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回出发南荒之境
靠近西漠的北荒境界,入眼荒凉一片,四处寸草不生、萧条冷落,可谓是不
毛之地。
此地方圆百里地势皆为干谷,硕石满地,,气候多变极端,时而炎热干燥,
时而冰冷刺骨,终年荒凉不堪,杳无人烟。
狂暴的野兽四溢,不时可以看到成群的独角兽,猛犸奔过,更是让此地凶名
威震,无人来往。
多年前,偶有商团闯入,曾发觉百米之长的巨型龙卷,遇到后毫无生还的可
能,可以说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长期以来,此地已被附近的邻国标记为禁地。
极荒之地,某处,范围极大的结界极其隐秘的将地势划分成为两半。
此结界像是一快巨大的圆形薄膜将百里之地罩在之内,内里有着五座城池,
巧妙的分布着。
中央,耸立于云端之上百米粗壮如巨龙一般的建筑物矗立当中,整个圆柱范
围足有二十里,通体漆黑如墨,其上黑白圆球物的能量团密密麻麻的分布着,滚
长的铁链从云端之上垂落而下,似是将铁柱紧紧拴着。
铁链子发出咔嘣的声响,似是生锈了多年的铜铁。
无名黑柱,分为三部分。端上柱子漆黑如墨,犹如星盘,其周围黑白勾玉镶
嵌,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旋转着,中端柱子足有六十米,其周围密布着密密麻麻
的球体,下端柱子,其上雕刻着不知名的怪物,仔细看去,怪物似是活着一般,
极其诡异。
整个黑柱极其微妙地以一种独特的运转方式运动着。
整个结界内外,分三层把守,一般人不可能进入,也根本不想要踏入。
黑色柱子外围,防守极其严密,皆可看到穿着黑衣的守卫,每一个守卫都是
严格挑选,可谓是精英才配当得守护魔族重宝。
而每个城池内,有着重兵扎住,城主执权。
城内的人口,全靠收留强大,叛逆,逃亡,无家可归,遭受迫害的外来人,
才得以保障,在这里由魔主庇护这些外来人,相对他们也要为此献出自己的忠心。
每一个魔族之人,都会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且都会拼出性命守护这个心
中的圣地。
黑柱内部。
某层,一片混沌之中,其内空间似是蕴含着整片星辰,点点繁星点缀,璀璨
的悬挂其上。
一抹阴暗巨影,孤立,伟岸似是整个融入了宇宙之中,又似是在其之内静止。
混沌之内,显得寂静,毫无一丝声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心情放松下来。
那是颗水蓝色的星球,在点点星辰中显得如此另类,却又是那样美丽。
一瞬,仿佛末世般感觉袭入整片空间,沉痛,压抑,悲伤充满了四周,混沌
尽碎,化成了无数细小碎片,琳琳散散掉落下来。
「爹爹,在想念娘亲吗?」
女孩的声音轻柔婉转,娓娓动听,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
亮却又婉转柔和又如那潺潺流水。
似是能够抚平世间所有的伤痛,悲伤等负面情绪一瞬间荡然无存。
「是梦儿啊,你进来也不打个招呼。」男子转过身来大大咧咧道。
阴影下身形看不真切,像是模糊的一团,却又有种让人忽视不了的强烈存在
感。
「人家都进来小半天了,是爹爹你太过入神了。」秦梦白瘪着嘴儿嘀咕道。
那颗水蓝色的星球,十分显眼,同样也很美丽,从小时候起女孩每次来到这
里,都会发现自己的爹爹怔怔出神,一动不动的盯着被他称作星球的东西。
然而小小年纪的她早就将此景象深深的刻印在了脑海里。
黑暗中,依稀可以看出女孩的身形整体显得娇小玲珑,只是那胸前弹动的两
颗硕球让女孩多了几分妖娆。
