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章:五品灵丹
如此一番妙境,让东方不败看得是目瞪口呆,掌心触碰罩壁,柔如清水,却
难以捅破。
突然,罩壁上青绿色气息蔓延手掌,顺势爬过臂膀遍佈全身。
东方不败连退两步,掌心却出现奇迹现象,青绿色气息逐渐消散,身上的一
些尘埃污垢消失殆尽,整个身体如同刚沐浴过一样,神清气爽。
青绿色气息如旋风一般,将整个丹房内的污渍杂质蔓延都清扫了一遍,微尘
全无。
突然,气息瞬间凝聚,急急攀升。顺势望去,眼见就要波及澹台幽莲。
见她摇摆身姿,五指斗转,青绿色气息转动方向急彙向她的掌间。藕臂猛然
上扬,气息狂追而去,离掌前夕芊指间骤然腾起粉色桃花般,率先冲破气罩,青
绿色气息如泄洪之水,狂涌而出。
「灵指净天」
气息散尽,气罩不见丝毫缝隙,整个内部气息清新,如雨后青草香拂面,而
那粉色花瓣却尽情洒落。
白衣裹身裙摆晃动,澹台幽莲与之花瓣同时飘落,气流流转间,撩起她的发
丝,正如那九天仙女下凡尘。
娇躯落地,足尖轻点,玄青色气息遍佈周身,花瓣有规律的纷飞不已,瞬间
幻化成「玄」型符?,周围布深纹路,仰慕望去,星星点点如同置身浩瀚宇宙般。
「轰」,气息涌动,瞇了东方不败双眼,慢慢睁开,眼前景象令人大开眼界。
他却是不知,澹台幽莲为了其他炼易经丹,可是豁出血本了。
只见整个气盾变的青蓝交织,符?印附地面,纹路深陷。澹台幽莲面前杵着
一尊乳白色鼎炉,巧夺天工,上有凤纹玄兽,异草魔核,雕刻栩栩如生,两耳凸
显呈莲花体状,足长一尺,鼎高丈余。
「五品丹药教你虽说为时过早,但今天既然碰到了,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吧。」
澹台幽莲眼神肃穆,凝重不已。五品易经丹,哪怕是她,炼制起来也绝非易事。
仙足轻移,五指轻柔挥动,玄青色气息掠过,半丈远处,一块阳刀赤茯苓受
其感应,瞬间拈在指尖。柔指轻弹,阳刀赤茯苓如脱弦之箭融入鼎内。离鼎半尺
距离,玄青色气息游走在澹台幽莲娇躯上,丝丝气息萦绕在指尖,藕臂微动,掌
中像是放了磁铁,气息瞬间凝聚成团。
飘然起身,悬浮空中。玉掌轻拍,环於鼎炉两侧,玄青色气息渐渐渗入鼎中。
人与鼎间,彷彿多了一条如梦似幻般的纽带。
「轰」。白玉鼎内升腾起一团赤焰,火红中藏着玄青。那入鼎的阳刀赤茯苓
随即漂浮融入火焰之中,滚滚动动。
「易经丹辅材阳刀赤茯苓,属火性,先入鼎,易点火,真气入七成。」澹台
幽莲讲解操作步骤,只惊得东方不败一阵讚歎.
