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19下)(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下
刚收拾完一切。酒店房间的门就被打开啦。李涛打开的,没有钥匙也能开。
「老公,你怎么会来这里,」王芳吓的小脸发白。
「好你个贱人,你不是给云儿老师聊天吗,老师人呢,你是在和情人开房吧」
李海成指着李强和王芳怒吼道。
「你说什么,情人,开房。好啊你,李海成你跟踪我」王芳听道李海成这说
自己,气的语无轮次。身子发颤。
李强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好像眼前的一切和自己无关一样。
跟踪你,不跟踪你还想满我到什么时候,事都这样啦,你还不承认吗。
我承认什么,和李强在这里幽会吗,亏你想的出来。你还是男人……王芳说
到这里的时候停下啦。
啊,我不是男人,我不是男人你才会这样做是吧,我不是男人,我的一切还
不是因为你造成的。你现在说我不是男人。我打死你。
李海成气的要死,没有想到王芳竟然这样理直气装,还说到自己的疼处,不
是男人。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在屋里响起。李海成在气头上,伸手打了王芳一耳光,
可是,打完他就后悔啦,愣愣的站在那里。
王芳手捂着被打的脸,双眼含泪,恨恨的对着李海成到。她也没有想到李海
成真的会打她。
反映过来之后,对着李海成大声喊到,好啊,没想到你会打我,我恨你,我
恨你,我恨你。一连说了三个我恨你,说完推开身前的李海成,疯一样的跑出去。
王芳的反映,让李海成和李涛都有点反映不过来。
不应该啊,按照剧情,王芳在被撞破奸情,会慌张,会惊恐,会内疚,会道
歉。可是怎么说也不应该理直气装,满怀恨意的跑出去啊。
李海成和李涛看下了站在那里的李强。想要从李强那里得到什么信息。
哎,李强轻叹一声,摇了摇头,没说什么,也冲了出去。
等二人反映过来,冲出去的时候,看到李强开车带着王芳走啦。
二人马上上车追上去,想要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只是追了一会后,连车都看
不到啦。
李海成拿出手机定位,发现对方关机,定位不到。
又马上给李强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就听到传来王芳的怒吼。
李海成,你个卑鄙的王八蛋,我在你的心里就是那样的女人吗,你把我当什
么人看啦,多少年的感情一点信任都没有,我恨你,我恨你。说完挂了电话。
李涛带着李海成在市里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李强的车,而且到李涛家之后,
也没有发现李强回家。
董事长,夫人会不会回家啦,今天是不是真的是误会了什么。
说是在云儿的学校和老师聊天,其实在酒店,还和李强一个房间,这是误会
吗。如果他两个没事,为什么要骗我呢。
那董事长,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夫人回去没有,我们这样找下去
也不是办法啊。
不能打电话,直接回家看看,如果他们不在,我们再出来找找。
李涛调转车头向李海成家开去。
门口停车,两人都是悄悄的进了屋,还想着在捉到点什么。
客厅没人,李海成走向岳父的屋。猛的推开门,傻啦。
李涛也傻啦。
只剩下张容的尖叫声。
张容一丝不挂赤裸的身子,背对着老王坐在老王的身上,这个方向正好冲着
卧室的门。
张容身下,老王身上没有盖单子硬硬的鸡巴还插在张容的阴道里。张容的两
只大奶子在胸前不停的晃动着。
或许张容被突然闯进来的李海成吓傻啦,只知道尖叫,却忘了找东西遮住裸
露的身子。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张容高潮啦。
身子在高潮和惊吓中颤抖头。这样看上去,张容现在更回的妩媚迷人。
好半天,李海成和李涛才反映过来,马上转身退出去。
看到李海成和李涛退了出去,张容露出一丝得逞的奸笑。因为他看到李海成
眼中深处的欲望之火。她并没有马上下来,而是在老王身上又骑了会才起身,没
