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群芳谱】(40-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40章皇帝面前搞淑妃
红珊那晚被公孙无我所奸,内心羞愤,可还没等她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第
二天就发生了一件令她无比震惊的事情。
那就是自己的丈夫,大唐国的皇帝圣元帝李圣元,带着一个人走进了他的宫
殿。
「是你?!是你?!」红珊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奸
污了自己的公孙无我!
圣元帝明显有些垂头丧气,红珊看到公孙无我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禁惊
道:「陛下,怎么……怎么回事儿?你们……你们……」
圣元帝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对着红珊说道:「淑妃,以后你就是……就是这
位公孙先生的女人了,寡人将你赐给这位公孙先生……」
「这……这怎么可以?!」红珊当场懵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当今
天子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其实圣元帝又何尝愿意说出这种话?只是昨晚他正在睡觉的时候,忽然一人
闯进了他的寝宫,将他拽了起来。
那人自然就是公孙无我了,将圣元帝拉起来之后,公孙无我对着他施展了自
己高强的法力,又在圣元帝身上下了一些禁制,令圣元帝这个凡人立刻受制于公
孙无我,知道若是不听公孙无我的,那必然无幸。
圣元帝这一生最爱的就是自己的皇位,为了自己的位置他可以牺牲一切,如
今知道公孙无我法力无边,而且可以杀死他,这个皇帝无奈之下,只好是公孙无
我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公孙无我告诉圣元帝自己上了淑妃红珊,圣元帝惊怒交加,却也是毫无办法,
而今早,来这里也是在公孙无我的要求下。
公孙无我淫笑着慢慢逼近红珊,说道:「红珊妹子,我告诉你吧!你以后就
是我公孙无我的女人了!你的老公可是把你卖给我了!」说着,上前对着红珊那
浑圆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
「啊!」红珊惊叫一声,气的脸都白了,叫道:「公孙无我,你干什么?!
你混蛋!」说着,红珊挥起巴掌打向公孙无我。
公孙无我狞笑着一把接住红珊的巴掌,说道:「淑妃娘娘,你知道吗?我看
到你的美丽脸蛋儿,蜜桃一样的胸部还有肥大的臀部,我就想搞你,来来来,让
本大爷在舒服一下!」
说着,公孙无我不由分说,就把淑妃娘娘推倒在旁边的地上。
「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来人呐!陛下,救命啊!救命啊!陛下!」
红珊被公孙无我压在身下,公孙无我已经老实不客气地在她的丰满身躯上动
手动脚,红珊吓得魂飞魄散,她万万想不到公孙无我居然如此的大胆,居然敢大
白天就来轻薄她,她现在只希望丈夫救救自己!
「救你娘的!」公孙无我冷笑道,「圣元帝他敢救你吗?臭老头,你他妈有
种来救你老婆啊!」
「你……你……你……」圣元帝得浑身发抖,却只能转身要走。
「不许走!」公孙无我哼道,「就在这里,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否则我就
要了你的命!」
圣元帝听了这话,浑身一抖,却是不敢走了,只能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红珊这下傻眼儿了,他没想自己的丈夫,当今天子居然如此无能。
此时,公孙无我看着这性感迷人的淑妃娘娘,他大笑道:「哈哈哈,现在看
看还有谁能阻止我!」说着,公孙无我开始撕扯红珊的衣服,能够当着皇帝的面
干他的女人,太刺激了。
「啊……不要啊!救命啊!来人啊!」红珊激烈挣扎,拼命阻拦公孙无我的
强暴,可惜她如何敌得过公孙无我?
圣元帝看着自己的女人正在被别的男人轻薄,心里痛苦,可是却无能为力,
只能咬着牙流泪。
公孙无我粗暴地撕扯开了红珊的衣服,在看到身躯下的白色的贴身肚兜和内
裤,以及那滑腻的肌肤,公孙无我大笑道:「好啊好啊,昨晚没玩儿够,今天接
着玩儿,狗皇帝,今日让你看看什么是真男人……」前世玩儿古剑奇谭2,公孙
无我就特别不喜欢圣元帝,如今真要好好整治他一番。
红珊几乎被剥光了,她不断地流泪,身为皇上的淑妃,她哪里受到过这样的
侮辱?更何况自己的丈夫还在自己的身边啊!
