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9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一章慰劳师尊
独一无二:通气黝黑发亮,血管如蚯蚓般隆起鼓胀,硕大的龟头,棱角十分
凸显,十寸长,两寸粗,是名符其实的黑铁茎刚。
在那根部挂着一对比那龟头还要硕大的卵袋,可以想象丹药是多么充裕。在
那卵袋后面则是如一个开裂小馒头般的名器阴阜十重天宫。
十重天宫:玉门非常狭窄。它构造较特殊,幽径壁上皱褶极多,层峦叠嶂,
它们的分布和形状形形异异,有时还有肉钩,皱褶数过百,层数过三层,初次尝
试犹如披荆斩棘,往往半途而废,不得真趣。不过,一旦碰触到花心,便会突然
産生律动,收缩迅速,幽径壁有强烈的抽搐,强力挤压男根,而且,女人会不断
扭动水蛇般的腰肢,发出梦艺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偏身蠕动,这时澹台
幽莲往往会失去控制,被导入妙不可言的佳境。「
愣神之际,澹台幽莲已经环抱过来,双双滚到床榻上,我一个打滚,将她压
在身下,把头埋下,一别头的捧着乳房便吃。澹台幽莲禁不住轻声娇啼,立时挺
胸拱腰,双手按住我脑袋,昵声道:「坏徒弟……不要这样用力嘛,为师这对乳
儿终究是让你玩的,何须如此猴急!啊,坏徒弟,不要咬,为师受不了……」
我那去理她,依然埋头乱舔,直弄得澹台幽莲娇喘连连,身颤体摇。
澹台幽莲熬不住这股快感,琼浆花露一浪淌的涌个不停,叫道:「不行了,
快来要为师,插进来,人家好想要……」
我暗暗一笑,停下动作,一个翻身蹲在她胯间,笑说道:「真是个骚蹄子师
尊,刚才不是嫌粗厌长吗,现在又火急火燎的发浪。」
澹台幽莲唝嘴道:「你坏死了,这样笑话为师,人家不来了。」
我呵呵大笑:「真的不来吗,那我就回去了,横竖今日累得要命。」
澹台幽莲听得大急起来,真怕我就此离去,忙伸手一把握住碧玉肉屌,说道:
「你不能走,徒弟你就行行好,不要再耍为师嘛,求你快弄进来,为师实在忍不
住了!」
看见澹台幽莲那心攘攘的模样,我不由暗笑,索性再逗弄她一下,笑道:
「人人都说我是夯货,又蠢又笨,妳若不说明白清楚,我怎知道弄什么进去,又
要进去哪里?」
澹台幽莲听得娇嗔起来,正想发难说话,岂料我一手握紧碧玉肉屌,把龟头
在她淫裂处一轮磨蹭,一手抓着她那黑铁肉屌快速撸动,阵阵快感如浪涌至,美
得她连连哆嗦,只得张口呻吟,那里能够说出声来。
我笑问道:「还不快说,再不说我就回去了。」
澹台幽莲明知我存心作弄,实在又难熬得紧,不由不低头,说道:「徒弟你
好刁难为师,故意为难人家。啊……不要再这样,不行了!我说……」
我道:「那就快说。」
澹台幽莲只得道:「为师要……要徒弟的粗大肉屌,插进……插进为师蜜道!」
我听得畅意,当下腰板着力,硕大火烫的龟头立时滑了进去。
澹台幽莲给肉屌一闯,顿美得嘘了口大气,只觉此物确实非比寻常,把个阴
阜挤得胀满难当,思念未转,碧玉肉屌已直冲到底,不禁靶心一麻,已被龟头咬
住花心嫩肉,直美得双目一翻,十根纤纤玉指牢牢抓住榻上的褥子,一时嘴唇半
张,竟叫不出声来。
我提抢一送,整根肉具已被牢牢包箍住,翕张收放,如投鲤嘴,且膣内异常
湿暖滑腻,溶溶荡荡,受用非常。不由暗道:「这个嫩屄当真紧窄无比,与第一
