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三章离开
我瞬间便感觉到母亲的花径肉壁一抽搐收缩,不断地磨压着我的碧玉肉屌。
我顿时只觉得碧玉肉屌龟头一阵的酥麻,便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娇躯,下体一用力,
把碧玉肉屌猛的一下子顶入到母亲体内最深处,直接破开宫颈,龟头闯入了她娇
嫩的子宫里。随后,在我的长长的一声爽叫中,我的碧玉肉屌在母亲的子宫里猛
烈地喷涌出了一大股浓浓的阳精。
随着我的剧烈喷射,卵蛋空间的小树苗与母亲子宫里的小树苗,连在一起,
好一会后才分开,待分开后,母亲体内的小树苗赫然只有一片叶子了,只是根茎
都比以前粗大了许多。而我体内的小树苗已有十片叶子了。
母亲在灵魂飘荡中感受到了我的阳精在自己体内子宫里的喷发,刹那间一股
无法形容的强烈刺激快感侵袭了她的全身,她的手指甲,紧紧地扣入了我背后的
肉里,口中再次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般的娇吟,勾魂动魄。
余音缭绕中,母子俩人紧紧的交颈拥抱在了一起,喘息着,停止了所有的动
作,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
「娘,你好美。」又过了片刻之后,我才回过了一点魂,他用手轻柔地拨了
一下母亲那有点凌乱地贴在额头和脸上的几缕头发,抬起头看着她,深情地道。
睫毛抖动中,母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此时她只觉得全身酥软无力,仿佛连
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把目光看向了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看着他脸
上的满足和爱恋神色,展颜一笑,无力地嗔道:「油嘴滑舌。」嘴上虽然这么说,
但她的心里却是甜甜的。
我没有回答母亲,只是低头在她的红唇上深深的一吻。
我撑起了身体,跪坐在母亲的两腿间。我那根还硬挺的碧玉肉屌,还整根塞
堵在母亲的蜜洞里。
我低头看了一眼下体交合处,看着自己的碧玉肉屌与母亲的嫩屄紧密交合的
样子,看着她下体花瓣那里的一片狼籍和诱人景致,突然,一股热流又迅速的从
我的腹下窜起,瞬间流遍全身。那根泡在蜜洞中的碧玉肉屌,竟然比刚才更硬了,
顶擦在花径嫩肉中,又作怪了起来。
母亲感觉到了体内的变化,她风情万种地道:「冤家,哪有你这么折磨人的。」,
但也没有一点阻止的动作。
我刚想又再品味一番那交媾的美妙滋味,知道越是这样越不想离开,却强自
按捺住了重燃的欲火。我吸了一口气,然后下体向后一缩,碧玉肉屌就已经从那
温柔乡中拔了出来,粘着乳白色的黏液,硬挺抖动着。
而在我的碧玉肉屌拔出后,母亲子宫里的大量阳精受到挤压,又没有了堵塞,
便马上从花瓣深处缓缓流了出来,流出了那仍无法闭合的嫩红淫裂小口,顺着她
的股沟流到床上,很快就积了一大滩。
我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忍得住。我拔出碧玉肉屌
后,就跪行到了母亲的侧,伸手托着她的背后,把她扶了起来。
母亲在我拔出碧玉肉屌的刹那,只感觉到下体突然间一阵的空虚。她原以为
又要被我采摘一番,谁知我竟然没有这么做。
被我扶起来后,她就软靠在了我的怀里。她一眼就看到了我胯下那根硬挺的
碧玉肉屌,心里顿时一阵羞意涌起,同时也感觉异常的甜蜜。她明白我沉迷在温
柔乡中,不愿离开,也知道儿子长大了要离开自己了。
我穿好衣服,搂住母亲深深一吻道:「娘,我要走了,不要担心我,我会照
顾自己,毕竟我是未来的青木神王。」
没等母亲回答,望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房间,闭上了双眼,直至深深的印
