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七章双修解毒上
『腾』方英骇然的往后一跃。自己再不撤手,说不定自己也将被反噬牵连。
只见一层黑气瞬间缭绕在慕容天瑶惨白脸上,恐怖异常,死气铺面。连那指
甲内蕴的黑气死灰复燃,涌动更剧。
「瑶儿」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呼,把房间的空气翻腾的汩汩作响。
慕容星河一把推开面无血色的方英,上前抱起慕容天瑶,悲鸣连连。
方英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指间微微的焦黑,咬牙催动常青真气,把那丝黑气
驱散,接着如霜打的茄子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
「慕容城主,我已经尽力了,慕容小姐本就病入膏肓,回天乏术。太晚了,
药医不死人,还请节哀顺变吧。」方英狡猾的把责任归于医治的时间太晚了,并
非自己能力不够,狡诈的维护了自己的颜面。
慕容星河悲痛欲绝,一下子老了几十年。扶上慕容天瑶透着黑气的面孔,老
泪纵横。自己子嗣艰难,只有一女常伴膝下。妻子离开前含泪一定要保护好女儿。
可是现在女儿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他情何以堪。
「吼」一声绝望的怒吼。心内凄凄,再强的强者又有何用救不了自己女儿。
茉莉匍匐在地,哭得凄惨哀绝。
严武头顶如泼凉水,从头凉到脚,懊恼无措,到嘴的鸭子飞了,希望落空。
张大着嘴巴发不出声音。
气氛低沉哀伤。
突然,清朗的一声:「咳咳,不如让我来试试。」不高也不低,去让人耳中
都听得分明,刹那间打破哀恸的氛围。
所有人刷转头,看向门边的少年。
东方不败一脸平静,一副闲庭看花的模样。
众人停顿了一息,才反应过来,还有个赖着不走的轩辕不败。
严武一愣间,心内豁然一阵狂笑而起,这小子还没有逃走吗?挺好的,吸引
仇恨,就让他来承受城主的愤怒吧。
方英阴恻恻的瞄了一眼东方不败,连自己都无计可施,他又有什么能耐?再
看他破衣烂衫,一副寒酸相,简直就是侮辱药师两个字。
慕容星河从悲痛中转醒过来,毁天灭地的痛意转成一种愤怒,虎眉倒竖,全
身肌肉跳动,劲爆的气息蒸腾不休,把慕容天瑶的青丝都鼓荡起来。他如同凶兽
般的东方不败,似乎要把他一口吃了。
东方不败能体会慕容星河一个父亲失去最亲的人,那万念俱灰产生的暴戾之
气,淡然说:「慕容城主,药医不死人,你若再耽搁,令千金就没了。」
「这小子狂妄。」严武跳脚尖叫,他岂能让这个人医治,虽然慕容天瑶已注
定药石无医,回天乏术了,可万一真能治好,那不是让自己跌入万劫不复尴尬之
地。
「你是药师几品,曾经治愈过何人?敢在此地大言不惭。」戟指怒目,磨刀
霍霍,质问东方不败。严武狡猾的戳心之言,不断阻扰威慑东方不败,继续道:
「死者为大,你还敢让她走的不安宁吗?」
方英阴毒的眼珠一转,恶意顿生,更是火上浇油,逼迫东方墨知难而退道:
「你有起死回生的丹药?拿出来让我们大家观瞻一下。」
周思邈白眉一抖,默不作声,紧闭嘴唇。暗念慕容天瑶回天乏术,除非有奇