次相比较也不遑多让!」
澹台幽莲给碧玉肉屌塞得爆满,真个是无气可出,十分难过,还没适应过来,
倏觉巨物突然徐缓抽动,龟棱挨着膣壁,挤挤蹭蹭的刮个不停,酸麻酥甘,实是
难写难描。
我一手分开她大腿,一手撸起她的黑屌,渐渐加快速度,每一抽提,皆现首
显根,干得水声四起,见那澹台幽莲玉拳紧咬,双目迷离,斜映双颊,照得她艳
丽不可方物,再见她一双玉峰,高耸挺拔,随着抽插动作,颤巍巍的不住乱跳,
一时看得兴动情狂,伸手握住一只乳房,着实揉搓。
澹台幽莲口里嘤咛不竭,秋波转眸,偷眼向我一瞧,但见我正自策马扬鞭,
杖戟疾捣,每一深插,龟头便点着花心,又酸又美,只得咬唇死忍,任其放肆。
我见她很是受用,更加放情抽戳,一口气冲杀百多回,澹台幽莲岂能忍得住,
阴中一麻,高潮立至,叫道:「不……不行了,为师快要死了!」
听得此话,我暗暗一笑,把碧玉肉屌抵住深处,停了下来,俯下将她抱住,
问道:「觉得滋味如何,比之往日是否厉害多了?」
澹台幽莲双手用力搂住我脖子,娇喘无限,在我耳边道:「不行!实在太…
…太过激烈,这般巨大的肉屌,就是不动,为师已舒服死了,更何况给你没头没
脑的乱插,叫人家如何抵受得住!」
我笑问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澹台幽莲昵声道:「好……好美,确比以前美得多,为师害怕习惯了你这大
东西后,将来找不着如此勇猛的丈夫,到时必定难过死了!」
我道:「那还不容易,以后妳就跟着徒弟,不去嫁人就是。」
澹台幽莲啐道:「你想得挺美,要我跟着你这个才宗师极小子,为师才不要
呢。」
我笑了一笑,道:「我只是说说,妳就当真,就算妳肯跟我,我也不要,稀
罕么!」
「你……」
澹台幽莲娇嗔起来:「为师很差么,想要澹台幽莲多的是。」
说着间,突然微微用力,龟头抵住深处往里面一冲,竟撑开了花心,整颗头
儿闯了进去,被一团团膣肉包含住。
「啊!」
一声娇鸣,澹台幽莲抬起粉拳,轻轻打在我的背上,满眼泪水道:「你……
你好狠心,这样欺负为师,快快拔出来,酸死人家了!」
我微微一笑,反而再一深送,整根巨龙终于全根没了进去。
澹台幽莲又是轻呼一声,死命的抱住身上的澹台幽莲,惨兮兮道:「为师下
面要给捣碎了,徒弟你怎能这样,一点都不疼爱为师!嗯……不要动。啊!要死
了,它……它好硬好热,实在不行,快拔出来!」
我被一团美肉包裹住肉屌,紧窄就不用说了,而是那股强大的收缩力,挤得
我畅美非常。我还是首趟得此滋味,果然美妙无穷,心道:「简直是极品,没想
内里还另有天地,上次慕容天瑶哪里只进了一点,现在是完全进去,如不是用力
过大,恐怕难以一尝这妙境!」
当下轻提慢送,不住在花心内埋头耕耘。
澹台幽莲起先确实酸麻难忍,但经过我一番开垦,快感徐徐而生,美甘甘的,
说不出的舒畅宛美,当即紧抱住我,轻声呻吟道:「徒弟,为师……为师有点意
思了,又想……想丢给徒弟,不要停下来,再插深一些!」
我笑问道:「妳不是叫我拔出来吗?」
澹台幽莲忙道:「不要……千万不要拔出来,就是这样插着,为师快要来了!」
我在心中暗笑,心想:「原来女子也爱这个,确实妙得很!」
才再抽动几下,忽觉一阵暖流射向龟头,即见澹台幽莲连连剧颤,又再丢了
一回。喜道:「爽透了吧,泄得舒服么?」
澹台幽莲樱唇半张,喘道:「美死了!」
接着双手捧住我的脑袋,雨点似的不停在我脸上亲去。
