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七章打仗亲兄弟
我还在心疼,却又听见屋里传来母亲的声音,「……别……不要插那个洞…
…」
肏!我心中大骂着。这个禽兽,打算要凌辱我的母亲多少次呀?又要肏东方
灵萍的后面!
我真有些受不了了,想直接拉开屋门把这个趁人之危,白白享用我母亲的混
蛋打个头破血流。
可是,还没等我运起真气,居然就听到有人接近的声音,这是族长东方正锋
的小院,还有谁可以进来?
想到东方正锋正在他族长卧室的窗边上,又要再一次享用母亲的后庭,我心
中实在是不爽,要是这突然来的人撞见东方正锋他的淫行,是不是能把母亲被凌
辱的命运暂时终止呢?我有些期待的想着。不过转念又觉得这样也不妥,万一把
东方灵萍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传了出去,那她岂不被所有人当成骚货了?
我还乱想着,又听见了母亲的声音。
「啊……别!啊…啊…啊啊…啊…好痒…」母亲娇嫩的声音从族长卧室传出,
看来东方正锋已经开始侵犯母亲的身体了。
来人来到族长卧室旁边,我怕被来人发现,只好低头矮身蹲在了小院里的草
丛中,,静观其变。
「啊…啊啊……不要那里…啊啊……把…啊啊啊……拔出来……啊…」伴随
着母亲诱人的叫床声。我心中一阵气苦,没想到还是没能阻止母亲被东方正锋玩
弄两个洞的命运呀。虽然这么想,可是突然不自然的下体又有了反应。
我连忙把注意力集中来的人身上——一身月白锦衣,风姿清俊,白皙的脸神
采流动,只见来人背负着双手,脸上白净,一头黑丝一丝不乱,身着锦衣玉袍,
英俊非凡。但是想到熟息的面容,和那族长的小屋,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难
道!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看着那个身影提着两坛好酒,然后那个身影走到了
房屋的门边,大声的说着,「爹,肏的很爽吧,好酒来了,」
说着一把拉开了房门。
这声音,这相貌。肏!真的是他!
东方玄!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陪着舞儿吗?我完全糊涂了,脑子中一
片混乱,感觉就如被砸中脑袋一样。
我躲在树影下的半人高的灌木丛中,看着眼前不到半米的距离房门被打开了。
血液「轰」的一下全涌上了头,我感觉险些没有血管爆裂。屋中是一片淫靡
的景象——而这景象还被东方玄这个混蛋看光了——东方灵萍雪白的身体赤露着,
如大字型一样对着屋门坐在床上,她头仰着,本来高贵典雅的面庞上满是不明的
液体,眼睛迷离的张着,牙齿咬着红红的下唇,几缕头发淫靡的黏在脸颊上。她
双臂扶着床边,白嫩而饱满的乳房上有两只男人的大手正肆意揉捏着,纤细的腰
肢扭动着,两条雪白的长腿大大分开着,小巧如同豆腐雕琢出的脚丫诱人的垂在
窗外。
而在东方灵萍雪白的臀部下,可以看见两条男人粗大多毛的腿,腿中央是一
片浓密毛发,里面有两颗巨大的睾丸,而中间那粗大的挺立的多毛肉屌已经半截
插进了东方灵萍粉嫩的后庭菊眼,而上面东方灵萍最私密的部分完全暴露着,少