她眼见挣扎不了了,只好哀求道:「求求你,公孙无我……不,公孙大哥,
公孙大爷,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放过你?老子也想放过你,如果你的丈夫有骨气,敢跟我斗下去,我未
尝不能放过你!」公孙无我冷笑道,「可惜你老公是个软蛋,看着老婆被我上都
不敢跟我斗!你说我不上了你,是不是对不起他啊……」
听到这话,圣元帝惭愧地低下了头。
公孙无我撕开了红珊的内衣,在红珊的身上乱摸乱亲起来。
「嗯……嗯……」红珊被公孙无我粗暴但又不失温柔地手段拨弄了几下,在
加上昨晚刚刚被公孙无我一番轻薄,她的熟女肉体立刻有了反应,情不自禁地开
始了浪叫呻吟。
「奶奶的!下面都湿了,骚货!」公孙无我摸了一把红珊的私密之处,湿淋
淋的,哼了一声,心想女人就这样,嘴里说不要,其实身体早就投降了。
当下公孙无我毫不犹豫,飞快解开衣服,分开红珊的大腿,对着她湿淋之处,
就把自己粗大的长达二十厘米的巨物一把刺进了红珊的肉体当中。
「啊!」红珊发出了一声大叫,她流下了泪水,可是挣扎却小了很多。
「恶贼……无耻……混蛋……」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破体而入,圣元
帝除了心里咒骂,毫无其他办法。
「哎呀,插进去了啊!圣元帝,看到没有?你老婆被我操了!」公孙无我感
觉相当刺激,伸手捏在了红珊的玉乳上,下面开始了激烈地动作,就在这皇宫里,
当着皇帝的面蹂躏起了他的夫人,伏在红珊身上,强烈地抽动着身子,
此时的红珊被公孙无我蹂躏,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身体早已经投降了。公
孙无我强壮的身体疯狂撞击着红珊的臀部,一下下的大开征伐令久旱的熟女难以
忍耐。
「啊……啊啊……啊啊……恩……啊啊……疼啊……啊啊……啊啊……啊…
…啊……」
她的叫唤声越来越大,期间包含着痛苦和快乐两种复杂元素,公孙无我最喜
欢夫前戏人妻,尤其这还是皇帝的女人,这样的感觉令他难以忘怀,他疯狂耸动
着自己的身体,猛烈冲击,玩弄着这个人妻少妇。
「妈的……小穴还很紧啊……一点儿也不像是他妈的生过孩子的……圣元帝,
看起来你的鸡巴无法扩张你妃子的骚逼……」
公孙无我痛骂了一声,一边耸动身体,一边低头含住红珊的一颗丰乳,至于
另一颗则被公孙无我把玩儿在手心里,不断变换姿势。
红珊现在是快乐并且痛苦着,身为淑妃娘娘的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昨
晚被奸污不算,今天居然当着皇帝丈夫的面被玩弄。
可是她的身体却是很老实的,圣元帝早就无法满足如狼似虎的她,在公孙无
我这个大色魔强而有力的强奸下,红珊的身体却是只能最终再次屈服了。
「啊……啊啊……啊……怎么样?淑妃娘娘,老子干的你爽不爽?」
公孙无我粗暴地捏着淑妃娘娘的两颗大奶,把她一条大腿抬高,粗大的鸡巴
激烈地撞击到红珊的花心,小穴里面都他妈湿了。
「啊……啊啊……啊……舒服……啊啊……舒服死了……啊啊……啊啊……」
红珊虽然心里羞涩,但是嘴上却发出了不情愿的叫声,没办法,真的很舒服,
公孙无我身子强壮到了极点,这样的人是最容易让这种妖女着迷的。
「我就说嘛,圣元帝根本满足不了你,只有我公孙无我才可以满足你……转
过身来,老子要操你的屁眼儿!」公孙无我说着,把鸡巴退了出来,上面已经沾
满了淫水。
「啊?操屁眼儿?不行……」红珊喘了口气,赶紧拒绝。
「他妈的,刚才还说舒服,现在他妈不认账?!」公孙无我狠狠地给了红珊
一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公孙无我顺势转过她的身子,鸡巴顶在她的屁眼儿上,
一把插了进去。
「啊……啊……啊……那里不行……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啊啊……」
红珊感觉到屁眼儿里被插进去了强大的肉棒,虽然她的屁眼儿不是第一次给
男人操,但是公孙无我异常巨大的阳具还是把红珊弄得很疼,她激烈扭动肥美的
大屁股,希望把公孙无我的鸡巴赶出来,可是根本于事无补。
至于一旁的圣元帝,此时红珊对他颇为失望,倒是有些忽略了。
「妈的……骚货,圣元帝搞你的屁眼有没有本座搞的爽」公孙无我激烈扭动
着下体,鸡巴疯狂刺入抽出,在红珊的屁眼儿里驰骋。
「啊……啊……啊啊……求求你……别再提陛下了……好吗……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太疼了……啊啊……啊……」
红珊被公孙无我汹涌地刺入爆菊,感觉肠子都要被翻出来了,疼的哇哇大叫。
「哼,你还在想你老公?龟儿子早就不要你了!他把你送给了我?不是吗?
