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四章追杀
瀑散的力量一时间密集在坑中放不出去,撑开了土地好似无数小地蛇窜行,
一条裂缝一直蔓延到东方不败所藏身的树下,一丝灼热的气息从中喷出。
东方不败看到里面岩浆一样的红色,差点以为这地下有一座活火山。
东方不败突然打了个机灵反应过来。周边的草木皆化为了尘埃,原地偌大的
地方,只留有他所待古树孤零零的地杵在那里。
果然还是殃及池鱼了……
一股灼浪又滚滚而来,但与此同时,丝丝阴寒之气也夹杂袭来。冰火两重天,
弄得他心里更是胆颤不已。
果然和传闻之中的一样,先天只能有先天来战胜。
「千莲侵心手。」
「赤炎斩!」
两位强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爆出了大招。
玄真技与玄真技相撞,炽热与冰冷不死不休,大风骤起,轰然的爆炸声溃耳
欲聋,震起的飓风化作一个球压向地面,咆哮着卷起无数飞扬旋转的沙尘,依然
如同天灾尘暴,
十余丈内,劲气四爆。
也就在这时,东方不败心下一凝,周身大青木神气骤然暴起,随着那一剧烈
向外扩散的真气。仿佛一枚狂风之中的小小柳叶般,向外激荡漂浮而去。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身后火煞如刀,青煞如箭,爆散开来,激射地面,震起无数坑洼,烟尘弥漫,
刚刚降下,又不断被激起。
一溜烟般的,向外狂奔而去。
逃出了数十丈后,东方不败才有余力回头张望。
只听得半空之中传来赤炎王的一声暴喝「毒莲花!你欺人太甚,老夫与你拼
了……」
赫然见到两人竟然在天空缠斗,这先天竟然能够飞这么高,这么远?显然不
是普通的先天强者能做到的。
远远的只能见到一红一黑,两道身影战作一团。
但是悲剧发生了,两大高手好死不活的,在半空中边打边借力,速度极快的
朝东方不败逃跑的方向掠来。
轰得一声,两尊身形猛然相撞,一触即分,退出十多丈远,好似两座宝塔般,
分降在了东方不败左右两侧。
澹台幽莲落地的时候,衣裙翩飞,周身飘逸着浓如墨色的玄煞之气,气劲爆
裂时,黑发张扬,露出的眉眸,动人心魄。
只是那冷冽寒煞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而赤炎王浑身褴褛,嘴角丝丝鲜血溢出,气喘吁吁,显然是吃了大亏。
澹台幽莲飘然而起,流转的气劲撩动她的玄青色纱裙,向后拂去,好似托起
了长长的流苏雾岚,人清冷如游魂,又好似拖着裙裾的皇室公主,眸色凛冽,不
含半丝杂色。
悲催的东方不败,距离两者都只有七八丈远。虽被两者直接无视,却也不敢
有半点轻举妄动了,屏住呼吸,收敛心神,尽可能降低存在感。
他心中祈祷,澹台幽莲你杀人后,就快点走吧。无视我,请尽情的无视我吧。
蓦然之间,东方不败敏锐的觉察到赤炎王眼神中的一丝诡笑。一股极其不好
的感觉如岩浆突涌,直冲识海。
赤炎王突然双眸猩红,猛地一声如厉鬼般的咆哮。声如万鬼呼啸,裹挟着一
道道的音波,如潮水般,连绵不绝的汹涌而来。
东方不败随处位置,仅仅受到一点波及,却还是头昏脑涨,眼前一片漆黑,
太阳屄鼓胀欲裂。
模糊间,看到赤炎王周身火煞爆涨,腾空而起。
「炎魔破。」
澹台幽莲也是受了一丝鬼啸影响。然而高手相争,往往差的就是这一丝半缕。
当裹挟着炽热火焰的掌印,铺天盖地,滚滚而来,让人躲无可躲的时候。澹
台幽莲动了,她的眉宇间,仿佛丝毫没有惊惧变化,周身青至黑色的玄煞暴涨开
来,如同乌云翻滚,连绵不休。
纤纤玉指如莲花盛开般,美妙的舞动着,结出了一个个玄奥难明的手印。在
那飘渺的玄青雾煞中,速度极快。层层叠叠的臂影,指影,像是无数玄青色莲花
瓣。
周围的青煞也衍化出来相同的样子,变成了一朵不断在盛开长出花瓣的黑色
莲花。黑色莲花虚影甚是巨大,足足有两丈方圆,浓黑如墨,充满着死亡凋零的
心悸气息。仿佛那朵妖艳而瑰丽的黑莲,来自于地狱魔泽。
「寂灭莲华。」地上莲花升起,两道青丝绦被她以嫦娥奔月之势擎起。
说时迟,那时快。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东方不败也只是看得模糊。莲花急速升起,一颗裹挟着
滚滚炽焰的彗星,从天而降。
莲花猛然一收,何其巧然,恰恰将其吞没,变成一个硕大的鼓胀花苞。
说时迟,那时快,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咕咚。」「咕咚。」「咕咚。」
东方不败心跳半下,天地间所有的一切在这时,都仿佛停止。
轰……
赤炎王一掌狠狠打在她胸膛的同时,死寂黑色莲花再次盛开,开得更加灿烂,
好看的就像是震撼人心的烟花。无数玄红色煞气,匍匐着大地奔散,宛如匹练肆