许毛发的阴阜,粉色的阴唇,花瓣蛤肉由于剧烈的性交已经通红而张开着,而里
面还到流出男人白色的精液。
「啊!」
东方灵萍惊恐的大叫着。看到房门被打开,而居然还有另一个人站在门外说
话,她惊慌的要并拢双腿,并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胸前。
「嘿嘿,怕什么羞呀,是你干儿子。」
东方正锋淫笑着,同时双手大力抓着东方灵萍的膝盖,又硬生生的把她的双
腿分开,故意暴露给屋外的人看。
「呵呵,母亲,不认识我了?」
东方玄笑着,大手就摸向了东方灵萍的大腿。
肏!怎么回事儿?父子同牝?我正胡思乱想,屋中的东方灵萍发出了有些颤
抖的声音,「玄儿?你……你怎么在这里?」
「嘿嘿,我叫他来的。怕什么,让干儿子好好的孝顺你不好吗?」
东方正锋调戏的挺动着多毛肉屌,戳着东方灵萍的后庭菊眼,淫笑着说道。
东方灵萍痛的叫着,双手想护住胸部,但是后庭菊眼都被插满了,怎么挡得
住男人的手。母亲被人当成贱货。我忍着怒火,但是扭曲的欲望让我更兴奋,我
只好再一次握住了自己的肉屌。
「你禽兽!啊…啊啊…啊…痒…啊…」东方灵萍骂着,但是随着东方正锋的
肉屌在她娇嫩的身体中暴力的抽插,东方灵萍愤怒的声音又变成了娇喘和求饶。
「爹,还是你厉害,一出手就把这个高贵人儿搞定了。」
东方玄谄媚的说着,同时好色的摸着母亲粉嫩还在流着阳精的花唇。
「别摸我…你这禽兽,啊……你们…都是畜生……唔……」东方灵萍还想挣
扎,但是东方正锋一把把手指塞到了她的嘴里使劲的搅着,东方灵萍的声音就变
成了呜咽。
而东方正锋粗大双腿别着东方灵萍大腿的内侧,一只手臂搂着她的腰,一手
抓着她的两只手腕,这么一来,东方灵萍的挣扎就全都作废了。
「玄儿,我叫你做的都搞定了么?」
东方正锋问道。
「当然,当然,都搞定了。好酒我也带来了,我是不是…能?」
东方玄色迷迷的说道。
「哼!你真是没种。想肏就肏呀,」
东方正锋嘲讽的说道。
「是!嘿嘿,」
东方玄仿佛得到了指令一般,满意的淫笑着。半两下就脱光了衣服,那身结
实身躯就暴露了出来。他的身体相当完美,结实的胸肌,六块棱角分明的腹肌,
结实而不臃肿的肌肉,配上英俊的脸庞,真少有女人不对他张开双腿。
还没等我想到会发生什么,东方玄就猴急的爬上了大床,两条健壮的大腿顶
着东方灵萍的雪白的大腿根部,然后一手扶着东方灵萍的肩,一手握着粗大的疙
瘩肉屌,然后恶心的吐了口吐沫到肉屌上,就猛地一挺腰,那怒张着的疙瘩肉屌
就顺利的插入了东方灵萍早被淫液和精液润滑了的嫩屄。
「不要………东方玄…啊!不行的……唔……你快拔出来……啊…你们两个
要干什么……」东方灵萍娇声叫着,挣扎着,但是在两个男人面前,女生的挣扎
有什么用。
「嘿嘿,还装纯洁,玄儿又不是第一次肏你…哼,是不是在我面前不好意思
呀,干什么?一起干你…」东方正锋淫笑着,讽刺的说道。
妈的!怎么会这样!这混蛋东方玄得到我妹妹,现在竟然又再一次把恶心的
肉屌插入了母亲东方灵萍的身体,现在正用胯下恶心的疙瘩肉屌享用着我母亲美
妙多汁的嫩屄。
而且就我的面前不到三米的地方,两个男人的肉屌竟然同时插入了我母亲的
嫩屄和后庭菊眼!现在自己的母亲居然就这样,像三明治一样被两支粗大肉屌双
插着!