秦梦白莲步轻点,粉腿交错间,已是到了男子身前。
女孩像是走在空中一样。
只见她脚尖每点一步,混沌中便是泛起一波紫色的涟漪,微微向着四周散去。
「梦儿,柔儿还没来吗。」秦霸天开口道。
「梦儿没有收到姐姐的消息呢。」秦梦白轻声道。
「这已经是爹爹第三十六次问自己了。」女孩心里嘀咕着。
「都半个月了,柔儿也该来了,莫非是被什么人中途绊住了。」秦霸天缓缓
道。
「爹爹就放心吧,姐姐的战力没什么人可以伤害到她的,更何况是轩辕教派
这种二流之地。」秦梦白没心没肺道。
在她心里能打过自己姐姐的人似乎没有多少。
「算了,不提你姐姐了,梦儿,最近族里可有什么消息。」秦霸天询问道。
「嗯,让人家想想。对了,听说南荒发现了墨麒麟。」秦梦白轻声道。
「哦,墨麒麟,圣兽吗,那东西对我族也没用,还是不要招惹为好。」秦霸
天回忆着什么,似是想到了什么槽糕的东西,连连摆手道。
「咦,爹爹是不是见过这个墨麒麟呢。」秦梦白看到秦霸天的神情,疑惑道。
「你爹爹我当年趁那东西睡觉时摸了摸它的屁股,被整整追杀了三年。」秦
霸天一字一句缓缓说着,似是看到女孩眼眸里那一副变态的眼神,说道中途那脸
颊微微发红,好在黑暗,没被发现。
最后他自己没忍住,右手摸着脑后嘿嘿傻笑起来。
「什么啊,这样的爹爹真傻。」秦梦白心里抱怨道。
男子的声音愈传愈大,直到演变成了双手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傻瓜。你还听不听了。」秦梦白双手叉腰,跺了跺脚儿气呼呼道。
看着女儿撅起嘴儿生气的模样,秦霸天也不生气,收起了捧在肚子上的手掌,
手臂前伸,手心缓缓放在了女孩头上,使劲的揉了起来。
秦梦白只觉得身子传来一股柔力,不听使唤的弯了下去,随后那可恶的大手
便在自己刚刚打理好的发型上混乱揉摸着。
「啊呀,啊呀,梦儿是不是脾气大了些儿,这样下去可不好嫁人呢,不过确
实很好笑呢,一想到那墨麒麟的样子,我就想笑,,,,哈,哈,哈,笑死我了。」
秦霸天依然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发现气的小脸通红的女孩。
「讨厌,人爱不要理爹爹了。」秦梦白甩开头上的手掌,那对胸脯气的一股
一股的。
「好了,爹爹不开玩笑了。」秦霸天见女儿真的生气马上伸出手保证道。
「是幼兽啦。」秦梦白拿自己的爹爹一点办法没有,翻了翻美眸气呼呼道。
「幼兽,嗯,抓起来当宠物估计也没人会找我秦霸天的麻烦。」秦霸天闻言
想了想沉声道。
「你不找别人的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女孩心里嘀咕道。
「爹爹,女儿得到的消息说,大夏皇朝也在打,墨麒麟的主意。」秦梦白道。
「是吗,他们是想为皇朝增脉吗。」秦霸天缓缓道「梦儿,你和墨瞳去一趟
吧。」
「嗯,就等爹爹这一句话呢。」秦梦白星眸半弯成牙,脚尖轻点娇躯前伸,
粉唇轻轻在他脸颊一触,脚下轻移飘到了一边。
脸颊上传来淡淡的温湿,秦霸天看着一脸笑嘻嘻的女儿,无奈道:「你这丫
头。」
秦梦白侧着脸颊,弯成月儿的眸子眨巴几下,眉眼皆笑的看着眼前男子。
……
……
另一边。
花城某座城池内。
李凡仔细且一字不落的听着沐穗香接下来要说的话。
两人谈话有一刻钟,直到将男儿惊得下巴都快掉下女孩这才停了下来。
「那个,等等,穗香你说麒麟,这个麒麟是传说中的圣兽那个麒麟吗?」李
凡语无伦次道。
「怎么,凡公子怕了。」沐穗香看着男儿的神色,垂眉轻声道。
「倒也不是怕,只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见到传说中的圣兽,来这儿果然对了。」
李凡捏着拳头激动道。
