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九章拜师上
「这是我师父等了很久的玉佩,终于相合了,她的心愿也可以了了。可惜我
师父没能看这一幕,她已经仙逝了。」澹台幽莲哽咽,怀着无限哀思,把真相告
诉了东方不败。
如同一盆从天而降的冷水把满怀希望的东方不败,浇了个透心凉,心沉入冰
湖底哇凉哇凉。拳头一紧一松,心内苦涩,压抑着打击失落。
不是吧?自己不远万里,一路艰难的走到这里。却被告知未来的师尊大人竟
然已经仙逝了?天呐,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悲催的事情吗?
「不过师父有遗命,我会遵循师父的冤枉。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事,你都可以
要求。或者可以选择一些你需要的物品,比如高阶丹药,高阶的玄真技,功法。」
澹台幽莲边说边指着那书简,还有玉瓶玉盒。自知东方不败难免会受打击,只能
用物品来弥补了。
嘴角泛着丝苦笑的东方不败低头不语,高阶丹药,高阶功法,当然明白那些
都是千金难求的稀有之物。也正是自己现在急需的资源,心中也难免所为之心动。
可是以后呢?只有自己掌握了真本领,变得强大,那么就无人可以任意踩自
己,又可以保护自己在乎的家人。
心撕扯着挣扎着,我,东方不败,从逆境中走来,认为天无绝人之路,坚持
自己的信念,就算拼得头破血流,魂飞魄散,也定要披荆斩棘,开辟出一条生路
来。
反复的咀嚼着澹台幽莲的话语,深邃的眼眸中一点星火在燃烧。
澹台幽莲盯着深思中的东方不败,静静的等待他的回复。自己虽轻描淡写把
那些宝贝说了一下,如东方不败选择适当,再加上勤奋的修炼,两到三年必定能
突破宗师登临先天级别,在天风国如此修为也算是人中龙凤了。
「我知道我要什么。」东方不败终于抬起头来,清澈迥彻的眼眸中有着无比
的坚定:「我要拜你为师,你来当我的师傅。」
拜自己为师?澹台幽莲微张着檀口,一抹错愕的神色在剪水双瞳中隐现,千
思万想也没想到东方不败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收他为徒?一来自己从来没有收过
徒弟,二来自己也不会教,三来悬空阁一直都没有男子居住过……看着澹台幽莲
拒绝的表情,东方不败坚定自己的打算,故作委屈:「你不说只要你力所能及的
都可以答应我吗?教我一个新手,你一定能胜任。」
「这怎么可以,你可以选择我提议的物品。」澹台幽莲秀眉都拧在一起,这
小子竟然用自己的话挤兑自己,直接转过身不理睬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心内一愣,灵机一动,无奈的叹息说:「好吧,好吧。我也不要任
何补偿了,你把那半枚玉佩还给我,当我没来,我这就走。」接着一手一摊,问
澹台幽莲讨还那半枚玉佩,一副坚决的模样。
接着又有点无赖的唠叨说:「等明天我再爬一次山壁,和你那半枚配对一下,
我再来你拜为师。反正我不怕吃苦……」后面那句声音无底气的低沉下去,又变
成苦大仇深哀伤的神情。
仿佛澹台幽莲不收他为徒,就是个坏人,大坏人呀。
「你……」澹台幽莲招架不住了,背对着东方不败的身子转了回来,又好气
又好笑,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变成牛皮糖了?
