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5下)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起身南荒子星传送下
风沙刮起强烈的风暴,荡起一片尘土吹来,瞬时将数人的衣物刮脏。
强烈的气流,产生的一点儿风暴瞬间便被掩埋,化成了热浪打在了七人身上。
皎阳似火,赫赫炎炎,用来形容此时的气候最好不过。
空气中的燥热似乎要将人的身体引燃,在这儿就连呼吸一口都觉得十分困难,
然而水在这片地界成了金钱换不来的东西。
「呜,早知道这样人家就不要来了。」紫悦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无泪道。
地面太热,烫的女孩的小屁股发红发热,瞬间弹跳起来。
「悦儿,你就不要抱怨了,城主都来了呢。」蓝熏道。
她一脸担心的看着身旁女孩,蓝熏心里知道城主的体质最是耐不住热。
沐穗香雪腻的面颊随着炙热衬得发红,红扑扑的好不可爱,玲珑娇小的身子
开始大量出汗,那肥硕绵弹的乳儿撑着肚兜顶起大大的圆形印儿,衣料开始变得
湿腻起来。
那褶裙下的纤细玉腿渗出细密的汗滴从腿根处滑下一路流淌到脚踝,香腻的
汗滴缓缓滑落汇聚成完美的曲线,滴成小珠液体黏在脚踝外则的小圆凸上,最终
滴淌在地上。
此时再看沐穗香,女孩呼吸似乎都变得急速起来,那跌宕起伏的双丸此时分
明是种诱惑,然而此时站着的男儿无人顾得上欣赏。
「诸位,我也不知道情况会是这个样子。」夏水寒看着情绪低落的数人为难
道。
「既然都来了,走吧。」李凡道。
「关键是徒步走这得走到什么时候,都没有目标,连那该死的麒麟毛都没见
到。」夏武嘀咕道。
「诸位,待在这儿也是消耗时间,已经回不去了,别忘了得到麒麟是这次来
到这里的主要目的。」筒成开口道。
「嗯。」其余女孩道。
七人在无尽的沙漠中游走起来,没有目标,也似没有尽头,不知走了多久。
直到鞋底传来着阵阵热浪,尤其是女孩子的绣鞋,鞋底薄透,白皙柔嫩的脚
底没踩在沙石一步,脚心便感一阵刺痛。
几人手腕紧紧箍着对方的手腕,防止在中途因为风沙的原因走散一人,怕不
保险每人的手腕用绳带紧紧的缠着,此时队伍中还有着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女孩
子,若是走失在风暴里,后果不敢想象。
李凡怀中抱着的丰腴娇体,玲珑娇小的娇躯肉感十足,胸前的双丸紧紧的磨
触着他的胸膛,然而他那一点色心早就被热浪埋没,顾及不上怀中柔软的触感。
沐穗香在途中体力不支被他及时发现,女孩此时温顺的趴在李凡怀中,那勾
在男儿肩头的藕臂无力垂落,五根剥葱玉指贴在腰侧,似撩拨欲望的拨弦。
那粉腻的鹅蛋脸儿脏兮兮的,粉唇轻颤,水汪汪的桃眸迷蒙的看着男儿,有
气无力的样儿叫人心疼,从那诱人的小嘴里再也听不到逗笑的话语。
李凡抱着女孩走在最前端,此后夏武次之,夏水寒,紫悦,蓝熏在后,最后
面是筒成。
这样做是考虑到女孩可能因体力不支而倒下,好在三女孩平时也都是习武之
人,体力比寻常人过及很多,就连胆小怕事又爱抱怨的紫悦一路都坚持了下来。
七人都很狼狈,风沙不停的吹打,每个人都是脏兮兮的,脚底下稍加不稳,
便会摔倒,走的十分小心,但也耗费体力。
李凡此时无疑是承受最多的,既抱着有一定重量的女孩,又要阻挡大面积的
风沙,他体内太帝金书飞快的运转着,淡淡的黄色气流包裹着几人,不至于让几
人伤着,这已是他做到的最大努力。
其实男儿还是私藏了实力,要是他想,他可以完全的阻挡住风沙,然而这样
会耗费太多的灵力,这在无尽的沙漠中还不定发生什么未知的危险,同时更有麒
麟的压力笼罩心头,不得不让他这么做。
多天的相处,他心中已经确定,这个团队除了他自己,其余的人一定意义上
都是累赘,然而此时的现状更是确定了心中所想的这一点。