女孩睨眼看着男儿,心道似乎是赌对了呢。
「凡公子果真和别人不同呢。」沐穗香眸中露着赞许之色道。
李凡回想着脑海中的记忆,酸与的事儿从他脑中一闪而过,猛地一个激灵。
「怎么了。」沐穗香道。
「想到了些不好的事,这个竟然是圣兽那它一定很厉害吧。」李凡眼神有些
凝重,右臂撑着一侧脸颊询问道。
「当然,不过这次听说麒麟只是个幼兽。」沐穗香见男儿似是产生了顾虑,
即道。
「是吗,这样可能会容易些,这次总共有几人前去南荒。」李凡沉声说着,
语气不自觉的加重了许多。
沐穗香皱了皱眉眉儿,心里嘀咕道:怎么感觉像是我在被他领导。
她放下内心的别扭,没有多想什么应道:「水寒公主,夏武,紫悦,蓝熏还
有你我二人,加起来六人。」
似是还忘了什么女孩继道:「我知道的就这些,可能还会有其他护卫。」
李凡闻言心中的担心更多了,这里面女子就有四位,其不说战力,倒是怕都
是扯后腿的,至于那个夏武也就那么回事,恐怕到时候。
他不敢继续再想,内心深处开始觉得此事非常不靠谱。
「穗香,我能冒昧问问吗?」李凡想了会儿回道。
「凡公子,想说什么,直说就好。」沐穗香道。
「那个,怎么都是女孩子。」李凡不好意思道。
「怎地,水寒公主,紫悦,蓝熏,还有我四位千娇百媚的美人陪着你,公子
不高兴。」沐穗香看了男儿一眼语气很淡戏虐道。
「不会,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李凡内心叹了口气,再也说不下去。
「凡公子,尽管放心吧,这几人中只有人家不会武功,其他人想必是不会托
你后腿的。」沐穗香那双明媚的眸子看了男儿一眼,缓缓道。
女孩怎么会不知道男儿的意思,只是看着他的样子,不自觉的便想要戏弄一
番。
李凡闻言脸上一红,好在脸皮厚不太明显,但也是被她挤兑着讪讪发笑。
沐穗香转而眼神幽怨的盯着男儿,那对葱指儿抓捏着袖口,温声细语道:「
穗香自知自己是里面最没有用的,不劳要靠公子保护了,凡公子不会觉得穗香是
个负担吧。」
「呀,这个,不会,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我李凡就是拼了命也会保护好
穗香你的。」李凡结巴道,话末透着一股坚定。
只是男儿的额上开始往下滑落着细密的汗珠。
「这公子倒也真好忽悠。」女孩心中得意道。
「穗香知道凡公子铁定不会是那种胆小怕事之人,也知道公子不会再危险时
抛下穗香不顾,一路上就多劳公子照顾了。」沐穗香一字一言温声语道,语气显
得有些儿娇媚。
「我果然不善于对付这种女孩呢。」李凡心道。
「不知道公子晚上休息的可好。」沐穗香别有深意道,那对眸子水汪汪的望
着男儿。
李凡闻言脸上一红,当下正色道:「悦儿,和熏儿照顾的非常细致。」
「连称呼都变了呢。」女孩心道。
「辰时我们出发,还望公子不要误了事情。」沐穗香叮咛道。
「好。」李凡沉声道。
……
……
「嗯嗯……哥哥……慢些……慢一点……好痛……顶的人家好舒服……棒子
入得悦儿好快活……啊啊啊……啊啊……」
紫悦纤腰缓缓扭摆,被插得衔指失神,浪叫不已,只见那半褪的纱衣下,两
团饱胀雪乳白晃晃的不住弹跳,左乳红嫩椒头半露,极薄的粉红乳晕在纱衣下清
晰可见。
李凡大手直入探进纱衣,狠狠的揉弄着两团乳鸽。
而蓝熏也没在一边看着,两根纤指摸上紫悦肥厚酥腻的蛤唇,指尖绕着那涨
的发硬的肉珠轻轻捏扭,弄得女孩身躯一紧,螓首扬起,喘着娇气只打哆嗦。
「都湿成这样了,果然是浪蹄子呢。」蓝熏眉眼熏陶,双颊晕红,目光春意
盎然,波盈欲滴的望着男儿,送上了蜜吻。
「蓝熏姐姐……好舒服……就是人家那儿……在磨得深深的……」
指尖感受着那怒龙在女孩蜜裂的穴里来回深入抽插,棒头不时被穴儿挤出刮
