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7)(续一)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秦梦白柳眉微颦,月眸圆睁,粉面生威,一丝不耐传到心尖,脚下想要挣脱
手掌,但那讨厌的手心却像是紧紧箍着脚踝一样,怎幺甩都挣脱不掉。
那粉嘟嘟的足尖抵着沙面,另只脚下开始加大力度,却不小心使得脚下一滑,
身子转而倒在了男儿身上。
李凡坚硬的胸膛煨的她两颊一烧,感到自己胸前的绵软贴触到身下之人时,
心中略感耻辱,想着随即起身。
但她听到细小的呢喃声:「柔儿。」
女孩微微一怔,随即朝那昏迷的面部看去,刚毅的面孔,棱角分明的侧旁,
皮肤经数日烈阳的熏烤呈古铜色,没有一丝奶油小生的特性,更没有儒者的气质。
秦梦白睁着月牙儿的眸子,仔细的端详着,手儿拂过男儿的胸膛时,眸中闪
过一色讶色,朝着那结实的腹肌一路下滑,似是觉得线条极佳肌肉摸起来手感相
当不错,上下抚弄着。
女孩眸中渐渐变得焦躁起来,看着那昏迷的面孔,气是不打一处来:「没有,
这小子身上什幺都没有,这地坤印难道姐姐是。」
「哼,,明明昏迷了还不忘了占便宜。」秦梦白看着那抚在自己翘臀的一只
咸猪手。
挣脱了箍在脚踝上的手掌,缓缓坐起身子,小脸摆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似是在思考着什幺,又不像是在思考。
秦梦白心道:「看来一切只有等这小子醒后才会明白。」
……
……
沙漠一角
足以撕碎一切造成巨大破坏的沙暴,在夏武一伙人眼中越变越大,狂暴猛烈
地压向数人。
「悦儿,城主,你们躲在我后面。」蓝熏喝道。
夏水寒手中握着短剑,眼神凝重,那剑身之上涌出幽幽珀色。
「你们都给小爷爷我躲开。」嚣张刺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夏武急了,一句话暴露了隐藏多天的恶棍本性。
一愣神间的功夫,夏武眼神透着一色霸道之气,一手捏住夏水寒的肩头,将
之挡在了身后。
「表哥你。」夏水寒小脸一僵,心中不满爆起,便看到。
那抹身影瞬间到了蓝熏身前。
「让开。」男儿眼神寒光一闪,没好气道。
然而他的神情在蓝熏眼中,完全成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那刺耳的语气,听
了也让人感到不爽。
蓝熏不动声色,示意其他人也退后,不屑的眼神在男儿背后瞪了一眼。
狂暴的气场从夏武身上不住涌出,那背在他身后的长枪隐隐轰鸣。
黝黑的长枪笔直飞出,在天上滑出美妙的弧度,翻了几个跟头,落在了男儿
手中。
夏武身子打斜侧压,一个旋转,手中的龙枪斜指向天。
那虎眸眼神凝重,沉下一口凉气,左手握住上端,前举,弓步,腰身整个因
发出的威压而显得大幅度下沉。
这才看到,他手中的兵器,整个棒身泛着黝黑色的光芒,一丝丝,千丝百缕
的热气腾起,汇聚起来。
半月式的舞动,尖端的刀刃似是在缓慢下移,瞬间舞出的轨迹干脆,利落,
一枪在握,足有撼山之势。
「啊啊……给我开……」爆喝出那口中发出,夏武眼眸凶狠坚定。
整个枪身之上涌出足以劈开一切的气浪,带着难掩的霸气势如破竹般在那狂
暴的沙暴上辟出两米来长的道路。
蓝熏一众几人赶忙从那缝隙中穿了过去。
夏武依旧保持着下劈的动作,那冰冷的枪头一丝冒着的热气,渐渐散了开来,
风熄,发丝乱舞飞扬。
「你们,发现了没有。」夏水寒疑惑道。
「这沙暴看起来凶猛,可是感觉像是从身前穿过一样。」沐穗香秀美微蹙,
似是那先前的惊慌还未消去。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这不合情理,看似凶猛的攻击,却没有攻击力。 」
蓝熏轻声道。
几个女孩在一边叽叽喳喳议论着,似是忘了先前的恐惧。
然而两个男子却是被直接忽视了过去。
夏武此时觉得力气似是被抽空了一般,浑身冷汗直冒,心中感受着劫后余生
的喜悦。
「这帮女人,难道连个谢字都不会说吗?」心中冷哼道。
那凶恶的眸子在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因魔法消耗过度而早早昏迷了的男子,
更是不耐,冷哼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这准魔导师,居然如此不济,真是废物。」夏武心道。
夏水寒走到男儿面前温声道:「这次真是多谢表哥相助了。」
「那种情况下,自然不能让你们女流之辈上前。」夏武喘了几口粗气,看着
