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九章公媳
东方不败漫不经心的走在玄重城的街道上,街道两边繁华、热闹的情形,丝
毫没有再引起东方不败的注意。
「轩辕兄弟,果然是医者仁心,一出城主府便来药房配药。如此精湛的医术,
不知师承哪位前辈高人?」
一直在外面守候的严武,看见东方不败踏出药店,再也按捺不住,带着几个
手下,挡住了东方不败。
「原来是你,什么事情?」东方不败冷冷的望着严武,漆黑的眼眸中一丝难
以察觉的杀机急速掠过。
严武望着脸色冰冷的东方不败,掏出一叠金票,满脸笑意的说道:「这里有
十五万两金票,远远超出慕容星河给轩辕兄弟的诊金,只求轩辕兄弟割爱,告知
治疗慕容小姐的丹药配方和治疗手法,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本公子必定不予推
辞,全力相助。」
「不卖。」沉默直接无视严武的话,继续冷淡的说道。
「不识抬举,真是找死。」
话音刚落,严武厉啸一声。身形如苍鹰扑兔般向东方不败扑了过去,十指弯
陈如爪,一前一后,凌厉的指劲透体而出,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发出咝咝尖锐的
破空声,朝着东方不败的头部狠狠的抓下。
大力鹰爪手,凡品高阶功法,指力坚凝,刚柔相济,引达于外,劲透人身,
始克得鹰爪之妙,用之应手。
用时,聚力于指,五指如铁爪钢钩,指力惊人,可伤敌于不备,败敌于无形。
东方不败蓦然转身,轻松的躲避开来,强劲的指风呼呼的从他脸庞边刮过,
刺得他双目生疼。
一招不成,体内真气再次奔涌而出。腾身而起,一个倒挂金钟,弯陈成爪的
双手对着东方不败头顶,快速的交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渔网,将东方不败笼罩在
内,携万钧之势,势必要将他绞杀在此。
东方不败眼神锐芒一现,似乎想不顾一切,直接将严武斩杀了再说。
就在此时,一声厉喝传来。
「给老夫住手!」
眼前一晃,一道黑色身影飘忽而来,挡在了东方不败面前。黑色衣袖中探出
一只枯槁的手掌,由下而上托起,抓向严武的手臂。
随着手掌的移动,一道黑色的虚影渐渐的从手背上浮现出来,如远古上古,
洪荒异兽的巨爪,携夹着令人窒息的气息迎面扑来。
碰碰!两人的手爪剧烈碰撞在一起,严武霎时感到虎口一颤,体内气血忍不
住的翻滚起来,喉咙一甜,一口逆血喷洒而出。
咚咚咚……
严武蹬蹬蹬的倒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墨老,这是何意?」严武眼神阴晴不定,盯着来人。
「严少爷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老奴的来意。」
被称为墨老的老者,佝偻的弯着身子,一副朽木将至的样子。若非看到他出
手,谁会相信,刚才那恐怖的气势居然是这个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老头身上发出的。
「哼……」知道事不可为的严武狠狠地瞪了东方不败一眼后,转身离去。
「感谢墨老出手相助。」
见严武离开,东方不败不敢怠慢,赶忙的对着墨老表示感谢。
「轩辕少爷,客气了,哪怕老奴不出现,相信轩辕少爷自己的实力也不会吃
亏。不过请您放心,严家方面,老奴会多多敲打下,相信以后他们也不会再来寻
您麻烦。」
说完,墨老浑浊的老眼透出一道精光,无比欣赏的望了眼东方不败,佝偻的
身子,伴随着阵阵咳嗽声渐渐消失在人流中。
