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重生淫荡生活)(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爱丽丝是历史系的导师,年仅二十七岁,容貌美丽,自然而然的透着温婉的
气质,她本人也是非常温柔的女人,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有一对大胸,F
杯的大胸。非常非常的赞,艾伦经常将阳具塞在她深深的乳沟里让她给自己口交。
「爱丽丝老师,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爱丽丝笑着点点头,伸手抚摸着艾伦的腰带。
入夜,爱丽丝刚刚洗完澡,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白皙的大腿交织着,在迷蒙
的灯光下,私处若隐若现。洁白如雪的肌肤,湿润的金色秀发,秀丽的容颜在灯
下总是充满着诱惑。
艾伦坐在床上抽着烟,浑身上下没有半点衣物,胯下那根巨大的阳具此刻软
趴趴的,但是也足足有十五公分,爱丽丝也见识过他勃起的凶猛模样,将近三十
公分的巨根每一下都能顶到蜜穴最深处,偏偏又持久异常,每一次都能带给她无
穷无尽的高潮。爱丽丝对于他的这根东西,既喜欢又害怕。又粗又长,没有哪个
女人不喜欢,但是他的下体却过于粗大了。
爱丽丝虽然这么想,但是仍旧极喜欢艾伦的阳具,就好像吃过山珍海味之后
总是感觉面包难以下咽。
思考着自己前世,以一个僧人的身份,严守清规戒律,但是最终,南山寺里
面一众僧人皆被屠杀,但是他所虔诚礼拜的佛,却没有出现,或者说,不管不顾。
不理不睬,那时自己的虔诚,却敬献给一个本就是虚妄的佛。这一世,自己放纵
形骸,对于佛,也没有了半点的敬畏。在自己的心中可曾还有那一片属于佛的净
土?或者说,那片净土也沾染上鲜血?南山寺里的鲜血,到了现在仍挥之不去,
已经到了这个时代了,可是心里的结还没有放下,虽然这个结已经没有谁知道,
但是他自己清楚,灵梦录已经带给他超过人类极限的力量,并且还没有止步,只
会越来越强,强大的筋骨,可是自己又依靠着这种强大的力量有什么用呢?现在
是一个依靠着法律的时代,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在任何时代,如果强大的
力量没有被国家掌握,那么国家始终会对于那股力量表示忌惮,所以自己的实力
最好还是深深的藏好。正在想着自己以后该干什么,是回家陪安娜一起经营牧场
还是……
艾伦突然感觉自己下体包裹到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连忙低下头去,看见爱
丽丝裹着浴巾跪在地上,将自己的阳具含在嘴里,灵活的小舌头不停的在龟头上
打转,原本软趴趴的巨龙轰然而起,将爱丽丝本来便不大的嘴巴撑得满满的,爱
丽丝也很努力的尝试着吞下更多,硕大的龟头顶在她的喉咙深处,那种呕吐感和
窒息感令她沉醉,可惜坚持不了多久,爱丽丝便将其吐了出来,紫红发亮的龟头
和爱丽丝红润的嘴唇之间还有一条闪亮的银丝,在学校里的性感女教师此刻竟然
在自己面前如此淫荡,艾伦纵然看过不少次这个场景,却依然没有抵抗力,魅力
四射的爱丽丝,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而此刻却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口交,那种心理
的感觉令艾伦更是满足。今天晚上一定要喂饱她的子宫。
艾伦蹲下身子,将爱丽丝抱到床上,并解开她的浴巾,顿时,那一对白嫩嫩
打大乳绽了出来,又大又圆的一对乳球,规整的半球形,却是那么硕大,艾伦的
一双大手都抓不住,总是有些软肉从指缝间溢出来,规模如此宏大的爆乳,也不
知是怎么长出来的,乳尖那点粉红,在雪白的肉球顶端,竟是那么的明显。艾伦
