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六章慕容星河
东方不败抬头一看,是一位慕容家服饰的丫鬟,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
脸面,虽没有花容月貌,看着也会让人心情舒畅。
「是的,还请小姐劳烦通传。」东方不败谦身的一恭,语气舒缓,谦谦有礼,
与对待刚才自以为是的医师相比起来,表现的却是十分的恭敬。
「我只是个丫鬟,别小姐小姐的叫了。公子,请跟我来。」丫鬟莞尔一笑,
引领着东方不败向府中走去:「希望你有点本事吧,不然我可要挨骂了。」
「小姐放心,我不会把你家小姐治死的。」东方不败洒脱的走进门去,留下
一群五味杂陈的老脸在风中飘荡。
且说玄铁城慕容府大殿里,灯火通明。八根粗壮的铜柱笔直耸立,威武狰狞
的铜龙盘旋其上,口中喷着巨大的火焰,火光不停的跳动,映照着那龙眼,眼珠
闪动,栩栩如生盘踞头顶如同活了一般。凶猛的俯视着大堂中所有人,肃穆威严,
威风凛凛。
东方不败第一次踏入这座玄铁城首屈一指的大殿,重重的威压感迎面扑来。
心下紧了紧,不免有些激动。
就要见到自己一直以来崇拜敬畏的强者慕容星河了,此人已登临先天宗师,
一拳崩出,连城墙都能轰塌。也是方圆千里内,无数人仰望的巅峰。
此时,大殿中剩下的药师,都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多喘。而东方不败这
个无名小卒,连初级药师都谈不上,他只能站在末尾不起眼之处。
他打量着大堂内气势恢宏的装饰,心下也是震撼而澎湃,大堂正中镌刻一条
巨大的墨玉盘龙,口中若隐若现喷吐着红雾,底下一张偌大的墨玉大椅,镌刻着
一些洪荒猛兽,点睛之用的宝石焕发着璀璨光芒。
东方不败眼都看花了,不觉摸着了下口袋,真是囊中羞涩。那椅子上随便抠
下一颗宝石,就能换个万儿八的金票,让自己还掉所有欠账。奢侈,真是太奢侈
了。
胡思乱想间,突然大堂正中墨龙龙眼突然暴亮,似画龙点睛,慑人心魄。
「一帮庸医,气死我了。」似天地一声惊雷,惊得底下的药师害怕的抖抖索
索,体如筛糠。
只见慕容星河衣袖一挥,携风雷之声大踏步而来,他印堂饱满发亮,横开两
道浓密虎眉,眉心宽阔可纳百川,一股睥睨天下的森然之气散发开来,让人无法
逼视。
旁边随行的是二品老药师周思邈,白眉白须,仙风道骨,精神矍铄,行走间
一丝仙灵之气涌动。
底下的药师两股战战,把头低低的压下,低得几乎看不见脑袋了。
唯独东方不败有些激动,终于再次看到慕容星河了,那就是强者的气息吗?
