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回档】(00-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
时钟已走到了十一点五十五分的位置,再过五分钟,就是凌晨,意味着新一
天的开始。
房间里,拆开的伟哥包装袋,扔了一地。从挖空胶囊孔洞上判断,最少有超
过六粒的伟哥被人吃了下去。
屋中的席梦思床上,一个漂亮的年青女人,双手大张地被绑在床头两侧,嘴
里塞着一团钳口球,正痛苦地呜呜呻吟。
痛苦的来源,始於压在她身上那个男人。男人身体精瘦,肩膀上扛着她的一
双长腿,腰肢象打桩机一般地前后耸动,粗长的肉茎分开沾满汁液的黑毛,伴随
着抽送,时不时地有红色的血汁和白色的浆汁从缝隙中被抽带出来,染红了女人
身下白色的床单。在疯狂地抽送的过程中,男人双手死死抓着女人堪堪一握的双
乳,用劲之大,几乎要将其捏爆。
从天黑到现在,王坚强伏在这个漂亮的女人身上,已经冲锋了超过五个小时。
胯下的肉枪,软了又硬,硬了又软,除了中途几次发射后,停下来喘口气喝点水,
补充些能量外,他一直都伏在这个被他制服捆绑的女子身上,反覆地冲锋、内射
个不停。
为了长时间保持这种「勇猛坚挺」的状态,他一口气吞下了六颗伟哥。
正常情况,男性的阴茎勃起后坚挺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半小时,因为时间
一长,就会对阴茎造成损伤,如果坚挺超过一个半小时,恭喜你,你的小弟永远
都不会再硬起来了。一晚上一口气吞下六颗伟哥,那后果就是一时勇猛之后,永
垂不朽。
作为一个奸女无数的强奸魔,王坚强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并不担心这
一点。
身下的这个女人,是他家附近旅游艺术品柜台漂亮的导购小姐,也是他最喜
欢的猎物之一。算上今天这一回,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中,他前前后后,有四
十多个夜晚,都是在她的家中度过的。每次过来,他都是嗑上一大包的春药,然
后将这妞以各种各样的资势反覆地奸淫,一直奸到十二点钟的钟声敲响为止。
四十多个夜晚,四十多次的破处,以及次数更多的肛交,奶炮,口爆,他比
他的猎物本人,更瞭解她的身体的秘密。他知道她身体的G点在哪里,知道她的
阴唇上有一个小黑痣,甚至还知道她右边的乳房要比左边的乳房稍大些。而在最
近和她有关的十几个夜晚,每次用暴力强行撕破她的处女膜时,他都有办法,让
她在第一次被破处强奸时,就屈辱地在强奸中达到高潮。
「快十二点啦!你又快要高潮了,是今晚的第九次了吧?」
看着身下的女孩子,痛苦而又屈辱的目光,汗如雨下王坚强一边奸笑着,一
边伸手准备摘下她口中的钳口球。他插进她身体里,正在做反覆活塞运动的阴茎,
清晰地感觉到了女孩的阴道正发出收缩般的痉挛,夹得他很爽。在她身上早就经
历过不知多少次高潮的他非常清楚,这是女孩即将高潮的象徵。
「尽情地叫吧,呼救吧!让我听听,是你的救命声大声,还是你的叫床声更
大一点!」
钳口球被摘下,女孩开始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
「救命啊!」
「救命!」
「有色魔!」
刺耳的尖叫声刺激得王坚强更加地兴奋,他双手抓紧女孩的乳房,变粗暴为
温柔,反覆地地揉弄,还时不时地用舌头舔女孩的耳根,刺激她身上的敏感。
王坚强的心里反覆地念叨着:「马上就要十二点了,第九次了,十二点前,
一定要让你达到第九次!」
挣扎中的女孩尖叫着,尖叫声已经引起了外面的轰动,附近的民居,一盏接
一盏的灯光正在被点亮。外面的走道上,甚至传来了人声。
「还有一分钟,小妞,坚持住,马上你就再高潮了!」
听着外面怦怦的砸门声,王坚强兴奋得更是无以复加。下身的腰肢,像失控
的打桩机一般,打桩的速度伴随着外面越来越急的砸门声,也变得越来越快。
「啊……不要啊……啊……救命……」
不折不扣的三分钟热度,女孩的尖叫呼救,也只维持了三分钟,当时间逼近
十二点整的最后二十几秒,女孩的呼叫已变成了咬牙苦忍,她一口狠狠地咬在趴
在她身上做最后冲刺的王坚强的颈弯处,力道之大,用力之狠,甚至将一块肉都
硬生生地啃了下来。、
鲜血飞溅,喷得床头一片红。
