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三章鸳鸯浴
我眉头一聚,立时美得骨软筋酥,又觉背部给两团软物挤压着,屁股更是被
根铁棒顶着,听得澹台幽莲轻声道:「你那里真的大了很多,又这般粗,叫为师
打从心窝里高兴,巴不得想咬他一口。」
澹台幽莲双手挼搓把玩,越弄越发猖獗,便连卵囊也不放过,而胸前一对柔
软饱挺的玉乳,兀自挨挨蹭蹭,直爽得我闭目舒眉,不由得放开心怀,尽情享受。
才半晌功夫,整根碧玉肉屌已见硬如铁石,青筋浮现,翘得老高。
澹台幽莲情兴欲萌,已见微微喘气,在他耳畔道:「为师弄得好么,舒服吗?」
我扪心自问,她的手艺确实不赖,便是经验老道的母亲亦瞠乎其后,说道:
「很舒服,没想师傅的功夫越来越好。」
我对澹台幽莲所知不多,但这句八面见光的说话,却教澹台幽莲受用非常。
澹台幽莲弄得起劲,掌心包住龟头不停擦拭磨蹭,只觉手上的东西硬得异常
厉害,心想:「和他这几日双修下来,便连这根宝贝也变得威猛过人,自己功力
也有上涨,要是以后长期给这大东西弄进去,不知是怎生感觉!」
想到这里,体内的空虚越显难耐,花汁滋液不停渗漉而出,再也压不住心中
的欲火,腻声道:「为师好想要,给我好么?」
我当下说道:「弟子给师傅你弄成这样,就算你不想,我也不肯放过你呢!
咱们到榻上去?」
澹台幽莲摇头道:「你不想一面洗澡一面干么?我们先在这里弄一会,要是
你还没尽兴,为师再到床榻服侍你就是!」
说着已移到我身前来,坐到我大腿上,贴胸迭股,粗大的肉屌顶在我的小腹
上,双手围上我脖子。
我望着她那粉嫩微酡的俏脸,着实娇美迷人,而澹台幽莲的相貌,更是见过
的女子中,最是绝美的。我伸出双手,将她牢牢抱住,在她嘴上亲了一下。
澹台幽莲张嘴相迎,两条舌头只挑弄几下,便即甜舌翻滚,纠缠在一处,不
用片刻功夫,二人已打得火一般热烈。澹台幽莲被我又摸又捏,挑逗得气喘吁吁,
淫火大盛,抽回右手,探到他胯处,牢牢握住碧玉肉屌道:「插进来,为师受不
住了。」
我见着她那猴急的模样,暗地一笑,双手把她丰臀抬高,澹台幽莲相当合作,
紧握碧玉肉屌便往蜜道塞进去:「啊……你……你的好大喔!」
我知她已弄惯的:「不是弟子大,是师傅那里是名器,太小而已!」我再不
怜香惜玉,双手托着美臀,倏地往下桩去,整根肉屌立时直放到底。
澹台幽莲禁不住轰击,轻叫一声,用力抱紧我,一脸苍凉,说道:「你……
你这般粗壮,为师给你插死了!且不要动,先让我回一回气。」
我笑道:「粗长才好呢,女人不是喜欢她又粗又长么!」
澹台幽莲凝望着我,脉脉含情道:「你把为师挤得好满好胀,难过死了!」
我只是一笑,低下头来吻她的乳房。澹台幽莲身子微微一颤,用手按住我的
脑袋瓜子,把个红嫩娇凸的乳头送到我口中。
澹台幽莲给我一轮吞噬,登时美得神魂飘散,口里嚘嘤腻语,若哭若啼,无
止无息。
我见她得趣,当即把她臀部略略提高,腰板使力,咕唧咕唧的抽戳起来,十
来下过去,澹台幽莲已见眉蹙春山,浑身酥软,我笑道:「弟子这肉屌确实是比
昨天厉害一点,师傅还好吗?」
澹台幽莲使尽气力紧紧搂住我,喘声道:「你……你这个头儿好大,刮得为
师好舒服,不要停下来,再要狠一点,师傅爱死你了……」
我笑道:「我方才所说不错吧,是不是粗大的好?」
