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下)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篇
江南杭州驿站
「不知道那呆子找没找到他的那个怜儿姑娘。」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双手托
腮,有点闷闷不乐的对着空气说话。
「高姑娘,高姑娘,快来救人啊。」就在高文心想那个在南京的杨凌时,一
道急促的呼喊声从门外传来。
「出了什么事啊?」高文心走出门外,只见一个驿站的工作人员在她的房门
前,急的不停的在打转。
「高姑娘,我们的一个兄弟外出办事的时候,遇到了倭寇袭击,人没死,可
以他中了一种剧毒,已经快不行了,高姑娘,我知道你是神医,我求求你救救我
的弟兄。」一见高文心从房里出来,那人便急忙上前。
「救人乃是医者之本分,不必说求。」高文心转身入房,拿着她的药箱走出
来,示意那人带路。
「在下替我那弟兄谢过文姑娘了。」那人对高文心深深的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带路吧。」
「这个这个,高姑娘你就这个样去吗?」那人像是在课堂上发现了老师的错
误但是又不敢讲出来的学生一样,最后还式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我这样有什么不对吗?」高文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一条杏黄色的保
守长裙将自己自脖子到脚踝的肌肤全数遮盖了起来,较为宽松的裙子也将娇躯的
曲线遮掩起来,使得两座高耸的玉峰看上起像是两个在平原上的小山包,一双秀
气可爱的玉足穿着一双很简洁的月白色绣花鞋,月白色的鞋子上没有绣着什么。
「高姑娘,女大夫去替一个男子看病,可是要穿特殊的大夫服的啊。」那人
指了指高文心身上的衣服说道。
「特殊的大夫服?我怎么……对啊,我给忘了,你在这里等一下啊。」说完
高文心转身回房,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高文心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寻找她的那件大夫服,可是她找到的都是一些不
符合医德的保守衣服。
终于,在箱子的底部找到了那件衣服。
高文心急忙脱下自己的那件杏黄色的保守长裙,精致圆润的锁骨下,两座高
耸的雪白玉峰上两颗粉红的小葡萄在迎风招展,高耸的玉峰下是一片平坦的小腹,
两条修长笔挺的美腿之间没有丝毫缝隙,双腿间的黑色草丛时常修剪,草丛中的
小草显得十分柔软顺滑。
高文心穿好衣服后走到梳妆台前。
在梳妆镜中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一件性感的情趣护士服,粉红色的上衣
似乎是小一号的,小一号的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玉峰显得更加的高耸挺拔,包裹
着玉峰的布料似乎随时会因为无法包裹住高文心的玉峰,而要被撑裂开来。
高文心的下身则是穿着一件刚刚可以遮住翘臀的超短裙,穿着这件超短裙的
高文心只要微微一弯腰,便会将她的蜜穴露出。
而高文心的玉足则被包裹在白色的长袜子里,这长袜子将高文心的小腿也装
了进去。
高文心看着自己的这身打扮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高文心走出房间看到那人正伏在自己房间的窗户外,
