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19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噢……主人,噢……这回您噢……满意……满意了吧。这回是不是当着老王
这个老王八操他老婆啦。
这有什么好满意的,这只是老不死的相片。
噢,噢,……先在这老王八的相片前,操,操我,再有机会,噢……在他面
前……噢……操我。
妈,你可真骚,是不是在我爸这老不死的相片下被主人操很激动啊。
是……是啊,……都是……主……人的注意好。
还好我爸那老不死的早早就出去啦,给了我们这个机会,不然还不知道等到
什么时候呢。妈,你抬头看看,你和我爸老不死的结婚相。好幸福啊。
那,那……是,我在……取悦……主人。噢,……主人,快操死我啦,噢,
快,快,又要飞天啦。
……
哐……
老王实在是听不下去啦,一脚踹开门,冲进屋里。屋里弥漫着淫靡的味道。
三具,不,应该是四具白花花的身子。云儿躺在床边上,幼小的桃花园里流
淌着白色的液体。
王芳跪趴在李强的身后,一下一下用身子推着李强。
李强的身前张容跪趴在床上,高高的撅着屁股。耸动着身子。被李强操的淫
语乱飞。
老王怎么也没有想到,屋里是这一幕,才七岁的云儿也被她们给……
你……你……们……
三人对老王的突然闯入并没有太过于惊慌。
张容只是惊慌了一下,就被身后的李强带到了高潮。本来张容还能再坚持几
分钟的,可是老王的闯入,让她一下子激情到了顶点。
噢……张容发出那满足的声音。
李强并没有停下,反而更猛力的抽插着张容。
而王芳呢,也是见到爸爸的时候,有一个短暂的惊慌。只是很快反映过来。
接着一下一下推着李强。这是李强给她的任务,李强没有叫停,王芳不敢停,也
不想停。
张容心想着自己高潮过了,李强就回停下来,毕竟这回让老王给抓住啦,等
下淡淡看怎么办吧。离婚,离婚更好,那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李强在一起啦。
可是,可是张容发现李强并没有在自己离潮后停下来。这下,可真是羞死啦,
在自己老公面前被别的男人操着。哎。
罢啦罢啦,既然被发现在啦,操一会是操,操半天还是操,只要李强高兴就
随他吧。
老王被眼前的一切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想着,这几个狗男人看到奸情被撞破,
会害怕,会惊慌,可是,可是他们没当回事。
这一气上加气,心跳过快,老王晕死过去。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只是在这个
时候,老王身体里飘出了大量的绿气。当然啦,这是王芳和张容看不到的。
李强没有停下抽插张容,边操着边吸收着飘在空中的绿气。
绿气吸完,李强才将浓浓的精液射到张容的体内。而被放过的张容瘫倒在床
上,半天也趴不起来。
这时,李强又把王芳拉到身前。王芳善解人意的跪趴在床上,恭敬的迎接着
李强的宠爱。
躺在地上的老王,只到他们的战斗结束,才被关注。打了120,被送到医
院。
医生诊断为心跳过快,至脑血管崩裂,脑出血。虽说经抢救暂时没有生命危
险,可是一直在深度昏迷中。
家里有钱,而且李海成在海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医院方面给于了尊贵的服
务。给安排了最豪华的顶极病房。医院领导都来探望表示慰问。
之后晚上,病房里才安静下来。王芳带着云儿出去找护工去啦。
张容靠在李强的怀里,看着病床上的丈夫,小声对李强说,你个坏强子,这
回满意了吧,真是当然这老不死的面把我给操了吧。你还别说,这老不死的刚进
屋的时候,我吓都要吓死啦,可是却又感觉到无比的兴奋。
你不是吓死啦,是吓出水来啦,这老家伙进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的老骚
B一紧,接着你就高潮啦。
