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章双凤上
我站在特殊位子上有些发呆,从来没见过这么激烈的交媾场面,更不要说是
一米的距离内亲眼目睹这样刺激的春宫。只是没想到这春宫的女方竟然是我挂念
了一个月的妹妹,而她还由于身体的刺激,爆发出我从来都没见过的野性,忘情
而主动的和她未来公公如火如荼的交媾着,我的肉屌又疼又热,完全顾不了心里
的疼与妒,只管大力揉搓着。
「啊!……喜欢……啊!…啊嗷!…好爹爹……啊!……好喜欢……啊啊…
嗷…用力……啊啊………用力肏我!………啊啊!……用力……啊嗷………」妹
妹忘情的叫着族长,不时咬着红的要滴出血一样的嘴唇,紧紧闭着美眸,狂放的
呻吟着,同时卖力的扭动着雪白不盈一握蛮腰,用娇嫩玉珠一样的脚趾蹬着着椅
子,蹲在族长身上坐着急速的蹲起运动,随着族长多毛肉屌的抽插,一次次迎奉
的用雪白的双腿和饱满的阴阜挤压着在她蜜洞中肆虐的族长的粗大肉屌。
「嗯啊!……火舞……嗯……我要肏烂你的嫩屄……啊!…」族长大叫了一
声,就抱着正卖力扭动着腰肢的妹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移动到特殊位子的窗边,
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窗台上。
我心里一惊,因为这样一来,妹妹的斜靠着族长肩膀的面孔就正好对着特殊
位子上缝隙的方向,恍惚间,妹妹那由于激烈交媾已经迷离的眼神居然和我的目
光对上了。在那一瞬,我知道妹妹发现我了。
「啊嗷…啊!……来嘛!……啊!……用力……啊啊嗷…用力肏我……嗷…
……唔唔……唔…」妹妹愈加热情放浪的呻吟着,同时狂吻着族长的大嘴,吮吸
着族长吐出的舌头。
妹妹的愈加狂放呻吟声并没有止息,似乎发现特殊位子上的异常,愈加卖力
了。
我紧张而小心翼翼透过特殊位子的缝隙朝屋内窥去,两个人赤裸的身体仅仅
和我隔着一面木板,看得异常真切和清楚。
「嗯啊!……啊…好儿媳………嗯啊………你的嫩屄好棒…嗯……好紧…真
不愧是名器……夹的干爹好舒服………嗯……」族长吼着,直挺挺的坐在窗台上,
紧紧靠着特殊位子上的木板。
族长仰着头,恶心的舌头不时吸吮妹妹动人的樱唇,又或是大力衔咬着妹妹
翘挺丰胰的乳房,在上面留下一个个深深的牙印。他大手牢牢抓着妹妹雪白肉感
的翘臀,五指深深陷入了妹妹的臀肉中,大力的一抓一送,配合着多毛肉屌的抽
插。
「啊嗷!……好公公………啊……好爹爹……啊嗷……大力些……啊啊嗷!
……肏我…啊……用力肏淫荡的儿媳…啊啊嗷…………」妹妹淫乱放纵的娇啼着,
她扭动着冶艳撩人的身体,骑在族长身上迎奉着一次次的抽插。
妹妹火红如火的秀发散乱在雪白的肩上,她微微蹙着蛾眉,仿佛享受着情欲
缠绵一样半闭着秀眸,长长的睫毛不时翕动着;她挺拔的鼻头挂着汗珠,小巧的
鼻翼正一吸一张;无暇的红唇轻露贝齿,正急促的呼吸着,精致的嘴角和完美的
下颚上还流着族长留下的唾液。
同时,妹妹全神香汗淋漓,白嫩的玉手紧紧抓着族长的肩头和臂膀,固定着
身体,那雪白纤细仿佛柔若无骨的柳腰如同风中柳絮一样,猛烈的扭动着画着圆
圈,猛甩着她胸前白嫩丰满的乳球,带动着雪白的丰臀画着圆夹揉磨转着正插入
她窄小蜜洞内的族长的多毛肉屌;
她雪白修长双腿保持着大开跨在族长身上,娇小白皙的小脚丫抵着窗梁,粉
红纤细的脚掌蹬着窗台,颀长而瘦不露骨的小腿和浑圆光洁的大腿紧紧绷着,仿
佛骑着快马一样,主动而猛烈的一起一浮,带动着胯间粉嫩的花瓣贪婪的套弄着
吸啜着蜜洞内的肉屌,动情的配合着族长多毛肉屌的大力抽插。
「啊嗷!……啊啊嗷…受不了………啊!……啊嗷…嗷!…啊啊……」随着
族长带着真气的多毛肉屌的猛烈翻滚,妹妹发情的母兽一样呻吟着。从特殊位子
上的缝隙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两人满是淫液密合的交接处。