不由感慨,爱丽丝这对爆乳真是百玩不厌啊,经得起把玩,乳交起来的感觉更是
畅快,而此刻,乳尖顶端的两粒乳珠变得坚挺,在掌心里顶啊顶的。爱丽丝双手
伸出,在艾伦那如同岩石一般的八块腹肌上抚摸着,若即若离的,柔嫩的双手拂
过一道道沟壑,那样的轻柔的抚弄,带来丝丝瘙痒的感觉。艾伦不是特别喜欢她
的抚摸,所以干脆的转战阵地,嘴巴轻轻的含住乳香四溢的乳头,就那么轻轻的
啃咬着,舌头也轻轻的舔弄,而手则伸进爱丽丝股间那处泥泞之地,手指细细的
摩挲,感受着那里的形状,爱丽丝乳尖上传来微微的痛感,却更是激发出她的欲
火,开始低吟起来。「哦,好棒的感觉。」
艾伦见她情动,撩拨的更加起劲,嘴唇时裹时吸,牙齿啃咬的或轻或重,舌
头有时在乳头上打圈,有时又用力的顶着乳头。而这样一来,爱丽丝更加激动,
呻吟声逐渐开始忘我,却更渴望艾伦的插入。
「艾伦……给我。」爱丽丝迷蒙到。一双湛蓝色的眸子里水蒙蒙的。
「我有什么啊?还给你。爱丽丝老师。」
「你的东西,………艾伦操我吧。把我弄死。………就用你的大鸡巴」
「额……」艾伦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过。「套路不对啊,三个答案一次说完
了。我还问什么呢。」想了想,还是算了,硕大的龟头顶在爱丽丝蜜道口上下摩
擦。微微褐色的两瓣蜜唇上早已沾满花蜜。那根阳具只是蹭了几下,便长驱直入,
密洞里的嫩肉紧紧的包裹起侵入的巨物,一圈一圈的箍住,温暖而湿热。而密洞
的主人此刻双腿大开,迎接着「客人」的到来。
巨大的阳物一点点的深入,探索着美人的身体内部,而爱丽丝感觉无与伦比
的充实感和酥麻的快感交错着冲向脑海。伴随着艾伦的耸动而不断的呻吟着,声
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那种放浪的叫声与她那大学教师的身份极大的反差。
剧烈的快感令爱丽丝很快的到达高潮,双腿紧紧的夹住艾伦的腰,阴道骤然
收紧,勒的艾伦的鸡巴生疼,猛然放松。令艾伦感觉好像按摩一样,一层层的蠕
动好像要把他挤出来。
艾伦心想,「怎么可以这样?高潮完之后又想把我甩了?」想着腰部猛然发
力,用力的顶到花心上,然后闪电般的往后一撤一顶,以极快的速度猛烈的冲击
着爱丽丝的阴道,这是他第一次动用那种如同野兽般的腰力。而爱丽丝双眼睁大,
她只感觉阴道里面那根巨大的阳具好像开到最大功率的打桩机一样,每一下都重
重的顶在子宫口,疼痛,酸麻,前一下的感觉还没过,第二下又顶上来,又一次
刷新了快感。她无助的张开嘴,足足过了七八秒才在一声可以穿透整个楼层的尖
叫声中再一次高潮,尿道口中喷出了一缕缕的激流。艾伦看到爱丽丝居然失禁了,
赶紧停下来。
爱丽丝躺在床上,双眼迷离,身子不停的颤抖,尿液一股一股的浸湿了床单,
高耸的胸部伴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缓了好一会才放松下来。看着艾伦的脸庞。
喘息道:「太刺激了。艾伦,没想到你还有这招。明天就是暑假了。两个月见不
到你了。今天晚上狠狠的操我吧。」
第二章
艾伦背着行李,站在牧场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大吼一声我回来了,却
被一股呛鼻的牲畜粪便味给熏得直咳嗽。还是顾忌一下自己的形象。大踏步的走
进了牧场,路上那些熟悉的牛仔们热情的和他打招呼。而安娜魅力依旧。看到艾
伦回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进了房间,安娜热情抱住艾伦,踮起脚尖,两人忘情的拥吻着。艾伦的大手
伸进安娜的上衣,隔着胸罩,揉捏着安娜高耸的胸部。良久两人唇分,彼此间的
对视,眼中只有对方的模样。艾伦扔下行李,抱着安娜向二楼卧室走去。
安娜被扔到柔软的大床上,艾伦直接脱下自己的衬衫,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
而安娜穿着的是一条白色的长裤,勾勒出完美的腿型,一个多月不见,母子之间
