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佣兵团】(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兽佣兵团77
今晚让我最头痛的,不是针对我而来的卡斯汀,更不是杀了十多个小伙伴全
身而退的女刺客,而是这帮新加入的兽人佣兵们。他们一而再地无视我命令导致
两次灭团,事不过三,该终止这样的事情继续上演了。
可能是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威信不足,导致他们不受管束,几番当我的命令是
耳边风没装心上,但攘外必先安内,自己的兵不听管教,造成的破坏力才是最严
重的,是时候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即便此时他们已经死得7788了。
我心中立即有了主意,便抡起斧头向前一步对着被挟持的奥卡姆和阿骨查问:
「你们为何要吃这些女人?」
回答我的是奥卡姆:「我们兽人兄弟们被杀了十几个,自然要杀几个女奴祭
死去的兄弟灵魂,这是兽人每一个族群都有的传统,她们不是你的私人女奴,只
是大家共有的娱乐工具,她们的鲜血来是对死去兽人最好的陪葬品,即使是你回
来后也要遵循这规矩,没有兽人能否定这兽神定下来的习俗,你不能,我们也不
能。我们只是先一步动手而已,以为你能理解的。」
他说这话时还理直气壮,同时带几分不解和含冤的表情,还拿出『兽人部族
传统』来说事,完全没有认为自己做错。还在我的地盘里说我不能这不能那,真
是找死。
但我的身份还是兽人,不能明摆着跟『兽神定下的部族传统』作对于是说:
「今晚死的人太多了,全是原本同一阵营的伙伴,有兽人,也有女奴战士们。本
来应该一同作战的战友,却成了非要拼你死我活的对手。只因为你们认为她们是
祭品,还没等我同意,就私自杀我的女战士,导致这流血收场的结局。」
「我是个流浪兽人,从生下来的那天就不知什么部族传统,我只信仰我自己
的斧头,你们要遵循兽神的信仰随便你们,但别在我的地盘,拿部族那套说事~ !
更别拿以前部族那习俗来套我~ !你们违反我的命令~ !这才是事实~ !」
这时,我没理会两个听了难以置信的人质,回头对着其他小伙伴说:「大伙
们都听好了~ !在你们一开始入伙时,我给你们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许私自杀
这里的女人!无论任何理由~ !」
我手同时指着被俘的奥卡姆二人:「他们却没将我的话当回事,自作主张定
规矩,这行为已经算是造反了,今天落此下场,算女奴们帮我清理叛徒~ !他们
的死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女奴们~ !还导致这么多女奴牺牲,他们再死十次都难
以补偿这损失~ !这就是我的规矩~ !有谁不同意的,现在可以滚了,我这队伍
不留不听话的人~ !」
每一个字都锵锵有力,一字一句清楚地传入了在场每一个或者的人脑海中,
而我的目光正和剩下的每一个兽人对视,尤其是血口和巴布鲁。
可能因为见识过我随手甩他们的力量,心中开始认我这老大,此时的血口和
巴布鲁如同两个听话的乖宝宝一样,听完没有对我这番言论产生排斥,目光中也
没有敌视和厌恶的神情,反而茫然地看着我,不知我这话是专门说给他们听的一
样。
而这时,沃夫加脑袋灵活些,第一个站出来挺我:「老大~ !我们懂的~ !
不听命令的人会连累其他人,在战斗时决不能有这样的行为出现,这行为就等同
叛徒,甚至更可恶。」
毕竟他们跟我的时间更长,也受过我的『思想教育』从之前路口处能听命令
停下就知道,他们会站在我一边。
加查也表态说:「老大说得对~ !要部族的规矩就留着部族里好了,干嘛来
伯恩城当佣兵。老大~ !我们听你的,你说的就是规矩~ !只要一视同仁就好~ !」
加查三人组更是长期在城里当佣兵,更多看重的是实际的利益,对以前部族那套
规则早已淡忘。
接着罗姆、皮克、西拉、罗什福尔、瓦格等纷纷表态支持我。
看到其他同类都挺我,血口和巴布鲁才明白,跟着连忙表态:「大屌老大~ !