在深山里的习惯让他养成了已力量的大小来区别一个人的强弱,和一定意义
上对自己的强烈自负。
然而确实如此,从现在看,其余人确实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风沙越来越大,包裹的黄色气圈随时有着破裂的情况。
「喂,给你。」夏武喝道。
李凡一愣,身体中突然传来一股热流,涌入全身。
「这是真气。」李凡心道。
「你这是。」李凡疑惑。
「哼,你别多想。这周围的气墙是你做的吧,我不会那种招数,但也不想看
你一个人出尽风头。」夏武低沉道。
语气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心虚。
李凡一愣,随即淡然了起来。
无尽的沙漠里真气,灵力这种能量的宝贵不亚于水的珍贵,夏武会这么做,
李凡真没有想过。
不过夏武既然有这个心,李凡也不会说破,内心对他的印象却是改观了不少。
夏武送来的真气不多,但是维持一个气墙已经是足够了。
李凡心中一动,太帝金书运转下灵力的波动比之先前大了许多,淡黄色的气
流更似是有了实质的形体,可见一层薄薄的肉眼可见的水膜。
「你小子果然藏了不少。」夏武看着周围密度打了起来的气墙,没好气道。
这时。
身后一段晦涩难懂的语言响起,七人只感到周围水雾弥漫,身子似乎都感觉
变得凉爽了起来。
风沙虽然被气墙遮挡了大部分,可是细小的尘土还是透过气墙吹了进来,七
人浑身脏兮兮的,尤其是女孩子,白皙的肌肤蒙上了尘土,令身子十分不适。
体力在热浪下一点点的消耗着,汗水浸湿了肌肤打湿了粘在肌肤上的灰尘,
使得肌肤似是在泥水里泡过一样,女孩子柔嫩的足心似是要被烫掉了一层薄皮。
然而此刻的一层水雾似是雪中送炭一样在数人即将忍受磨难时降临下来,简
直像是上帝的福音一般。
更不可思议的是,空气中掺杂着浓浓的水雾,那种呼吸进去的炙热,窒息般
的感觉瞬间转换成了清爽,冰凉的感觉。
「这是。」李凡讶道。
这已经不知是他第几次惊讶了。
「水雾术,还忘了介绍我的职业,我是弩箭手,同时也是水木双系的准魔导
师。」筒成的声音传了过来。
「筒大哥,好棒哦,人家都以为要被热死了呢。」紫悦眼里冒着小星星。
「哈哈,我就相信小爷不会在这儿被窝囊的热死掉。」夏武大笑。
就连其余的人也都一脸喜悦的看着身后男子。
「这里环境酷热,提取水元素异常困难,之前一直在准备着,好在李凡兄弟
为我们撑开了气墙,在狭小的空间下提取也就快了许多。」筒成继道。
男子的这句话也间接的解释了为什么之前没有使出这招的原因。
如今七人没了环境上的不利因素,紧绷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身子紧绷的
不适一下子舒服了许多,就连毛孔都清爽舒适。
「诸位在坚持些,只要给我充足的时间,我就能够从水元素中提取足够这几
天我们饮用的纯净水源。」筒成的这一句话直接确保了七人在沙漠中生命的保障。
「这一句话最中听。」夏武道。
「筒大哥,人家也想学魔法,你教人家啦。」紫悦崇拜道。
「这个好说,不过你的体质必须是水或木属性才可以。」筒成认真道。
「悦儿,你还是把你的剑术练好再说吧。」蓝熏淡淡道。
「正因为人家剑术不好,才想学魔法啦,蓝熏你不觉得魔法很华丽吗?」紫
悦嚷嚷道。
「紫悦姑娘,魔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学会的,必须得吃苦才可以。」筒
成苦笑道。
「啊~,这样啊,那人家还是再想想吧。」紫悦小声嘀咕道。
夏水寒闻言,叹了口气儿。
李凡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公主会带上这样的人来找麒麟,想到之前心中对每