东方不败找了家客栈住下,想了一会儿,便开始在房间走动起来,时而抬手、
时而踢腿,整个人完全进入了一种奇特的意境中,渐渐的,又开始在房间打起了
葵花拳,招式虽缓,但发力猛重、沉实,招势简洁、拳腿互用、攻防并施,拳势
越发的遒劲、雄强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皎洁的月光透过窗边上,撒满了整个屋子。
东方不败将葵花拳打完第七遍的时候,再也体会不到一丝之前的韵味,这才
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大量的运动之后,东方不败感到口渴,走到木桌边,坐下,喝光了整壶茶水,
适才觉的好了一些。
在打了整整半夜葵花拳后,不但不觉的困乏,体内气血充盈、精神饱满,这
时候拿来突破真是绝佳时机,小心翼翼的掏出白天购买的四品淬灵丹,缓缓打开。
沁人肺腑的香气迎面扑来,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出现在眼前,晶莹圆润,色
泽光滑处透发出一抹淡淡的柔白光晕。
甫一吞入,强大的药性就发挥了出来,形成了一丝丝精纯无比的药性,融入
体内。催动真气,将药性往卵蛋空间中输送。
犹是小嫩枝状态的青木神树,仿佛沐浴在一片圣洁之中,周身发出一片耀眼
的光芒,树枝上的那星点嫩芽终于吸收了足够的养分,恍惚间,便舒展开来,晶
莹欲滴,绿意盎然。
一夜过后,小嫩株舒展开来,第三片碧绿嫩叶,完全长开。甚至连第四片叶
子的嫩芽,也微微探出了些小头。
非但如此,连根茎都粗壮了许多。
生机盎然的青木神树,仿佛充满着生命的力量,让东方不败信心倍增。心想
出来也有一月多了,先回家看看。
……
待回到家时,已然入夜。
见到下人后,吩咐不要声张,自己一人独自来到母亲的独立小院之后,就听
到一男人声音:「好儿媳……把你的腿分得开一些……」正是族长东方正锋的声
音。
我朝着声音的方向,施展起柳叶身法,偷偷的轻声潜伏过去,那正是母亲的
房间。母亲和妹妹是一起住的,而我也想一起住进去,但是被族长调开了,好方
便他自己好办事。
母亲和妹妹知道我的嗜好,在房间里有独特的地方,方便我偷窥。我迅速就
位后,就看见母亲房间里,族长坐在椅子上,妹妹正要夸坐在族长大腿上。族长
一手扶着自己龟头以下都是毛发的宝器天罗地网,一手用大拇指揉着怀中妹妹分
开的白嫩双腿间充血凸起的娇小花蒂。
「……啊…讨厌……啊哦……别……啊…」似乎由于敏感的花蒂被不停的刺
激,妹妹开始有些动情的抿着红唇,不停的呻吟。然后她在族长的摆弄下,双手
交叉,揽着族长的脖子,再弯起光滑膝盖,把雪白粉嫩的小脚丫轻轻蹬在了族长
两腿之外的椅面上,仿佛蹲在椅子上一样,跨坐在族长的大腿上。妹妹雪白的双
腿,诱人的大开着,向族长毫无保留的展现着她粉嫩多汁的花瓣,把她胯间贲起
的白嫩饱满阴阜顶向男人怒张的多毛肉屌。
族长喘着粗气,俊朗的方块脸涨得的的通红,兴奋的看着身前儿媳楚楚动人
的玉体摆出了娇羞而冶艳的姿势。族长的多毛肉屌更是怒张了,肉屌上的毛发在
真气的推动下根根竖起,他龟头的冠状棱角以下,肉屌中央,还有根部都是毛发。
在真气的束缚下,族长本来就尺寸粗大的龟头涨得愈加红愈加大,只见他低
着头一手轻轻拨开妹妹的多汁花瓣,一手扶着多毛肉屌,将龟头缓缓挤入了妹妹
屄口湿漉漉的粉红嫩肉之中。
妹妹轻咬着一侧的下唇,看着身下干爹的龟头缓缓进入身体,仿佛担心的等
待着那多毛肉屌继续深入。
不过,族长只是先让龟头进入了妹妹的嫩屄,然后扶着妹妹雪白的臀肉,开
始慢慢挺动雄壮的腰,让龟头进进出出,带动沟楞部分的软毛开始轻轻在妹妹粉
