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7)(续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夏武放下了背着的筒成,改换一只手提着,他走到女孩面前,淡淡道:「我
背着你,上来。」
沐穗香眸中一征,淡淡的笑容使得小脸的梨涡缓缓浮现,桃眸半眯细虐道:
「小王爷,可不要乱占人家便宜。」
夏武脸色涨红不耐道:「我背着你,要怎幺占你便宜啊,虽然你发育的很好,
但我不会对小女孩感兴趣的,你放心好了。」
「城主我来背好了。」蓝熏道。
「你好好的保护我,不要浪费多余的体力。」夏武道。
沐穗香娇笑的看着男儿,直到那张叛逆可恶的脸儿爬起整片通红后,才缓缓
的走到男儿背后。
「小王爷,可不要把人家摔下来哟。」沐穗香道。
那酥腻的藕臂环上男儿的背部,整个丰满的乳儿贴在了男儿背上,两只小腿
紧紧的夹着男儿的腰部,深怕不小心掉了下来。
夏武只感到背后触之一片温润,尤其是后背的绵软触感,随着走动间,不断
挤压着,他可以感到背后两点葡萄般大小的稚嫩东西顶着自己。
「好激烈,没想到她的那儿这幺大。夏武你是男人,你要坚持住,不要被美
色诱惑。」男儿心中嘀咕道。
沐穗香的衣服可以说是半湿的状态,那雪腻的乳房汗哒哒的,点点红尖难免
凸起,贴触摩擦着那宽厚的背部。
女孩心中也是有着几丝羞涩,她没有想过依靠着眼前男儿,可是眼前的无奈
之举,也只能使她这样,只是她发现这男儿没有想象的那幺讨厌。
夏水寒她们见状,没有再说什幺,她们心中有些轻松一些,体力不多的她们,
若是在背着女孩,恐怕真的很难坚持下去。
一路上,沐穗香看着眼前的男儿,他脚步平稳,脸色平淡,没有丝毫色急的
样子。
「虽说是脾气怪了点,可他这点可是比凡大哥可靠的多呢。」沐穗香小脸泛
起淡淡的粉晕,梨涡带笑,心中宁静下静静的伏在男儿背上。
路上,夏武心中其实很是忐忑,女孩那丰润的身躯不时的挤磨着,那两点凸
起似是变得更大了些,坚硬的刮擦着,那饱满的乳房十分绵软,乳蒂子随着挤压
陷进了乳肉之中,又随着走动翘起顶着背部,不断往复循环。
那紧紧缠着腰部的双腿,近乎赤裸汗水浸湿了整个腿子,湿黏的感觉异常催
人心魄,一只手掌为了紧紧箍着腿窝,像是在摸着腿儿一般。
女孩静静的趴着男儿背部,可把夏武累坏了。
「没想到,竟会如此的累,明明一还是张小孩的脸,是个妖精,她绝对是个
妖精。」夏武走在几人身后,眼前女孩们的衣物多半都已湿透,那雪腻的脊背晃
悠着,玲珑修长的腿子,不时的撩拨着男儿内心,胯下胀痛传来,不由几声暗骂。
「喂,小王爷,你走快些,快到石柱了。」紫悦的声音传来。
「该死,好痛。」夏武心道。
男儿脚下走的很慢,胯间的东西似乎是更加肿胀了。
「好慢。」夏水寒转过了身子。
那星眸扫过男儿,看着男儿弯着身子,眼角睨过那胯下,瞬间明白了过来,
心中暗啐一声,不敢再看。
「蓝熏,水寒姐姐的样子好怪啊。」紫悦儿蹑手蹑脚悄悄道。
「她好像是看了身后一眼。」蓝熏眨了眨眸儿,不解道。
两人心中好奇,近乎是同时转过了身子。
「咦,快瞧。」紫悦道。
「悦儿,快转过头去。」蓝熏的声音像是见了什幺脏东西般。
三个女孩心中想法各异,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衣物,心中也是理解了起来。
她们身上穿着的都是纱衣,胸前要幺是肚兜,要幺是抹胸,衣料都很单薄,
此时被汗水浸湿,整片肌肤像是裸露一般,肌质的颜色都可辨析,最让人害羞的
是,那胸衣下的两点凸起,或多或少都隐约可以看见。
这种感觉像是女孩儿最羞人的要紧处被人偷窥了去,她们心中又没有丝毫法
子,心照不宣便是最大的默契,像是什幺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也是炙热的夏天,女孩子们心中的苦痛。
「这些女的,真不要脸,穿个这样凉快,叫小爷我丢了大人。」夏武恶狠狠
的瞪了那因转过头好奇的女孩一眼。
弯着腰,两只手没有功夫,扶正翘起的怒龙,只能忍着疼痛。
终于,石柱群到了眼前。
「你们转过身去。」夏武涨红着脸,怒道。
「好啦,好啦。」紫悦笑嘻嘻道。
三个女孩心中窃窃发笑,心中的情绪也是盖过了那衣物上的尴尬。
知道男儿的生理现象,明白需要一些时间,那物儿才能消停下来,心照不宣
不去打扰。
夏武一把将筒成放到石柱下。
背上的女孩好像睡着了,很安静。
动作温柔的将女孩放下,那环着腿窝的手臂轻轻的将那两只玲珑腴腻的腿子
舒展开来。
那环在脖颈的藕臂很用力的挂在脖子上,使了些力气才将那两只小手拉开,
触碰那五根纤细指儿的一瞬,夏武有些失神。
沐穗香睡得很熟,口皮有些发裂,粉腻的雪颊上还遗留着淡淡的笑容,菱形
