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八章永不放弃
发嗲声音让东方不败浑身鸡皮疙瘩,那叫上官怜香的女子唇不点而朱,柳叶
弯眉,粉颊上一点嫣红的美人痣,一颦一笑间颤颤巍巍勾人心魄。红粉骷髅啊,
稳稳心神,目不斜视,当做没看见,赶紧跟着澹台幽莲走了。
上官怜香更是愤懑。凭借天资聪慧已是三品药师,相信淬炼出四品丹药的日
子,也为时不远了。再加上自己的身份,天风国尊崇的皇室贵胄。
谁都要给她一点面子,澹台幽莲不给就算了,那灰头土脸的小子,居然也敢
无视自己。
「这有眼无珠的小子从哪来的?」上官怜香似乎今天被打击着很重,凶相毕
露。
转身对着两个跟屁虫,发泄似的恶狠狠大喝一声:「滚。」
那两个年轻的一品药师,摸摸鼻子,闷不吭声讪讪的走了。
一路有惊无险,东方不败跟着澹台幽莲几乎穿越了半个长青谷,心内也把长
青谷内一些环境设施都默记在心中。
两人一龟来到火龙峰的脚下。
「先去悬空阁。」澹台幽莲那玉指遥遥一指,头顶上一座精美又不失大气的
悬空阁投射在东方不败的眼中,高挑的飞檐上五簇火纹,热烈而夺目。
东方不败看着那火纹明白了,为什么长青谷中连三品药师也要恭敬的避让。
因为澹台幽莲,五品药师,多么惊人的存在啊?
要知道,周思邈不过是二品药师,在玄铁城方圆千里之内,就堪称药王了。
还在惊叹的东方不败,只见澹台幽莲莲足一点,整个人已然飘然拔地而起,
轻灵的如同林间的云雀一样,直冲云霄,旋身之下,不多会儿,已到数十丈之高,
脚尖在山壁的一株紫色兰花上一点,兰花震颤摇曳间刹那吐蕊,幽香扑鼻。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般一个飞跃安然的立于阁楼的栏杆上,居高临下,遥遥
看着东方不败,灵动之间仿佛带着一丝慧黠。
先天强者强大的真气,一再的在眼前展示出震人心魄的气势。
东方不败突然觉得自己就是只卑微无能的蝼蚁。心绪一沉,暗自发誓,我还
年轻,有着可挥洒的青春热血,只要不断努力。肯定会和你并驾齐驱,飞跃上着
悬空阁,登临和你一样的高度。
再看悬空阁下面那高万丈的陡峭山壁上,无任何台阶悬索可以登临,要如何
上去?
头顶澹台幽莲清越的声音遥遥飘来:「我放下箩筐,你坐箩筐上来。」
乘坐箩筐上去,东方不败摇头坚决不愿意。
「要不我扔两条绳索给你,我可以提你上来。」澹台幽莲神闲气静一挥手一
条绳索从上面落下,在东方不败眼前晃动。
东方不败高昂着头远远看着澹台幽莲,心中似乎有一种不屈不挠,倔强电流
在流转。
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只有克服艰难险阻,坚持不懈,战胜自己,登上高峰,
才有成就感满足感。
同样的道理,这种靠澹台幽莲的能力上悬空阁。东方不败心里只有半个字,
不愿意。
东方不败开始绞尽脑汁想着上去的方法,放开神念,连眼睛都带着神念,仔
细观察那嶙峋山壁。一些小草扎根在其上,绿意盎然每隔一段都有,被小草掩盖
下山壁上有细细的裂缝,在他眼瞳中无限的放大,高处更有那紫色的兰花。灵光
一闪,有了。
可是自己蓝不够,不,是气海内青木神气匮乏,刚才在火红石子上虽恢复了
些。可还远远不够登上悬空阁所耗。
突然想到还有一颗从瞿安木派来杀手身上,获得的二品大聚真丹,可以拿来
用一用。心里却有些舍不得,自己与方英生死较量都没拿出来用。
东方不败不觉叹了口气,不过为了登上悬空阁拜师。为了以后的修为,不能
鼠目寸光,只顾眼前。