嫩的蜜洞口刷来刷去。棕黑的细毛在妹妹满是淫液的屄口反复厮磨着,细毛粘连
着白色的液体把妹妹屄口娇嫩粉红的肉褶每一寸地方每一个娇柔的肉沟全蹭了个
遍。
「啊………啊!……我……好痒………啊!……别弄了……」妹妹宛若莺啼
般呻吟着,雪白的双腿在搔痒中微微颤抖,胸前两粒粉嫩樱桃也缓缓变得高耸了,
粉粉的红晕渐渐浮现在妹妹雪白的肌肤下。
族长的这根肉屌这么厉害么?看来妹妹真的有些兴奋而动情了。我伏在特殊
位子上,里面的两个赤裸的身体正全神贯注的体会着那多毛肉屌带来的神奇作用,
完全不会注意到不足一米之外特殊位子上缝隙之外的我。那是我一次都没有进去
过的地方,刺激和嫉妒噬咬着我的内心,但是火热的肉屌却不可控制的涨大着。
族长稍稍加快了动作,一手揉搓起妹妹那愈加饱满诱人的乳房,一手依然揽
着妹妹雪白的柳腰,让龟头不停的进进出出,用他龟头之外的细毛继续刷着妹妹
蜜洞口已经满是淫液的嫩肉。
「嗯………怎么样……喜欢吧………嗯……是不是………爽到心里了……嗯
……嘿嘿……是不是渴望干爹的多毛肉屌呢………」族长满意的淫笑着,同时双
手在妹妹白嫩的身体上恣意抚弄着。
「……啊……没有…啊啊……干爹…啊哦……停下…求你了…」虽然妹妹喊
着「没有」,但是她那娇柔酥骨的呻吟,微微半闭仿佛半醉半醒的美眸,以及微
开的红润樱唇正不停的吐出急促的呼吸,这一切无不说明妹妹的身体中的情欲已
经开始被唤醒了。
「嗯……嗯……是吗……」族长坏笑着,开始扶着多毛肉屌,缓缓深入,带
着龟头冠部的毛发把一半的多毛肉屌插入了妹妹的嫩屄。龟头处的细毛慢慢没入
了妹妹娇小的屄口,这样的软毛仅仅在屄口刮刷就已经让妹妹感到奇痒无比,现
在就这样没入了她娇柔的紧窄蜜洞,开始在她蜜洞内柔软的嫩肉上刷过。这样如
万蚁蚀骨般的奇痒,妹妹怎么会挨得了!
「啊啊……啊!…天啊!……别!……」妹妹高亢的呻吟着,玉手不由自主
的死命的楼着族长的肩膀,雪白身体抽搐一般的颤抖着,双腿同时努力的向两旁
张开,从侧面看简直都成了平面。
「嗯……嗯……儿媳……喜欢吧……」族长开始缓缓抽插一半没入妹妹身体
的多毛肉屌,带动龟头冠状部的细毛来回刮刷着妹妹蜜洞壁上的嫩肉,同时多毛
肉屌中央的毛发继续刺激妹妹屄口上的娇嫩的花唇和粉红的花蒂。
族长每一次插入,妹妹便全身颤抖着紧紧搂着族长,把她愈加丰满的乳房紧
紧顶在族长脸上,雪白的双腿用力的分开着,白嫩结实的臀肉紧紧绷着,带动粉
嫩的屄口紧缩着仿佛渴望一般吸吮着族长的多毛肉屌,期待着族长进一步插入,
而不想让他拔出去一样。而每一次族长抽一下多毛肉屌,妹妹粉嫩的肩膀都不由
自主的带动身体猛地哆嗦一下,而她大开骑在男人身上双腿又轻轻颤抖着下意识
地向中间夹一下,伴随着族长多毛肉屌的抽离,又迅速的张开,仿佛等待着族长
多毛肉屌下一次的插入!
「啊啊!……啊!…我……好难受……啊……啊…好怪…啊啊!……干爹…
…啊啊啊………里面好痒啊……啊啊啊啊……」妹妹的呻吟更加放荡了,开始胡
乱的呓语着,紧紧闭着美目,收紧着香腮,紧紧贴在族长身上,仿佛抓着救命稻
草一样不肯放开。
妹妹动情的叫声听的我一阵目眩,每一次快到高潮的时候,妹妹的声音就是
这么高亢,这么放荡,完全摆脱了她平时的样子,像最下贱的妓女一样娇喘叫床
着。我内心痛苦而兴奋,从狭小的缝隙中看着妹妹被族长恣意凌辱着,我却更为
的兴奋,更奇怪的是,甚至比自己和妹妹肛交的时候都更兴奋。
妹妹突然全身痉挛了,她揽着族长的脖子,身体不由自己的后仰着,泛着粉
红色红晕的雪白胴体抽搐着,忘情的扭动着秀发,可以清晰看见透明的液体在两
人结合部分正从妹妹的蜜洞里喷泄而出——族长还没有完全把多毛肉屌插入,妹
妹那敏感的身体就已经攀上了一个高潮!
