东方玄身形一晃,一道淩厉无比的闪电旋风,朝着东方不败猛烈的刮来,那
可以将肉身撕碎的龙卷,像是嗜血的怪物,只要被吸附进去,肯定非死即伤。
顿时,东方不败猛的一下睁开了双眼。
面对气势磅礴迎面而来的旋风,东方不败并没有闪躲或是防御,而是施展柳
叶身法,主动的朝着那带着吸附力的龙卷跃了过去。
「啊,你太轻狂了!」东方玄看到他一反常态,肉身接近无疑是自寻死路。
心里虽惊,但依然用尽全力,并没有手下留情。因爲这一式施展起来,他自己都
控制不住。
「啊?」台下的衆人也都惊惧的长大了嘴巴,脖子伸到极限,不知道东方不
败爲何要如此激进,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同时还有不少的人也流露出同情的表情。
「他真的是疯了。」
「是啊,真是一个疯子。」
东方火舞对大哥的这个举动惊的娇容失色,惊慌不已。她知道大哥的性格,
虽然沉默寡语,却是深入骨髓的那种倔强。何况现在就算她冒着种种批判跳上擂
台救他,也爲时已晚。
几位长老看到这一幕,几乎同时也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依东方不败刚才葵
花拳的实力和修爲,在家族里至少排进前三的天赋少年。若是废了,或是死了岂
非太可惜了?
可惜,家族有家族的规矩。大比擂台上,谁都不能胡乱插手。
东方不败闷哼一声,在强力龙卷风吸附下,在外围猛烈的转了两圈就被吸入
到了漩涡内部,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他感觉四肢像是被绞碎了一样钻
心的疼痛,经脉像是被一根一根挑断似的,可是这个经历过许多苦难的东方不败,
依然牙关紧咬,毫不屈服。
你可以把我打倒,但是不能把我打败。经历了生死考验的东方不败,已经将
这句话牢记在了心底。
家里的屈辱还没有洗刷,身爲家里的顶梁柱,怎麽可以倒下?
虽然身体还在漩涡里如同被千刀万剐般剧痛,越转越深入,但是他在寻找机
会。寻找一击必杀的击毁。
葵花伏魔,是自己的大杀招。但是凭着自己如今的状况,顶多就是能使出一
次。不成功,便成仁。
突然,耳边又传来东方玄一声怒吼。
「惊涛拍浪!」
东方玄在漩涡中央,高速旋转,双掌张开,似舞风弄浪,中流击水那般,手
心之中牵引着一道水流,虽阴柔无比,却是暗劲十足,朝着东方不败暴露在自己
视线里的胸口,毫无保留的奋力拍去。
在他漩涡里,每一处都是自己随心所欲的攻击范围,胆敢自己跳进来,简直
就是自寻死路,就算他将防守的葵花漫天练到极致,那也绝对抵挡不住自己。
之前东方不败见识过的惊涛拍浪,也是将东方博拍飞的那招,威力十足,直
接将不可一世的东方博击溃。
正是机会。
突然沉默怒眸一睁,眼神迸射出来一道犀利的光芒,像是灵魂升华了一样,
一声暴喝震彻九霄,同时一招诡异而又刚猛的招式,在他的拳头上,在高速旋转
的身体中,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葵花伏魔!」
葵花伏魔,正是东方不败在山洞里将上古天雷道的拳意,融合葵花拳的招式,
自创出了一式玄真技。虽然招式稚嫩,然而却异常刚猛霸烈,这一式使出,仿佛
天地都能爲之黯然失色。群魔灰飞湮灭。
外面之人,被龙卷风的气流模糊了视线,所以根本看不出来里面的人究竟是
什麽样的状态,听到东方不败大喝一声,衆人都是既吃惊又好奇,难道这少年又
爆发了新的能量?究竟是什麽让这个少年如此的坚毅不屈?
