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的我不得不在仙侠世界建立民主共和】(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穿越的我成了博山派(?)的扩招生
头昏脑涨耳鸣不止的我越过千山万水后被女神大姐带到一出没什么特别的海
岛上,要说有什么值得说的,估计就是大了,大到甚至有个类似小码头的「飞剑
港」,不时就有一两个飞剑降落到海滩,对于这个时代的海外岛屿来说,这已经
是热闹非凡了。
女神带着我降落到海滩,从阔剑上跳下来的我干呕着,回归大地的平衡感让
我反而摔倒在地。
此时的我早就没了淫邪的心思,呼吸着海风,正当我要抗议古代人权的时候,
直接被背好爱剑的女神拍了几巴掌。
「……嘿……」
啊啊,已经感觉晕头转向了。
「嘿!」
女神扥着我的衣领不停地拍打我的脸。
「小子,嘿!」
「……噗——唔,你——」
我的嗓子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东西了,「你这是强抢少男,拐卖人口!」
虽然我已经明白大概是什么情况了,但戏还是要做的,露出了穿越者的破绽
可是会有大麻烦的。这样想着的我,蔑视着世界,时刻准备着逆天大展宏图,然
而我面对的却是一纸公文,「官府的手续早就办好了,你当我是什么人?」
女神语气依然冷冷地,但我有种反而被对方智商压制的感觉。
哈?
什么鬼?
「……允许仙师于大兴城以及长安县周边之招募活动,大兴城衙及大隋户部
——卧槽,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抢男人居然还是有政令的!」
不过显然冰冷女神根本没有理会我的不解,在我质问她【我的父母怎么办】,
【他们知不知道】,【我这唯一的儿子没了谁给他们尽孝】等三大问题后,迎来
的回答也只是【他们还能再生】。
多么冷酷无情……
「冷长老好!」
「冷长老……」
「冷师姐~ 」
「冷师妹」
「冷师叔——」
居然真他妈姓冷,姓冷人也这么冷,难道是性冷淡不成?
在海岛的荫林小道里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会向女神打个招呼,显然地位颇高,
正当我觉得没准我就此迎来新人生,成为高富帅,获得绝世功法,奇遇不断的时
候,却发现,另我吃【惊】的还不光那一纸官方颁布的【强抢正太萝莉令】,进
门派居然还需要登记的手续,填写各种信息档案。
不仅如此,居然还要排队……
「终于回来了啊……」
坐在质朴的庙堂的里的普通到难以置信的胖乎乎的白胡子老头有些欣慰地对
冷女神说道。
他一边和我们闲聊,一边监督祠堂里面【新生注册】的情况,「要是你再不
回来,你们【博山】的指标完不成了啊。」
「嗯……我这不是带回来了吗。」
冷女神有点不情愿地应付着白胡子老头,不过谁管你不情愿,我刚才好像听
到了不得了的词——「指标?」
「是啊……小子,你撞大运了,」白胡子老头摸着胡须,一副得道高人指点
后辈的样子,「冷师侄可不是你们前边这些生冷不忌的人——」
说着还不屑地瞥了瞥前面脸色不好的带着格式正太萝莉的后辈,「绝不降低
标准,绝不凑合,这么多年加上你就收了两个徒弟——」
「不不不,老头,我是想说指标是什么意思,这岂不是说我是凑数的?!」
「嘛嘛,年轻人啊,不要思考那么多,思而不学则罔,多听多看,不要多想
——」
「这是什么愚民政策!」
不过冷女神却没理会我的吐槽,还是那么一本正经,而且无情无义,「要不
是师伯催促,我也不会这么随便……」
随便……
随便是什么啊!好像我是打折促销的一样!既然看不上我就不要带我来啊!
我还想和春花姐发展出一些羞于昭告天下的关系呢!
还有我的穿越梦啊,老子也相当龙傲天为什么那么难?!
「喂,问你呢,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想着想着,没想到已经轮到我登记了。
「你查户籍啊?!」
「没错哦,便于管理。」
白胡子老头无情地给我了一击【现实是没有浪漫】之拳。
「高序礼,大兴城人士……」
「几岁?」
登记的男人犹如和尚念经一样悠悠地问道,「有无疾病,有无教派有无信仰
——」
「说真的,这有必要吗……不就是修仙吗——」
啪!——我的脑袋就被身后的【性冷淡】女神敲了,「好好说话!」
「别当修行是儿戏!修身养性自然要调查人间时候的经历!」
你是开心理诊所还是要做什么!
「别耍心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骂我!十几岁就去找女人,不好好审
核审核——」
「什么?什么?!」
本来一边听戏的白胡子老头又突然来了兴致,「来来来,给我生辰八字,我
给你好好算算……不不不,先把手伸过来,然后脸,哎?」
突然老头脸色一愣,这可把我吓了一跳,难道是不适合修行还是命运坎坷…

「老先生,难道,难道……」
老头摇了摇头,有点了点头,十分沉重地看着我,然后缓缓说道,「就是那
个难道……」
「什么?!!!」
难道这是要进入主线剧情了?难道我有什么苦大仇深的命运?!