在他的眼睛前方有一个手指大小的洞,这个洞正对了自己的梳妆台,他的一只手
则伸进他的裤子里。
「高……高,高姑娘你出来了啊。」那人听到高文心的声音,急忙将手从裤
子里抽出来。
「快走吧,迟了怕你兄弟出事。」高文心无视了那人的行为,催促道。
「是是,这就走,这就走。」那人甩了甩手上的液体。
「高姑娘,到了。」那人带着高文心来到了南京城南的一座十分华丽的府邸。
「你这兄弟在哪里?」高文心对了这座华丽的府邸没有什么兴趣,她只关心
病人而以。
「高姑娘里面请。」那人推开小门对高文心喊道。
当高文心走进这座府邸时,高文心感觉自己进了万花丛,整座府邸里没有一
个男人,全是年轻貌美的少女,而且这些少女都没有穿衣服,就这样一丝不挂的
在府邸里走来走去,还有一些的少女正抱在一起磨豆腐。
走着走着高文心忍不住问道,「为什么那些女孩没有穿衣服?」
「高姑娘,外面那些小骚货都是一些罪臣之女,按我大明的律例,没有让她
们去接客,就是对她们最大的恩赐了,哦,到了。」
「就是这里?」高文心站在门外问道,这屋里没有惨叫和呻吟,要么这人没
有事,要么这人出大事。
「对啊,就是这里。」那人推开门让高文心进去后,就走了。
高文心一进这个房间,第一印象就是简单,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巨大的床,
二十个人睡在这张床上也不会感到挤,在床上睡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他全身
上下没有穿一件衣服,他的那根如同婴儿手臂的肉棒高高的立起,而且因为中毒,
他的肉棒变的紫黑色,显得格外的狰狞,显然这个男子是杨泉。
「看来中毒挺深的,肉棒都变成了紫黑色了。」高文心走到杨泉的跟前,仔
细的观摩起杨泉的肉棒。
「唔,体温有点高啊。」高文心用玉手握住杨泉的肉棒,冰凉柔软的小手感
受着手心中传来的炽热的温度。
「看来要检查一下他中的是什么毒。」高文心扶正杨泉的肉棒,小嘴一张将
杨泉的肉棒纳入她温暖的小嘴里。
杨泉的肉棒一进入高文心的嘴里,高文心便忍不住一阵反胃,肉棒的腥味就
像是没有处理过的海鱼一样,慢慢的,高文心渐渐的开始习惯了杨泉肉棒的味道。
如何有人从门外看进来就会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似乎是昏迷不醒,双腿
大大的分开,和他的身材完全不配的粗大肉棒,如同定海神针一样的勃起,而在
他的双腿间跪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美女的脑袋在他的双腿间不断的起伏吞吐,
随着美女的吞吐,他的肉棒变得更加的坚挺。
高文心感觉自己嘴里的肉棒不再是一股难忍的腥臭味,而是一股难以用语言
来表达的味道,有点像是刚刚出炉的苹果派一样,而且像是毒品一样,让人有一
种上瘾的感觉。
高文心像是三天没有吃过饭的人突然看到了满汉全席一样,高文心不停的吞
吐吸吮杨泉的肉棒,杨泉的肉棒仿佛是什么美味佳肴。
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高文心的头,原本正在不停吞吐着的高文心猝不
及防的被大手按住,粗大的肉棒直接插进高文心的喉咙,一张俏脸则埋进杨泉乌
黑的阴毛中。
高文心想要抬起头,可是杨泉的双手紧紧的按住高文心的头,不让她抬起头。
高文心突然感觉嘴里的肉棒跳动了一下,然后一大股温热的精液从高文心的
喉咙中喷涌而出,顺着高文心的食道一直流到了高文心的胃里。
高文心感觉一股暖流流进她的胃里,这感觉就像是在大冬天里喝上一碗热汤
一样,胃里暖乎乎的,舒服极了。
