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三章天雷三招
只见东方正锋将真气灌入手掌,那浓青色的手心猛拍水面,只见瀑布下的激
流,像是水底深处一个威力无穷的爆炸,声音震彻九霄,泛起的巨大的水墙足有
大树之高,落下的水花,将周围数十丈范围猛烈的洗刷了一遍。
东方不败很难想象,如果这掌拍在人的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看到一旁呆若木鸡的东方不败,东方正锋收起真气,调整了一下呼吸,转而
正色道:「你领悟过意境,应该会有感觉。」
「我来试试。」东方不败还没有从之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若是自己能掌握
如此威力的招式。再碰到那只兽猿,就绝不会落败了。
「很好。」东方正锋点了点头,示意东方不败开始修炼。
「天雷动。」
东方不败沉喝一声,青木神气瞬间涌入双腿经络之中,脚步还没有移动,只
觉得全身每一块肌肉像是被撕扯般的疼痛,每一寸经脉像是被挑断,身上的每一
处血肉像是万千的虫蚁不断的撕咬,钻心的疼痛使他虚汗开始从额头上溢了出来。
紧咬牙关,浑身像是失去了知觉,移到数丈开外,单腿踢树,只见树枝微微
抖动了一下。整个过程,比东方正锋慢了整整十倍,而且已经气喘吁吁。
没有顾及身体的疼痛,东方不败对自己刚才的这一招羞愧不已,若是拿这招
迎战,怕会被人笑掉大牙,余光尴尬的看了一眼东方正锋,他竟然还满意的点了
点头。
东方不败一阵无语,都使成这样了,还点头?
「不败,看得出来,你的天赋很高,也很能吃苦。」对这个少年,连阅人无
数的东方正锋,都感到惊叹。十几年前,他开始修炼这招,才移动到树前就忍受
不住疼痛,倒了下去,自己的意志力并不差。可东方不败,竟然完整的打了出来。
「好,天雷杀,开始。」东方正锋赞叹之余,表情又严肃了起来。
东方不败眉头一皱,刚才就已经尝试了钻心的疼痛,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
犹豫了一下,然后下定了决心。
「天雷杀。」一声疾呼在瀑布宏大的声音中响彻天空,随后东方不败怒眼睁
圆,真气酝酿于拳头之中,拳头还没有打出,只觉得整个臂膀像要爆炸开来,胀
痛的失去了知觉,东方不败白皙的脸庞顿时没有了一丝的血色,豆大的汗滴开始
啪嗒啪嗒的不断滴落。
「啪……」一声细微的声响,岩石不仅岿然不动,软绵绵的传到东方不败的
耳朵里,不禁一阵懊恼。整个手臂像是被撕扯断掉了一样,身上奇痛无比暂且不
说,堂堂灵品玄真技,竟没有葵花拳打出的威力高。
东方不败呆呆的站在原地,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一声疼痛的声音,苍白的脸
庞上写满了各种的不服气和倔强。
「天雷爆,开始!」并没有给东方不败想太多的时间,东方正锋对着他的背
影,厉声喝道。
「吼……」东方不败不甘心,大叫一声,施展柳叶身法,飘到激流岸边,马
步稳扎,手心自上而下,汇聚全身的青木神气与掌中,淡绿色的手掌对着激流猛
拍下去。
「我就不信还能有多痛。」东方不败心里暗叫了一声,将刚才撕心裂肺的疼
痛抛之脑后。他相信,每一次坚持,都是一种肉身的升华。
「轰——」一声巨响,整个水面像是被炸开了一样,层层的水花被剧烈的激
起,遮住了整个天空,然后散落,打湿了东方不败衣衫。
威力虽然没有比刚才东方正锋的那么强烈,但是第一次打出这种水平,真的
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这孩子体内的真气,难道他已经将真气运用的如此纯熟?真是太可怕