澹台幽莲被我干得天昏地暗,只觉阵阵快感如狂澜乱涌,滚滚无休,答道:
「确……确是大的好,比之你以前强了不少!」
我一笑,再把头埋到她乳房,时而啖噬,时而舔吮,一手更是快速套弄她的
黑屌。澹台幽莲上下沾恩,顿感美透春心,膣内深处犹如扁螺吐水,淫液疾涌而
出。我使起手段,连连就是百多下,干得水花四溅,流满一地。
澹台幽莲忍无可忍,抱定我,娇声喘道:「啊,为师有点意思了,深一点,
再深一点,来了……快要来了!」
话声甫毕,身子忽然猛地僵住,膣腔牢牢咬紧碧玉肉屌,一轮吸吮,立即登
上欢愉的高峰。
而她那粗大肉屌更是脉动不止,欲要喷射出来,我迅速用嘴巴含着那硕大龟
头,如婴儿吸奶般,把那阳精全部吸出。
澹台幽莲把身子依偎着我,膣内依然把碧玉肉屌含住,一缩一吮的,显然高
潮仍没退却,黑铁肉屌更是喷射不止,看着我吞着阳精,便恹恹缩缩道:「你不
要笑话为师不耐肏,谁叫你这根大棒槌又大又粗,下下都顶着人家的嫩肉,为师
小小的一个肉洞儿,怎能承受得住,换为师攻你受,会更不堪。」
我含住满满的一嘴阳精,吻向澹台幽莲,与她分享那淫靡的液体。分享后我
笑道:「既是这样,我就拔出来好了,让师傅进攻,弄坏了师傅,我可舍不得。」
澹台幽莲连忙道:「不……不准你拔出来,为师休息了一会,现在已经没事
了,况且你还没射出来,这样憋着,会很伤身体的。来吧,为师又想要了。」
我道:「好,到时师傅可不要求饶。」
澹台幽莲笑道:「为师就是给你弄死,也绝不求饶,只要你肯要师傅就行了。」
我轩然一笑,把澹台幽莲的裸躯提起,碧玉肉屌立即脱洞而出。澹台幽莲见
着大急,赶忙问道:「怎么又拔出来了?」
我只是一笑,双手抱起澹台幽莲,跨出木桶道:「木缸又窄又仄,难展身手。」
说着把澹台幽莲放下,让她站在跟前。
澹台幽莲扑入我怀中,抬起俏脸,望住我道:「小徒弟,你爱怎样就怎样,
为师先为你舔一会好吗,你且在桶缘坐着,让为师好好服侍你。」
我正在兴头,自然不会反对,依言坐下,大开双腿,澹台幽莲弯下身躯,一
手握住我的碧玉肉屌,一手轻抚着我的俊脸,樱唇在我鼻尖亲了一下,小嘴接着
徐徐而下,滑过我双唇、下巴、颈项,来到我乳头,吸吮片刻,嘴儿继续往下移,
终于来到我胯间。
澹台幽莲把眼一看,不由芳心卜卜,只见眼前之物,比之刚才还要粗大几分,
筋肌亢暴,甚是吓人,抬起头道:「也唯有这神屌可以满足为师,与为师的魔屌
更是绝配。」
我闭口不答,只把眼睛盯在她绝美俏脸上,微微一笑,便此带过。眼见澹台
幽莲不但样子甜美,一颦一笑间,宛如芙蓉初发,动人之极,这样迷人的女人,
着实让人爱煞,心里暗道:「真是倾国倾城红颜祸水,如此一个花容月貌的师傅,
也能给我找到!」
仍没转念,已见澹台幽莲丁香微吐,抵住龟头来回洗舔,接着樱唇一张,整
个龟头已纳入她口中。我立时僵住,美得仰首吐气,却见澹台幽莲手口并用,力
度适中,简直让人爽到心里去。
我暗道:「师傅的口技,可比母亲还要高明一点,有肉屌的就是不同,以后
若是母亲与师傅一起,这样才爽死呢!」
澹台幽莲精耕细作,把根肉屌舔得细大无遗,三翻四合,弄到分际,突然吐
出肉屌,说道:「小徒弟你要是抵受不住,就射给为师吧。」
我自是明白她意思,笑道:「这岂不是太过浪费,倒不如师傅你给我生个小
乖乖如何?」
我这句说话,明着是打情骂俏,顺口开河。