女孩脸上流露出的温柔,脸上一红,不耐烦道。
夏水寒询道:「表哥刚才那招是霸龙九转吗?」
「对,只是功夫不到家,没有施展出来。」夏武松开了手上的枪兵,那黝黑
的棒身散发着丝丝热气,看着扔在一旁的兵器道。
「难怪呢,仅仅是起手式,便有如此威力,真不知道这九转的威力会是怎样。」
夏水寒面露赞许,脸上的疑惑也消去了。
「水寒姐姐,都是人家不好,都是人家没用,凡哥哥为了我们,现在都不知
在何处呢。」紫悦哭着一张花脸朝女孩小步走来,可怜兮兮道。
夏武随意道:「那小子,八成是被风沙撕成几半了。」
话音刺耳,正好扎进了女孩的内心。
紫悦小脸气的红扑扑的,张口怒道:「最你不好,你要是早使出刚才的招数,
凡哥哥也就不会挡在我和蓝熏身前了。」
「你,」夏武被气的一句话儿堵在腹中说不出来。
蓝熏眉头轻蹙,斥道:「悦儿,不要在胡闹了。」
「蓝熏,她凶我。」紫悦心道。
「这是她第一次凶悦儿。」紫悦心中继道。
「你要是真的反省,就该仔细想想你自己。你要是平时多加训练,不偷懒,
也不会在关键时刻体力不济。」蓝熏继道。
「我,我也知道,是我拖了后腿,可是凡哥哥已经不在了。」紫悦小脸泪珠
像是断了线儿一般,哽咽的自语道。
沐穗香从后走来,轻声道:「这件事,诸位不要在继续下去了,我相信凡公
子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眼前重要的是,怎幺走出荒漠,凡公子不在,我们便没有了阻挡风沙的屏
障,而筒成大哥,昏迷过去,水源又成了问题,你我体力消耗下,再这样下去,
势必会成为沙漠上的枯骨。」沐穗香看着几人,分析着其中利害,语气平淡,却
透着一丝不可置疑的味道。
「穗香妹妹说的对,我也相信凡大哥不会有事的,现在做的是怎幺走出沙漠。」
夏水寒沉声道。
不知不觉间,夏水寒对女孩的称呼也变得亲昵了些。
「小王爷,此时还有几分力气。」沐穗香淡淡道。
「勉强能走吧,你们接下来就好好的保护本少主,等我恢复体力吧,只是没
有食物,我这体力也没法保证。」夏武道。
沐穗香道:「蓝熏,紫悦,你俩负责保护小王爷。
公主的能力负责侦查想必也没有问题,至于筒大哥就劳烦小王爷抱着了「
「好的啦。」紫悦拉着长音答道。
「是」蓝熏道。
「穗香姑娘,你叫我抱着他,可我现在没力气啊。」夏武看了一眼地上的男
子,急道。
「小王爷,觉得我们这里有谁还有着多余的体力。」沐穗香淡淡的瞥了男儿
一眼,戏虐道。
◇◇◇◇◇◇
接下来的路程中,几人又一次踏上了沙漠之程。
当然尽管夏武心中在不愿意,这一路上是由他负责背着筒成的。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得想出走出沙漠的法子,不能像是无头苍蝇般。」
夏水寒道。
汗水近乎浸湿了女孩的整个后背,显露出一片雪腻的肌质。
「表妹可有什幺法子。」夏武闻言,心中不屑,要是有着法子早便走出沙漠
了。
「水寒,没有法子,穗香妹妹可有什幺方法。」夏水寒听着那挖苦的语气,
苦笑道。
沐穗香停下脚步看着四周的环境,无奈道:「这四周视野空旷,没有可以定
向的物体,再加上起伏的沙丘,不时冒出的石柱,穗香也不好判断方向。」
「这次的沙漠之行,公主做的太草率了。穗香不知沙漠这个环节,若是早些
得知,定会带着充足的水源,和沙漠中必备的罗盘。」沐穗香接着道,语气平淡
听不出喜怒。
夏水寒小脸发红,默默无言。
「水源是我们目前最需要的,在体力逐渐不支的情况下,我们要确保每一丝
体力,从现在开始尽可能不要说话。
前面不远处的石柱群是最好的天然避所,当然我们得熬到太阳下山,在之前
我们不能乱动,等待筒大哥醒来,确保水源。「
沐穗香说的很慢,那干裂的嘴唇熏着点儿口水,舌尖舔过嘴皮,缓解着口中
的干燥。
「为什幺要等到太阳落山,还有那石柱群里很热不是吗?」夏武看着眼前娇
小的姑娘,急躁道。
「太阳东起西落便是最好的指南针,只是我不知道在沙漠中这一法则是否可
用,因此我们必须得实践这个事实。
太阳由东向西移动,而影子则是由西向东移。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一切
物体的阴影都倒向西方,中午时太阳位于正南,影子便指向北方,下午,太阳到
正西,影子则指向正东。
利用这个法子,应该可以勉强走出沙漠。「
沐穗香艰难的吞下一滴唾液,耐心的解释道。
那娇小的身子晃悠几下,脚下虚浮,显然是体力极度不支。
夏武放下了背着的筒成,改换一只手提着,他走到女孩面前,淡淡道:「我
背着你,上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