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师莫离】(穿越神雕调教NTR)(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城西菜场,夏国涛暴奸熟妇;鼓川一中,莫公子倾醉百花
鼓川县风光绮丽,背山靠水。西面环绕月牙、九龙、夜良、二丈坡、冰潭五
山,北面段河自西向东绕城而过。山野乡民或顺流而下,或山路跋涉,在县城西
面售卖猎物、草药、农产,购置生活必需品,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城西农贸市场,
本地人称之为城西菜场。
莫宅位于鼓川县西郊,出门步行约二十分钟便可到达城西菜场。周一清晨,
蒋秀兰送走紫夫人一行人,便提上菜篮,推出自行车骑往菜场。在城墙边僻静处
锁好车,蒋秀兰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她:「蒋妈妈,好巧啊!」回头看去,只见一
个穿着白背心、运动短裤的青年男性从大路上跑来。他全身汗腾腾,衣裤粘湿,
健壮的体魄遮挡不住,一股男性特有的汗味扑鼻而来。
蒋秀兰被这气味冲到,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响,心中小鹿乱撞,俏脸酡红,下
意识咬着丰厚水嫩的下唇,移开目光道:「夏、夏老师,早……啊,你那么早,
又、又出来晨跑吗?」
夏国涛一边汗巾擦汗,一边笑呵呵说:「是啊,我一直按这条路线晨跑,之
前眼拙,没认出蒋妈妈这样的大美人,赎罪、赎罪啊!」他信口胡诌,明明上星
期催眠时才问出蒋秀兰的时间路线。
「大、大美人!」蒋秀芬把菜篮子提到胸前,吊钟型的巨乳摇得波涛澎湃,
喜悦又羞涩地推辞,「夏老师,你又这样说人家,我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
大美人,羞死人了!」
「蒋妈妈,你的眸子水汪汪像春天的湖水,琼鼻高挺宛如美玉雕琢,特别是
那双性感红唇一笑一颦能勾人魂魄。诗经有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指的就是
你!如果能早生二十年,国涛发誓一定要娶蒋秀兰小姐为妻!」女人是听觉动物,
夏国涛的甜言蜜语把蒋秀兰迷的神魂颠倒,丝毫没察觉自己被逼到墙边,后背和
肉臀枕上冰凉的墙壁,夏国涛的胸膛压迫菜篮压得她水球般的巨乳成椭圆状。
雄性咫尺间火热的吐息和愈加浓厚的汗味,熏得蒋秀兰娇躯微颤,下体竟不
知廉耻地湿润了。夏国涛见美人意乱神迷,两只狼爪对着那对吊钟巨乳一握,瞬
间陷入无限柔软的水乳天国。噢!美熟妇皓齿对空咬合,仿佛缺氧的鱼儿在岸上
挣扎,呼喊:「夏老师,不……不可以的,放开……放开我!」
「蒋妈妈,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疯了一样爱你!」
夏国涛疯了一样在蒋秀兰雪白秀气的脖颈上狠啄,留下一个个带晶亮口水的草莓
印。他左手揉捏乳肉成各种淫荡形状,右手解开牛仔裤的纽扣,滑入幽暗的阴毛
丛中寻找流水潺潺的桃花源。
「嗯哼……不要……不要这么捏人家的奶子,夏老师……秀兰也喜欢你,但
是不行的,真的不行的!」随着一声尖叫,蒋秀兰一把推开了猴急火燎的夏国涛。
夏国涛举起亮晶晶的手指,淫笑道:「蒋妈妈,这边偏僻,很少人经过。实在不
行,我们就去那边的巷子里。你看你湿成这样,我也肿成这样了。」他拉下短裤,
紫红色的龟头凶猛蹿出,马眼里分泌着晶莹的前列腺液。