再说只要拜了陆华珍为师,这种丹药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炼上个几十颗,
让自己吃个过瘾,遥想未来的东方不败,在储物戒指上一抹,快速把聚真丹取出,
狠狠心直接吞了下去。
药力发散,随着经脉游走,气海中乍然凝聚起青木神气,充盈起来。
决定用天雷半式中的「天雷动」攀上玄空阁。此玄真技虽然消耗剧烈,但也
只有利用它的爆速,才能有一线机会登上悬空额。
走到山壁前,把青木神气注入四肢内,蓄势待发。
站在栏杆上注视着东方不败的澹台幽莲,白衣飘飘,凛然之气如遥立云端俯
视苍生的仙女。
想起仙逝的师尊,她心下也是波澜涟漪不绝,双眸隐隐朦上了一层如云似雾
般的气息,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
忍不住便幽幽一声轻叹。
师命难违,自己肯定要遵循她的遗命办事。可师傅已经仙逝了,当不了此人
的师傅了。只能用其他的事物来弥补,丹药,玄真技,功法……只要自己力所能
及的都可以给予他。
也好了了师傅的遗愿。
虽风流了数次,但此奴品性为人都是个未知数,帮了他万一出谷后为非作歹,
做一些违背道义的事,杀又杀不得,留又留不得,让自己进退两难,束手无策,
这样的一幕肯定不能生。
所以一路上不动声色的观察,现东方不败骨子散着傲气,更有着一种巍然的
凝与定。这点她赞赏,以他现在宗师五阶的修为,再多加磨砺,一定会有所成就。
澹台幽莲一念间,东方不败已经从地面窜出,动如脱兔般人影一晃。
「天雷动」如一道流星划过山壁,东方不败化成一道飙风,落在了十几丈之
高处,接着化作一枚轻灵飘逸的柳叶,轻若无物般贴在山壁上,十指扣住缝隙,
不紧不慢的向上攀爬。
「瞧,有人在爬悬空阁下的山壁。」山谷中有人不经意的抬头,大惊失色下
大呼出声。
引来长青谷内很多的人驻足遥观,神色各异,指指点点。
悬空阁是前谷主陆华珍修炼,炼丹的独特所在,内蕴火龙峰得天独厚精纯的
火灵气,能炼出高品质的丹药,现由澹台幽莲继承独自掌管。
无人去过着这人杰地灵的清修之所,听说里面更有一方神奇且神秘的秘境,
灵气萦绕,祥鸟灵兽数不胜数,这些也只是道听途说,众说纷纭,因无人得见,
也只能当做以讹传讹的传闻而已。
江辰一伙人自然也看到了,惊诧过后轰然大笑。「这小子是傻子吧?有捷径
不走,去爬那陡峭的山壁,不是找死吗。」
霍英凡脸色阴云密布,那握紧的拳头捏着咯吱响。
自己的大师兄方英狼狈的回来了,一个肩膀被打碎,不休养个三年,根本就
无法再操手炼药。并把在悬索上生的事,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东方不败以为攀上澹台幽莲,我们就不能动你了吗?踩了玄煌宗的人是要
付出代价的。」霍英凡的冷哼一声。
上官怜香桃花眼微挑,也抬起头驻足观看,嗤的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的小
子,摔死拉倒。」连她宗师八阶的修为,都不敢去爬悬空阁那险峻之壁。
精神矍铄,胡须花白的古睿德,四品药师,先天三阶修为,长青谷中有数的
几个资历最老的长老。听闻澹台幽莲回谷,也匆忙的赶来了。
可一抬头就瞧着崖壁上的少年,正在辗转腾挪的攀爬山壁。看到向高处迎风
而立的澹台幽莲,心内一阵感叹,这是自己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女,苦心修炼,
加上天资聪慧,勤勉不断,成为长青谷新一代五品药师。
凭她的修为当长青谷的谷主卓卓有余,可她心性太淡薄了,不愿做谷主。可
是,唉!
