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六章:众星捧月
东方不败说完,场中一片寂静,台下先是响起悉索议论,但很快声音便大了
起来。
「这东方不败他以为是谁啊,能和霍英凡比吗?」
「就是,就……是!胜负已分,还不死心,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该不会,是看这次赌注不菲,想要搏一把……想钱真想疯……」
「肃静!丹俸阁重地,岂容尔等大声喧哗?比试继续。」古月啸国厉声大喝,
场上顿时噤若寒蝉。
霍英凡负手而立,颔首沉思,场中踱步,脸上似乎显得很为难啊。「东方师
弟,别怪师兄说话不好听,两局以来,你可曾赢过?年轻人有冲劲,固然是好,
可不要不自量力啊。」
「呵,霍师兄,你废话太多了,专心炼丹吧。」东方不败淡然回击。
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东方不败专心致志,单手一抓,草药被淩空摄起,投入到丹鼎之中,打响了
最后的总攻。
霍英凡当下便是转身,心里兀自冷笑:「你算是什么东西,还真把自己当葱
看。充其量,不过是个卖弄的大蒜头,我倒要看看,你何收场。」
「便让你输个明白!」
冷声一喝,真气涌入鼎中。轰然间,铭文流转。散逸在天地之间的微薄灵气,
彷彿受到某种力量的彙聚,灌涌而入,幻化为烈烈赤焰。
一株株草药摄入鼎中,神念精妙的操纵火焰,贴着鼎旋转起来,形成一朵绝
美瑰丽的火焰漩涡,连成无数匝锋利的火焰丝线,将所有药材吞没。
白点茫茫,纯净的精华从火焰中飞离出,星星点点如星河漫卷,旋转着向鼎
中心彙聚而去,形成一个白色浮空药茧。且越来越圆,越来越大,看起来极其炫
目华丽。
「众星捧月!」
这些精华从漩涡中飞出,从下而上流向了中心一处,那中心一处亮白如圆,
众人一看,可不是众星捧月么?
「什么意思?」一个声音响起,陌生的名字自然说出,自然有人好奇。
「这也是炼药手法,但不知比一来二回高深了多少倍,在长青谷排於第半。」
「那第一和第二是……」
「是流风溯雪和百滤圣弦手,后者出自前任谷主珍珍姐,东方不败作为徒孙,
连一成半点都没学到,空守宝山而不自知,这就是乡下土鳖的悲哀么……」上官
怜香自然是对东方不败只贬不褒。
「彭!」
东方不败的药鼎突然火花四溅,轰然爆响。
无数的碎片蹦飞,如刀片一般嵌入四周石头建筑中,而那一处地上青砖更是
连连掀起!
一时间尘雾轰然,众人急掩口鼻向后退去。
「比赛结束。」
东方不败那里烟尘瀰漫,不见踪影。众人各自神色複杂,有嘲笑他不自量力
的,有微微惋惜的,也有冷目旁观的。
但无一例外的,都认为东方不败这下输定了。
而此时的霍英凡,掌托一枚晶莹玉润的丹药,昂阔步走向台阶,还随手击碎
一块飞射过来的丹鼎碎片。
与此同时,一股极其浓郁的香味在他手中瀰漫开来。
「咦?什么药香?好香……是聚真丹!」
「难道是,小极品聚真丹?」
「厉害啊厉害,不愧是霍师兄,竟然能炼出如此幽香浓郁,品相完美的聚真
丹。」
「也只有霍师兄如此天人之姿,方才能够练出小极品来。」
「果真是小极品丹,二品药师能炼制如此,小英子的水平快到三品了。」
感受到众人仰慕目光齐刷刷而来,霍英凡更是从容淡定。昂着头颅,自信满
满地将精心炼制的小聚真丹交到了古月啸国手中。
此次他也是受东方不败之气而被激怒了,常挥,势要将他一下子踩到地下,
永世不得翻身。
「古月长老,劳烦您宣佈吧。」霍英凡沉浸在兴奋之中,连语调都亢奋激昂
了起来。
古月啸国惋惜的看着东方不败那处迷雾缭绕场景,既已炸鼎,那么丹药就算
已然凝结,这种爆炸的威力之中也定是荡然无存了。
「好吧,我宣佈……」古月啸国的声音震慑全场,让人噤若寒蝉。
「东方不败!」
就在此时,场中不知是谁叫了起来。众人齐齐望去,黑色的影子於烟尘中走
出。
这当然是在最后关头,炸鼎的东方不败。
此刻的他,头散乱,脸如锅底。却脚步沉稳的走上台去,抬头看着霍英凡,
然后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
霍英凡在他走过来的时候,急忙拉着衣服挪了挪,很是嫌弃人。
古月啸国见到东方不败先是转头对自己一笑,随后手摊开,便见到一颗丹药
静静躺在他掌心,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
红润如玛瑙,大小似龙眼,通透若宝石。站在东方不败跟前,一股浓郁的药
香沁人心脾,清凉的感觉散进识海,甚是舒服惬意。
古月啸国老眼大睁,难得露出不可思议。
「裁判,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宣佈吧,我还等着东方师弟打白条呢。」霍英
凡头也不回沉声说道。
「好!我宣佈,本次胜利者是——」
古月啸国眼角瞥过前面的背影,看到霍英凡正傲然对着众人的翘以望,好似
已然胜券在握。嘴角划过一丝冷厉,顿了一顿随后接着朗声说道。
「东方不败!」
全场死寂,东方不败的名字消散在广场之上,回响在众人耳中。
古月啸国拿起丹药高高一举。众人便是顺着这手臂,遥遥望去。太阳刺目,
阳光透过丹药,更是光芒四射,异常璀璨,让人感觉,那不是一颗丹药,而是一
颗,宝石……
不!是星辰!
