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魔忍—黑暗的淫狱都市】(05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魔化的力量 上
地下实验室里,凛子再次半躺在那张躺椅上,双腿左右岔开着。我蹲在她的
两腿之间,面对着她的阴户,仔细研究着。我轻轻把支体温计一样细的玻璃长棒
塞进阴唇紧闭的阴道口内。捣鼓了两下,惹得凛子脸上露出莫名的舒爽和娇羞。
细玻璃棒拔出来后,上面沾满稀稠度不一的精液,精液散发着扑鼻的青臭味,这
么浓烈的气味是上等的雄壮男精才有,而且精子的活性很高极易让女人受孕。我
随后又将一种铜丝般细小的金属线塞进去。
「啊……哦………干死人家了……啊……要泄了,又要泄了……」
实验室里并不安静,淫荡的叫喊和下流的浪语在整个实验室里回荡,就在躺
椅的不远处放着一台长五米宽三米巨大平板电视,电视萤幕上同时放映着数个视
频,这些视频都出现了凛子和白鸟少年的激情淫乱。
视频中凛子作出过种种撩人的姿势。从她在厕所里坐马桶上为少年口交,到
趴在玻璃窗面上让他从背后插穴,再到卧室里的夫妻双人床上玩老汉推车;这些
镜头都从各个不同角度记录下了他们在每个房间的淫乱,和疯淫中的浪言秽语。
「关了它……」凛子的语气上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啊!?抱歉~抱歉~,是我忘关了」
按她要求,我关掉了那数部「刚出炉」的色情电影。我是故意在她边上放的,
这是为了测试此次魅魔魔能对她的影响怎样。看来,虽然刚才她表现的很堕落,
可结束以后理智就又恢复了一些。
凛子确实不是很高兴。在自己的爱人边上看到自己和其他男人做爱,还做得
这么疯,实在是让她很不舒服。更让她感到耻辱的是,自己的心里居然还有那么
丝回味,回味着那个少年的身体和精液。
「……老公……对不起……」两行眼泪从她的瞳中流出。尽管事前就和我通
过气,可实际做过后,心里却十分的后悔。
「干嘛要道歉?该道歉的是我……」
我抬头对她说道:「……而该为此负责的是魔族!记着,我们这么做不是道
德沦丧,是正经保护自己而积蓄力量和魔族战斗……是实打实的为了正义。没什
么好哀伤羞愧的……来,别苦着脸了,笑一笑……」
「嗯!……嘻嘻……」凛子努力地在哀愤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给我看。也不
知她是因为得到了我的安慰,还是她在自我催眠,反正她的心情得到了好转。嘿,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爽!
「那么……老公,这下子得到了多少力量?我怎样才能运用?」凛子又急切
问道。这是那场NTR游戏结束后她最迫切想知道的事,毕竟这才是她吸取少年
精液的主要目的。这要是没有用,岂不白白给人干了一顿?
我把铜丝也取出来,将一张画有法阵的白色布条贴在她的两腿间,封住了她
的阴唇。之后回答道:「这能量转换的计量单位和转换对比率我也不能确定。但
可以肯定不会让你太弱。」
「他都射了那么多,难道还会不够么?」凛子有点烦忧的问道:「不够的话
岂不是又要用那种药,让我吃他的……那个东西?」
「当然不行了,那种药是根据魔族技术制作的,是魔族用的」伟哥「。一般
的肉胎凡人用了那一点点也会让他提前预支掉一个月的精液,也就是说那个少年
将会无欲无求的度过一个月。再给他用药的话肯定会在性上面灰飞烟灭。」
我认真的说道:「但是你也不要小看了精液。如果说,因为魔族那些涉及灵
魂的魔法真实存在的话,就说明这个世界是唯心主义论,那么精液就当之无愧的
是生命的种子,万物生灵的宝物。它蕴含的力量将无法估计。」
我说的话,有一半又是在胡说八道的忽悠人,精液能有多少魔力可不能确定,
但也有一半是真的,对普通生物而言,精液本该是宝贵的存在。
「我现在贴你身上的东西是特制的符咒。它们帮助你完成力量转化,同时还
能压制魔能的活性,以及起到避孕的作用。你要这样贴着保持一个月。这个符咒
的制作材料是很透气的,不会影响你排泄,也不会因为穿内裤或洗澡而掉下来。」
「嗯……我也不奢望更强,只有能恢复我以前的实力就可以了。」凛子说道。
听完我的解释,她也放宽了心。掏出了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那把太刀把玩着。似
乎在回忆着她曾经的强大。说起来,以前的她会有多厉害呢?