从现在起,你的命令就是我们的意志~ !」「大屌老大~ !我血口愿意追随老大,
请执行你的命令吧~ !」
真是重要的事情得说三次,这些兽人小伙才清楚我的规矩不是开玩笑。
得到小伙伴的支持,现在便是杀鸡儆猴的时候了。
我便回过头来,眼睛看也不看奥卡姆和阿骨查,仿佛两人不存在一样,对着
帕妮丝说:「你们都听到了?我刚已作声明,你们刚才的行为属于清理叛徒,不
算背叛,不会受到我的处罚,而且死去的女奴,都算作女烈士~ !名字都能刻进
女烈祠,按平叛牺牲待遇处理。其余活着的女奴都升级为女奴战士,不再是公用
女奴身份,此后为保卫我作战吧~ !当然,你们的身份还同时是我的性奴,在需
要的时候要用身体为我或我指定的人员服务~ !」
帕妮丝听了难以置信,刚杀了我这兽人十几个同类,我却站在她们一边为她
们说话,还给出大好的利益待遇,是自己在游牧国度从未见过的事情。脸上紧蹦
的死灰色表情已经松动,好像看到一丝曙光一样。
但她心中将信将疑,手中还紧握着钢刀,怕我只是想安抚她们,救人后反悔,
便说:「那这两人如何处置~ !他们是最先带头附和杀人的几个元凶之一,我们
无法原谅他们!」
她话音刚落我便直接回答:「这两人违抗我命令,还纵容自己队伍伙伴参与,
行为和叛徒无异,直接处死,没收其财产和名誉~ !对了~ !干脆就让你们执行
处决吧,就地立即处决~ !也算我给你们活着的女奴一个交代,和给死去的人们
一点慰籍,你们觉得如何?」
见我将两个还活着的兽人伙伴性命交自己手上,帕妮丝这时完全相信了我所
说的话,一句:「遵命~ !」她便手起刀落。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边阿骨查的头颅应声落地,咕噜噜地滚向一边。
旁边的奥卡姆见了连脸都白了,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他还用最后一口气喷道:
「大屌~ !今天你做的一切兽神都看着,终有一天当你也面对他的时候,你会…
…」
他话没说完,银光又是咔嚓一下,帕妮丝虽然身上有伤,但刚刀没有丝毫的
偏差,一刀断头。
「我会得到他的眷顾的,而你不会,事实会如今晚一样。」看着我淡定地补
充道。
这时,帕妮丝钩起地上奥卡姆的头颅,手中钢刀上流满了兽人的鲜血,得意
地问我:「谢主人明断~ !」
帕妮丝砍头配图:
但对她们这新来的女奴,我还不放心,怕她们太得意,于是心里又拿了主意
说:「兽人叛乱的事情完了,但你们叛逃的事情我还要算清楚。」
这一百八十度的反转让全场女奴们都大吃一惊,包括女卫和小伙伴们几乎所
有人都以为今晚的事情告一段落,只剩下收拾残局的安排,反而又被我的一句话
激起波浪来。
「你……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帕妮丝被我的话语震惊了。
以为我还要处理她们,旁边的苏菲忍不住插嘴:「主人~ !她们只是本能地
逃命而已,毕竟今晚的事情严重,不是每一个女奴都能坦然承担后果的。请主人
原谅~ !」她说着人都贴过来,样子情真意切。
我发现今晚她为这些女奴说的话甚至比当初遇到我时为自己表达的还要多。
再次让我感到她的身份可疑,等以后有机会一定找机会和她好好聊聊,挖出她掩
藏的一切。
「这点我能理解,如果不是考虑这点,今晚她们全部都要死~ !毕竟她带领
女奴们逃叛,我必须对这样的行为做出态度,以儆效尤。」我的话既说给苏菲听,
也说给对面的女奴们听。
这边苏菲还想求情,但对面帕妮丝的声音先打断了她:「主人~ !带她们走
的主意是我,是我怂恿大家逃离的,与她们无关,要处罚,请主人对我一人作处
理,她们是无辜的。请看在我们没伤害主人的女人份上,饶恕她们,今后她们会