高文心感到按住她头的双手已经挪开了,高文心抬起头发现杨泉已经醒了过
来。
「对不起啊姑娘,我刚刚以为是飞机杯呢。」杨泉摸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道,虽然杨泉嘴上说不好意思,可是他的眼神中满是淫邪之光,他看高文心就像
是一个小孩看一个喜欢的玩具似的。
「没事,作为一名医者,刚刚不过是普通的检查而已。」高文心伸出小粉舌
在红唇上舔了舔,然后向杨泉解释道。
「那么大夫,我这是中了什么毒啊?」杨泉一边用他的肉棒轻轻的抽打高文
心的俏脸,一边淫荡的问道。
「你中的是倭寇的我爱一条柴,这种毒十分的狠毒,男人中了就会淫欲大增,
可以一夜征十女,最后精尽人亡,如何是女子中此毒的话,就会变成淫娃荡妇,
一看到男人就会发情,只要是胯下有肉棒的男人,她都会任他操,不论美丑,高
低贵贱,一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变成一个移动的精液肉便器。」高文心的眼睛
死死的盯着杨泉那条不停的在抽打自己俏脸的肉棒,仿佛想要将那条肉棒吞进嘴
里,好好的品尝品尝。
「这种毒这么可怕,那么有没有的救啊。」杨泉惊慌失措的问道,不过即使
是这么的惊慌失措,杨泉的肉棒还是在不紧不慢的抽打着高文心的俏脸。
「不要这么担心,如果男子中了我爱一条柴,只需要有一个医术精湛的女大
夫运用自己天生的医疗器械,再加上特殊的方法,就可以将毒液给挤出来了。」
高文心眯着眼睛,享受着杨泉用他的肉棒抽打自己俏脸所带来的快感,甚至
高文心感得自己的蜜穴已经开始湿润了起来。
「哦,那么要是女子中了这毒,那该怎么办呢?」杨泉抽打高文心的俏脸似
乎打累了,杨泉将肉棒放在高文心的红唇边上,从高文心小嘴里呼出的一阵阵香
风,轻轻的吹过杨泉的肉棒,甚是舒服。
「如何是女子中了,那就更加简单了,只要有一个有着大肉棒的男子将他的
大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蜜穴中,彻底的征服她,让她成为离开主人的肉棒就活不
下去的性奴就可以了,而且,只要能征服她,她就会在药力下爱上征服她的那个
人。」高文心看到这条停在自己嘴边的肉棒,不停的在咽口水。
「啊啊啊,大夫,我的肉棒好痛。」突然杨泉的五官都挤在一起,十分痛苦
的对高文心说道。
「啊,可能是毒又发作了,我要尽快帮你治疗了。」高文心半蹲在杨泉肉棒
的正上方,高文心用一只玉手握住杨泉的肉棒,将它轻轻的抵在,自己的蜜穴门
前。
「大夫,会不会很痛啊。」杨泉满脸紧张的问道,不过他的语气就充满了淫
邪。
「放心吧,不会很痛的,你看,啊!好痛……」高文心为了让杨泉放心,而
是她就决定前示范一下,翘臀猛地一沉,杨泉的肉棒顿时就突破高文心的大小阴
唇,搅碎高文心的处女膜,直接亲吻了高文心的子宫口。
高文心感到自己的下身像是被撕裂开来一样,原本轻轻按在杨泉小腹上的玉
手,在杨泉的小腹上留下了十道通红的爪印,头高高的昂起,乌黑的秀发也被撒
向半空。
「大夫你没事吧?」杨泉为了帮高文心稳住重心,伸手将高文心不停上下跳
动的玉峰,高文心玉峰滑嫩柔软且弹性十足的手感让杨泉爱不释手。
「没事……只是你的……肉棒太大……了……而且我是……处女……所以有
……点疼……没事……很快就不疼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高文心想
要用自信的语气回答杨泉,不过,她按在杨泉小腹上不断颤抖着的玉臂和不停发
抖的腿出卖了高文心。
为了证明自己没事,高文心抬起翘臀,再落下,来为杨泉进行医治,每一次