----------------------------
第二天。
「哈~~~唉~~」
白鸟陆深深地打了个哈欠。一夜过去,他依然没有恢复元气,整个人魂不守
舍,无精打采。
「怎么了?精神这么差?」他的朋友宫里夕关心的问道:「脸色也很差,你
眼睛都快成熊猫了。你平时也没什么事要熬夜的,昨晚干什么了?」
「啊!?……我啊…………」白鸟陆挠了挠头,心思不是很精又老实腼腆的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难不成……哼~哼~哼~」
宫里夕见他半天都回答的为难样子,转脸猥琐的笑道:「……你和昨天那个
邻家的人妻做过了?」
「哎!?什么?」白鸟陆的表情有些错愕,他是猜得吗?
「哈哈~果然,果然!怎么样?是被榨干了吧?」宫里夕一副我猜中了的表
情,笑道:「孤独在家的人妻可是很寂寞的哦!色情DVD里的她们可都是狂榨
男人的榨精机器呢!你小子哪能消受?怎么不把好兄弟叫上一起呢?」
白鸟陆不知该如何回答。除了最后一条,都被宫里夕说中了。其实这些全是
宫里夕在开玩笑而已,他并不知道自己随口乱说的给猜中了。他熟悉白鸟陆的为
人,这种事算说给他听他也不会相信。他只是在「调戏」自己的好友而已。
「别,别说了!这大街上的……」
白鸟陆急忙制止损友的玩笑。他说话的声音太大声,内容都引起了过往行人
们的指指点点。
宫里夕也意识到了周围的目光,觉得自己开朋友的玩笑可能真的过头了。又
转脸正经的说道:「抱歉,抱歉!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新学校的情况我打听
到了一部分………」
宫里夕和白鸟陆虽然是昨天才搬来的,但新户籍的申请是一个月前就进行了,
在他们搬来前,就安排好了住处和他们的新学籍等方面的事情。此时,他们就在
前往他们就读新学校;私立绿桥学院。
「……学校的环境风气还算不错,也还没什么糟糕的传闻。里面的麻烦家伙
有哪些,我也打听清楚了。」宫里夕一脸认真的讲解道,似乎这些事对他而言绝
不像刚才那样开玩笑。
而白鸟陆虽然也在认真地听,可受身体状态的影响,注意力一集中,就无暇
顾及自己行走时的视线。所以,完全没注意到前方的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高墙
般的物体。
「哎呦~~」
到底是身体虚,这一撞让他摔倒在了地上。
「好痛……什么东………西?」
摔痛了的白鸟陆摸了摸屁股,起身抬头看向了自己撞到的物体。可这一看,
眼珠子吓凸得差掉出来。眼前是个头巨大的男人,至少过了两米。而且肌肉鼓壮
的把身上的校服撑的极大。最可怕的是他的脸,高拔粗壮的脸型像铁一般冷青,
看起来十分坚硬,眼神像猛虎般犀利恐怖,此时正冷视着他。
「万,万分抱歉!学长……」
宫里夕最先反应过来,赶快抓着白鸟陆的脑袋和他一起鞠躬低头。急忙以诚
恳的道歉口吻说道:「……这个笨蛋天生体弱多病,刚才多有冒犯实属无意,请
您见谅~~」
那个大块头没有暴怒而起。凶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粗旷的笑容:「你们不用
这样。既然体弱多病就该好好注意修养啊,我怎么会计较呢。」
「万分感谢您的大量,学长!」宫里夕连忙低声谢道。说着又拍了下还没反
应过来的白鸟陆:「………笨蛋,还不快谢谢学长!」
「哈哈哈,没事没事。说来,你们是新来的学弟吧?我是三年级的石山亮司,
空手道部的部长。要学空手道的话随时欢迎。作为学长当然会照顾学弟的哦!」
石山亮司郎爽道。虽然他的语气十分随和,可惜脸还是那么恐怖,好似表里不一。
说完,石山亮司便笑着离开了。二人目送着他离去,看着他那小山一般的背
影,宫里夕咽了口口水,脸上冷汗直流。
「呼~~还好,还好,有惊无险。」宫里夕吐了口气,说道。
「怎么了?」白鸟陆感到奇怪的问道:「……他人看起来还不错啊?虽然样
子凶了点。」