在自己脑海中,咯吱一声,推开房门,悄然离开。
荒郊野外,满是稀疏丘陵密集,杂乱的风吹着。
即便是在野外,东方不败也是潜心修炼着。因为出门之即,身上携带了不少
丹药,资源充沛之极。这让他这月余时间走来,修为突飞猛进。
非但晋级到了宗师四阶。将大青木神诀从第二层凡品中阶,晋级到了第三层
凡品高阶。
这些还不算,最大的惊喜是,随着卵蛋空间中那颗青木神树幼苗,长出了第
十五片叶子,有了神树雏形之后。极大程度上,增强和扩充了卵蛋空间。
清灵的卵蛋空间中,激发出了一丝精纯的神念力量。
神念,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是切切实实存在的力量。非但能在战
斗之中,能让人更加敏锐。更重要的是,诸如炼丹师之类的职业,拥有神念是入
门的必要门槛。
也是难怪,周思邈会介绍自己前去长青谷,他肯定是隐约感受到了自己的神
念非同寻常。
对于神念的激发,东方不败虽然惊喜,但细细想来,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传
说之中的青木神族,就是以极为擅长神念而著称。
卵蛋空间中的青木神树,每每成长,都会对增强神念有一定作用。
还有喂养神屌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巨大的,除了肏屄可以突破外,吸食天
材地宝也可以。自己好不容易弄到了那么多的资源,竟然在短短一个月内,已经
即将消耗一空。
想及此处,后背就一阵发寒,未来不知道要多少资源去填充身上一个个的黑
窟窿。
蓦然,正在修炼的东方不败,识海中毫无来由地一跳,好似大难降临一般。
急忙几个闪身连连换了好几棵树木,两个呼吸之间,便飞身窜上了一棵古树
上,方才安心掩着身子躲藏起来。
识海猛然抽动,心脏也是漏跳一拍,危险的感觉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郁。
只有将敛息术运到了极致,方才多了几分心安。
「轰!」
东方不败刚刚躲好,自己方才休息的树木便轰然炸开,一股灼热的气浪肉眼
可见,荡漾开来,余波拂在自己的皮肤上,竟如钢刀生生刮过,火辣辣的灼痒。
威力强悍,令人咋舌。
东方不败小心翼翼地伸出头来,往外探去,发现不远处两个人影边逃边追,
到了此处形成了对峙。
「毒莲花!你难道非要和老夫作对不成?」粗犷的男声略显沙哑,却是气势
磅礴,应该是久居上位之辈。
毒莲花?
东方不败忍不住向另外一个人影看去。
脸上戴着薄纱,看不真切,然而其身材袅袅,气质凛然,应该是个漂亮女子。
「哼……你该死。」女子声音很动听,恰是玉盘走珠,一字一顿,异常清晰。
只是声音之中,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寒煞冰冷。
东方不败听了也是觉得周身一颤,暗道好生清冷。
此女身材妙曼,全身穿着玄青色纱裙,玄青色秀发瀑腰,眼睛如同万年不化
的寒冰,清澈凛冽,裸露在外的皮肤白如凝脂,吹弹可破。
只是脸上蒙着一层黑色薄纱,就是看不清她的样子。
她的周身几缕淡淡的薄雾缠绕周身,像是公主宫装的绸带,又好象是伺机而
动的毒蛇。话刚说完,身上气势猛涨,真气外放更甚。
老者却一脸阴沉,他全身火焰煞气暴涨,身上破损的衣物无风自动,灼热的
气浪滚滚散开。
他的长相也颇为醒目奇特,身高九尺,胡须头发眉毛皆是赤色,就连眼睛都
是火焰赤红之色。昂首阔步,说不出的魁梧,毫无半丝老迈之气。
全身淡淡的火焰真气外放,形成一团赤红色的火云,将他周身笼罩,威风凛
凛。
老者身上的火煞越涨越大,女子周身的青煞则是越来越浓。
火煞开外数丈远,所有的草木全部被高温焚毁。其弥漫之处,草木沾染全部
收缩枯萎败坏,结果化为黑色齑粉。煞气一汹涌,女子的身影顿时消失在东方不
败视线之中。
「想杀我?你还不够格!」老者咆哮一声,抬起拳头,真气凝结,火焰腾腾
如岩浆,对着眼前的虚无就是一拳轰了过去。
煞气!先天玄煞!
