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
白枫学院,只是一个普通的女校。
普通在哪里?在于它非常平庸的校貌里面,全是女生的存在就让人大跌眼镜
了,学校比很多普通学校都要破烂,还很贵,而且教育不是特别出色,也没有特
别的干货。真的要拿出来说的话,这个学校的伙食非常出色,不过就这一点之外,
和别的学校相比大大不足。
但是如果是有歹意的男生进来这个学校,还是很容易被俘虏地原地打转的,
更别说如果在这里面偷情的话会有多么刺激。
「你真的好乱来,我们只是见个面而已,不用那么猴急啊!」
短发少女有着修长的手脚,还有一对发育相当良好的胸部,看样子应该是学
校难得一见的运动型美少女,此刻却在一个不应该存在这儿的男生强行坐在对方
大腿上,双腕被蛮力扣住,而且两人就在厕所的內间里面,这种成人影片一样的
强暴情节让她非常窘迫。
但是男生此时非常受用,对方越是挣扎反抗,其实迎面而来的刺激越大——
臀部就这样摇摆蹭到他的裆部,声音就近在耳旁,双手还能感受到对方无能为力
的感觉,一种支配的征服感让他非常满足。
「真的是……明明才高二色欲旺盛地和什么一样……」
「你还见过其他岁数的咯?」
「才、才不是,只是说男生都这样吗?」
「明明什么都没碰你却湿了呢?」
女生被呛得一愣一愣的,毕竟自己也有一点感觉,但是如果认命的话对方可
能会得寸进尺,所以这里一定不能退让;这样消耗着也不是办法,如果拖的太久
影响了之后的上课,甚至缺席的话,一定会出大事的。
= = = = =
「这笨学校,明明是女校连门禁都没有,感觉非常不高雅啊?」
每日一抱怨,长发御姐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叹了口气。虽然嘴巴上这么说,
但是她还是很享受每天不午休的感觉的,更何况整个学校都是女孩子的大背景下
面,她甚至可以胡乱穿着一些宽松的衣服,甚至一对拖鞋。
也就是说这个学校破烂的外表下面,只要履行完学生上课的任务,就和一个
大学没什么区别。
「那有什么办法,毕竟条件摆在那里。」
波波头少女安慰着,其实她知道长发御姐想找个人肯定一下她,而自己就是
这样最好的角色。类似于跟班一样的应声虫,有时候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不过我感觉很傻啊,这个时间点来补妆。学校没有男生,我们给谁看啊?」
「这是一个基本修养,补妆之后能更好的让自己知道以后应该怎么保养好吗?」
两人一言一语地走进厕所里面,聊得非常欢乐。
……但是,两人都听到奇怪的声音。
= = = = =
「快点,就好……」
短发少女忍不住对方只是蹭自己的屁股了,而且自己注意力集中在下面的时
候,不知不觉抓住自己的手消失了,抓住自己的胸部将自己往半空中悬了起来。
被乱摸的感觉虽然有好几次,但是始终是不习惯对方有些不爱干净的味道,
但是身体却因为这种奇怪的味道而开始兴奋,或许真正变态的是自己吧。
不是第一次做爱了,为什么会紧张呢,难道是因为空间的原因?