现在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他妈操死你……圣元帝,你说是不是?!」公孙无我边
说一边动的越开,对一旁的圣元帝哼道。
「是是是……」圣元帝此时只能无奈地回应。
而此时,红珊被公孙无我折腾的坏了,到后来已经无力叫出来了。
公孙无我又把鸡巴从红珊的小穴里抽出来,然后把红珊抱起来,将她按在一
边的墙上,把她的一只雪白熟女大腿抬起来,下体的阳炮猛然顶入她的骚屄里。
「啊……啊啊……不要再干了……我不行了……」红珊刚才被公孙无我狠狠
强奸了一通,现在又被迫站起来搞,她无力抵抗,只能低声求饶。
「放心,很快就会好的……」公孙无我淫笑着,低头含住红珊是的奶子,用
嘴吮吸,下面一下下强行顶冲,就差没把淑妃娘娘顶进墙里了。
搞了几十分钟,红珊已经被干的七晕八素了,公孙无我也很快感觉到了顶点,
红珊忽然大叫一声,原来公孙无我的阳具已经爆发了,精液喷射发泄在了红珊的
肉体当中,红珊身子一软,瘫软在地上上动弹不得。
而一旁的圣元帝,惭愧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第041章丫鬟阿香
刘国忠是刘晋元的父亲,乃是大唐的礼部尚书,官居一品。
前些日子,因为刘晋元的病,刘国忠为此烦恼了一阵子,可是现在,刘晋元
的病却是好了,这让刘国忠感到很开心。
但就在这一天,大明宫的掌事太监高力士来到了刘府。
「哎呀,不知道高公公驾到,下官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刘尚书赶紧迎了
出来,虽然高力士的官衔比他低,可他却是皇帝的贴身太监,刘国忠对他可是相
当客气的。
「刘尚书不必多礼,今日咱家前来,其实是有一件事儿跟刘尚书说的……」
高力士笑眯眯对说道。
「公公请说!」刘尚书说道,心里琢磨,不知道高力士想说什么?
「不知道刘尚书府上,刘夫人身边可有一个丫鬟叫做阿香的?」高力士微笑
道。
刘尚书愣了一下,接着说道:「有是有,她是夫人的贴身丫鬟,不知道公公
为什么忽然问起他?」
高力士笑了笑,说道:「不知道刘尚书,可知道公孙无我这个名字?」
「公孙无我?下官并不知道……」刘尚书问道。
高力士于是就给刘尚书介绍了公孙无我,反正就是此人是陛下身边如今最得
宠的人物,权势极大云云……
说完了之后,高力士直接说道:「刘尚书,这位公孙大人,看上了贵府的丫
鬟阿香,所以希望刘尚书可以割爱……」
「这……」刘尚书神色一变,他没想到高力士居然要自己把家里的丫鬟送出
去,神色有些为难。
看到刘尚书这么为难,高力士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刘国忠,笑道:
「刘尚书,您看看,这是皇上写给您的信……」
刘国忠赶忙打开信封,看了看里面圣元帝的信件,登时知道皇上要求刘国忠
必须要把丫鬟献出来给那个公孙无我。
「唉……」刘国忠深吸了一口气,他是做官的,不可能为了一个丫鬟而得罪
皇帝,「下官知道了,公公,下官立刻让人把阿香送进宫……」
……
到了夜晚时分,阿香那丫头就被送进了公孙无我在皇宫里住的地方。
阿香这个丫头,公孙无我是知道的,仙剑一里想嫁给刘晋元做二房的,对这
个丫头,公孙无我也想要干一炮。
「阿香来了,快快请进!」
此时,公孙无我兴奋地将眼前的少女拉入房中,细细打量她,只觉这丫头虽
