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四章奸夫
我经她一轮舔吃,直美得身僵腿颤,鼻头不住呼嘘咻咻,终于忍受不住,颤
声哀求道:「舞……舞儿,我快不行了,请妳解……解去气海,待我好好服侍妳
……」
妹妹吐出口里的肉屌,见那龟头胀得滚圆碧绿,筋暴欲裂,不由看得火盛情
涌,心潮泛动,缓缓抬起美目,脉脉的看着我,说道:「解去你气海?人家还没
有玩够呢!」话后放开手上的碧玉肉屌,坐起身来。
忽听见妹妹提高声线,说道:「你可以出来了。」
瞬间,屏门后钻出一个男人,走到二人跟前。
我瞠目大惊,暗叫声不好,望向那人,更令他骇异,年龄约有十六七岁样子,
眉宇间自有一股浩然正气,月白锦衣,风姿清俊,白皙的脸神采流动,脸上白净,
一头黑丝一丝不乱,身着锦衣玉袍,凌静分明,俊朗不凡,让人看上去,心生好
感。
其实我第一眼看见此人,便已认了出来,正是东方玄。
妹妹指一指我,与东方玄道:「你先将他移开,让他坐在前面的椅子上。」
「是,舞儿。但他身上……」东方玄望了一眼我的下身。
妹妹微微一笑:「你无须理会这个,让他光着下身就是。一会子他见着咱俩
亲热,势必按捺不住,免得他射到一裤子脏物。」
我一听,险些儿要昏倒过去,连忙急巴巴大叫起来:「舞儿,妳……妳不会
是要和他……和他………」
妹妹与我甜甜一笑:「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总在外面偷看。我要大哥你亲眼
近距离看看,看着你心爱的妹妹和别人交媾。」
东方玄不费吹灰之力,已将我移到一张太师椅上,距离床榻,还不到一丈之
遥。
我心中恼怒,骂道:「东方玄总有一天我会双倍奉还。」
东方玄与我颔首一揖,说道:「那是以后,至于现在嘛,让你看得到摸不到,
哈哈哈。」
妹妹站起身躯,款款来到我跟前,探出玉手,提起那根早已硬如钢铁的碧玉
肉屌,一面把玩,一面瞧着我,凑头到我耳边,放低声线道:「我的亲大哥,好
夫君,谁叫你这样变态,今天我就要你尝一尝这种滋味,要你近距离看着妹妹献
身给玄哥,让他恣意爱抚我身子,还要你亲眼看着,用他那粗大的疙瘩肉屌插进
我嫩屄,将他滚痒炙热的精液,满满的注射给我。说得不好,人家还可能怀上他
孩子呢!一会你得张大眼睛,仔仔细细看清楚,你妹妹如何让其它男人播种。」
我还是首次听妹妹称自己夫君,登时热血滚滚,再听了她的淫辞浪语,心中
那团欲火,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妹妹的恣情挑逗下,肉屌比之刚才还要硬了几
分。
妹妹见我如此反应,抿嘴一笑,当下再加把劲儿,手里上下疾撸,脸上冷冷
的道:「怎么硬得这样厉害,似乎你很想要女人吧?但舞儿现在可不能给你,人
家说过,先要和东方玄好,我又岂能食言!但见大哥你这样痛苦,我心里确也不
好受,这个……这个如何是好?」
我知她言语调谑,立时攒眉苦脸道:「舞儿就不要再戏弄我了,妳看我现在
还不够苦吗!」
妹妹嫣然一笑,徐步来到东方玄身前,显得姽婳无限,伸出玉手围上男人的
脖子,满目含情,脉脉与东方玄对视着:「你无须理会他,抱住我……」踮起脚
跟,搂紧东方玄的头颈,主动送上香唇。
美色当前,东方玄岂肯怠慢,双手加力,已将妹妹紧紧拥入怀中,立时与美
人的香唇对上。
只见二人探出舌头,犹如两条灵蛇扑交打滚,搭搭拈拈,扳缠在一处,时而
舔舕料嘴,时而谵唇啖舌,极其缱绻难舍,好不动兴。
