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1)(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踏入修真~第05章:开始药浴
已经日上三竿了,此时的夏清正泡在大木桶中,里面是深褐色的药液,散发
着淡淡的草药清香。
今天早上他起来后并没有练拳,而是在练习速度和弹跳,自从他昨晚领悟了
拳法的真意后,就觉得要想把这套拳法发挥到极致,速度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环。
如果能将速度提高到让对手防不胜防,那么这套拳法的杀伤力至少还要提高
五成。
再加上拳法中精妙的招数,夏清认为和他真正搏杀的人基本上佔不了什么便
宜,如果一旦让他佔据了主动,那么对方会始终处於被动挨打的地位。
而自从他昨天喝完鹿血后有了觉得自己能一跳很高的念头之后,也就一直想
试试,自己到底能跳的有多高。
是不是也像父亲一样,一旦施展轻功,就能轻轻地跃上一棵大树。
夏奎教过他提气飞跳的轻功,可他的那口真气总是凝聚不起来,达不到气沉
丹田,无法让身体变得轻盈。
但自从昨天喝了那鹿血之后,小腹发热的同时也觉得自己丹田慢慢的有一股
真气开始凝聚。
所以他今天早上试了试,结果让他很满意,虽然不能像父亲那样身轻如燕,
一下子可以跳到一棵大树上面,但也不错了,一次也能跳得有两,三丈高。
夏清坐在大浴桶里闭目养神,觉得小腹里的那股暖流随着他的意念开始慢慢
地往丹田里凝聚,流入丹田后,丹田里也是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浴桶里那药液散发的清香直往他的毛孔里钻,彷彿在被他的皮肤所吸收。
夏清不知道那是药力开始散发了,一旦通过皮肤和毛孔进入他的体内,就开
始逐渐改善他的骨骼和筋肉。
会让他的骨骼更加结实,筋肉也会变得更有韧性。
而且时间久了,他的皮肤也会得到改善,会变的更加緻密而富有弹性,从而
显得光滑如玉。
「清儿,泡了那么久了,不知道水凉了没有,如果水凉了可就不能再泡了。」
唐瑜儿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来,让娘试试水温。」
说着她就把一只袖子撸了起来,将一支粉臂伸到了大木桶中。
木桶不是很高,但却很大。
夏清睁开眼的时候,唐瑜儿已一只手扶着桶边,弯腰将另一只手伸进了药液
中,在接近桶底的位置处「哗哗」
搅了几下。
夏清的眼睛盯着唐瑜儿因弯腰而下垂的两只硕大饱满的乳球,将裙衫内的抹
胸给撑得鼓鼓的,彷彿快要裂开了一般。
而她那正在高高撅起来的肥臀,显得又大又圆,给人一种圆滚滚、非常饱满
的感觉。
不知为何,夏清最近脑子里总在想娘要是光着身子,身体是什么样的?XX岁
的孩子不大不小,已经有些开始发育了,而夏清本来就比别的孩子早熟。
所以对女人已开始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当夏清开始有了这些感觉的时候,
他首先将好奇心放在了她娘唐瑜儿的身上。
当然,此时他还小,还是个孩子,对此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觉得他娘
那丰满成熟的身体,对他有种想满足好奇心的吸引力。
唐瑜儿并不知道此时夏清脑子里的那些胡思乱想,试了试水桶里的水对他说
道:「出来吧清儿,别泡了,水有些凉了,再泡下去药性也无法吸收了,明天再