说句话气势都这么强烈,啧啧,高手不愧是高手。
慕容星河虎目微眯,眼神森寒的扫全场一眼,看到东方不败时多停顿了一息。
东方不败却陡觉身体一沉,自己似乎是一只田野小鼠,被飞旋在天际的苍鹰
瞄了一眼,自已所有的行踪都暴露他眼里,纤毫毕现。他赶忙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老僧入定般的面无表情。
「还有谁有好方法?」慕容星河一声怒吼咆哮如凌厉鞭子猛抽下来,震得大
殿里鸦雀无声,再一拍墨玉大椅的扶手,下面呼吸豁然减弱了六分,人人都做鸵
鸟状。
老药师周思邈站立一旁,他正低头沉思着,抚着白须眉头深锁,忍不住摇头
叹息一声。
气氛空前的压抑紧张。
突然,一个高声传来「慕容城主,严某回来了,还从圣地长青谷请来了鼎鼎
大名的方英药师。」
只见殿门口龙行虎步般的跨入一人,锦衣玉袍,剑眉朗目,还算俊朗。只是
眉宇之间掠过的一丝戾气,让人陡觉一丝阴寒,
他身后跟着一个很瘦很高的男子,玄色的衣袍罩在身上如无肉的骷髅,内里
空空荡荡。此时他扬着头颅,目空一切,斜着眼藐着旁人。
两人上前只对慕容星河行了一礼,至于其他人,则是完全被忽略掉了。
一股焚心烧肺般的愤怒,在东方不败胸腔里熊熊燃烧了起来,气海内的青木
神气,蒸腾翻滚不休。紧握的拳头嘎巴直响,死死的盯住了那锦衣青年。
严武,竟然是严武。
当年就是他,故意设局欺负自己,自己被欺负了足足三年。
严武啊严武,快半年了,我可是再见到了你。呵呵,呵呵。
慕容星河顿觉殿内有怒气燃起,何人杀气腾腾?难道有人不服气,犀利如苍
鹰的眼神往底下一扫。
威压置顶,东方不败突感一层鸡皮疙瘩泛起,毛骨悚然。仿佛被一头远古凶
兽盯住了一般,后背冷汗淋淋。一时间,不敢有丝毫造次。
明白此情此景不和时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日方长。严武,你等着,我
肯定要你尝尝灼心的屈辱,撕心裂肺的痛苦。
忍耐如刀割,刀刀血淋淋割着东方不败的心,牙齿咬得咯咯发酸。实力,这
就是实力的差距。若自己有慕容星河的实力,此时长身而起,拍死严武又有谁能
奈得了自己?
不超越你慕容星河,我东方不败绝不甘心。
「多谢方药师不远万里前来助阵,有劳方药师了。」慕容星河听闻此人已是
二品药师,还是出自大名鼎鼎的圣地长青谷。愤怒的火气也下去了一点,语气里
也缓和了许多。
想到女儿危在旦夕,说不定真能被他治愈了呢?心中暗藏的抑郁之气也消散
了不少。赶紧让家丁设座给方英,严武。
再看着一眼严武:「严武,你上心了,事了之后我亲自去向严家主道谢,替
你美言几句。」
「这是弟子应该的。」严武一听喜上眉梢,自己的苦心真没有白费。只要慕
容星河一去道谢,自己在家族中地位立即飙升。
还有,若能医治好慕容天瑶,定能让慕容星河对自己刮目相看。以后在玄铁
城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呼风唤雨,横着走都没人敢吭气。
说不定还能得到佳人的青睐,成为慕容星河的乘龙快婿。那自己就是玄铁城
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了。
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严武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有些心花怒放了起来。
「还请方药师妙手回春,救治我女儿。」慕容星河绝处逢生,希望全部寄托
在了方英身上,毕竟此人可是圣地长青谷来的。
「慕容城主请放心,方药师丹医双绝,定能把天瑶妹妹治好。」严武一副信
心十足。
方英也是胸有成竹,扬着头颅说:「既然如此,宜早不宜迟。」
「你们这帮废物,赶快给我滚。」慕容星河衣袍一挥。
庸医们如蒙大赦,仿佛死里逃生般的作鸟兽散。
呃……
东方不败眨着眼,无语了。自己还巴望着那十万两金票呢。好不容易来一次,
就这么走了?
大殿底下空落落的只剩下东方不败一人,更是显眼。
慕容星河虎眉微皱,凌厉的目光瞪视着东方不败。刚才就觉这小子很奇特,
宗师一阶的修为,脸上却涂了黄汁,扮成一副病弱模样,意欲何为?怎么不赶紧
跑?
「慕容城主,在下轩辕不败,自认也有些独门医术。」东方不败淡然地说:
「千里迢迢赶来,是为令千金治病的。」
严武莫名看了东方不败一眼,什么?这小子衣衫褴褛,脸色蜡黄,一副病歪
歪半死不活的穷酸模样,还敢帮天瑶妹妹治疗。心中冷笑一声,这小子吃了熊心
豹子胆,找死吗?恨不得直接上去踩死拉倒。
方英牵扯着嘴角,轻蔑的斜眼瞟了一眼东方不败,这种落魄而毫无气势的小
子,能有什么能耐?