红色的血配着王坚强胯下的凶器一起喷射,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女孩子的身
体一阵震颤,竟也在十二点前的最后几秒钟,陪着强奸了她一整晚的奸魔,一起
达到了今晚的第九次高潮。
轰隆隆,屋外的大门,被闻声赶来的邻居一脚踹开。
颈上还在喷着红血的王坚强,看着身下女孩,夹着痛苦,仇恨还有一分高潮
后羞愤的表情,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十二点了,魔法时间要到了……」
「当,当!」
远处传来代表午夜来临的钟声,王坚强的诡笑,女孩的羞愤,以及闯入屋里
正要「见义勇为」的邻居们的愤怒,全在钟响的那一刻,被定格了……
************
伴随着远处的钟响,王坚强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先前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床上只有他一人,没有那个漂亮的导购小姐,脖子上也没有那致命的咬伤,
屋里更没有心怀愤怒闯入的邻居。
他现在正独自一人,躺在自己家中的床上。
听着远处的钟声,王坚强的嘴角再次浮出和数秒前相同的微笑。
「世界,又重新刷新读档了啊。」
然后,他倒回床上,蒙头大睡。
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他得养好精神,以便在白天捕获新的猎物,再渡过一
个激情四射的夜晚。
「这是一个只有我知道真相的世界。」
「这是一个虚假的世界!」
「这是一个莫比乌环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寿命,其实只有一天!」
「每天十二点的午夜钟声一响,世界就会重启,然后一切事物回归原点,重
回前一天午夜时的场景。」
「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都像被设定好的程序一般,机械地生活着,每天
像机器般,精确地重複着昨天做过的事。」
「而我,是这个世界的异类,是唯一知道一切都在不停地重複的异类,也是
这个世界里唯一的变数。」
「对於唯一知道这个世界真相的我来说,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王!」
第一章:杀黄善仁,暴装备,操他老婆小姨子
七点三十分整,手机闹钟铃响,惊醒了熟醒中的王坚强。
七点四十分,草草梳洗一番后,王坚强穿戴整齐出了门。
七点四十五分,他已站在住宅附近一座四层高的小洋楼门口。这座小洋楼,
是本地的巨富黄善仁的住处。
王坚强站在大门口,左手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而右
手则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放着一把厚重的菜刀,是王坚强从厨房里带出来的……
手机上的时间,一秒一少地过去,当时间跳到七点四十六分三十七秒的时候,
面前的房门打开,几乎在同一时刻,王坚强丢下手机,左手从袋子里抽出菜刀,
对着开启的房门方向用力猛劈。
开门的人是房子楼主,他刚刚开启房门,还未看一眼外面的阳光,脑门就狠
狠地中了一刀,刀尖入脑,当场毙命。
楼主叫黄善仁,这是王坚强第一千零一百一十七次杀他,早已轻车熟路,何
时出刀,从何处下刀,早已实战过上千回。
王坚强左手一刀劈中对方的面门,令其当场毙命,而右手则抢在对方屍体倒
下之前扶住他,身体随之挤进屋内,然后屁股熟练一顶一扭,用屁股将房门合上。
一天之计在於晨。
七点半起床,梳洗之后直奔附近的地产商黄善仁家,在其七点四十六分三十
七秒,趁其打开房门时出刀一刀将其毙杀,夺取其家中的装备、财物,顺势接收
其美艳的夫人和小姨子,这是王坚强在这个无限循环的世界里,轮回重複了一千
六百多次后,总结出来的最佳的攻关攻略。
黄善仁家中有不少适合这个王坚强玩这「一日奸魔」游戏的好道具。在他卧
室柜子的夹层里,藏着一把电棍,一只手枪,一副手铐,一旁的药柜里,还有存
放着六颗美国进口的高档伟哥,一堆乱七八糟的日本进口的性爱道具,卧室里还
有一张价值不菲的电动性爱床,最妙的是,床上还躺着一位身材火爆的美艳娇妻