擦到指腹,湿腻不堪,白液似是将棒身整个涂上了层油腻腻的酥膏。
那流出的滚烫汁液溅到指儿,烫的心尖儿都要跳出似得。
还未等她细想,小蛇儿便滑进了男儿口中,来回探索,美妙的女孩穴里蜜液
直流,再也顾不得其它事了。
四唇贴合,凉凉的又甜又腻,两人就这么时碰时离温柔的触碰着,那微黏的
湿濡唇瓣让男儿不舍分开,突地变成了狂暴的浸入,舌儿打着圈儿使力咂吮着那
湿润香舌儿。
直到蓝熏喘不上气儿,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公子……那穴儿痒的紧……人家要受不住了……奶子也涨的酸麻……给人
家……啊啊……」
李凡胯下抽插着紫悦的穴儿,被那细窄膣户绞的阵阵难耐,马上就要怒射而
出,那棒头被内壁分泌的汁液浇的烫酥发麻,只盼将女孩送入佳境。
此时闻言,迫不及待的将棒头挤进了蓝熏的屄里,穴内湿滑冰凉,立马给男
儿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鸡肠子一样的细窄膣道内,硕大的棒儿被卡在不及食指
粗的肉肠中,棒头随着粘液一点点的挤压内壁,感受着缓缓抽进穴内的感觉。
蓝熏只觉得屄里被巨物狠狠塞入,烫的她仰头娇吟,酥胸不断起伏,那物儿
挤到内里花蕊,穴里上下似是蚂蚁袭身一般,酸麻剧烈,只盼棒儿深深入个几下。
「嗯嗯……公子慢一些个……啊啊……呀呀……深些……再快一点啊……」
女孩被入得浪叫连连。
李凡双手各自不同拿捏着两女乳房,玩的不亦乐乎,闻言喘气道:「到底是
快还是慢啊。」
「快……公子……快些……蒂珠儿都被顶掉了儿……揉碎心子……在深深的
入啊……」
李凡箍着女孩酥臀,下身龙阳似是又胀大了不少,感受着那雪桃子上下不住
拍打,那饱满的阴阜不住流着蜜液,浓密的耻毛黏在胯间,说不出的舒服,只得
狠狠的抽插起来。
一边,紫悦被男儿入得不上不下,穴里痒的紧,正在紧要关头被男儿拔了出
来,气的腮帮子憋鼓,发着闷气,那指儿却飞快的揉捻着蛤口嫩珠。
「嗯嗯……啊呀呀……自己摸着原来也这么舒服……啊啊啊……呀呀……」
李凡在一边将紫悦的神情看在眼中,只是他已顾不上这些了,棒头被那穴里
绞的凉麻难忍,包裹着茎身的一圈圈娇脂使劲的蠕动着,诱使他不停的抽插,似
是一股吸力牢牢的牵引着他。
紫悦儿紧紧夹着的粉嫩的双腿大大分开,熏满了腻润的汁水,倒三角般覆在
耻丘的乌茸湿黏一片,入眼淫靡。那腴润的花蛤,十分窄小,阴唇不大,当中一
道粉嫩水莹娇嫩蜜裂,微绽两片酥脂,直如那鲜杀的薄鱼片。
只见她一手捏着酥乳,一手扪着花底,玩的好不痛快,那包皮下的蛤珠水莹
闪亮,被女孩揉捻的透明湿润,花浆不住从那蛤壶内溢出。
「嗯嗯……好舒服……要到了……人家不行了……熏儿姐姐把那棒儿让给悦
儿……穴里痒的要命……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哥哥求你了……」
那蛤壶外的两片肥厚酥脂打着颤儿,指尖飞快的进出着,发出唧唧的淫绯声
响,似是有着一汪春水即将喷出。
只见紫悦螓首乱晃,酥胸不住起伏,浑身泛起红潮,脚趾时蜷时伸,紧紧夹
着双腿,呼吸急促的娇叫着,到最后竟是有了哭音。
「小骚蹄……真没办法……嗯嗯……人家也要丢了公子……在深一些……快
……」
李凡拼命的抽插着,呼吸急促,双手似乎是要将那雪裂的桃子掰成两瓣,那
雪腻的臀沟诱人至极,一圈淡粉色毫无色泽沉淀的小巧菊花呈在男儿眼前,他凑
过头去,伸出舌尖在那菊眼上轻轻触碰起来。
「公子……不要脏啊……好痒……嗯嗯……好舒服……」
淫腻的花浆顺着臀沟缓缓滑落菊轮,冰凉的汁液把男儿吮舔的滋滋有味,那
汁液伴有着丝丝麝香,不腥毫无异味,还透着股清甜。
随着男儿的刺激,那小巧屁眼儿微微如颤着,一张一合,往内凹陷,反而让
