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过重生建后宫】(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2章淫母之子
打听完了这个世界的情况,杨过意识到这个世界跟自己以前知道的世界并不
相同。
不过,就算是不相同,杨过心里也是不在意的,他现在老想着的就是自己的
妻子,小龙女,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让让小龙女跟自己的
悲剧重蹈覆辙。
打听完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杨过这才回家。
「过儿,这一天你跑到哪里去了?」穆念慈此时已经做好了饭菜,刚刚忙碌
过的她一脸汗水,秀雅端丽的容颜显得有些憔悴。
「娘,我只是出去玩玩儿而已……」杨过淡淡一笑,看着自己的母亲,他微
笑着走到饭桌前。
「唉,你这孩子,都十七了,过些日子也该成婚了,你怎么还这么野啊?」
穆念慈无奈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平日里也要多读些书才是,将来报效国
家才是……算了,先吃饭吧!」
杨过点了点头,坐下来吃饭。
杨家的晚餐十分简单,几个大饼,一碗咸菜,外加一块腐乳。
杨过也不是挑食的人,再加上是母亲做的饭,一顿饭菜吃下来,倒也是津津
有味。
穆念慈吃完饭后,便去给杨过烧水,道:「过儿,今晚要洗澡了!」虽然杨
家贫困,但是穆念慈没过两天,却是要让儿子洗澡一次。
听到「洗澡」二字,杨过看到美貌婀娜的母亲,不禁起了些邪淫心思,三十
六岁的穆念慈依然是秀美端丽,窈窕曼妙,虽然因为长期操劳显得有些憔悴,却
更难掩盖天姿国色之美。
杨过自打穿越过来,便性子不同,看到美貌的母亲便心思不常,此时想起洗
澡之时需要脱光衣裳,心中更难以忍受无边寂寞。
想到这里,杨过眼珠子一转,道:「娘,今晚你先洗澡吧!」
「过儿你说什么?」穆念慈愣了一下。
「娘,我知道,您是女人家,最应该洗热水澡,可是家里的热水平日里都是
我用的,你都是洗冷水澡,过儿心里实在不忍……所以,所以希望今日能孝敬娘
您一次,让你洗一次热水澡……」杨过一脸真诚地说道。
穆念慈听了这话,心里颇为感动,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是算了吧,过儿
……娘……娘一点也不想洗……还是你先洗吧……」
杨过摇了摇头,轻轻握住了穆念慈诱人的玉手,轻轻摸着说道:「娘,儿子
都已经十七了,也该孝敬娘一回了,您就先洗吧,儿子等下在洗也可以……」
穆念慈见杨过这么说,见这孩子一脸真诚,倒也是不好拒绝,于是点了点头,
说道:「好吧,过儿,那娘今日就先洗了,我给你多烧些水,娘洗一下就给你洗
……」
……
家里的柴火并不多,而且挑水啥的也比较麻烦,所以一直到了戌时才烧好了
水。
杨家的浴室就是在屋子外面,搭上几块布就能用。
穆念慈烧好了水,缓缓走进了其中,将布罩上,看了看简单的木桶里的热水,
叹了口气,微笑道:「过儿这孩子,真是有孝心……」说着,穆念慈叹了口气,
说道,「秦姑娘,如今却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念慈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转眼,一件件衣裳滑落,穆念慈雪白的身体裸露出来。
虽然已经三十六岁了,可是穆念慈的肉体依然是诱人粉嫩,身体雪白如玉,
胸前一对玉兔饱满坚挺,充满肉感,一盘雪白的大屁股翘翘挺挺,杨柳细腰,搭
配一对修长白玉长腿,在幽静的月光下,仿佛圣女一般纯洁。
穆念慈张开大腿,踏入了木桶当中,舒适的热水登时传遍了穆念慈洁白的身
子,令她操劳的疲惫感几乎一扫而空。
「哎呦啊!」
忽然,穆念慈听到外面传来了杨过的一声凄厉的尖叫。
这一声叫喊,令穆念慈登时吃了一惊。
「过儿,你怎么了?」穆念慈立刻从浴桶里坐起来,滴滴水珠从她的身上滴
落下来。
「娘,我好疼啊……我身体好难受啊……」外面却传来了杨过似乎痛苦的叫
声,似乎真的出事儿了。
穆念慈爱儿心切,此时竟然忘记了自己浑身不着寸缕,赶紧急匆匆地从浴桶
里光着屁股就跑了出来,一对雪白的大玉兔在跑动的时候还在晃晃悠悠。
跑到屋内,穆念慈只见杨过躺在了床上,似乎十分痛苦,穆念慈赶忙跑了过
去,抱住杨过,颤声道:「过儿,你……你怎么了?」
杨过猛然睁开双眼,却登时看见一对雪白的大玉兔,自己的母亲穆念慈正浑
身赤裸的就在他的眼前,雪白的咪咪上的两颗樱桃粉红香嫩,杨过一生只看过陆
无双的乳房,便是公孙绿萼的奶子也因为当时有贴身小衣没有看到,如今亲眼可
见这等熟妇美乳,真是太迷人了。
他立刻感到血脉膨胀,下身的铁物一下子硬起来了。
看到杨过这等不规矩的眼神,穆念慈这才想起,自己赤身露体,不着寸缕,
从未被任何男人看过的身体就这样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哎呀!」穆念慈羞的转身就要去穿衣服,杨过立刻手指一弹,一道真气射
出,正中穆念慈细腻的小腿,这等以气运使弹指神通之技,也是杨过武功大成后
才领悟到的。
却说穆念慈只觉的脚上一麻,身子抵受不住,一下子跌倒再低,随着穆念慈
一声惊叫,丰满的玉腿贴在地上,丰满的大白屁股高翘。
「娘,你怎么了?」杨过眼见母亲雪白的丰臀,鸡巴已经坚硬的厉害,他这
一生都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儿,此时哪里还能忍受得住?
