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4)(续一)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身子传来着不适感,乳房紧紧的贴着衣物,一动便感到肌肤黏腻,身子冰凉,
可是又不能在他面儿脱下衣服,一时可是难住了女孩。
「这样果真好害羞呢,像是什么都被他看了去了。」夏水寒心尖噗噗乱跳,
越想越是觉得脸上发烧。
男儿的眼神让她坐立不安,被那眼珠子盯着,身子好像是燃着了般。
「凡大哥你转过身子去。」夏水寒扭扭捏捏的说道。
李凡闻言,一愣,看着女孩脸颊染起的红晕,突然间明白了过来,姑娘家面
皮薄,被他这大男人瞧着,想必也是害羞的紧。
夏水寒正好看到男儿投来的目光,心尖羞涩下,柳眉微颦,含嗔横他一眼,
急道:「你还不快转过去。」
「公主莫怪,我这就转过去。」李凡见女孩有些着怒,说罢转过了身子。
两人背靠着背,隔着湿滑的薄衣,彼此可以感到对方温热的肤触。
「公主,那个,我两都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吧。」李凡心知话说出口可能会
使得女孩误会,甚至当场翻脸,可他依然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夏水寒闻言,心中瞬间对男儿失望了起来,可又怕是自己刚才听错了,声音
气的有些个哆嗦「凡大哥,你刚说了什么。」
李凡口笨,心知女孩定是把自己当成的浪荡之人,忙道:「我是看到这样下
去你我的衣服就算是几个时辰过去,也不会变干,这火焰快要灭了,这在之前,
衣服总得变干吧。」
夏水寒闻言心知是自己想错了,可是男儿说的话语,她依然接受不了,叫她
脱光了衣服和男子赤裸向贴,想起来都觉得脸儿燥的慌。
「放心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偷看的。」李凡见女孩内心似乎有所松动,蛊
惑道。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出来太不靠谱,总有着种欺骗小姑娘的感觉,可是他
发现自己的身子开始变得冰凉起来,体力也开始有些不支了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太妙,先前大战斗,看似简单,可是他将自己和从女孩那抽取
的灵力全部打了过去,能够坚持到现在,才感到体力消去,已经很不错了。
夏水寒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有些虚弱,近乎是求着自己的语气,想到之前在水
上男儿发出的那招,他拼了命的保护了自己,算了,就当是回报给他的吧。
她的娇躯也有些发凉,看着越来越小的火焰,和所剩不多的柴火,身上的衣
服还在滴滴答答流着水滴,她好像有些理解了。
数十秒过去,女孩没有说话,也没有丝毫的动作,不知道她的情绪如何,这
一切的一切都让男儿心中很是紧张。
一分钟过去,李凡放弃了起来,感到自己发凉的身躯,心中苦笑起来,他不
该奢求太多,那样换来的只是失望。
黑暗中,燃起着一丝火焰。
衣裳琳琳滑落的声音,传入了男儿耳里,刺激着他的感官。
紧贴着的那柔顺玉背微微颤抖着,看出来女孩十分的紧张,李凡感到身后的
娇躯向后移了移,紧接着,女孩的藕臂触到了他,随后薄纱般的衣物触感从女孩
的背上褪下。
他可以听见女孩因紧张而发出急促的呼吸声,那娇躯似是又动了起来,这次
是缠着女孩胸前双丸的抹胸从她身上褪了下来。
女孩身上穿着几件物儿,李凡想都能想出来。
「凡大哥,你也把衣服脱下来吧。」夏水寒近乎蚊声般的嗫喏道。
李凡看不到女孩,但也能够想到她的脸儿此刻一定红噗噗的非常可爱才对。
他利索的脱下了身上所有衣物,全身赤裸,几把捏干了脱下的衣物,摆到了
一边。
夏水寒内心紧张的像是心被揪着一样,感到身后赤裸着的男儿,心绪复杂,
但还是在努力接受着此时的现状。
女孩上身赤裸在黑暗之中,那胸前双丸被那藕臂紧紧夹着,挤出一道雪腻酥
沟儿,她乳型甚为圆润,双丸比寻常女孩发育的更好,鼓胀的峰乳充盈饱满,未
有丝毫下垂。
乳肉细腻绵绸,白腻的恍如雪球一般。乳根沃如堆雪,峰顶红梅,润嫩幼勃,
盎然挺起,向脱皮的荔枝,晶莹玉透,水淋欲滴,饱经锻炼的乳肌极富弹性,此
时女孩双手撑地,仰靠着,使两团乳房倾斜向上,显出完美的泪滴形状,乳头生
的偏乳球的下方,尖尖的向上翘起,在峰顶划出了完美的弧度。
她久经锻炼,平时又爱惜身子,仰靠着的姿态将那小腹完美的展现出来,雪