妹妹深深的喘着气,无力的揽着族长,但是族长丝毫没有给妹妹休息的机会。
他双手紧抓着妹妹白嫩的圆臀,用力一顶,整支多毛肉屌就全插入了妹妹的紧窄
湿腻的小屄。这时,族长龟头已经顶上了妹妹的花心,龟头冠四周的细毛已经开
始刺激妹妹蜜洞的最深处穹顶,而多毛肉屌的中央的毛发也没入了妹妹的蜜洞继
续刮刷她娇柔的肉壁上每一道肉沟,同时族长多毛肉屌根部的毛发正是半进半出,
正厮磨着妹妹异常敏感的蜜洞口处的粉红的嫩肉和肉芽。
「啊……天啊!……啊啊!……干爹!…啊啊………啊啊啊!………」随着
族长多毛肉屌一插入底,妹妹雪白的玉体立刻又紧绷了,她马上又高亢的呻吟起
来。
「嗯嗯……嗯…好儿媳………嗯嗯…火舞………嗯嗯………知道我的厉害了
吧…嗯嗯……肏死你……嗯嗯…肏!………」族长低声吼着,上身前倾,紧紧搂
住妹妹的粉背,丑陋的大嘴狂吮着妹妹胸前两个白嫩的乳球。同时他脚紧紧瞪着
地,粗壮的大腿开始猛烈挺动,带着多毛肉屌一次次像发情公牛一样整支塞满妹
妹娇嫩的蜜洞,也同时带着真气的细毛不停的用力刷过妹妹蜜洞内娇嫩的肉壁上
每一个肉刺每一个肉缝,不停飞掠的刺激着妹妹深处的花心和敏感点!
妹妹雪白的肌肤是那么细嫩和敏感,平日用手轻抚她的胳膊,她就会痒痒的
发出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可是现在,用这样奇异的肉屌飞速的刮刷厮磨她蜜洞
内那柔软娇弱的嫩肉,这样的刺激妹妹怎么受得了。妈的!看着妹妹那满是绯红
的俏脸,我真担心这样的刺激,就这样被族长干的昏死过去,倘若是这样,事情
一但闹大,全族老少是不是都会知道妹妹曾全身赤裸被族长在房里大力的干晕过
呢?我混乱的想着,多毛肉屌更加变大变热了。
「啊!………啊嗷!……好痒!…嗷啊…用力……干爹…啊啊!……好棒!
………啊……用力!…啊嗷…」妹妹美眸紧闭,用销魂的声音放荡的嚎叫着,简
直就像一头发情的母豹。她仿佛完全失神一样,沉浸在湿热淫滑的肉壶内无比的
刺激中了,这样的情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
随着族长雄壮的腰部快速的抽动,他带着真气的多毛肉屌一次次连根没入妹
妹的蜜洞。而那细毛带来的瘙痒,让妹妹十根如冰削般修长如笋的玉指紧紧扣着
族长背后虎背,同时她大张着修长诱人的双腿,使劲用白嫩凸起的阴阜猛压族长
的耻骨,在两人的交接处挤出大量的淫靡白沫,就像是让族长的多毛肉屌插的更
深入更落力,好缓解蜜洞肉壁内那难耐的奇痒。可是,族长的多毛肉屌插的越深
入,越猛力,在妹妹淫液泛滥的蜜洞深处激起的瘙痒就更撩人。就好像是人们在
抓痒,越痒越抓,越抓越痒,让人欲罢不能!
「嗯嗯!……肏!…嗯啊…这个骚货……嗯嗯…干死你!……嗯啊!…喜不
喜欢……嗯嗯…嗯!………让干爹的多毛肉屌肏你………」族长大声低吼着,欣
赏着怀中艳若桃李的妹妹正释放着最原始的野性。族长多毛肉屌的动作幅度也越
来越大了,他双手用尽力量捏着妹妹雪白的蜂腰和圆臀,坐在椅子上夸张的挺动
着结实的腰部,他多毛肉屌又快又狂的一下下刺入妹妹粉嫩的屄口,一插到底,
挤出淫靡的泡沫和滚烫的淫汁秽浆,一次次发出清晰的「噗哧…噗哧…」声,两
个硕大的卵蛋上下翻腾着,不停的撞击着妹妹的粉臀和下面的椅面,就连整张椅
子都在地上猛烈的跳动着,仿佛随时都会散架一般。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