在晨睡中,而三楼的卧房,他的漂亮的小姨子里也在那里熟睡。此外他的车库里,
还停着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轿车。
自从一千多天前,无意中发现黄善仁家存放着这么多适合「游戏通关的道具」
后,每次轮回开始时,王坚强起床梳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掐着时间读着秒赶到
黄善仁家门口,待他开门的一瞬间,一刀破颅将其劈死。
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千日以来,雷打不变地在清晨赶到黄善仁
家门口爆其头,早已成了习惯。到今天为止,王坚强已杀了他一千零一百一十七
次。这也是王坚强在这个世界无数次循环后,总结出来的最佳最高效的攻略方案。
不管这「一日奸魔」的游戏接下来要怎么玩,他每天早起要做的第一件事,都是
来黄善仁家杀黄善仁爆装备。
熟练地从黄善仁腰间摸出钥匙后,王坚强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一路上,他脑
子里的念头却是:「今天是先搞人妻未亡人呢,还是先给小姨子破处?」
第二章:坐在劳斯莱斯上哭
但到最后开着黄善仁的劳斯莱斯轿车离开时,王坚强什么喜闻乐见的事都没
有做。
倒不是他这个「强奸王」(王坚强倒着读)善心大发不吃肉改吃素了,实在
是这两妞在过去的一千多个轮回里,被他操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多得他自己都想
吐了,所以他上楼之后,也就是绑人拿走装备。
「今天,今天要玩什么呢?」
开着劳斯莱斯轿车,行走在马路上时,王坚强的脑子不停地转动着。
「女教师鬼畜淫辱?前天刚玩过。」
「银行恶徒鬼畜连环奸?玩腻啦,再说最后时刻被条子围攻活抓痛打的滋味
也不好受。」
「淫堕。导购小姐崩溃?那妞昨晚才刚被操过,换换口味。」
「女生宿舍魔影,艺校女生连环奸?那些小胸细腰的学生妹玩起来实在不过
瘾,试了几次已经腻味了,没劲。」
「嗯,这么多年玩过来,感觉还是二十岁出头,刚出校门的妞最过瘾,这样
的话……」
王坚强边想边开着跑车在沿海环城公路上瞎逛。他所居住的城市,是一个海
岛上的旅游城市,全岛人口,王坚强估计过去在二万人左右,全岛面积在十五平
方公里左右。
两万人中,男女各为一半,一万女性中,适合「被操」年青女性,约占三万
到四成之间,这三千到四千的女人中,符合漂亮女人加良家女子的标准的,只有
一百一十人,余下的漂亮人倒还有不少,在五百以上,不过她们全是妓女……因
为这是一座旅游城市,外来的妓女特多。之所以这么清楚,因为那一百一十个被
他判定是良家女的美女,他用各种暴力手段,全都操过,扣除其中的人妻属性外,
余下的基本都是处女。
令王坚强感觉这个世界扭曲而奇葩的是,在这个被不可言状的力量设定控制
的世界里,这座城市,海中岛城,明明是座旅游城市,岛上却一个外来的游客都
没有。开得满街的温泉洗浴中心和大酒楼,也不知道到哪里招待客人去。也幸好
这个世界只能维持一天,在一天内反覆循环,否则这些店通通要破产关门。
在过去的日子里,王坚强也曾想过探查这个世界有如身处莫比乌环般反覆循
环的奥秘,他曾想试着离开这座岛,却惊讶地发现,岛上的港口,居然找不到一
条船。在港口一问,负责人说是,最近两天会有巨型颱风降临本地,所以港内无
船,岛上也因此无外来游客。
「这是哪个混蛋编的剧本啊!」
王坚强当场无语。
在几次尝试探查这个世界的真相失败后,王坚强慢慢地堕落了,而后在意识
到这个世界无限循环,自己也可以趁机为所欲为的秘密后,他就开始了在岛上无
法无天到处操人的日子。
驾车行驶到接近港口,王坚强一踩刹车,停了下来。这里的位置,已可看到
港口,那里空荡荡的,一条船都没有。
「嗨!」
在这个无限循环的世界里,反覆地玩「每日奸魔」的游戏,王坚强已感到有
些乏味。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无聊地在反覆循环着,岛上的那些看得入眼的美
女,除了那些出来卖的妓女外,每个漂亮的良家女,都被他用各种手段,最少也
操过几「日」了。
空荡荡的港口那,有一对男女正面对大海,谈情说爱,不,是准备分手。
那女的。身材高桃,外套一件白色纱裙,留着披肩长发,在海风中衣袂飘扬,
很是惹人注目。