「你再考虑一下,我这里……」澹台幽莲无奈的摇头,难道真的让他把玉佩
拿回去,每天再来爬陡峭的山壁,引来谷中的人围观,不觉为难的徘徊犹疑。
知道的当然说他是来拜师的,不知道的,还指不定会有什么污秽不堪的想法
呢。
叹了口气,澹台幽莲娓娓道来:「炼药师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真气的纯
度要高是必要的条件,再用精纯的神念熟练的掌控火焰,提炼药草的精华,妖核
的威力只是第一步。更难的还是后面,要把各种不同药性的材料按照丹方融合淬
炼出丹药,火候意识都必须精妙的掌控,神行兼备方能窥得一点门襟。有些药师
穷极一生也只能修得一二品,难度不小,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我试都没试,怎能放弃?」铿然有声,坚决的话语代表着东方
不败此时的决心。同样也明了澹台幽莲所言非虚,周老白眉须发那么多年也就个
二品药师。
看着不撞南墙不回头,坚定和无赖并存的东方不败。
澹台幽莲打熬不住这个家伙的死缠烂打,何况还是自己的魔奴,终于点点头,
一锤定音的说道:「那好吧,在收你为徒之前,你必须要经受住各种考验。只有
合格后,我澹台幽莲就收你为徒。如你经受不住考验,你将一无所获,给我离开
这里,再不能踏入长青谷半步。」
天下没有垂手可得,一蹴而就的成功。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承受住泰山压
顶的压力。
东方不败欣喜万分,豪气万丈的大声道:「好!」
机会争取来了,就看如何把握住这次机会,不然将成为手中沙流失掉。
最怕的,就是仙女师尊不肯给自己这个机会。
一点点考验算什么,只要能拜在澹台幽莲的石榴,不,是座下。未来的前途,
定然是不可限量。
坚定自己的信念,那么暴风雨来得更猛烈点吧,只要淬炼出坚硬不折的翅膀,
穿越风雨,披荆斩棘,肯定会触摸到苍穹中灼灼的烈日。
「先去我的幽篁小筑,考验就从那里开始吧。」澹台幽莲微摇臻首,吐气如
兰,抬起芊芊玉指,对着一面空白的洞壁手指一点。
那洞壁震颤了一下,再发出隆隆的声响,露出一个洞口来,一些绿色的枝枝
蔓蔓都垂落下来,如同一道绿色的幔帘,一丝白光透过树叶间射入洞府,光怪陆
离。
「魔奴,你跟我来。」澹台幽莲一手撩开那绿帘进入。
恍惚间,仿佛穿过了一道透明漩涡。
咦?这,好像是穿过空间漩涡,抵达小洞天的感觉啊?
难道这里也是一处小洞天?
可这里明显要小很多,没有恐怖的血色漩涡,狰狞滚痒的熔岩,一切都显得
很宁静安详。
半壁的山峰怪石嶙峋,一道溪流缓流而下,穿过一座残破的青石小桥,归入
一片小湖内,湖内白莲含苞待放,羞涩韵姿,惹人怜爱。灵鸟翩飞,翼尖擦过水
面,圆晕荡漾……那山脚下一片苍翠的竹林临水随风摇曳,一座竹屋半居于湖面,
小巧雅致,别具匠心。湖边几方灵地,生机盎然,种植了很多的药草,长势喜人。
当真是一片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
跟着澹台幽莲一路走来,享受着这灵气盎然之地,轻飘飘的,人也似乎带了
半分醉意,一切变得空明了然,身体疲惫之感也得到了缓解,看着前面带路的澹
台幽莲,如行走在天界的神女一般,摇曳生姿,美得让人心醉。
我冲上去把她扑倒在地,将澹台幽莲压在身下,凑头亲了她一口,澹台幽莲
侧头躲开,岂知不躲避还可,这样一躲,便露出一截白生生的粉颈,我把握时机,
在她颈侧连番亲吻。
澹台幽莲早知道我会动手,偷瞄一下我肉屌就知道了,何况自从和我签订契
约后,在我这更是有无形诱惑,明知有毒也要服下。
其实这是东方不败因是穿越者,体内可以同时带有神魔气息,这样对于有神
魔血脉的人来说,是极具诱惑的,因血脉的稀少,只要有机会神魔之体都会疯狂
结合,这是本能,无法抗拒。
澹台幽莲最受不得这个,登时打了几个哆嗦,浑身酥软起来。澹台幽莲樱唇
翕动,不知又想说什么,那知我越弄越发痴狂,叫她霎时无法开声,只管一头喘
着气。
我嘴唇吻着,双手却没有停下来,捂住她一对美乳抚揉搓挪,恣意无忌,害
得澹台幽莲神魂失据,梦魂颠倒,快感蔓生!