没过多少工夫,已吻得系丝挂涎,浑然忘我,
二人一面亲吻,一面隔衣爱抚,把乳抓屌,无所不为,足足弄了盏茶时间,
才依依不舍分开。
我在旁看得火动情涌,双眼睁得又圆又大,只盯在二人身上,下身一根碧玉
肉屌,早已硬得阵阵生痛。因看见心爱的妹妹和别人亲热,自己竟兴奋如斯,只
能尽力甩动肉屌,好缓解那涨疼之感。
妹妹凑首在东方玄耳边,与他嗫嚅耳语一会。
我看见二人暗里私语,又见他俩举止亲昵,不禁泼醋起来,直恨得裂眦嚼齿,
却又无可奈何。
东方玄听了妹妹的说话,脸上呈现难色:「舞儿,这似乎有点……」
妹妹嘴含微笑,目光回望,径向我看去,说道:「你不用有所顾虑,我大哥
是个变态,就是要让他看,还要他看得清清楚楚。」话后,探手到东方玄胯间,
隔着裤子将一条粗大的疙瘩肉屌握住。
经过刚才一番亲热,妹妹发觉手上疙瘩肉屌更形粗壮,犹如鼓槌一般,硬绷
绷好不吓人,当下放低声音,在东方玄嘴前笑说道:「这些天来,你这根疙瘩肉
屌真个让我爱恨交织!我爱它,因为它厉害过人,每次都让你弄得死去话来。我
所以恨的,是恨它实在太过粗长,胀得人家好生难过!」
「舞儿……」东方玄给她拿住肉屌,轻轻撸套,强烈的快感,登时铺天盖地
而来,直美得魂飞半天,一对眼睛只盯着身前的美女,看见美人朱唇微绽,水眸
含光,说不出的美艳动人,不由暗赞起来:「好一张绝世姱容!美貌如昔,可惜
如此艳绝无俦的粉黛,却无法让我一人独享,老天爷真个会摆弄人!」
妹妹把住疙瘩肉屌肆行挑逗,一对美眸,脉脉如痴看着东方玄,像似看着丈
夫情郎一般。
我看见二人两情四目,情意浓浓,心中又气又嫉,自想:「一个奸夫!一个
淫妇!」
就在我苦思不解之际,忽听得妹妹道:「你还在呆呆邓邓什么?为我脱衣衫,
快来嘛……」妹妹竟向东方玄撒娇起来。
东方玄本已欲火萌动,听得妹妹连声催促,东方玄自当俛首从命,连忙为她
卸带褪衣,转眼工夫,一具冰肌玉骨的雪躯,已是一丝不挂站在堂中,全都落入
两个男人眼中。
眼前这具完美无瑕的身子,二人也不知看过多少遍,但对这两个男人而言,
着实百看不厌。妹妹不但貌若天仙,身材更令人叫绝,见她浑身肤光如雪,肌理
晶莹剔透,两个乳房浑圆挺拔,红绽蓓藟,娇嫩诱人,还有那燃烧的火红毛发,
尤其双腿间,鼓鼓囊囊,芳草历历,衬着柳腰美腿,真个是无可挑剔。
东方火舞看见二人呆着眼睛,只在自己身上看,不禁掩口一笑,说道:「你
俩看够了没有?玄哥你怎么了,不想脱衣服吗?」
东方玄一听,赶忙宽衣解带。霎时工夫,一身魁梧硬朗的雄躯,结实的胸肌,
六块棱角分明的腹肌,结实而不臃肿的肌肉,配上英俊的脸庞,兀自直挺挺的站
在当场,真少有女人不对他张开双腿,在他腹下,竟竖着一根大棒儿,长有一磔
手过外,粗近两围,青筋暴露,狰狞凶恶,加上分布在屌身上的六个肉疙瘩!见
它早已挺然卓立,雄纠纠,气昂昂,直指天上云霄。
我看见东方玄身下之物,亦不由目瞪舌僵,但还是自愧弗如,心想:「自己
这根神屌已是不小,虽到了略有小成,却没想到,这个混蛋竟拥有一根宝器,粗
长也还罢了,难得是那个大龟头,巨如小儿的拳头,以前离得远偷看,还不是觉
得很大。」
「怎么样,看清楚没有,东方玄这根宝贝,是否比你强多了?」妹妹把眼投
向我,挑逗道:「我的好大哥,一会你要打起精神,睁大你一对眼睛,好好的欣
赏,看它将会怎样对待舞儿,当你看着它撑开舞儿的嫩屄,深深给它插满,真不
知你会有什么感想。」
我自知舞儿故意相激,但听在耳里,仍是兴奋难当,腿间的碧玉肉屌连连跳
动,胀得快要绷裂爆破。