「快一点指的是……?」
「放进来吧……还要浪费时间我们两个都要逃课了哦。」
「不要逃掉各自的体育队就好了啊。」
无言地接吻,本来是激烈的行为却在安静的环境中没有些许的动静,这样想
的话其实越发淫秽起来:两人都没办法尽情释放自己欲求不满的内心,只在有限
的空间里面燃烧自己的能量,却又在这种温吞中越演越烈——然后继续欲求不满,
继续小心翼翼地在刀锋上跳舞。
肉体通过蹭动着,隔着衣服强奸彼此的神经一般,逐渐地刷新两人在这个年
龄段的下限,很快两个人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于间接碰触了;应该说两个人早就知
道会发展到什么样子,现在这样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随着一点一点女体的兴奋液体滴落,在安静的室内两人的行为已经有些明显,
虽然不仔细听很难清晰熟知但是已经很容易让人在意这个声音了。
男生已经迫不及待将自己胯下的巨兽释放出来,早已意乱情迷的女生已经没
有体力去阻止对方对自己的侵犯了,仿若一个被架开的人偶,随心所欲地摆弄着
各种各样的姿势。
已经不是第一次交合了,但是和这一次那么紧张地交合,两人是都没有经历
过的,可能是为了安慰彼此,开始接吻了起来。
背后的坐位,开始从侧后方突破小穴的狭窄入口,仅仅是这样的开始阶段两
人已经在接吻中把持不住自己,爽快地开始翻白眼地表达自己的感觉。
「虽然我们在化妆,但是你知道男生最受用的是什么东西吗?」
「不是很清楚诶,你想表达什么?」
情侣吓得魂飞魄散,但是这慌乱中反而让两人的身体交缠的更厉害,为了堵
住对方的嘴巴而更粗暴地互相吮吸,刚刚吓了一跳的男生更是用力地上挺,将女
生摁压在自己的肉棒上面,两人因为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更加渴望纵欲的快感。
明明要压制自己的欲望才能让外面的人察觉不到自己,但是身体却并没有给
自己的精神有一点点cd的迹象,反而还很开心地受到外面甜腻的对话声音摆布。
「当然是女孩子的叫唤啊。你知道吗,一次很出色的音效会让男人发了疯一
样要让你怀孕呢?」
「具体指的是……?」
「这就需要一点点累积了,比如在在电话的时候。」
声音。
很明显是口腔发出来的声音,仿佛在吸吮着什么,但是舌头像波浪一样拍打
空气的回震也在厕所里面弹得清清楚楚:两人本来已经停止了动作想等她们离开,
但是仿佛在模仿性交的水声、甚至是更淫荡的声音,在继续着。
「就像这样……舔着什么的样子?」
「是的,比如对着麦克风的喘息、有意无意的口腔音调,会让对方感觉有福
利的。」
御姐开始画起妆来,波波头看着她一脸坏笑的样子无奈地配合着对方搭话。
空气中传达着一阵阵的喘息和吸吮空气的水声,仿佛在舔弄着不存在的「东
西」一般;本来插在女生内部的肉棒没有因为运动,刺激不够已经让自己啊主人
很难受,但是这个声音却仿佛在模拟两人性交一般开始引导肌肉本能的反应。两
人相互吻住对方的嘴,本来不敢动弹的他们为了稍微轻松一点开始跟着这个声音
走,以期待自己的声音和对方的重叠不会被听到。
慢慢地,如同一根根操纵木偶的线条控制两人,御姐的声音如何行动,他们
两人就开始如何接吻甚至忍不住动弹自己的下体。仿佛一对没有经历过性爱的猴
子,在利用A片的动作来进行完全的模仿,两人都不习惯御姐那种故意吊人胃口
而且细长细长的做法,逐渐迷失了自己的想法。
「就像这样,活动自己的舌头——」
两人无法看清楚外面的动作,只能配合着声音跟着对面的折返跑,对方却用
清晰的声音来引导他们两人来跟上自己的脚步:对着眼前的面镜打开自己的嘴巴,
开始详细的观察里面的构造,发出了自己用力吞吐的声音,如同被一个很粗硬的
肉棒塞进自己的咽喉似的痛苦声音——一阵干呕,却利用这阵干呕的声音湿润自
己口腔,用自己的舌头做着螺旋桨的工作扫荡着口腔内部。
循环着那干呕的先手,让自己的舌头可以充分地搅拌出更多的声音,甚至因
此而产生了气泡:虽然內间的人看不到但是舌头随着口水敲打牙齿、内部、嘴唇
的那种小小的碰触音效已经能在安静的空间里面产生一定的效果,两人被迫模仿
着对方的动作,希望自己能降低身体里面的欲火。
不幸的是,两人已经感觉不到是自己的伴侣给自己性爱的快感,而是外面那
个发出声响的人在侵犯自己。有人会说男的可能会因此享受这种「NTR」的感
觉,女生为什么也会这样呢?