泡热水的。」
「好!」
夏清说着就从浴桶中站了起来。
「小坏蛋,也不等娘走开你就要往外跑,不知羞。」
唐瑜儿笑骂道。
但她还是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夏清的下身。
夏清的宝贝已经开始有些发育,虽然还是光洁溜溜没有一根毛,但也比半年
前的大了不少,尤其是下面那个春囊,竟已经长得跟唐瑜儿握紧的小拳头一样大
了。
与众不同的是他那个春囊竟然是淡紫色的,他的这个部位从小颜色就是这样,
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但为何会长成这样,这一点连唐瑜儿和夏奎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在除了颜色的不同,夏清从小在生理上的其他方面跟别的小孩并没有什么
不同,这让夏奎和唐瑜儿也懒得去想这件事了。
吃早饭的时候夏清边吃边对夏奎说:「爹,您教我的拳法的奥秘是不是用虚
招掩护实招,用实招来攻击对手的咽喉、胸口和小腹?」
正在大嚼特嚼嘴里饭菜的夏奎一听差点儿没把嘴了的饭菜都喷出来,「什么,
你是怎么悟到的?这么快?」
「这还叫快?你教的那套拳法那么简单。」
夏清漫不经心的说道。
夏奎听他这么说,真想一巴掌抽过去,这套拳法那么複杂,这小子居然还说
简单,可心里却非常的高兴。
「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悟出来的?」
夏奎忍气吞声的问道。
「晚上睡觉,夜有所梦,就忽然悟出来了。」
夏清边吃边继续胡诌道。
唐瑜儿看着他父子两个斗嘴,看得有趣,只是在旁边抿嘴儿微笑,也不插话。
夏清继续说:「爹,我早上被尿给憋醒了,出门撒了一泡尿后继续睡觉,接
着又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夏奎觉得儿子今天早上说的话太让他吃惊了,他的思维已经有些跟不上,
「这还是个XX岁的小孩呀,悟性不比很多高手差呀。」
至於夏清说什么夜有所梦的话,他根本就不会相信。
「我还梦到了那套刀法的奥秘。」
夏清继续信口开河。
「什么?刀法的奥秘?那你跟我说说是什么?」
夏奎觉得儿子今天早上好像是被妖怪附了体。
「刀法的奥秘就是所有的虚招都是假的,都是为了迷惑对方,而实招都是为
了斩断对手的哽嗓咽喉。」
夏清此时已经吃完了饭,用手一边儿玩着筷子一边儿笑咪咪地说。
「啪嗒。」
夏奎手一抖,筷子没拿住,掉到了饭桌上。
其实他传授夏清这套刀法的奥秘就是为了斩断对手的喉咙,因为刀砍在对手
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不可能一刀致命,除非能一刀把对手斩为两截。
如果对手一刀没死,就有可能展开反击,或想办法与自己拚个同归於尽。
但如果对手的咽喉被一刀斩断了,那就不可能不死了。
这也就是用剑的所谓的一剑封喉,用刀的叫一刀断喉。
「你小子还真是个练武的天才,去修仙而不去练武还真是可惜了,照你这悟
性,如能好好把握练下去,将来可以横扫武林啊。」
夏奎也不由得感歎道。
其实夏清对於刀法的领悟是基於对拳法的领悟类推而来的,他昨晚回到自己
的房间后躺在小床上把父亲教他的刀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发现他爹教他的刀法虽然非常精妙,但每一杀招都是为了斩断对手的咽喉!