妹妹一笑回身,牵着东方玄走向床榻,说道:「我要你舔我,当着大哥面前
舔我。」
东方玄欣然点头,扶她坐在床边,自己蹲在床前,已见美人自动大劈美腿,
呈牝展蕊,露出一个粉粉白白的阴户,只等他来吃。东方玄把眼一望,已见屄眼
歙赩吐水,腿股尽湿,真个诱人心脉。一时看得心头发热,再难以忍耐,当下双
手扳着腿儿,埋首便舔。
「嗯!好美……」妹妹美得颦眉仰首,绽出一声娇媚的呻吟,一张俏脸,似
苦若甘。东方玄伸出一根灵舌,不住舔拭挑刮、乱闯乱钻。见他时而用指张开阴
门,舔拭红殷殷的蛤肉,时而搓揉花蕾,纵情挑逗。
东方玄越舔越发兴动,猛然噙着嫩绰绰的花蒂,强烈的快感直窜妹妹全身,
一个忍受不住,身子接连几个哆嗦,抓紧东方玄的脑袋,颤声大喊:「坏……坏
人,你弄死舞儿了!不可再弄那里,啊……不行,不能再舔了……」
东方玄直来与她弄惯的,向知她口是心非,当下再加两把劲,一口含着阴蒂,
双指同时闯关直入,屈起指头,搰搰挖得几回,妹妹终于抵挡不住,娇呼一声,
大股淫水疾喷而出,劈头劈脑,浇了他一脸。
我瞪目看见,不禁欲火高烧,全身都滚痒起来,心想:「舞儿今回来得好快,
我与她肏事,她何曾有这般敏感!」一股醋意,倏地涌上心头。
东方玄对她知根搭底,早已摸透她的喜好,见他仍是手口不停,弄得更加凶
猛厉害,妹妹登时美得双腿乱抖,高潮不断,淫水一股接着一股,十居八九,都
让东方玄吃去。
妹妹难过太甚,十根玉指全插进男人发中,如泣如诉起来:「啊!我的好人,
怎地舞儿每次和你弄,你都弄得人家要生要死,你教舞儿……怎能……怎能不爱
你。来吧,你……你就当着大哥面前,今日尽情爱我……弄我……」
我听得心中恼怒,可下身却不争气,变得更为坚硬,此刻看着妹妹那迷痴痴
的花容,一肚子气。
便在此时,一声诱人的娇鸣,猛地拉回我的思绪。
我把眼一望,却是妹妹紧紧按住东方玄的脑袋:「啊!真的不能再……舔了,
你会害……害死舞儿,要死了……」语带哭音,竟然哀泣起来:「人家又忍不住,
要……要泄给你了,快来了……来了……」东方玄听得淫火攻心,当即使出手段,
指头深投狠挖。才一会儿,果见妹妹浑身剧颤,双腿僵挺,美躯抖得几下,终于
攀上情欲的顶峰,泄得痛快淋漓。
妹妹高潮过后,软软倒卧在床,只因激情过甚,身子仍不住抽搐抖动。
东方玄见着,也不敢太过,收回手指,趴到她身上,抓着她一团乳肉,徐缓
搓揉,口里问道:「舞儿,可还满意吗?」
喘息半晌,妹妹方始平复过来,一手搂住他头颈亲吻,一手探到他胯处,握
住疙瘩肉屌细细抚弄,款款道:「你这个坏人,就晓得用手段弄人家,魂儿都几
乎没了!」一时四目相对,情意渐浓,对视之间,四片嘴唇再度相合,两舌交缠,
直吻得难舍难分。
但见二人抱作一团,彼此抠屄弄屌,做尽百般淫事,一时看得我双眼泛红,
如火焚身,着实打熬不过。
妹妹给东方玄摸得难过,不禁淫兴大发,含着男人的舌头,昵声道:「咿…
…人家又受不了,真想一口吃了你。」
东方玄一笑:「不知舞儿要吃什么?」
妹妹的玉指箍紧手上的疙瘩肉屌,使力握了一下,含笑道:「就是你这根大
家伙,每每都弄得人家死去活来的恶棍。」
东方玄一笑,当即翻身坐起,分开双腿,一根宝剑撑天而起,直指眼前美人。
妹妹看着这杯口儿粗的疙瘩肉屌,兀自虎虎生风,雄纠纠的充满着杀气,直
瞧得神怡心醉。
思念甫落,妹妹撅臀沉腰,趴到他双腿间,挽住疙瘩肉屌撸动有顷,吐出娇
柔的丁香,舔着龟头上的马眼儿。
东方玄得她怜爱,龟头既酸且爽,不禁打了几个冷战,顿觉受用非常。