就在眼前,两个男人丑陋的腿间夹着母亲的身体,东方灵萍几乎躺在了东方
正锋的身上,异常雪白的双腿无助的弯曲着,架在另一个男人粗大的胳膊上,最
隐秘的部位被夹在男人黑黝黝的胯下,粉嫩的会阴处满是反光的淫液。上面的嫩
屄中深深的插着东方玄的疙瘩肉屌,东方灵萍小巧的花瓣蛤肉被大大的撑开着,
紧箍在中间的疙瘩肉屌之外;而下面,东方正锋的整只多毛肉屌都挤在东方灵萍
的后庭菊眼中,把她雪白的臀部都挤得有些扭曲了。
母亲身体下面两个洞全部被塞满了,只有中央一小块会阴处露在外面,被紧
紧的绷着,透出诱人的粉红色。
「啊……啊啊…不要,东方玄…啊…把你的东西拔出去…啊!……啊啊…痒
…啊……啊…你答应过我的…啊……不再骚扰我………」两个男人的肉屌都开始
了猛烈的抽插运动,东方灵萍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的呻吟。
「嘿嘿……我答应不肏你,……但是……嗯……但是没说不和别人一次肏你
……」东方玄那有力屁股努力摆动着,带动着他粗大的疙瘩肉屌一下下肏进东方
灵萍的满是淫液的肉屄,「肏!嗯…真他妈爽,爹真好,我早就想试试父子同牝
了,嗯…这次还是这样肏一个美人…嗯…肏……嗯…夹得好紧……名器就是舒服
…嗯…」东方灵萍阴道中本来就留着东方正锋的精液,而让东方玄这么一肏,马
上就泛起了白沫,随着中间肉屌的进出,一下下被带了出来。
「嘿嘿…这算什么……嗯……嗯……,」
东方正锋淫笑着,多毛肉屌同时毫不留情的刺入东方灵萍的后庭菊花中,
「嗯……肏……真他妈紧……后庭菊眼真不一样…嗯嗯……你知道什么…女人就
是便壶……漂亮女人……肏……就是漂亮的便壶……哈哈……不过还是又白又嫩
的极品便壶……嗯……」我听着两人的淫言秽语,心中愤怒的骂着,这两个禽兽,
居然把母亲比如成漂亮的便壶。可是想一想,也有几分道理,不论母亲平日多么
光鲜照人,成熟高贵,可现在还不是被扒光了衣服,两个洞承受着男人污秽的体
液,就如同便壶一样。
我有些埋怨母亲,她以前被东方玄迷奸,她为什么不向我坦白?为什么还要
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现在居然还让这个禽兽凌辱着她,而且还是和他爹东方正
锋一起享用她两个洞。
「肏!………嗯……肏死你这个贱货……嗯嗯……你每天装的跟淑女似的,
肏……脱光了还不是婊子…嗯嗯…还不是让我肏…肏死你…嗯…」东方玄无耻的
叫着,如同公猪一样飞速的抽动着肉屌,每一次都使劲的把他粗大的疙瘩肉屌尽
力插到东方灵萍的深处,而他的两个睾丸更是火速的撞击着东方灵萍粉嫩的腿间。
「啊……痒……啊啊………你们两个不要……啊啊…啊…好涨……啊…不要
同时…啊啊………啊……好痒…啊啊……好大…啊…啊…」东方灵萍又是淫荡又
是求饶的叫着,挣扎着,曲线完美的身体扭动着,胸前两个饱满的肉球随之晃动,
可是她的双手被东方正锋嵌着,而白嫩的腿又被东方玄结实的身体压着,她根本
就动不了。更不要说,同时两条肉屌还火速的在她娇嫩的部分肆虐着。
我握着有些疼的肉屌快速套弄着,看着母亲有些不忍。
我看着这一切,虽然心痛,但是又无比的兴奋,这样的兴奋是撸管不能带来
的,是和东方火舞走后门不能带来的,甚至以前任何一次的偷窥都不行。看着母
亲被父子两个男人一起肏着,我虽然有些担心她娇嫩的身体会被插坏,但是却不
想闭上眼睛,错过这样的活春宫。
「啊………肏………爽死了……肉屌都快被夹断了……完全不比火舞差……
啊……!」
东方玄高潮了,他抖动着屁股,大叫着,肉屌死死的塞在母亲的嫩屄中注射
着。
我心中一阵担忧,被两个人这么射在里面会不会被肏大肚子?
