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孙风娇埋怨着诗诗带丫丫回来的太晚,可是诗诗将李强的相片拿给孙风娇看
的时候,孙风娇惊呆啦,和诗诗第一眼看到李强时的表情完全一样,还真是母女
啊。必须是,而且还是亲生的。
李海成的办公室,秘书送来了关于李强的资料。虽说李强的资料有保密性,
但对于李家来说调查起来还是可以的。必经李家在全国也算是大富的存在。当然
啦,如果是李海成那一定是不行的。
可是当李海成看李强相片的时候,而且还是他的关系无法查出李强资料的时
候。李海成突然有种心喜的感觉。或许是对李涛的遭遇有一种安慰吧。
李海成给家里打了电话,没用很长时间,李海成的秘书就送来了关于李强的
资料。
李强,男,二十五岁,从小被遗弃在偏远山区的一座道观门门,被道观里的,
父母不明,从小在道观长大,跟着老道学了不少功夫,十岁以后,老道去世,观
中几个道士却了别的道观,只有李强一人留了下来,时常入深山打猎与虎狼为伙。
十五岁那年,被谋个进山执行任务的部门发现,破例加了某部门。
或许是因为从小就与虎狼为伙与人接触的太少,又不善言语,所以在这十年
在部门里,并没有收到重视。前不久在有心人的安排下,任务失败,结果惨重,
被开除啦。
这不正和李涛的遭遇有点像吗,长的也很像。而且这部门出来的人,身手都
很好,难之不得啊。
李海成打定注意,让李强先到保安部做个小保安,观察一下再说,如果可以
重用,就留到自己身边。
让秘书通知李诗诗,让她通知道李强明天到人事部报道。
李诗诗是十一点多接到的通知,但她感觉明天太遥远。昨晚没睡好,做了一
晚上的梦,梦里全是李强。这就是掉进爱河中的人的表显吧。
诗诗马上拨通了李强的电话,在电话中告知李强这个好消息。
李强的身手强,对危险的预感也强,但,为人处事不行,找了很久也没有找
到工作。多部门出来时可以说是净身出户,身上的钱也不多。
这个消息让李强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在电话里都不知道要对诗诗说什么啦。
只是不停的说着,谢谢,谢谢,谢谢。
诗诗在电话这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李强当时的囧样。憨憨的,超可爱。逗着
这个傻木头。
李强光说谢谢可不行,你要来点实际的谢礼才好。
啊,谢礼啊,李强在电话那头挠着头,想着要送李诗诗什么谢礼。
笨啊,你请我吃饭好啦。
中午,李强和诗诗在集团附近的一家餐厅见面。餐厅不大,但在商业区都会
装饰的很有品味。而且饭菜的味道也很不错。
诗诗一点也不客气,点了很多菜,而且还有她自己最爱吃的清蒸鱼。诗诗看
着李强那囧囧的眼神,心里笑开了花。
诗诗昨晚得知李强现在的生活条件很不好,也能感觉到他现在天天吃不好,
所以想借这个机会给李强改善一下生活。
当然啦,诗诗也没有想着要李强掏钱,这下也能让李强有钱之后再请她,嘿
嘿,机会是要找的吗。
其实诗诗心灵最深处是对李强的处境心疼。
饭菜诗诗没吃几口,必经是女孩子,胃口小。但一桌子饭菜一点没剩下,全
进了李强的肚子。
你可真能吃,你几天没吃饭啦。李诗诗打趣着李强。
李强不好意,本是说好他请客的,可是他身上的钱跟本就不够这饭钱。
不过李强想到了礼物,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指环来。小心的说道。
这是我以前自手做的,我现在能拿出手的东西也就是这个啦。这是用虎牙骨
做成的,可以以辟邪,而且还可以……
李强的话还没说完,抬头看向李诗诗。
那知李诗诗的脸红的如同像个熟透了的苹果。
李强吓的不敢连着说啦,李强跟本就不知道,这指环可不是随便送的,而且
还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
李诗诗快羞死啦,没见过这样的木头,这才刚见了两次面就要送人家戒指,
难道,难道你不知道送戒指的意义吗。
李诗诗看出来啦,这木头李强还真不知道,这送戒指的含义。
现在的李诗诗真是又羞,又急,又有一丝失落。
最后,李强在李诗诗的引导下,抓着李诗诗的小手把这虎牙指环套在了诗诗
右手的无名指上。
还别说,这指环的大小正合适。
数日后,李强被李诗诗调教的会哄诗诗啦。
再数日后,人们常常可以看到街头出现一大一小一小小三个身影打闹头,欢
笑呢。
一个月后,李强入住诗诗的家里,这时这个李家时时会传出好久没有过的欢
笑声。
随着李强的入住,冲淡了点李家之前的哀愁。
