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七章心机
一声满足的呻吟从我口中吐出,旋即运棒如风,大肆抽送。
天瑶貌似无奈,但嘴里却另一回事,不但没有挣扎,反而牢牢箍紧腔内之物,
任其而为。我看在眼里,心下发笑,知道天瑶虽然嘴上不依,心里还是接受自己
的,心头立壮,抽刺更为凶猛。
慕容星河骤然看见我加入战圈,便知我纵使心怀怨懑,相信亦不会太厉害,
若不然,我又怎肯和人分享自己的天瑶。
一想及此,慕容星河心里霍然一宽。接着抬头一望,却见我一根碧玉肉屌已
插入瑶儿口中,不停地抽击疾捣,再看瑶儿,竟也欣然自乐,吞吐正欢,不免有
些妒忌之意。但眼见瑶儿如天仙似的容颜,正用小嘴紧紧含住男人的肉屌,如此
刺眼的情景,刺激得他欲焰焚身,当下使足气力,从下往上,狠狠的连捅几下,
记记直闯深宫。
「嗯……」天瑶吃消不过,含着肉棒噫呜起来,猛将身下的慕容星河用力抱
住。慕容星河欲念高涨,下下尽根,捣得天瑶全身乱晃,双乳不断地在他胸膛挤
压研磨,不由淫火更盛,忙伸出双手,分握着一对丰满,恣情把玩。
天瑶何尝试过以一敌二,今次还是头一遭,除了屁眼,真的被人无孔不入,
其美之处,就可想而知。在两个男人分攻下,快感不停地扩散蔓延,终于忍无可
忍,猛不防精关大开,狂泄起来。
「啊!人家要死了……」天瑶吐出肉屌,仰头哭喊,这一泄可谓惊天动地,
又凶又猛,比之先前一次来得更为激烈,直丢得浑身抽搐,倒在慕容星河身上,
几乎便要昏死过去。
我给天瑶吮得兴动莫名,正是乐在头上,便向慕容星河道:「岳父你且让一
让,回头再把瑶儿给你。」
慕容星河看见我已跪到天瑶身后,只得抽出弯曲肉屌。
天瑶听见我的说话,但已无力作出任何反应,待得我把龟头凑近阴门,才低
低的嗯得一声,喊了一声夫君,随觉火热的龟头猛地一闯,直贯至底,整个蜜道
都充实起来。天瑶满意地哼了一声,充满着无限的满足:「啊!夫君……你肏得
好用力……用力肏死你这个不贞的天瑶吧……」
二人同时听得兴发如狂,尤以我更甚,当即大刀阔斧,下下奋力重捣,一口
气便百余抽,险些把天瑶干得珠沉玉碎,蚤赴黄泉。
「夫君你好棒……天瑶真的要……要死了……」边说边使力抱紧慕容星河,
奋力撅起屁股,好教我弄得更深。
我犹如神魔附身,气雄力猛:「骚货,我这个夫君不输于岳父吧?」
「夫君……你好厉害,不要停下来……人家想去了……」
「快说,我和你爹,妳爱那一个?」
「两个都好……夫君我爱你,但……但我也爱爹,嗯!不行了……真的要泄
了,夫君再加把劲……」
我听得怒从心起,当下连番重击,天瑶果然喊得一声,蜜道猛地一阵痉挛,
又来了一次高潮。而我亦是强弩之末,猛戳几下,便噗噗的射出精来,直至精液
讫尽,抽出淫水淋漓的肉棒,跨身跪到爱妻跟前,天瑶也不待他开声,吐舌便舔。
这一下,我可真乐透了,禁不住仰首高呼,呵呵的吐着大气。我真没想到,
天瑶竟肯为我事后舔精,这还是第一次,怎不叫我大喜如狂。待得精水舔尽,天
瑶再将龟头纳入口中,吸吮一轮,才肯放出。
我才一离开,慕容星河已提枪上阵,狠狠往上一捅,龟头直击向花心,一股
酸麻立时笼罩天瑶全身:「爹……太深了……」
「弄痛妳吗?」慕容星河猛地停住。
「我没事,动吧。」天瑶抱住他头颈,一根香舌闯入他口中。慕容星河吻着
漂亮的瑶儿,下身同时发动,干得「啪啪」见声。
天瑶这颗心,其实早就全放在这个爹爹上,这个深吻,天瑶简直全情投入,
完全无视了身旁的我。
其实慕容星河想招东方不败为女婿,早就调查了他了,还亲自跟踪他回去时,