了!」东方正锋心里大吃一惊,他修炼的时候,体内的真气差点将肉身给冲爆。
而东方不败体内的真气,似乎有一种浑然天成,融为一体的感觉。
第三招被族长说的很难,但是打出来的效果明显比上两招好很多。东方不败
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睛紧闭,沉默不语。
「义父。」东方不败缓缓的站起身,看到东方正锋一脸的宁静。
「哦,不败,你的天赋很高,也很勤奋,日后肯定有一番作为。希望你可以
继续努力,重振我们家族。」缓过来的东方正锋,眼睛温和的盯着东方不败,像
是看到了家族以后的希望。
「义父,你放心。」东方不败眼神更加坚毅,其实不用东方正锋说,他也不
会对自己有半点懈怠。
「前两招你已经领略到了修炼天雷半式的痛苦,所以每天至少修炼五遍,最
多不能超过十遍,否则无法承受这剧烈的强度,骨骼筋脉都会断掉,沦为瘫痪,
你要谨记。」东方正锋严肃的说道:「天雷半式是需要日积月累才能见功效的招
式,千万不可操之过急。」
「谨遵义父教诲。」东方不败弯腰,向东方正锋行了一礼,感激之情,溢于
言表。
「不败,你放心修炼。家族会给你跟玄儿同样最高的资源分配,以前将你列
为最低月俸,那是族有族规,希望你理解义父的难处。」虽然理由充沛,但东方
正锋说起来,声音还是压的很低。
对东方不败,家族没有一个人重视过,他也感到很愧疚。
「义父我懂那些道理。这次你将天雷半式倾囊相授,让东方不败感激不尽。」
「好,那就好。你就按照这个招式修炼,几日之后,我再来检验。」说完,
东方正锋转身,慢慢踱着步往回走,只留给东方不败一个伟岸的背影。
等他走后,东方不败敛息凝神,继续潜心修炼。
「天雷动!」「天雷杀」「天雷爆」
和家人享受团聚,安逸而刻苦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东方不败自从和母亲突破了禁忌后,虽十分沉迷母亲的肉体,但还是一门心
思潜心修炼。因为他十分清楚,只有力量,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加上最近舞儿
和东方玄也加紧了修炼脚步。
随着东方不败晋升为族长的义子后,除了每月领取一份比以前更为丰厚修炼
资源外,还拥有了进入家族特地为修炼玄真技开辟的练功房的权限。
经过一番参悟和几次义父的指点,东方不败如今对天雷半式的理解,愈发深
厚了许多,隐隐有了掌握神韵的迹象,这几天为了加强领悟,更是直接住进了练
功房内,日以继日的苦修着。
此刻,家族内的一处练功房,东方不败正盘腿而坐,双目紧闭,参照天雷半
式秘技中第一式中的描述,东方不败将经脉中的青木神气按照指定线路在经脉中
运转。
片刻后,体内充盈的真气,已经接近满溢。东方不败缓缓的睁开双目,露出
漆黑的双眸,眼眸中似乎有一道闪电划过。伸出双掌,掌心朝下,从眉心位置,
缓缓的虚按下去,直至腹部气海位置略微停顿下来,深呼一口气,双掌又轻轻的
抚在大腿上,脚底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青白色光芒。
双掌如滑水般,轻柔的从腹部虚托向头部,如此反复几次后,脚下的青白色
光芒慢慢的凝视,清晰起来,发出异样的光彩。
蓦然起身,脚掌一踏地面,微微借力,腾空而起,在距离地面两丈左右。东
方不败身躯猛的一扭,身形微侧,左脚划破空气,缠附右腿上,体内磅礴的真气
向着右腿暴涌而出,借助冲势,居高临下,轰然的劲气爆发在了房内特殊的一面
墙壁上。顿时,整个练功房地动山摇、气流鼓荡。
轰隆!