李强也时常陪着诗诗一起去医院看望李涛和张倩。
也会用一种特殊的按摩手法帮李涛和张倩按摩。
更会在诗诗不经意之间偷偷的用力的捏一捏张倩的雪峰。
这晚,看护张倩的护工临时有事,孙风娇也不想再给别人找麻烦,想着自己
去看一夜好啦,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让陌生人看也不放心。
下午做完晚饭,让诗诗和李强在家看丫丫,自己去了医院。
这奶奶不在家,晚上丫丫非和李强给她讲故事才睡。诗诗没办法只好和李强
一起躺在床上,哄着丫丫入睡。
诗诗看着身边的李强,慢慢的呼吸紧张起来,小脸越来越红。
丫丫终于睡着啦,而且睡的很香。
可是李强跟诗诗睡不着啦。
李强转过身望着害羞的诗诗,二人都没有说话,就只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无语却胜过千言。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唇接触在一起。
虽说这两人不是第一次接吻,但诗诗还是被李强雄厚的男人气息迷失了自我。
诗诗的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李强的脖子。
李强的双手在诗诗身上探索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探索进了诗诗睡衣里的世
界。
如果是以前的诗诗,这样的事是决对不可能发生的。只是诗诗在结识李强之
后转变啦。这种变化诗诗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强的手抓住了诗诗胸着的大白兔,李强能感到脖子上的那双绣臂瞬间抑的
更紧啦。
诗诗的心跳也更加快啦
诗诗最终被李强拨成了脱着屁股的小白兔。
诗诗没有想到要去阻止,她只有羞涩与顺从,再有的就是配合。
当刺痛到来的时刻,诗诗知道自己从少女变成了女人,是李强的女人,诗诗
幸福的流下眼泪,这是幸福的泪水,也是开心的泪水。诗诗感觉到幸福的来临,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只是恶梦刚刚开始。
李强柔柔着吻着诗诗的泪水,金枪在诗诗不知情的情况下吸取着她的原阴之
气。
如果这时候,诗诗睁开眼,可以看到李强眼中那邪恶的笑,还有那抹煞的人
绿。只是诗诗差差的闭着眼,她还在体验着幸福。
夜色迷人,幸福迷人,诗诗更加的迷人,随着李强金枪的插入,诗诗的脑海
里多出了很多信息,都是关于性爱方面的。
随着众多信息消化,诗诗从开始的羞愧慢慢的变成主动,到最后成了妖艳妩
媚。
啊……老公……老……公……
叫谁老公啊
李强,啊,叫李强老公
老公现在在干什么
啊……在……在快说,李强说着加大力度插入啊……在操诗诗……在操诗诗
的小比,在操诗诗的小骚比。啊……老公的大鸡鸡……大鸡巴老公,你肏得……
诗诗的……啊……骚比好爽……再用力……用力戳我……把诗诗的……小骚屄捣
……捣烂吧……啊……好爱你的大……大鸡巴,骚屄诗诗……每天都……都要和
你……啊……操比。
诗诗变啦,变成了淫娃。如果让了解诗诗的人看到这一幕打死也不信。
李强一边狠狠的肏着,一边在她丰满的大奶子大屁股上抚摸,口中道:「好
老婆,你的屄真好,夹得老公爽死了,老公也要每天都和你日屄,我要让我的诗
诗做天下最快乐的女人!」
诗诗此时已经完全迷失在激情中,说话已经不经大脑了:「对……诗诗是…
…天下最……快乐的……女人……老公不但……对诗诗好……肏屄又……这么…
…啊……厉害,肏得诗诗……爽……爽死了……喔……你要肏……肏死诗诗了…
…诗诗要飞……飞……飞了……」
诗诗修长的玉腿紧紧的缠住李强的腰,死命的往自己身上压来,看那样,好
像狠不得把李强从腰那里折起来,整个塞进自己的屄里,大屁股一阵猛烈的颤抖,
一股股的阴精泄了出来,不断的冲刷着李强的大龟头。
啊……老公……我……我不行啦……啊……饶了我吧,会死的。诗诗都泄了
十几次啦,从开始的兴奋到后来的求饶。
可是这并没有能让李强停止下来,李强就像机器一样,开足马力的冲杀着这
战场。
迷人的夜色慢慢的变淡啦,诗诗最终在李强整夜的蹂躏下晕死过去。
李强看着晕死在身下的诗诗,眼中没有半丝的怜悯之心。
东升之时的紫气像是给李强所吸引,融成一丝丝,一缕缕的钻入李强的体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