你讨厌死啦,笑话我,我还不是为了你开心吗。
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放心吧,我也会对你好的,一会我在好好的犒劳一下
你。今天你是最大的功臣,晚上就操你一个人,让芳芳和云儿给你在旁边加油,
好不好。
嗯,老公,你真好。张容一听李强晚上又要操她,而且还只操她一个人,幸
福的躲到李强的怀里撒着娇。
李强将手伸进张容的衣服里揉捏着她的大奶子。这一柔又把张容的欲火给揉
了出来。拉开李强的裤子拉链,轻轻的掏出李强的鸡巴上下的套弄着。
去,让你老公吃两口奶。李强看了看还在晕迷的老王对张容说道。
张容听到李强的话,转过身,撩起衣服从内衣里掏出乳房就要往李强嘴里塞。
李强笑着指了指老王,我说的是你这个老公。
我才不让他吃呢,再说了,他不是我老公,你才是我老公,我真正的老公,
我最爱的老公。
李强看着怀里撒娇的李容,用力的在她的乳头上咬了一口说道,听话,快去。
好吧,张容及不情原的,把上身探到老王的脸前,用乳房在老王脸上胡乱的
划着。
李强的手从张容的背后伸到她的裙子里,拉下内裤扣着她的骚B,嚯,这水
真多。快别浪费啦,让你老公喝点。这是灵水,说不定他一喝就好啦。
那你去关上门,别一会进来人,羞死我啦。
李强坏笑着起身锁门去啦,张容则是撩起裙子脱下内裤上床叉开腿坐到老王
的脸上,用她的骚B蹭着老王的脸。
你还别说,李容越蹭越有快感。没蹭几下,就向潮啦,骚淫之水流了老王一
脸。
王芳带着云儿回来啦,同时还带来两个护工,交代完之后李强带着她们祖孙
三人回家。
现在这个李家就是他们的天堂,没有外人,只有这几个淫荡的狗男女。
她们光着身子,在家里玩着躲猫猫,李强找到谁就操谁。可是今天晚上,李
强只找张容,不管张容躲在那里,李强都能找到。也不管王芳和云儿就站在李强
的眼前,李强也不找她们。
最后,王芳和云儿终于知道啦,这是李强在奖励张容。看来她们两个今晚只
有看的份啦。
不过李强也不会让她们二人伤心失落的。张容在高潮十几次之后,体力不支
晕了过去。
这下可把王芳和云儿乐快啦,老公真好,还想着我们。
云儿是第二个被操晕的。
在和王芳淫乱的时候,李强叫王芳给李海成打电话,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
让他回来。
王芳说,如果他回来啦,我们就不自由啦,想开心还要偷偷的。
打吧,偷偷的才刺激。
没办法,王芳拨通了李海成的电话。
呜……呜,呜……呜,爸爸病了,呜呜,……噢……,脑出血,还在……晕
迷……中,呜呜呜,噢……,噢……
王芳被李强操的都说不成话啦。
可是在李海成的感觉里,这是王芳在伤心,在哭泣。李海成在电话里劝说着
王芳。并说明天坐飞机赶回去。
电话这头的王芳那里有半点伤心,开心才对。如果说伤心,那就是李海成说
明天回来。
那明天之后,和李强又要转入地下啦。
老公,你好坏啊,就喜欢这个时候让我给他打电话。
嘿嘿,难道你不喜欢吗,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很紧张。这个时候你的骚B紧
的很呢。
老公,你还别说,真的呢,好紧张又好刺激,太兴奋啦。这么多次啦,那个
傻B都没有听出来,我正在被别的男人操。想想就激动。
老公,你说如果咱两故意装成不经意操B的时候,让他发现,会不会和那老
不死的一样气晕过去。嘿嘿,到时候,我和妈妈想办法把他的股份和置产都转到
你的名下,好不好。
王芳计划着美好的未来。到时候芳儿就真正是你的女人啦,给你当女儿,女
奴,当你的小母狗。只要主人喜欢让芳儿做什么都行。
王芳彻底沦陷啦,没有了人性,亲情,伦理,忠贞。只有李强,李强就是他
的全部。
哎,李强心中轻叹,想到,如果,如果我没有救你让你死掉,你不会到今天
这个地步。如果你没有背叛,你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你没有爱过我,在
李海成找你的时候,你提出离婚,也不会有今天这下场。