的起落,高文心都会感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但是疼痛过后,就会有一股欲仙欲
死的快感,在痛感和快感之间的不断转化,让高文心有一种吸毒般的快感。
「大夫你没事吧?」杨泉为了帮高文心稳住重心,伸手将高文心不停上下跳
动的玉峰,高文心玉峰滑嫩柔软且弹性十足的手感让杨泉爱不释手。
「没事……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高文心感到从蜜穴中传来的撕裂之疼慢慢的减少,而快感则如海潮般的传来,
而且每一波的快感,一波波的加强。
杨泉突然感觉高文心蜜穴里的嫩肉猛地收缩,杨泉感到高文心蜜穴中皱褶在
疯狂的蠕动,而且还一环一环的紧紧勒住杨泉的肉棒,而且高文心的花心中传来
一股吸力,仿佛要将杨泉的精液从肉棒里吸出来。
「啊啊……要去了……」高文心全身绷紧,蜜穴也仿佛变成了真空似的,杨
泉的肉棒就像是真空包装的肉一样,高文心蜜穴中的嫩肉紧紧的贴着杨泉的肉棒,
嫩肉和肉棒棒身之间没有一丝的缝隙。
还没等到杨泉收紧精关,一股温热的水流从高文心的身体深处喷涌而出,顿
时就让杨泉的精关洞开。
「啊……好烫……射进了……」高文心高潮之后,整个人趴在杨泉的身上,
不过,杨泉的肉棒并没有从高文心的蜜穴中抽出来,杨泉射完了精,但是肉棒依
然坚挺着。
「大夫,我都将毒液射出来了,为什么我的肉棒还是这么疼啊,大夫,你要
救我啊。」杨泉带着哭腔对高文心说道,但是杨泉的手且在高文心的翘臀上不停
的抚摸。
「不要怕……只要再来……几次就可以了。」高文心大喘气的说道。
「那么大夫,我们继续吧。」杨泉一翻身将高文心压在身下,急忙的说道。
「等一下……我现在……全身没有力气……等我回复……体力……先……」
「不用了大夫,刚刚你帮我治疗的时候,我已经把方法记下来了。」说完杨
泉的肉棒顿时就从待机模式切换到冲刺模式。
「啊……好棒……就是这样……你学的……很好……就是这样……」
「大夫你爽不爽啊,我这样用你的骚穴,用的对不对啊。」杨泉将高文心的
一双美腿盘在自己腰上作为支点,双手握住高文心的纤腰,下身的肉棒每一次插
进高文心的蜜穴,都是整根没入,在肉棒和蜜穴的连接处,有一些白色的泡沫出
现。
很快杨泉就不满足这样的操穴了,杨泉将高文心抱起走下床。
「啊……不要……」看到杨泉要抱自己走到外面,高文心害羞的将脸蛋埋入
杨泉怀里,不敢抬起来。
「大夫,多走走有益健康。」杨泉握住高文心的双手改为托住高文心翘臀。
「叩见主人。」杨泉一出房门,数十名在门外等候的少女,齐刷刷的跪倒在
地。
「免礼,这是我新收的人肉飞机杯,心奴。」杨泉拍了拍高文心的翘臀向少
女们介绍高文心。
「参见人肉飞机杯心奴大人。」跪在地上的少女们又是齐声喊道。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肉飞机……杯了……还有……飞机杯
是……什么……」高文心从杨泉的怀里抬起头,十分不解的问道。
「在XXX所著的医者守则中写到,如何女医师无法将男患者的一次治好,
那么她应该去做男患者的人肉飞机杯,并称呼患者为主人。」杨泉低头向怀里的
高文心解释道。
「哦……那么……飞机杯是……什么?」高文心显然接受了这种说法。
「飞机杯就是随身医师的意思。」杨泉边操着高文心边走到了一个较为偏僻
的房间。
「叩见主人。」一看到杨泉走来守在门口的两名穿着贴身软甲的少女顿时就
跪在地上。
「怜奴在里面吗?」
「回主人,怜奴大人正在里面调教主人的移动肉便器。」
杨泉托住高文心的翘臀上下的套弄了下,然后双手托住高文心的翘臀不再有
动作。
「主人……」感到蜜穴里的肉棒没有了动静,高文心忍不住抬起头羞涩的低
声道。