这两个人赫然都是先天强者。
一感受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东方不败在树上的身姿,蜷缩的就
更深了。开玩笑的吧?这两个可怕的高手,每一个气势都绝对不比慕容星河弱,
甚至隐约间还要略强半筹。相信对上这种可怕人物,自己绝对就是一巴掌被拍死
的命。
「你,死不足惜。」
女子的声音凭空传来,而后一只硕大的玄青色剑指突兀袭来,洞开重重火煞
云雾,指点拳头。
「爆!」
老者嘴角露出一丝诡笑,裸露胳膊上肌肉如同一条条火蛟,无数火煞化成漩
涡,向前一送。硕大的拳头一时间如同火山喷发,火焰绞旋空气,顿时出现的牵
扯力将周围沙石卷进去。不过片刻,化为了真正的岩浆。
「极幽千魇手。」
女子反应极快,一看老者暴喝,便知不对。虚空之中,玄青色剑指一化二,
二化半,眨眼化无穷。漫天飞舞,蔽日遮天,宛若一片片黑色莲花瓣。
一部分疯狂刺向冲过来的火焰,剩余则是高速旋转,形成玄青色剑盾,将冲
击过来的火煞尽数抵挡。
「轰!」
两大先天强者的力量,猛然间交织碰撞。
火红色的烈焰,暗青色的莫名玄力,如同狂风千转,惊涛骇浪。激荡起了一
阵阵如同海啸般的波浪,不住向四面八方扩散冲击。
东方不败即便隔着十多丈,都能感受到那毁天灭地般的狂暴气息。
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埋藏的更甚。屏住呼吸,不让这两头绝世
凶兽般的强者发现。心下苦笑之余,暗暗祈祷,你们两个能不能打两下后,就赶
紧挪个地方再玩。
可别城门失火,殃及了我这条小小的池鱼。
可东方不败的祈祷,显然没起作用。
那冰冷女子脚下莲步微挪,一个影子还未消失,另一个影子又如同鬼魅般的
在老者身前出现,掠过一路黑影,其中不知多少影子层层叠叠,却又不经相同相
同,当真如千叶莲花,绚烂而华丽。
纤纤玉手轻点拂触,老者拳头狠砸猛挥,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忽起落下,空
气震荡。
震得东方不败暗暗叫苦,更是五肢蜷缩,瑟瑟发抖,全然不顾脸面。
老者暴喝一声,周身燃烧着一层炽热火焰的他。忽现忽灭,脚下留下一连串
凌乱的黑色小脚印。印出的黑色小脚印里面,白色的烟雾升起,偶尔踩到树木,
极其恐怖的热量便是瞬间将其变成灰烬。
「杀!」一丝暴喝从老者喉咙底发出,听得东方不败如被重锤响鼓,识海一
阵嗡鸣,脑袋生疼。
老者整个人瞬间化作岩浆铸成,恐怖的灼热气息,丈许方圆内,即使是石头
也竟然全部烧化,赤红的岩浆汁蔓延,肆意流淌。
「轰隆!」抬脚一跺,轰然巨响,大地颤动,龟裂塌陷,脚踏深坑。一拳擦
破空气,如出海怒龙翻腾,泛起咆哮:「毒龙撕风钻!」
女子一个刹脚未停,整个身体撞了上去。
东方不败看到这里,心里徒留一阵遗憾,心想女子已是必死,胜负将出。
「澹台幽莲,你去死吧!」老者脸上掠过一抹强烈的兴奋,笑意森然残忍。
原来她叫澹台幽莲,名字好听而神秘,可惜,红颜薄命……
「哗……」东方不败隐约好像听到一声风刷树叶的声音响起。
但见那澹台幽莲妙曼娇躯,几乎与轰破空气的拳头刹那碰撞时。她陡然间化
作了一团浓墨煞雾,飘然而退,下一瞬出现时,已在七八丈开外。
老者那惊天灭地的一招,全然落空。
如此妙不可言的变化,让东方不败忍不住心下暗暗叫一声好。
老者布满笑容的脸色一变,惊骇非常,见了鬼似的弹射出去。脚尖在虚空重
踏几步,发出「噗噗」的破空声,十多丈后方才落地。
一道微不可见的涟漪从红黑交接之处散出,紧接着骤然变粗,无形的波纹在
虚空之中掀起,好似海浪。
涟漪凡是树匀,上面留下一层厚厚的木屑,竟是被震碎的!