「……还~不~错?所以我说,真不放心你小子一个人……」
宫里夕长着嘴巴,表情变得想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难看,有些后怕的说道:
「事实上,我刚才就认出他是谁了……石山亮司,绿桥学院3年,空手道部的部
长,来东京前还拿过全国高校少年组的冠军。我打探到他是占据在绿桥学院的暴
力团的首领。据说他的团伙是搬来东京前就已经存在了,学院里的小弟都是他的
老部下。更恐怖的是他们的暴力传闻虽然不少,却没有任何勒索学生或在街上寻
衅滋事的行为……」
「这不是挺好的么?」白鸟陆奇怪的问道。
「好?!你说好??」宫里夕拿手指头点了点他的额头,说道:「拜托,用
脑子细心想一下,他们可是不良团体嘢!是比女人更爱花钱享受的存在啊!不勒
索别人,也不捣乱闹事的话,他们怎么弄到钱?这说明他们可能不是一般的小混
混级别,可能是涉足了贩毒,走私和诱拐卖淫的犯罪组织。而且听说他家里还和
这个新城市的市长还有点关系,所以估计犯了事也没有人能管他。」
「你说的会不会有些逻辑跳跃了?那我们学校岂不是很危险?」白鸟陆的脸
上产生了担忧,他是最不想和这类人打交道的。
「你也不用这么担心啦……」宫里夕又冷静道:「……既然不是一般的混混,
那平时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就比如刚才,明显他就不屑和
我们计较。只要老实点,在学校里就不会有什么事。」
「是吗?那可太好了……」白鸟陆松了口气,心里庆幸有这么个比较精明的
发小好友。可想起石山亮司那魁梧的背影和据说人如其表的恐怖,令他的心里不
免还是有点忌担;之后的校园生活能平淡度过吗?
---------------------------
「鄙姓;秋山,名力王。今天起将作为在座诸位的生物课老师。同诸位都是
第一天来到这所学校一样,在下也是第一次步入课堂任教,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带着眼镜的瘦弱老师发表着毫无气势的初面介绍,他的样子也毫无气势可言,
看上去相当年轻,比刚毕业初次进社会的大学生,脸都还有些稚嫩。似乎是属于
那种镇不住学生的类型。
让白鸟陆颇感意外的是,这位在他班上第一天任教的老师,居然和那位与自
己干过数炮的人妻大姐姐;秋山凛子是一个姓氏。虽然说有这个姓氏的日本人多
的去了,但交友不广的他第二次遇到这种姓氏的人,心里不免起了一丝忌担。应
该不会这么巧吧?
他不会就是凛子姐姐的老公吧?说来也确实没问过她的老公叫什么。应该没
这么巧吧?白鸟陆心里有些羞愧想着,同时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位可能被他带了绿
帽子的新老师。
----------------------------
这间教室就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地点了。得益于我的假身份里附带了
日本的教师资格,凭着深厚的知识,很轻易的找到这么个生物教师的工作。之所
以会来当教师并不是因为钱不够了,而是为了在这里展开新领域、大规模的新研
究。
以往的研究方式局限性太大,而学校这种地方往往聚集了各种年龄段,性格
各不同的人,可以广泛选择研究的对象,作为老师也可方便进行观察监督。比如,
那个给凛子吸干了阳精的少年白鸟陆就在这间教室里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
我当然不准备跟这小子谈肏别人的人妻滋味如何。说来,为了方便给凛子合
法的身份,我还特意让我那个联络人帮忙把姓氏改成了凛子的姓氏「秋山」。估
计那小子是听了我的姓氏才注意起我的,也真亏他能联想到一起。
眼前的教室是典型的日式教室,只是人没坐齐,五十多个座位只有十个人,
且全是男生。这是因为这所「绿桥学院」也是刚建校不满半年的,属于东京外环