「原来,高手炼药不用扶鼎耳啊?」东方不败惊歎不已中。
「用心点。」澹台幽莲第一次叱喝东方不败,原本温润如水的柔美仙容,浮
现一抹严肃,双眸郑重,紧盯鼎炉,专注至极,颇有一副严师出高徒的架势。
一个激灵,东方不败立马收敛心神,施展神念,融入鼎内,细细静观那炼制
过程。
澹台幽莲真气注入鼎壁,铭文阵法被激发,化作青绿色火焰,只见药材滚动
在其中,表皮被烘烤地嗤嗤直响,正抽丝剥茧般去除杂质。
突然,她淩空浮动,掌间气息如波涛骇浪,猛地向前层层推进,陡然加速。
淩空转动一周,一株灵药纳入指尖,轻弹间,灵药离指,融入鼎内烈火之中。
「易经丹辅材白霜练实,属水性,再入鼎,灭赤焰,入真气七八成,与阳刀
赤茯苓火性相剋,但两者必须同时炼制,方能取得精髓,切记火候要稳。」
澹台幽莲话刚说完,淩空仙躯轻洒飘动,双掌在前,沿着乳白鼎炉周围,飘
逸的旋转起来。速度逐渐加,忽而又猛地停顿,身体后翻一周,莲足轻踏青蓝相
间的罩壁,激起上面一阵波纹,娇躯如漂浮绸带,玉掌交替在前挥动,玄青色气
息,急速融入鼎内。
鼎中烈焰受真气膨胀,紧贴鼎壁转动,两副药材也随之逆转,似太极交彙,
阴阳合泰,滚动触碰火壁「啪啪」直响。
蓦然之间,阳刀赤茯苓火焰大增,逼得那白霜练实猛撞鼎壁,反弹而来,两
者相撞,「砰」一声炸响传来,激地东方不败连连后退。
目不暇接的转换让东方不败一阵眼花缭乱,再定睛望去,鼎内升起一缕青烟。
澹台幽莲收掌轻洒摆动衣袖,青烟穿透青蓝相间的气罩转瞬即逝,脸色愈发沉重。
「完了。」东方不败暗道一不妙,一个箭步跑到澹台幽莲身后,脚下定力,
呈八字,双掌伸出,就要接住摔下来的澹台幽莲。
似有感知,眼见倒入东方不败怀中的澹台幽莲轻佻一下莲足,悬空一个侧身,
踏在东方不败肩头,掠过头顶稳稳着地。
不出澹台幽莲所料,五品丹确实难以炼制,就那水火相剋之势,阴阳交泰之
融,普通炼药师还真难把握。刚入得两味药材,第一次便以失败告终。
东方不败心头一紧,如此以来只剩两次机会。
药材损失倒是小事,东方不败担心师尊受反噬,急忙凑上去关切说:「师尊,
你没事吧?」
美眸闪现一丝温柔,澹台幽莲看向东方不败道:「你可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
备。」
第一次便炼制失败,也给澹台幽莲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师尊放心,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东方不败胸脯拍得啪啪响,小心脏却??
直跳,险些到了喉咙里。
澹台幽莲收敛心神后,莲足轻踏,脚尖离地,白裙浮动。纤纤玉指越过头顶
自然虚散,如画中漂越天河的仙子般,澹台幽莲已悬浮空中。
真气注入,第一味药材已经入鼎。又遇水火相剋之势,两味药材在真气的催
动下,在火焰中心急速转动起来。娇躯前移,玉指贴近莲花鼎耳,丝丝气息催动
下,那鼎盖晃晃动动。
东方不败紧张到了极致,明察秋毫,神念已然融入鼎内。见那药材表面杂质
毒物慢慢脱离,火焰如万针摄入,抽丝剥茧,沸腾之势犹如万箭齐发,片片乳白
精髓逐渐浮现。
「百滤圣弦手。」东方不败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呼」,鼎内腾起一股火苗,一段百年青榕木髓已经入鼎。
「百年青榕木髓,木性,易经丹主药,淬炼火候降至五成。」澹台幽莲淡淡
道。
