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回印镇罗龟抵达南蛮
乌云盖天,雷鸣闪烁. 湖中央聚集着一团黑色的漩涡,水浪翻圈着向四周打
去。
湖面黑暗的不见五指,灰沉沉的,只有两个人剧烈的心跳。
夏水寒浑身灵力如抽丝般传入了男儿体内,暴力,浓郁,李凡感到身体内一
股热流汹涌的传了开来,涌入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这股灵力非常纯净,直到感
到自己的身子要被撑爆这才停了下来。
「公主,这是。」李凡此时的心情简直是复杂无比,他见过类似的玉佩,知
道这对女孩会很重要。
「父皇将自己的灵力传了一部分,用在危机的时候保护我的。」夏水寒道。
她感到身上没了一丝力气,软软的,只剩下一丝抬手的力气,若是眼前男儿
失败,可真是要喂鱼了。
「放心吧,交给我了。」李凡自信道。
李凡周身气浪涌出,左臂前探,无名指,食指指腹捏着奇怪的印诀,数秒间
变换了诸多姿态,右臂半弧滑月状探向前方,两手对合,交叉人八状形成个口字。
「一定要赶上啊。」李凡轻声道。
两手开始缓慢的交错起来,翻印在手心里不住的变换着,闷沉的声音在湖面
响起,像是梵唱,又似是从男儿口中传出。
那声音,庄严,肃穆,让人闻声心头便开始激荡起来,声音在湖面上,荡着
音波层层传了出去。
随着湖面传开的声音,男儿手上的动作逐渐开始加快,双手的印诀更是如翻
花吐雾,汗水不住的顺着那额间滑下,灵力在体内轰鸣着,稍有不慎,便是爆体
而亡。
远处,水里的怪物距离李凡二人,七百米,速度极快,不出十秒,便会到达
两人眼前。
「在哪,瞄准,瞄准啊。」李凡心中咆哮道。
「公主,在我攻击怪物的一瞬间,会发出强烈的气流,随之的你要紧紧的抱
着我。」李凡对着女孩缓缓说道。
其实他心中压力很大,湖中的怪物他并不了解,只是出于本能他觉得必须使
出这一招,而至于用了这招的后果,李凡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女孩传来的所有灵力,也只是可以打出起手的动作,之后所需的灵力,也是
现在李凡所达不到的,有着打出大,崩天印的经验,这覆海印的可能性也不是没
有。
夏水寒看到,男儿的体表浮现着淡淡的黄色气流,与其成对应的是,一丝金
色的气流从指尖飞快的聚集,在黑暗下显得十分显眼,指尖翻飞间,划过金色诡
异的弧度。
女孩不可置信的看着男儿,眼前的招数虽然她没有见过,但她也知道能用如
此之多灵力的招数,威力绝对可观。
「不需失败啊。」李凡心道。
距离三百米,小型的漩涡中心,暗沉中湖面荡起两点红影,时隐时现,在湖
面上显出狭长的红色印痕,诡异之极。
漩涡中,暗红色的东西悄悄探出湖面,红色的印痕镶在上面,原来是这物的
眸子,脖颈不知有多少长度,直径半米左右,其上覆着黑色的倒钩,密密麻麻的
鳞片被水浪冲洗的黝黑发亮。
鹰钩状的上颚,下颚齐齐张开,锋利的锯牙浸泡在水里,顺着看去,浮出大
半个黑暗的背甲,随着急速游动,整个背部显现了出来,圆盘状,其上暗纹分布。
背甲下覆着鳞片的短尾冒出湖面,尾部也是长满了倒钩,奇异的是尾端分叉
像是蛇的信子,微微蠕动着,仔细看去,那圈皮肉下,细小的倒刺缓缓探了出来。
探首,甩尾,伸颈,湖面上荡起怪物的叫声,声音尖锐,刺耳,越传越远。