「心奴,你想要的话,自己动手吧。」杨泉拍了一下高文心的翘臀贴着高文
心的耳朵说道。
虽然心里很害羞,但是蜜穴中传来的一阵一阵空虚感还是促使高文心自己在
杨泉的身上开始起伏。
「这才是人肉飞机杯嘛。」杨泉双手放在身后,一脸惬意的说道。
杨泉一进门,便感觉肉棒又硬了几分。
马怜儿穿着一件淡绿色的紧身皮衣,皮衣在胸口处开了一个大口子,将马怜
儿挺拔的玉峰整个露出,马怜儿在皮裤上还穿了一条皮内裤,这条皮内裤上有着
一根长15CM的木质肉棒,这跟木肉棒则被马怜儿插在一个身材娇小的小美女
的稚嫩菊穴当中,这个小美女的双手和双脚被对折装进一种特殊的皮套中,这皮
套的底部则是狗爪子似的东西,小美女的头上还带着狗耳朵,随着马怜儿的抽插,
小美女不停的在汪汪的乱叫。
正在肏弄着小美女的马怜儿则是坐在一个浑身赤裸的美少妇的背上,像是一
匹母马一样的让马怜儿在自己的背上肏弄小美女,可以看出这个美少妇是一个练
家子,浑身没有一丝赘肉,不过也没有肌肉,而是一种很紧实的,摸起来没有赘
肉的松垮感也没有肌肉的坚硬感,摸起来十分的嫩滑弹手。
不过少妇像是在忍受着什么似的,还不时的哆嗦一下,两条圆润紧绷的美腿
在微微的发抖,虽然少妇的双腿在发抖,当时她的上半身则纹丝不动。
「主人你来了。」马怜儿一见到杨泉走进来,立马将小美女扔到地上,向杨
泉跑了过去,边跑边将皮衣脱下,不过由于杨泉的身前挂着高文心,马怜儿只好
跑到杨泉的身后抱住杨泉,马怜儿那挺拔的玉峰顿时就被挤成了玉饼。
「别闹了。」杨泉将身后的马怜儿拉倒面前,伸出一只手握住马怜儿的一座
玉峰,狠狠挤压下去,白皙细腻的乳肉从指间渗出。
「是,主人。」马怜儿立即双腿合拢,双臂贴着大腿,抬头挺胸的站好。
「怜奴,介绍一下这两个。」杨泉一屁股坐在少妇的背上,少妇仅仅只是晃
动了一下便稳定了下来。
「是,主人。」马怜儿一脸骄傲的抱起倒在地上的小美女,就像是抱住一条
狗一样。
「主人您请看。」马怜儿抱着小美女走到杨泉的面前,同时调整一下抱小美
女的姿势,将如同抱小狗一样的姿势改为了抱小孩尿尿一样。
「这一条小母狗叫作张符宝,是张天师的亲妹妹哦,来小母狗,和主人打个
招呼。」
「汪汪……汪汪……」张符宝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狗叫。
「唔?怎么回事啊,她不会说话吗?」杨泉十分疑问的问道。
「恭喜主人答对了,我对了条小母狗用了主人给我的药,现在这条小母狗不
仅不会说话了,而且跟真的小母狗没有什么区别了,主人你完全可以将她当作是
一条真正的狗一样。是不是啊,小母狗。」
「汪汪……」
「那让我来尝尝这条小母狗。」杨泉握住高文心的纤腰狠狠的套弄十几下,
然后在高文心的蜜穴中爆发出来。
杨泉将尚处在高潮余韵中的高文心轻轻的放在少妇的背上,然后从马怜儿的
怀里将张符宝抱到自己怀里,肉棒顺势插进张符宝的蜜穴中。
「汪……」张符宝发出一声悲鸣,蜜穴和肉棒的交汇处出现了一条条红色的
血丝。
「没想到这条小母狗居然还是处女啊。」杨泉看到肉棒上的血丝后,有点吃
惊的说道。
「那是当然了,没有主人允可,怜奴怎么会破了她的处子之身呢。」马怜儿
跪倒在杨泉的脚边,用小香舌舔杨泉肉棒上的血丝。
杨泉将张符宝当作是飞机杯一样的肏弄着,张符宝俏脸上的痛苦慢慢的变成
了舒服,原本低沉的叫声,变得春意满满,而且还一边迎合杨泉的肏弄,一边用
香舌舔杨泉的脸。
经过十几分钟的抽插,张符宝的肌肤从白皙转化为了淡淡的粉红色,而且张
符宝的蜜穴中的温度也在慢慢的升高。
感到自己开始接近自己的极限了,杨泉肉棒的进出速度顿时就提升了不少,
肉体与肉体的碰撞的啪啪声越来越大,张符宝的叫声也越发的高昂,然后一声满
足的狗叫,张符宝的蜜穴中喷射出一大股晶莹的淫液。