有穿内衣,直接套上睡裙。坐在床边,喊李海成进来。
李海成进来的时候,看到张容还红着脸,眼神中透露着万般羞涩。而且,睡
裙里是真空的,可以看到两只大奶在挺在半空。李海成都不敢看啦,欲火从心中
冒到头顶。可是,越这样,李海成越难受。
有欲火却泄不出来。
你,你怎么……又不敲门闯进来。这要是让芳儿知道啦,我还怎么活啊。还
有,你怎么还带着李涛深夜来家里。我,我被你们全看光啦……呜呜……张容说
着双手一捂脸哭起来。
……妈,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急着找芳儿,没想
到,没想到您……
芳儿,芳儿怎么啦,芳儿没和你一起回来啦。听到李海成说到芳儿,张容不
哭啦,抬起梨花带雨的脸望着女婿问。
李海成看着楚楚可怜又动人的岳母,欲火更是旺啦。真想把岳母揽入怀中,
一亲芳泽。可是,李海成是人,不是畜生,不是邪魔,他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看到李海成眼中越来越盛的欲火,张容强忍奸笑,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抓
住李海成的手,晃动着身子说。
「你快说,你快说啊,芳儿怎么啦,是不是你们两人吵架啦」
李海成都没有听清岳母说的是什么,脑子里只有那两个躲在睡裙里不断晃动
的大奶子,真的很白,很大。或许是张容离他的距离太近吧。他能清晰的感觉到,
岳母张容那两颗还在坚挺着的乳头划过他的前胸。
李海成都醉啦。望向张容的眼,看到了欲火,看到了妩媚。还看到了一丝丝
的绿光。
李海成如同着了魔一样,把岳母拉到惊怀中,低下头吻住岳母张容致命的红
唇。一只罪恶的手伸向张容的胸前揉捏着她的丰乳。一只罪恶的手伸向张容的身
后,托住张容的肥臀。
噢……海……成,你要做什么,快噢,快噢放开我。我是……你岳母啊。你,
你这是要羞死我啊。张容内心是愉快的,兴奋的。只是从嘴里发出的却是拒绝之
语。
……李海成没有理会她,而是又快速用嘴堵住了岳母张容的嘴。这回连舌头
也抻到了张容的嘴里。并且双手不断的向下扒着她的睡裙。
宽松吊带式的睡衣很快就被李海成给扒了下来。张容成了被扒光的羔羊,双
手用力的推打着李海成。
只是推不动,也打不动。好不容易才把李海成的头推开,深呼吸几口气,让
自己平静一下,因为刚才让李海成吻的喘息不得。
李海成的嘴刚一离开张容的嘴,就又低头含住的张容的乳头,轻咬着,唆吸
着。
啊,啊,你这个畜生,快啊,啊,快啊,放开我,我打死你。张容满面泪水,
继续挣扎着,推打着李海成,嘴里胡乱的骂着。
可是呢,就是推不开李海成。
李海成张嘴松开这颗乳头又换了另一个继续着,一只手抻到张容的阴部,探
出两个手指插进张容的阴道,快样的抽插着。
噢……高潮啦,张容又高潮啦,这才两分钟不到,张容就高潮啦。
张容无力的瘫倒在李海成的怀里,任由李海成上下棋手,身子在颤抖。但是
张容嘴上没停,还一直在叫骂着李海成是畜生。
张容被李海成抱到了床上,岳父老王的床上,吻遍了张容的全身,最后,吻
到了张容的阴部,在张容的阴部胡乱的啃着。
他不知道,李涛什么时候进来的。李涛看张容享受的差不多啦,抬手在李海
成的脖子上按了一下。李海成趴在张容的身上晕死过去。
这时的张容才将李海成推到地下,看的出她是一点不费力。看来刚才的推打,
全是假的。
张容把双腿张的大大的,妩媚的看着李涛,等待着李涛的临幸。
张涛脱光衣服,跃到了张容的身上。
噢,啊,大鸡巴插的容儿好爽啊,还是大鸡巴好啊,噢……
不知道云儿什么时候进的屋,也不知道王芳什么时候进的屋。
反正这个淫乱的夜迷失了人性。迷失了自我。
李海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李涛在床前守护着自己。迷茫的
双眼看向李涛。
因为他的脑子里多出点情景,强奸岳母张容的情景。他不敢相信,所以他在
望向李涛,想听听李涛怎么说。
李涛只是对他说啦,昨晚回家之后,看到岳母在岳父的床上正做爱。后来出
的来的时候你就昏迷啦。我只好把你送到医院来。医生说你是欲火攻心,等平静
了就没事啦。
夫人的电话还是打不通,李强的电话也打不通。要不要报给有关部门,让他
们查一查。
李海成又问,岳母呢,可能,可能被看到啦,很尴尬,一直在家里没出来。
