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七章魔尸
夜幕降临,东方不败挑了棵枯死的苍劲老树,作为自己今晚过夜的窝。
奔波一天有些疲倦,他在树下点了堆篝火,吃了些干粮,躺在老树宽大的枝
桠上,略作休息。
夜晚的魔沼没有半点声息,魔气也越发浓郁。
抬头看不见半点星月,周围黑雾滚滚,如漆如墨。
周围沼泽水域也开始随着潮汐逐渐上涨,渐而连成一片,如同一块黑色玻璃
与周围的黑色雾气连成一片。
随着夜晚的深入,一阵阵带着死气的阴风从死城的方向徐徐刮来。风中夹杂
着如同怪物般的哀嚎,打破了先前魔沼的沉默。
东方不败被惊醒,如此远的距离,却声声入耳,直憾心灵。好大的怨气。
站到了老树高高的枝桠上,远远眺望。
简直是魔浪滔天!
周围的魔气如同一个庞大的罩子,从死城方向紧紧的笼罩着整块魔沼。只有
树下的那堆篝火在阴风中摇曳不定,除此之外,看不见半点光源。
浓郁的魔气让东方不败暗暗心惊。若非自己的青木神气能轻松克制魔气,魔
气更是可以直接吞噬,就算是先天强者在此处也会非常吃力。
见篝火要灭,东方不败索性跳下树桠,往火堆里又添了几根柴火。
就着火光,东方不败发现,远处黑水边,黑暗中数个黑色人影正朝着自己的
方向缓缓晃动。
这是…
东方不败正奇怪怎么会有人走到了这里,难道是看到了自己点的火光?
「咯…呃…」一阵似兽非兽,似人非人的低吼声传了过来。
来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只见前面四个人影,已经缓缓走到火光边缘。
东方不败看清楚后,眼神一凛,表情严肃至极。只见眼前四人个个青面獠牙,
双眼乌黑,分不清眼白和瞳孔。身体在摇曳的火光中散发着淡淡黑铁光泽,缕缕
黑气正在皮肤下飞速流动。其中一个更是半张脸犹如被野兽啃掉了一般。
这那里是人啊?分明就是一只只传说中的魔尸。
以前东方不败也听说过,这世界上会有一些人受魔气侵蚀,化作魔尸,不以
为意。
如今乍见,饶是以他的镇静,也不免心头微微发毛。
这几只观其色泽,应该是铁尸级,战力堪比宗师初阶。
只见当先的两只铁尸,突然露出森森利齿,一声长嚎,状若妖兽般的向东方
不败冲来。
临战之即,东方不败愈发镇静,屏气宁神,抬手握拳,朝着奔来的一只铁尸
就是一记硬碰硬的葵花开路。
在霸道的青木神气催动下,简简单单的一招迸发出了惊人的冲击力,狂暴的
铁尸被轰得倒飞而去,咣咚一声,摔入沼泽之中。
借势反腿一扫,抽飞了另外一头。
身如闪电般疾驰而去,由下而上,迎上随后而来的另外两只铁尸。一个躬身,
爆然跃起,双爪各掐上两只铁尸的脖子狠狠摔在了泥地里。
不等铁尸挣扎反击,东方不败数下猛拳轰去,蕴含着青木神气的双拳,一往
无前。直打的身下两只铁尸入地半尺,胸膛大开,黑烟四起。
先前被抽飞的铁尸又重新站了起,不畏生死般又一次嗷嗷杀来。
东方不败脸色冷漠,抬手一抓,拎的铁尸离地数尺,随即狠狠的摔在地上,
抬腿就是一脚,「噗嗤」一声,如踩进烂泥一般,一脚踏扁了那尸的胸口。
一连窜的交击下,短短十几息的时间,东方不败就摧枯拉朽的解决掉了四只
铁尸。
青木神气似乎对这些魔物有着先天克制作用,望着眼下四具黑气汹涌消散的
尸体,东方不败眉头微微皱起。
这种黑气的感觉,好似在哪见过,好像…慕容天瑶体内的毒气。也有些像家
族里二长老,大长老所中的毒,和自己体内的伏地魔气更是同源。
难道……
不等东方不败沉思,一声鬼哭狼嚎,从身后陡然传来。
又有两只魔尸嗅到了生人味道,一前一后,残暴的猛扑而来。