更是看见他与母亲妹妹乱伦,知道那小子居然和自己一样乱伦,这样就容易接受
自己与天瑶,何况东方不败也是有为青年。所以才让他偷看到自己与天瑶的事,
更发展成可以一女伺二夫,完全是他计划之内。
当天晚上,我和天瑶赤条条的抱拥在床,天瑶亲昵地趴在我身上,抱着我道:
「你这个人越来越坏了,在外面偷看人家,还当作无事。我要问你,你是怎样知
晓我和爹的事?」
「当日你们在后院激情,让我无意中看见了。」我单手抱着未婚爱妻的娇躯,
一只手放在她乳房上,徐缓把弄:「若不是这样,我又怎知妳和爹这样!」
「我的第一次是被爹爹强奸的,那次是娘离开后的第十五年,爹喝得大醉,
后来就……,在后来我……我……」
「是不是受不住爹的挑逗,终于就放弃了。」我盯着她问。
「嗯!」天瑶坦白地点点头:「应该是吧。老实说,爹的真气真是很惊人,
或许爹比你境界高深几年吧!其实你当时都看见了,爹射完精后,竟然不用休息,
又可以继续再做,实在太厉害了。」
「便因为这样,所以喜欢上爹?」
「瑶儿也不敢否认,确是有一点点这样,你不高兴是吗?」天瑶抬起头望向
我:「夫君,我真的错了,说真的,瑶儿早已喜欢上让爹肏的感觉,恐怕以后,
我……我会管不住自己,还会继续给你戴绿帽。」
「那我怎样?妳不但是我天瑶,也是我最爱的人,总不能双手将妳送给岳父
吧。害得我现在进退两难!一个是我未来岳父,一个是我心爱的天瑶,这教我如
何是好!」
天瑶伸手抚弄着我的碧玉肉屌,身子同时在胸膛紧一紧,说道:「夫君你不
用担心,天瑶终究是妳的天瑶,到死那天,都是妳天瑶,除了你不再要我。我是
你的天瑶,其他男人根本就没有希望。
「关于你父女二人的事,以目前情形来看,恐怕我要阻挡都挡不住,但瑶儿
必须应承我,每次都一定要说给我知,便是要做乌龟,也不能做只盲眼乌龟。」
天瑶听得噗哧一笑:「夫君你真风趣。好吧,我保证你会做只开眼乌龟,但
我必须事先说明,你该知我定力有限,人又天生敏感,要是我给爹挑拨几下,恐
怕真会把持不住,到时先斩后奏,可不能怪我。」
「唉!」我摇头一笑:「我早就知道会这样。但妳也不能太过火,有了爹,
便没有我这个夫君。」
天瑶微微一笑:「我有你这个气度宽宏的夫君,是我慕容天瑶的福气。从现
在开始,我只会对你更好,更加爱你,我敢向天许誓。」
我笑道:「我允许妳和爹好,就是好夫君!」
「人家会报答你的。」天瑶亲了我一下:「夫君,快来肏我!」
「没想妳这样厉害,刚才还没够么?」
「不是我,而是你,看你现在这根东西,硬得可以打鼓了。」
我一笑,一个翻身便压在她身上:「还不快点张开腿。」
「是,夫君……」
次日上午,茉莉随同天瑶到城里游玩,二人边走边谈,茉莉突然笑道:「小
姐妳真本事,什么事都在妳计划掌握中,茉莉可真服妳了。」
天瑶淡然与她一笑,却没有答她,只听茉莉又道:「对了,妳又怎会知晓姑
爷不会阻止妳,肯让妳和老爷那个?」
「我又怎会预先知道。」天瑶微笑道:「妳姑爷的性子,又有谁会比我清楚。
当日他看了我和爹那个,就算他真的出来阻止,对我而言,也没有大不了的事情。
但要是他当场不阻止,就表示他默许了,打后再想阻止,恐怕已经为时已晚,无
可补救了。其实说真话,我也是赌一下运气而已。」
「倒说得对,只是姑爷一连几天看着妳和老爷好,我真有点为姑爷难过。」
天瑶一笑:「其实妳和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妳姑爷真不是好东西,竟然有
点被虐的不正常快感,他昨晚和我说,这几天在隔壁偷看,竟不停自渎,还射了
六七次,妳道好不好笑。」