迹发生。
慕容星河冰冷的眼眸都是死气,凄凉的神色中又透着森凉的杀意。带着怀疑
怒视着东方不败,等着他拿出不同寻常的丹药,或者某种异乎寻常的功法?似乎
只要东方不败拿不出来,就血溅当场给自己女儿陪葬。
东方不败看到所有人的目光如同千万把尖锐的小刀,一刀刀凌迟着自己。暗
自腹诽,我哪有极品灵药啊,那一千两金票的丹药都舍不得拿出来,两手空空,
能救命的是卵蛋空间中的小绿液。
可是这种治疗方式太耸人听闻,怀璧其罪,根本不能示人。
他眼珠一转,妙念一生,手伸向口袋。
时间似乎凝固了。
一枚粗鄙丑陋,并发绿黏糊糊的丹药,躺在东方不败的手心中。
大家看得眼珠都发直,所有的注意力都围绕上那淡绿色丹药。清香没有,细
闻似乎有一股豆子的味道,毫无能量的气息流动,更滑稽的是一点碎屑在上面掉
落下来。和那凝碧丹的卖相比起来,可谓是天地云泥之别。
东方不败心不跳气不喘,清清嗓子学着方英的高人样,称赞起丹药来:「我
的丹药的确其貌不扬,可内蕴的药力很是强大,它内敛沉厚。真因为是奇药,肉
眼凡胎怎能窥得其中的博大精深。」
方英一瞪那丹药,发出一连串的冷笑:「慕容城主,此丹真要喂给慕容小姐
服用吗?」自己一个二品药师,天天和药物打交道,再廉价的丹药都有一定的灵
气,只是取材的珍贵程度,和药效的不同,却也不该是毫无灵性。
严武蹙紧眉头,觉得这枚丹药奇诡,和平时看到吃到的丹药有着天壤之别。
再听方英的言语,心内狂笑不止,直接严厉的喝责:「轩辕不败,当我们有眼无
珠?」
慕容星河为了爱女,心境乱了。朝老药师周思邈瞅了一眼,征询他的建议。
周思邈呆滞一下,也凝神感知着那枚丹药一会,分辨不出是什么丹药,摇了
摇头,沉默是金。
慕容星河眉头跳得狰狞可怖,怒叱:「小子你滥竽充数,拿枚假丹药来,找
死吗?」
强者之怒毁天灭地,诸般挣扎不过弹指湮灭。
东方不败昂首挺立,临危不惧,死撑到底:「慕容城主,山外青山楼外楼。
说不定这枚丹药能救慕容小姐命呢?」大义凛然,更振振有词继续道:「你可别
错失了救女儿的良机。」
慕容星河脑门青筋直爆,看着东方不败浩然的正气,看破生死的绝然,他犹
豫了。
「咯」茉莉不懂丹药,只知小姐再不治就没了。急忙冲到慕容星河面前跪下,
椎心泣血,泣涕如雨:「老爷,给他一个机会吧,你就让他试试吧,如果小姐真
……」臻首『咚咚咚』狠狠的磕向地面,磕的额头一片青紫。
「茉莉就和他一起给小姐陪葬。」又是「咚」的一声碰撞。一道鲜血和着泪
水滚落下来,潋滟凄厉。茉莉暗悲道:「我虽然是个丫鬟,可小姐多好的人,亲
和善良,菩萨心肠。从恶人手里救了自己。善待自己。小姐真死了,我也不想活
了。」
东方不败脸颊的肌肉僵硬冰冷,不忍悲恸。眼前丫鬟茉莉跪地舍去性命,为
自己争取机会,如带着尖刺的荆棘,把自己的心蛰得鲜血涔涔。心酸中带着悲凉。
深邃的眼眸中一种刚毅。终有那一天,我要登得更高,如同慕容星河你现在
一样睥睨俯视众小。
双眼在慢慢的变红,无为胜有为,肃穆厉声,主动出击:「茉莉留下,请慕
容城主,到外面等候。闲杂人等给我出去。慕容星河,你还要不要自己女儿的命
了?」
慕容星河心一抖,注视着东方不败深邃高远通红的眼眸,一句还要不要女儿
的命了,陡然把他惊醒。的确,还有什么比女儿的命更宝贵?