慕容星河肃然中带着森凉的问道:「轩辕不败,现在有方药师在了,还不快
滚。」
「慕容城主此言差矣,那么多药师治不好的病,谁又敢保证方药师能治好?」
东方不败语出惊人说:「不如多留个我做备用。」
「啊!」慕容星河不怒。严武却是暴怒了起来,怒极而笑道:「哪来的猖狂
小子,竟敢自比方药师还强?还不快快滚出去……」
方英的眉头也是跳了两下,眼神森寒的盯住了东方不败。
不待慕容星河开口,东方不败反唇相讥的说:「严武,城主还没说话呢。你
就上蹿下跳的赶我走,若是方药师治不好城主千金,你是否愿意赔命?」
「你……」严武一时语塞,脸色铁青。暗运真气,仿佛想把东方不败一拳打
死。
「行了行了。」周思邈皱了皱眉,劝声说:「此事也没什么好争论的,天瑶
的病的确诡异。星河,我看还是让这小子先留着吧,反正多他一个不多。」
这小子看似貌不惊人,能破釜沉舟的决心也是相当了得。那蜡黄脸让周思邈
有些忍俊不禁,这小子古灵精怪的。姑且让他跟着吧。若是实在治不好,就帮他
求求情。
周思邈的话一出,慕容星河也不好反驳。只是因为心情积郁,焦急怒声说:
「都废话少说,赶紧随我来。」
慕容府花园,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接天莲叶无穷碧,别有风情。清风徐徐,
杨柳拂面,让人心情舒畅。
众人穿过水榭拱桥,往女儿慕容天瑶的芙蓉苑走去。满园的芙蓉花开,雪白
……粉嫩,摇弋生姿。众人却无心欣赏,匆匆一路。
唯独东方不败闲庭漫步,不紧不慢,有时还驻足观赏一下难得一见的美景。
刹那间,丫鬟茉莉一头从阁楼上冲下来。
「城主大人,小姐都快没……」茉莉泪流满面,一见慕容星河,哽咽的话都
说不全。
慕容星河心头一凉,急火攻心,一跃而起向楼上冲去。
严武却暗喜,只有这种紧要关头才能叠显出自己的功劳巨大。表面却假模假
样焦急的催促说:「方药师,快,快。」
东方不败见其他人都急匆匆的上楼了,自己完全被忽视了。
被偶像的无视,东方不败心中难免有一丝低落,不过这世界就是如此,强者
为尊,弱者只是蝼蚁。相信自己有的是青春热血,肯定能不断超越。
东方不败一上楼,各种药味充斥着阁楼,进了慕容天瑶的闺房内。
只见镌刻满芙蓉花的古朴大床上,躺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长发如墨,冰
肌赛雪,峨眉淡扫,紧闭双眼,脸色惨白一片,红唇带着黑气,妖异莫名。
连身旁柔荑上圆润的指甲盖也透蕴着丝丝黑气,似乎有不明的毒物在不断侵
蚀着手指。呼吸不相闻,如一具漂亮木偶,了无生气躺在那里,若不是那如蝶翼
的眼睫毛还在微微的抖动,和死人无任何区别。
东方不败心中咯噔一下,看到慕容天瑶病体到处黑气蒸腾,似乎是被什么毒
物控制住了,比自己想象中的严重很多。
「天瑶体内黑气萦绕,正在吞噬着她所有的血肉,毒素早已进入五脏六腑,
现下正在侵入心脉。若非服了护心丹,她早就香消玉殒了。现下看来,护心丹已
经逐渐失效了。」
周思邈赶快上前伸出两指探上慕容天瑶的皓腕,他心中顿时一个惊凛,无可
奈何的停息一声。
慕容星河虎眉根根竖起,心痛得如万箭穿心,五内俱焚,也顾不得行为举止
「方药师,快救我女儿。」一躬到底,赶紧催促,并豪气的撒下巨利:「方药师,
只要你治好小女,只要我慕容星河有的,你什么都可以拿走。」
「慕容城主,放心,一切有我。」方英不紧不慢的抖动着罩袍,昂首阔步,
走到慕容天瑶的床前。
心道凭着我宗师六阶的木系真气,灵品中阶的常青诀,能让枯木逢春犹再发,
死鱼返活犹再鲜。
谁能与自己强悍的治愈力比拟,再加上师尊炼制的独有丹药,还不手到病除?