前方那只周身泛着铜铁光泽,分明就是一只更厉害的铜尸。而其身后,还有
一只气势更盛,凶焰滔滔,皮肤如白银裹身,威猛至极。
还没完没了了,东方不败暗运真气,天雷之意在胸中腾腾升起。整个人好似
化作一道霹雳,朝着二尸迎面奔去,掠出了一道道残影。
接近铜尸身前时,东方不败突然一个矮身,身形随即一转,迅速从首当其冲
的铜尸爪下穿过,迎面迎上了同样飞奔而来的银尸。
脚下蛮荒雷意丝丝作声,一脚凛冽射出,直截了当的踹中银尸肚子。本来提
起十足气劲,却觉得一脚好似踹上了钢筋铁板,震的小腿阵阵发麻。
见银尸也不过仅仅后退了数步,丝丝黑烟从腹部升起。
好强横的怪物,恐怕不输宗师高阶的强者了。
当即脚下一跺,一招更为霸道的「天雷杀」随手挥出。顿时青木神气在手中
急速聚集,混杂着天雷之意,青白色光华噼啪大作。
「轰隆」一声,银尸一阵哀嚎,被崩飞出数丈。
东方不败还没来得及喘息,铜尸已近身前,抬手挡下一抓。身形一闪,一记
「葵花抖威」如同木杵撞钟一般撞上铜尸胸口,铜尸后退数步,一个趔趄,黑气
喷洒。
他的打法,向来不以精妙招数见长。而是大开大合,硬碰硬打,以力破巧。
面对魔尸这种对手,更能发挥其长处。
越战越勇,越勇越猛。
身形一闪,人已绕其身后,双手如同铁轧般死死的擒住铜尸。随着口中低吼,
双手硬生生的将铜尸举了起来。
双手微微向上一送,躬身蓄力,一记「葵花托塔!」携带者汹涌澎湃的力量
斜斜的打出。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如击铜柱,只见那铜尸重重的摔落在十
丈开外。
经过易经丹和金钟罩的淬体,肉身力量方面,也比原先强横了许多。换做之
前,断然做不到如此霸道强悍。
此时银尸如同不知痛觉一般,再次站了起了,眼看就要蓄势而发。
一铜一银,两具魔尸。几乎等同于一个宗师中阶,一个高阶的强者,着实不
易对付。
但此刻却无暇分心,当即运起神诀,脚下生风,整个人如同炮弹般朝铜尸奔
射而去。
猛然一拳轰在它脑袋上,咣当一声,如砸铜柱,硬生生的将其砸回身后的坑
里,铜尸暴吼连连,黑色四散。
爆身跟进,抬手准备一记猛招,结果铜尸。却不料垂死挣扎的铜尸大口猛张,
一股黑气如同活物般朝东方不败喷射而来。
东方不败不敢大意,后退数步,躲开黑气喷射。却见铜尸蹦起,如同利刃一
半的枯瘦苍爪已到眼前,直朝他心口抓去。
「金钟罩!」东方不败来不及躲闪,提气沉身,一片光华在周身遽然聚集,
透体而出,形成了一个如同铜钟般的护盾。
「咚!」
铜尸利爪戳中金钟罩护盾,波光荡漾,迸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铜尸不仅
指甲断裂,还被反震的后退几步。
东方不败抓住机会,运气提身,向前猛的一个踏步,顿时体内真气奔涌,带
着风声的双拳齐齐轰出。一声闷响,铜尸再次倒回坑里。
追击而上,右拳光华集聚,蓄力已久的拳意猛然爆发。
「天雷杀!」
一声闷响如炸雷,东方不败一拳透体而过。眼前地上趟着的铜尸,随着体内
黑色魔气迅速溃散,终于在抽动数下后,变成了一具真正的尸体。
成功打爆铜尸后,东方不败还没来得及多喘几口气,不过此时银尸已经裹挟
着滚滚黑气,凶神恶煞的杀将而来。
银尸的凶焰,同样激发了东方不败的战意,不躲不闪,直接迎了上去。
热血在腔中激荡,拳意在心中爆炸。
只听一阵轰鸣,如同古时战场死士对决,战鼓隆隆,金戈交加间杀气四溢。
又是一声更响的轰鸣,紧接着,滚滚气浪卷沙携土,在一人一尸的碰撞交接
处,如同波浪般四散开来。