「肏!………儿子你怎么这么快…没用!」
东方正锋骂了一声,喘着气也停止了抽插。
「嘿嘿,呼……呼……你不知道,这不是第一次和爹联手啊……加上母亲嫩
屄又是名器……一下没忍住就……」东方玄抽出了他半软的疙瘩肉屌。说着他从
地上抓了坛好酒,用手拧开后,大口灌着。
「哼,真丢了你老子我的脸!给我也来一瓶,」
东方正锋说着,改变了姿势,他的多毛肉屌依然插在东方灵萍的后庭菊眼中,
扶着已经疲惫得仿佛没有知觉的东方灵萍坐了起来。东方正锋坐着,向窗边向后
倾斜,斜靠在了墙边上,东方灵萍也转过了身体向着前方,半躺半坐在他怀中,
白嫩的双腿无力的分开着,乳房坚实的翘挺着,仿佛能抵抗引力一般,只是上面
已经布满了被手抓过的红印。
东方正锋接过酒瓶,灌了一口接着说道,「玄儿,你输给了东方不败,嘿嘿,
你现在把这个骚货好好报复一下不是更好…」「爹!那是肯定的,没看我刚肏了
他妹妹火舞才来的,现在接着肏他母亲……」东方玄喝着酒还不老实的揉着东方
灵萍的乳房。
「那小丫头,一看就有味道,找个机会,我们父子大战她们母女,嘿嘿。」
东方正锋淫笑着,强往东方灵萍嘴里灌了口好酒。
母亲仿佛丧失了抵抗意志一般,任由两个男人摆布,任由他们用下流的话侮
辱着。
借着空隙,能看到东方灵萍的头侧靠着东方正锋的肩,如仙女般的侧面依然
是那么标致,高挺的鼻梁,完美的嘴唇和下巴,动人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母亲真是极品,让我看着就又硬了!」
东方玄那根粗大的疙瘩肉屌又抬头了,他一手握着酒瓶,一条腿弯曲着蹬着
地,另一条腿跪在床上,然后扶着疙瘩肉屌再一次插入了东方灵萍的身体,然后
开始了缓慢的抽插。
东方玄脸上略有醉意,淫笑着说道,「爹,嘿嘿,孩儿再来陪你一起好好玩
这个婊子。」
「是呀,春宵一刻值千金呀,」
东方正锋笑着,和东方玄碰了碰杯。
「啊啊……啊……啊…不要…啊…涨死了……啊啊…里面不行了……啊…别
…」随着两个男人开始了抽插,东方灵萍又开始有了反应,虽然她的脸上满是屈
辱,但是她的身体依然是那么敏感。
东方灵萍粉红晶莹的乳头兴奋的翘着,在东方玄的大嘴一次次的吮吸下更是
变得异常红润;而她如白玉雕琢的双腿随着一次次的插入,也跟随着开始了不自
然的摆动,仿佛陪着男人的插入而分开,随着男人的抽离而加紧。
这次东方玄不像刚才那样猴急,开始缓慢的有节奏的抽插着,仿佛尽可能的
享用着每一次抽插的快感。
由于几个人坐在床上,房门大开,正是侧面对着我的方向,因此我只好更低
下身体,向后躲在灌木中。看着这淫靡的屋内母亲被凌辱的场景,我更是不想离
开,不想错过这么奇异而刺激的场面。
从侧面看,对比更加明显,两个男人巨大的身体是那么丑陋,而中央却夹着
东方灵萍那白嫩颀长的肉体,她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雪白,透着一丝粉红,挂着
几滴汗珠,仿佛如同梦中的仙女一样。但是她那傲人的乳房正被别的男人蹂躏,
吮吸;而她的娇嫩下身正被两支青筋暴涨宝器肉屌卖力的肏着。
从侧面可以清晰的看到,两支宝器肉屌没入东方灵萍粉嫩的阴阜中,一上一
下,如同有两把的长枪一样一进一出,恣意得享受着东方灵萍的嫩屄和后庭菊眼。
「爹,你现在什么境界了?」
东方玄缓缓的抽动着疙瘩肉屌,同时大大咧咧的说道。
「嗯……还好,在努力点应该快突破宗师……」
东方正锋淫笑着灌了口好酒,但是多毛肉屌的抽动丝毫没有停止。
肏!这两个禽兽居然一般肏着我的母亲,还在那里喝酒聊天,仿佛他们不是
在肏女人,而是在修炼一样。看着他们一边抽插着母亲一边满不在乎的聊天,我
心中更是气堵……
「啊………啊……啊啊……你们……啊……啊啊啊……啊啊…你们…,」
东方灵萍被两条宝器肉屌抽插着,屈辱而淫靡的叫着。她似乎想骂这两个还
在聊天的禽兽,但是又似乎放弃了抵抗一般。
「嘿,等爹突破到先天后,那爹以后岂不是可以在附近几个家族里横着走?
有什么事谁都要看看爹的脸色?」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