随着族长多毛肉屌的每一次的插入,可清楚的看到附着真气的细毛搅拌着淫
液刮着妹妹粉嫩的两片花唇,再没入湿滑的蜜洞口,这样的细毛再猛烈掠过她柔
软蜜洞内肉壁上每一寸嫩肉,带来强烈的刺痒;
每一次承受这样的奇痒,妹妹那雪白的臀肉都随着蜜洞内剧烈的抽搐而紧绷,
同时本就娇小紧窄的蜜洞口更是猛烈的收缩,牢牢的吸住族长插入的多毛肉屌,
吞噬吮吸整根多毛肉屌直到紧紧勒住肉屌的根部,仿佛深怕失去这根塞满她的粗
大肉屌一般;
而族长的多毛肉屌也因妹妹的一枝独秀名器,屄口和蜜洞内嫩肉那紧紧的夹
磨,变得更加充血而肿大,血脉贲张,这样也就让族长的多毛肉屌和妹妹蜜洞内
的嫩肉贴得更紧;但是越是这样,真气细毛就更加外刺更加深入,对妹妹柔嫩的
蜜洞内的刺激就更大,百爪挠心一般的奇痒就更加难以停止,越痒越紧,越紧越
痒,就好像是恶性循环一样!
「嗯………火舞你好棒………你里面好会夹!………嗯嗯…太爽了……嗯啊!
……你这欠肏的嫩屄………嗯嗯!……我要肏死你……嗯………要干死你!……
嗯啊!………」族长大力吼着,胯下的多毛肉屌就如同公牛一样毫不止息的足足
肏了妹妹将近半个时辰,也许是真气紧勒着他多毛肉屌的原因,族长竟然还一点
儿射精的意思都没有。倒是期间,不知道妹妹攀上了多少次高潮,整个窗台上都
仿佛布满了妹妹蜜洞内喷出的淫液。
我躲在特殊位子上,一边撸着管,一边偷窥着屋内的妹妹被族长操得花枝乱
颤,不停发出销魂蚀骨的叫床声,我感觉心由疼转麻,由麻转冷,再由冷转死,
只剩下肉屌上的火热不能消解。
蓦然一声「正锋,我还要!」母亲从里屋赤裸的走出,呢喃的道。我心中咯
噔一下,妈的,原来母亲也在,看样子早被族长肏到去休息了,那不就是母女双
收了?想着想着,肉屌却是胀痛异常,唯有愈加用力撸着。
在一阵迷离激荡的大战之后,妹妹由于连续高潮已经沉沉入睡,只有母亲还
靠在族长怀中,嘟着诱人的小嘴说还要。
族长将怀中的母亲搂得更紧了,母亲此时心跳的怦怦的,十分惊喜,有点害
羞得将头埋在族长的怀里,娇声地叫了声:「正锋!」
族长被她叫的心里软绵绵的,一把将母亲的头捧起,将嘴唇深深的印在她湿
润甜美的樱唇上。族长将舌头伸了进去,轻轻的挑开她的牙齿,将舌头和她的缠
绕在一起,深情而贪婪地吻着。
一场激情的香吻过后,族长心中的原始欲火本就还很旺盛,多毛肉屌愈加的
坚硬了,将母亲迅速压倒在床上,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
「……正锋……啊……疼……恩……轻点……啊……不要……啊……」
母亲动情的娇喘吁吁,不断地呻吟向族长求饶。族长欲火大盛,哪顾得上这
些,不但继续用力揉捏,而且还伸嘴去吮吸那一对豪乳,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
粒可爱的粉色乳头,湿滑的舌头滑过凸起的乳头。母亲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挺
着,让族长把整个乳峰都含在嘴里,让整个胸部都沾满族长的唾液。
族长突然把乳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母亲的玉体下移,一把便摸
到她那湿漉漉的花瓣蛤肉,那里已经十分的泛滥成灾,泊泊之淫水不断从淫裂中
流出,弄湿了乌黑光亮的阴毛。族长十分高兴,连忙将母亲的大腿分开,两只手
指分开她那娇嫩的花瓣,粉色的嫩肉中间有一粒耀眼的肉珠。随着手指的移动,
分开了母亲粉红的紧合的花瓣,族长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动情膨胀起来的花蒂
在花唇的交界处剧烈颤抖着,淫裂中不断的分泌出清香的女人香味。
母亲娇羞的大喊:「正锋……不……啊哟……不要……坏死了……」
族长淫笑道:「骚货,明明出了那么多水,还在装纯,刚才还说要,现在老
子就是给你啊!」说完,将手指插入了半开的蜜洞口,母亲随即全身一阵颤抖!