不能说国色天香,却也是芳华可人,美丽小巧,鼓鼓的胸部,浑圆的翘臀,再加
上那扑面而来的少女清纯味儿,真可以说是个做贴身丫鬟的好料子。
「老爷……阿香……阿香是来伺候您的……」这小丫鬟羞红着脸,一边玩弄
衣角一边嗔道。
这个丫头是个有点野心的女人,她想要成为刘家的二少奶奶,但她同时也是
个有奴性的丫鬟,而这个年代,丫鬟就是权贵的私有物品,可以随意送人,所以
阿香虽然不大乐意自己就被送给一个从不认识的人,但是也不会反抗。
此时,公孙无我淫笑道:「我知道的,阿香,放心,老爷我会给你一个完美
的初夜!」
「是是……阿香为老爷宽衣……」阿香羞红着脸,上前为公孙无我脱衣服,
公孙无我也乐得她这么对自己。
她帮人脱衣服已经是十分熟练,毕竟从来都是她伺候刘夫人的,熟练的动作
下,很快便帮着公孙无我脱光了衣裳。
当看到男人的裸体,尤其是公孙无我那粗大的火龙之时,阿香真是羞死了,
但是作为丫鬟,她还是主动顺从着解开自己的衣裳,这都是刘夫人告诉阿香的,
作为女人,就要用心伺候自己的男人。
公孙无我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少女脱衣,伴随着简单的衣物一件件离开阿
香的身体,一具雪白可人的少女身段,小巧玲珑的雪峰,白嫩的少女玉腿,俏丽
的玉雪蜜臀,还有少女最最圣洁的私处,无不一一展现在公孙无我眼前。
「阿香,你真美!」公孙无我已经迫不及待,将脱得跟白羊似的阿香一下子
搂住,将她压在床上,阿香羞羞答答,却是主动送上自己的初吻,公孙无我不客
气地便和阿香接吻,那少女的芬芳,真是甜蜜。
公孙无我对阿香这样的极品是不会客气的,伴随着一阵热切的拥吻,公孙无
我更施展出手段,爱抚着少女冰清玉洁的身体。
公孙无我一寸寸地亲吻,双手大开四方,肆意地玩弄这小丫头的玉乳、阴户
等可人部位,阿香的乳房因为年岁原因并不算大,但是小乳房配合上阿香才不过
十六七岁的年纪,摸起来却更让男人有一种糟蹋幼女的快感,而她可人的阴部更
是毛发不多,柔软得很。
「啊……不要……老爷……羞死人了……哎呀……恩……」
可怜阿香不过一未经人事的小处子,如何能经受得住公孙无我这等绝代淫人
这等拨弄?随着男人手指口唇间的拨弄,缕缕不绝的极乐快感,包围了这个可人
少女,令她低急喘,纤细的身子在男人的拨弄下轻轻扭摆,显然已经动情。
「阿香,成为老爷的女人吧!」
公孙无我抚摸阿香的处子穴,发现已经湿了,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嘿嘿一笑,
那根粗硬的男根顶凑上来,伴随着公孙无我掰开阿香的大腿,已经狠狠压在那处
子嫩穴上。
「阿香,你真的不后悔成为我的女人嘛?」公孙无我假惺惺地问出这句话、
阿香喘了口气,低声道:「大人和夫人将……将阿香送给了大人……阿香…
…阿香自然是老爷的人……不会后悔……」
公孙无我嘿嘿一笑,点了点头,身体一顶,那根硕大坚挺的火龙便狠狠地深
入了阿香诱人的身子内。
阿香还是个绝对的原装货色,那诱人的蓬门今日终于为君而开,插入其中更
是紧窄深涩,一时之间竟然无法齐门而入。
公孙无我于是用施展挑拨技术,抚摸亲吻下,让阿香的阴部更加润滑,这才
用力地深入其中。
「恩……」阿香皱着眉头,脸上现出痛苦之色,公孙无我看到她下身流血了,
兴奋之下,笑道:「阿香,如果觉得疼就喊出来吧……」