「好精妙的刀法!好狠的招数!」
夏清也不得在心里这样感歎道。
「爹,那从今天开始还用不用再一遍一遍的练习刀法了?」
夏清将筷子放在了桌子上问道。
「不用了,只要你能领悟刀法和拳法的真正奥秘,下面就是看怎么能在实战
中做到最大程度的发挥了。」
夏奎略一沉吟说道。
「一会儿吃完饭休息一下,爹再教你几种闪转腾移的身法,你好好练习一下。
下午爹带你到山庄南面的一处地方,那有一片草坡,有很多的短耳灵兔,你去活
捉几只回来。」
夏奎接着又重複说:「记着,要活捉,不要死的。」
「活捉短耳灵兔?」
夏清一想就明白了,爹这是要训练他的速度。
这短耳灵兔身上皮毛的颜色跟土地的颜色相近,两只耳朵非常短小,但觉识
非常灵敏,奔跑奇快。
每次在被别的野兽快要抓住它的时候,都会在极速奔跑中来个急转弯,让对
手来不及扑抓。
然后它就能逃出很远,很快就无影无踪,将对手累个半死。
此兔非常瘦小,很难扑抓,肉又不好吃,所以一般没人去扑食。
有时走在路上就算看见了,也没人去搭理它,所以此兔并不怕人,但也没傻
到会让人去接近它。
「把你带到地方爹就回来了,你自己在那儿试着抓吧,记着抓那兔子要用爹
教你的身法来配合,晚饭的时候再回来。」
夏奎说着还瞟了唐瑜儿一眼。
唐瑜儿飞快地向他抛了个媚眼,那眼睛媚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好,那我就试试吧。」
对於要活捉那短耳灵兔,夏清心里可是一点儿也没底。
※※※※※※天快黑的时候夏清回来了。
夏奎和唐瑜儿也是刚刚云散雨收,唐瑜儿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尽。
夏清站在家门口,灰头土脸的,身上还有好几处衣服都蹭破了,衣服下面的
皮肤上还有一丝丝的血印子。
但他却两手空空的,除了头发上有几根乱草,别的啥也没有。
「哎呦,清儿,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唐瑜儿一见夏清这个样子,忍不住心疼得叫了起来。
「让娘看看,都有哪儿摔破了。走,进屋去,洗一洗,让娘给你搽搽药,再
换身衣服。」
说着拉着夏清就往屋里走。
「嗯。」
夏清低头答应了一声,任由他娘拉着往屋里走去。
这时正好夏奎从灶房里走了出来,看见夏清灰头土脸一身是伤的样子。
「我就知道那东西不好逮,怎么样清儿?这回知道难度有多大了吧?」
夏奎看见儿子的样子,也有些心疼。
「我知道了爹,快气死我了,明明有好几次都快抓住了,但那兔子一个急转
弯,就从我手指缝里溜掉了。」
夏清说起来仍然有些恨恨的。
「不过没关系,明天我还要去,我就不信我还抓不住一只兔子?」
他从小就是这种不服输的性格。
「好,晚上多吃点,养足精神明天再去,当你能随心所欲的将这短耳灵兔给
抓住,玩弄在股掌之上,你的速度就练出来了。」
夏奎鼓励道,对儿子充满了信心。
※※※※※※
晚上,夏清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脑子里在一遍一遍回想着那短耳灵兔奔
跑时的动作。
耳边还隐隐约约听着从后院传来的唐瑜儿的叫声,时高时低。
其实从小他就经常在晚上听到他娘这样叫,第一次他很害怕,以为他爹在欺
负唐瑜儿。
但第二天看见他爹和他娘还是好好的,不像吵过架的样子,而且唐瑜儿看着
他爹夏奎的眼神总是充满了甜蜜。
他也就放心了,爹娘没吵架就好,小孩子最怕的就是爹娘吵架,那种感觉就
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时间一长,次数多了他也就慢慢习惯了,知道那是大人们之间的事,不是他
一个小孩子能管的,他也不好意思去问,总觉得那不是他应该知道的。
后来就找了个借口搬到前院来了,那声音就小多了,听着也没那么清晰了。
但今晚不知为何,一听到他娘那熟悉的叫声,他的心跳就不禁加快了许多,
心里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来的一种让他心跳加速的异样。
他将那短耳灵兔的动作回想了多遍之后,再想想他爹今天教他的那几种身法,
又想了想自己该如何运用,终於有了办法。
「看你明天还怎么跑出我的手掌?」
夏清对自己有了信心。
※※※※※※
第二天还没到傍晚,当夏奎和唐瑜儿已经尽兴,夏奎还趴在唐瑜儿的身上正
在品嚐她胸前那两粒红樱桃的时候就听到夏清在前院大喊。
「爹,娘,我回来了。」
夏清大叫着,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来了清儿,等一下。」
唐瑜儿连忙推开了夏奎,然后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裙衫。
当夏奎和唐瑜儿夫妻俩看见夏清的时候,只见他两手各抓着一只还活着的短
耳灵兔,高兴地冲着他们大笑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