好大!好粗!好臭!近距离闻到前列腺液的臭味,蒋秀兰大口咽着横生的唾
液,眼神一时间挪不开那根雄壮的宝贝。夏国涛很满意蒋秀兰这幅痴迷淫贱的神
态,挺着肉棍抵在牛仔裤阴部的位置摩擦,口里说道:「小心肝,好秀兰,你不
是最喜欢嘬这根宝贝肉棒了吗?走,到巷子里,让你一次舔个够!」
不知怎的,蒋秀兰脑海中突然浮现了莫离的脸,还有莫离那根比夏国涛更长
更粗的大鸡巴。对,小老爷的鸡巴比夏老师的还要粗还要长!比起夏老师的鸡巴,
我更爱小老爷的大鸡巴。只是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小老爷那么英俊可爱,我只
是一个下人,怎么能够……
蒋秀兰一心想着莫离,刚刚撩起的欲火转移消退。她挣开狼爪,拉上牛仔裤
拉链,整理凌乱的衣衫,低眉顺眼道:「夏老师,我们还是算了吧!之前都是秀
兰自己犯贱,勾引夏老师,好在我们没有犯下大错,守住了底线。所以,今后还
是算了吧!」
夏国涛简直不管相信自己的耳朵,面目阴沉地低吼:「怎么回事!为什么不
听话了!」夏国涛的变脸让蒋秀兰始料未及,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一直温文尔
雅的夏老师蛮不讲理地扣住她的双腕,硬拖猛拽把她往小巷子里拉。蒋秀兰吓白
了脸,惊恐地大喊:「夏老师,你放开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你要做什么,
快放开我!」
「贱货,给老子闭嘴!」夏国涛用力一提,把蒋秀兰滚翻在地,张开手掌捏
起她小巧可人的下巴,从短裤口袋摸出小罐喷剂喷射。兹兹!一阵白雾覆盖在美
人面上,蒋秀兰的双眸逐渐失去了神采。
「口令:淫熟娇娃!贱货,重复一遍我给你下的所有指令!」
蒋秀兰面无表情地张开香唇,轻声道:「我叫蒋秀兰,三十八岁,是一个闻
到男女体液味道就会发情的变态女。虽然我表面端庄,内心却一直期待被男人的
肉棒狠狠操干骚穴、鞭打奶子、调教口穴。尽管我那么的渴望肉棒和精液,但不
是所有男人都可以满足我,此生挚爱、我永远的主人只能是小老爷莫离……」
「停!莫离?美珠说的莫宅少爷?」夏国涛的脸色阴晴不定,恨声骂道,
「好一个莫离!老子好不容易才找到毛蟹屄吊钟乳的绝世好屄,刚开始催眠调教,
就给我半路截胡!这两天,他把你操爽了吧?」
「没……」蒋秀兰露出哀怨的神情,黯然道,「秀兰好喜欢小老爷,好想要
小老爷的大鸡巴!如果……小老爷能强奸秀兰,秀兰愿意做小老爷的女人。可是
小老爷一直对秀兰恭恭敬敬,即便不小心摸到我……我的大奶子,也会马上吓得
逃走。」说到这里,蒋秀兰双颊染上一抹绯红,这个年近四十的熟女宛如初恋少
女般甜甜地笑了。
夏国涛冷笑:「我道哪来的黑手,原来是正义感爆棚的少侠。路见不平拔刀
相助?呵,看我不揭穿你那假仁假义的伪善嘴脸!」夏国涛俯身在蒋秀兰耳边窃
窃低语,然后问道:「新指令记住了吗?」蒋秀兰木然地点点头。
「那么接下来……」夏国涛肆无忌惮地打量蒋秀兰丰满挺翘的肉躯,淫笑:
「这大奶子骚屄,老子忍那么久,干!今天就玩玩强奸戏码!」说完,两手拉住
美妇体恤的下摆,往上一脱,包裹土红奶罩的吊钟巨乳如同剥开一半的滑嫩荔枝
展现眼前。扯下巨大奶罩,点缀深棕葡萄的雪白荔枝肉散发熟女奶香,乳球握在
掌心似水顺滑。啪!雪白乳肉上留下鲜红的掌印,催眠中的熟美人随之苏醒,呻
吟:「嗯哼……疼!」
「我……我的衣服!夏老师,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不会对别人说!」
蒋秀兰惊慌失措,玉手妄图遮挡暴露的巨奶,反而把乳球挤压得愈加淫靡。夏国