阿香轻轻搂着公孙无我,她真的觉得很疼,但是好在阴部的润滑充足,还可
受得住:「没事儿的,老爷……你……你尽管来……婢子……婢子受得住……」
公孙无我心下暗自感叹阿香的善解人意,于是一面施展各种挑逗技术,帮助
阿香减轻痛苦,一面以阴茎慢慢抽送。
阿香是个令人心生疼爱的女孩子,对她,公孙无我自然是不会粗暴,当下便
用「九浅一深」、「轻缓出入」、「先轻后重」等温柔手段,缓缓蠕动着身体,
尽量让阿香不会太难受。
公孙无我的温柔极大的让阿香免受了处子破身的痛苦,再加上他熟练地手法,
亲吻抚摸,更让阿香很快就喜滋滋地感受到了快乐,疼痛也慢慢消失了。
「啊……老爷……阿香……阿香不疼了……身子好舒服……啊……好快乐…
…」
这可人少女轻轻在公孙无我的身下扭动着,伴随着公孙无我的抽送,她也马
马虎虎地配合着。
看到这个少女逐渐被自己带到了快乐的时刻,公孙无我心下得意,于是顶弄
着鸡巴,开始逐渐加快动作。
女人只要度过了最开始破身的痛苦时刻,男人的滋味儿很快她就能品尝到,
随着公孙无我熟练地动作,配合上那挑拨女人的能力,阿香只觉一波又一波的快
感传来,令她周身都舒服地要死。
「啊……啊啊……老爷……舒服死了……阿香好快乐……啊……老爷……疼
爱阿香……」
阿香被公孙无我的疼爱,很快就浪荡起来,羞耻之心被快感所掩埋,阿香已
然不记得什么事情了,只知道被公孙无我的大屌伺候的欲仙欲死。
随着公孙无我的动作彻底变入粗暴,那大鸡巴狠狠干入阿香的小穴内,直干
的阿香几乎灵魂都要颤抖出来,「啊啊啊」娇嫩的呻吟中,她已然不顾尊严,彻
底沦陷。
当男人粗重地冲刺中,阿香的快感便如滚雪球一般不住翻腾,浑身在极乐当
中,伴随着一阵阴道内的颤抖,阿香「啊啊啊」呻吟下,浑身似乎爆发一般,花
心舒服地喷出大把阴精,就这样酥软再床,达到了生平最快乐的第一次性高潮。
女人花心喷射出来的阴精更也让公孙无我欢快欲死,难以把持,他也毫不顾
忌,鸡巴冲刺间的快感下,公孙无我爽快地哼叫一声,就把大把地阳精全部射入
这少女身体之中。
高潮过后的公孙无我满足的压在阿香娇嫩的身上,一只手还抓着阿香的雪乳,
轻轻抚摸。
「老爷,阿香以后……以后便是您的人了……只希望您……您以后不要抛弃
阿香……」阿香轻轻嗔道。
公孙无我哪里舍得不要这么个可人的小丫鬟?笑着拍了一下阿香的翘屁股,
说道:「放心,阿香,老爷会对你好的……」
第042章尚书夫人柳肃云
第二天,在上朝的时候,公孙无我一个人潜入了尚书府,他来京城的目的,
本来就是为了林月如的云姨,所以现在就是来达成目标了。
尚书府虽说戒备森严,但是又岂能拦得住公孙无我这等绝世的高手?轻而
易举便进入到守卫森严的尚书府当中。
很快的,公孙无我找到了刘夫人的房间,登时在那里见到了一名三十余岁,
身穿淡红衣裳的美丽妇人正在里面,这妇人面若桃花,杏眼桃嘴,一张俏脸淡雅
如菊,貌美如花,竟然比之红珊也不差多少,想来便是刘晋元之母柳肃云了。
而一旁,刘晋元正坐在那里,和那熟妇说话。
公孙无我看的暗暗赞叹,心道:「这柳肃云,倒也确实是个绝色佳人,正好,
我公孙大爷采了这朵鲜花,倒也是好!」
当下,公孙无我先解决了附近的侍女和守卫,然后身子一闪,已然跃入屋中,
一瞬之间点晕了刘晋元,接着立刻点了柳肃云的穴道。
柳肃云登时一脸惊恐,想喊叫,却又因为哑穴被点,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了!