「来了。」李凡道。
夏水寒点了点头,怪物的叫声让她心中发慌,黑暗下只有环抱着眼前男儿,
心头的恐惧才会减少,胸前的双峰贴着那宽厚的脊背,湿透的衣料下,女孩感到
乳峰的凸起磨着男儿背部,这时悄悄勃挺起来的蒂儿让她心中羞涩难忍,心尖儿
似是蹦出心口。
怪物距离李凡二人,六十米。
「看到了,那是,什么东西」李凡心中讶异,他看过奇珍异兽的名录,可是
并没有这一只。
三十米。
「抱着我。」李凡道。
「嗯。」这时羞涩算不得什么了,知道男儿心思没放在背后,她放心了起来。
双手急速翻飞舞动的指尖,结出了最后一道印记。
李凡浑身灵力涌出,抱着他的夏水寒感到男儿身子一震,肉眼可见的金色灵
力狂暴的向前涌出,聚成实体质的白色气团。
「炼古之术,覆海印。」李凡大喝道。
白色的气团瞬间打出,在湖面上极速飞出,所到之处湖面向两边翻起,圆形
状的大范围气球在怪物的哀鸣下,将之卷了进去。
强烈的气浪,将两人从湖面上推出数杖之远,远远的离开了怪物所处的范围。
水里浸泡着的二人,看着漩涡的中心,气团将怪物直直逼进水中,无数肉眼
看不清的锋锐细流,在怪物糙皮上流下了深深的印痕,血液灌入湖中,瞬间将那
一片湖水染成了红色,那挂着倒刺的尾巴断了开了,怪物沉入了湖中。
「现在安全了吧。」夏水寒欣慰道。
「还没有。」李凡道。
在女孩担心的神情下,他随后又道:「到了岸上,才会安全。」
「一点也不好笑。」女孩被男儿拦腰抱在怀里,修长雪腻的双腿浮出水面,
小脚儿似是害羞的点着水面,五根粉嫩嫩的玉趾扳的长长的,白皙酥红的足弯纤
长秀美,整体显得巧而玲珑,非常可爱。
看着大战后,疲惫不堪的男儿,心上说不出的感觉,静静的趴在了他的胸口。
「人家还是乖一点吧,给他省一些体力。」夏水寒眸子里温柔闪过。
李凡一手抱着女孩,一手划着水浪,看着在怀中安静的女孩,有种不真实的
感觉。
夏水寒的臀部被紧紧的托着,水浪刚好遮过那儿,裙下那两瓣雪腻丰硕的触
感不断刺激着李凡,水浸湿后,女孩桃瓣的臀型,臀沟儿紧紧贴着男儿的手掌,
指尖抵着臀瓣将裙料陷进了那沟物里。
随着李凡的走动,女孩的乳房便被挤压的变换着形状,湿哒哒的感觉异常催
人淫欲,绵弹,挺翘,只是女孩双丸带给男儿的第一感觉,直到那乳房被整个压
扁贴在了胸口,他心头才知道女孩胸前的物儿,感觉每时每刻都是不一样的。
女孩胸前的双丸紧紧贴触着他的胸膛,李凡感到那衣料下两点凸起不断的刮
触着他,衣料湿腻下女孩胸前的乳房带给李凡的是近乎是赤裸向贴的感觉,那层
薄薄的衣料,反而给男儿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也不知道她发现了没有。」李凡向着怀中的女孩看去。
黑暗下,那娇艳脸颊红霞爬起,眸儿紧紧闭合,黑长的浓睫打着颤儿,酥唇
抿起,脖颈到裸露的肌肤泛起了一层细密的粉潮,那凌乱湿透的衣料下,雪腻的
肌肤纹理清晰可见,饱满的双丸将衣料高高撑起,显出两个形似倒扣玉碗的精致
椒乳,乳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峰顶那细密的晕儿淡淡的扩散开来,连同尖翘细小
的粉樱乳头,都可看见,形状美不胜收,望之让人心迷。
夏水寒近乎赤裸的躯体,那雪腻的完美无瑕的肤质,白璧般的纹理,结合衣