感恩主人的仁慈和宽容,诚心真意给主人服务的。」
说完,她主动示意同伴放开一旁被控制的贝蒂,让她离开,回到我这边来。
这一看便知道是她为了保全剩余女奴同伴,主动释放的善意行为,给她的要求提
供更多的筹码。
「嗯,我本来也没打算处罚她们,何况你们平叛有功,只是你平叛后做了不
该做的决定,为此我仍然要对你做出处罚。」我装作认真地说。
「帕妮丝愿接受~ !任凭主人处置。」她说完连刀和头颅都一并丢地上,表
示完全归顺。
我确信她能做出这样举动,此时的她为了保全其余女奴甚至受死也接受。
「嗯~ !就罚你当一周的公用性奴,用你的身体给大伙服务~ !之后继续当
我的女奴战士吧~ !」
又来一个反转,我目的就是让女奴们知道,当我的女奴会受我保护,不会受
到迫害。
听我说完,全场的女人都松一口气,一阵子嬉笑声在两边同时响起。
「谢主人处罚~ !嘻嘻~ !」帕妮丝也忍不住跟旁边的女伴们一同庆祝,对
她而言,这哪门子是处罚,甚至是奖赏。
我最后的『处罚』表示今晚本来没有希望的她们转危为安,甚至不用当性奴,
而且因此获得待遇较好的女奴战士身份,这是她们逃跑作战时不可能想到过的。
「从现在起,帕妮丝要单独一人锁在地下空置的库房里,给全体兽人战士提
供性服务,但为确保你的身体安全,若你身体受到任何伤害,该兽人都要接受同
样的处罚,若出人命,就请偿命~ !对每一个都是~ !」我对大伙说道。
「哎哎~ !」沃夫加他们表示明白,但表情不屑,自从有了私奴后,几个兽
人几乎没碰过原来的5 个公奴,将精力全耗在自己的私奴身上,而且这女人明显
受到老大的青睐,心里都清楚不碰为好。
只剩下罗什福尔和瓦格两个没有私奴的哥布林,真心欢天喜地叫好,因为帕
妮丝无论身材相貌都不是之前5 个公奴能比的,这周帕妮丝的身体估计便宜了这
两个小不点。
全部人都满意了,才开始安排打扫现场的工作。
一大堆事情要安排,还无法假手于人,先安排将伤势严重的薇丝和唐纳森送
到房间养伤,接着是处理满院子的尸体,将几个死在女刺客手上的和造反的兽人
分开,前者尸体在后院掩埋,算烈士记录在案,并送入英烈祠;而后者立即火化,
让其灰飞烟灭,仿佛不存在过一样。
至于其他女奴,有伤的疗伤并安顿休息,没伤的去帮忙处理尸体。
今晚46个女奴死了28人(有两人伤重没死救活了)剩余18人,但目前轻伤还
能工作的只有7 人,其他均要一周或数天的修养,工作几乎都压在原本的6 名女
卫和这7 个女奴身上,当然,按我承诺那样,死去的28人全当烈士,记录入女烈
祠。
(目前的英烈祠和女烈祠只是两块插在地上的大木板子,但按沃夫加他们的
说法,今后回到山寨,会专门弄个屋子祭奠这些英灵。)
让女卫将帕妮丝带到地下库房并处理伤口,治疗完毕锁好后,安排人连同10
个拍卖品一同看管,记录每一个进入过房间快活的兽人,确保她安全。
忙到天蒙蒙亮,事情才基本完成,留一批人当守卫,其余都各自休息不提。
这时我才有时间去看看薇丝,发现她睡着了,气息均匀,估计止血药剂发挥
功效,脱离了危险,不过失去的血液,还要几天的调理补充,只好暂时不打扰她。
离了薇丝,发现另一边的唐纳森也睡得死死的,想起今晚是他对女刺客发起
了追击命令,才导致后面一切,本来要担上全部责任。
但这时我还想到,我还不是见了那女刺客也傻乎乎地跑去追人,导致薇丝和
他差点被刺客补刀,幸亏有妮出现解围才得以幸存。
今晚因为我的抉择才招来刺客,导致他的团队被灭,不能因此责怪他,反而
要帮助他重建队伍,这才是公平的决定。
那好心意,又想起了救场的妮,今晚若有任何人表现出色,她要算一个,还
救了3 个人立了大功,我得奖赏她。
于是直奔三楼她们的卧室去。
一开门,就发现她们三个都在,但让我意外的是,利芙依旧保持着果盘的状
态等着我,甚至连嘴巴上还咬着苹果,眼神幽怨,这时看见我来了,一圈眼泪马