意蔓延。
东方不败窒息中,瞳孔缩成针眼。濒临死亡般气息陡降,不顾一切,状如疯
魔般转身狂奔。开玩笑,在这种恐怖力量的碰撞下,就算被余波波及到,不死也
残。
澹台幽莲这女人真是个疯子,疯子。完全就是一副不要命的同归于尽打法。
姑奶奶你就算想死,也别带着我一起啊。
前脚刚离开,后脚爆炸产生的剧烈风暴便席卷而来,所过之处,草木霎那化
为飞灰。
若是从高空中望下,一朵深沉的黑色莲花盛开在大地。凡是盛开的地方都是
扬起的飞灰宛如黑鸦,死亡光华,璀璨妖异。
天雷动……
东方不败如疾风闪电般的窜出去,柳叶身法一起并用,头再也不回,整个人
双手急速挥动,所过之处留下了一溜灰尘,绝尘而去。
一切烟尘在余波之中,缓缓降下,终归于平静。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不敢停下。
直至到了一座城镇之外,方才扶着一颗古树大口大口喘气,这可真是死里逃
生,历经了生死时速。真是幸运之极,仅差那么一点点,就差些成为了一条可怜
的池鱼。
此刻仍旧软弱无力,像是喝醉酒又清醒的人一样,酒太厉害,后劲儿还没过
去。
东方不败在城外找了个安全隐蔽之地,好好地休息,修炼了两天,直至全部
恢复后才准备入那城镇。
不得不承认,看两大高手的决战,危险归危险。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
感悟极多,很多修炼之上,不太明白的地方,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如果把那些经验悉数消化的话,对于玄真技和功法的修炼,恐怕帮助不小。
细细想来,两大高手之间的绝世风华,还真是让人羡艳,恐怕连慕容星河与
之相比,都要略逊半筹。迟早有一天,我东方不败也会那么厉害。
东方不败的眼神之中,爆出了一丝炽热的光华,步履坚定的朝城镇走去。
「毒莲花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没事惹赤炎王,她不是找死吗。」
「的确,据说前两天赤炎王绞杀毒莲花那一场大战,被她在最后关头狡猾的
逃走了。但据赤炎王前辈说,毒莲花受伤不轻,想必短时间难以恢复。赤炎王前
辈悬赏百万黄金,一部灵品中阶功法。只要谁能摘了她人头,还能得到他老人家
的一个人情。」
「嘘……你不想活了,毒莲花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凶残可怕难以想
象,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那悬赏令不是说了吗,最近方圆千里丢失的童男童女
全是她做的。她修炼的是魔功,靠吞噬童男童女精血来提升修为。现在虽受伤了,
但凭她实力,弄死你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我又不是童男,不怕她吸我血。只是不知道她人在哪里,真要知道了,拿
了她人头,岂不是荣华富贵就在眼前?」
「我怕你有命挣钱,没命花。」
东方不败在客栈里用餐,此处人虽不多,但鱼龙混杂。听的人议论起毒莲花
和赤炎王那一恶战,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
总之,赤炎王也好,毒莲花也罢,都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就算她已经重
伤,自己也绝非对手。
正在此时,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客栈,带头一人颇为显眼,身高近一丈,
身材魁梧如巨熊,独目加满脸横肉,让人一见之下,就心生寒意。
闲谈人等,不禁低呼,四当家。
壮熊独目环顾,盯上了东方不败,凶相毕露的说:「小子,你叫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眼神一凛,没料到这远隔家中万里之地,竟然还会有人知道自己名
字。冷静说:「我叫轩辕不败,阁下找错人了。」
壮熊拿出一张画像,对照了下,顿时怒声咆哮说:「小子,你敢欺骗我。去
死吧。」双脚重踏之下犹如地震。伴着一股气焰,沙钵大的拳头,裹挟着土黄色
气息猛地朝东方不败轰来。
早有准备的东方不败,大青木神气在体内行成了一个漩涡虚影,脚向下一踏,
客栈地面龟裂的同时,肩膀如撼山般撞去。
「葵花抖威。」
「砰!」力量与力量的碰撞,发出一声巨响,周围形成一圈波纹气浪。