妹妹抬眼与他一笑,昵声问道:「舒服吗?」也不待东方玄回答,张开樱唇,
硬生生的将个巨龟塞入口腔。
「啊!舞儿……」东方玄皱紧眉头,大声喊爽。只因头大嘴小,妹妹接连推
搡几回,才能勉强将龟头噙住,却已弄得东方玄喘声呼呼。妹妹埋头苦肏,鼓腮
强吞,终究只吃得一个龟头,再难深进半分。
妹妹情欲大盛,双手分头出动,一边撸着肉屌,一边抚弄卵囊,小嘴时含时
舔,一时弄得不亦乐乎,忘其所以。
东方玄与她缠绵半天,早就欲焰昂扬,双眼看着如仙的俏脸,欲火更浓,几
乎把持不住,大有爆浆之势,忙即收拾心神,把一股泄意按压下去,颤声说道:
「舞儿,且停一停……再这样下去,恐怕……恐怕……」
岂知妹妹不但不理,反而握紧疙瘩肉屌,撸得更是飞快,百来下过去,东方
玄再难把持得住,马眼顿时大张,阳精如水箭般疾射而出,接连七八股,全射进
妹妹口腔。
待得东方玄精尽物软,妹妹才肯放出龟头,口里含满一腔男精,「咕嘟」一
声,尽数给她咽下肚中,接着向东方玄一笑:「昨天人家已让你射了半回,今天
还射这么多,几乎给你呛着了!」
我看见二人如此这般,淫兴大发,但听了妹妹的说话,整个人呆得一阵,旋
即勃然大怒:「肏,你……你们昨天……就又搞上了……」
妹妹凑头到东方玄耳边,低声道:「这么多个月来,我和大哥同衾共寝,夜
夜行那夫妻之事,虽从未进过前门,但后庭不少,也始终没有亲眼看过,今日你
想看看吗?」
东方玄听见,整个人楞住:「妳……妳想干什么?」
妹妹一笑,压低声音,生怕让我听去,说道:「人家就是要你看,要你看大
哥的肉屌肏我,如何肏你漂亮的女人。」接着又道:「其实,人家与你在一起,
对于你的心性,难道我还不清楚么。人家每次和你亲热,你都提起大哥这个人,
总要问东问西,又爱听我和你爹亲热的过程,显然你就有和我大哥一样的嗜好,
还想瞒我吗!」
东方玄听得满脸通红,一时难以应对。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每当东方火舞讲
述欢爱的情景,就不能自禁兴奋起来,曾经也偷看过父亲如何肏她,更是连射了
数次之多。
妹妹见东方玄缄口不答,一脸尴尬之色,自当心中雪亮,微微笑道:「今回
你且原谅舞儿一次,待我先行狠狠撩拨大哥一下,回头再与你弄,可好?」
东方玄见她软语相询,一时也难以拒绝,只得缄默不语。
适才她和东方玄一番亲热,弄得满肚欲火,眼见东方玄已经泄精,且泄得疙
瘩肉屌有点疲软,想要灭火,只得另寻门径,当下向东方玄甜甜一笑,亲了他一
下,赤裸着身躯,下了床榻。
妹妹袅袅婷婷来到我跟前,忽然探手,握住我的碧玉肉屌,柔声道:「看你
双目通红,很生气吧?谁叫你喜欢看我做这等事来。归根究柢,都是你有错在先,
可怪不得我。」接着在他耳边道:「人家找东方玄,实是要大哥认真看舞儿如何
欢爱,我若不是疼惜大哥、珍视大哥,也不会这样淫荡。」
我听罢,满腔怒气,顿时消了五分,长叹一声道:「但妳也不用这样折磨我!
我想问妳一句,妳爱东方玄多点,还是喜欢我多点?」
「傻大哥,总要问一些傻事?」妹妹不直接回答我,脸上只挂着微笑,说道:
「好了,看你如此痛苦,人家也有点心痛,现在就给你点点儿甜头,让你去一去
心火,如何?」说罢,缓缓背过身子,低头屈膝,翘起丰腴嫩白的雪臀,回手扶
着我的碧玉肉屌,将个龟头对准菊洞,身子慢慢往下沉,整个龟头撑开后庭菊门,
一分一寸,全根没入旱道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