他一下子坐起身来,身子下意识地一倒,一下子压在了穆念慈雪白的肉体上,
杨过的贼手瞬间摸到了穆念慈的浑圆大白屁股。
好软,好圆,好滑……这就是女人的屁股吗?
杨过粗喘着气,他这一生都没摸过这么让人觉得舒服的物事。
「过儿……你……你干什么?不要……快起来……」
赤身裸体的穆念慈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的身体居然就这样压在自己的身上,而
自己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的大屁股,自己的儿子居然在摸,这让一向矜持贞烈的
穆念慈,如何忍这样的羞耻?
她的身体想要立刻翻过来,将儿子推开,可是杨过却一把拉起她的身体,让
自己的母亲的身体转在自己的面前,杨过一把捧住穆念慈的奶子,用嘴叼着她的
奶头,张嘴吮吸。
「啊!」穆念慈只觉杨过这一弄,自己的肉体似乎一阵酥麻快感传来,从未
有过的奇特感觉,让穆念慈只觉得心底和身体都是一软。
只是,她登时感觉到了不对:「不行……过儿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怎
么能和他如此?!我如何对得起康哥?」
想到这里,穆念慈贝齿轻咬,用出力气狠狠地推着杨过,叫道:「过儿,你
干什么?我是你娘啊!你疯了吗?!」
杨过此时嗅着母亲身上的温香软玉,浑身激动,他今日看到自己美貌如花的
母亲的身体,身上西门庆的色魂力量已经完全主导了他的意识,什么道德伦理,
他早已经忘了个干净。
「娘,我跟爹长得一模一样,爹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你……你难道不想要
吗?」杨过哼叫着一声,就把自己的母亲压住,然后自身内力激发而开,登时体
内功力将衣裳震成碎片,露出杨过充满了爆发力的肌肉。
穆念慈只见自己的儿子赤裸在自己的面前,浑身上下都是雄厚的肌肉,犹如
一头巨大的雄狮猎豹,配合上那俊秀无比的面容,真可以说是对女性杀伤力巨大。
尤其是杨过那张几乎跟杨康一模一样的俊脸,令从未有过男女之事的穆念慈
只觉心跳难忍,不敢想象。
「放开我,过儿……不可以!」
此时的穆念慈被杨过狠狠地压着,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像一座万斤大山一样,
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尤其是那男子雄健的胸肌,将自己的丰乳压住,熏人
的男性气息,配合上杨康那张令自己无比思念的容颜,只让穆念慈虽然口含不要,
身体却难以动作。
「娘,今后,儿子会让你一辈子都好的……」
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压在身下,杨过心里的激动是难以掩盖的,要知道,古代
伦理纲常之重,世所罕见,一般人别说干自己母亲的肉体,就是想也不敢想。
而杨过现在居然可以操自己的娘亲,乱伦刺激的快感,令杨过激动难耐。
他紧紧压着母亲的身体,用自己的右手狠狠地搓揉她的丰乳,另一只手,杨
过却按着穆念慈的大腿,狠狠地捏,往上延伸,朝着母亲的阴部摸去。
「放开我!过儿,这不行,我是你娘……你娘啊!」
穆念慈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孝顺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对她做这种事情,她的眼泪
都无法忍受,哭了,哭的还很伤心,可是却根本无法阻止自己的儿子。
杨过开始越发地狂热轻薄自己的母亲,穆念慈只觉杨过力气之大,令她无力
反抗,这个自己的儿子,手掌不住搓揉自己的身体,他还在十分疯狂地狂吻自己。
尤其是儿子的手,居然摸到了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也就是私处和肛门,挣扎
了好一会儿,几乎没有什么力气的穆念慈,此时只能羞耻地在杨过的身下扭动自
己的身体。
可怜的穆念慈现在心里绝望,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儿子给这样玩
弄。
「娘……我的好母亲……我爱你……爱你……」