东方不败心中惊骇万分,厉害,实在厉害。先前还没察觉,那澹台幽莲看似
撤退的同时,竟然暗下杀手。端的是凶猛狠辣。
此等女子,谁招惹了她还真是件悲催之事。
东方不败听说过,晋级先天宗师后,真气外放无阻碍。同时能够形成护身玄
力煞气,可随操控运用自如。这煞气,又叫先天煞气。
先天煞气之中带有自己修炼真气心法的特性。
这女子的玄力煞气极为诡异,东方不败有些闻所未闻。
「毒莲花,你还真当老夫怕你不成!」老者声如洪钟,语气阴恻。刚才那一
下被暗算,让他明显受了些伤。一时间,惊怒交加不已。
东方不败在看得暗暗叫好的同时,心下忍不住暗自苦笑不迭,你们两尊大能
打架,能不能离我远些啊?无辜,实在是太无辜了。
老者赤红色的眼神阴冷带些邪意,铁塔般的身躯一沉,周身赤色火云煞气见
风就长,冲天而起。整个人站于烧天火云的中央,犹如王者,一时之间竟然将女
子的玄青煞气压过一头。
「赤炎王。」澹台幽莲的声音空灵幽冷,好似那万载不化的寒冰。重青色煞
气浓郁,雾气腾腾,更显飘渺,却又凝而不散,气质凛然,声音飘荡而起:「你
该死!」
若这女子玄煞若是袅袅白色,当真会以为她是仙女下凡。然而此番,却是如
同一尊空谷幽兰的绝世魔女。
原来这老者叫赤炎王,这绰号可是够霸气的啊。
澹台幽莲一步踏出,再进一步。两步下去,玄青煞气翻涌而出,成倍增长。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仿佛今天不杀赤炎王,誓不罢休。
愤怒的赤炎王全身玄煞外放,方圆数丈内皆是被他的火煞笼罩,火云漫卷,
硕大的手印凭空而降,劈头盖脸向澹台幽莲猛轰而去。
气息恐怖,仿佛能将山峦碾碎。
澹台幽莲却是凌空而起,脚下虚点莲步,不紧不慢的单手向上一抓,周身无
数的几近黑色的玄煞涌起,化作无数的黑色的手臂拔地而起。
如同一只只地狱恶鬼,化出锋利尖锐爪牙,一阵撕扯纠缠,不过两个呼吸,
那只恐怖的火焰手印便支离破碎。
两位强者层出不穷的妙招,看得东方不败是如痴如醉,一时忘却了危险,几
欲拍案叫绝。
「哼!」
赤炎王鼻子里喷出两缕灼痒的白气,头上毛发燃烧起来,好似有着不知多少
的火蛇从中缭乱钻出,肆虐叫嚣。大手虚空一抓,周身无数火煞补充,朝毒莲花
飞扑过去,化作一只烙铁样的手掌,火焰真气比原先更加凝实。
随着他的动作,化掌为拳,狠狠砸下。
「轰!」
毒莲花身手敏捷,岂会如此中招,果断放弃,借着身法遁走。
东方不败再次被轰鸣声砸得头昏脑胀之时,那处地方则是变成一个烧红的十
丈大坑。
「咔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