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二章炼丹
「丢人现眼,连我都感觉无地自容了,要不裘公子救济一下,哈哈……」讥
笑蔑视声声。
东方不败充耳不闻,脸色坦然,矗立在一星位上耐心的等着小聚真丹的材料。
一等到取得材料,东方不败头也不回的出了丹俸阁,朝鼎塚方向走去。
裘雄朝后面的手下拓木拔打个眼色,脸上有着狰狞疤痕的拓拔木一个点头,
跟上了东方不败的脚步。
东方不败跨越了大半个长青谷,终于找到了西北角的鼎塚,不同于长青谷其
他地方一派生机盎然,繁荣热闹的景象。这里显得荒芜寂寥,破败不堪,一片荒
凉。
看着眼前破败景象的东方不败,苦笑一声。鼎真的很多,多得堆积如山。可
是那些鼎各个尘埃遍布,铜锈斑斑,残破不堪。
「你就是东方不败?」阴恻恻的话语带着森冷的杀气,在东方不败背后传来
隆隆传来。
「嗖……」
一个高大的黑影,从远处急奔来,敏捷的身形如豹子般,身子前倾,一蹬一
冲间,百丈的距离,几个呼吸后,已经不足十丈。
「哼,方英那群废物,连这个穷小子都打不过,长青谷年轻一代居然如此不
堪,看我拓跋木来收拾你。」
来人度甚快,猛地高高跃起。
「力拔山兮」
随之一声暴喝,拓跋木在距离半丈的位置,又猛的一踏,强壮的身体,横冲
直撞,向着东方不败碾压而去。
爆!
一声爆响声,将周围的空气都炸了开来,霎时狂风肆虐,气浪翻滚。
凌厉劲气骤雨般扑面而来,东方不败双目微咪,一道精光从眼中迸出。腰下
一挺,如利箭般弹射而去。一式天雷动,掠出道道残影,转瞬之间,赫然到了拓
跋木身后,抬起脚来,使劲踹下。
噗通!
本就处在冲势中的拓跋木,一个踉跄,收不住势,脸部朝下,在地面拖出一
道长长的横,啃了一脸的灰。
「见到本公子,也不需行这么大的礼,快快请起。」东方不败笑了起来,自
己的一脚,居然造成眼前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小畜生,老子生撕了你。」
满脸血迹的拓跋木,狼狈不堪爬了起来,颈部通红,羞怒交加。身为宗师五
阶的高手,哪里受到过这种屈辱?
如野兽般咆哮连连,嘶吼不已。体内真气暴涌而出,随着嗤嗤的刺破空气的
尖锐声,两把尺长的锋利刀刃透而出,向着东方不败急挥去。
不管到哪里,数不尽的麻烦将会随之而来。不知道是运气差,还是运气好呢?
最近体悟玉片中蕴含的天雷拳意,缺乏实践战斗,眼前这个找上门来自取其
辱者,不正好拿来磨砺自己的武道?