公孙无我看着眼前惊恐的柳肃云,微笑道:「尚书夫人,我可以告诉你,我
可以让你可以说话,但是,如果我让你说话的时候你敢叫的话,我就一掌打死那
你儿子刘晋元,知道吗?」
柳肃云脸上无比的惊恐,公孙无我将她的穴道解开,柳肃云果然不敢叫,显
然她很关心自己的儿子。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柳肃云身体发抖,赶紧跑到炕边,然后将
孩子抱了起来,护着他叫道,「你……你别乱来……我警告你,这里是尚书府,
你……你不要乱来,否则我一……一喊人,尚书府的卫兵就来了!」
公孙无我哈哈一笑,说道:「你当然可以喊卫兵来,不过在这之前,我保证,
你儿子刘晋元会被我打成肉泥!」
说完,公孙无我一掌隔空劈出,墙壁被打出一个大大的掌印,看的柳肃云身
子一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你……你别伤害元儿,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不喊就是了!」柳肃云吓得浑
身发抖,叫道。
「那就要看你是不是乖乖听话了……」公孙无我当下缓缓走上前来,就要搂
抱柳肃云。
「你……你要干什么?!」柳肃云大惊,身子下意识往里一缩,「你别乱来!」
公孙无我狞笑道:「尚书夫人,说实话,像你这样的美人儿跟刘国忠那种小
角色太屈才了,我劝你还是和我在一起的好,今日我定然让你欲仙欲死,快乐无
比……」
「不要!」柳肃云惊恐万分,叫道,「你要是……要是敢乱来,我就要喊了!」
「可以啊!」公孙无我的手掌轻轻搭在了刘晋元的脑袋上,「可是在他们进
来之前,你儿子就要脑浆就要流出来了!」
「你你……不可以……你不可以动元儿!」柳肃云发着抖叫道,脸上满是绝
望,眼泪更是不住顺着清亮的眼眸往下滴落。
公孙无我嘿嘿笑道:「而且,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是公孙无我,乃是当今
皇帝的亲信,只要我一句话,我便能让你刘家满门抄斩!」
「你……你就是公孙无我?!」柳肃云呆住了,她知道公孙无我,刘国忠在
跟她说要把阿香送人的时候提到过。
公孙无我从怀里逃出一块金牌和一份圣旨,递给柳肃云:「你自己看看吧!」
柳肃云颤抖着接过金牌,一看就知道是皇帝的御赐金牌,在看那圣旨,柳肃
云认得圣元帝的笔迹,上面居然是圣元帝亲笔所写,要将刘家满门抄斩。
「这……这……」柳肃云难以置信,可是却也知道,这绝对是真的。
「刘夫人,如果我把圣旨颁布出去,让你全家满门抄斩如何?」公孙无我嘿
嘿笑道。
「不要,你不可以这样,求求你不要!」柳肃云吓得浑身发抖,这怎么可以?
自己的丈夫儿子,怎么能就此死了?!
公孙无我微笑道:「那你顺不顺我?!」
柳肃云颤抖着身体,叫道:「我……我都是快四十岁的女人,你……你都有
兴趣啊?!」
「四十岁?不会吧?」公孙无我假装惊讶,叫道,「我看尚书夫人也就不过
是二十岁左右吧,比我还小,你保养的还真是好啊!」
听到公孙无我赞赏她年轻,柳肃云不禁脸蛋儿一红,贝齿轻咬,她知道自己
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自己若是喊人或者寻死,自己一家恐怕都难逃这恶贼毒手。
这个年代的贞操观念还没有历史上明清那么恐怖,所以柳肃云为了自己的丈
夫儿子,别无选择下,终究也是只能顺从。
「你……你……你不可害我一家,就这一次……完了之后你……你马上走…
…」柳肃云流着眼泪默默低声嗔道。
公孙无我淫笑着点头道:「我答应,答应!」
「元儿……元儿不会醒来吧……」柳肃云又担心地看着昏迷的刘晋元。