墙壁发出一阵铮铮作响的金石之音,上面居然留下一个寸许深的脚印。
这面特殊的墙壁是家族祖先为了方便家族弟子测试玄真技,专门用精钢打造
的。这么多年被众多弟子使用下来,也只留下几道轻轻的痕迹。此时,被东方不
败的天雷动击中后,却在墙壁上留下如此明显的凹陷。
这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造成眼前这恐怖的痕迹?若是此刻义父在场的话,
肯定也会目瞪口呆。
根据天雷拳的秘技中的对境界的描述,显然东方不败这一脚已经达到初窥门
径的地步了,而且威力远超想象。这是糅合了一丝上古天雷道拳意的结果。
这一式天雷动连义父本人,花了整整半年的功夫,才勉强达到这种境界,换
做其他资质差点的人,恐怕修炼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成。
可是才短短数十天,东方不败便已经将天雷拳第一式修炼到初窥门径,如此
恐怖的修炼进度,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反观东方不败却轻轻的弹了下衣衫,依然一脸淡淡的神情,随即又随意的坐
在地上,开始推敲起第二式的意境来,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幕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天雷半式有着惊人的爆发力,和金系功法无坚不摧的特性,尽管有着这么多
强大优势,家族历代高手却很少有人选择这本特殊属性的功法。
原因是天雷半式太过霸道,刚猛的真气动不动就损伤体内的经脉,中间需要
花大量的时间来温养恢复,修炼的速度异常缓慢。
除非有着大量的活血生肌丹来辅助修炼,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家族支撑不
住任何一人如此的修炼。
而东方不败在修炼天雷半式的时候,有青木神树的嫩芽之助,轻松修复受损
经脉和血肉。非但无害,反而还形成了淬体的效果,一次次的让经脉更加坚韧了
起来。
同样是修炼一门玄真技,别人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温养经脉的过程,东方不败
却直接掠过了这最困难的一步,修炼起来自然是一日千里。
「天雷动的关键,是靠真气在双腿产生强大的爆发力,借助各种冲势,牵动
全身力量,一鼓作气爆发出来的力量,讲究一个爆字,非常的损耗真气。
而天雷杀耗费的真气更是恐怖,没有丹药的日子真难过,每次打坐练气好半
天,没练多久就消耗一空,根本没多少机会来体会其中的韵味,没有资源真是寸
步难行啊!「
东方不败一想到自己还欠着家族的贡献值,就忍不住一阵郁闷。正所谓穷文
富武,没有资源,谈何修炼?穷啊,穷。恨不能天上掉下个金矿来呢。
这一天,东方不败刚出了练功房,就见到多日未见的妹妹东方火舞。
东方不败上前,颔首笑道:「舞儿你这个小妮子,几日不见,愈发长得标致,
又是冰雪聪明,心思比琉璃球儿还要通透。」
东方火舞似笑非笑看着东方不败:「大哥怎么了,莫非你想打舞儿主意?」
但见东方不败哈哈一笑,拉着东方火舞便往她房间走去,一路上免不得上下
其手,毕竟好多天没有吃到肉了。
伸手环上她纤细的蛇腰,双双来到床榻边坐下,说道:「我对着妳这个花蕊
小仙子,何只淫思亵想,简直淫火中焚,无火自烧。」说着在妹妹脸上亲了一口,
手掌已缓缓攀上一座傲人的玉峰。
我刚好把肉屌拿握住,却听得「啪」的一声响,手背已被妹妹打了一下,接
着气海一麻,已给她封了功力,登时浑身发软,拿不起半分力气来。
「妳……妳……」我愕然一惊,还没来得开口发问,顿觉芳泽微闻,却见妹