上飙了出来。
利芙和幽遵守了我离开时的命令,让利芙保持着果盘状态等我,能看出这好
几个小时当中她一直保持果盘状态是付出多大的努力。
我来到她身旁,望着那那白花花的大腿,纤细的腰肢,高挺圆润的双峰,情
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小穴,早已是波涛犯滥。
我不忍心她继续受苦,立即将她嘴上的苹果拔出说:「你就像一只被削了皮
的苹果,令人垂涎。」
利芙吞了几口口水后却说:「主人~ !快~ !快将主人你的肉棒塞进来,我,
利芙受不了了……」
看她难受,也怪可怜的,于是抓住她两块大屁股,将她整个人抱起,用大屌
对准了位置,猛的一插到底。
「啊~ !」利芙舒爽地叫了一声,将挤压了整晚的压力吐了出来。
大屌顶着她那对大屁股,使劲抽插着,大屌在阴道里那种湿滑的感觉,以及
双手传来的细腻柔嫩的质感,使人入迷。
利芙这时放开了情欲,张大着嘴巴,不由自主地随着我抽插发出一阵又一阵
的浪叫声。
「啊……啊啊,哦啊,啊……,好棒!噢啊!……啊啊!」
我一边操弄利芙,一边给她解开绳索,让她恢复自由,当她松绑后,立即像
章鱼一样用四肢将我紧紧抱住,看样子已经进入爱欲状态。
见利芙连声大声叫的样子,那声音简直就是给我助威的呐喊一样,促使我更
加用力抽插,每一下整根没入,蛋蛋都狠狠撞在她柔软又肉肉的屁股上,那充满
弹性的肉体,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伴随着啪啪啪啪皮肉撞击的声音,以及扑赤扑赤淫水四溢的声响。那淫水经
过剧烈的摩擦,从阴道里奔涌而出,挤压成了白浆,粘在我的蛋蛋下面。
利芙连续的浪叫着,一波高过一波,一浪高过一浪,龟头连续撞击着她的子
宫颈,每一下撞击,都给利芙带来无限的刺激感,那种充实灼热的感觉,让她再
也控制不住自己。尽情享受着,尽情呻吟着,体会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不多时,利芙身子突然瘫软,向前贴在我身上。
「啊……啊啊啊啊!」利芙嘴巴张着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声好像喉咙颤
抖着发出一丝丝闷响。
噗~ !一股热流突然从利芙的小穴口中喷出,如同喷泉一样。我理所当然地
被她溅了一身。
此时我意识到,利芙终于被我日到高潮了。
但我精关还没松,将她抱到床上,继续使劲抽插着,身下的利芙已经早被干
的翻了白眼,随着大屌的抽插,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哼哼。
随着活塞运动的持续进行,忽然只感觉全身的汗都顺着毛孔流了出来,双眼
一黑,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额……」积蓄已久的洪荒之力,随即奔涌而
出,全数灌入利芙早已沦陷的子宫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恢复意识和视力时,眼前出现的除了还在高潮余韵中喘
气的利芙外,面前还有两个穿着性感衣装,摆着妖娆身姿的妮和幽在和我对视着。
妮嘴角上翘,手指抵在自己的嘴唇上,摆出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而幽也双
手托着胸部,将她一双肉器展现在我面前。
虽然我们大家都没说话,我知道她们眼睛里想说什么,毕竟太阳才刚刚升起,
我淫乱的一天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