「放心,醒不了,他起码得昏睡十二个时辰……」他一说完,就将柳肃云丰
满的身体搂住,贼手粗鲁地攀上了柳肃云诱人的胸部,顺势将她狠狠地压在一旁
的床上,。
柳肃云是典型的成熟美妇,这么多年在尚书府养尊处优,更是保养得当,皮
肤细腻,白皙,公孙无我一摸之下便觉得这少妇身子滑不留手,他淫笑着低头,
就用嘴包住了柳肃云的小红嘴儿。
今年才三十五岁的柳肃云贵为尚书夫人,只是跟丈夫做过,如今却要在这房
间被别的男人侮辱,这妇人真是心痛欲死。
身上的男人一边粗鲁地亲吻自己,柳肃云更感觉到对方的大手更是在自己身
体的最羞人的部分,乳房,小腹,大腿等部位抚摸。
「天啊……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啊……」
柳肃云身体还在发抖,眼泪止不住往下滴落,一双迷人的杏眼羞耻地闭上,
左右扭摆着诱人的身体,却也无法阻拦男人无耻地侵犯。
此时,公孙无我亲吻着这个成熟性感的女人,下身的鸡巴早就无比的坚硬,
他熟练地将柳肃云的衣服给解开,一层层地脱下来。
这柳肃云外面所穿乃是绫罗绸缎,内里是高级的中衣和内衣,尤其是一对赤
色鸳鸯肚兜,更是上面绣着金线,包裹着这妇人一对饱满的肉弹,诱人无比。
「呜呜呜呜……不要……你放开我……不要搞我……」
柳肃云感觉到身上的衣服一件比一件少,真是羞也羞死了。
公孙无我淫笑着扯掉了柳肃云的肚兜,伸手摸了两下这妇人的肉球,然后将
她的裤子全部拔掉,终于脱光了这个美人儿。
公孙无我哈哈大笑,说道:「夫人,不要害怕,哥哥今天会让你很舒服的!」
说完,他立刻开始脱衣服。
解开衣裳后,公孙无我淫笑着压在了这美丽熟妇身上,一面动情地亲吻柳肃
云的脸颊、红唇、耳垂等敏感部位,一边手掌施展调情之术,顺着柳肃云的玉乳,
小腹,大腿,黑森林等部位一寸寸地把玩儿。
柳肃云虽然是刘尚书的妻子,但是嫁给刘尚书这二十年,和他做爱的次数也
不算太多,尤其是最近几年刘尚书很少和她同房,她正是三十如狼四十虎的年纪,
在尚书府吃得好睡得好,身体异常健康,午夜梦回,成熟健康的身体难免渴望男
人。
如今在这屋子之中,却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又亲又摸,那丰满的丰乳,纤
细的水柳腰,丰满的长腿,浑圆的臀部,无比被他亲吻,抚摸,揉搓,舔弄,柳
肃云哪堪这等戏弄?
「啊……恩……啊呀……」
无法控制自己的柳肃云情不自禁地开始呻吟,公孙无我一面含住她丰乳上的
一颗红豆,一面拨弄她的小穴,只觉柔软的阴部湿漉漉的。
「哈哈哈……夫人,看起来你也有感觉了,是吧?」公孙无我一面舔柳肃云
的乳头一面笑道。
柳肃云羞愧不已,男人的手段确实令她情欲如火,心里暗暗责怪身子不争气。
「呜呜呜……你快弄……一会儿要是有人来看到……我……我该怎么活啊…
…」柳肃云呼呼喘息,主动张开双腿,流着泪水叫道。
「好个着急而又淫荡的女人!」公孙无我的鸡巴也硬邦邦的,于是调整好姿
势之后,便将那粗硬的巨龙顶在柳肃云诱人的花房处,大龟头在小穴上轻轻摩擦,
却不插入。
「啊……啊啊……不要这样……求求你……」柳肃云只觉自己的下身空虚无
比,那外面的坚硬之物顶的特别舒服,真希望能插进去啊!
公孙无我笑道:「夫人要我不要这样,还求我,那你希望我怎么样?你要告
诉我,我才会做啊!」
柳肃云又羞又气,愤怒无比,叫道:「混蛋,你是真要作践我吗……你不就
是……就是想玷污我吗……你……你快点玷污我吧……」
公孙无我狞笑一声,巨大的分身早已势如破竹,狠狠地干进了柳肃云那羞人
的阴部。
「哎呀!啊!」柳肃云下意识地爆发出一声舒爽的欢叫,阴部被巨大的肉棒
填满!