王坚强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林海蓝,是岛上的音乐女教师,在正这里正要和
男友分手。他之所以为对她瞭解得这么清楚,因为在过去的日子里,他对她玩过
好几次的「尾行」「豪车之狼」,「监禁」的游戏。
回想起从前,她被自己压在身下,一边承受奸淫破处之痛,一边大叫男朋友
的名字呼喊救命的场景,王坚强忍不住鸡巴又硬了。
「好吧,今天就是你了!」
遥望着林海蓝诱人的身体曲线和美丽的面孔,王坚强脑筋乱转,有了一个坏
主意。
「今天的剧本,就叫坐在宝马,嗯,不,应当是坐在劳斯莱斯上哭吧……」
五分钟后,看着林海蓝的男友气沖沖地甩手离开,只留下女友孤零零地站在
海边,王坚强轻吹了一声口哨,驾车驶到了林海蓝身边停下。
他放下车窗,笑问道:「嗨,美女,要车吗?」
第3章:名车、美人、闺蜜
林海蓝稍一犹豫,然后露出赌气般的表情,弯腰坐进了劳斯莱斯跑车。
「这车不错。」
王坚强在心里念出这句台词时,林海蓝嘴里也以同步的速度说出同样的话。
在过去对她玩的几次豪车之狼或监禁游戏时,每次被诱拐上车时,她都是这
么说的。
林海蓝不认得这辆敞篷车的原主人,事实上,整个岛上,除了黄善仁一家三
口,竟也无人认得这车。
这辆劳斯莱斯跑车全岛只有一辆,是黄善仁的座车,造型极其拉风,走在路
上应当是极引路人侧目注视的,在这个不大的小岛上,这么臭屁的存在,应当是
人人皆知的。但在过去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王坚强开着它四处钓马子骗少女
走街窜巷,问过无数人,竞无一人认得出来。
王坚强曾试过在一日之晨时不杀此人,结果这不断循环的一整天,他也没有
看到黄善仁开着这车出行过,大概这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认得这车的原因吧?或者
说,这是设定了这个世界的人不小心弄出来的BUG。
不过无所谓了,王坚强喜欢这个BUG,也正是这个BUG,让他诱拐年青
美女上车的难度降了一大截。那一百多个被她干过的良家女子,当他开着车过去
搭讪时,只有十三个人不会上车,然后上车的那些女孩,事后都躺在他的身下哭
了。敞蓬跑车最大的欺骗性就是,由于是开放式的,女人坐上去总以为自己很安
全,却不知道,一根电棍就可以轻松地让她们在车上失去反抗能力。
很幸运,林海蓝并不属于那十三个人之一。
虽然车上杂物箱里现在就放着电棍、手铐这些道具,不过王坚强今天并不想
使用它们。他老老实实地载着林海蓝返回城内的学校。
「和男朋友吵架了?」
「你怎么知道?」
「看到你眼睛红红的……」
「嗯……」
「生活就是这样,男男女女在一起,会吵架才是正常的,不吵架才是不正常
的……」
劳斯莱斯车上,王坚强和林海蓝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我姓王,叫坚强。」
凭着过去的记忆,林海蓝和她贪婪虚荣的闺秘不同,自己搭讪让她上车,在
车上却会保持很强的警惕性,如果想引诱她一起去哪里喝一杯或者去哪儿耍耍,
那后果就是她当场要求下车——这是从前王坚强勾搭她时,选择这种选项的后果。
这个每天轮回回档的情况,开着名牌跑车泡妞玩一日情,最有趣的地方就在
于,说话要很小心,有时说错一句话选错选项,对方就会弃之离去。
那样的话,他只好用暴力将对方强行绑架监禁了。
「其实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
「你有跑车,袋中多金,怎么会有烦恼,我不信。」
跑车,林海蓝和王坚强有一句没一句地进行着没营养的聊天。王坚强借着聊
天,车开得并不快,对方的目的地正如他所事先知道的,是她工作的光明学校。
八点三十分二十五秒,王坚强掐准时间,将车开到了校门口,林海蓝道了声
谢下了车。
「等一下」王坚强道。
「什么事?」
林海蓝回头道,他对王坚强的印象,至今为止仅是微有好感,一路过来,王
坚强的谈吐很得当,并没有那种有钱人纨绔子弟的味道。
「今晚七点整,我在岛上的海天酒楼,有一个盛大的酒会。」
王坚强边说边下车,做绅士风度状地对她微一鞠躬。
「请问美丽的女士,能否到时移动玉步光临寒舍吗?你可以带你的朋友一起
过来的,来多少都没有关系。」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轮回的操练,现在的王坚强,已修炼到了扮人象人,扮鬼
