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世界逍遥游】(第二卷)(28下)(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第二十八章 下
回归后的这几天李乐三人就这样过着夜夜笙歌的日子,直到母女俩的月事先
后到来,这才结束这荒淫糜烂的生活。
这次的月经是静香的初潮,应该是被李乐开发过的缘故,目前还在就读小学
四年级的静香要比其他女孩还要早熟许多。
这让爱子有些担忧,提早进入青春期会不会对静香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就体质而言,拥有念能力的静香比特种部队的战士还要强悍,也不知道
这样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静香初潮的隔天,爱子的月事也跟着到来。
这让爱子感觉很失落,因为最近子宫经常被李乐灌满精液,这让爱子有种受
孕成功的错觉…紧接下来这几天,李乐简直忙的快要没有时间休息,除了要研究
新获得的知识以外,还要看照天凤旗下的产业以及应付接踵而来的客户以及嚐过
甜头的猎艳对象。
为了不让爱子与静香感觉无聊且脱离现实社会太久,李乐安排静香去学校上
学,爱子则在李乐新开的花店里当老闆娘。
假日李乐会利用任意门带着爱子与静香到世界各地去旅行或是修炼,有时还
会到特殊地域进行野外求生,加强爱子与静香的生存能力。
极乐欢喜禅虽然能将负面情绪藉由性高潮纾解掉,但李乐同样也会利用野外
求生的机会猎杀一些猛兽来宣泄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杀戮欲望,毕竟堵不如疏,适
当的释放能让极乐欢喜禅的效果更加显着。
=====
再过两天就要再次进入木马世界了,分身此时正疯狂的与天凤缠绵着,李乐
的本体则窝在客厅里陪着静香看电视以及听着静香述说学校里的趣事。
电视画面突然插播一则紧急新闻,只见连线记者一脸愤怒的说道:「这里是
电视台的现场直播,北市发生了一起重大刑案,一名曾姓男子持刀杀害男童,手
法凶残,目前已被收押禁见,请看稍早的画面。」
镜头一转,画面晃动的相当厉害,只见一名三十来岁,头戴半全罩安全帽的
男子,双手铐上手铐被两名警察押着前行,旁边全是前来採访的记者,每个记者
都争先恐后的发问,但犯人却始终不发一语。
直到其中一个记者问道:「你用这么凶残的手段杀害幼童难道就不怕被判死
刑吗?」
本以为犯人会露出害怕或是愧疚的神情,然而电视画面上只看到犯人露出个
嘲讽的表情说道:「有什么好怕的?杀一两个人又不会被判死刑,只可惜我还来
不及杀下一个…」
曾姓犯人的言论让正义感十足的静香愤怒异常,而刚从厨房里出来的爱子则
面露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电视中的犯人。
「太过份了…这是什么话,小孩是无辜的,这个人根本就是个变态。」
「小孩子好可怜,我想他的父母一定会非常的难过…」
静香与爱子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声讨着画面上的犯人。
坐在一旁的李乐对此倒是有些无感,一来是因为修炼天魔功后,李乐的心智
受其影响,有逐渐黑化的趋势,二来则是因为李乐天生就没什么同理心,不大会
对陌生人的悲惨遭遇产生共鸣。
此时电视画面一转,只见一个主持人加五个教授名嘴开始霹雳啪啦的讨论起
过程与起因,讲着讲着话题又讨论起是否有必要废除死刑。
爱子与静香很专注的看着节目内容,但李乐却看得昏昏欲睡,於是李乐便将
注意力集中在分身身上,一时间肏得天凤呼天喊地,欲仙欲死。
当分身第三次将精液灌爆天凤的子宫时,李乐恍神间听到静香开口询问:
「李乐哥哥,电视上那个胖胖的男人怎么说法律都在保护坏人?他说错了吧?坏
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才对吧?」
「法律是死的,审判的人是活的,没钱判死,有钱判生的判决又不是第一次
发生,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李乐不自觉的随口说出心里话。
听李乐这么说,无法接受事实的静香感到非常沮丧。
回过神的李乐看静香如此难受的模样,当下恨不得狠狠得搧自己一巴掌。
「但…坏人终究会有报应的…」
李乐赶紧修正前一句话的结尾。
「真的吗?」
看静香恢复神采的表情,李乐肯定的点头说道:「真的…这两天必有报应!!」
「嗯嗯…我相信李乐哥哥,坏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静香一脸坚定的说道。
=====
夜深人静之时,窗外正下着磅礴的豪雨,李乐确认静香与爱子皆已进入梦乡
之后,滑溜溜像条泥鳅似的从床上无声无息的溜下床。
换上一套深色的西装,李乐整理整理衣领后从四次元口袋拿出一台「脸孔交
换机」道具。
经过脸孔交换机的调整,李乐阳光的古铜色肌肤变得病态且惨白,细长的眼