因为一旦她不这么想,男生就会跟着御姐的声音来进行接吻上面的动作,虽
然能理解他是因为下体已经炙热地爆炸所以才这么做,精虫上脑的男人总是会无
视一些合理性;但是两人僵持时间越来越久的情况下,开始放弃思考的女生已经
被这种重叠的动作洗脑。
「啊~ 啊啊……」
毫无预兆,外面开始传来一阵淫荡的叫床声音。
波波头一脸无语地看着面前这个入戏的御姐,虽然声音非常动听而且效果煽
情异常,但是表情却一如既往地轻佻,仿佛事情一切都不是和自己有关似的:就
好像一个给了钱却又嫌弃麻烦,表情不生动不投入,只在声音上刺激那些近视眼
大叔一般的援交妹:对对方很耻辱且有效的方法。
「虽然这样也不错……」
发出了仿佛女生平时和男生交合,因为过度的快乐以及体质的情况那种叫床
的声音。
两人同时被唤醒了做爱的记忆,如同扯线木偶一样开始被命令着正常交合,
再也忍不住那种因为忍耐而无法继续的感受,只不过这个声音已经被外面的呼喊
取代,仿佛气球扎出了一个洞,在别的地儿解压似的。
「呃啊……,哈唔……」
御姐夸张地利用口水以及呻吟的声音模拟出一个痴女在床上享受的声音,然
后故意用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来模仿因为快感而失声的情况:再用手指玩弄自己
的口腔,模拟整个肉棒和小穴整个儿的性交过程,这一切如同课本的《口技》一
般令人忍俊不禁,却又充满着惊人的临场感。
內间的两人仿佛进入了一个真空的密封空间,因为已经逐渐进入彼此的清热
状态开始了无法抑制的冲刺阶段,御姐仿佛给他们开了一扇窗:她代替了女方叫
声带来的愉悦,她给男方带来仿佛ntr一般导致的爽快感,更重要的是他们现
在如同在演出一场配音play一般的情况让他们只需要动动腰就能失去理智的
情况过于诱人。御姐的声音仿佛就是一个推荐的「捷径」,只要配合着动起自己
的腰,就能体验到最爽快的感受。
已经什么都好,什么都无所谓了,一切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只要跟着那个声
音走,去配合那个声音带来的感觉,随着节奏翻飞,就能够爽——
「呃——啊啊……」
突然,发出了嘶哑的声音,御姐闭合了声带,发出了一阵仿佛哭泣的时候暂
时无法呼吸、断气的情况——在这一瞬间,两人也仿佛失去了氧气一般。
是的两人都同时高潮了,这一个仿若窒息一般的音声收尾居然是以断档结束,
而这两个人却没有发现自己高潮了,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
「啊……啊……!」
「要、要来了~ !?」
摁着这一头御姐的声音,內间的情侣仿佛又一次充满了电池,把刚刚没有叫
够的分量随着高潮泄了出来。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大脑中的声音居然比身体高
潮的感觉要慢了——而这是御姐给他们的节奏,潜移默化中改变了两个人的一点
点做爱细节。
「我在微信上面摇到附近的人咯~ 」
两个被操纵的筋疲力尽的小人儿,被别人完全戏弄的时候也无动于衷,还没
从刚刚那个情况反应过来的两人有些呆滞地坐在原地,甚至手机的微信信息也没
来得及看。
御姐和波波头离开了厕所,她们知道日后还会再相见的:下一次在哪里让对
方蒙羞,逐渐接受自己的这个play呢?是宾馆?还是网吧?
越来越期待了……
= = = = =
「呃啊!」
……漂亮的一棍子,虽然两人在对着额头,但是这个反手一棍准确无误地集
中了柔软但是震慑力度十足的肚子上。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我想我已经知道哪个是你了?」
「呵?说说看,要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是可以改变你的结·局·的。」
头碰头、棍对身、眼对眼。
如果说这四个人都是同一个人的人格,那么这个锅盖头做的一切:暴力与糖、
迫切需要自我以及这个场景最关键的词语:禁锢,就都成立了。
所以这个关键来了。
这四个人当中,谁才是主人格,属于这个场景的「主人」。
李想当然知道,这四个人当中每一个人都可以充当主人格,可以完全支撑这
个场景。
如果是御姐,不过分,她完全主导这个事件,甚至之后的调教也有可能是她
一手遮天。
她推动整个场景,应该说是主角,一般来说选她没有错:而且和现在看到的
真人长得一模一样。
如果是情侣中的某一个人,也很正常,毕竟如果是外来人格觉醒,主人格被
压制,无论原人格是男性是女性,最后都会被带偏。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在这个场景里面两个人都没见过御姐,可能是暗
示着主人格被催眠的情况。
如果是波波头……等一下,波波头全程究竟做了什么?能在这个场景中立足?
波波头在这个场景的作用应该是类似于李想,在旁白地方观看整个过程,在
这个事件当中,她充当绝对中立的地位。
李想再一次冷静了一下,打算说出自己的答案:
1。御姐
2。情侣
3。波波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