一念至此,悄悄闭上眼睛,上古天雷道一幕幕毁天灭地的场景,快的在脑海
中涌现。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真气出,没有任何气息的释放,整个人仿佛
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然而,就在拓跋木冲击而来,手中的刃气眼看着砍到东方不败的额头时候。
东方不败的双目骤然睁开,漆黑的眼瞳中,一道奇异亮光快掠过,嘴角微翘,
勾勒起一抹完美的笑容。
眼前越来越大的刀尖,东方不败这才不慌不忙,微妙的向着旁边微移半步。
不多不少,刀刃紧贴着脸颊呼呼划过,惊险万分。
脑海中的拳意愈的清晰,如蓄势之水达到了临界点。
双手相磨,回拉至肋下,势如拉弓。双拳如蛟龙缠绕,直直轰出,周围的空
气恍若凝固一般。由拳尖的方位,崩裂开来,向四周蔓延开来,越来越大,一道
道凭空出现的白痕,仿佛要将周围的虚空都轰裂一般。
雷音隆隆。
「天雷杀!」
「嘭」的一声,随着一声凄惨的吼叫,拓拔木斜斜飞去四丈开外,重重落在
地上,动弹不得。
一拳挥出,仍是意犹未尽,东方不败傲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细细的体会刚
才那一拳,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缓,整个沉寂在这招惊雷破的无穷无尽的变化
中。
拓拔木感受到胸口一阵剧痛,吐了一口淤血,胸骨传来错裂的撞击声,整个
胸口的骨头赫然被崩断了几根,整个下陷了一截。
脸色惊恐万分,顿生逃跑之念,却四肢乏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
能干巴巴的望着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身体微微颤动着,如大钟一般,出奇妙的天雷之音。继而前脚跨出,
拳自腰出,如铁牛耕地,出拳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拉着,沉重无比。
几拳挥出,却仿佛过了许久,沉重的拳势,却给人一种人深省的玄妙之感,
来不及细细体会,东方不败的拳势却越来越快,时而挥拳,时而肘击,时而肩顶,
脚下更是连环飞舞,阻挡在他身前的一个大鼎,被一脚踢飞,猛的在空气爆炸开
来。
拓跋木惊怖的望着眼前的少年,已经提不起半似反抗之心,原来对方还一直
隐藏着实力,刚刚那脚如果踹到自己身上,必定是粉生碎骨的下场。
过了许久,东方不败手中的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随着口中吐出利剑般的一
口气,浑身肌肉顿时松懈下来,汗水如泉水般涌出,将整个身子从头到尾都淋湿、
淋透。
「滚吧,跟你背后的主子带句话。我东方不败不在乎多个敌人,只要希望他
有足够勇气,承受我的怒火。」
东方不败多看他一眼的兴致也无,神念一扫,挑了一个稍微完整,灵性不错
的丹鼎,收在了储物戒中,向着原先的路返回。
拓跋木赶紧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东方不败从鼎塚回来,一踏入悬空阁就听到悦耳的琴声悠扬,如高山流水般
萦绕于耳,轻灵高远。轻手轻脚的进入里面,静静地靠着洞壁,耐心等着澹台幽
莲教自己炼丹。
澹台幽莲一陈奏完,施施然的站起:「都准备好了吗?」
东方不败先把小聚真丹材料拿出来,再取出三足残鼎。
看了一眼那鼎后,满意的点点头,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东方不败没有用权利滔天的玉简直接领一个好鼎,而是听从了自己的安排去