澹台幽莲听说,摇着头道:「为师自然一万个愿意,但你可不要忘记,神魔
之体是相当难有后代的,何况我们努力点,未必不能长生。」
我暗暗叹息,站起身子,伸手将她扶起,把澹台幽莲抱近身来。
澹台幽莲也不待我开声,把一条美腿架在木缸边缘,下身立时门户大开,我
拨开她精神奕奕的黑屌,提着碧玉肉屌,把个龟头抵住阴阜,贴着花唇研磨几下,
轻声说道:「进来好么?」
我双手固定她身子,腰板儿一挺,碧玉肉屌吱一声长驱直入,直放到底,澹
台幽莲刹时呼嘘皱眉,双手牢牢攀住我身躯,我抽送几回,澹台幽莲已是如哀若
啼,不停嘤鸣呻吟。我十根指头,牢牢抓住她双股,粗大的肉屌大出大入,把她
撞得颠头耸脑,身颤体摇。
过得半刻,澹台幽莲已觉难以消受,昏迷浑然,只把身子忙迎慌凑,附耳呫
嚅,轻声说道:「为师不行了,你且缓一缓,若再不停下来,为师恐怕要乐死了!」
我笑道:「师傅得了便宜还卖乖,快说与弟子知,弟子弄得师傅你舒服吗?」
澹台幽莲紧紧抱住我,两具裸躯,霎时贴得密不透风,喘声道:「就因为太
舒服了,叫为师如何忍得……啊!小徒弟你好坏,明知为师受不住,还……还插
得这么深!坏人,为师真的要死了,要被我的好徒弟插死了……不要停下来,用
力一点,便弄死为师了……」
我一声得令,立即加把劲儿,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全都抛于脑后,下
下直闯深宫,把个澹台幽莲弄得饧眼口张,呻吟不止。
又过了一会,澹台幽莲霍地用力抱住我的头颈,娇声叫道:「又……又不行
了,又想要来……再狠……狠一点插为师!」
我见说,当即加紧攻势,果听她喔喔两声,身子接住连连抽搐,又丢了一回。
到这时候,我亦觉有些泄意,忙抽出肉屌,花露猛地从洞口直溅而出,白浆
淫淫,猥亵非常。我让澹台幽莲背过身子,双手按在木桶边,翘高美臀,从后杀
进,登时劈啪山响,涓涓骚水沿着澹台幽莲大腿溯游而下,真个春色澹荡,弥漫
满室,她那粗长黑屌,在那虎虎生风前后晃动。
我望着澹台幽莲皓白光滑的雪背,纤腰丰臀,委实今人着迷,禁不住伸手上
前,穿过她腋窝,一手牢牢的握住一只丰乳,一手握住她摆动不止的黑屌,一面
套弄搓揉,一面挺身疾攻。
澹台幽莲和我本就契合无比,尝过这等庞然巨物,不由得酣畅淋漓,连丢了
好几回,丢得昏头搭脑,而快感依然一浪接着一浪,无从息止,实在难忍难熬,
本想叫我停顿下来,稍事歇息,但见我正弄得兴浓,又觉不忍,只得咬唇死忍,
任由快感将之吞没。
我放开精关,大肆抽捣,终于到了尽头,伸手拍一拍澹台幽莲的美臀,嗄声
道:「弟子要来了,全射给师傅好吗?」
澹台幽莲听见,连忙道:「你就射吧,全射给为师,为师要你的热精!」
话刚说完,碧玉肉屌已抵住嫩肉深处,跳得几跳,大股热浆阵阵袭来,澹台
幽莲顿时美得双目翻白,暗暗又与我泄了一回。
我一连数发,直至涓滴不剩,方抽回碧玉肉屌。澹台幽莲一觉肉屌离体,忙
即回过身来,蹲到我跟前,小嘴一张,已把湿漉漉的棒儿含在口中,唇舌翕动,
使劲的吸舔起来。我看见她那张嘴儿,恰似新破的榴实,吃得习习有声,若非刚
才阳精泄尽,真想再放她一口,看着看着,也不觉看得心旌摇曳。
澹台幽莲一把劲儿,直把碧玉肉屌舔得干干净净,水滴不留,才慢慢站起身
躯,玉手仍是依依不舍牢握肉屌,娇躯前靠,投入我的怀中,抬起娇艳迷人的俏