「哇……」众人眼中光芒闪烁,这绝不是极品丹药——而是淩驾於之上的品!
「胜利者是东方不败。」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众人心中深以为然。
「老夫在丹俸阁,已有多年,什么丹药没见过。炼制丹药,最后成丹。精华
不过五成,便是次品。精华纯度为十成,便是普通丹药。纯度为十五成的便是小
极品。一旦达到二十成,就是真正的极品。」
「而东方不败这颗聚真丹,达到了足足二十五成,是……超品!」
他话音刚落,霍英凡突然暴起,怒目圆睁,眼球之上满是血丝,指头指着东
方不败鼻尖,大声惊吼,口中唾沫飞溅。
「这怎……怎、怎么可能?裁判!他作弊!他一定作弊!」
「他都炸鼎了,怎么会有丹药?!一定是作弊!驱除他,赶他走,打断他双
腿,打死……」
「放肆!」古月啸国一声怒喝,其中灌注了真气和神念,将霍英凡震得耳朵
嗡鸣,一时呆懵。
「丹俸阁重地,岂容你喧哗!莫非你质疑我这个裁判不成?!」
霍英凡还真狗急跳墙,一把抓过丹药。
手中丹药是热的,心却是凉的,哇凉哇凉的,一下子跌到谷底,摔得粉碎。
他心中愤怒,却感到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顿时觉得如芒在背,不敢回头,
霍英凡最终实在熬不过,心中百感交集,一股火气直往上蹿,白眼一翻,晕
厥了过去,滚下台阶。
「小英子!」上官怜香等人一阵惊骇,急忙围跑过来。
她将其手中的丹药掰开,朝东方不败砸去,东方不败顺手一接,耳边传来狠
厉阴沉的声音:「东方不败,你行啊,你给本公主记住。」
说完之后,一行人拖着霍英凡快离开了丹俸阁。
「啪,啪,啪。」
也不知道是谁,带起了场中第一声掌声。
随后掌声来如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绝,将东方不败的谢声淹没。
待掌声散去,周围的人涌过来纷纷道贺。
「东方不败师弟,今天的斗丹,当真令人大开眼界,有空还请不吝指导在下
两手。」
「恭贺东方不败师弟绝境取胜……」
「东方不败师弟,改日来为兄这里喝上两杯。」
「东方不败师弟,不知贵庚啊,我家妹妹虽生的花容月貌,但却无人能入她
法眼,却对你仰慕已久……」
「去去去,就你家里那个,比得上澹台师叔嘛!」
「就是,就……是!」
他们却不知,东方不败炼出此等品聚真丹,的确是作弊了。因为他在最后关
头,沁入了一丝青木神树的小绿液其中。
结果出乎意料的惊人,赫然成了一枚超品的聚真丹。
◇◇◇
不理会一边众人的吹捧,东方不败和古月啸国在一边却是悄悄谈上了。
「东方不败贤侄啊,我与你师尊乃是同辈,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丹俸阁。别
的不说,丹俸阁炼药材料倒是应有尽有,任你挑选。」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相顾而笑。
「那……恭敬不如从命,多谢古月执事。」
古月啸国点点头,随后便是命人清算赢下的赌金,给东方不败结算。有些人
肉疼还想耍手段,但有丹俸阁在,却也不敢闹事。
很快,二十万赌金就悉数落到了东方不败手中。
斗丹现场熙攘的人群渐而散去,偌大平台上道贺的人倒也不在少数。
明面上对他称讚不已,但也有不少数实际上想通过他收集澹台幽莲喜好。若
能有幸得到她的看重,可能也会像东方不败今天一般,脱引而出。
「东方不败师弟先请。」
天罡五星柜台前,排队的弟子主动把靠前位置让给东方不败,语气恭维客气。
再半谦让,推脱不过,也只好点头示意谢过了。
「那个就是刚才斗败霍英凡的东方不败。」
「长得挺帅的嘛。」
侧耳细听,细腻声音虽谈不上如同过石清泉,但话中之意已然让得东方不败
心中荡漾一番。不禁暗道一声:「瞬息万变啊,赛前还被人说地一无是处,而现
在却恰恰相反。」
果然,这世界还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只有拿出本事来,才会受人尊重。
肉弱强食,如今一招逆反,身边一切都生了连锁反应。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为了一枚易经丹。购得百年青榕木髓后,还没暖热的奖