「魔奴,不……不要!」
澹台幽莲双手捧住我脑袋,梦梦铳铳的绽出碎语。
我正自情浓之际,忽听得如此绮腻的话儿,鼻子又闻着秀发的幽香,立时感
到一阵醺醺然,不禁欲火大盛,先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脱光,随即动手拉拽澹台幽
莲的罗带。
事已至此,澹台幽莲也不开声阻止,半推半就,让我把衣服脱去。
五彩宝光下,把澹台幽莲整副白玉似的裸躯,映耀得更娇嫮迷人,直看得我
目眩心花,魂不守舍,问道:「先让师傅蜜道先爽,在来安慰师傅的粗大黑铁肉
屌,好么?」
澹台幽莲微微点头,表示同意。我二话不说,已在她身上纵肆妄为,揉乳挖
穴,无所不至,那独一无二的黑铁肉屌更是一柱擎天。
只消片刻,便见澹台幽莲红光盈腮,娇喘喃喃,主动探手握住我的碧玉肉屌,
套弄几回,花宫竟尔作怪起来,琼浆玉液,流了一趟又一趟!
澹台幽莲难熬不过,把碧玉肉屌愈握愈紧,套个急劲。我见状,知道时机已
到,便将她翻过身子,让她俯伏在草地上。
我先将她的臀部略为提高,见那花户,早已湿得不成样子,那沉甸甸的卵袋
在地心引力下更显硕大,那粗长的黑铁肉屌虽没有了十五寸的长度,但也是几乎
贴着地面,如此白皙如玉的肌肤,却又根如此黝黑粗大的肉屌,形成的黑白对比
是如此鲜明。
我看得兴动,双手把花唇往外扯开,一团鲜红娇妍的嫩肉,正自吐翕蠕动,
煞是迷人。见着如此好物,我那能忍受得住,忙即凑头过去,嘴唇一张,直吃得
习习乱响。
澹台幽莲难受不过,只得咬牙死忍,浑身抖动个不停。我一顿啃咬,情兴越
浓,当下腾身而起,把住碧玉肉屌,先用龟头在花唇一阵磨拭,待得澹台幽莲春
情荡漾,提臀摇曳,方举枪刺进,却见甬道依然窄窄别别,把个肉屌包得密密实
实,暖烙粘湿,美得身酥肌麻,浑身俱爽。
紧,很紧,是自己经历的几个女的最紧的,母亲的是收缩有力,尤其是高潮
间,慕容天瑶的是花心紧咬着龟头,高潮间更是奇妙,名器中最好的还数十重天
宫,从里到外都会蠕动,定力差点都无法满足。
我顺着水儿,徐徐推进,直抵至花心,问道:「舒服吗?」
澹台幽莲体内的空虚,一下子给我填得满满堂堂,畅美难当,闻言点了点头:
「好舒服,动一动吧!」
我一声得令,使出本领,随即乱钻乱刺,每每点着花心,一口气便抽送数百
余,干得澹台幽莲昏头昏脑,酸麻难言,禁不住叫出声来:「魔奴徒弟,放轻一
点,教人好生难受!」
我一笑,说道:「难受才好呢,再将下面翘高一点,让徒弟好好的爱师傅你。」
澹台幽莲听得「爱师傅你」几字,心头顿感甜丝丝的,便依了我把美臀尽量
抬高,迎凑相就。
我一手帮她撸着黑铁肉屌,一手绕到她身前,抓住一只乳房纵情把玩,下身
急急抽送,只听得水儿唧唧,嘤声绵绵,转眼便又数百抽,澹台幽莲忽觉泄意在
即,连忙腰臀疾摆,颠颠耸耸,上磨下擦,阴中颤得几下,收缩了几回,终于登
上了顶峰,泄了出来,黑铁肉屌更是脉动不已,射了一地阳精。
澹台幽莲腾地泄得魂飞天外,四肢酥麻,浑身通泰,只顾趴在草地上喘气。
我给热浪一冲,险些儿把关不住,立时收敛心神,顿住碧玉肉屌不敢妄动,
低下头去在她耳边道:「今回师傅泄得真多,就连棒儿也快被你挤出来!」