区「新东京」的重建项目之一,它是在一座旧学院的遗址上重建的,校内还保存
着魔族入侵前的旧校舍。刚成立的它还空缺了大量的空位,还要慢慢从移民中召
齐新学生和教师。政府也会协助安排介绍一些学生入学。
「那么,现在正式上课,请大家翻开课本第一页………」
我开始了第一天的教师生活。
--------------------------
「嗯嗯~嗯~~啊……」
一间陈旧的教室内,一对年轻的男女在这昏暗的空间里缠绵在一起。女生双
手撑在满是灰尘的课桌上,似乎是刚刚开始,她仍穿着胸罩,崭新的校服就散落
在脚边,普通的白色内裤还挂在她的脚裸上,裸露出那鲜活粉嫩的肉花瓣。而男
生跪在她的双腿间吮吸着那粉色花瓣中的淫靡花蜜。
这间旧校舍就在绿桥学院内,作为学院前身的旧校遗址,虽说是「遗址」却
保存的极为完整,各个教室内仍留有各当年的桌椅和教具等器材。所以,没有和
其它瓦砾一样被拆除,可开校以后学生数量有限,故此又一时用不上这里,如今
是拆是用,也无人问津。
伏在女生两腿之间吸蜜水的男人,是被誉为「妙音王子」的学院轻音部的主
唱;拓斗。外表英俊,举止优雅的他在学院的女生中非常受欢迎,被女孩子们追
捧的他也风流潇洒。此时,在身边的这位女生和他才认识不过半天,就轻易让她
献上了身子。这比对他来说很容易,即使对方也是新来的学妹,可毕竟绿桥学院
里有哪个女生会不想结识学院的明星王子呢?
拓斗突然松口,直起身来,挺腰翘起肉棒插进水糊不堪的粉穴,强劲的冲撞
着她的下体。男伴的突然插进来,让女生甚是不舒服,脸上拧紧了眉头,连忙叫
道:「等,等等!你还没带避孕套……」
「带套吗?不!无套插入才是最舒服的。女人也是,越插越爽哦!」拓斗轻
快的说道。俊朗的白脸上出现了有点邪恶的笑容。
「嗯~啊……啊…那你可别射在里面啊……」女生焦虑的说道。可是拓斗哪
里像有听进去。双手扶着她的腰肢,用力挺着下腰,将肉棒插入的每一次都是全
根没入,奋力驰骋在那浸满淫水的蜜穴内。
可惜,拓斗的持久力并不及他的相貌那般的中看。虽然也奸得她蜜水四溅,
可一阵抽插后,不过多久他便开始气喘。
「……屁股给我翘起来,我要射了……」拓斗突然说道。女生听闻,身体连
忙挣扎起来,想起身推开背上的帅哥。可拓斗的身体紧紧压住她的后背,双手死
死也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彻底钳制住了。
拓斗的双手抵在女生的香肩上,低头亲吻着她的年轻脸额。阴茎在她的体内
尽情喷射着他的精液。
女生见此,心里以为这是木已成舟,也就没有故作哭相,握起粉拳头,小小
的捶打着他,娇嗔说道:「你呀………坏死了呢!第一次和人家弄就射在里面…
…人家可正在危险期呢!……你可要负责哦~~」
拓斗没做什么表示,甩手起身,从裤兜里掏出烟来,点上一支抽了起来。他
的表情更似在回味。
他侧着脑袋,面色冷淡,不看她一眼,冷漠的脸上完全没有要负责的表示。
这让女生非常的不满,下体也不擦下就穿上了内裤。从背后拍打了一下拓斗。
「喂!你听到没有?」
女生的态度变得有些恶劣,似乎觉得她此时已经是这位「学院王子」的正宫
女友?妻子?女主人?
「哈,你说什么?」拓斗轻佻着笑道,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
拓斗不正经的态度让女生甚是火大,气急败坏地说:「我都被你无套内射了
知不知道?我这要是怀孕了,你要负责!」
拓斗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是开玩笑的!以后我就是你唯一的女友!你小心一点,要是三心二意,
我要到处宣传是你强奸我怀孕的!到时就算学校保你,你的名声也会给搞!」
女生恼怒地说道。她的态度变得十分的恶劣,跋扈。好像以为自己已经怀孕
了一样。
「哈哈哈,我恐怕不是第一个射进去的吧?」
拓斗戏蔑地笑道:「以前买你身体的人都有乖乖地带上套吗?