个人的评价,不由的觉得羞愧,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长处,尤其是一个小团队,
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用处,缺一不可。
圆形的薄膜内,李凡依然抱着女孩,虽然没有了恶略的环境,可沐穗香毕竟
是普通人,未知的路程不是一个女孩儿能坚持下来的。
同时女孩好像没有要从李凡怀中下来的意思,甚至是有些赖皮的趴在男儿怀
里,当他的视线对上女孩水汪汪的眸子时,沐穗香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丝毫没有
一点被男儿占了便宜羞涩的样子。
一般的女孩被男子抱入怀中时,或多或少的会有着一丝少女的羞涩,亦或是
女孩特有的矜持,然而这些在眼前这个看似不超十六模样的女子身上一点没有体
现出来。
可是女孩儿这种独有的性格却是更加的有趣,那种自信大胆,直率多变的特
性吸引着他,让他想要更多的了解。
怀中那张鹅蛋脸儿没有了之前脏兮兮的样儿,雪腻的脸蛋儿如似温玉,水嫩
的几欲吹弹可破。
那抹菱形凤红被水熏湿显得异常艳红,狭长的桃眸似有似无的瞧着男儿,浓
密的睫毛随着眼眸眨动微微颤触着。
那干裂紧紧闭合的唇瓣,在女孩轻轻呼气时下唇紧黏着上唇,随着缓缓分开
拉开一丝白腻的粘液。
随着水分的充足,干裂的嘴唇渐渐变得湿润水嫩起来。
先前急促的呼吸此时也变得平稳下来,粉润的唇瓣轻轻开合着,贪婪的吸入
着空气中的水分。
此般细节一一被纳入男儿眼中。
狭小的圈子内,虽说是比之前好了太多,可是七人依然保持着之前的队形,
没有丝毫的散乱。
气氛比先前的压抑沉闷好了太多,期间几人不时的聊着,体力虽然也在消耗
着,但不知不觉中已走过了小半路程。
经历了苦闷到现在这样放松的过程,李凡的心理活动渐渐开始跳跃了起来。
筒成的水雾术效果似乎是太好了些,不仅让人感到身子凉爽,心情似乎也放
松了下来。
几人的脚步加快了许多,随着颠簸,李凡感到女孩饱胀的双丸似乎不停地挤
揉着自己的胸膛,手臂揽着沐穗香的腰身发觉她的腰儿十分纤细,然而女孩胸前
的两团乳房却是十分硕大,软腻透酥,触觉虽不及其她女孩的乳房坚挺,但胜在
细绵柔软,柔嫩弹滑,像是两团灌了浆液的薄膜水袋。
不得不说沐穗香的身子十分娇小,抱在怀中肉感十足,身上的衣物早被汗水
浸湿,手心隔着纱衣贴触柔背反而比直接触摸更有味道,腰背脊骨线顺着腰窝全
被汗水浸透,纱衣紧紧贴触着肌肤。
因为事先早会料到这样,沐穗香在衣着上穿的很是凉快,专门设计裁剪的肚
兜,和一般的肚兜不同的是,女孩的身后毫无面料,淡粉色的肚兜紧紧的裹着双
胸,脖颈和背后各有着一根细小的系绳,而那整片雪腻的柔背只有腰窝以上被白
纱遮挡着。
而女孩下身穿着同样凉快,白色的淡花烟水裙,近乎透明的一层薄料下露着
粉黄色的布料,丰腴的臀股下一双纤细玲珑的玉腿不时磨蹭着男儿的手心,足儿
绷得直直的,弯如月弓般,那精致的绣鞋下脚尖朝下将那鞋子的前端绷得紧紧地。
沐穗香的后背湿滑柔顺,李凡手心贴触的位置正好是赤裸的部位,手心抵磨
滑溜溜的,触感像是抹上了薄薄的蜂蜜汁浆,滑腻且又有着肌肤的柔嫩弹性。
手心被汗水浸湿稍一用力便会滑下腰部朝向那丰腻的臀部,无奈间李凡只得
将手心往上,这般反复间倒像是他在抚摸着女孩的背部一般,那背后的纱衣轻巧
巧的滑开被推到了脖颈后面,随之近乎是赤裸的背部贴触着男儿。
好在李凡身子宽阔,而女孩身子娇小,同时其他人都在他两身后,否则如此
淫绯的一幕必定会进入他人眼内。
沐穗香此时在男儿怀里,桃眸半眯,乖巧的趴着。男儿坚硬的胸膛煨的她心
尖儿发酸,从未被人抱过原来是这般感觉,很安全,也很温暖。
她知道自己的身子很累了,也知道自己不想走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