好久没有这样充实的感觉了,柳肃云浑身颤抖,难以控制地轻轻抱住身上的
男人。
公孙无我一面抚摸着她的奶子,一面开始激烈地扭动身体,在这炕上操起了
这个性感的熟女夫人。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这……这么……这么用力……」
柳肃云的俏丽脸蛋儿上都是快乐的潮红,伴随着小杨过的哭声,公孙无我越
发兴奋,越操越快,干的柳肃云诱人的小穴满是淫水。
柳肃云虽然嘴上没有喊出什么淫荡的词语,但是身体其实早就已经向眼前的
男人投降,尤其是浑圆的翘臀,更是伴随着男人的抽送而欢快地扭动。
公孙无我现在真是快乐极了,柳肃云可是射雕里面著名的美女,如今却在这
屋子里被自己压在身下任意玩弄,太刺激了。
而柳肃云却是无比的满足,这个男人的本钱之大,是柳肃云不管是在刘国忠
还是在杨铁心身上都没有经历过的,那粗硬的物事撞击她的花心,操的这妇人已
然难以把持,叫喊之声虽然不算太大,但是却十分急促,显然是这个女人已经完
全被公孙无我给征服了。
公孙无我笑问道:「怎么样?尚书夫人,我可是弄得你舒服吗?!」
柳肃云正是兴奋状态,小穴里的刺激几乎要带动她达到了难以言说的性高潮,
听了公孙无我的话,她下意识叫道:「啊……舒服死了……我要死了……哎呀…
…」
刚一说完,柳肃云便觉得羞耻:「我怎么能在这贼人面前说出……说出这等
羞人之言……」
而此时的公孙无我却一下子将柳肃云的肉体抬起来,令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而公孙无我的大手却按住柳肃云诱人的浑圆大白屁股,不住捏弄,柳肃云的臀部
肉嫩却有弹性,公孙无我一面扭动下身,一面不时伸手拍打柳肃云的臀肉。
伴随着「啪啪啪」地打屁股之声,柳肃云却更加快乐,那根巨物的抽送下,
柳肃云竟然主动地扭动着身躯,摇摆着浑圆的屁股,帮着公孙无我抽插自己的肉
体。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下面好快乐……啊啊……要丢
了……我要去了……」
如此二人纠缠了好一会儿,柳肃云已经被操的忘了东南西北,小穴里的快乐
再也无法遏制,终于这个妇人无法忍受,在少妇的雪白大屁股的扭动下,她的小
穴在颤抖中达到了极乐巅峰,从未有过的欢乐让这个妇人浑身乏力。
高潮后的柳肃云是浑身疲软,公孙无我毫不客气地将柳肃云摆成了一个老汉
推车的姿势,令这个迷人的夫人犹如一条卑贱的母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床上,
公孙无我捧着女人的腰部就是一阵阵激烈地蠕动。
「啊啊……不要……这种姿势……好羞人……啊……不要啊……」
柳肃云羞耻于老汉推车这种很侮辱女人的姿态,可是却被公孙无我狠狠按住
诱人的白屁股,无奈之下只能撅动臀部,无力抵抗。
如此干了大约一百多下以后,公孙无我的鸡巴已经坚硬到了要爆发的时刻,
原始的欲望,令她狠狠地拍打了几下柳肃云的肥臀,叫道:「好夫人,我要射了!
可以射进去吗?!」
「啊?!射?不要啊!」柳肃云一听公孙无我居然要射精,吓得脸都白了。
「不行,我这几天很危险……你不可以!」
可是公孙无我如何听这妇人的?鸡巴粗鲁地冲刺下,柳肃云发出「啊啊」地
叫声,公孙无我的鸡巴已然狠狠从后刺入她的小穴深处,狂热地把精液全部射入
了柳肃云的体内。
「呜呜呜……射进去了……要是怀孕怎么办啊……」柳肃云被公孙无我内射,
撅着屁股无助地喊道。
公孙无我笑着抽出鸡巴,嘿嘿笑道:「怀孕了多好玩儿啊!刘国忠就喜当爹
了嘛!」
说完,公孙无我狠狠地拍打了几下柳肃云的屁股,舒爽地站起身来,柳肃云
无奈地躺在床上,流着泪不住喘息,赤裸的身体在发抖。
「奶奶的,尚书夫人果然不错,这味道太爽了!」公孙无我哈哈笑道。
柳肃云坐起身来,流着泪拿旁边的布擦了擦下身的污秽之物,叫道:「现在
你可以走了吧?!」
「走?」公孙无我淫笑着亲吻一下柳肃云,柳肃云下意识地往里面缩动,叫
道,「你还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带你走了!」公孙无我说着,点了柳肃云的哑穴,给她披
上衣服,转身就走……
奶奶的,林月如那骚婊子的小姨,怎么能不带走?公孙无我现在已经了解到
了柳肃云这个女人的性格,只要拿她的丈夫和儿子威胁,让她干啥都行!
(仙剑剧情暂时告一段落,下面继续写蜀山战纪,该轮到周青云母女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