「你,你胡说些什么……」
女生立刻怒斥道,但内心却一时发虚,也没有掩饰住自己眼神中的惊讶。
「嘿,别装了。你的纯情演技这时可太差了!」
拓斗笑了笑,英俊的脸上出现了邪恶的阴霾。邪笑着说道:「你有援交的经
验吧?身体都诚实地坦白了。而且你也很没耐心啊!自以为得手了就立刻发难。」
女生惊讶的看着眼前从天使帅哥变成阴笑邪男的拓斗。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个女生确是有援交的行为,虽然次数不多,她最近也想收手。今天又以为自己
得到了拓斗的垂青。拓斗的家世背景方面在这座新城里很大,是名副其实的多金
王子。以为自己的事不为学院里所知,想着拿下了这个帅哥金主,就不用担心钱
不够花了。自信满满,却没想到却被他一下戳破。
「呸…算你厉害。既然这样,那就当扯平了。」
女生嫌恶的看了拓斗一眼,此时也不再觉得他有多英俊了。
觉得自己被白玩了一顿却又收不到钱,心里正愤愤不平。刚要离开,拓斗却
拉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离去。
「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昏暗的教室突然灯光一亮,一群人走了进来。带头的似乎是老大的人嘿嘿笑
着说:「这就是这次的新货?感觉次了点啊!」
当女生看清楚带头的来者时,顿时惊恐地叫道:「石山,石山亮司?」
石山亮司的恶名在校内流传甚多,再加上他相貌可憎,个头巨大显眼。学院
里没有不认识他长相的。而正常的学生们自然都避他不及。
女生连忙甩手,想赶紧夺路逃去,但拓斗的手紧紧拉着她,像固定在墙上的
铁链一样锁着手腕,使她哪也去不了。
拓斗摇了摇头,一副无奈惋惜的样子,说道:「不。这次我看走眼了,不是
个处女。」
拓斗把女生推到了亮司身前。接着说:「不但不是处,还是个援交女。居然
还骗过了我的眼睛,这下我可要从新锻炼眼力了。」
周围的其他男生们一听到「不是处女」,「援交」,顿时两眼发出某种饥渴
的绿光,一个个嘴上挂着猥琐的笑容,把女生包围。
女生被一群笑容狰狞的男生们围在中间瑟瑟发抖,发颤的问道:「你们……
想干什么?」
人群中的一个身高超两米的秃头黑人凑近她面前,笑着说:「想干嘛?当然
是想要和你做爱啦!」
另一名带了眼镜的黄种人对石山亮司问道:「老大,这女人既然不是处,那
就不符合」货「的标准了。您看………」
「的确,来这新城市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了低调,也让兄弟们忍耐了很久…
…」石山亮司冲小弟们摆了摆手,笑道:「……今天大家就好好发泄一下吧。」
「什么啊!」女生大声惊呼道,但声音却被男生们的欢呼声盖过了。
黑人先冲上去,大手隔着衣服抓着乳房,粗暴地用力捏。眼镜男也随之扒下
她的裙子,并淫笑着说:「弟兄们三人一组的上,有等不及的可以先打手枪射她
身上。」
「我不要!不要!」
女生没有乖乖配合他们,即使被男人们束缚,也奋力挣扎着身体,动作和声
响越来越大,甚至还踢到了眼镜男一脚,让他们「办事」变得很不方便。
~啪!一声脆响。眼镜男抽了女生的脸一巴掌。恶狠狠地说道:「给老子消
停会儿!你一个给钱就劈开腿的婊子,想装什么贞洁烈女?张开腿,让我们干你
一回!」
女生捂着被打红的脸蛋,吃痛的看见周围男生们野兽一般的狰狞笑容,带着
泣声说:「你,你们!我要向学校告发!我会报警!」
听到女生的威胁,男生们同时大笑了起来。眼镜男指了指一旁看都不看她一
眼的拓斗,笑着说:「哈哈,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拓斗大哥的父亲大人就
是这座新城的市长,他的家族也在这里颇有势力。你一援交的婊子也敢威胁人?