的的欲望难以平息,艾伦压在安娜身上,并且褪去了自己的裤子,粗大的阳具坚
硬如铁。而安那也是欲火焚身,秀美的容颜上写满渴望。熟练的脱下安娜的衣物,
露出安娜完美的肉体,艾伦把手放在安娜的阴户上,好似拨动琴弦一般的撩拨着
安娜的情欲,很快,安娜粉嫩的花唇便沾满淫水,艾伦粗大的阳具果断而又坚定
插入。
安娜的肉穴非常紧致,弹性十足,丝毫不想生过孩子的那样,紧致的肉穴被
艾伦缓缓的撑开,突兀的充实感和饱涨感令安娜呻吟出声。艾伦的阳具被安娜紧
紧的包裹住,无论是插入还是拔出都极为费力,但是却令艾伦兴奋不已,安娜的
阴道虽然紧致,但是有足够的淫水的润滑,是一种湿热的包裹感。穴内的嫩肉不
断的蠕动,拨弄着艾伦的阳具,蜜道深处还有着若有若无的吸力,艾伦知道,当
自己的母亲高潮时,那里的吸力会陡然增加。快感暴涨。
艾伦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在肉穴深处,似乎在探秘着自己出生地,母亲完美的
身体,完美的肉穴,让艾伦欲罢不能,而安娜的敏感身体也容忍着艾伦的粗大。
动作虽然粗暴,但是令安娜的快感倍增,虽然容貌年轻,但是安娜这个年纪的女
人,总是喜欢粗暴的插入感。
两人用性爱来诠释离别之后的思念。安娜压抑的呻吟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
艾伦感觉龟头一麻,炽热的精液打在安娜肉穴最深处。
第二天,两人又将分别。艾伦要跟着一只考古队远行。而安娜则是要继续照
看农场,两人即将分别,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直接战到半夜。
艾伦睁开睡眼,清晨的阳光直接落在他的眼前,旁边自己的母亲还在沉睡,
昨夜两人过于疯狂,艾伦毕竟身体素质极强,睡了一会便生龙活虎,安娜昨天晚
上嗓子都喊哑了,幸好房子隔音效果好,牛仔们住的地方又在牧场的另一边。才
不至于尴尬。艾伦穿好衣服,拿着车钥匙。在安娜额头上轻轻一吻。便走出了房
间。
一辆黑色的悍马吉普伴随着和煦的阳光驶出牧场。艾伦开着车,面前是一望
无际的公路,地广人稀,所以公路上很少见到车辆,艾伦要在后天的时候到达另
一个城市,然后和克里斯教授的队伍一起出发。时间虽然充裕,但也不能浪费,
后备箱里面是一个大号背囊。里面是各种日用品。
艾伦此刻心里是各种卧槽,他已经和克里斯教授汇合了,但是知道考古地点
的他立刻就不淡定了,克里斯本来慈祥的面容在他眼中就是魔鬼。南山寺,他们
居然要和华夏考古队一起发掘南山寺遗址。你们是不是盐吃多了,齁得慌。发掘
什么南山寺。自己跟着别人挖自己的坟,感觉怎么都不对头啊。虽然这么说,但
是艾伦还是选择跟着克里斯教授的队伍,因为他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想要再回去看
看。在去往机场的大巴车里。克里斯,这个已经五十多岁的男人说道:「南山寺,
修建于五代十国,从建成的时候开始,南山寺香火鼎盛,但是它却只存在了一百
二十年,之后便渺无音讯,关于南山寺的传说有很多版本,但是只有两个版本最
为可信。第一个版本是因为地震,南山本就处在地震带,所以很有可能是由于地
震的原因导致山体崩塌,南山寺被埋在地下。第二个说法是,南山寺因为得罪了
当代的皇帝,所以皇帝便派大军将南山寺屠杀一空,屠杀之后,从其他山头运来
土,将南山寺填平。当然,也有可能先烧掉寺院,然后再填平。总之,现在南山
上,再没有南山寺的半点痕迹了。我们两只队伍也只能依靠有限的史料记载,判
断南山寺位于南山山坳深处。」
「南山寺,还有谁比我更清楚它的位置?」艾伦心道。「皇帝不敢烧掉南山
寺,因为那时南山寺天下闻名,自然不敢直接烧掉。但是填平南山寺。倒是很符
合那个皇帝的做法。」就像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南山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