「茉莉听从轩辕不败的吩咐,用心照看好小姐。」慕容星河虎眉展开,一锤
定音,做了决定。
茉莉惊喜的快速爬起来,也不管额头的鲜血,一个劲的催促:「轩辕公子快
快。」
方英嗤笑一声,高傲冷漠的转身离开。不屑的再瞥了东方不败一眼,自己敢
保证那枚丹药,根本没有任何灵气散发。接着微眯着眼睛,对着愤愤不甘的严武
使了眼色,让其出去,等着后面看好戏。
待众人出了房间,在门外心急的等待着。
东方不败让茉莉把慕容天瑶靠在她身上扶好坐起,自己一跃也上了雕花大床。
不顾门外倒抽的凉气声声,滔天的怒压,盘腿坐在她的面前。
「茉莉,多谢了。」东方不败微笑真挚的说,不管怎样是她在危急时的一求,
慕容星河才放下心结,给了自己一次机会。
「少说废话,我是疼惜我家小姐。不是为了你,你不把她救活,我不咬下你
一块肉。」茉莉眼中凶狠异常,一反刚才柔弱的悲苦哀嚎。
「呵呵……」东方不败笑了笑,这丫头嘴硬心软。再叹口气,看了眼手中那
枚绿豆糕丸子,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纳入慕容天瑶的檀口中。
东方不败其实也不想用这办法的,但是只有这样才最直接有效。
迅速的脱下裤子,露出那粗大的碧玉神屌,小树苗抖动枝干,无奈的舒开嫩
芽,逐渐的沁出一小滴绿液,绿光乍现,青木神气与之交织融合,如同春日暖阳
带着生命之气息。
茉莉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扶着慕容天瑶的身体在颤抖,目瞪口呆的看着东方
不败。豁然鼓胀的碧玉肉屌,似乎有巨大的力量在涌动,抵在了慕容天瑶的檀口
上,一下下的脉动着,从马眼处喷发出一股股阳精,流入慕容天瑶腹中,这一切
发生太快,令小丫头都还没反应过来。
外面,严武两人嘴角噙着讥笑,恶毒的唯恐天下不乱。这小子胆大包天,这
次死定了,一定死定了。
慕容星河摩拳擦掌,焦急的徘徊。捏着拳头咯咯直响,不时的透过缝隙瞪视
一眼。看着那小子居然猥琐我女儿,正要冲进去灭他时。
突然慕容天瑶浑身一个轻靡,微抖了一下,脸上的黑气有了变化,慢慢的消
散了,恢复成白皙如雪。如蝶翼的眼睫毛剧烈的抖动起来,神智逐渐清醒,浑身
酸软无力,仿佛在水深火热的地狱里走了一遭,遮蔽身心的黑气被一丝光亮取代。
东方不败再接再厉,飞快的撸着肉屌,好射得更多。
东方不败呼吸凝重起来,可恨自己的资源太匮乏,不能晋升小绿芽的成长,
修为不够,没有足够的青木神气。接着呼出一口浊气,慕容天瑶的生命应该无碍
了,稍微松了一口气,要想完全恢复,只能……
靠在茉莉身上的慕容天瑶叮咛一声,挣脱那黑暗的枷锁,终于睁开了眼睛。
感觉浑身懒懒洋洋,如泡在温暖的池水里面,那水中的清凉温和的气息,涌动抚
摸着她的全身。
慕容天瑶睁着黑白分明的眼,带着一抹迷离,注视着对面挺着肉屌的东方不
败。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吗?喉头里有甜腻清凉的味道,和平常吃的糕点有点相似,
仔细看去才知道自己含的是什么,脸上羞红一片。
「慕容小姐,你醒来了,在下为了小姐只能这样。」东方不败道。
想起方才的事,慕容天瑶想要翻身下床,才发觉自己还不能行动。
「别急,慕容小姐你的毒没有完全解开,现在只是暂时的,要完全解开需要
阴阳调和,灵欲结合才行。」东方不败的声音传了过来,掩盖不住淡然中带有的
兴奋之情,如果成了大有可能成为慕容星河的女婿。
「小姐,答应吧,老爷请了全城的药师都没能看好,到这位轩辕不败公子这
里……」茉莉偷瞄了下还在那晃动的肉屌,接着道:「如果小姐出什么事,老爷
那……」
慕容天瑶此刻脸颊绯红的点了点头。门外的慕容星河自然看到这一切,虽不
甘心,但从门缝看到那小子令瑶儿恢复意识,还是有点本事的。
东方不败见对方同意后,双手同时往慕容天瑶抓来。
「哧……」的一声声响,在慕容天瑶毫无准备之下,衣服随之被撕开,露出