李凡更加的兴奋。
「公子绕了熏儿……啊啊啊啊……穴里好舒服……心子揉碎了啦……插得好
深……坏掉了……坏掉了啦……」
「熏儿,再叫,浪一些,我也快来了。」
李凡腰脊一麻,胯下感到一阵酥胀,滚烫的浓精骤然爆发,马眼中似是有着
千万滴小珠儿混着浆液喷射而出,直射的蓝熏柳腰乱颤,扬起螓首,哀怨的承受
了男儿全部精华。
冰凉的浆汁不住浇下,似是冷藏的冰窖一样,只把男儿惊得马上抽了出去,
龟头卡在那酥嫩的薄膜将那花蛤扯得大大裂开,膣户里不住痉挛,涌出滋滋白浆。
「要死了……公子好厉害呢……人家不行了……」
蓝熏眉眼迷离,桃眸泛着水光,舌尖儿轻轻扫舔着男儿唇瓣,有气无力道。
谁知这时在一边急急看着的紫悦,连忙将娇躯扑了上去,缠住了李凡,那绵
弹温热的娇躯紧紧的抱着男儿,迷乱的在他身上不断轻吻,玉腿也是随意的缠绕
着,摩擦着,刺激着男儿的细胞。
肿胀的奶头尖尖不时的挂摩着男儿胸口,软中带硬的触感让男儿迷蒙,香气
扑鼻,只能感受着女孩的狂热。
「穴儿……穴里好痒……哥哥给悦儿……人家现在就要……嗯嗯……」
紫悦完全放下了羞涩,双眼迷离的看着男儿,脑海一片空白,只有那硬如烙
铁棒儿才能填补此时的空虚。
李凡翻身将女孩压在身下,刚才的摩擦已让他重振雄风,抵在那两瓣蛤唇摩
擦几下,狠狠的刺了进去。
「啊……哥哥……顶死了……肠子里了……呀呀……在深一些……揉死悦儿
吧……啊啊啊啊啊啊……」
紫悦儿被李凡顶的浪叫连连,那修长的玉腿紧紧勾着男儿的腰股,不住打颤,
柔腻的触感滑过汁水淋漓的肌肤,终于将男儿最深层次的欲望爆发出来……
李凡双手各压在女孩酥乳上,使劲的揉捏着,腰腹发力,用力挺耸将床榻压
得吱吱作响。
蓝熏眼热的望着两人,也是忍耐不住,从背后抱着男儿,那绵软的肥乳紧紧
的抵着他的后背,胀硬的乳头摩擦着,伸出舌尖在那后背温柔的舔了起来。
紫悦的乳房其实相当敏感,只是被那酥痒的花穴冲淡了不少,此时被男儿尽
情的揉捏的奶子,快感渐渐涌了上来。
李凡这才仔细将这对乳儿印在了心头,女孩的乳尖细小柔嫩,宛如两点豆蔻,
乳峰非常坚挺,是他阅过得女孩之最,那绵软的乳肉随着高潮袭来,变得肿胀坚
硬,尖端充血使那乳尖呈樱红色骄傲的宣立起来。
那不住摇晃的白乳蹦跳不已,晃着两点乳蒂儿异常的诱人。
「不要了……绕了悦儿……这样会死掉的啊……啊啊啊啊……绕了人家啦…
…不要了……啊啊啊啊啊……」
李凡毫不怜惜,撑着酥水肆意,一路直破嫩脂,深深的镶入了那美妙玉户之
中,将那即要探出的花心刺的七歪八扭,挤到了花宫顶端。
紫悦酥胸急促,美眸翻白。
李凡看到女孩似是真的疼痛,连忙放慢速度,将女孩搂起,温柔的亲吻着,
爱抚着,动作狂野温柔,只把女孩挑弄的快美异常,玉户里汨汨出浆,直欲仙去。
「好美……好舒服……恩嗯……」
紫悦娇躯绷紧,那纤细的柳腰似是要被男儿撞断似得,苦苦承受着快美的醉
人,那白皙浑圆的紧致双腿牢牢的卡着李凡腰上,随着他不住的抽刺,那两只白
净的脚儿被汗水浸透圆润的足趾摩擦着男儿的肌肤。
李凡可以感到背部那诱人的肤触,女孩的脚儿在他背部不停的挂摩着,那时
蜷时伸的足趾黏着湿腻的汗水带来的异样感觉让他心头砰砰心动,那一勾一撩的
脚儿挠的他心头发痒。
蓝熏在身后紧紧的抱着男儿,突感到他身子骨绷紧,那金刚般的坚硬躯体挣
脱了她的环抱,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见他狠狠的抽插着胯下的人儿。
「咦,这傻公子怎地突然发狂了,悦儿做了什么。」蓝熏心中疑惑道。
「啊啊……嗳呦……啊啊……啊啊啊啊……停下……哥哥……穴里酸呀……
别入了……啊……」
紫悦被顶的呀呀浪叫不停,声音之大就连蓝熏听了都不免害羞,那洁白晶莹