杨过上下齐手,虽然他还是处男,可是脑子里却似乎一下子精通了各种挑女
之技,此时一一施展开来,直逗弄的穆念慈很快就气喘吁吁,下身的私密之处开
始湿润了。
「康……康哥……是……是你吗……」
穆念慈本来十分羞耻,心里恨不得死去也不要被儿子侮辱了,可是在杨过大
力地挑逗下,穆念慈的身体被生理的强大女性欲望包围,尤其是她其实还是一个
黄花闺女,从未和别的男人做爱过,三十六岁的年纪,自然更是容易情动。
被情欲所迷身体,穆念慈把持不住,看到眼前男性的容貌,她竟然下意识地
将儿子当成了杨康。
「娘,你就把儿子当成父亲吧……」杨过看到迷醉的穆念慈居然叫自己康哥,
不禁嘿嘿笑道。
「我……呼呼……啊……哎呀……」听到杨过这么说,穆念慈也觉得自己这
样喊叫不合适,可是她却也无能为力了。
此时杨过的一根巨大的鸡巴早已经是怒火万丈,他自穿越之后便有一根大屌,
长约七寸,宽约两寸,黝黑粗大,此时一得眼前美艳之血亲挑拨,他的肉茎更是
无比粗大。
穆念慈察觉到儿子将自己的大腿分开了,接着一根大家伙就凑了过来。
「那……那是什么?」穆念慈从未见过这等恐怖之物,吓得脸都白了,不敢
相信,男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东西?
「过儿,你要干什么?!」穆念慈颤声道,「你……你放开娘……我是你娘
啊……」
「娘……我要让你成为过儿的女人……」
杨过淫笑着将粗大的宝贝顶到母亲的阴部,可怜穆念慈还想挣扎,可是便是
用尽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挣脱杨过的控制。
终于,杨过狠狠一动,插进去了。
「啊!疼……啊啊!不要!」穆念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是……」杨过立刻发现了一件令她无比惊讶的事情,自己的巨物似乎刺
破了一层阻碍,接着,娘亲的下身竟然流出了血红的液体。
「娘,你……你还是处女?!」杨过得到西门庆色魂,此时也知道了所谓的
处女和非处女之分,可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母亲,怎么可能还是处女?难道
自己不是她的儿子?!
「过儿……疼……你……你可把娘害苦了……」穆念慈哭喊着摆动着头颅,
狠狠地拍打着杨过的肩膀,叫道,「快……快……拔出去……疼死了……」
听到母亲呼疼,再加上杨过生平头一次插入女人的身体,肉棒被母亲的处女
穴夹得紧紧的,杨过哪里还想其他?
无比强大的征服欲,他沉重的躯体立刻开始疯狂而狠力地对着她的洞穴往里
挤入,冲刺,三十六岁的处女,世间均是少见,再加上对方又是自己的母亲,杨
过心里简直是要乐开花了。
可怜穆念慈用尽了力气,眼里满是绝望,却也阻止不了自己的身体彻底被儿
子给占据,只能是默默流泪,低低承受。
可是,穆念慈却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如何难过,因为眼前的男人是那样的像
康哥,自己爱的男人,而他又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自己这个母亲对他内心的
亲切感是很强的。
当这个儿子像狂风暴雨一样冲刺淫弄她的时候,穆念慈只觉自己心里慢慢好
像开始喜欢这种感觉,下身的阴部虽然还很疼,可是被杨过操,却有别样的一股
幸福感。
「怎么会……我怎么会被过儿……过儿干……而觉得舒服……难道我是淫荡
的女子吗?!」
痛苦而又快乐的穆念慈,此时纠结在这等奇特的情绪当中,只能是木然地被
杨过淫辱,彻底经过乱伦成为真正的女人,那种痛苦,快乐,刺激,害怕,等多
种情绪混合,令穆念慈的下身更也开始分泌大量的液体。
「娘……你有感觉了……你都湿了,看起来过儿干的你很舒服……是不是?!」
杨过加大了抽插力度,一手抚摸着穆念慈的大白屁股,一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还不时地亲吻几下她的奶头。
「啊……过儿……不要……啊……别啊……不要……啊……」
在激烈地冲刺下,穆念慈的快感也是越来越强烈,根本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是在这下身淫水喷涌中,被干的开始欲仙欲死起来。