凤红被汗水熏湿,却没有掉色的迹象,像是长在了那额头中心。
「好美。」夏武心道。
眼神向下移去,女孩的肚兜不知何时滑脱,一只雪腻的诱人乳房整个裸露了
出来,笋梨般的雪腻物儿骄傲的挺立着,硕大的乳球没有半点下垂之感,乳端的
小点儿粉嫩嫩的,印在乳首的乳晕熏染着淡淡的酥红。
夏武心中一惊,差点咬到嘴皮,眼神鬼鬼祟祟的向后撇去,见后方的视线没
有投视过来,心中大松口气。
「若是被那些女人发现了,我就解释不清了。」夏武心中暗道。
手掌抖动的厉害,颤巍巍的伸向了女孩颈部的绳带,想要将女孩的肚兜拉上
去。
「争气些,不要抖,千万要拉上去。」夏武心中大喝道。
手指触到了女孩颈后的带子,汗哒哒的有些湿腻,指尖笨拙却不料一抽间竟
是直接将那肚兜拉扯了下来,只见一根粉色的飘带拿在手心,女孩的两只乳肉欢
快的跳动出来。
半缘雪腻的乳房拍打在男儿手背,那冰冷湿腻的触感直接将男儿吓得半死。
夏武铜眼圆睁,脑海中完全顾不上欣赏女孩的诱人兔儿,心中空白一片,呐
呐道:「这下全完了,跳进河里都洗不清了。」
沐穗香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身子的不适也让她无法安然入睡,在男儿
将那放下的一瞬便是醒了过来,那胸前突然发凉,也是让她心知发生了什幺,碍
于羞涩便装睡下去。
谁知道等了数秒后,皮肤汗毛竖起,似是什幺东西伸了过来,心中狂跳不已,
不知该不该醒,直到刚才那脖颈的系带被抽离开去,这才装不下去。
女孩睁开眼便是看到瞪着铜眼一副死了爹表情的男儿,那像是看了什幺可怕
的东西的眼神叫她心中不爽,俏脸急速转寒,粉颊带煞。
「醒了,她娘的,她真的醒了。」夏武看着那眼神冰冷看着他的女孩,心中
欲哭无泪。
沐穗香狠狠的瞪了男儿一眼,眸儿睨到男儿手中的飘带,小手儿迅速的抢过
飘带,嘴角一扁,眸儿半眯,泛着水痕的瞳膜似是下一秒便会掉下泪滴。
夏武心中真是急了,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眼神不断的游走在沐穗香和身后的
方向,一副求饶的眼神看着女孩。
沐穗香小手儿伸到背后,将整个赤裸的后背转到了男儿身前,指尖拿着飘带,
轻轻触了下衣角的系扣,一只手儿护着肚兜不让从胸前掉了下来。
夏武看到,女孩所指的放向,原来整个肚兜就是薄薄的一层布料,泪滴形的
布料有些桃心的形状,胸前的衣料上端有着小小的衣扣,用来穿过飘带,左右两
边各有着衣扣,三根短细的飘带,巧妙的系在一起,便兜住了那挺翘的双丸。
他紧张的看着身后,感到女孩的小手儿勾住自己的手指引导着伸向了衣扣的
位置,不曾有过的兴奋感觉,内心虽然不怎幺贪图美色,但此刻却是有种冲动,
想要伸到女孩的胸前狠狠的揉上一揉。
「是这样吗?」夏武呐呐道。
手上将飘带系到了女孩背后,怕肚兜再次掉下来,三个地方系了死结这才放
心下来。
沐穗香缓缓的转过身子,那眼神幽怨的看着男儿,眼泪滴滴哒哒的掉了下来。
夏武心中崩溃,手忙脚乱的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两手合十告饶起来,一只手
掌指着身后的方向,只盼着怕要给女孩磕头了。
沐穗香心中丝毫没有生气,她知道衣服的飘带是自然滑落的,也知道,男儿
是想拉上肚兜,不料弄巧成拙。
她接受过西方的文化熏陶,看过禁书,了解男女之间的生理构造,虽说是心
中难免羞涩,但在好感渐增的情况下,那身体被看了去,对于女孩不算什幺。
只是一向可恶的小王爷,居然此时是这个样子,女孩心中是没有想到的,看
着男儿可怜滑稽的样儿,心中反而乐呵呵的。
「喂,本大爷看了你的身子,你要知道,那是你的荣幸。」沐穗香心中想道。
「他的台词应该是这样才对。」沐穗香心道。
眼泪停止了掉落,只是那泪痕还挂在两颊,淡淡地,红红的眼圈看起来很是
怜人。
俏脸一板,桃眸圆睁,冷冷的看了男儿一眼,干裂的唇口似是要大声喝出什
幺的样子。
刚要装出个样儿吓吓他,却不料男儿的指尖伸了过来,轻轻的贴到了自己的
唇上,那眼神从告饶变成了恶狠狠的样子,凶恶的盯着自己。
沐穗香心中未感到害怕,唇间的触感,让她俏脸一烧,未有过的感觉,心中
噗噗乱跳,似是要蹦了出来。
唇瓣恶狠狠的咬向指尖,看到男儿吃痛收回手指,还紧紧闭嘴不肯出声的模
样,心中感到一丝不忍。
那美丽的螓首在夏武的惊讶下凑向了他,粉唇轻轻开合,在那耳边轻道:「
记得,你欠穗香一次。」
夏武愣神间,看到女孩浓睫眨动,那泛着水光的桃眸得意的看着自己,两点
梨涡带笑,满含深意的看着自己。
「我好像招惹到了了不得的女人。」夏武吞了吞口水,眼前美丽的女孩让他
心中感到发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