金马上又消耗殆尽。
「增强实力才是王道。」东方不败嘀咕一句,边应付着如潮水般的阿谀讚美,
脚步加快,回悬空阁去。脑子里琢磨的,是怎么才能说服美女师尊,帮自己炼制
易经丹。
◇◇◇
瞿安木自从在东方不败哪里受挫后,就命令手下不停的淩虐西门冰颜。一个
侍卫手里的皮鞭,「啪」的一声,打在西门冰颜赤裸的乳房上。
「啊!」西门冰颜大声地哭叫。她两只丰硕的乳房,现在被绳子纵横交错地
压迫着,一丝不挂的身子被几根绳子仰面向上地平着吊起,修长的双腿耻辱地分
开,饱遭蹂躏的蜜户花瓣里面,一根粗大的木头肉屌正插在哪里。
在离开东方不败的这段时间里,瞿安木除了每天领着打手们强暴西门冰颜外,
还把的各种催情丹药丹药用在西门冰颜身上,使她的体质越来越敏感,一点小小
的刺激,就会汁液横流。
侍卫淫笑着,将一个木夹轻轻夹到她的一只乳头上。
「呜……」西门冰颜轻泣着,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习惯了在敌人的面前哭
泣。
无论她多么的不愿意,但下身那不争气的小肉洞,总是那么不知廉耻地渴望
着男人的阳精,一点小小的刺激,就足於让它汁液横流。
现在,木头肉屌已经在里面捣弄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西门冰颜的肉洞中流出
的汁液,已经顺着那根木头肉屌,沾湿了一片地面。
「啊……」西门冰颜脸红耳赤,淫荡地哭泣着。
打手的皮鞭,将夹紧在她奶头上的木夹扫落在地,乳头上受到强烈冲击的西
门冰颜,在伴随着痛疼而来的火热快感中,失声大叫起来。
「贱婊子,很骚是不是?我叫你骚个够!」打手挥舞着皮鞭,用力抽打着女
人那高耸突出的双峰,那雪白健壮的双腿,甚至那正敏感地抽搐着的蜜户花瓣。
「哇……呀……啊啊…」西门冰颜发疯般地号叫着,淫荡的神经几乎驱散了
其他所有的感官,迷乱的眼神哀怨地望向打手,不知道是在恳求他不停鞭打她,
还是在恳求他满足她潮水般不可抑止的欲望。
打手冷峻的脸色开始缓和了,脸上露出冷酷的微笑。他丢下皮鞭,捏着西门
冰颜的脸,冷笑道:「贱人,很想被人肏了是吗?」
「啊…呜………」西门冰颜模糊的泪眼幽怨地看着打手,颤声呻吟道,「救
我……求求你救我啊…啊…」娇躯不停地抽搐着,插入在她蜜户花瓣里的木头肉
屌,现在就算垂直向下,也能被湿成一片的蜜道紧紧夹住不会掉下了。
「说清楚点,要怎么样救你呢?」打手阴阴笑着,「噗」的一声,将木头肉
屌拨了出来,拿到西门冰颜的脸上擦来擦去。
「啊…我要……我要……」西门冰颜扭着脸逃避着木头肉屌。下体骤然从充
实堕落到空虚的最低点,催情丹药作用下的蜜户花瓣又热又痒,不可忍受。西门
冰颜痛苦地扭动着粉臀,每一次激烈的交合过后,她都必须经过这样的一阵折磨。
三刻钟后,如果敏感的娇躯不再受到刺激,催情丹药的作用就会暂时被抑制
下去。
每天,至少都要有二次以上这样的经历。原本坚强的意志,在痛苦的折磨下
已经日渐消沉。
现在的西门冰颜,已经习惯了在淫荡的一波波高潮中呻吟哭叫,这似乎成为
她现在生活的全部。
「你要什么?告诉我,母狗要什么?」打手将湿淋淋的木头肉屌使劲摩擦着
西门冰颜两片性感的嘴唇。
「干我……啊…求你,干我……」西门冰颜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你是谁?」打手淫笑着,手掌用力玩弄着西门冰颜丰满的雪乳。敏感的乳
房在对方充分的刺激之下,得不到安慰的蜜户花瓣,将延长那一段痛苦折磨的时
间。已经情不自禁的西门冰颜,已经深刻地感受到催情丹药的痛苦——或者,她
比催情丹药更痛苦,她始终深陷於耻辱的地狱之下,没有一点尊严。
「我……呜……母狗……干我……」西门冰颜含着泪珠,痛苦地哀求着。
「说清楚一点,你是什么?」打手继续淫笑。
「我……我……」西门冰颜急促地喘着气,「我是母狗,干我……干母狗…
…啊…求你……」
蜜户花瓣上麻痒和炙热的压迫,使她抛弃了尊严。在痛苦地煎熬之中,高傲
的西门冰颜屈服了。
「真是一条淫贱的母狗!」打手伸手往西门冰颜的胯下掏了一把,湿淋淋地
将手掌在她的大腿上拭抹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