「……你命中必有色劫——」
「……」
「嘿,你看我什么意思,你这面向,必然是命犯桃花,修道中人虽然不忌讳
女色,但你肯定会遇到色和情的心障,这也就是说必然会遇到绝世美女然后发生
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情缘……居然是色劫,老子当年可是财劫,真是让人羡慕嫉
妒恨啊!唉唉,别走啊!冷师侄!冷师侄,你怎么也不理我……」
我很快地和美女师尊行了师徒礼然后跟着她就离开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
那老头是【群山】的大人物,长老中的老大,【伯正】;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句
色劫对我影响有多大——
时光飞逝,我踏入仙侠世界已有三年。
说是仙侠世界,其实还和以前认知的小说里的设定有些不太一样。我们门派
……不,叫门派其实都有点不合适,大概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一般住在群岛也
就是【仙山】上的门人称呼自己为【群山】,但似乎外面的人管我们叫【仙山】。
但就是这在我看似松散得不能再松散的组织,已经是已知世界里最牛逼的门派了,
世俗朝廷,也就是中原王朝无条件向我们提供各种物资,而且就算是我们爱答不
理的南朝也经常向我们门派的要人行贿给好处(这是从我那师尊冷女神口里听说
的)。说起来,冷女神原名叫冷凝梅,都能凝固梅花了,可不是一般的冷,是【
群山】之中【博山】的领导了,或者叫做长老。听说我们【博山】历史悠久,源
远流长。
说起这段历史,就不得不讲一下这个世界仙侠的形成了……
什么?你说仙侠不应该是从石头里蹦出来就有的?还是盘古女娲什么的带过
来的?
然而这个世界却很现实。
我们那波新生上了接近一年的基础通识课,其中就包括【历史】这部分,虽
然其中有些夸大其词,自夸自擂,不符合现代史学观点,但经我总结,大体上说
这个时代的修仙源自【殷商】王室的巫师和巫术……
是的,就是这么没有浪漫,从商王提出以应大命的天人感应的口号,到西周
用世俗礼法代替商朝祭祀巫卜,神秘方技法术远离政治,从春秋战国的【道德】
思想、避世风气,到方仙道,墨家鬼神思想,百家争鸣时期对于从前修道的重构
再造……然后有据可考的,大概是秦汉之际,避世的大仙,我们称为【翁】们的
前辈,到海外建立了五座避世者求道者长生者的仙山,名曰【蓬莱,瀛洲,博山,
岱舆、员峤】(其实更古老的说法,博山应该叫做方丈,我死揪着师尊问了半天,
结果按照惯例地被打了,从此我再也不多问为什么改名的自家黑历史了),这就
是我们门派的历史了,然而那么显赫着名的仙山,【博山】,到了今天,也只有
三个人了——师尊,师姐和我,如果算上那个不会说话照顾我们的老道姑,勉勉
强强才四个……真是时代的悲伤。
更悲伤的是,这个世界根本逆不了天了……
「什么?你说等级?如此世俗如此腐败的制度我们仙人怎可学习?!」
「什么?你说法宝?蓬莱(就是那天新生等级的大岛)的库里可能有几件吧
……我这把剑就是用多了而已,陆上铁匠铺买的——」
「什么?你说长生?倒是比普通人活得长太多,得不了病,但目前咱们【群
山】里活得最长除了汤伯正,好像是个两晋时期的长老,但已经下不了床了,听
说活不过几个春秋了——」
「你烦不烦啊!」
冷女神就算平时极力克制板着脸,但也总是被我的问题弄烦,尤其是昨天,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奇妙的问题,「师尊,你是哪朝生人?」
说真的,我真是出于好奇,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然而,祸从口出,我终
于明白了冷大女神为什么没人敢惹;为什么一女子之力能撑下一个派别;为什么
号称【仙山】第一战力——那简直是地狱的恶鬼吐着黑炎,那为出鞘的剑刁钻阴
痕,专挑下三路攻击,甚至有时候能脱离师尊几秒自行攻击——没错,这已经是
很了不起的御剑手法了,这个世界真心相当真实系,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大法术,
符咒顶多烧烧马车烧烧家具;没有什么绝世功法,都是靠古代经文和历代师承的
秘典(本来就是各派的秘密谁会拿到台面上显摆,都没人见过更比不出高下,也
没有什么绝世之说了,毕竟对于凡人已经很神奇了);更没有什么金丹,元婴—
—但要说修行比较好的福利就是,这三年来我是没病没灾,精力充沛,就算做以
前小少爷时代根本不会做的粗活也不会劳累;也没有什么可以的竞争和比赛。
嘛,虽然见不到父母,没有了城市的繁华,但活的还算充沛,师尊面上冷但
教导我还算用心,有问必答,加上我资质的确还算可以,甚至从灵气的感觉来说
已经追上了师姐……可就算我成了【群山】里修行小有名气的后起之秀,我——
却——还——是——个——处——男!