不会排斥眼前的男人,在他的怀中很安心。
然而男儿手上时不时的小动作在她看来也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事儿不过那
样,看过皇朝大半书籍的她自然也看过被认为是禁忌的书物。
可是心中虽然淡然,身子却是如实的反映着体内的状况,本就不耐热的她突
觉得身子传来一股燥热,直袭花房蒂儿,竟将那裹着蛤唇的薄纱浸湿了,冰凉凉
的感觉顺着腿窝处流淌了下来。
「虽说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可是好羞人。」沐穗香心中惊道。
李凡手心突地感到一丝冰凉,粘稠的液体让他心中发愣。
「这是。」李凡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举动,竟然让女孩泄了身子。
怀中女孩直勾勾的盯着男儿,那双桃眸泛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紧咬唇瓣的模
样叫人心疼。
似是看到男儿再看她,嗔怪的白了男儿一眼,当真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喂,小子你怎地不走了。」夏武怪叫道。
声音的不和谐,让不同程度心虚的两人心中一惊,深怕被几人发现其中的秘
密。
「没什么,城主好像睡醒了呢。」李凡轻声道。
「凡公子说的人家到像是瞌睡虫一般呢。」沐穗香打了个哈欠,温声调笑道。
两人的语气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同。
几人一笑,没放在心上,继续走着。
然而夏水寒的眸子里仔细的盯着两人的举动。
了解男儿的性格,佳人在怀她可不相信他的手脚会一直老实起来。
有了先前的经验,李凡可不敢随意的乱动女孩了,手心紧紧托着沐穗香的腰
窝,那柔软的胸部所带来的触感毕竟是真实的,他不由的在那饱满的胸脯瞄了一
眼,一晃白腻显露使他再也转不过眼睛。
那浮凸的肩锁曲线美妙诱人,一路向下看去,目光的尽头一对雪腻的大兔儿
正安静的趴在胸前,其上乳团在抵磨间挤出大半缘雪肉,肚兜散乱开敞,羊奶般
的白净下铜钱大小的淡色粉晕更是吸引人的注意。
随着走动间,李凡目光不时游离在那饱挺的胸脯上,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
是被男儿瞧见了峰顶的那稚嫩葡萄。
沐穗香在男儿的怀中乖巧的趴着,她虽说对男女之事看得淡然,可终究到底
是女孩子,被那双贼眼不时偷瞄着羞处,终归还是会有些害羞的。
她熟知这方面的知识,心知自己的身子是被男儿撩起了情欲,对于生理上的
正常反应她并不想抗拒,但也知道这样下去两人一定会坏事的。
看着男儿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奶子,想到书中曾说过女人的身子对男
儿最重要几个部位,其中就包括胸前的一对乳房。
想到这里沐穗香心中生起了逗弄男儿的心思,软弱无骨的手儿缓缓拂过,指
腹似是挑拨情欲的拨弦在那坚硬的胸膛滑过诱人的弧度,最后指尖轻轻的压在了
自己那露出的娇嫩乳蒂儿上,有意无意间拨进了衣料里。
李凡看着女孩的动作,喉头干痒难忍,眼神对上了女孩那双会说话的眸子。
桃眸半眯,狭长的眼缝显出诱人的线儿,朦朦的一层水雾中,似乎下一刻女
孩就会哭出似得,可是下一秒那眼里似笑非笑,似怒非怒,透着种种复杂情绪的
眸子含着一丝天然的魅惑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没有一丝退让,从那眸子里散发出来的是股子天生的妩媚气息,姿色天然,
占尽了天下风流。
人面桃花,情致两饶说的就是此时的女孩。