的娇躯上下晃动,连带胸前的美乳蹦弹不停,令那肿胀如花生米大的奶子尖尖不
断的滑过男儿胸膛。
李凡发狠的揉捏着那白腻的乳房,欲要将那两团娇嫩揉碎,指腹揪捏着那红
嫩奶尖,看着女孩欲哭欲泣的可人模样心头莫名的产生一种快感,这快感使他心
头发狂。
紫悦只觉得自己被男儿推向了天堂,那一波波的快感不住从私处传来,心尖
儿噗噗直跳,没迷醉的星眸看着那交合之处怒龙快速的抽插,发出啾啾的声响,
身子酥软如泥。
「慢一些……别……痛……慢点……呜呜……」紫悦的声音带着哭音。
蓝熏看向了女孩,紫悦的神情快美中显得几分痛苦,那粗壮的怒龙粗暴的侵
入着,没有怜惜,没有温柔,有的只是狂暴,占有。
「不对。」蓝熏心头一紧。
李凡只觉的那娇嫩的脂肉包裹着,痉挛着,蠕动着挤压着那敏感龟头,眼前
的女孩,前一刻还不是自己的,此时此刻却在自己的胯下娇喘呻吟。
「哥哥……不要……好痛啊……」紫悦娇吟着,声音忍不住透着哭腔,两只
手儿开始使劲的推着那硬如铁石的胸膛。
李凡此时脑海一片空白,灰蒙蒙的,一片红色,有的只是本能的占有,进行
着最原始的也是万物始源男女之间最美妙的事儿。
「嗯嗯……呜呜……饶了我……哥哥不疼悦儿了……捏的我好痛……」
那烙铁般的手掌粗暴的揉捏着两团酥乳,将那一只乳房捏的几欲爆裂开来,
那粗硬的肉棒在也没了什么技巧,一路破开娇嫩蜜肉,直直捅入花心,不停的将
那嫩肉捣的七扭八歪,似是将花蒂子捣碎了开来。
蜜液如注喷泄,滚烫的浆汁浓烈的浇灌在了棒头之上,没有忍耐不住的痛感,
倒像是润滑剂,催人情欲。
蓝熏看到,女孩惊恐的神色,那被骑乘的娇躯不停的打着颤儿,一双眼眸睁
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男儿。
紫悦眸中,男儿的神色异常狰狞,犹如吞人心魄的猛兽,没有一丝丝的怜惜,
发红的双眼将那可憎的面孔深深的植入了女孩的心头。
「呜呜呜,不要了,这不是人家心中的那个傻哥哥,他不会再疼悦儿了……」
紫悦大声诉说着,有的只是委屈。
纤细的柳腰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的箍住了她,痛感不及心尖传来的浓烈
隐痛,女孩心儿一颤终究是忍耐不住哭了出来。
哭泣的声音,嘤咛中夹杂着无数委屈弥漫进整个屋内,传了开来,一丝丝的
扎进了男儿胸膛,将那暴虐的,狂乱的气息驱散了出去。
那双发红的眼眸渐渐的恢复了清明,剩下的只是浓浓的不知所措,和错愕。
「悦儿,你哭了。我……」哽咽在口中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啪」。
清脆的响声传了开来。
那是一张愤怒到了极致的俏脸,扭曲的可怕却透着坚定,冰冷地注视着男儿。
李凡心中错愕,不解,委屈,但是隐隐的他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让自己感到后
悔的事情,只是他记不起来了。
「我和悦儿出身平平,以为将身子献给了你,便有了依靠,可是你太让我两
失望了,我两不是你任意糟蹋的玩物。」
蓝熏的脸上有着只是浓厚的屈辱,却又不能将它抛掉,愤恨后悔的神色使那
妩媚的小脸扭曲的可怕。
「……」李凡说不出一丝话来。
「熏儿,」浑身的力气,挤出了这两个字,想要去伸出手,却又使不出一丝
力气。
「出去。」冰冷的表情,淡淡的冷漠到极致的话语。
李凡感觉全身上下的力气都似被抽空了般,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连女孩最
后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那落寞的背影不觉得可怜,倒不如说是他应得的。