东方不败只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撞得自己连连后退,重拳强压下,脚
踏过后,青石地板上留下清晰可见的一连串脚印。
「噗……」后背重重撞在墙上,墙体竟然凹陷一块,四处暴现裂痕。喉咙一
甜,顶上一口鲜血。
东方不败眼神之中掠过一丝骇然,来人的气息修为,应该和自己相差不大。
而自己的大青木神诀已经练至第三层,生生不息,威力愈发凶猛。
迄今为止,同阶之人向来不是自己对手。可这头壮熊,竟然能在力量上,强
过自己这么多,当真是天生神力。
但正是如此,反而激发起了东方不败的战意。
「喝!」
周身气劲暴起,青木神气如同赤焰般的在体内爆发起来,拳劲之中,微微电
弧闪烁,噼啪作响。
不退反进,身形掠出了一道淡淡的残影,疾驰如电般的飚向那壮熊。
「咚!」
天雷动下,一记重腿凶猛的踹在了壮熊胸膛上,闷响声中,那壮熊身躯只是
倒退了两步。
东方不败翩若柳叶,身如游龙,一晃间,就绕到了他的身后。拳劲爆涨间,
如重锤巨炮般,狠狠狠轰在了他后背上。
天雷杀独有的雷音轰鸣声中,巨熊像是皮球般,连续几个翻滚,愣是被一拳
打得衣衫破裂,皮肉模糊。
东方不败自信自己一记天雷杀轰出,连人形大小的岩石,都能轰碎。
但这壮熊,竟然只是伤了皮外筋骨。如此恐怖防御,令人咋舌。果然是山外
有山,人外有人,天下强者不可小觑。
「嗷嗷!」
壮熊如同受伤猛兽般的嚎叫起来,身躯如坐小山,重踏之下房屋抖动,大地
震颤,重拳砸在走廊木柱上。能怀抱一周的柱子,「砰」地一声被拦腰截断,支
撑的走廊哗啦一下,塌了半截。
壮熊抓起半截巨柱,以雷霆万钧之势,猛向着东方猛地横扫而来。力量惊人,
爆发力更是了得,木柱擦着空气,发出「呜呜」地沉闷声响。
「好家伙,这是人类还是妖兽啊?」
东方不败也是感慨不已,脚踏一下楼梯扶手,身体反弹出去,人刚离开,就
听得后面爆响一声。木柱把楼梯砸了个稀烂,木屑飞溅出去如同发出的弓箭,
「啪啪」几声钉在了墙上。
壮熊。仰首爆吼一声,声如波纹,整个客栈摇摇晃晃,屋顶砖瓦间尘土乱飞,
整个身体突然暴涨。猛地用力,上身衣物「砰」地爆了出去,满身如同石块的肌
肉,青筋暴动。
稍蹲身腰一个跃起,脚下走廊彻底坍塌下来,人已在空中,大臂后仰带动着
拳头,简直就是一块巨石,向着东方不败袭来。
眼见这货如此凶残,东方不败哪里还敢大意?此人定是练了什么淬体护身功
法,肢体强壮,必须打中要害,才能让其毙命。
施展着早已经融会贯通的柳叶身法,一套威风凛凛的葵花拳,与之游斗了起
来。
东方不败如蛟龙般的直窜而去,借助旁边散乱的木桌残肢,踏上一脚腾空而
起,转瞬间已越过他头顶。
「天雷爆!」
天雷半式中,以天雷爆威力最为凶猛,但此招所耗,仅次于葵花伏魔。
丝丝电弧涌动,春雷乍现下。
劲气四爆的一掌,裹挟着隆隆雷音,直接打在壮熊的后脑勺上,身躯腾空落
地滑出两丈远,青石地面撕裂,所掠过之处多了一条鸿沟,趴伏在地上。
又是腾身而起跳到空中,单膝跪伏重重砸在他的后脑勺上。「砰」,闷响一
声,壮熊面部深入地表,扭陈的面孔鲜血四溅。
拳上生风,带着气息,东方不败丝毫不给对方还手机会,「砰、砰……」,
一连数拳强击他的头部,像是杀红了眼般,拳头滴血,直到双臂酸痛感传来,方
才慢慢停下。
壮熊带的那几个随从,早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瑟瑟发抖。
再看那壮熊,硕大的头部已经埋在了地下,没了动静。东方不败略喘息后,
开始收拾战利品,多是些面额不等的金票。
与此同时,门外又是窜进了几个气息强大的壮汉,杀气凛然,明显是和这壮
熊一伙的。
东方不败急忙飞身从墙窟窿里跃了出去。施展着融会贯通的柳叶身法,拔腿
狂奔。
几名壮汉暴跳连连,疯狂的追了过去。
一追一逃间,竟然逃到了一处悬崖旁。层层云雾缭绕间深不见底,手腕粗细
的藤蔓,尖锐的荆棘遍地丛生。东方不败瞅了一眼跟在后面马上就到的几人,脚
踏大地纵身跳了下去。
单手抓住一根藤蔓,几个交替踏着崖壁快速向下落去,眼见冲破一层雾气就
要到了谷底,藤蔓突然断掉,人像断了线的风筝,快速坠落,东方不败重重摔了
下来,激起一些残肢枯叶……
虽狼狈,无甚大碍,但此处不是久留之地,飞身闪走。
……
数日之后,一处僻静的溶洞中,硕大的钟乳石林立悬挂在岩壁上,这崖底纵
深不见边缘,奇形怪状的岩石到处可见,七彩色萦绕,很是壮观。
东方不败正在盘腿修炼。
那些人已经布了天罗地网般的正在搜索自己,都与之周旋半天了。直至抓了
个小喽啰一番逼问后,才知道原来这波人是附近的恶势力之一,据说是受瞿安木
之命令,专门在这去长青谷的必经之地阻挡自己。
能杀死最好,杀不死也不能让自己去长青谷。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