睛锋锐得直指人心,鼻子的变化不大,但是撕裂至耳垂的恐怖笑容让人打从心底
感到发毛。
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李乐通过任意门来到关押杀童犯人所在的监狱。
瞬间移动至监狱的管理室,在狱警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李乐抓着狱警的后
脑头发狠狠的砸在办公桌上。
「砰」的一声,鼻樑被撞碎的狱警一脸鲜血的倒在办公桌,而巨大的声响惊
醒了正在睡觉的同伴。
人影一闪,刚醒过来的狱警还来不及发出警报就被李乐一脚踢断了颈椎摊倒
在地。
解决掉管理室的狱警后,李乐悠哉的拿起桌上未开瓶的汽水,边喝边找寻着
监狱关押人员的资料。
「有了!就是这个…」
一目十行的将每间牢房的关押人员名单熟记起来,看完后李乐随手将资料往
一旁抛开。
「好…准备狂欢吧…」
 连续两个瞬间移动将去年在街上乱刀砍死前女友的脑残大学生和在游乐园厕
所虐杀女孩的秃头癡汉带至杀害男童的曾姓犯人的牢房。
将手上的人渣扔到地上后,李乐一脚将曾姓杀童犯踢下床。
三个人渣惊恐的看着李乐,而李乐则张开那夸张的咧嘴笑容,和颜悦色的开
口说道:「我要和你们玩个游戏…」
莫名出现在别人牢房的秃头癡汉心中充满恐惧,眼前这个男人让他有种不寒
而栗的感觉…「你是谁?我要找我的律师来,人权律师说我有精神病,没有人可
以审判我有罪,让我回牢房,不然我一刀砍死你!!」
秃头癡汉故作凶恶的开口说道。
李乐一脚将癡汉的头踹爆…「干…我话还没说完你急甚么?马的…害我还要
另外找个人选,去你妈的…」
脑残大学生和曾姓杀童犯被李乐凶残的手段给吓傻了,害怕成为下一个惨死
的两人躲离李乐远远的不敢吭声。
只见李乐一闪后,手上又多了一个曾经夺枪弑警的中年瘦子。
突然被带过来的中年瘦子看着墙边的无头屍体,一个反胃差点吐在李乐的身
上。
李乐敏捷的躲开并从四次元口袋中取出三把从杀戮星球带回来的冷兵器。
将刀、剑以及短斧丢在三个人渣的中间,李乐饶有兴致的站在牢房门口说道:
「我要和你们玩个游戏…五分钟后你们三个人渣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超过五
分钟的话…你们三个全部得死…」
中年瘦子和脑残大学生还有些犹豫时,曾姓杀童犯已经抢先一步拿起刀子就
往另外两个人渣砍。
中年瘦子的反应太慢,脑残大学生低头躲过大刀,而曾姓杀童犯的大刀则直
接砍在了中年瘦子的脑壳上…鲜血激烈的喷发,曾姓杀童犯被喷得全身是血,脸
上却露出开心亢奋的表情。
「哈哈哈…去死去死去死!!」
曾姓杀童犯拔出大刀后又继续挥舞着凶器,而被法官判决无期徒刑的中年瘦
子则像只破烂的布娃娃散碎一地。
脑残大学生见到这恶梦的场景时,只知道尖叫讨饶,而中年瘦子被砍成碎屍
后,曾姓杀童犯转身就冲向脑残大学生。
脑残大学生高声呼喊着救命,李乐兴高采烈的看着两人在牢房里追逐,原本
只是为了实现对静香的承诺,但现在李乐觉得看这群人渣互相残杀的画面还挺有
趣的…被吓破胆的脑残大学生终究还是被曾姓杀童犯追上,不过曾姓杀童犯在砍
杀中年瘦子时浪费了太多体力,因此脑残大学生反倒有气力与曾姓杀童犯搏斗,
两人躺在地上扭打廝杀。
杀红了眼的脑残大学生反败为胜的将大刀捅进曾姓杀童犯的胸腔,而曾姓杀
童犯只能两眼睁得开开的瞪着脑残大学生逐渐失去力气。
这时候脑残大学生才回过神的放开刀柄,快步退后。
「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娟…我是爱你的…你为什么要跟别的男人上床…你
这个贱货…但我真的很爱你啊…」
脑残大学生僵着手两眼无神的喃喃自语。
啪啪啪…看完这精彩的生死斗,李乐双手鼓掌的说道:「做得好,可惜超过
了五分钟,所以…你也得死…」
鼓完掌,李乐右脚踢飞地上的长剑。
飞翔的长剑准确的贯穿脑残大学生的脑门,并将还没回神的脑残大学生钉死
在牢房的墙壁之上。
看了一眼手錶,李乐欣喜的说道:「时间还挺多的,下一组要找谁呢…?」
=====
隔天一早,监狱里的犯人剩不到一成。
超过三分之一的牢房都成了凶残的命案现场。
这起屠杀犯人的案件引爆了媒体、政府当局以及社群网站的广泛讨论。
超过百人的搜查队以及专家进行蒐证,却无人能找到关於犯案者的任何线索。
凶手如何潜入监狱?凶手为何能在监狱里来去自如?为什么犯人要在牢房里
自相残杀?无数的疑团困扰着搜查人员。
一整天过去后,另一间监狱再次发生相同的惨案,不过这次政府当局封锁了
消息,因此并没有造成更严重的恐慌。
还好接下来这几天都没有其他监狱传出同类型的凶杀案,这才让政府当局有
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
连续主导着犯人之间的生死斗,李乐爱上了这种操控着他人生死存亡的快感。
这段期间李乐还拿了录影机进行拍摄,本来打算剪辑一部精彩的影片发到网
路上供人欣赏,可惜进入木马房间的时间又到了,李乐只能等到下次回归后才有
时间完成这部令人兴奋的影片了…
(~第二卷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