鼎塚,捡了个还算过眼的残鼎来,显然他不是个轻浮之人,懂得什么叫做脚踏实
地。
一般试手的鼎都是普通低级鼎,不需要太过复杂的铭文符箓,而这个鼎腹内
有着几个简单的文字形成了一道小符箓,对吸收天地灵气很有帮助。
这样的一个鼎,一个手法熟练的炼药师,使用的好的话能炼出一品丹药来。
当然,东方不败试手炼无品的小聚真丹,用此鼎肯定绰绰有余。
「东方不败,听清楚了。」澹台幽莲先把药草放置入鼎内:「草药精华提炼
是第一个步骤,催动你的真气,抓住鼎耳,真气入鼎,引动天地间的一缕灵气,
点燃火焰。」
东方不败按部就班的双手抓鼎耳,催动起青木神气,注入臂膀,再从手心贴
鼎耳处,慢慢注入真气。
青木神气进入鼎内,「嗡」一声低闷的声响出,鼎腹内壁上那几个古朴的文
字,似乎从内壁上脱落下来,扭陈变形,萦绕出一个小小的漩涡,带着青木神气
的淡淡的光亮,吸收起溶洞内的灵气。
「点燃火焰,利用神念提炼药草,注意火候必须温润。过大药草会成灰烬,
过小毫无作用,时间一长,药草精华破坏。」澹台幽莲紧盯着那药鼎,娓娓的跟
东方不败讲述要点。
拥有一丝神念,是学习炼丹炼药的先决条件。
而在澹台幽莲看来,东方不败的神念似乎很精纯。如果培养好了,会是一个
好苗子。也正是由此,澹台幽莲才给了他机会试炼。
否则若是个不堪造就的庸才,就算他说破天去,就算在服侍自己十天十夜,
澹台幽莲也不会松口的。
东方不败把体内的青木神气增多了一些,突然一道炙热的火焰腾的燃起。
燃起的瞬间,「嘭」一声,那一份药草还没有提炼出精华部分,就被猛烈窜
起的火焰烧成灰烬。那灰烬直接从鼎底漏出来,黑乎乎的一片。
第一次试手,直接失败。
成也萧何败萧何。
澹台幽莲知道这个鼎的符箓,给东方不败点燃火焰时加了难度。灵气太足,
一不小心就会火焰过大,烧毁草药。一旦掌握点火的技巧,以后再炼丹药时就会
事半功倍。
「根据符箓形成小漩涡大小。点火时,你的真气催入必须要控制住。」澹台
幽莲不急不躁,很是耐心的教导着东方不败。再天才的炼药师,也是需要靠着一
步一步的锻炼成长的。
东方不败深呼吸了一下,稳定住自己的心神,双手抓紧鼎耳,第二次开始试
炼。
前面的步骤很顺利,当小漩涡吸收灵气时,东方不败小心翼翼把青木神气压
制了一下,先谨慎的试探那灵气是否充裕,而后一股小型的真气进入,刹那间一
簇火苗燃起,红色的焰心忽明忽暗,似乎随时要熄灭。
东方不败压制着青木神气,让其变成一成不变等量的真气再注入鼎内,火焰
终于稳定下来,如一道灵巧的小舌,顽皮的舔着药草。
澹台幽莲臻一点,没想到东方不败居然一点就通,操作方法虽不甚熟稔,火
候却掌握不错,能控制火焰的大小是一个药师必备手段。
「火焰逐渐加大,提炼出药草液体状的精华。」
东方不败紧张的脑门都冒出一层薄汗,握鼎耳的指节都泛白了。全神贯注盯
着鼎内药草的变化,药草一株株被火焰淬炼,一缕缕绿色液体分离出来,漂浮在
火的漩涡当中然后渐渐沉底。留下的残渣直接被火焰燃烧殆尽。
留精华去糟粕的过程结束。
「凝丹最后一道工序,也是难关。先把炼化的液体凝结融合成雏丹,再进一
步淬化成实丹,这个过程中如果能再次剃掉杂质,那么丹药的品质就会提升。不
过这个很难,我也只能稍微掌控一些去杂留精的技巧。你的话只需凝成实丹即可。」
澹台幽莲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一只玉脂般的手掌,贴在鼎肚上面,观测鼎内
的状况。
东方不败抿紧嘴唇,摒除杂念,心无旁骛的催动大量青木神气注入鼎内。火
焰随着符箓形成的漩涡变得越来越大,燃起炎炎的火焰,不断炙烤着那鼎底的液
体,那液体再次升腾起来,在漩涡的中心不断翻滚涌动。
随着真气大量的涌入,鼎也剧烈的震动起来,那火焰狂躁的乱窜,碰撞着鼎
壁出噼啪的爆音,随时都有炸鼎的危险。