一切的一切全是王芳这个贱人引出来的,现在李海成恨死了这个女人。想到
当初王芳能背着赵文和自己幽会,他就恨自己怎么回娶了王芳。这个不要脸的女
人,说什么一直爱着自己。
到最后,自己被赵文伤到,做不成男人。这个不要脸的王芳忍了几年之后忍
不住啦,你找个好的也算,还是找个保安。
李海成越想越恨,恨王芳,恨李强,更恨赵文。都是他们,让我现在变成这
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怒火中烧,要报仇,很很的报仇。
身体没有什么事,醒来就可以出院啦。最终李海成也没有找有关部门。因为
这毕竟不是光彩的事。他不想成为别人的笑话。只能自己和李涛两个人找,疯狂
的寻找着李强和王芳,其它事情全都不管啦,单位的秘书全全处理。他就想着找
到二人的时候,他要亲手杀了这两个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五天的时候,王芳手机开机啦,显示啦王芳的坐标。
为了不打草惊蛇,李海成没有给王芳打电话。只是让李涛带着他去定位的地
方。
是海城的一个大型高档小区。到了之后,他们发现了李强的车子停在楼下。
妈的,这两个狗男女又在偷情,应该是在这里买的房子吧,这是有利于他们
的偷情啊。
上了楼,李海成就要踹门,被李涛给拦住啦。李海成不解的看着李涛。
李涛小声说,先别急,听听他们说什么,或是在做什么,如果还像上次一样
没有抓奸在床,他们两个还会狡辩的。
妈的,不管是不是,我都要杀了这两个人。
董事长,冷静点,我现在还不相信夫人是这种人,真的,如果真是误会就害
了夫人啊。
李海成想想也对,听就听听吧,他趴在门上可是听不到里面有声音。
李涛从斗里掏出一个物件来,一个小探头,还有一个耳机。小心的把探头从
门逢里塞进去,将耳塞递给了海成。
带上耳机,这回能听到屋里全部的动静。
只听王芳兴奋的说着「李强,大师的药真的能把海成的伤治好吗,我想海成
一定会惊讶的,呵呵,太好啦,太好啦」
放心吧,夫人,这大师很厉害的,大师说可以,就一定可以。到时候,董事
长吃了药伤好啦,你当时对董事长说出原因就好啦,也不会让他们误会夫人的一
片好意思啦。
哎,没什么的,只要海成的伤能好误会就误会吧,我就怕给他说的,给他希
望,到最后没有治好,让他伤心。
夫人你对董事长真好。放心吧一定能治好的,
只是这事可苦了夫人呢,深山寻药,还害点掉下山崖,哎。其实我一个人去
就行的。
不行,我要亲自去找,你不知道,这件事对我多重要。因为海成伤是因我而
起,虽说海成没有怨过我。但我自己过不了这个砍,我一直活在自责中。
李强,真的谢谢你,也要谢谢大师,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到死都还不完对
海成的恩,对海成的爱。那样我会疼苦的死去。
是夫人对董事长的爱感动了上天,让我们找到了这续脉草,董事长的伤百分
百能治好。你们会幸福到老的。
……
门外的李海成,现在终于听明白了事情的真像,王芳为了给自己治病,找大
师练药,还要去找药,还差一点死掉就是为了给自己找药,治伤。
而我呢,在怀疑,在疼恨。我简直就不是人啊。啊……李海成感动的泪流满
面,疼苦的捶打着自己的脑子。真是糊涂啊,枉费了王芳对自己的爱。
好啦,好啦,一共两颗,一颗你父亲吃,一颗你丈夫吃,吃完决对好,不好
你来找我。这时从里屋走出个老道,说是老道,看着一点也不老,如果不是胡子
很长,还有点花白,看上去就是三十来岁,双眼有神,射着精光。老道手里的一
个托盘上放着两个玉碗,玉碗中放着颗发着绿光的丹药。药香满屋。
太好啦太好啦,谢谢大师,谢谢大师,谢谢大师,王芳激动着跪下身子。
起来吧起来吧,快拿回去给家人吃吧,他们好啦再谢不迟。
门外的李海成再也等不急啦,让李涛开门冲了进去。
在门外,李海成也确定了自己的妻子不是被骗的,因为大师说了,治好病再
来谢。如果是骗子就是先要钱啦,你一走,他就跑啦,你找也找不到。
看到进来的李海成,屋里的三个人有点傻,没人会想到,李海成和李涛进来
啦。
老公……你,你听我解释。
芳儿,别说啦,什么也别说啦,我在门外全听到啦,也全知道啦,我太不是
人啦,打了你,还不信任你,我,……李海成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才能说清