涛根本不理会胯下美人的哀求,一把将她的牛仔裤脱到膝盖,滚圆硕大的白臀瓣
和茂密幽暗的阴毛压在脏兮兮的水泥地上,白臀沾沙、黑毛染尘,好不撩人。
夏国涛吞咽口水,色急地脱下短裤,紫黑色的肉棒朝天挺立,包有睾丸的春
袋散发精子的芬香。蒋秀兰闻到后一阵目眩神迷,痴痴地发楞,骚红的香舌下意
识微微探出檀口。不……不行,必须逃走!她立即回过神,,牛仔裤限制了双腿,
导致她只能像一只美人犬摇晃着耀目雪白的肉臀,四肢着地狼狈爬行。才爬几步,
一双大手制住她的水蛇腰,火炭似的肉棒拨开湿润的丁字裤,顶住流水的花蕊。
「夏……夏老师,我们不……不可以的。」蒋秀兰连说话都不正常了。她抗
拒莫离以外的肉棒进入身体,却又难以抵抗空旷多年子宫的渴望。嘴上说着不要,
肉穴反而分泌出越来越多的蜜水,膣穴口甚至张开温柔地扣住火烫的马眼,仿佛
在说:亲爱的肉棒哥哥,快来喂饱我这不知廉耻的骚屄,用你那灼热的精华灌满
干瘪的子宫!
「嗯哼!进来了,怎么进来了……好涨,太涨了!」夏国涛的肉棒缓缓挺进,
像要把鸡巴的形状印在熟妇的骚屄里一样。蒋秀兰伸直了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颈,
拉直了纤细的腰身,十指死死抓着水泥地面,发出悠长的淫叫:「噢——到了…
…到了!捅到花心了!太烫了,夏老师你的大鸡巴烫死人家的花心了!」
「哈哈,你这骚货,刚才还装得三贞五烈,说到底还是个欠干的贱屄!」夏
国涛的羞辱撕裂了蒋秀兰的廉耻心,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为了摆脱夏国涛的控
制,她拼命扭动大屁股,不料更加刺激了夏国涛的肉棒,也刺激了自己娇嫩的花
穴。
「哦?小骚货自己等不及要哥哥来干你?嘿嘿,老子马上满足你!」肉棒开
始抽插,蜜穴中的膣肉仿佛无数绸带紧紧缠住男根的进出,越来越多的蜜汁从交
合处滴落,在两人胯下浇出一片晶莹的水泽。噢!噢!噢!迷失在性爱的风暴中,
蒋秀兰只能发出短促又淫荡的呻吟,双眼失去焦距,把身体完全交由背后的雄性
任意驰骋。
「夏……夏老师,你这样……是犯罪……好猛,嗯哼……是强奸,要坐牢的
……求求你,慢一点,太激烈……噢……噫噫噫……慢一点!」
「你叫啊!骚货,你倒是喊救命啊!看别人怎么想,是我强暴良家,还是你
这个深闺怨妇勾引国家级优秀教师!你准备怎么面对美珠,骚货妈妈勾引自己男
友。让别人知道,她还怎么在学校混下去!」夏国涛吃死了这头逆来顺受的母兽,
当初被吴大军强暴尚且没勇气报案,何况如今。
「呜——不行了,我要泄了……咿呀呀——我要泄了……夏老师……你怎么
停了,快……」眼看就要潮喷,背后禽兽却停止了抽插。倒不是他想玩什么欲擒
故纵的调教把戏,而是不远处传来自行车叮铃铃的响声。几近全裸的男女保持交
合的姿势一动不动,只听自行车在刚才的僻静处停下,有个老人自语:「这不是
吴嫂的菜篮子吗?她人呢?」说着,脚步声离巷子这边越来越近。
「王爷爷早、早上好!」蒋秀芬的臻首从墙脚探出,满脸潮红地打招呼。王
老头奇怪道:「吴嫂,你在那下面做什么?」蒋秀兰羞涩道:「刚才停好车,肚
子疼,菜场的厕所太远所以……王爷爷,您方便的话,能走开吗?」
「不好意思,我马上走!」王老头感到尴尬无比,正转身,听到墙那边传来
啪的一声脆响。「噢——该……该死的蚊子!」蒋秀兰美眸含春,俏脸酡红,琼
鼻上缀满微小的汗珠,樱桃小嘴半开着,吐出白腾腾的热气。这世间尤物的发情
模样,看得王老头鸡巴都硬了,渐渐在短裤下拱起一团。他慌忙遮挡下体,边走
边说:「既然没事,我先走了……」
啪!啪!啪!