澹台幽莲听得羞赧不已,怎敢吭声。
岂料我说话刚落,随即扶着她向天卧好,说道:「咱们换个姿势在来。」
澹台幽莲点头,双腿微分,我握住一对玉腿,往上推到她胸前,两个膝盖刚
才抵住她双乳,丰乳刚好夹住她的黑铁肉屌,檀口不自觉的舔舐刚刚出精的马眼,
这般一弄,澹台幽莲整个花洞与后庭,立时朝天仰起,坦露无遗。
只见澹台幽莲卷曲如熟虾,羞处尽呈,不免云娇雨怯,就在她只恨无地缝可
钻之际,忽闻嗤一声轻响,一根火烫的宝贝已撑开嫩屄,接住一放到底,正中靶
心。
我亢龙得水,情兴大动,当即腰下加力,支咕支咕的抽动起来,垂首一望,
但见碧玉肉屌自出自入,带得花露飞溜,当真淫靡到极点,不禁瞧得心炽心焚,
也不顾娇花嫩蕊,抽叠莽送,直抽得水儿四溅,流满一地。
澹台幽莲给我连番鼓勇抽戳,一时抵挡不住,只得颤着声音,哀求道:「魔
奴徒弟……且先缓一缓,太……太激烈了……」
我听见,方发觉自己得意忘形,只顾自身快乐,却忘了怜花之心,心想如此
揉残玉质,实是不该,当即停戈驻马,俯下身来道歉。
澹台幽莲见我怜爱自己,心中感动,遂伸出一对玉手,抹去我额上的汗珠,
抱住我头颈,柔声细语道:「假若我早知道你这徒弟那么坏,一定不会心软收你!」
我摇头笑道:「不收弟子我,师傅可以忍着本能欲望吗?」
澹台幽莲望住我,问道:「你知道?」
我道:「吸引是双方的,我相信我感觉,或许我们是唯一拥有神魔体质的人
了!」
澹台幽莲一时也不想多说什么,免得又让我胡思乱想,忽觉我又再活动起来,
且力度渐增,不用多久,阵阵酥美蔓延全身,一时你吞我刺,重入佳境。
我大展雄风,痛杀一会,更不下马,把澹台幽莲双腿放回原位,随见我直起
身躯,蹲在澹台幽莲的胯间,两手按住她双膝,把一对玉腿往两边分开,碧玉肉
屌依然充满蜜道,腰板加力,也再噗唧噗唧的抽捣起来。
我先是一轮狠刺,再以九浅一深之法,犹如禽鸟啄食,记记点到即止,直弄
得澹台幽莲牝翕如璅,汪汪液流。
女子的性感带,一般都在膣内前端二寸之地,只要阳物肥大,龟棱丰厚,若
在浅处磨刺,每每都能刮着女子的妙处。但对男子而言,却刚好相反,盖因无法
达到包裹整根肉屌的乐趣,又少了一股征服感,不免兴致大减,难以消欲。唯一
的好处,就是可延长泄精时间。
我使出手段,登时立竿见影,果见其效,不用多久功夫,已见澹台幽莲身软
体颤,面绛含羞,真如酒醉一般!
如此弄了一会,我又再大肆出入,左右寻刺,下下直抵深宫,弄得澹台幽莲
雪躯乱抛,胸前乳浪滚滚!
只见我张大眼睛,一面欣赏澹台幽莲的姱容羞态,一面频频抽戳,不禁越看
越是心热,淫兴暴升。而澹台幽莲也难忍难熬,快感如潮般不住涌至,情浓火盛,
握住我的双手,引到自己的双乳与肉屌上,口里哼道:「魔奴徒弟,肏我……」
我大喜,把玩着一对美乳,迅速撸着她的肉屌,下身加紧动作,干得啪啪有
声。
澹台幽莲再经一轮肏干,更是欲火难禁,不住挺腰相迎,任由我轻狂放纵。
碧玉肉屌每一深刺,龙头便噙着嫩处,又酥又美,阵阵快感只起不落,全无息止。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