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屋】(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因为妈妈的公司破产,妈妈失去了工作,我们母子俩不得不搬到一个偏远的
乡下,说来也奇怪,在这个乡下我们居然买到了一个看上去十分豪华的三层别墅,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这座别墅是否是座凶宅,然而房屋的前主人——一位十分成功
的商人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这座房子没有出过任何灵异事件,之所以低价处理
是因为他需要到搬到国外生活,再也不会回来,而且看到妈妈一个单亲母亲带着
我十分的艰难,这才起了怜悯之心,低价处理给了我家。
不得不说这座别墅十分的精致,一楼是宽敞的客厅,厨房在客厅的右侧,而
经过客厅便是上二楼的楼梯,二楼是分散在两侧的几间空置的客房,但看上去并
没有什么灰尘,似乎经过了精心的清理,而客房的尽头便是上三楼的楼梯,三楼
有两个卧室,而其中一个大卧室似乎连接着一个阁楼,阁楼上什么也没有,一座
纸质的屏风,一个空空如也的木箱,一副镜子挂阁楼的墙上,相比较大的阁楼,
显得十分的空旷。
「这座别墅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我不得不说出我的感觉。
「但我们没有选择不是吗?」
妈妈的脸上也带着一丝忧虑,能低价买到这座别墅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幸运
了,而我们检查了整座别墅,看来别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甚至可以直接入
住,连家具都不需要额外的购买。
「真是十分的感谢您!」
虽然心中有些许的顾虑,但是对於帮助我们的房东,妈妈依然保持了应有的
礼节。
「祝您住的开心。」
年轻的房东笑瞇着眼,微微躬身后转身离去,当他走过我身边时,我似乎听
到了他的低语:「祝您愉快!」
我敢发誓他绝对说过这句话!当然,当我疑惑地看向他时,他依然保持着不
紧不慢的步伐,头也不回地离开别墅,看他轻盈的脚步,我的心中隐隐地有着一
丝不安。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我自我安慰着。
因为距离我们入住已经超过一周的时间了。
在这一周里,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怪事,除了妈妈的气色越来越好——她还笑
侃着说搬到别墅似乎还带给了她更好的运气,而我则不得不认为,或许真的是我
神经过敏听错了。
为了继续生活下去,妈妈接了一份审计员的工作,感谢发达的互联网,妈妈
只需要在家就可以完成工作,也只需要在网上下一份订单,第二天你便会收到一
份新鲜的菜肴,而借助网络,我也可以轻松的完成学业——虽然这些课程对於1
8岁的我而言都太过简单了。
当然,这一切都到此结束了。
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夜晚。
为了防止我沈迷网络,妈妈用软件锁住了我的电脑和手机,我的电脑和手机
在11点之后便会自动关机,直到第二天淩晨,当然并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就
是用妈妈的电脑将软件解锁,不过在此之后还要手动上锁,因为软件不支持自动
上锁的功能。
而这天,当我撸管到一半的时候,电脑居然就这么关机了,为了能继续看电
脑里的小电影,我不得不强压着被打断的欲火,悄悄地潜到了妈妈的房门前,轻
轻地倾听里面传来的声响。
「恩?妈妈睡得这么早吗?」
房间里静悄悄的地,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悄悄地将房门打开,妈妈的电脑
光亮着,而床上却没有妈妈的身影,一旁的浴室也没有光亮,妈妈似乎神秘的消
失了。
我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妈妈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吸引了我的註意——地上散
落着的是妈妈今天穿的素白色家居服,再往远处看去,是妈妈的一双棉拖,就像
是被人随意的从脚下甩了下来,两只棉拖分隔十万八千里,正常人是绝对不会这
么脱掉拖鞋的,更何况是平日里素爱整洁的妈妈。
我压抑着呼吸,拿起了妈妈的衣服和拖鞋,向着唯一可能是妈妈所在的地方
走去——那个小小的阁楼。
轻轻推开阁楼的门,屏风正好挡在了我的面前,而屏风上闪烁的影子让我意
识到绝不止妈妈一个人在阁楼里——因为影子的耳朵居然是尖的!而屏风后面压
抑着的喘息则让我颤抖着,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悄悄地咽了口唾沫,
我伸出手指,用唾沫沾湿后轻轻地在屏风上鉆出了一个洞,透过这个洞,我看到
了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平日里保守的妈妈被压在那个木箱上,身上还骑着一个
绿色尖耳朵的怪物,怪物的身上还有一条条的黑色斑纹,一双手紧紧地抓住妈妈
的双手,而另一个绿皮怪一只手卡住妈妈的脖子,耸动着腰,妈妈淡粉色的唇里,
一根狰狞的绿色鸡巴在不断地进出着,妈妈仰着头,不住地摇晃着脑袋,口水顺
着嘴角滴落在了地上,地上的一滩水渍,证明着妈妈已经被这个怪物侵犯有一段
时间了,而她那紧皱着的秀眉以及略微红肿的嘴唇也似乎说明了这一点。