腹平坦无一丝赘肉,腰腹间肌肉线条完美无瑕,无有余赘,一看便觉滑实。
夏水寒身上仅仅剩下那套在臀上的褶裙,还有湿黏不堪包裹着少女羞处的一
条绸布。
「凡大哥,你一定不要偷看人家。」夏水寒再次问道,似乎只有听到男儿肯
定的回答,她才能放下羞涩。
「公主,你尽管放心,我承认我也向男人一样有着好色的通病,但是违背女
孩意愿,或是龌龊的事情,我是干不出来的。」李凡再一次郑重的说道。
「嗯。」夏水寒害羞的点了点脑袋,不再说话了。
她微抬起臀股,将半湿的亵布掀褪了下来,足趾踮地勉强的点着地儿,亵布
褪至膝间,她缓缓的踢出一只雪腻诱人的腿子,将那完美的曲线暴露在了月色之
下,雪腻润人的右小腿抽了出来,雪腻足趾微敛,如猫爪般羞涩的蜷着,腿儿轻
晃,三角状的亵布便滑落在脚踝之上,脚儿下点,那遮羞的布料掉在了地上。
随着抬腿,那娇花一闪而逝,诱人心扉。
下定决心后,夏水寒的动作自然了起来,不经意间女孩流露出的娇妩媚意,
无需调教浑然天成。
小腿纤细,大腿白皙,柔美的修长曲线夹杂着健美精致的肌束交错,让人猜
不到这居然是同一个人,足趾踮起,雪靥微蹙,樱唇娇呼一声,羞得自己一动不
动杵在了那儿。
看到男儿没有什么反应,两只粉腿像是撒尿般屈起,小腹随着动作皱了起来,
两只小手缓缓伸到腰侧一边,悄悄地将褶裙从臀尖拉下,雪腚在幽暗下露出一角,
白晃晃的一片诱人,直到卡在两小腿侧的褶裙滑落,女孩这才松了口气。
女孩下体已是空空无物,腿心里夹着一片小小的腴润三角,幽暗下更是衬得
那地儿雪腻耀眼,耻丘饱满,放佛嵌着那幼小的鲜剥了皮的稚嫩鸭梨,只是那儿
茸草茂密,早已被水浸湿,卷着束乌黑柔亮。
夏水寒深吸口气,动作轻柔的将褪下的衣物拧干,放到身子的前方,衣物脱
下后,水滴顺着躯体缓缓流下,被火焰熏烤着,也慢慢蒸发尽了。
女孩含羞的坐着,赤裸的肩背贴到同样赤裸的男儿后背时,心情不免变得有
些紧张起来,男儿肩背的汗水混搅着自己身子流下的汗液,缓慢的滴淌,顺着臀
线落到了雪硕的臀尖,最后嘀嗒落到了地上。
夏水寒感到自己的心跳都似漏了一拍,臀尖上挂着的水珠迟迟不肯落下,似
落非落的感觉传来一阵麻痒,直到感到水滴顺着沟股流淌而下,这才放松了下来。
另一边。
李凡心中扑跳,并且夹带着几丝说不出的紧张,身后传来的温润娇体所带来
的感官刺激远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
女孩只是背对的他,没有胸前双丸柔软的触感,也感受不到娇软温玉的肌体,
可是仅仅是这样赤裸贴着脊背,他内心已是非常的满足。
星月皎洁,柔和温顺的光芒披洒在两人身上像是为其笼罩了层薄薄的烟纱,
迷蒙而又美好。
背靠着背赤裸相贴的男女呈现出一副唯美画面,也使得周围的气氛变得含蓄
起来。
「身子有些奇怪了起来,好害羞呢。气氛也好奇怪,是不是要说几句话呢。」
夏水寒在心中想道。
「凡大哥的身子好僵硬呢,对了,他一定是紧张。」夏水寒心中思索道。
心中思绪纷飞,男儿紧张的身子反而让她心中产生了一丝丝喜悦,慢慢的遮
压下了紧张的感觉,身子彻底放松了起来。
感官的刺激让两人心跳加速,羞涩的感觉更是带着一种兴奋,使得身体上也
有所反应。
李凡一动不动,身体绷得有些僵硬,女孩的娇体似是微微的晃动着,温热袭
来,涌入心头的不仅仅是刺激。
那晶莹玉透,浑身就似上帝打造的完美无瑕的赤裸娇躯不住浮现在男儿脑海,
久久挥之不去,像是对女孩的亵渎般,他闭上了双眼,不敢去想。
可是他心中越是不想,女孩完美的躯体越是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该死,该死,这躯体怎的这般滑顺,她此刻的心情如我这般紧张吗?」李
凡心中胡思乱想着。
胯下硕物早已是高高的竖起,随着他沉下心神,怒龙勉强疲软了下来,僵硬
的姿态自然是会带来麻烦,李凡感到大腿发麻,似是无数针扎般,坐立不稳。
他开始微微的挪动身子,脚下开始摇晃起来,那紧触女孩肌肤的后背,向后
移动了数些。
夏水寒心中一惊,没有多想。
过了小会儿,男儿的后背先是轻触,贴触,最后慢慢的顺着体液像是在缓缓
摩擦着女孩的肌体。
「咿呀。」夏水寒嘤咛一声,浑身紧绷,感到男儿的脊背上下移动,心中各
种想法涌上心头,憋屈压过了羞涩,愤怒遮盖了喜悦,刚想起身怒骂,便听到。
「公主,刚才一直保持着同个动作,身子有些麻了,请你不要多想,我不会
动你的。」李凡呲着牙哼哼道。
夏水寒闻言,心中的怒火消了下来,可是男儿的话儿也让女孩内心有些不岔
起来,嘟着嘴儿生着闷气。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