连续三声脆响,蒋秀兰高亢地欢叫:「好多蚊子啊!我打……我打!」王老
头头也不回,慌慌张张地走远,骑上自行车拐角出了视野。这过程中若是再回头
看一眼,就能看到,蒋秀兰美玉般雪白的上身露出墙体,两条玉臂像是被什么东
西拉住,吊钟巨乳钟摆一样激烈地前后摇摆。
「蚊子?居然说我的大鸡巴是蚊子,那就让蚊子哥哥把你的骚屄叮肿操翻!」
夏国涛的下腹与满是淫水的肥臀撞击,硬直的肉棒对接近痉挛的小穴发起新一波
的冲锋。「好秀兰,刚才为什么不说我强奸你?还是说,你默认当我的炮友?」
「炮……友?不是的……嗯哼……只有今天而已……只有今天……噢……我
不是那种女人!」
「不是哪种女人?淫娃荡妇?刚才是谁骗走王老头,是谁把操屄说成蚊子咬,
是谁骚屄缠缩得那么紧,差点把老子的鸡巴咬断!你兴奋了吧,在别的男人面前
一边说话一边被干,骚货,你兴奋了吧!」
蒋秀兰猛摇头,可是屄穴在言辞的刺激下,收缩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紧。肉棒
仿佛掉进真空机里,娇嫩的屄肉化身坚韧的牛皮带,朝两侧收紧拉缩被禁锢的阳
根。夏国涛朝天怒吼,浓稠的白浆自马眼射出,精准地喷射在蒋秀兰敏感的花心。
美妇感到一股灼热从花心漾到整个子宫,浑身一阵酥麻,高潮的激流哗啦啦射在
水泥地上。扑通!夏国涛松开手,美妇丰满的上身跌进淫靡的水泽中。
夏国涛提上短裤,看了看表:「晨练完,该吃早餐了,早上我还有课!」他
踢了踢还在高潮余韵中的那团淫肉,催道:「蒋妈妈,你也收拾收拾离开这,万
一被人看到可别怨我没提醒你。没听见?呵,反正不关我事,走了!」
五月天,正是虞美人花开似火的时节。鼓川一中坐落在鼓川北郊,段河横穿
校园而过。在河堤两侧,种满了火红艳丽的虞美人。县政府和教育局把鼓川一中
当做本县的拳头工程,不仅给予了最好的政策、环境,还每年下拨大笔资金。在
如此大力的扶持下,鼓川一中以县高中的底子逐年发展,终于成为成都市级的重
点高中。
鼓川一中,南校区,高一(6)班教室。
教室前后门聚满了女生,不断有人对着教室某处指点:
「那个转学生好帅啊,好像韩团的Jue,可爱又邻家!」
「他好高,有一米七物还是一米八?」
「是叫莫离没错吧?名字就好有个性,是艺人吗?」
「早上他经过走廊时,我看了他一眼,心脏都要被酥停了!」
「看过来了,莫离在看我,怎么办,莫离欧巴在看我!」
莫离无奈地问同桌少年:「小峰,这些女孩子怎么了?我没做错什么啊?」
蒋小峰苦涩地笑说:「过两天你就习惯了,哈韩的脑残粉而已。下节信息课,我
们去电脑房吧!」
莫离察觉蒋小峰状态不对,一边从课桌里拿课本,一边问:「小峰,你早上
一直愁眉不展,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讲啊。我们是同桌,你是我一中第一个朋友!」
跟你讲?这种事怎么跟别人讲!蒋小峰苦笑着摇头。自从前天妈妈主动暴露
身份之后,她在家里的穿着越来越火辣,晚上只穿着丝袜和胸罩躺在沙发上看电
视。有时候光着大屁股只穿着丁字裤做菜,那对沉甸甸的雪白美臀毫无防备地一
抖一抖,差点当场就叫他射出来。昨晚洗完澡出来甚至没有戴胸罩,晃动圆润硕
大的豪乳问他要毛巾。
这就是在勾引我啊!蒋小峰几次想一不做二不休推倒妈妈,把自己的鸡巴插
入这淫贱母亲的肉穴,可是他终究冲不破亲情伦理的界限。硬着鸡巴回房间,打