真报警只会被抖出你援交的历史见报,这里发生的事只会当作是援交交易的纠纷
而传扬!」
眼镜男扬手就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她另一侧脸上,骂道:「而且也不想想,我
们会放过你吗?想没事就乖乖听话!我们爽了就放了你!」
黑人粗暴地拉扯住女生的头发,把她的头抓到裤裆下,怒吼道:「FUCK~!
真是麻烦!还不快吃我的」大山雀「!」
黑人拉下裤裆的拉链,一条粗黑的巨大肉根挣脱出来。
眼镜男拍打了一下她的屁股,骂道:「还不快点吸,真要等他发火,你可受
不了。」
女生无可奈何,张口纳入了那支黑屌,面带哭泣的张开了双腿,摆好屈辱的
姿势。
眼镜男拔下了她的内裤,也从后进入了她的肉穴。前后两头的贯穿让她有些
哽咽,肉体痛苦地承受着两头传来的抖动。
第三个男生上前来,可一前一后把女生夹中间的姿势让眼镜男把她的后庭花
也给挡住了。不知从哪里下屌,便问:「你把她屁眼挡住了,让我插哪里?插你
的?」
「去!去!要不就用她的手撸一发,要不等我玩完在换姿势。」
「切,那你可加油快点儿啊!」
———————————————
石山亮司和拓斗没有加入其中。二人来到了屋外。
「哥,这次的女人虽然选错了,可我们已经抓了五个人了。这一批还是先出
手吧?以免夜长梦多。」拓斗对石山亮司说道。
是的,拓斗的全名为石山拓斗,是石山亮司的亲弟弟。他们同为管理这座城
市的石山市长的亲儿子。
「嗯,确实。虽然这个新城的治安还处于萌芽,有利于我们发展。但还是小
心低调为妙。」亮司认同的说道。
石山亮司和他的手下们是来东京之前就成立了的团伙,虽然规模不大,可也
曾经营过齐全的黄赌毒产业。但父亲的家族全迁移到这座新城市后,担心失去靠
山的他也只能筛选出信得过的小弟们跟着一起移师到这里。虽然这座城市作为新
城虽然治安管理还尚不齐全,但包括间谍,恐怖分子在内的各种地下势力错综复
杂的存在于这里,而且距离那个据说妖魔横行的旧东京市很近。初来此地的他们
只能暂且低调行事,本地的毒品,地盘什么的利益先不触碰,就小弟们连去风俗
店买春,他也不允许。
「大哥。说来以前你们有干过人口贩卖么?」拓斗问道。
「没有,之前有做过拉皮条。这种直接诱拐女人来卖的犯罪行为,以前还真
没有做过。」亮司回道。
「是吗?真是意外啊。」拓斗笑着说道。
「怎么?觉得我的组织小了?失望了?」
石山亮司也笑着说道:「你刚从美国回来,不知道以前我起步时的情况。要
做大可是很不容易的,也多亏现在有这么个宝地。」
「是啊!如果不是老爹硬要我去留学的话。真想和大哥你一起打天下……」
「那可不行!虽然是老爹强要你去的,可石山家确实要有个能撑门面的继承
人。」亮司否决道。
拓斗并不是石山亮司原来的帮派成员。相貌狰狞恐怖的石山亮司早被他的父
亲放弃了,而才貌双全的石山拓斗则深受喜爱。
其实,石山亮司只是相貌丑了点,论智慧并不比拓斗差,只是他从不顺从好
颜面的父亲的意思,更拉帮结派专干肮脏勾当,成为了家族不愿提及的污点。而
拓斗作为完美贵公子的典范自然是父亲最得意耀眼的明珠,掩盖住了哥哥的阴暗,
树立了石山家族年轻一代的优秀,倍受族人尊敬。
尽管兄弟二人在相貌和家族中的待遇不同,但狡猾残忍却没有相差,兄弟之
情更是根深蒂固。
如今,得知家族举家迁移。刚从美国回来的拓斗就骗过父亲,进了亮司所在
的学校。并很默契的制定了由他为亮司的暴力团伙收集女人,在由他们控制监禁
这些女人。由于拓斗这高智商贵公子的加入,让他们的诱拐很是顺利。
「大哥,那以后我们怎么发展?总不能一直靠诱拐女人卖来赚钱吧?」拓斗
表情严肃,很是认真地说道:「要引诱不同的女人费时费力不说,有收入的日期
也不稳定。我觉得还是赶紧拿下一块地盘比较好。」
「这我又何尝不知……」亮司苦笑了一下,说道:「……可是我们还不了解
这里,那些街道地盘之前和现在都盘踞了什么样的势力都还没调查清楚。而且要
知道,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可是有妖魔存在的!」
