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4)(节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闺房定计(第二节)
由于知道丁蓉身子的柔软程度,所以刘少冲这次采用的是「后高手缚」的绑
法,将丁蓉放到背后的双手抬起,托住手肘,让小臂贴紧。然后用绳索在手腕处
缠绕四圈,又沿着小臂向下至肘部,把丁蓉的手臂反绑起来。接着继续利用反绑
至手肘处的绳索,向上牵拉,然后横向缠绕肩膀和上臂,从胸前一对白兔上方缠
过,并挂住捆绑双手的绳索,胸前绳索正好压在乳房上沿,连续缠绕多圈后在背
后打结。再从背部的大结处引出绳索,继续缠绕肩膀和上臂,然后从乳房下方绕
过前胸,缠绕多圈后回到背后打结,余绳在腋下处穿出并缠绕束缚乳房上下的两
道绳束,这样收紧后,丁蓉的两个大白兔被束得突出,显得更大了,而且还能防
止手臂挣扎造成的绳索滑脱。然后再收紧乳房上下的绳索,这样「后高手缚」就
完成了。
丁蓉扭动了下被捆绑好的上身,发现除了手指还能动外,手腕双臂被绳子结
结实实的捆着,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双腿还是像上次一样,大小腿对折后用绳子绑在一起,然后刘少冲脱去衣服
躺在床上,双手扶着丁蓉的娇躯,蜜洞对准巨龙缓缓跪坐了下去。
「夫……夫君,你的太……太大了,轻……轻一些。」
由于新瓜初破,对于刘少冲那比婴儿手臂细不了多少的巨龙,丁蓉的蜜穴还
是显得狭小柔嫩了些,刘少冲也是知此,才非常缓慢的放下丁蓉。
终于,狰狞的巨龙完全没入了丁蓉的小蜜穴,那粗壮的龙身将蜜洞撑得满满
的,直抵最深处那团暄软的肉肉,稍微动一动就是刺激。
「夫……夫君,可以了,蓉儿受得住。」
过了一会,见刘少冲仍然未动,丁蓉忍着蜜穴处传来的阵阵酥痒,娇声道。
「好。」
刘少冲收回双手按在丁蓉腰间,开始运转双修功法,丁蓉则同时运转柳如黛
教的法门,将输送进来的内力游走全身后,再回送给刘少冲。当两人的内力运转
三周天后,自然是真正的双修阶段。
不说刘少冲与丁蓉那香艳的疗伤过程,单说出了城的柳如黛、秦香玉、朱颖
琼三女,沿着踪迹一路来到距之前遇敌的树林一公里外的一处被灌木丛覆盖的土
丘,在两棵并排大树后面发现了一些挣扎牵拉的痕迹。
「看来南姑娘确实遭遇了不测,秦妹妹,能找到她的踪迹吗?」
秦香玉仔细查看了下周围环境后,招呼柳如黛和朱颖琼两女,沿着一个方向
追了下去。
海堰城外的倭寇大营,主将松浦隆昌正在营帐内独自饮着闷酒。出去俘虏白
玉凤的北川飞影等人系数被杀,宝生舞、神谷铃音、朱丽叶不见踪影,想来也是
被俘虏了,这边可用的高手一下子去了七七八八,使得进攻海堰变得更加困难。
遭受如此挫折,又兼明廷援军已至,由不得他不心烦意乱。
「松浦大人缘何在此独酌啊?」
一人掀起帐帘走了进来,也不客气就坐在桌子对面,伸手拿了个鸡腿,就着
葫芦里的酒大吃大喝起来。
「哼,你个『千里眼顺风耳』会不知道?」
松浦隆昌冷哼一声,饮了口酒,虽然面前的黑衣人来头甚大,不过自己也是
一军主将,论级别还在黑衣人之上,也不需怕他。
黑衣人嘿嘿干笑了几声,吃掉手里的鸡腿,饮了口酒说道:「不就是死了几
个人嘛,两军交战,哪有不死人的。」
松浦隆昌一听就不乐意了,哼声道:「说得轻巧,这几个人哪个不是武功高
强的好手,就这样折损了,可知对面实力如何,现下明廷还来了援军,这局势…
…」
黑衣人抬手打住了他的话,不紧不慢道:「松浦大人这样子就太让人失望了。
不错,海堰是来了援军,不过明朝的援军,有弊无利也说不定。而且,雪子大人
的援军,可是也已经到了。」
「什么?!雪子大人到了啊?那我们赶紧去迎接吧!!」
「不必了,松浦隆昌将军,在此多日厮杀,您辛苦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莺声燕语,媚意盎然。接着帘门一掀,先是进来两名
俏丽女卫士,接着一个风情万种,媚骨天成,身着一身浅色纱裙,外罩淡红色披
肩,梳着美人鬓,赤着玉足,手腕和足踝都戴着银环的女人走了进来,不,与其
说是走,不如说是飘更恰当。
「参见雪子公主。」
两人同时行礼,不同的是松浦隆昌是跪礼,而黑衣人则是站立躬身,由此也