妹凑头过来,接着耳垂一热,已被美人含在口中,同时传来一阵昵声细语:「大
哥你这坏东西,看舞儿今日怎样整治你。」话落,玉手在我胸膛轻轻一推,我往
后便倒,仰躺在床,双脚仍挂在床榻外。
我虽然浑身乏力,口里依然能言能语,不禁茫然急问:「舞儿,妳……妳这
……这是何故?」呆住眼晴,只瞧着妹妹。
妹妹全不理答我,身躯挪移,俯下身子趴在我身上,一只丰挺的玉乳压在我
臂弯,柔情似水道:「我真如大哥所说这样美?」
我不假思索,说道:「说到美貌,妹妹妳确是我一生中见过最美的女人,这
绝对不是阿謏奉承,比西门冰颜还要漂亮多了!」
妹妹抿嘴一笑:「真会说,不说其他,光是母亲,已是长得绮年玉貌,样貌
齐整我百倍,你说对不对?」
我只得硬着头皮道:「母亲固然成熟貌美,但与舞儿你相比,仍有些许距离,
光是那股柔情绰态,媚于言语的情愫,母亲就万万不及了,又怎能与妳媲美。」
「此话当真?」妹妹凑近我耳旁,细细吹着气,柔嫩的玉手从我胸膛往下滑,
终于停在我裤裆处,隔着裤子,将一根肉屌拿捏在手中,轻抚细摩,说道:「好
大一根肉屌,握住它的感觉真好!」
我被妹妹拿住要害,快感顿生,发出一阵呼嘘呻吟,笑道:「原来妹妹喜欢
这种调调儿,但妳也无须制我气海,只消舞儿说一声,大哥我自当束手就缚,任
妳摆布就是。」
妹妹道:「那我就先多谢大哥了。但既然要玩,就该玩得爽心尽兴,还是封
了气海,待我慢慢赏玩好。」随觉手上肉屌已硬如石铁,仍不住扑簌簌跳动,不
由微微一笑:「你怎地如此兴动,人家才与你说了一阵子话儿,就马上起了歹心,
竟硬成这个样子,是否心中想着母亲,想与她再续云雨之情?」
我一听,连忙道:「真是冤枉啊!绝……绝无这等事!在这当儿,给舞儿你
拿着肉屌,身为男人,岂有不硬之理?」
妹妹娇靥如点,巧笑倩兮,一对美目俯眄流波,只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对玉
手,却半抓两拨将我的裤头解开,探手捞摸,连筋带卵,一条碧玉巨龟立时弹跳
而出,约莫七寸长,三指宽,肉屌通体绿色,发出晶莹绿光,甚是夺目诱人,茎
身遍布了横七竖八的树根般的血管,龟头棱角更是棱角分明,已然突破到略有所
成了,兀自昂然挺立,颤巍巍的,不住地脉动欣跃。
妹妹一笑,利落地为我脱去裤子,顺手丢在地上,回首看着这根碧玉神屌,
一时想到此物的厉害处,亦不由朱颜泛红,心头噗通地跳,膣中深处,竟冒出一
股淫荡的热流。妹妹略一定神,挽起肉屌,握紧撸动了几下,即见龟头渗出一滴
白浆,禁不住轻声一笑,说道:「几日未见,粗大了不少,还这般冲动,才刚开
始,就忍不住了。」
我见问,只得苦着嘴脸,叹道:「看着妳这张仙姿佚貌,还遭妳这般见怜,
若不冲动,还算是男人么?」我下身舒服,上身却异常激荡。由始至终,双眼就
不曾离开过这张绝殊离俗的俏颜。
只见妹妹一时脸盖绛纱,一时冷艳如霜,一时柔媚娇俏,在在都如此拨动人
心,实是道不尽的袅娜迷人。我若非气海受制,相信早就扑身上前,将美人压于
床榻,就地正法了。
妹妹听我这样一说,禁不住「嗤」一声轻笑,在我龟头轻轻一打:「说话真
是难听,实在该打。」接着凑首上前,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昵声道:「我知你爱
人家美貌,更喜欢人家的身体。」
妹妹说话一落,趴到我胯处,玉手把住肉屌,偎在脸颊,不停蹭蹭挤挤。我
倒抽一口气,只觉肉屌连连跳动,给她弄得好不动兴。妹妹见我舒服,遂加一把
劲儿,丁香微吐,舌尖在龟头舔了一下。我打了个激灵,叫得一声爽,整颗龟头
已陷入温暖中,却被一团温湿包裹住。妹妹口手齐施,吞吐不辍,直吃得「咕噜」
大作,响彻满室。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