再看那小子撑死了也就是宗师中阶的实力,怎么敢如此大胆去爬悬空山壁?
他的实力是支撑不到那恐怖的高度。而澹台幽莲神色淡然,平静无波,似乎
已经默认了少年冒险的行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先静观其变。
东方不败手指变成了刚硬的钩子,紧紧抠住小草后掩映住的细小缝隙,借着
小缝隙的力量,脚尖点在了缝隙里面。全身紧绷着肌肉,停顿一息。把青木神气
酝酿到即将爆的状态。接着再来一个「天雷动」,只见一道人影一提,如离弦之
箭,又向上窜起了十几丈。
「哟,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两把刷子。」江辰阴鸷的目光中带着丝惊奇,不过
这种实力,按照这种借力的方法。谷中大半的人都可以做到,甚至可以蹿的更高,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霍英凡趁机在江辰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脸色越来越青的江辰冷笑了一下,用怀疑的目光的看了一眼高处的东方不败。
此时东方不败已攀爬了到了半中央,突然,准备踩在小缝隙里的脚,一脚踩
空。另一只脚还没有着落。整个人一下子双脚悬空。接着一只手的手指一滑,没
有抠住缝隙,只有紧抠缝隙手还在打滑,整个人单臂挂在山壁上,如同秋风扫落
叶般,不断摇晃,险象环生。
江辰看到此处,怀疑之色尽去,就这种能打趴下方英宗师六阶的实力?估计
是澹台幽莲帮的忙吧?就不要看那自取灭亡的家伙穷折腾了。
「你自己随便看着办。」丢了一句话给霍英凡,转身走了。
古睿德摇摇头,年少轻狂,自不量力。
绳索在东方不败眼前摇晃,只要伸出一只手,自己就轻而易举的登上悬空阁。
不!我不能在将来我的女人面前放弃信念,绿帽可以戴信念不能丢,尤其是自己
见过最漂亮的女人面前。手指死死的抠着上面的小缝隙,那指尖皮肉早就磨破,
丝丝鲜血渗透出来了。
东方不败沉心凝气,施展柳叶身法,整个人迅捷轻灵,如空中飘动的柳叶,
一动间飘到了可供踩踏的山壁上。等自己脚尖蹬实了,才松了口气,再一个「天
雷动」
「蹭」又往上窜起了十几丈,动作虽没开始那么流畅自如,可也一层一层往
高处攀去。
澹台幽莲柔软的心也有着一股不忍,内心还是善良的,不然当初看见东方不
败喝了千年灵髓,就把他宰了,所以刚才故意把绳索移近东方不败的身边,没想
到他并不领情。心智坚韧,很是倔强真是少见的魔奴,不免对他看高了几分。那
再看看你能攀爬到何种高度。
东方不败脑门上的汗珠涔涔,虽手指血肉模糊的惨不忍睹,可闻着香气四溢
的有兰花香。头顶那支撑着悬空阁的支架,已经不远了。心中暗暗鼓劲,越过这
片兰花山壁,就到了。再接再厉,东方不败的手指勾住了兰花下的缝隙,准备跃
起,瞬间也把兰花带出来。
紫色的兰花似乎失去了生存的保障,刹那收缩枯萎。
「东方不败,不许你损伤兰花,你可知道一草一木也是生灵。」澹台幽莲心
疼那崖壁上的兰花,那是师傅最喜欢的花,不觉对东方不败喝了一声,接着对着
那枯竭的紫色兰花,遥遥一指。
「万灵指」
「嗖」的一声,只见一道淡绿色的真气落在了兰花上面,一层淡雾笼罩上那
蔫搭搭快枯竭的兰花,那兰花似乎喝了琼浆玉露一般,绿叶在雾气中,竟然重新
焕出了生机,那紫色的花朵开得更是灿烂,幽香扑鼻。
那神奇的效果投入东方不败的眼中,惊异的张大了嘴巴。澹台幽莲又一次强
大的实力,展现出来。这种充满灵气生机的治愈玄真技,真是太神奇,太令人震