「真的!」茉莉听得瞪大美目,揜口笑起来。
「嗯!」天瑶含笑点头:「若然不真,他昨日冲进房来看见我和爹,就不会
兴奋得加入战圈了。」
「什么,妳和他二人一起做?这……这岂不是让妳快乐死!」
「妳这个死丫头,竟敢来笑我。」天瑶佯嗔瞪她一眼。
茉莉伸舌缩肩,嘻嘻一笑:「这样就好了,小姐妳一直喜欢老爷,这回可真
正得尝所愿了,不但可以公然在姑爷面前和老爷好,说不准,还会时常三人同床,
要是换作是我,神仙也不想做了!」
「茉莉,有一件事我可不能不和你说。」天瑶突然正色道:「关于周思邈,
依我来看,妳和我都不该再和他接触了。他虽然天赋异品,床上功夫也不错,但
此人毕竟只是个药师,而且年老,对妳来说,绝对不会是个可依靠的人,妳就听
我说,放弃他吧。」
茉莉低垂着头,徐徐道:「我也知道,只是……」
天瑶又道:「妳不用多想了,要找个好归宿,就要找个可以依靠和寄托的人。
其实我早以看出,妳真正喜欢的人是我爹,对不对?」
茉莉一听,心下一惊,忙即摇头道:「不,没有这回事,小姐不要乱说。老
爷是小姐心爱的人了,茉莉那敢……」
天瑶微微一笑:「我不妨和妳说,没错,我是喜欢爹,但我也是妳姑爷的妻
子,我们终究是不可能的。但妳不同,妳样貌出众,身材又好,要找就要找个像
爹这样的男人,若然妳做了我爹的侍妾,不但衣食无忧,而且还有得妳乐呢。爹
的本事,我还不清楚,那里又粗又大,耐力又强悍,只要妳愿意,一切就交给我
办,我敢保证必定能成事。」
「可是……可是小姐妳……」
「我明白妳想说什么。」天瑶含笑望向她:「妳我虽说是主仆,但自小便在
一起,我何时当作妳是外人。就算我们三人同床,共享一夫,又有谁得知。至于
姑爷,妳若愿意,我也可以给妳,这不是两全其美。」
茉莉一直暗恋慕容星河,只是知道小姐的心意,况且自己又是下人,才不敢
说出口,却没想到,原来天瑶早就看出来了。此刻听了天瑶一番言语,那有不动
心之理,当下垂着头道:「好是好。但老爷未必会喜欢我。」
「我都说了,一切包在我身上。」天瑶道:「其实我看爹不是对妳全没意思,
只是爹怕我吃醋,就算爹喜欢妳,也不会表现出来。但现在环境不同了,爹不但
可以继续和我好,还多了一个漂亮的小丫头,你说爹会不应承吗。」
二人相互一笑,天瑶望向远方的白云,像似是已看见快到的明天,不由得绽
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东方不败不知不觉中,就掉进了那对狼狈为奸的父女坑里,更悲剧的是还乐
在其中。
思索了一天之后,答应了做城主女婿后,东方不败决定趁夜离开,要把这消
息说给母亲知道。
身如闪电,天雷般疾驰而去,飘忽落下,棉若柳叶。几个纵跃间,转眼间已
到一处房顶,下面院落格局再清楚不过,此处来往进出月余。
身形一晃,飘然而去。
临走之前,东方不败还是有些事情要处理干净。布置一番后,出得城去,尽
挑密林小路走。
月明星稀,阴风阵阵,树林里时而发出妖兽哀嚎的声音。
正是一个杀人夜。
到了密林深处,东方不败脚步骤停,脚底猛转,对着眼前不远处的树影厉声
喊道:
「出来!」
「呵……小畜生,你想偷偷的开溜。」严武迈着大步走了过来,终于可以将
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拔掉,兴奋之情使他的眼睛都冒出了光芒。
应声从树上飘落一个男子,虽然看不清面孔,但是东方不败却是心知肚明,
离开慕容家的时候,故意留下一个线索给他安排监督的人,将计就计,引他出来。
既然要走,岂能留下这个尾巴?