我道:「师尊妳已经舒服过,也该到我吧,现在要看妳了!」
说完抽出碧玉肉屌,滚身仰睡在她身旁,一根七寸有余的巨屌,贴腹高高竖
着。
澹台幽莲听得此话,忙俯身张嘴,将碧玉肉屌纳入口中,把那残汁骚水舔个
清光,方跨腿骑到我身上,把住碧玉肉屌抵紧后庭菊眼,身子往下一桩,菊门立
时将碧玉肉屌含住。
只见澹台幽莲提身抛臀,碧玉肉屌在她胯间大出大入,胸前的一对美乳,随
着动作跳跳荡荡,极是诱人。
我仰身上望,看得火焰狂涌,忙伸出双手,一手一只的恣情把玩。
澹台幽莲给肉屌连番戳刺,本已美入心肺,现再给我握住一对妙物,更是欲
火难竭,不禁一面晃动身躯,双手套弄自己的黑铁肉屌,一面叫道:「怎会如此
美,再这样下去,不是要美死为师么……徒弟,你……你为什么还不射,为师实
在受不了,如此连连丢身,早晚会泄死的!」
我看见她那媚容娇态,炼丹也消耗很大,当下放开精关,也不再强忍,在下
挺腰着力帮衬,直把澹台幽莲干得人仰马翻,支撑无力。我见此,拐身坐起,把
澹台幽莲放倒在榻,架起她一双美腿,投枪疾射,这一回狠起心肠,下下尽根,
害得澹台幽莲连丢数遍,终于听得我闷哼一声,大股带着绿液的阳精劲射而出,
好帮助师尊快速回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我喷射中,澹台幽莲套弄的黑屌也在喷射,却是对
着我的脸射,待我射完时,师尊也射了我一脸。
二人登时浑身舒爽,抱作一团,待得回过气来,澹台幽莲搂住我,轻声细气
道:「今番一战,为师可真乐透了,现在为师回复了一点,轮到为师了!」
我紧贴着澹台幽莲完美诱人的身躯,双腿不自觉地抬起夹住澹台幽莲的水蛇
腰,大腿内侧在澹台幽莲的腰上蹭来蹭去。澹台幽莲急切地把火热的吻烙遍我的
全身,把我脸上的汁液舔得干干净净。
沿着脖子,肩膀,锁骨,一点一点向下吻,每一寸肌肤都被澹台幽莲亲吻吸
舔,除了胸前的两点突起,不知是不是澹台幽莲不小心疏忽了。
当澹台幽莲的舌尖在我的肚脐口来回舔弄时,我终于受不了地开腔,「魔主
……舔,舔我乳头……」
澹台幽莲的唇舌又开始缓慢上移,停在乳晕的下方。「本魔主昨天才把这对
骚奶子里的奶吸了个干净,怎么今天又有了?」
「因为……骚奶子太骚了……想要魔主天天吸……所以——啊啊魔主在吸我
的骚奶,好舒服,魔主……魔主用力吸我……啊……魔主,小贱奴的骚奶好不好
吃?」
澹台幽莲含住我的乳头用力吸吮,不时在乳尖上轻轻啃咬,「小贱奴奶子里
的奶又香又甜,魔主最喜欢吃。」
「骚奶还有很多,都给魔主吃……魔主,另一边也要吸……啊啊……奶头被
魔主吸得好胀,要破了……」
直到两颗乳粒红肿得几乎破皮,澹台幽莲才大发慈悲地放过我,将注意力转
移到我的下半身。此时我的碧玉肉屌已经一柱擎天,龟头抵着澹台幽莲的小腹,
铃口溢出的清液把澹台幽莲腹部也弄得湿湿的。
「肉屌居然又出水了,刚才不是才射的吗?是不是又想本魔主吹箫?」
我一想到魔体的澹台幽莲趴在自己下身含住自己的肉屌的情形,就止不住地
兴奋。「想……魔主吃我的碧玉肉屌……」
澹台幽莲俯下身,张口含住不停往外流着汁的龟头,我浑身一阵强烈的快感,
「魔主……」大腿本能地想要并拢,却被澹台幽莲双手掰开,手指抚摸大腿内侧
的滑嫩肌肤,引得我一阵阵酥麻,我感受到自己的肉屌被含在澹台幽莲湿热的口
腔中,舌头舔过我的龟头和柱身,肉屌在极度快感之下分泌出更多湿液,被澹台