东方不败的手掌都被火焰炙烤的发黑发痒,他拼命压制住真气,神念在此时
发挥巨大的作用,火焰过大时压制,过小时注入。总算把火焰控制下来,那液体
融合成球状,丹药的雏形已现,并正在慢慢的收缩凝实。
「凝」澹台幽莲轻轻一喝。
东方不败最后一股庞大的真气注入火焰中,雏丹滴溜溜旋转,水分被蒸发,
一枚丹药已成。
澹台幽莲取出丹药,那丹药表面看似粗糙,可内里药草的精华都保留了。没
想到东方不败第二次就成功了,天才也没有如此恐怖,让人不觉惊悚。
想当初,自己在第六次试手后才炼成此丹,师傅都称赞自己天赋异禀,以后
炼丹成就不可限量。
忍着诧异惊讶,澹台幽莲臻首一点,然后肯定了东方不败学会了炼丹。
一切尽在不言中。
眼睛晶亮的东方不败憋了好久的一股气,终于呼出来了,紧绷的肌肉松懈下
来。抬手擦了脑门上滚落的汗珠,留下了一道黑灰。
「东方不败,恭喜你学会了炼丹。今天开始我正式收你为徒,算是完成了我
师父的遗愿。」
澹台幽莲心中有着一份淡淡的喜悦,不觉抬起皓腕想帮东方不败抹去脸上那
道黑灰。
「弟子东方不败小魔奴,拜见师尊。」东方不败清明迥彻的眼中一抹喜色,
急忙行了跪拜礼。
心中更是激动非常,母亲,火舞,我终于踏上了成为药师的第一步。
瞿安木你也等着,不把你活剐了,难消我对你的滔天之恨。
说话之间,二人来到一个大房间,澹台幽莲把房门推开,让过身子,我进内
一看,却见房间装饰得豪华富丽,真个是列鼎重裀,穷奢极侈。
澹台幽莲走进内间一会,出来说道:「浴盆的热水已准备好,让我为你解解
乏吧。」澹台幽莲已走到我身前,已动手去扯我的腰带,又将我的上衣脱去,露
出我一身健硕的胸膛。
我浑身被澹台幽莲脱得光秃秃,只有一条贴身短裤,便向内间走去。
进内一看,见一个大木桶已盛满了水,热气腾腾,心中一喜,暗道:「今日
可要舒舒服服洗个澡,然后打个盹儿,今天和师傅好好乐乐。」
想着之间,身上唯一的短裤已经被她脱去,一根通体碧绿头大如鼓槌的肉屌,
正摇儿晃儿的落在澹台幽莲眼前,忽见她惊讶起来,说道:「咦,它居然比之前
大了点呀!」
我当即道:「不知为何,我这几天跟随师傅练功后,就变成这样子,很吓人
吗?」
澹台幽莲伸出玉手,轻轻提着,摇头道:「还没有为师的大,吓谁啊,只是
和为师见惯了的不同,感到很突然而已,但话说回来,它……它真的粗长了不少,
为师……有得舒服了!」
我听见她这句话,心里立时雪亮,以我的性子,见了美肉当前,又岂有不吃
之理。
见澹台幽莲提着碧玉肉屌把玩片刻,便放开了手,自动脱起衣服来。我看见
澹台幽莲把衣服脱得一丝不挂,白生生的站在我跟前。
我上下打量着她,双峰挺拔,楚腰丰臀,尤其是那硬直的肉屌,在那一抖一
抖,显然比我还急。
澹台幽莲抬起螓首,望着我把整个软绵绵的娇躯靠上前,投入我的怀抱。
我双手环抱住她的纤腰,触手光滑如丝,而胸口又被她一对玉峰抵压住,也
不禁欲火微动,一只小手已来到我胯间,把那微显发硬的肉屌握住,柔声说道:
「你要不要和昨日一样,先让为师用口为你舒服一番?」
我忙道:「不急,还是一起先洗个鸳鸯浴先。」
澹台幽莲点头答应,离开我的怀抱,把手放在水中量一下水温,说道:「温
度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跨腿便跳进大浴桶,才一坐定,澹台幽莲已经跟随而来,扑通
一声进入桶中。
这个木桶非常巨大,比之一般的浴盆,足足大了一倍,容纳两个人仍觉绰绰
有余。
我鼻头一动,只闻得满室清香,略一细想,便知水中注入了香汤。
澹台幽莲把皂荚涂在我身上,拿起浴刷子,轻轻地在我的胸膛洗刷,我移身
相就,让她坐到背后。骤觉碧玉肉屌一紧,整根宝贝已给澹台幽莲握住,正自不
轻不重的套动起来。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