看出黑衣人身份的不凡。
「二位免礼。」
女人飘到主座坐下,一双白嫩的玉手搭在把手上,也不说话,一双丹凤媚眼
半眯着,细细打量着松浦隆昌。
「未知公主驾临,有失远迎,望公主赎罪。公主来此,可是有什么重要指示
吗?」
「听闻海堰战事胶着,迟迟未有进展,影响了整个计划的进程,本宫特来此
看看。」
「属下未能为公主分忧,请公主责罚。……属下斗胆询问,可是那边又提了
什么要求?」
松浦雪子没有回答,一边的黑衣人开口道:「一月内拿下海堰,否则雪子公
主将下嫁王直大人的次子王来福,而松浦军也将归王来福将军指挥。」
「砰~ 」
松浦隆昌双拳捶地,双眼泛红,涩声道:「属下有负老主公及公主厚望,属
下……」
松浦雪子摆了摆手,有些倦怠地说道:「将军无需介怀,个中缘由,本宫路
上也闻知一二。关于将军的难题,就由山下平户上忍来为你解惑。」
「我的荣幸,公主。关于北川飞影等人的死因,据火枪队的幸存者讲,是对
方突然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位高手,男的直接突破了外围火枪队的封锁,拦下了已
经俘虏海堰城明军主将白玉凤及她的同党的北川飞影几人,而女的则将火枪队屠
戮殆尽,使得他们没能及时发出求救信号。」
「这一男一女知道是什么来历么?」
山下平户微一欠身道:「很抱歉,公主,目前没有确定的消息,不过经此一
战,对方势大,所以属下认为,海堰宜智取。」
「……樱子,去把山本宏义和真田贵昭找来。」
「是,殿下。」
昏睡了好几个时辰,南婉芸才迷迷糊糊醒来,她只记得在等待刘少冲时被人
从后面拿毛巾捂住了口鼻,然后就晕了过去。动了动身体,才发现身上的那些拘
束器具仍在,对方并没有将这些东西摘去。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
座马车内,身下铺着稻草,对面坐着一位赤身裸体的女子,低着头,看不清长相。
「呜呜~ 」
南婉芸这一张口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戴上了一个塞口球,塞口球的
带子在脑后锁死,没有钥匙或工具是没法打开的。对面女子许是听见了她的声音,
抬起头冲着她微微一笑。
但见此女艳丽非常,一双大眼睛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媚意荡漾,一头乌黑
秀发垂至胸前,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引得人欲一亲丰泽,纤腰盈握,
丰乳翘臀,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
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可能此女也是个高手,所以她也被相当严厉的捆绑着,一对玉臂反缚在背后,
用带锁皮圈锁死,手腕处引出的绳子在粉颈上缠了三圈绑好,一对丰满的乳房被
绳子勒捆起来,两个粉色乳头上各有一个白亮亮银闪闪的乳环,绳子在双臂上缠
绕数圈,在身后打结,将她的胸部与双臂牢牢捆缚,两支淫具插进她的阴户和菊
穴,外面用皮制丁字裤锁死,这样不打开丁字裤,是无法取出两支淫具的,一双
修长美腿在膝盖和脚踝处各有绳子绑紧,并用带锁皮带加固锁好。
未等南婉芸再开口,妖媚女子先说道:「妹妹可真有趣,居然自己绑好了送
上门来。」
南婉芸虽有心解释,不过到了嘴边全成了「呜呜~ 」声。
女子轻笑了一声道:「我知道,妹妹肯定有一番遭遇。估计妹妹还不知道为
何被掳,咱们现在是落在『流沙帮』手里啦,保不齐是要送给倭寇,妹妹这我见
犹怜的姿色,肯定让那些东洋矮子竞相驻足抢夺。」
见南婉芸一脸凄苦,女子安慰道:「不过妹妹不用担心,有我白璐然在,定
不叫那些禽兽染指妹妹呢。」
南婉芸听了不由得想笑,你自己都被赤身裸体绳捆锁绑的,怎么保护我啊。
对面女子见她一脸不信,仍是笑了笑,也不解释,只是挪了挪身子,让自己
换了个相对舒服,又不挤压到下体那两个淫具的姿势坐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