看起来那个在草妈妈的小嘴的是两个怪物的头,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但我依然用了粗俗的词语,这让我感觉到更加的刺激,至於沖上去救妈妈?如果
我能打得过浑身肌肉的怪物的话,我就不会是一个18岁的学生了。
怪物的模样让我隐隐地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西方奇幻小说里常见的一种
生物——哥布林。
这种生物怎么会出现在现实里!心中咒骂着,我的双眼依然看向了屏风里,
而我的鸡巴也忍不住地擡起了头,幸好我身后没有灯光,否则我的影子应该早就
暴露在了怪物面前。
心中祈祷着怪物不会对妈妈做出危及生命的事,自我催眠着,心安理得地看
起了这场春宫大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就像是那句话说的一样:
生活就像是强奸,如果反抗不了,还不如躺下来享受。
在一种畸形的心理驱使下,我在屏风外继续端详着妈妈被两个哥布林玩弄的
场景:骑在妈妈身上的哥布林显然已经忍不住了,他握着妈妈的双手,将妈妈摊
在胸前的一对巨乳狠狠地挤在一起,看妈妈的乳量,至少有D杯,而这一对巨乳
平日里被妈妈隐藏在衣服里,我居然从来没有发现过。
骑在妈妈身上的哥布林鸡巴没有草妈妈嘴的哥布林那么大,大约与15岁孩
童差不多,七八厘米左右,插在妈妈深深的乳沟里,就像是小木槌扔进了东非大
裂谷,一丝一毫的踪影都找不到了,而小哥布林口中发出了一丝低吼,接着便是
一串不明意义地音调从他嘴里说出来,而抽插着妈妈小嘴的大哥布林,也吐出了
一连串的音调,配合着他俩的动作,我甚至在脑中将他们所说的话都脑补出来了:
「这个人类女人操着好爽啊!」
小哥布林低吼着,将自己细小的鸡巴埋在妈妈柔软的乳房深处,鸡巴上传来
被乳房包裹着的快感,深深地刺激着小哥布林的神经。
「她的嘴真棒,操起来比雌哥布林好多了!」
大哥布林喘息着,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妈妈嘴里若隐若现,而妈妈喉咙深处的
低吟却被鸡巴顶着,只能发出一丝丝的声响,这时的妈妈已经不再挣紮,而是开
始享受着被异物玩弄喉咙的感觉,新鲜而又刺激,却又有丝丝的呕吐感,但这一
丝的呕吐感瞬间就被包裹在乳房里的鸡巴打破了,小哥布林的鸡巴上分泌出了丝
丝的粘液,那粘液就像是有催情效果一样,被粘液滑过的地方都泛起了一丝丝的
粉红,而我能清楚地看到,妈妈的一双丹凤眼中,就像是要滴出水般,映起了点
点地水汽,身体也开始扭动着。
看着妈妈的反应,我不由得生出了一丝的嫉妒,如果玩弄那具娇躯的是我该
多好,心中想着,看了看手中妈妈的衣物,我颤抖着双手,将内裤拨开,掏出了
已经分泌着前列腺液的鸡巴,将鸡巴包裹在了妈妈的家居服上:家居服上细小的
绒毛刺激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双脚似乎有些颤抖,咬了咬牙,我撸动着鸡巴的同
时,继续看向被哥布林玩弄的妈妈。
那个玩弄妈妈巨乳的小哥布林显然已经进入了极限,妈妈的一对大奶,想着
大奶这个词,我的鸡巴又是一次抽搐,而妈妈的一对大奶被小哥布林死死地挤压
着,妈妈的双手已经不见丝毫的血色。
就在我担忧妈妈的奶子会不会被挤爆的时候,小哥布林一声低吼,被埋在妈
妈奶子里的鸡巴膨胀了一倍,一股浓稠的精液从绿色的鸡巴里飚射出来,打在妈
妈的下巴上,而这时候小哥布林居然站了起来,同时,第二股精液射在了妈妈已
经摊开的奶子上,「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妈妈低吟着的同时,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而正在
草妈妈小嘴的大哥布林浑身一颤,抓住已经妈妈已经摊开的双手,腰用力一顶,
将整根鸡巴捅进了妈妈的喉咙里,我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妈妈喉咙里那强有力的突
起;妈妈翻着白眼,拼命地挣紮着,而於此同时,小哥布林的第三股精液也打在
了妈妈的奶子上,这次正中妈妈右奶的奶头,「啪!」
原本就膨胀着的淡紫色的奶头相比她樱桃般的邻居,膨胀了不止一倍,而妈
妈浑身颤抖着,显然,这一下一定让她痛苦不堪,甚至连被插入食道也是一种舒
适,而她这颤抖,却让大哥布林的高潮到来了,大哥布林一声大吼,将妈妈的双
手拉扯绷直,原本些许退出的鸡巴再一次狠狠地捅了进去,一对鸡蛋大小的睾丸
砸在了妈妈的脸上「啪!」
绿色的阴囊不住地收缩着,我能用肉眼看到一股一股的精液顺着妈妈的食道
全部灌进了妈妈的胃里!原本被压在木箱下的两条美腿,紧紧地绷直,妈妈整个
人就像一根自慰棒一般,不仅没有抗拒,甚至欢迎着精液的入侵,而两腿之间尚
存的棉质内裤却抵挡不住溃坝般的淫汁,一股股的清泉从妈妈的内裤里涌出来,
甚至直接穿过了内裤,有些许的淫液还沾湿了屏风,而射完精的大哥布林恋恋不
舍的从妈妈的嘴里退了出来,妈妈依然保持着绷直的姿势,丹凤眼中早已被恐怖
的白眼所替代,直到半分钟后,妈妈才浑身瘫软下来,口水混杂着些许的精液,
甚至还有一丝丝的血丝,顺着妈妈美丽的面庞,滴落在了地板上。
已经看懵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射精了,妈妈纯白的家居服上充斥着我淡
黄色的精液,在昏暗的环境中,就像是一张恶魔的笑脸,仿佛在嘲讽着我,而屏
风后,摆弄了妈妈几下,发现妈妈已经失去知觉的大哥布林失望地摇了摇头,与
小哥布林鉆进了身后的那面镜子里,这时的我再也忍不住,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混杂着惊恐,兴奋,愧疚与疲惫的复杂心情,晕了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