洁白的里衣,胸前颈下的白嫩肌肤,稍微显露出来。
随着时间的过去,慕容天瑶身上的衣衫渐渐减少,能遮蔽的地方也越来越有
限,东方不败看似随意的撕抓,事实上却极有分寸的,一点一点,慢慢的剥光慕
容天瑶的衣物,却留下了重点部位的布料。
此刻,慕容天瑶穿在身上的,已经不能叫做衣服了,严格上来说,应该是披
在身上的破布。慕容天瑶滑嫩的肌肤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之中,肚兜上的吊带依然
绑在颈后,里衣、外衣已经全被撕开、撕下,白玉般的颈部,肩膀,圆润光滑的
上臂,尽皆暴露在外。
下身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长裙已被撕裂成一条一条,条状的布料,遮掩不
住那俢长的,宛若陶瓷一般的粉嫩玉腿,因为常年养尊处优,比起妹妹东方火舞,
还要晶莹剔透的肌肤,滑润细致的感觉,连用眼睛看都感觉得到,东方不败的胯
下碧玉肉屌,在眼前美景的刺激之下,比之刚才还要坚硬数分。
东方不败看见慕容天瑶的反应,心中的喜悦满足之情,溢于言表,手上的动
作也加快了起来。东方不败大手一撕,扯下了挂在慕容天瑶腰间,早已被撕成一
条条的,不算裙子的裙子。抓住她的右脚,将之举起,在慕容天瑶的脚掌底轻磨
旋转着,同时大嘴一张,含住右脚的大拇指吸允起来。
热气从脚底透入体内,慕容天瑶顿时觉得一股热流,随着东方不败手掌的动
作,沿着脚底,经过脚踝,爬上小腿,往自己敏感之处袭卷而来,热流流经之处,
又是先是痒痒的,又隐约带点酥麻的感觉。
东方不败舔着自己的脚拇指,慕容天瑶虽然觉得恶心、肮脏,但是随着他舌
尖的舔舐,却好像带着电一般,在敏感的指尖,不断有细细的电流传入,慢慢的
累积成巨大的洪流,缓缓往上爬行。
慕容天瑶被东方不败握在手中的右脚,在踢动逐渐软弱之际,慢慢的,整条
右腿软摊了下来,似乎不再是自己的,不管脑中如何传递讯息,有的只是越来越
酸软的可怕感觉传达上来,而自己脑中的命令却怎么也传不下去。
东方不败的舌已经离开了拇指,舔弄着其余的脚指,原本抓住脚踝的手已然
放开,开始往上抚弄,另一只手则是以指尖轻刮脚底板,使得慕容天瑶的右脚脚
指,全都敏感的曲起来,却又在指尖划过脚心的时候整个舒张开来。
才被东方不败玩弄一会的右脚,此时已经泛起嫣红的淡淡血色,显示其毛细
孔已完全的舒张开来,肌肤下的微血管也敏感的充血着。在东方不败的左手,摸
上了左小腿时,慕容天瑶敏感得颤抖了一下,随即无力的放下了左腿。
慕容天瑶此时一双玉手仍试图推拒着东方不败厚实的肩膀,不过当然是毫无
作用的,而东方不败的右手亦到达了右大腿的地方,从外侧转到内侧,再转到外
侧,来回不停的抚弄着大腿上的穴道,与敏感的肌肤。
配合着在右大腿上的右手动作,左手也快速的滑过左小腿内侧,轻轻抚弄左
膝几下之后,好像便魔术般,东方不败左手食指伸出,轻轻一点,点在慕容天瑶
左大腿内侧深处,即将接近蜜屄的地方。
「啊……」
慕容星河虽感知到了女儿醒来,但听到叫喊,忍不住推门进来,就在这时
「老爷,轩辕公子正在运功治疗小姐,半个时辰就好,请老爷耐心点。」茉莉紧
张的开口道,她看见东方不败射了阳精让小姐喝,比其他什么药师都强,无奈下
只能一路走到黑了。
慕容天瑶发出荡气回肠的一声呻吟,本来紧夹的双腿竟然自动的张开,主动
将已然隐隐泛着湿气的蜜穴,暴露在东方不败的眼前。
东方不败淫虐的笑着,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眼中微微惊讶,暗中想道:「想
不到这城主女儿的毛发如此之多,完全遮盖了幽谷和后庭菊花。」根据母亲的说
法,这种女子最是顺从男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拒绝男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