与银尸交战数回合,东方不败明显的感觉到银尸的力量和防御力都要大于自
己。不畏生死,力大无穷,好像永远都不知道痛苦和疲倦。
但尸体始终是尸体,只会凭着本能战斗。
东方不败牙一咬,抬脚前踏,一式「葵花抖威」,猛地就撞上了银尸的胸口。
只感觉自己肩膀如同撞上了一块铁甲钢俑,耳朵都被反震的嗡嗡作响。但银
尸,同样被撞飞出丈余,一个踉跄几乎站不稳。
一击得逞后的东方不败,紧追而上,葵花开路,葵花抖威,天雷动,天雷杀,
行云流水般,接连不断的轰向银尸。
哪怕它硬的像是玄铁铸就,也要硬生生的将它暴力拆掉。
银尸被轰得不断后退,而东方不败那凛冽的战意,却是越烧越旺,磅礴的气
势,如同怒海生波般,连绵不绝。
「吼!」
一声比野兽还暴戾的吼声之中,东方不败的势,被凝聚到了极致。
一式蓄势待发已久的「天雷爆」,裹挟着隆隆雷音,重重的轰在银尸的胸口
上。甚至来不及哀嚎,大股青木神气就从银尸的胸口透体而出,夹杂着断骨碎末,
化成芊芊光华从银尸的身后飘洒而下。
银尸的胸口如同被岩浆融掉了一般,一个大洞触目惊心。大股黑气从银尸胸
口的洞中,四散消融。难闻的黑液,泊泊的流了一地。
翻滚出十多丈远的银尸,终于在此刻变成了一具真正的尸体。
东方不败握拳而立,微闭双眼,细细回味。刚刚的一连串的战斗,不知不觉
间,挥洒而出的力量和涌动的拳意,让自己逐渐有了丝蛮荒霸者的感觉。不知道
是远古时代哪位前辈留下的玉片,从那里面传递出来澎湃的力量和拳意,如今也
能抓到一缕了。
一时间感触颇多。
细细体悟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后,东方不败才开始收敛气息,收拾了一番战
利品。
魔尸虽丑陋而凶悍,不过据说身上凝聚起的尸核,用途广泛,炼药,阵法,
铭文,符箓等等之中都用得到。
收获还算丰厚,银尸和铜尸分别挖出了一颗二品尸核和一颗一品尸核。四只
铁尸可能层次比较低,只在一只脑中挖了一颗一品尸核。
拢共加起来,倒也值个数千黄金。
虽不少,但是距离六十万黄金的欠条,实在是有些杯水屋薪。
但话又说了回来,随着实力的不断暴增,至少赚钱手段越来越强了。否则换
做自己还是后天初阶的话,哪怕碰到一头铁尸,也是只有被秒杀的份。
至于银尸,那更是死无全尸的命,连逃都逃不掉。
远处,又有无数嗷嗷叫声传来。
战力匮乏了的东方不败,哪敢再应战?当即收敛起气息,老老实实地继续睡
树桠上去了。
……
第二日,史捕头带着狱卒来到了牢房前。
看到牢房长来了,囚犯们立刻散开,史捕头看到在牢房的里侧地上有一个床
单,一个戴着脚镣、被反绑双手的女人正赤裸着身体蜷缩在床单上。
狱卒打开牢房的门,史捕头走到了床单前。
西门冰颜昏昏沉沉,渐渐被淹没在精液的海洋里。直到一声清脆的怒叱把她
从蛰眠中惊醒。西门冰颜的意识一下清醒了过来。瞥见高高的窗上露出的一抹亮
色,这些囚犯居然折腾了她一整夜。
史捕头打量了一下床单蜷曲着的西门冰颜,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种厌恶的
表情:西门冰颜赤裸的丰满肉体上糊满了大片白色的污秽,嫩屄和屁眼都已经过
度的奸淫蹂躏得红肿外翻,而且还在有白浊的精液从两个肉洞里流淌出来,乳房
和屁股悲惨地淤伤红肿着,凌乱的头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脸上,脚踝和手腕也被镣
铐磨擦得受伤流血。
面前这具散发着刺鼻异味的赤裸肉体,已经丝毫没有了当初的光彩和美妙,
看起来甚至比最下贱肮脏的妓女还要不堪!