开电脑发现妈妈又开了直播自慰,看评论弹幕里男人们下流淫秽的话,他居然硬
了。想到自己圣洁知性的母亲,暗地里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每天在网络上被无
数男人隔着屏幕视奸,他竟然能撸到射精。
「莫离,放学后有空没,到我家认个位置,以后有事方便找我。」蒋小峰忽
然想到,如果时不时带同学回家,妈妈的行为会不会稍微收敛一点。
「可以呀!我还是第一次到朋友家玩呢,需要买什么礼物吗?」
「不用,我们还是学生,哪需要这么客套。」计较已定,蒋小峰眉头乌云散
去,开始和莫离有说有笑起来。两人离开座位,刚出门,上课铃就响了,门口花
痴少女们作鸟兽散。
「小峰,我们不快点跑过去吗?」
「没事。」蒋小峰说,「信息老师我们都喊他四眼,眼神不好的小老头,上
课只管自己讲老没意思了。早去晚去没差啦。」
莫离指了指教室坐在他后面,还在位子上睡大觉染着橘发的女生,问:「那
个同学还在睡觉,把她喊起来吗?」蒋小峰连忙拉住莫离,劝道:「你第一天来
不清楚状况。她叫陈美琳,差生,成天上课睡觉。放学后,经常能看到她和附近
的混混在台球室玩。我看过她抽烟,还和陌生男人搂搂抱抱。总之,尽量离她远
点!」
莫离懵懵懂懂地点头。蒋小峰继续说:「话说,你家里一定很有钱吧?一中
的插班生、转学生都是土豪,没有十几万校领导根本不可能同意加塞。你这么高,
居然靠墙坐第四排我就知道了。这位置可金贵的很!」
「你们两个,上课铃响了,怎么还在走廊上!」莫离听到呵斥回头看去,只
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美女教师严厉地瞪着他。寻常女人穿孕妇装能穿出老妈子的
味道,这个女人却穿出了别样的少妇风韵。她身高一米六五,皮肤白皙,一头乌
黑笔直的长发,上身穿着淡紫蝴蝶花纹孕妇装,孕妇装半透明,隐约能看到里面
白色的弹性背心和咖啡色的热裤,裸露在外的大腿手臂洁白如玉。她没化妆,却
唇红如血,面白似雪,眼睛明亮如星,耳朵鼻梁精致得宛若模型手办。再加上因
为怀孕出奶而胀大的乳房,若有若无的奶香,不知道要勾得多少男人夜夜春梦来
把她操!
「秦老师,我们上信息课呢,这就去!莫离,走啦!」蒋小峰拉着发愣的莫
离,一阵小跑下了楼梯。路上,见莫离还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蒋小峰嬉笑道:
「漂亮吧?她叫秦有若,高一段音乐老师。别看吴美珠和陈美琳号称一中双美,
秦老师才是我们学校真正的校花。唉,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秦老师嫁给高二段的夏老师,那混蛋坐拥美玉
还出门偷腥。离婚时秦老师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是个坚强的女性,还是准备把
孩子生下来。」蒋小峰摊开手道,「我就不明白,这夏国涛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
怎的,秦老师这样的美人,让我玩十辈子都玩不厌,他居然……」
「你说什么?」莫离惊道,「夏国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