没错!上个月蓬莱的大师兄还和道侣结缘庆祝来着!
什么他妈狗屁避世仙境,世外桃源!根本没有实行禁欲!跟我一届的那波混
蛋好几个都被长辈撮合了找到了道侣,可我居然因为那个不正经老不修的白胡子
老头,那一句【命犯桃花,必有色劫】让各派师长对我严加看守,决不让自家的
女徒和我有任何接触!
【你看看冷长老家的那小子,看起来挺好的小伙子,没想到有色劫,谁家姑
娘跟她没准就要要死要活跳崖殉情了】【听说了吗,今天博山的高序礼师弟又被
壶梁的一个女徒赶走了……】「呜呜……宁师姐,他们都欺负我。」
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的我靠在漂亮的师姐身旁委屈地诉苦着。
「好啦,好啦,他们不是有意的,其实大家都不真相信伯正的相术……而且
那些东西早都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了,你看,咱们现在也不只是学【谶】不学贞、
问了吗?」
师姐不同于师尊的冷傲孤僻,在外人面前惜字如金,她是个温柔大方的好女
子,而且看仪态礼节很像是出自大官宦人家的闺秀,和师尊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如果说师尊是那种军人版的律己的美,师姐就是邻家姐姐贤妻良母的美。
几年的相处让师姐和我无话不谈(这岛上也没什么人能说话),即使是身体
接触,师姐都不会羞涩,「可是~ 」
「好了好了,」师姐的黛眉中透露着无限的宠溺,「知道你冤枉了……不过
你这么爱撒娇,没注意真可能把人家姑娘拐跑了。」
「可师……!」
「还不是你问了师尊年龄~ 」师姐甩了我一眼,那一眼简直妖娆妩媚,完全
不像一个二十不到的姑娘,「呜呜,师尊你是哪朝哪代出生的啊?小傻瓜,你这
么问那个女人不生气。」
「哼,可是也不该用我调戏壶梁师姐的理由打我啊,正大光明的来打我啊!
师尊居然也没有什么道心受阻!简直天道不公!」
「呵呵呵~ 」
听到我的话师姐银铃般的笑着,那声音环绕在石洞里,似是女妖之语又美如
天仙之声。
「啊,师姐,符纸快烧完了,咱们走吧。」
这里是博山半山腰的一个石洞,应该是前人的一间居所,那时候可能博山还
比较热闹,住所不够,开辟了很多山洞作为宿舍,这里就是废弃的一间。我发现
了这里,然后被师姐发现了我总在这里偷懒或者逃避本就稀少的仙侠门派社会生
活,体贴的师姐就总和我来这里聊天谈心。每次来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墙壁里的烛
台上点起最基础最便宜的火符,待他烧完,大概约莫三四刻钟,半个时辰,烧完
我们便离开山洞「呵呵……恩恩。」
听着师姐的笑声我也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也就要起身要离开,可突然,我感
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柔嫩之际的小手拉出了。
「咕嗯——」
忽明忽暗地火光摇摇欲坠,我转过头,看着抿起香唇的师姐,她好像不太好
意思,把腿缩到了石床之上,「再待一会儿,好吗?」
「恩……恩。」
我心跳异常地加速,全身的血液都喷涌起来,但是我还是装作平静的坐了下
去,然后感受着手腕上的柔软,师姐一直没放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毕竟不是和春花,那时候我是主人,她是仆人,而
师姐……我想要是我还是那个普通的学子,官宦之子,可能根本不会和如此美丽
的女子相遇,也许是在博山岛上待了太久,看了师尊那张刀削般利落强悍美丽的
脸太久,对美丽都有了疲劳,直到这时才发现一直听着我撒娇的师姐也是个没到
不行的女孩。
「那个……」
我们同时张口有同时闭嘴,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傻瓜情侣。
「那个,你先说吧,师姐……」
我的声音一定听起来温柔极了,我从没那么温柔地说过话。
「嗯……恩……」
师姐的第二个恩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你之前……我发现你在这个山洞偷
懒那次……」
我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好像唤起了什么不得了的记忆。
【不,不,应该不会的……】「那次,你其实在自……zizi自渎吧。」
轰隆——!!!
我觉得天都塌了下来……居然被美丽纯净的师姐,被那个我信赖仰慕的师姐
看到了那最不堪最淫邪的一面。
我畏惧地僵硬地转过头,以为要被怒目而视,以为要迎接失望和蔑视,却看
到了一张潮红充满羞涩的俏脸。
啪嚓——
那一刻,火符终于燃尽了最后的灵力,彻底熄灭了。废弃的山洞居所一片漆
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