可是如果不是现实。时光不会倒退。现实中的恨怨我无法消除。
李海成回来啦,并从魔都请来啦世界有名的脑科专家。
专家给老王做了多项全面检查,得知道老王的身体的各项基能都很不错,而
且脑子里的出血也消失可啦,可是说是病学的奇迹,但不知道为什么老王就一直
醒不了。
最后专家一直认为,让老王出病,在熟悉的地方修养,这样可以刺激他的神
精,让他苏醒。
就这样,老王被家人接回到家里,张容提出在家照顾老王就不去单位啦,财
务部可以让她的一个徒弟做部长,是自己人,而且经验也很丰富。
李海成想也没想就同意啦。只是李海成不知道的是,张容的徒弟真是自己人,
只是是李强的自己人。
李海成虽说没有再飞回魔都,但一天到晚忙着工作,他要尽快把这次合作事
宜搞定。这样他就可以挤身全国的大商业圈,可以给王芳更好的生活。李海成为
此而奋斗着。不能给芳芳性福,就一定要给她双倍的幸福。
这天是周一,李强早上只送了云儿上学,张容和王芳都在家里等着李强。因
为今天休息了两天的李海成要去单位。
他们要好好的放纵一下。可憋了两天啦。
老王现在的屋就是他们最爱的战场,这里比其它卧室都要刺激。
李强就光着屁股躺在老王的身边。张容骑在李强的身上,疯狂的做着原始的
活塞运动。
张容被操的淫语连连头脑乱慌,无意的看了老王一眼。这一看又吓了一跳。
老王醒啦,睁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两个狗男女。怒火从眼中冒出。如果说眼
睛能杀人,那老王此时的眼神可以把李强和张容二人撕成碎片。
老公,老公,张容惊喜的叫着。
怎么啦,怎么啦,妈。王芳听到张容的叫声,从床尾坐起身来。
是啊,怎么啦,李强也问道。
你们快看,这个老王八他醒啦。哈哈,老公,你终于可以当着他的面操我啦。
快操我,老公,快操我。
李强和王芳这时向老王看去,老王真醒啦,眼登的和小灯炮一样。
啊啊啊,噢噢噢,老公,大鸡巴老公,噢噢噢快,快操,好爽。噢,大鸡巴
亲爹,噢呀,女儿的小骚B好痒痒啊,快,用力,噢噢。张容发现正如李强所说,
在丈夫的眼前被操,刺激无比啊。
没有一会,张容就泄了阴精,趴在李强身上不动啦,和李强又亲吻了一会后,
转头看向躺在一边的老王。心里那叫一个美,那叫一个爽。
李强拍了拍张容的屁股,叫她起来,把骚B里的淫水摸到老王脸上去。
张容起身,跨坐在老王的脸上开始乱蹭,兴奋的她尿了出来,全尿到了老王
脸上。张容开心的哈哈大笑。
这是王芳又趴到李强身上,抓住李强的金枪对准自己的桃园入口,坐了下去。
老王全身没有半丝力气,无法挣脱他们三人的羞辱,只能闭眼不看。
可是,读不上耳朵啊。满耳全是王芳在大叫着爸爸,爷爷用力操的淫言浪语。
老王的心在滴血,只怪自己无能阻止。
看到老王闭眼,李强又想出好点子。芳芳,你叫着爸爸用力操,是不是想和
你的亲身爸爸也来一炮啊。去,给你爸爸唆下。
便于护理,老王没有穿衣服,身上只盖了条被子。被子拿掉啦。老王的枪露
了出来,不大,挺小,软软的趴在那里。
这死老头的鸡巴好小(⊙o⊙)哦,一点不像老公的。王芳说着转了转身,
没有让李强的金枪从桃园出来。把头凑过去,将老王的鸡巴含到嘴里,开始唆吸。
老王的脸上不知道是张容的淫水,还是伤心愤怒的泪水。反正全是湿的。
张容也起身,把奶子塞到老王的嘴里,调戏着老王。她本以为老王的嘴也不
能动。可是钻心的疼痛让张容反醒过来。
啊……你个王八蛋咬我,啊,松开啊。老公救我。
老王没想到张容会将奶头塞到他嘴里。他把全身的怒火全发泄出来。死死的
咬住不松口。他恨啊,恨不能一口给她咬掉,咬死她。
李强快速的捏住老王的下吧,把他的嘴翘开,这时张容的奶头都被老王给咬
破啦,不停的向外冒着血。
李强赶紧把张容的奶头含到嘴里,并用舌头舔了舔。用手轻轻的揉着。
好啦,这个血就止住啦,也不会发炎。现在还疼不疼啦。李强做完这一切问
张容。
张容这个感动啊。李强对自己太好啦,心疼自己,担心自己。张容都不知道
自己要如何报道李强的恩情。
谢谢老公,容儿不疼啦。柔情对李强说完,怒眼望向老王,好你个王八蛋,
好心让你吃两口奶吧,没想到你不意好,敢咬我。