东方不败伫立原地,阴风吹起他的眉发,在月光的投影下,显得阴冷可怕,
耳边仿佛传来两年前声音:
「东方不败,什么滋味啊?啊哈哈哈,废物,一无是处的废物。」
东方不败的心口猛烈的一阵疼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一股怒火开始在胸
口灼烧,拳头紧握,骨骼摩擦的声音隐隐作响。
「小畜生,如果你能将救治慕容天瑶的秘方告诉我,或许我会饶你一条性命。」
严武轻挑的一说,他相信对方已经陷入死亡的绝望之中,凭着自己宗师四阶的实
力,打败一个宗师三阶,绰绰有余。而且自己从来不打无把握之战。
曾暗发血誓,一定要为自己报仇,现在,仇人就在眼前。
月光残照,魅影重重。
严武嘴角阴笑,真气劲道鼓动不已,带着凛然杀机,腾空一跃,一掌顺势拍
下。金光闪闪,犹如彗星赶月,凶势淘淘。
东方不败血脉偾张,沉稳如山的脸庞下,凝聚着坚毅不拔的决心和勇气。
「葵花托塔!」
林中犹如惊雷平地而起,双目怒睁。像一座绽放的葵花,托起他凶狠的杀招,
如霸王扛山一般,刚硬十足。
「啪……!」
两掌碰撞交击,东方不败只觉得手臂一阵发麻,像是骨骼断掉了一般,双脚
往泥土里陷了一寸。
即便是对严武痛恨至极,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非比寻常。
严武冷哼了一下,瞳孔中散发着阴冷的光,开山碎石的般拳头,带着隐隐约
约的兹兹拉拉声,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他的胸口轰击而来。
「金引雷波拳!」
此招威风凛凛,浓郁的金气下,蕴含着一丝丝雷动的气息。一式灵品中阶的
玄真技,赫然被他练至了略有小成的地步。
东方不败眉心一紧,却丝毫不畏惧,汇聚全身的真气于一点,瞬间青筋暴起,
双臂鼓胀,肌肉撑衣欲裂。一式蕴含了上古天雷道意境的天雷杀迎了上去。
「轰——」一声巨响震彻整个树林,周围的枯枝都在这强大的冲击波中纷纷
震落。
「呼……」,倒退了七八步的东方不败,重重的喘着粗气,刚才铁青的脸颊,
现在面部已经憋的发白,巨大的震荡感让身心像是被电流流过一般,震颤不已。
而严武也没讨得好去,拳头猛烈的碰撞,他的臂膀像是被雷击了似的,剧烈
颤抖不已,往后猛烈的退了几步,脸上一个痛苦的抽搐,筋肉开始一道道扩张起
来。
东方不败耳边仿佛传来当初自己腿骨被打断的声音,这种做梦都会惊醒的场
面,在这一刻愈发深刻。他心脏猛的一抽的疼痛,砰砰的剧烈跳动声直直的刺激
着他复仇的神经。
狠咬了一口怒牙,带着威风四起,他的视觉里只有仇人,呼吸之间,猛冲而
上。
只见一个黑影在在月夜下的树林里一闪而过,同时传来一声肝胆俱裂的哀嚎
声。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