被张符宝的淫液一烫,杨泉的肉棒也就跟着一起爆发,浓稠的精液还没有在
温暖的阴道中呆多久,便被张符宝的淫液冲出了阴道。
「呼,这条小母狗的骚穴真爽啊。」在张符宝的蜜穴中舒服的射完精后,杨
泉满足的感叹道。
「汪……」被内射的张符宝瘫在地上无力的叫了一声。
「主人,操完了这条小母狗,再来试一试这条老母狗。」马怜儿站起来,往
正在当杨泉椅子的少妇的丰满雪臀上拍一巴掌,这一巴掌顿时就激起一阵雪白的
肉浪。
「主人您屁股下的这条母狗叫作崔莺儿,主人您可别看她现在这么乖哦,她
可是一个反贼哦。」
「哦,真没看出啊。」杨泉走到红娘子的面前,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
「那她会不会攻击人啊。」杨泉看着红娘子眼中的仇恨,心中不禁有点发慌。
「放心吧,主人,我可是有着您给我的未来的调教术,调教一个这样的女人
不就是手到擒来,不信主人您看,肉便器,排尿的时候到了。」马怜儿语音刚落,
红娘子立即抬起一条美腿,犹如是一条要撒尿的母狗,原本仇恨的眼神顿时就低
沉了下去,不甘和畏惧充斥着红娘子的眼睛。
「肉便器,撒尿。」一道微黄的水柱从红娘子的双腿间喷涌而出,随着尿液
的排出,红娘子原本微微发抖的双腿慢慢的不再发抖。
「肉便器,停。」随着马怜儿的口令,红娘子原本在排放的尿液顿时就止住
了,强行憋住正在排放的尿所带来的痛苦,让红娘子原本不再发抖的双腿再次发
抖了起来。
「感谢主人让肉便器撒尿。」红娘子将头低的低低的,原地转了一个弯,转
到马怜儿的面前。
「主人,这个肉便器调教的怎么样啊。」马怜儿抬起一只脚踩在红娘子的头
上,向杨泉满脸骄傲的说道。
「不错。」杨泉走到红娘子的背后,双手扳开两瓣雪白的臀瓣,将肉棒顶到
红娘子的肥美的阴唇前。
「怜奴,我也可以让她撒尿吧。」原本想要长驱直入的杨泉突然停下。
「那是当然的了,你是她的主人,又不是我。」马怜儿翻了一个白眼。
「肉便器,一会儿,我插进你的骚穴里你就撒尿,我一把肉棒拔出来,你就
不许尿,不然我让你一星期也不能撒尿。明白了吗?」听到一星期也不能尿尿,
红娘子的身躯顿时就动了一下,然后丰臀像是头一样的上下移动了一下。
「哦,真爽。」杨泉满足的腰身一挺,肉棒顿时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小道,
不一会儿,一道温热的水流从红娘子蜜穴的深处流出,让杨泉的肉棒感觉自己在
泡温泉一样。
杨泉双手抱住红娘子的丰臀,下身像是装了一个马达似的,每一次将肉棒抽
出都会带出一大股红娘子的尿液和淫液的混合液,不过这些液体只有一部分流了
出来,大部分的液体都被杨泉的肉棒在还没有流出阴道时就被顶了回去。
随着杨泉的抽插,红娘子的精神也越来越弥散,原来的仇恨与不甘变成了臣
服。
丰臀也开始不自主的扭动来迎合杨泉,红娘子的身体很快就被杨泉的肉棒征
服了。
半年后,北京城。
一道红色的队伍从城北排到城南。
一名外地的商人拉住一名路人问道,「大哥,这么大场面,是什么事啊?」
路人看了看商人,「你是外地的吧?」
「是啊。」
「这就难怪了,今天啊,是威武伯杨泉大人的大婚之日啊。」
「威武伯不是杨凌吗?」
「那家伙啊,想要强奸太后,被大卸八块,喂狗了。」
「不是吧。」
「本来啊,皇上想要将他满门抄斩的,不过杨泉大人替他求情,免了女眷的
罪,将她们赐给了杨泉大人。」
「真是该死啊。」
「看看,婚车来了。」
一辆豪华的马车缓慢的向皇宫驶去,不过拉车的不是马,而是今天的新娘们,
她们穿着大红的嫁衣,口里咬着绳子,拉着她们的主人,缓慢的爬向皇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