「蓝熏姐姐,要原谅他吗?」紫悦呐呐道。
那美丽的躯体上,胸前腰腹两侧清晰的看到几道红色印痕。
「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们可以依靠他的,对不起呢,让你受了这罪。」蓝熏
抱着紫悦,感受到女孩眼眸流下的流水,内心绞痛不已。
次日。
晨光熹微,暮色悄过。
一抹阳光照耀着脚下的大地,浓浓的薄雾如纱般笼罩在山林之间,郁郁芳香
的清晰气息扑鼻袭来,沁人心脾,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穿梭在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的林子里,一抹温和的斜阳照下,似是能够抚平
人们心中的伤痛。
白色的骏马上,两人默然无语,气氛似是有些尴尬,怀中女孩的气息强烈的
散发出来,那软玉娇香的身子紧紧贴着男儿的胸膛,随着颠动,微微抵磨着。
紫悦纤柔的腰身就在眼前,只要伸展双臂,就能将之拥入怀中,然而此刻,
李凡双手紧抓着马鞍,尽可能的不去触碰女孩,忍耐的十分痛苦。
「他真的不再心疼悦儿了。」紫悦内心矛盾,既希望男儿可以像之前那样,
又害怕再次受到伤害。
「怎么办,怎么办,紫悦,蓝熏两位姑娘还是不肯原谅我,我该怎么办。」
李凡内心不停的嘀咕着。
前方同样是两匹骏马,沐穗香,蓝熏两人分别骑在上面,林子中马的速度受
到了影响,速度不是很快。
沐穗香看着身后,身旁的三人,心道:「咦,这三人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
从出发起,蓝熏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死气沉沉的,问她话也是很快的说
完,便不再言语,而紫悦就更奇怪了,以她的性子,这一路上这么沉默,显然是
出了问题。
时间,不允许几人多想。
前方便是数人集合的地方了。
就在这时,李凡紫悦所处的马上,马身剧烈颠簸一下,使得女孩身子向后一
靠。
李凡下意识的两手环住了女孩,在手臂触到的一瞬间,紫悦通体一颤,全身
紧绷起来,注意力集中等待着男儿下一步动作。
李凡内心也是紧张,手臂贴着纱衣可以清晰的感触到女孩温柔娇软的肌肤,
那平坦的小腹因为紧张而过度紧绷着,随着手心触碰,微微起伏着。
感受到女孩没有过多的抵触,那环绕着紫悦腰身的双手不舍放开,依然赖皮
的贴在小腹两侧,女孩肌肤传来的温度煨的男儿心中暖洋洋的。
直到此刻李凡这才发现,女孩在他心中已经占据了一片位置。
这种异样且带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心中莫名的兴奋,喜悦。
紫悦此时心乱如麻,惶惶地不安中夹杂着几丝喜悦,似是贪杯的女孩,又像
是渴望偷欢的纯情少女,那大掌紧紧的贴触着自己的肚皮,暖洋洋地,心中的不
满悄悄的散走了。
若是李凡细心,就可以看到,女孩耳畔悄悄爬起的淡淡晕红,染得整个脸颊
都红彤彤了起来。
紫悦不安的,迷茫着接受着男儿无形的藉慰,百爪扰心的她突地听到背后传
来细小的声音。
「对不起。」
声音很小,小到紫悦可以认为那是错觉,但她还是听到了,三个字很快的占
据了女孩整个内心,在那颗柔软的心中泛起层层涟漪,像滴滴水珠,汇聚成河。
李凡突然感到环中的娇躯放松了下来,那平坦的小腹,微微起伏的酥胸,无
疑不再诉说着此刻身躯感受到的美好。
两个心思各异,但都沉浸在温柔的感觉中,丝毫没有察觉几人已走出了林子。
前方,是宽阔的黄土坡道,侧旁是巍峨的山峰,这样的地势足以让烈马尽情