象鬼的地步。他一副绅士模样地邀请,看得林海蓝莞尔一笑,然后微笑着摇摇头:
「对不起,我今晚要加班。」
然后她摇动纤腰,朝学校大门走去。
「下午六点半,我会派人派车在这儿等你!」
林海蓝没有回头,擡起左手,手指做拒绝状不断地摇动。
「我就喜欢你这种清高冷傲的味……」
王坚强看着林海蓝的背影,咽下一口口水。他的眼角的余光,已看到一个身
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正对着这个方向看。
王坚强知道那女人是谁,她叫张茵,是林海蓝的闺密,同时是学校的英语老
师。「前天」他玩女教师鬼畜的游戏时,对像就是她。
她和林海蓝是光明中学的两朵最鲜艳的花,两人各有千秋。林海蓝身材高挑,
纤腰长腿,可惜胸部只有B罩杯,只能堪堪一握。不过乳房却极结实而富有弹性。
主要是因为她虽然是学音乐的,同时却也常练舞蹈,并长期坚持锻炼,大腿有力,
下面夹起来更是极紧。
张茵的年龄比林海蓝大了两岁,矮了半个头,身材丰满,胸前的那对山峰饱
满充实,已达到了D罩杯,体型上她没有林海蓝那般,拥有完美的腰肢和修长无
瑕的美腿,但走在路上,依然是回头率极高的美女。
在被王坚强鬼畜推倒的上百名岛上良家美女中,林海蓝是可以进前三的宠儿,
张茵也足以进入前十。王坚强唯一遗憾的就是,过去由于「剧本」沖突的原因,
他尝试了数十次,总是找不到一条,可以将两女同时掳来一起破处鬼畜推倒的路
线。
不过今天早上在海滩上看到林海蓝后,王坚强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然
后就有了他开车送林海蓝回来的一幕。
他开车来校的路上,拖拖延延,故意拖到张茵过来进学校的一刻把车停到校
门口,让她也看到林海蓝从豪华跑车上下来的一刻,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和有些清高,不会为了钱而松裤腰带的林海蓝不同,在过去的接触中,王坚
强知道张茵是个有些虚荣,爱贪小便宜的女子,而且还很自以为是。
他过去绑架她,使用的都是富家子弟开豪车问路搭讪的老套手法,次次都能
轻易地将她骗上车,然后带着她进岛上的高档消费场所购物,几十万元刷出去,
这女人腿就软了。
不过,王坚强过去曾经猛砸钱想让她自动献身,可是这女人却是一副「糖衣
吃下去,炮弹挡回去」的德性,在她身上钱烧了不少,可是到最后,她总是妄想
守住最后的底线不肯和王坚强上床,逼得他次次都只好用强奸的手段。当然,张
茵毕竟是个良家女子,如果再多给王坚强几天的时间,他倒有自信可以让她自动
松开裤腰带,几个小时的接触就要一个美女主动的松开裤腰带,这难度也实在是
太大了一点。
通往光明学校教学楼的路上,张茵正在和林海蓝交谈。
张茵饶有兴趣地问道:「那是你的男朋友?那车好漂亮啊!」
林海蓝摇头道:「不是,是一个路上搭讪我,想钓我的富家子弟。」
张茵:「那就让他钓啊,他开的可是劳斯莱斯!还是敞蓬跑车,限量版的那
款!这种送上门的凯子哪里去找。」
林海蓝白了她一眼:「你想的话我就送你。他刚才约我说下午六点半就会在
校门口接我,说是在海天酒楼有个大宴会……你想钓凯子,到时候可以代替我去
上啊。」
张茵:「真的?」
林海蓝:「真的。」
另一边,王坚强开着跑车驶离学校,他拿起手机,播了一组号码,正要按下
播打键,想了想,又放弃了。
然后他开车直奔岛上最豪华的酒店,海天大酒店,开始为今晚的活动准备预
约。
在这个世界里,海天大酒店是岛上最高档休闲度假区,娱乐场所一应俱全,
是有名的销金窟。在许多岛上的平民眼中,那里可是只能仰望的存在。
因为即将到来的「颱风」,海天大酒店同样也处于半歇业状态。当王坚强拿
着黄善仁的会员卡和信用卡,来这儿要求包下酒店一整晚后,酒店的老闆亲自招
待。
过去的日子里,王坚强用黄善仁的会员卡和钱,在这儿疯狂地消费过。和那
些良家美女相比,这儿风尘女子虽然更加风骚诱人,但两腿一张,一棍捅进去之
后,高下立判。所以他消费过几次后就不再有兴趣。
但这里,最让他满意的,是这儿拥有许多特殊的服务,只要有钱,烧得起钱,
更是可以满足客人提出的各种要求。
王坚强来这儿后,大把地刷卡烧钱,做好准备。
今晚,这里,将是张茵和林海蓝这对闺蜜的失身地。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