族长的手指在充满淫水的蜜洞中缓缓的抽送着,母亲不自觉地挺着香臀上下
配合着,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族长俯下身去,疯狂地吸吮着母亲的爱液。她失控的喊声,强烈的快感冲击
着她美丽却又清纯的肉体,全身泛起了一片樱红色。
族长已十分兴奋,他将母亲平放到床上,大大的分开她的大腿。挺起一早就
威猛无比的多毛肉屌,凑近母亲鲍美多汁的牝户。母亲在性刺激的快感中,全身
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小屄被巨大的龟头逼近,她有一
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紧紧的抓住族长的手,贝齿用力地咬着下唇,一双美
目紧紧地合上。她似乎等待着君王的恩泽,宛如渴旱已久的大地需要雨露的滋润
一样。
族长用力将多毛肉屌顶进入她一早湿润而又紧紧的蜜洞口,母亲虽不是处女
了,但窄小的六面埋伏名器嫩屄一下被巨大的多毛肉屌顶入,还是微感疼痛,但
最主要的是痒,无比难受的痒,对正锋的多毛肉屌真是又爱又恨。
我看着母亲对族长露出小女儿的撒娇般求爱,本就一肚子火,又想到妹妹被
肏到几次高潮,那粗大的碧玉神屌,越发坚硬无比,正在快速撸动时,看见妹妹
对我这里使了个眼色。
我会意的换了个在床边的地方,这地方就在床边上,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族长
的多毛肉屌如何进入我以前的老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边上有个洞,这
洞刚好可以让肉屌穿过,平时有木块封住,需要在打开。
当我把肉屌挺进去时,就感觉龟头被一阵温热包裹,更被灵动的小舌时而舔
舐马眼,时而在龟头冠状沟的棱角划过,更是时而被强大吸力吸附着,舒爽无比,
我看不见妹妹,只能看见母亲被族长恶心的肉屌无情的抽插,感受着妹妹的温热
的檀口。
族长多毛肉屌无情地推进,四周的嫩肉无情得像铜墙铁壁一样,将龟头紧紧
地包着。
「名器就是好,肏多少次都还是紧如处女!」多毛肉屌被她窄小地蜜洞紧紧
地包住,母亲蜜洞内的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族长的龟头,感受着那令人又爱
又恨的麻痒。
族长开始猛烈的抽插,母亲沉浸在痛痒及快感无限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
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痒呀……啊啊……好痛呀……好爽呀……」
族长的巨大多毛肉屌深深地插着,顶着母亲的花心,狠狠地磨着,母亲的下
身淫水横流了出来,在床上淌着,族长用力地插,母亲拼命地配合,她已经进入
了美妙的天仙快乐的境界。
「插深一点……」
看到母亲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族长的攻势更猛了。而母亲也尝到了多
毛肉屌深入玉壶的美妙快感,一双美妙玉腿紧紧地夹着族长,好让多毛肉屌更深
的刺进去。
「啊!呀!哎呀……噢!哦……」
母亲觉得花心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蜜洞壁一阵
痉挛,大量的淫液从里边流了出来。
「嗯嗯!…爽死了…灵萍……嗯!…我射进来了……嗯!……看我的精液…
…嗯!……把你白白的肚子全灌满……嗯!……让你这个骚货……嗯嗯!……给
我怀个小孩……嗯嗯啊啊!……」
族长深入蜜洞的龟头,感到一阵灼热,不自觉的又加紧抽送了两下,实在受
不了六面埋伏的独特收缩,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花心深处,然后将多毛肉屌从
小屄中拔出去。
族长躺在母亲身旁,低头看母亲的蜜户,嫩屄因长时间的抽插而不能合拢。
淫水混着精液向外流着,把洞口里外都打湿了,两片小嫩肉一开一合地、像
一只渴水的嘴,那颗小嫩肉颤抖着,十分诱人。黑亮的耻毛被淫水和精液漫过以
后,更加发亮。
此刻的母亲终于畅快淋漓的享受了这欲仙欲死的醉人场景,她呢喃的道:
「正锋,人家每天都要享受这样美妙的快乐!」说完,静静地躺在族长的怀里享
受着片刻的温存。
族长爱惜的抚摸她美妙的玉体,香了她一口,道:「只要宝贝需要,我就是
精尽人亡,都会全力去满足!」
母亲听了,「谁要你精尽人亡了,只要你多射点给我而已……!」娇羞一哼,
动情的挤进族长的怀中!