三味药材同时提炼,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东方不败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心
中捏了一把汗。
木髓入鼎,火焰顿时舒缓很多,细微观察下,如颗粒爆燃一般,伴着每次响
动,炸裂开来的木髓变得金黄,闪闪发光。真气催动铭文,附在木髓表面,颗颗
粒粒,紧密相连,几息间,已形成一条长线。
紧随其后,其他辅助药材一一融入,澹台幽莲悬空身姿不断转换,真气涌入
不时调整,细观之下,玉颊香汗溢出,可见淬炼的艰辛。
「覆髓牵引指」
十多味已被提炼成精髓的药材,分佈於鼎内,火焰包容,色泽不一。突然,
澹台幽莲化掌为指,一手附在小臂上,真气集中,犹如一股涌动的清泉,伴着背
后轰动的气息,急速融入鼎内。
旋浮焰火受真气推动,本附在鼎壁,如今化作十几个团状,分围在药材之上,
两两相撞起来。「砰、砰……」,断续的碰撞声急剧加快,焰火烈性急速上升,
而那精髓也随之融合。
「嘿嘿。」东方不败嘴角勾起,欢喜的搓动双手,看其情况,已经到了收尾,
眼见成丹了。
澹台幽莲指尖轻推,一股青色真气,呈螺旋状激射而去。直接涌入百年木髓
的火焰中,推动而起,与其它灵药精华缓缓融合,本一团淡青色的圆形液体,如
今变得金光闪闪,表层如水面波纹,起伏荡漾。
「凝」
化指为掌,玉臂双向扩张,猛向内收,掌间气息陡增。气罩符?,一道白光
闪现,拔地而起,渐渐收缩,融入掌内,稍碰真气,像是触及了电流,急速冲击
鼎壁。鼎内白色符?呈现,推动起铭文压缩着火焰。
「轰」热流涌动,气息掀起鼎盖,水波液体瞬间凝成固体,一颗泛着闪闪金
光的易经丹雏形已见。
东方不败暗拍一下小心脏,一口憋闷的气息吐出道:「厉害,果然不同凡…
……」
「砰」,一声炸响,东方不败话未说完,连退两步。澹台幽莲悬空倒翻两周,
脚下擦地后退几步碰到气罩,娇躯一震,蹲坐在地上。
「师尊。」东方不败本能反应道。
一念之间,东方不败又心如滴血,眼见着丹药即将成型,本以为还能额外再
炼制一枚,却不想顷刻间丹药爆燃,化作粉末,瞬间被焰火吞噬,只留下一股青
烟。
见得澹台幽莲额头溢出一丝香汗,脸色微微发白,惹得东方不败微微心疼,
劝道:「师尊,您太辛苦了,要不我们算了吧,回头再练。」
「呼」,澹台幽莲缓缓摇头,温柔的双眸中透着坚定。
三次机会已用掉两次,且别说东方不败心疼,澹台幽莲却也感到棘手,但那
细腻之心那容得这等瑕疵。
又见东方不败虽急於得到丹药,仍不忘关心自己,此时又怎能就此罢手。微
闭双眸,细品缘由,补缺陷,促完美。两次失败虽令人惋惜,也给她积累了不少
经验。
轻盈起身,丝丝缕缕的天地灵气透过气罩缓慢纳入掌心,化入丹鼎铭文。
指尖轻点,第一味药材进入鼎内。「轰」鼎内腾起火焰,直没灵药。
澹台幽莲显然更为慎重,极速斗转的焰火沿鼎壁旋转,但章法更为有序,焰
火虽烈,包裹着药材却像安抚熟睡的婴儿。
「百滤圣弦手」
「覆髓牵引指」
改变策略,但套路明确,驾轻就熟。那赤青色火焰受她操控,瞬间腾起,焰
火边缘变成白色,团团包裹的灵药精髓碰撞啪啪直响。
「凝」
又到关键时刻,药液精髓即将凝丹,东方不败神念丝毫不敢放松,刚才就在
这关键时刻毁於一旦。再失败的话,连哭天喊地的地方都没有。
只见雏丹金光闪现,急速旋转,杂质触及火焰,消失不见。突然,火焰减弱,
雏丹表层似溢出的汗水一样,滴滴形成条条溪流,脱离丹药滴入火焰中化作一缕
青烟。
「不好。」东方不败暗惊,心都快跳出嗓子口了。
澹台幽莲明显消耗过多,香汗淋漓。凝丹需十成侯火,炼药师若修为不够,
或把握不当,怎能凝丹?