「啪……」又是一声清脆利落的拳掌对撞的声音,穿透整个龙卷风,响彻云
霄。如一道霹雳穿透了厚实的云层,轰然劈如大地深处。
传到衆人的耳朵里,不禁让他们两股战战,惊心动魄,个个都表情呆滞,睁
大了眼睛。仔细的盯着那股旋风,猜测那个东方不败是否被打出来,倒地吐血而
亡。
唯有东方火舞一人,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在内心不断的祈祷着。粉雕玉琢的
俏脸上,紧张不已的神情,实在是惹人垂怜。
在整个擂台的上方,似黑云压境,狂风四起,旋风里面,一声巨响过后,漩
涡骤然停息,衆人瞪大眼珠,努力的去寻找他们的身影。
「啊?这,这,这怎麽可能?」
「这不可能!」
看到东方玄猛地向后倒飞去,腰间撞到铜狮处,才勉强的停了下来,背靠着
铜狮,嘴里狂喷出了一口鲜血,喷散在青石台上,脸色一片惨白。
东方不败站在原地,双唇紧闭,伫立擂台中央,似一尊盛开的葵花,屹立不
倒,岿然不动。谁也不知道他紧抿嘴唇,在强忍着满口的鲜血喷溅出来。
葵花伏魔的威力够强,但东方玄身爲一个宗师,同样实力惊爆,难以对付。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衆人的眼珠子都要掉在了地上,刚才明明是东方玄
占了绝对的优势,怎麽他跳进去之后,使了一招怪异的招式之后,扭转战局,反
败爲胜?这究竟是什麽原因,实在是让人大吃一惊,大跌眼镜。
「这,这是什麽玄真技?」吐了一大口鲜血之后,东方玄缓缓的站起身来,
一脸的惊异。让他更加的诧异的是,明明是自己占了绝对的上风,怎麽会被这一
拳打的这麽狼狈。感觉浑身像是被一块巨大的岩石猛烈的撞击了似的,浑身粉碎,
五脏六腑翻腾不休。
这怎麽可能?自己明明已经是宗师,怎麽会被打成重伤?怎麽可能?
东方不败同样不好受,感觉浑身骨骼经脉像是被旋风绞碎了似的,虚汗直流,
被吸进漩涡里那种钻心的痛,还在身体里肆虐着他的神经。只是相对于东方玄,
自己还有一丝的气力站起来。因爲他的青木神气之中,融合了一滴绿液,正在不
断的替他修复受损经脉,血肉,五脏六腑。
「噗嗵!」
东方玄跌倒在地,艰难的想爬起来。但是那一式葵花伏魔中狂暴的力量,已
经让他身受重伤,经脉迸裂。
全场一片甯静。再也无人对东方不败嘲笑讥讽。此刻已是奇迹的诞生,谁能
在实力悬殊下,还能挺立在场中央。内心有偏颇之人,看到东方不败顽强毅力,
执着不放弃的精神,此时也心生敬佩。
两人都是强弩之末。
一层微乎其微的真气散乱的凝聚于东方玄的手掌,肉眼几乎无法看到。
东方不败气海的青木神气所剩无几,可是自己不能输也输不起。吞咽下满嘴
的鲜血,那血肉模糊的拳头,慢慢握紧。赤红的双目,紧盯着东方玄。有万年恒
古,风雷不可摧折的凝与定。
看到少族长又开始凝聚真气,而东方不败只能大口喘着粗气,衆人的眼神又
是兴奋了起来,现在谁能打出来一招,谁就会取得比赛的胜利,而少族长的这招,
已经是在掌心凝聚,呼之欲出了。
东方玄刚想发力,只见那层真气像是遇到强烈高温的水,幻化成气一下子就
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东方玄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喘息,虽然已经没了真气,但是他看的出来,对方
正在恢复,而自己,已经是将气力消耗殆尽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麽的意义了。
东方玄艰难的抬起头,用出身体最后的气力,双手在胸口抱拳行礼说:「东
方不败,你赢了。」言语之中,一丝说不出来的苦涩。
却又是不失风度。
「你赢了!」
东方不败听到这句话,就像是背着一座大山终于可以放下了的那种爽快感,
心里虽然十分的惊喜,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做多余的庆祝动作,差点眼前一
黑,脚步摇晃了一下,还好自己坚持了下来……此时万籁俱寂,无人发出一点声
响,都伸长脖子踮起脚凝神注目。