震撼了。没想到除了自己意海里神奇功效的小绿液,还有这种博大的治愈玄真技。
现在他心内不觉苦笑一声,最后一点距离怎么上去,气海内的青木神气也所
剩无几。
就当老天给予的最大考验吧。无缝隙可攀,那么由我来创造。
东方不败咬咬牙,一拳「葵花开路」直接轰上了山壁,「嘭」石屑飞溅,一
个拳印深深的刻在山壁上,利用自己的拳头,生生开辟出了登高之路。
手脚并用,拼得最后的一口气,扶摇直上,最后搭上悬空阁的支架,一个借
力,翻身上了栏杆。
东方不败抹了一把大汗,气喘吁吁着露出了淡淡微笑,不骄不躁,很诚恳的
看着澹台幽莲。
准备施予援手的澹台幽莲,心灵也被狠狠的震颤了一下。这小子,真不要命
了?敢如此胡来?究竟是勇气呢,还是笨蛋。
总之,可没有见过先天以下者,有那胆量和实力独自爬上来的。
刹那,头顶火龙峰突然的一个喷,冲天而起的火柱直达云霄,滚滚的炽热岩
浆从山口翻涌而出,可是翻滚不到半息似乎遇到了强大的屏障,再也滚落不下来,
长青谷毫无影响。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东方不败与澹台幽莲并肩的站立在栏杆上,居高临下,
一览众山小,长青谷的美景尽收眼底。
漫天的红光与烈日给俩人,镀上了一层璀璨耀眼的金红色边。
悬空阁下看到此情此景一些人,表情各不相同。不过大家一致认为,那是个
纯粹的傻小子。
古睿德点点头,说时容易做时难,这个小子心智毅力都很强。
此时,东方不败心内清明一片,澹台幽莲不多话,对他微微颔,算是些许认
可。从栏杆上轻灵跃下,往悬空阁内走去。
还没喘好气的东方不败,急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穿过悬空阁外部雕梁画柱的亭台,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天然形成的火溶洞,
无炙热感,奇特的清凉舒适,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进入洞府中,一面洞壁上穿凿着出大小不一的窟窿,层层叠叠古旧书简堆积
其中,还零散放置了些龟壳,画卷,玉盒等物。
一些夜明珠星罗棋布镶嵌在其中,光亮把洞府照得纤毫毕现。只见洞顶处是
一簇簇的白色兰花,洁白的花瓣,圣洁灵动,清雅多姿。
那满山壁的书简前,一古色古香的短几,一架古旧的六弦古琴摆放其上,那
古琴随着澹台幽莲的进入,琴弦微微的颤动,发出一声悦耳的啼鸣,接着琴面上
暗纹流转出一丝亮光,似乎在欢迎主人的到来。
东方不败掏出半枚玉佩,激动又兴奋的等着陆华珍的到来。
「魔奴,其实……」澹台幽莲看着一脸希翼东方不败,欲言又止,掏出自己
的半枚。
两个半枚似乎有着自己的感知力,自动从两人手中飞脱而出,盘旋在半空中,
互相萦绕纠缠如一对嬉耍的鱼儿,刹那鱼儿一个紧密交颈,玉佩慢慢的合拢起来,
瞬间一道五彩耀目的光亮,把洞穴照得扑朔迷离美轮美奂。
突然东方不败神色一凛,一副奇特画面在自己的卵蛋空间中逐渐展现,鱼儿
身上那布满远古气息的纹饰,逐渐变成一个个的文字,绛珠草,白蒲菊,天五品
妖核……赫然是一张药方,再想仔细看清楚一点。
神念已落,后面的字迹更加模糊起来,东方不败只看到了一部分。再想凝实
神念探知,疲惫混沌之感顿生。
此时,双鱼玉佩完成了合并,光亮一收,掉落在澹台幽莲的手掌心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