「大哥你……是担心遇到妖魔,所以连小弟们出去喝酒纵欲也不允许?」
「哼……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否认。没错,我是怕遇到那些非人类的存在。
如果只是一般的帮派纠纷,还有应付的余地,因为是人类的话就有一样的规矩,
可要是遇到人类规矩以外的东西威胁,我们该如何对付?」亮司认真的说道:
「所以,我固守低调和忍耐。只要潜在的危险还没调查清楚,就算在蛰伏个一年
也不要紧。」
拓斗听后,点点头。但又担忧的说:「可是……你的手下们能理解吗?连性
欲都限制他们发泄。」
「这你放心……」
亮司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和我一块跟来的人,都是我细心挑选的,
有能做大事的气量。这份厉害关系他们都能理解认同。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最早
和我一起打天下的义兄义弟,对我的命令绝对不会违背!」
「那今天起也多多指教了,亮司老大!」拓斗打趣的说道。
「哈哈,还是叫我」大哥「吧……」亮司也笑着对弟弟说:「……只有你这
么叫我,会让我不舒服。」
「啊,那好吧。大哥,我们……………」
拓斗话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下身传来性奋。之前还蔫着的肉虫,不知何时又
恢复硬立,在裤裆上立起了高高的帐篷。插进女人肉洞的欲望一点点直窜大脑。
拓斗并不喜欢自己的意识被生理欲望控制。这不只是因为他个人信奉优秀精
英主义,同时也因为他英俊的相貌和性能力不成正比,肉棒的持久力不强,一旦
泄出来,就要等个半天才会恢复。而此时他确定自己没有吃过性药,可刚射过精
不足一小时,自己就莫名恢复了,而且那感觉还更强烈。莫不是自己的身体终于
有长进了?
「那个……大哥,我再进去看看……」拓斗说道。即使心里有点反感自己在
欲望下的自控不足,但也不抵触肉欲上头。
看到拓斗下身反应,也知道自己的弟弟在那方面不是很行。便笑道:「去吧。
不过你小心点儿,别把人给搞死了。」
亮司的语句中带着鼓励。拓斗也走回校舍里,加入里面的轮奸聚会。对于身
体的异样,一向小心谨慎的他也没有想过会否是什么危险,是因为欲火上脑所以
无法注意?
亮司也没有在意弟弟有何异样。脸上百无聊赖,心里其实若有所思地看着旧
校舍外的景观。
「至少,先要把这所学校掌握住……」
亮司正思考着未来的计划。一个戴着眼镜,身穿医生白大褂,似乎是老师的
人向他走来。亮司从他的眼神方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便意识到他是要进旧校
舍。
———————————————
女生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艰难地呼吸着,万念俱灰的脸上抽泣着。赤裸的胴
体上除了沾满男人们欲望的秽液,乳房上也多了数个深浅不一的咬痕,周身上下
也留有数块殴打的瘀青伤痕。看来这些男生们除了性欲,也发泄了其他的欲望。
那个眼镜男坐就在边上抽烟,厚度极高的镜片上倒印着他们赤裸的淫行。
下一个轮到的男生抱起她的双腿插了下身,而此时的女生则像没有灵魂的人
偶一样毫无生气,只有两只乳房在随动作摇晃着。这个好不容易排上的男生有些
生气地骂道:「干嘛跟死了一样?你也挣扎下啊!叫两声啊!」
女生没有回应他,双眼的瞳孔空洞的像塑料制品一样,令人怀疑她还是不是
个活物。
「呸…可恶!」那个男生唾弃道。
「哎…你要玩就快点儿!」
眼镜男冲他说道:「别挑食了!弥助都还想再上一次呢!就算是充气娃娃他
都不在乎……」
「弥助」就是指那个黑人。
那个男生没辙,只能用力的捅下去,随意的射精发泄下。这时,拓斗又走了
进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