青石台上血迹殷殷,如一副随意挥就的血色写意诗画。上面站着两位铮铮铁
骨的少年,破败的衣衫也难掩其各自的风采,一个虽败尤荣,打出了蓬勃的朝气,
灼热着东方氏家族年轻一代心潮澎湃,激荡起那未有激情。一个创造了一段神话,
自信挺拔,誓不低头的韧劲,深深的镌刻在每个人的心头。
东方不败眉宇间散发的气度傲而不骄,如一块蒙尘已久的璞玉尘尽光生,神
采流转间,华彩璀璨,照出青石台百年万壑争流中最闪亮的少年。
东方火舞止不住泪水滚落,看着那青石台上染满鲜血的东方不败,心下哪有
半分喜悦?心如刀割,酸涩悲恸的滴着血。
她知道,大哥东方不败身上沉重的背负,这场惨烈的拼斗,大哥如一步一步
踏着尖钉,吞咽着血与泪,拼尽了性命打赢了得天独厚,天之骄子般的东方玄。
爲了母亲,爲了她。东方不败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流了多少血。
泪水,在她脸颊上不断滚落。
族长东方正锋,早已站起身来,准备随时施救。两个少年的表现,让他惊心
动魄的同时,满是汗顔。东方不败这匹黑马的爆发,惊爆绝艳了全场。
不过同时,也爲自己失败的儿子暗暗喝彩,虽输了比斗,却没输人。
特别是东方不败,更是冲击着东方正锋的心灵。仅仅是后天巅峰的他,竟然
凭着如此强大坚韧的意志力,出其不意的招式和战斗方式,越阶战胜了一个宗师。
这少年,未来前途真的不可限量。
寂静的场面,沉默了许久。
蓦然间,各种欢呼声鼓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越传越强,掌声如惊雷滚滚,
欢呼如万雷奔腾。
从此刻开始,再也没有人记得那个先天废材的东方不败。只是记得那个铸造
了传奇,创造了辉煌的东方不败。
站在青台上,身形挺拔如松的东方不败,远远给东方火舞微微一笑。刹那间
东方火舞云开雾散,急忙抹去泪水,还了东方不败一个充满温暖的笑容。
东方玄却苦涩一笑,月白的锦袍千疮百孔,仿佛有些落寞。又似是被激发出
了斗志,朗声说:「东方不败,这一次算你赢了,不过下次嘛……」说罢,回头
大有深意的遥遥望了一眼东方火舞。
东方火舞此刻的双眸中,心心念念的都只有大哥东方不败,看到东方玄投来
略带深意的眼神,不由的顿了顿。
东方不败爽朗的大笑,深邃的目光洋溢着强大的自信:「好,我等着你和我
打。」终于扁了你一顿。
那是光明磊落,胸怀坦荡之人之间的互相敬佩。惺惺相惜,无关母亲妹妹,
无关比试胜败。
不管是一些同辈人,还是那些长辈们,都是暗暗爲这两个小子喝彩。如此潜
力,如此心胸。未来东方氏家族的崛起,兴许就落在他们两个身上了。
在场的人中只有东方德水,心口如堵塞着块巨石,郁闷之极。紧捏椅子的扶
手,心中惊怒交加至极。几次三番的算计,竟然没能干掉这小子。还让这小子冒
出头,抢尽了风头。
如今这小子一鸣惊人后,再想暗中打压,难度就大了许多,眯着阴森的眼眸
思考着后续的操作。
那位仲裁二长老东方光彪摸摸鼻子也是感慨不已,今年的这场比试真是一波
三折,惊天动地,可载入进东方氏家族的族谱轶事中,在征得了东方正锋眼神同
意后,高声宣布:「东方不败爲这次家族大比的第一名。」
一时间,又是一番雷鸣滚滚般的欢呼声。显然,东方不败在擂台上的表现。
已经赢得了大部分人的钦佩和喜欢。
一切尘埃落定。
东方正锋手捧着古朴的药盒,三千两金票,贡献木牌登上青石台。走到东方
不败的面前,慎重把盒子递给他,正色说道:「东方不败,这一次你赢得大比第
一,切记戒躁戒傲。潜心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宗师。」
「弟子谨记。」东方不败郑重的点头。
东方正锋满意的笑道:「这些奖励都是你的,至于指点你功法的师傅麽,你
也可以随意挑选。」
东方不败不卑不亢,从容的接过三品丹药『活血生肌丹』和其余奖励,点头
说:「我想请族长指点我修炼。」
东方正锋一愣间,随即豪情万丈的笑了起来:「好好,既然你小子这麽看得
起我,我又岂能拒绝?等你将来成就了先天,说不定我还能跟着沾沾光。不过丑
话说在前面,你若不努力,可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