这时,一旁的妹妹早已经汁液横流,吸吮着粗大的碧玉肉屌,她见干爹与母
亲恩爱缠绵的样子,不由新潮荡漾的道:「干爹,人家也要你的肉屌!」说完,
就投入族长宽广的胸膛!
我本就在爆发的边缘,知道妹妹又找了借口折磨我,让那碧玉肉屌在那剧烈
的抖动,而得不到宣泄。
听到妹妹诱人的请求,族长放开怀中的母亲,一手将妹妹抱入怀中,族长则
把玩着妹妹的玉乳,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色乳头。
妹妹娇羞地说:「干爹,舞儿想要像母亲一样快乐!」
族长笑着反问道:「小骚货,放心吧,干爹从来不偏心。你刚才被干爹的多
毛肉屌插得爽不爽?」
妹妹羞的连忙娇嗔道:「嗯,好爽,所以人家现在又想要了!」
族长一脸坏笑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小骚货,干爹现在就好好的爱你!」
说着,族长伸手去摸妹妹的湿润的蜜户。
「小骚货,把干爹的多毛肉屌快点吹硬,好快点肏你这小骚货。」
妹妹转过身子,虽现在半软不硬,也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尽管这
她对族长的多毛肉屌早就熟悉,但今天看来多毛肉屌是这样的雄伟、狰狞,她俏
脸一热,心中一羞。此时的多毛肉屌上沾满了腥臭的精液和母亲的淫水,妹妹情
不自禁的伸出丁香小舌去舔那恶心的多毛肉屌。妹妹显得很兴奋,她认真的舔着,
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将族长的多毛肉屌舔得干干净净。
母亲凭着契约早就发现我的到来,偷瞄了女儿在哪偷偷帮我吹箫,也看见女
儿把那肉屌弄得抖动不已,一看就知道爆发的边缘,却又离开了不让它爆发,这
样生生憋住,可以想象儿子多难受,一时不忍,接过了那可怜的碧玉肉屌。
肏,肉屌的无比坚硬,龟头的巨大膨胀,卵袋的强烈收缩,无不说明阳精即
将的剧烈蓬发,然而就在那要射却没射的强烈憋屈,难受得满脸通红,心里大骂
狂肏妹妹她娘,更可恨的是妹妹居然把族长那恶心的沾满精液和淫水的多毛肉屌
认真的舔舐干净。蓦然又是一阵温热吸力包裹着龟头,使得碧玉肉屌剧烈的脉动
着,努力的射出憋了满满一卵袋的阳精。
族长被妹妹舔得十分舒服,不觉得多毛肉屌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任何一次
都更大更坚挺。族长用手把粗大的多毛肉屌,带到妹妹的蜜洞口,先是用肉屌拍
打着花瓣上的凸起小花蕾,而后再慢慢往蜜洞里塞。
族长感觉到从龟头进入蜜洞,一层一层的突破,每突破一层,肉壁摩擦到龟
头棱角使得族长无比舒爽,直至突破到九层,龟头一直到根部慢慢的被她一枝独
秀湿热的嫩屄紧紧含住。
「啊!…干爹……啊啊…你进来了…你的龟头好大…啊!…好粗…啊啊…把
人家里面全撑开了……啊啊……人家的嫩屄被干爹的肉屌…胀的好难过呢…啊!
…进来的越来越多呢…啊……好粗好大呀……啊…你把人家小屄里面全塞满了呀
……啊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