杨过快活地搓揉穆念慈的丰乳肥臀,盯着母亲那开始销魂而美红可人的面容,
他淫笑着搅动鸡巴几下,笑道:「娘,你的奶子好大……你说你是处女,小时候
过儿可就没吃过你的奶了……让过儿现在多吃几口吧……」
感受到儿子在吃她的奶子,穆念慈阵阵发抖,阴道内的快感已经彻底摆脱了
破身之痛,而同时禁忌乱伦的奇特感觉,外加儿子吃奶,唤醒了穆念慈的一些母
性,她竟然忍不住用手抱住儿子的头。
「啊……儿子……过儿……康哥……啊……我的康哥……过儿……啊啊啊…
…要死了……哎呀……「
可怜的穆念慈,就这样在处女破身后,真的被自己的儿子奸淫出了快感,表
现出了真正的女人而淫荡的一面。
杨过激动地抽送,插干,一下又一下,次次都是深入其中,每一下的撞击,
都令穆念慈心神俱醉,不一会儿,穆念慈便感觉到周身的快感急速攀升,一股股
热流喷放……
「啊……啊……我要……要去了……啊啊……哎呀……」
穆念慈就在这般屈辱当中,快活地达到了性高潮,杨过第一次玩弄女人就把
自己的亲生母亲操到了性高潮,他更激动难耐,精关难以忍受快感,狂射进了母
亲的体内……
……
「混蛋!」当杨过从穆念慈身上拔出鸡巴以后,穆念慈气愤地给了杨过一巴
掌,「我是……是你的母亲,你怎么能对我……对我干出这等禽兽之事?!」
杨过早已经料到自己这么做,母亲会很生气,这一巴掌他本来可以躲开,但
终究也没躲,而是嬉皮笑脸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缓缓说道:「娘,你可别忘了…
…刚才是谁叫的那么放荡,你的下面都流水了,自己都有感觉了,还说我吗?

听到此言,穆念慈这才想起方才,自己那般放荡的样子,自己的身体不争气,
被自己的儿子给干出感觉来了……
想到这些,穆念慈登时气焰小了很多,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你可知道……我们这么做可是违背伦理纲常的啊……」穆念慈的底
气明显小了很多,说话的声音也弱了很多。
杨过嘿嘿笑道:「娘,这世俗之言我们不必放在心上,再说了,你还是处女
之身吧?你不是我的娘,对不对?」说到这件事,杨过还觉得奇怪,怎么这个世
界,穆念慈不是自己的母亲?「既然你不是我的亲娘,我这么做,也没啥不可以
吧?」他这话自然也是不对,在南宋,便算是干娘,也不能随便干的。
可是,穆念慈听了这话,心里却是明显好受得多了,她羞耻地别过头去,说
道:「过儿,以后……以后在不许和娘干这种事情呢……知道吗……」
「娘,你一辈子守活寡真熬得住?」杨过哼了一声,「还是你想再找个男人?」
「胡说!」听到这话,穆念慈神色一变,「我这辈子只爱你爹一个人,绝对
不会再爱第二个男人……」
「那既然如此,我长得像我爹,和你又无血缘关系,我做你的男人,有什么
不行?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就行了……」
说到这里,杨过一脸强势地搭着穆念慈的香肩,令穆念慈登时感觉自己似乎
被杨过这孩子给彻底压制住了一样。
「我……我……」穆念慈想要反对此事,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先不说这些了……」杨过抱着穆念慈,柔声道,「娘,我先不会勉强你的
……我只是想你现在告诉我,我的母亲到底是谁,亲生母亲……」
「你的亲生母亲……」听到这句话,穆念慈轻咬贝齿,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在这方世界,穆念慈当年并没有和杨康上床,而是杨康将一名捕蛇女
——秦南琴强奸之后,那秦南琴怀孕,后来逃走之后,遇到了当时因为和杨康分
手,暂时住在长兴的穆念慈。
当时穆念慈知道杨康强奸了秦南琴,心里不禁对杨康十分失望,后来秦南琴
生下了杨过,她因为不喜杨过,竟然不辞而别。
穆念慈只好自己抚养杨过,后来遇到郭靖,为杨过取名,便有了今日之事。
此时,眼见杨过问起,穆念慈自然不好将当年之事告诉杨过,只好道:「其
实……过儿……你的母亲叫秦南琴,昔年……昔曾经是你父亲的……的妻子,后
来她去世了,所以……你就由我抚养了……」
「哦,是这样啊……」杨过也不疑有他,毕竟他心里,其实还是将穆念慈当
成自己的亲生母亲的,也没有多问什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