幽莲毫不犹豫地吞咽下去。
「魔主好会吸……啊啊……魔主的嘴好热,好舒服……碧玉肉屌又要射了…
…」我浑身肌肤都覆上了一层情欲的粉红色,看起来诱人无比,澹台幽莲一边吞
吐着我的肉屌,一边抬眼欣赏我沉醉在快感中的淫浪模样,自己下身也硬得一塌
糊涂,恨不得立刻把黑屌捅进我下面那个又骚又媚的后洞里好好干我一场。
但是眼下,她更想看自己的小贱奴在自己嘴里高潮的样子,那一定很性感。
所以她更加卖力地吸吮口中的肉柱,我这时已经快撑不住,急急地哀叫道,「阳
精要被魔主吸出来了……啊啊……」
澹台幽莲却吞吐得更快更用力,舌尖戳刺顶端的铃口,我经受不了这样直接
的快感刺激,肉屌在澹台幽莲口中一阵弹动,浪叫着到达了高潮,精液一股一股
地射在澹台幽莲嘴里,被一滴不剩地吃了下去。
「魔主……」我看着澹台幽莲,脸上不禁有点发热,想到澹台幽莲刚刚吃了
自己的精液,肉屌又隐隐地兴奋起来,连菊花都开始抽动。
澹台幽莲倒是神色如常地抹了抹嘴,趴到我身上一口一口地盖戳,「小贱奴
今天怎么这么快,被魔主一下就吸出来了?耐力退步得这么厉害,魔主的黑屌可
不懂放水,待会被魔主肏晕了怎么办?」
我慵懒地笑着,勾住澹台幽莲的脖子,在她耳旁腻声道,「只要魔主继续肏
我,不停地肏,就又能把我肏醒过来了……」
「你这贱奴弟子!」澹台幽莲狠狠地亲上我的唇,手指伸到下方揉弄后庭的
菊花口,敏感饥渴的后洞很快有了反应,开始一张一合地勾引澹台幽莲插入进去。
我将舌头伸进澹台幽莲口中品尝自己精液的味道,直到被澹台幽莲反客为主
亲得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后洞口被澹台幽莲的手指揉得一阵酥麻感传导到后洞
深处,饥渴感更加强烈,「魔主不想插进来么……小菊洞里面已经湿了,就等着
被黑铁肉屌肏……」
自从成为魔奴后,我的菊花在与魔主接触时,居然也会有汁液流出,敏感度
更是大增,几乎与女子蜜道等同。
「不急,魔主还想做一件事。」澹台幽莲说着在我的翘臀上揉捏了几下,
「来,翻个身,趴着。」
我顺从地换了个姿势,双膝跪着,手肘撑在枕头上。后背式可以插得很深,
还能被澹台幽莲从背后抱住,所以我并不反感这个体位。我的腰微微下沉,显出
一条诱人的曲线,臀部自然而然地高高翘起,不知羞耻地露出股缝间嫩红的后庭
菊花,像一只急切渴望与雄兽交媾的发情雌兽。
澹台幽莲双手游走我的全身,摸得我浑身发热,肿胀不堪的乳粒又遭无情蹂
躏,红肿得像要滴血,后背上又清晰地感觉到澹台幽莲火热的唇舌舔过肌肤,我
不自觉地吟叫出声。
「小贱奴真是越来越浪了。」澹台幽莲轻轻啃咬着我两瓣浑圆的臀部,把臀
肉啃得通红一片。
「因为小贱奴想要魔主的黑铁肉屌肏……等魔主的黑屌把我肏晕,就,就不
会浪了……」
我微微仰着头,虽然刚高潮了倆次,却在澹台幽莲的爱抚中再度亢奋起来,
无意识地扭着屁股,右手伸到后方掰开臀肉,露出收缩有力的旱道,渴求被澹台
幽莲的黑铁肉屌狠插,「魔主……骚水要滴出来了……」
冷不防臀上被澹台幽莲拍了一记,手也被澹台幽莲拨开,「小贱奴屁股别乱
动。」随即我感觉到双臀被用力掰开,一条温热的软物覆上潮湿的后洞口。几乎
不敢相信此时澹台幽莲正在对自己做什么,后洞抽动得更厉害,后洞口挤出更多
的汁液。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