的奔腾。
两人突然感到,身下的马儿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了速度,奔腾中李凡紧紧的
环抱着女孩,那起伏的酥胸欢悦的弹跳着,不时的撞击着他的手背,那娇弹的触
感让他心中偷偷乐个不停。
半个时辰过后,马儿放慢了速度,两人还未从激动的心情中冷却下来。
前方不远处,是三匹骏马,待仔细看清,这才发现一女两男各自坐在马上。
女子正是大夏皇朝的公主夏水寒,围绕在她身边的两个男子,一位则是李凡
的对头征昌王次子夏武,另一位浑身黑衣的男子,蒙着面让人叫不出他的名字,
但是从那背上背着的硬弓来看,此人肯定不会简单。
几人缓缓停了下来,纷纷下马走了上去。
「穗香见过水寒公主。」沐穗香微微点头,轻声道。
女孩向三人依次问道。
「水寒见过沐姐姐。」夏水寒同样轻声道。
在几人对话时,李凡偷偷打量着三人,虽说早就得知公主会去,可是此时见
到本人,内心还是纠结不已。
女孩那姿色超群的容颜配上静如处女姿态,确实让他着迷一番,两只眼睛不
免四处偷瞄乱看。
可同样的在李凡眼中女孩那柔软的娇躯,纤细的蛮腰,挺翘的胸脯,阿娜苗
条的身形无疑不再向他诉说着她很弱小,再加上公主这样的身份,她在男儿心中
此时已经标记上了累赘这样的符号。
至于另外两人,夏武在他眼中忽视不计,至于另一人,背上背着弯弓,手上
也无兵器,身形瘦弱,显然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看来这个队伍里唯一有着战斗力的也只有我了。」李凡心中坚信且肯定的
想着。
当眼神瞟向夏武时,对方也看了过来,只听夏武大声道:「是你,你这家伙
怎么也来了。」
夏水寒走上前来微微一笑,轻声道:「表哥,凡公子可是人家特意请来的呢。」
说着女孩朝着李凡的方向轻轻点头。
「山野草民见过水寒公主。」李凡回礼道。
说罢很不乐意的朝着夏武的方向,随意一鞠,轻声道:「见过,征昌王,次
子。」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在说征昌王三个字时,李凡口中加重了语气,而后面
两个字却是比前面几个字小了很多。
「哼。」夏武闻言道。
对于眼前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夏水寒看在眼里,心中全然没有兴趣,自然是
一概不理,她向几人介绍道:「这位是筒成大哥,也是这次情报者,他对南荒那
里的地势非常了解,这次行动的成败全在于他。」
众人仔细的听着,说到这里女孩缓缓停了下来,看到几人神色严肃,这才又
道:「诸位今日为何在这里,想必每人心内早已了解,这次的任务非常重要,务
必不要出现差错,而我们则要在发现墨麒麟前保护好筒成大哥。」
「水寒在这里向各位一拜。」说着女孩向数人微微一礼。
「公主,请不要客气,这次的行动关系到皇朝的威严,我们势必会完成任务。」
沐穗香上前扶起女孩,轻声道。
「好,废话不再多说,到富丽城就算日夜不休,快马加鞭也得十日,这一路
上大家互相照应,接下来要辛苦了。」夏水寒眸中透着坚定,沉声道。
「到富丽城后,将会有人将我们传送到南荒任意一个角落,这时候才要小心
了,南荒的蛮子蛮横无比,尽可能避免遭遇。」
「是。」数人齐声道。
友情提示:盘古大陆,夏日均是非常炎热,因而女子穿着如何清凉都符合情
理。
本书涉及修真凡是有潜力把握修真命运的女子,三十岁以下都可称呼为女孩。
在活了几百年依然美如天仙的女人面前,活了几十岁的女人都是小孩。
本书一切合理,没有吐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