被囚犯们几乎没有停歇地反覆奸淫蹂躏了一夜的西门冰颜,慢慢地睁开眼睛
看到了牢房长。
「臭婊子,怎么样?和这些人过夜,满足了吗?要不要在这里多待几天?」
牢房长捂着鼻子问道。
听到牢房长的话,西门冰颜立刻挣扎着支起身体,哭泣起来。
「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吧……呜呜……求求你……」
西门冰颜此刻已经完全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样子,她只想赶快离开这可怕的牢
房和那些囚犯,因为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被那些囚犯们折磨死了!
「哼哼,下贱的母狗,现在知道反抗我的下场了?」
「呜呜……求求你,饶了我吧……带我离开这里……」
西门冰颜匍匐着身体哭泣着哀求,她赤裸着的身体不停颤动着,样子显得极
其悲惨。
「带她走,给这个臭婊子洗个澡,然后带到我的房间来!」两名狱卒立即俯
身去拽西门冰颜。
有人过来从脖子后面摘下了铁链,把她岔开了半夜的腿放了下来。紧接着,
两只大手插入她的腋下,把她提了起来。
她试着用脚去踩地,谁知脚下一歪,竟差点崴了脚。她定了定神,再次伸脚
在地上试探,竟发现两条大腿像被胶水粘住了似的,费了好大劲才分开。
脚踩在了地上,却抖得厉害,根本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胯下冰蓝色的耻毛
凝成一缕一缕的,已经看不出原先的颜色,还在「嘀嘀哒哒」往下淌着粘液。她
一头跌在了夹持着她的男人的怀里。
两个狱卒淫笑着把西门冰颜赤条条软塌塌的身子架了起来。牢房里有人大声
地叫唤着:「美人儿,晚上还来哥哥这儿啊!哥哥焐好了被窝等着你……哥哥还
没好好地疼你呢!」牢房里响起一片猥亵的怪叫怪笑。
史捕头确信面前的女人已经彻底屈服于自己的淫威之下了,他得意地笑着站
了起来,看着狱卒把西门冰颜架了出去。
史捕头回到自己房间,惬意地喝着茶。
过了一会,狱卒带着西门冰颜走了进来。
西门冰颜此刻仍然赤裸着身体,已经洗净了污秽的身体多少恢复了一些光彩,
但双乳、大腿和屁股上的伤痕仍清晰可见,而她的精神也依然十分委顿。
狱卒把西门冰颜带到史捕头的桌子前,然后走了出去。
西门冰颜现在的脚镣和绑手都已经被去掉了,她的双手有些紧张地遮掩着自
己赤裸的下身,低着头不敢看史捕头的样子。
「过来。」
史捕头命令着,西门冰颜慢慢绕过桌子走了过去,赤身裸体的处境使她感到
十分羞耻和紧张。
「臭婊子,现在肯承认你裸露的罪行了吗?」
「哼哼……好了,跪下吧,母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