物湿透若影若现的感官效果,带给男儿视觉上的冲击近乎是致命的。
李凡觉得喉头发痒,抑制着努力克制自己,反而使得身体越发难耐,嗓子眼
干燥,他都可以听到自己咽下唾液的声音。
女孩的身子温顺的趴在怀里,他刻意避开视线,可是总是有种魔力让他不由
自主的将目光看向了那浮凸的身躯。
气喘如牛是李凡此时的写照,胯下不争气的挺了起来,在水里甩动着,水浪
将棒儿浮了起来,在水面上显出个粗长的倒影。
「凡公子,人家是不是很重。」夏水寒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睁开眸子问
道。
「不会,马上就到岸边了,你坚持会儿。」李凡回道。
黑暗下,女孩看不清男儿的面容,只当是他体力不支,心中涌上一股感动。
湖水渐渐的冰冷起来,寒风吹打着两人,夏水寒身子发凉,娇躯打起了颤子,
寒冷中她更是将男儿当成了暖炉,紧紧地抱着,可是当发现他的胸口一样冰凉时,
她心疼了起来,针扎似得。
接下来,两人无话,近乎是被水浪推着向前走去,是什么时候上岸的都记不
得了。
离开湖泊两百米的距离,一处空旷之地,找了个干净的地儿,李凡将女孩轻
轻地放了下来。
他利索的堆起了柴火,在上面铺了几层草絮后,满意的停了下来。
男儿在一旁捣鼓着,黑暗下,看不清他的模样,可是定然是很温柔的,她心
中断定。
「公主,那个,用火烤烤身子,不然明天定会生病的。」李凡说这话没有什
么意思,可是此时却有些难以开口。
「嗯。」夏水寒俏脸一红,低声道。
听到女孩答应,坐在一旁的李凡准备点起火来。
「慢着。」夏水寒突道。
「怎么了。」李凡疑道。
「没什么,点吧。」看着瑟瑟发抖的男儿,她心中不忍了起来。
火焰燃了起来,微弱,却是这儿唯一的火源。
温暖升起。
两人贴面相对,火光下,女孩的俏脸被衬得发晕,不知是不是热的,那白皙
的颈子泛起了小片潮红,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女孩,发现她真的很美。
夏水寒生着桃花般的玉靥,双瞳剪水,唇如朱樱,颈如新雪,娴静的姿态下
显得身子纤弱柔顺,轻纱微敞,裸露出女孩莹莹如玉的脊背,其上肌肤绝类鲜剥
蛤肉,白腻的水光盈溢,当真是欺霜赛雪,吹弹可破。
贴身的烟纱湿黏的腻在肩上,水滴滑落,肩锁弧度优美,胸前的双峰饱满显
得既挺又翘,乳型圆润,将那缠在胸前的衣料顶的高高凸起,若是细看,那峰顶
的豆儿小如点珠,衣料下状若梅花的晕儿,都是纤毫必现。
褶裙下滴滴答答的流着水珠,晶莹如玉的小腿线条优美,肌理鲜活,雪腻的
晃人眼球,那笋尖的小脚儿藏在身后,看不真切,偶尔露出的脚踝,倒是让男儿
心中过了把干瘾。
两人就这么坐了半个钟头,期间无话,若是外人看来这两人的气氛必然是有
些尴尬,可两人全然不觉。
衣物没有一丝要干的迹象,反而黏腻的贴在身上,浑身不适。
夏水寒悄悄的看着男儿,他眼中的惊讶,赞许,眼珠子朝着哪个方向都被女
孩瞧在了眼里,偶尔发现他那贼眼珠子在偷偷的盯着自己的脚儿那色眯眯沉迷的
模样,让女孩心里发慌,还有一丝丝窃喜,但更多的是生气。
身子传来着不适感,乳房紧紧的贴着衣物,一动便感到肌肤黏腻,身子冰凉,
可是又不能在他面儿脱下衣服,一时可是难住了女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