东方不败脑中极速运转,青木神气在气海内如同万马奔腾,瞬间凝聚。与此
同时,神念激荡开来,化作无形丝丝缕缕的若有若无之力。
什么都顾不得,飞身而上,扶住了鼎耳。
以神念裹住雏丹,青木神气丝丝融入鼎内火焰,雏丹像是加足了马力的机器,
迅速提升旋转速度。
澹台幽莲见东方不败神念辅助,力挺娇躯,白色真气陡增不少。心下讶然惊
骇,没想到他的神念如此精纯玄妙,竟然能巧妙的与她配合。
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嗖,嗖……」拳头大的雏形丹药,几息间便凝聚起来,越见缩小。
「呼」,逆风一般,一道金光乍现。
「收!」,神念感知,两人同时收回,退后两步。
两根纤指合并,一丝真气从澹台幽莲指尖生出,轻触乳……白色鼎炉,碗口
大小的花瓣顶盖漂浮。一枚金光闪耀的金丹悬浮而出,外观圆润通透,上雕星点
铭文符?,缕缕热量周身涌动,看其品质极为不凡。
「呵呵,易经丹。」东方不败脱口而出,干唇咧开,挤压的脸颊,长出了皱
纹般。心中难掩喜悦,显现於表,太过唐突。
「还是枚小极品的易经丹。」澹台幽莲灵动的双眸中,充满了讶异之色。
「师父辛苦了,您喝茶。」东方不败见她累得浑身香汗,急忙跑去沏茶斟水,
顺手拿了把扇子,很狗腿的在一旁献慇勤。
澹台幽莲为了炼制此丹,也算是殚精竭力了。先天高阶强者的真气,也是消
耗一空。倒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弟子乖巧的服侍。
轻品香茗,略定心神后,看着东方不败。自己这个徒弟,没想居然能通过神
念辅助完成。要知道,旁人炼丹时,连自己都没办法进行辅助,药师多少气息,
神念。完全是靠自身控制,而他能融入炼制过程而没有造成破坏,反倒成就小极
品,可见他神念是何等的敏锐。
看着东方不败又端茶倒水讨好的场景,薄唇嘴角翘起,现出一丝微笑,不禁
暗自忖道:「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徒弟。」
不过,弟子越优秀,她越是满意。或许还是一生的男人。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造化。
要说这五品易经丹成丹之后,竟然品质超常,达到了小极品的层次。这大大
出乎了他的预料,虽然前两次失败让他损失不少,但仅此一枚五品小极品易经丹,
市场购买价格起码得七八十万两金币,若是卖掉……
东方不败立刻打消这样念头,服丹淬体才是正途。
才刚转念,澹台幽莲的香唇已经送了上来,我知道师尊要把刚才的消耗补回
来,没办法之下只好逆来顺受,一手抱住她,便和澹台幽莲拥吻起来。
澹台幽莲显得异常兴奋热情,嘴里和我亲吻着,而她的一双手,却不停地在
我身上乱摸,半刻工夫,在澹台幽莲的播弄下,整根碧玉肉屌已见昂首直竖,发
起威来。
我自当不遑多让,隔着衣衫握住一边乳房,使劲地搓揉把玩,在一握之下,
发觉手上之物份量倒也不小,比起母亲的小上一点,但也浑圆饱满,极其受用。
澹台幽莲看见碧玉肉屌有了起色,粗壮硬热,一颗心登时卜卜乱跳,说道:
「坏徒弟,咱们到床榻去,好好的慰劳下为师。」
拉着我便走了过去。
来到榻缘,澹台幽莲已急不及待的为我脱衣,我落得自在,任由她把自己剥
脱清光,澹台幽莲看见那根碧玉肉屌,双眼倏地放光,握在手上,呆答答的看了
半晌,张口道:「真的太厉害了,每次都这般粗长,真不知道如何进入为师那小
的可怜的肉洞!」
话才说完,便跪了下来,紧握碧玉肉屌来回洗舔,那鹅卵大的龟头,忽地全
纳入她口中,几下吸吮,我直爽得仰首吐气,欲火横生。
只见澹台幽莲手口齐施,一面鼓唇大吃,一面抚玩卵蛋,弄得甚是起劲。我
如何能忍得,忙弯身把她提起,几个起落,便将她脱得光溜溜的。
澹台幽莲毕竟看起来只是二十岁左右年纪,不像凡人的绝美脸庞,完美无瑕
的身躯,浑身香娇玉嫩,肤白胜雪,一对乳房虽不及母亲硕大,却丰满圆挺,一
握有余,再看那胯处,在原来因该是阴蒂的地方,耸立着一根黝黑肉屌独一无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