说着伸手在老王的脸上打起来。啪啪啪,一边打一边说,我叫你咬,我咬你
咬。
越打越来气,光身跳下床出了屋。没一会只见张容手里拿着一根玉石做的擀
面杖,气呼呼的回来。
疯一样的砸着老王的嘴,边砸边喊,我叫你咬,我叫你咬,看你没牙了,你
再咬。
老王的牙被砸掉啦,从嘴里躺着血。加上愤怒的表情,简直就是个鬼。只不
过是一只可怜鬼。
或许是疼的,又或许是气的,又又或许是怒的。但决不是王芳给唆的。老王
的鸡巴硬啦。
看到这里,李强在王芳的雪臀上拍了拍,王芳心有灵犀的,从李强身上趴起,
坐到了老五的身上。
扶正老王的鸡巴,快速的坐了下去。
噢,……噢……,噢……,王芳忘情的从嘴里发现迷人的痴语。真是别样的
情怀,别样的鸡巴,别样的味道。
老王身子不能动,但他的感知道在,脑子清醒。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
道妻子和女儿为何会变成这样的没有人性,这样的淫荡,她们就是魔鬼。老王的
泪冲淡了脸上的血。
李海成回来发现岳父脸上的伤和没有牙的嘴。问这是怎么回事。
王芳哭泣着说道,爸爸下午醒啦,但要咬舌自死,我和妈妈不得不把他的牙
打掉,呜呜呜呜,爸爸好疼苦啊。为什么爸爸的伤痛不能加付到我的身上,让我
替爸爸来受这份罪。
李海成把王芳抱在怀里,轻背着王芳的后背,哄着妻子。
张容坐着床边,双手捂脸伤心的哭泣着。
哎。李海成轻声叹,搂着王芳向外走。可是他无意见,看到放下双手的张容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岳母不伤心吗,这不应该啊。可是如果伤心,她又如何
笑的出来。而且那笑是发自内心的,还带着狡猾,像是得逞了什么。
李海成又用心去感受了一下怀里的王芳。王芳内心好像也没有表面上的那么
伤感。
这……难道说,她们母女两对岳父的事根本就不伤心。
如果这样说,那岳父的事,……
李海成想到脑科专家说过的一句话,这病是怒火攻心造成的可能性很大。当
时李海成并没有太在意这句话。
可是如今再想起这句话,犹如惊雷。
李海成没有马上去问这母女两。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母女两串通好啦,自己也
问不出什么。反而让她们知道自己怀疑事就更不好查啦。
我一定要查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了这个想法,李海成在暗中留了心眼,细心的观察着这母女二人。
几天下来,虽然李海成并没有发现什么,但始终觉的这对母女对李强的态度
不正常。至于如何的不正常,他还没有发现。
为了不惊动这对母女,李海成并没有去询问这对母女。这天晚上,这母女二
人又在岳父的屋里照看岳父。云儿在看电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李海成想到云儿,想到了什么,走到云儿身边坐下,
赔着云儿看动画片。
李海成是想着从云儿的嘴里问出点什么。可是最终什么信息也没有。
李强想去叫王芳出来,回去休息。走到岳父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
有说话的声音。隐约听到屋里传来,你咬啊,咬啊,没牙看你怎么咬。
李海成猛的推开门,只见妻子有个向下拉衣服的动作,而岳母躬着身站在床
头的位置,手里托着一只露在睡衣外的乳房。听到门响,吓的马上站起身来,可
能是因为惊慌竟然忘了把乳房塞到睡衣里。
哎呀……快出去你。王芳最先反映过来,冲着丈夫说道。
并站起身,挡在母亲身前,并帮着张容整理睡衣。
啊……张容也是一声惊叫。
李海成也没有想到,屋里会是这样一种情景,很是尴尬,马上转身离去。只
是在转身的刹那,他看到了岳父的眼光。眼光中有深深的歉意和深深的无助,更
有那熊熊的怒火。
王芳很快也从屋里追了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