哪里是这些乡巴佬可以比拟的?
此次前来可谓是一箭双雕,名利双收,以后走在玄铁城连慕容星河也要谦让
半分啊。在天风国,慕容星河也算是一方豪强了。能取得他的友谊和支持,在不
久的未来……
方英一副高人相,怀中掏出一个翡翠绿瓶,瓶壁内有丹药,闪着绿莹莹的光
亮。
「凝碧丹,四品丹药,价值七八万金票。所用之材珍贵异常。一头先天八阶
的赤练猿猴的妖核不算,还有雪峰之巅的千年雪莲,融合入药。一十八天才算成
药。」
慕容星河精神一振,希翼的目光投向丹药,不愧是长青谷来的高人,出手不
凡,如同看到一根救命稻草。
在这一刻,他高手气质全无,他现在只是一个心系宝贝女儿的父亲。
而东方不败却双眼都发直了,四品丹药啊,一颗就要七八万两?再摸摸自己
胸口,心在流泪,可悲啊自己两枚一千两金票的二品丹药『凝真丹』都当宝贝贴
身藏着,人家一出手就牛掰到顶。
方英很享受这些目光,高人气势更甚,打开瓶盖,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息散发
出来,把屋内的苛杂的药味驱散了不少,让人精神都为之一震,可见此丹的不凡
之处。
周思邈也是点点头认可了此丹的妙用,自己何尝没有试练过此丹,可材料难
寻不说,练制过程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若非到四品药师,炼制起来成功率极
低。
方英得意非常,自信满溢,把它纳入慕容天瑶的口中。一手搭上慕容天瑶的
皓腕,闭目开始治疗。
一接触间,一股黑气如黑蛇,亮出寒气森森的毒牙,来势汹汹的扑咬过来。
方英眉头微皱,赶紧催动常青诀,精纯而充满生机的真气,进入慕容天瑶的筋脉,
抵制黑气的扑咬,一路横扫过去。
只见慕容天瑶那指甲内蕴的黑气,缓慢的消散着,恢复了一些生机,晶莹圆
润透出淡淡的粉色。
慕容星河心中一喜,如黑夜茫茫大海中的孤帆,看到远方的灯火,看到了希
望。
严武嘴角翘起,似乎离自己一步登天的时间不远了。自己经由瞿安木牵线搭
桥,再花费了家族的巨资,请来的药师,还是物有所值。
茉莉躲在一边,一直紧张的关注着,看到有效果了,焦急的内心得到了一丝
缓解。
只有老药师周思邈不动声色,凝神继续关注。
方英眉头舒展,信心充足,就等凝碧丹药力发挥,汇同自己的常青真气把毒
气驱散,再借着药力畅通无阻游走全身一遍,修复经脉焕发生机。
他又催发起常青真气,驱散毒气,沿着经脉首先进入慕容天瑶的五脏六腑,
越进入真气越微弱,被黑气推拒阻挡的更严重。
接着催动真气探寻凝碧丹的药性,凝碧丹使用后爆发出的清凉生气,在哪里?
怎么试探寻找,石沉大海,毫无踪迹,居然一点都没有,哪里去了?
突然,慕容天瑶五内的黑气迅速的聚集,和常青真气轰的一声碰撞在一起,
如激起千层黑色巨浪,一时间反涌吞噬过来。
方英惊心骇神,惊悚得一层冷汗涔涔冒出,拼命催动常青真气,可那黑气似
乎被自己真气激发,如地狱万鬼挣脱枷锁,前扑后续蜂拥而上,长驱直入,气势
汹汹冲进他搭在慕容天瑶的手指,指尖赫然也泛起了黑气,带着尖锐的刺痛。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