若不是李凡还有着几丝理智,若不是这里还有着外人,下一秒他便会控制不
住自己将女孩连皮带骨吃的一干二净。
李凡一愣。
「这是。」他感到女孩的指尖在胸膛滑动着。
沐穗香的指腹缓缓地一笔一划的在男儿胸膛写着什么。
她写的很慢,指尖舞动间像是在为男儿挠痒痒般,分为两次。
字体清晰的映入了男儿心中。
「身子,很难受吧。」
李凡心中苦笑,向着女孩看去,那抹眼神泛着水雾般的春情,檀口颤张,唇
形若是他没理解错。
「穗香也是。」
「妖精,真是个妖精。」李凡心道。
沐穗香睨了男儿一眼,依旧的似笑非笑的眼神,只是那双眸子里有的浓浓的
戏谑,和嘲笑。
李凡心中欲火瞬间燃起,胯下的硕物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肉棒似乎是故意
般隔着薄纱料子擦过女孩的臀缝,在那丰腻处顶了一下。
「嘤咛。」沐穗香忍不住从嘴里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
随后女孩大羞,似是见到身后的人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放心下来。
唇瓣紧咬,桃眸成缝,嗔怪的瞪了男儿一眼。
似是觉得不足解气,两指儿在他的腰窝处狠狠掐了一下。
看到李凡脸色痛苦,这才扮作嘟嘴的样儿逗笑着他。
李凡看着那瞬间从生气的面孔转到可爱模样的小脸,究竟哪个是她。
「她心中没有生气呢。」他心道。
胯下的棒儿弹翘着,一下一下触着女孩的臀沟,虽然隔着丝料,但是那弹腻
的触感依旧是从那棒头传到全身,刺激着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沐穗香只觉得被男儿顶的身子发软,浑身无力,指尖都提不起一丝力儿,胸
脯的两团肉儿胀鼓鼓的恨不得使劲在那坚硬的胸膛上发力抵揉。
「你好坏啊。」沐穗香张着小嘴,缓缓将口型印在了男儿眼里。
李凡双手用力托着女孩的身子,猛地一松手,随即立马抱住,下落的一瞬间
棒头似乎是顶在了某处柔软上。
只见怀中女孩俏颜失色,小嘴一扁,眼泪滴滴答答的滑了下来。
「真不知道,这次她又耍的什么花样。」李凡心中压根就不相信这样的姑娘
会娇滴滴的哭了出来。
不过那长长的浓睫上挂着泪珠,梨花带雨显得几分稚嫩的小脸的确十分的诱
人。
「她明明可以换个人,让悦儿她们抱着,为何还会一直忍受着呢。
真是奇女子呢,不过她好像还没悦儿大呢。「李凡心中琢磨着,实在是着想
不通。
「虽然柔儿说我可以有着其她女人,可是不经意间女人似乎多了一些,玉儿,
悦儿,蓝熏。
明明有了柔儿,却还贪婪的妄图其她女子,真的很差劲呢。
柔儿,你现在又在哪里。「李凡心中沉道。
便宜似乎是占够了呢,也不想无耻着继续玷污女孩,他心中知道在这样下去,
这无尽的沙漠会吞噬了他们所有人。
抬起手指,在女孩的腰侧间微微比划着。
字迹是,,老实些。
看到沐穗香小脸气的通红,腮帮子都鼓了起来,没有搭理这些,他托着女孩
的腰儿,一手在那腿窝处托着,将女孩高高抱起。
沐穗香心中不服,不相信以自己的魅力还诱惑不了眼前的男人,正想接着挑
动男儿,便看到一双冰冷的眸子冷冷盯着自己,心尖一阵颤栗,嘟着嘴儿在男儿
怀中老实了起来。
「他不一样了,穗香惹他生气了吗?明明是我在迎合他啊,明明委屈的应该
是我啊……」乖巧的趴在男儿胸口,眼泪悄悄的滑落,热热的。
「是我不争气,想着不好的事儿。」指尖在女孩身上滑过,传达到了她的心
里。
「讨厌,讨厌,竟惹得人家真的哭了。」沐穗香心中道。
李凡垂下头,看着怀中乖巧的女孩,心中一叹。
沉下心神,使自己脑海变得异常冷静,感到欲火褪下后,望着无尽的沙漠,
双眼中溢满着熊熊战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