脸,柔声说道:「舒服吗,要不要为师再舔一会?」
我笑笑摇头,拥抱住她道:「师傅还没吃够吗?」
澹台幽莲微笑不答,我道:「好了,弟子明白。」我们俩又进入木桶里。
「本魔主来了」澹台幽莲顺势把我圈在臂弯里,低头噙住那张微微撅起的嘴
唇。我勾住澹台幽莲的脖子,急切地加深这个亲吻,把柔软的舌头探入魔主口中
搅弄。
「这么渴,抢本魔主的津液?」
「嗯……小贱奴喜欢吃魔主的津液,魔主快给我吃……小贱奴要把魔主的津
液全都吃进去……」我又迫不及待地索吻,这回被澹台幽莲占了先机,舌头被她
含住了又吸又吮,口腔里急剧分泌出的汩汩津液也被她吞吃干净。我几乎被亲得
喘不过气,好容易挣脱出来,「魔主好坏,舌头都被你吸肿了。」
「谁让我家小奴的舌头这么甜,本魔主怎么吃都吃不够。」她搂住我,舔弄
我的脖子和锁骨处,「告诉本魔主,吸完舌头吸哪里?」
我被澹台幽莲舔得呻吟不断,「魔主,魔主……啊……吸我乳头……」
「小贱奴的骚奶子里有没有奶?」
「有……要滴出来了,奶子好胀……魔主快吸我……」我跨坐在她身上诱惑
地蹭动,挑逗她的忍耐极限。
「本魔主先吸饱了奶,再好好肏你。」她说着凑到我胸前轮流吸吮两颗早已
充血发硬的乳头,我被她吸得浪叫不休,乳头也已经肿大得不成样子。
「啊啊……吸得我好舒服……魔主在吃我的骚奶子……骚奶子里的奶都给魔
主吃……啊……不行了,魔主肏我……」我的骚穴已经空虚了一整天,等不及想
被魔主的黑铁肉屌插进去狠狠捣弄一番,我的手在水下摸到了她已经直直挺立的
昂扬性器,喘息道,「魔主你好硬啊!」
「想不想本魔主把你也肏硬?」
「想……想得要死……」我不知羞耻地掰开自己的双臀,用臀缝去蹭那根几
欲勃发的黑屌。
她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记,「那就先坐好,本魔主给你打皂荚。洗干净了再
肏. 」说着细致地搓洗我的全身,弄得我浑身都是白色泡沫。她的手上娇嫩纤细,
抚摸我身上滑嫩的肌肤时格外地让我有快感,「好舒服……魔主再摸我……」
「小贱奴身上这么滑,本魔主都要抱不住了,摸上去就会滑掉。」
「魔主用黑铁肉屌把我插牢……就不会滑掉了……」
「插哪里?」
「插我的小屁穴,小屁穴里已经湿了,都是淫水……再不把肉屌插进去堵住,
淫水就要流出来了……」
「那就用小屁穴里的淫水把本魔主的黑铁肉屌好好洗一洗。」
「对……小屁穴一定把魔主的肉屌洗得干干净净……还要给黑铁肉屌按摩…
…」
澹台幽莲再也忍不住了,双手在热水里浸了浸,洗去滑腻的泡沫,分开我两
条修长的大腿,手指刺入中间那个肉穴里急躁地抽插了几下,硕大的龟头就毫不
留情地捅了进去,「妈的,骚成这样,今天非把你这菊花肏穿不可!」
「魔主肏死我……肏死小贱奴……」我浪叫着收紧后洞,吞咽来之不易的黑
屌,「唔啊……大龟头要把小屁穴撑破了……好胀……魔主,再、再往里肏……」
我骑乘在澹台幽莲胯部,这个体位让两人的性器结合得更深。她用力掰开我
的翘臀,黑屌狠狠往里戳,怒胀的龟头撑开紧窒的肠壁,一直捅到菊花的最深处。
「魔主插到底了,小贱奴想不想肏本魔主的肉屌?」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