自己现在的内心感觉。
老道这时开口啦,既然李施主来啦,也知道了这件事,那老道就随你们一起
去吧,药后还有嘱咐你们注意的地方。
就这样,一行五人赶到李家别墅。
回家的路上,李海成激动的要将所有身家在伤好后送给老道。因为李海成觉
的,伤好啦,可以给芳儿性福这比什么都重要。
自己可以再打出一片天,一片更大的天。
王芳也同意李海成的选择。
李家别墅,李海成先吃了药,药一入口,化做一股气顺势而下,过胸口,过
丹田,一路如火钻入李海成的会阴之处。
啊,李海成太激动啦,自己的鸡巴终于有反映啦,越来越硬,越来越粗。欲
与而动。
激动着把准备好的财产全部签字捧到大师面前。
大师只是笑了笑,把这些东西放到一边,说道,李施主,你的伤是好啦,但
因为你伤了好几年,还是不能马上行房。而且你夫人也好几年没有行过房事,这
样你两一接合,又伤了你更会伤了你夫人。
啊……那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要怎么做才行,我一定不能让我的芳儿受伤。
这个,这个就要问问尊夫人,原不原付出啦。
大师请说,为了海成,我什么都可以做。就是让我死我也愿意。
胡说,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我的幸福的日子才刚开始。
大师,你说吧,我要怎么做。
你丈夫,欲望压了好多年,一定要找个老一点的女人做一回才能泄掉他的欲
火。
啊……找个老点的女人。不行,我不能做对不起芳儿的事。李海成一听就急
着说到。
大师就接着说,尊夫人也是强忍几年,欲火变阴火,伤已害夫啊。也只能再
找个老一点的男人做爱才能泄尽阴煞之火。这样你们才能夫妻恩爱。
啊……这,没有别的办法吗。
只有这一法。
可是,……李海成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王芳站起身来,我同意,只要海成
能好,我做什么都愿意。
王芳说着,走向老道。老道淫笑着张开双臂让王芳倒在他的怀里。
啊,……不要啊,看到眼前这一幕,李海成愤怒的想起身冲过去阻止这一切,
可是他惊奇的发现身子无力瘫软,站不起来,倒在地上。
看着老道的把手伸到王芳的胸口,肆意的揉捏着王芳的乳房。而王芳则是媚
眼含春,轻声的呻吟着,啊,噢,师父你真坏。你都捏疼人家啦。啊……
很快王芳的上衣把老道扒开,两个玉乳露了出来。老道一张嘴含住王芳的乳
头,开始唆吸起来。
啊……这声是李海成发出来的。他想站起身,他想阻止,可是力不从心。而
李涛和李强也没有上去帮他的意思,就坐在那里淫笑的看着这一切。
啊……啊……海成,快来救我,啊,啊,噢,大师咬的我乳头好疼啊,噢,
全身痒痒的,噢,好疼,噢,好舒服噢……老公快来,快来救救人家……噢……
王芳淫荡的笑着,说着。
李海成到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全套。
更让李海成无法相信的是,云儿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李强的怀里,让李强慢
慢的扒光了衣服。
王芳的衣服也被老道扒光啦,说是老道扒的还不如说是王芳自己脱的。
而且老道的衣服也是王芳给扒的。王芳跪在地方,时不时的用嘴给老道唆会
鸡巴,又时不时的把鸡巴插到双乳的中间给老道打着奶炮。
张容的衣服也脱光啦,走到李海成的面前,脱光了李海成的衣服。好女婿,
你那天可是差点强奸了人家。真是讨厌,你喜欢人家就说吗,人家又不是不给你
操,这呀,就是变态,喜欢玩强奸。那今天岳母强奸你一回,让你开心开心。
说着扶好李海成硬挺挺的鸡巴坐了下去,噢……好女婿,噢,鸡鸡巴……好
大噢,就是和主人的不能比,不过,比你岳父的强多啦。噢……噢……舒服。
从李海成身子里飘出的怨灵之气被李强所吸收。
就在李海成被气死之前,他突然发现,李强不在是李强,而变成了赵文,一
个卑微的小人物,一个卑微的小保安。
只是这个小保安的鸡巴插进了女儿李云的蜜穴深处。
又是一个淫靡的夜,拉开了序章。而邪魔却要落幕。没有结束就没有新生,
这才是轮回。待续邪魔二,歪道。
女人别出轨,后果很严重。
男人别出轨,后果很严重。
(全书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